•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14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曹新跟了一天,最后因封红旗的同事安里木也过去了,她才回去,而第二次的时候,曹新就是等着封红旗跟那漂亮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冲出去了,抓着瞳儿的头发就打。

        瞳儿那是什么身手啊,曹新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她直扔在地上,而最让曹新伤心的是她抓着那女人打的时候,封红旗在旁边拼命的拉她,说她是疯女人。

        曹新拼命的骂瞳儿,说她是狐狸精第三者,坐在地上哭的时候还打电话给封红旗的家里,说封红旗有了野女人才想甩她的。

        等安里木接到封红旗的求助短信时,他还在整理档案,看到短信就跑了出去,已经围了一圈人,瞳儿可怜巴巴的缩在一边,地上曹新和家人正对着她骂的难听。

        安里木真是一头的火,现在什么状况他猜也猜得到,安里木心里其实是觉得瞳儿摊上这事是他的责任,如果他没有个封红旗介绍,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曹新一边哭一边对着她自己的父母还有封红旗的父母说那女人是狐狸精,勾引封红旗了,反正女人在面对自己情敌的时候说的话不可能好听,安里木越听越气。

        旁边的封红旗脸色也不好看,估计也气急了,动手打了曹新,然后他又被自己的父母打,眼看着场面乱不行,安里木肯定不能指望封红旗摆平这事了,曹新也聪明,把封红旗的父母都喊过来了,封红旗再不心疼再不顾忌曹新,他也要估计自己父母的身体,挨打了也不能还手啊。趁父母不注意,封红旗对安里木送去求助的目光,这场面他肯定是压不住了,封红旗不在乎曹新,不过他在意瞳儿啊,这样一直拖下去,瞳儿还不恨死他?

        安里木接到封红旗的求助目光,看了眼周围越围越多的人群,又回头看了看头发凌乱眼圈发红的瞳儿,回身走到瞳儿面前,弯腰牵起她的手,走到曹新跟他们父母面前,声音清朗而肯定的说:“曹新,叔叔阿姨,我想你们是误会了,这是我女朋友凌瞳,她每天都会在我下班的地方等我,前几天红旗跟我一起喝酒的时候开玩笑开过了,我女朋友不高兴了好几天了,一直不理他,这不,红旗为这个找了我好几次,说要请客赔礼道歉。不过她心眼小,一直记仇,红旗这人我知道,觉得对不起谁都不能对不起漂亮姑娘,所以就一直缠着她道歉,希望她原谅?!?br />
        曹新一听,愣了,说实话,她动手打人的时候心里是这样认定的,封红旗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打,甚至还打了她之后她也是肯定的,可是现在安里木突然拉着瞳儿的手走到她面前说那漂亮女人是安里木女朋友的时候,曹新之前所有的认知肯定瞬间土崩瓦解。

        不但曹新愣了,曹新的父母和封红旗的父母都有点愣,他们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是曹新说什么就是什么,结果现在红旗的同事说被曹新认为是第三者狐狸精的女人,是红旗同事的女朋友。

        瞳儿低着头,长长的秀发垂着脸颊两边,挡住她精致小脸上欣喜若狂的表情,她在笑,只是这个笑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没想到,安里木是会在这种情况下对别人她是他女朋友,哪怕这是他为了替她和封红旗解围的虚话,瞳儿觉得什么都值了。

        安里木要带着瞳儿离开,曹新急忙拉住安里木的手:“真的还是假的?你骗我的是不是?她,她明明就是……”安里木抬头看着曹新,一字一句的说:“她不是。你可以问红旗,问我们单位的同事,瞳儿追了我很久,红旗跟我单位的同事都知道,是不是你一问就清楚,你们小情侣吵架可以,但是别带着我女朋友……”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听说是误会,八卦的心顿时小了许多,原本紧紧围在一起的人群纷纷闪开,展小怜正愁没法挤进去,抬眼看到人群散开,眼前晃过的人影后,安里木就站在最里面,正说着一句清晰无比的话:“……但是别带着我的女朋友……”

