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13章 燕爷的约会

    第113章 燕爷的约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炎热夏日的青城郊外各种蚊虫漫天飞舞,长长的青色芦苇,弥漫着青草味的空气,还时不时有巴掌拍在皮肤上的声音。

        几十辆外形各异的轿车前车灯同时打开,河边灯火通明,吸引了无数蚊子绕着灯光飞来飞去。

        河边一块平坦的青草地上铺了两个水垫,水垫上头坐了两个人,这两个身影已经在蚊子的围攻下坐了有半个小时。

        展小怜“啪”一下拍死了一只趴在她隔壁上咬的花蚊子,忍无可忍的问:“爷,您老不会想了新的折磨我的绝招,送我过来喂蚊子吧?您老看看我胳膊上有几个包了?十