        展小怜站在原地没动,安里木说完那句话,牵着瞳儿的手,抬脚便走,刚走了两步就看到展小怜站在旁边,展小怜的视线落在安里木身后女人的身上,一看到她的脸,展小怜的脸色都变了。

        展小怜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瞳儿?她慢慢的走过去,没看安里木,而是走到瞳儿面前,盯着她看。瞳儿往安里木身后躲,两人的手还是牵着的,她错开跟展小怜对视的目光,偏向一边,轻轻咬着下唇。此时此刻的瞳儿,是心虚的,她最怕的场面,就是现在。

        展小怜看了瞳儿一会,歪头看了眼身后那家子人,封红旗生怕展小怜揭穿,赶紧对展小怜使眼色,展小怜缩回头,冷不丁说了一句话:“哦,原来我没看错,还真是你?!?br />
        瞳儿抬头看她,展小怜继续说:“我刚刚在公交车上看到你了,还以为看错了,就下车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果然是你?!?br />
        展小怜,伸手抱着瞳儿的手臂,笑嘻嘻的对安里木说了声:“哥哥,借用下你家美人?!?br />
        封红旗暗暗松了口气,赶紧过去扶起自己父母,对着曹新发飙:“刚刚就告诉你说不是了,你偏说人家木头的女朋友是狐狸精,有你这样胡闹的吗?真是气死我了……”

        这下封红旗得瑟了,把曹新损的一钱不值,封红旗的父母也因为丢了一回人,对曹新颇有微词,就连曹新的父母对女儿的粗莽也表示不满。

        这一家子的事美人关心,自然由封红旗去缠,这边展小怜拉着瞳儿径直走到,一个偏僻的小花园里,松开手,抱着胳膊围着瞳儿转了一圈:“哟,瞳美人不在青城围着你们家燕爷转,跑到摆宴来干什么?就你?你也配当我木头哥哥的女朋友?说吧,什么目的,我可不信燕回会无缘无故放你出去谈恋爱。我木头哥哥帅吧?又温柔人又帅,对女人还特别好,你不会打算抛弃你那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燕大爷吧?”

        展小怜要是不瞎想她就是傻子,瞳儿是燕回身边数一数二的人物,别说是不是美人,单就瞳儿这个人,在燕回身边也是个大人物,只不过这个大人物又是个美人,燕大爷就肥水不流外人田了。瞳儿出现在摆宴,还出现在安里木身边,能有什么好事?展小怜敢说,绝对不可能有好事,绝对是燕回在做什么龌龊事。

        瞳儿抱着手臂站在原地,垂眸看着地面沉默,半响才开口:“我做什么,不需要跟你报备?!?br />
        展小怜“咯咯”笑,歪头凑到瞳儿面前看了又看:“不是真爱上我木头哥哥了吧?当然,你要是真爱上了,那才是正常的,我木头哥哥这样的男人,你要是没爱上才叫奇怪?!?br />
        瞳儿偏过头,不看展小怜的眼睛,然后展小怜笑眯眯的说:“婶,你信不信只要我去跟木头哥哥说一句,我特别特别讨厌你,他就不会再牵你的手?你信不信我只要跟木头哥哥说,以后别搭理你,他以后看到你就会绕着走?”

        瞳儿猛的抬头,怒视展小怜,似乎只要她愿意,就能弄死展小怜似的,展小怜当没看到,继续说:“来来来,咱俩聊聊天,说句话人话,你的目的,别告诉我你就是因为爱上我木头哥哥所以才来摆宴的,说实话,你配不上我木头哥哥,”说着,展小怜的目光把瞳儿从下往上扫了一眼,轻蔑的说:“明明是燕回玩剩下来的货,去缝缝补补还以为自己就是清纯佳人了?!?br />
        瞳儿猛的伸手对着展小怜扇过去,只是她的手还没落到展小怜脸上,安里木的声音就传来过来:“小怜!”

        安里木就在没多远的地方,虽然听不到展小怜跟瞳儿说什么,不过他透过花丛能看到她们俩说话的情景,安里木知道展小怜有时候说话很气人,她能把人家损的一钱不值,但是瞳儿动手打她就不行,他本来不想过来,可是担心小怜真挨打,就赶紧跑了过来。

        瞳儿的手没能落下去,放下来的时候眼泪也包在眼眶里,有演戏的成份,不过更多的是确实是委屈,安里木跑过来,把展小怜往后一拉,脱口就问:“小怜,有被打到没有?”

        要是问展小怜什么是幸福,展小怜肯定会回答,就现在这种感觉就是幸福,任何时候,任何情况,有个人,始终把你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这一切,是在显示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情况下。

        展小怜看着安里木,安里木伸手一摸她的脸,因为刚刚角度的关系,安里木以为瞳儿举起的手碰到了展小怜的脸,这会摸着她的脸问:“打到没?疼吗?”

        展小怜没回答,而是慢吞吞的扭头,眼神挑衅的看着瞳儿:婶,不服不行,看到没有?我木头哥哥最关心最喜欢的人还是我。

        不是展小怜自信,而是事实。

        瞳儿的眼泪珍珠似的滚下,她抬眸,妖媚的眼透过浓密的睫毛看向安里木,看着他俊朗的侧面,看着他面带焦急的看着展小怜,听着有点急的询问她疼不疼,对她,却没有看上一眼关心一句。刚刚因为安里木承认她是女朋友的幸福被这样一幕冲击的无影无踪。

        瞳儿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报出了一个手机号码,小跑着走了,临走跟展小怜说了句:“联系我?!?br />
        展小怜没吭声,倒是安里木疑疑惑惑,“小怜,你认识瞳儿?”

        闻言,展小怜抬眸,问他:“木头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刚刚那个美人的?”

        安里木见她的脸没什么事,稍稍放下心来,简单说了下,直接问展小怜:“你怎么到这来了?一个人?展叔知道吗?还有你怎么认识瞳儿?对了小怜,我跟瞳儿没关系,刚刚因为情况特殊,我不得已才那样说的……”

        展小怜对安里木一笑:“没事,木头哥哥交到女朋友是好事,我替你高兴还来不及呢。我跟那美人也没什么事,应该是有点误会,有时间解开就行。我跟我同学一块来的,我爸哪管我上街???对了木头哥哥,瞳儿平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关于瞳儿,安里木知道的还真不多,主要是他没打算跟瞳儿谈朋友,所以瞳儿的情况他也不关心,只是这会展小怜问起来了,安里木才会说两句自己知道的,展小怜看了看周围,低头看着安里木的脚,“木头哥哥,你的脚手术了没?”

        安里木愣了下,下意识的把脚往后缩了缩:“还没请到假,想等放长假的时候……对了,回去帮我谢谢安叔,要不是他帮忙,手术费肯定凑不起来?!?br />
        展小怜认真的看着安里木,“木头哥哥,以后心别那么软,该软的时候软,不该软的时候不能软,你看你这样,就被人缠上了,你打算跟瞳儿怎么交代?你当着人家的面说她是你女朋友,可是转个身又打算跟她说你不是那个意思,这样就等于你伤了人家好几次心,而且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她?木头哥哥,这样不好的。你帮了别人,但是却赔进了自己,别人还被你伤了,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说话的时候安里木也不说话,安安静静听她说,看着展小怜的目光,比冬日暖阳还要温暖三分,等展小怜说完,他突然说了一句:“小怜,看你长大真好?!?br />
        展小怜顿时不说话了,她心里酸酸的,不知道下面要说什么,这种偶尔的相遇没什么事,她就怕因为她的关系连累了安里木。

        展小怜别过来,没有接话,伸手擦在牛仔短裙的口袋里,“木头哥哥,我要去找我同学了……”说着,展小怜绕过安里木就走。

        安里木一把拉住她:“小怜,别去找瞳儿,万一她打你,你打不过她,会吃亏?!?br />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木头哥哥放心吧,我不去找她,我又不傻,要是以后什么会后她真打我,我就告诉你,你帮我报仇就行了?!?br />
        安里木松开手,展小怜对安里木摆摆手,站在原地没动,等展小怜的脚步声没了,他才慢慢的转身,看着她一路往市中心走去。

        其实展小怜没去市中心,而是走到安里木看不见地方,拨响了瞳儿报出的那个电话号码。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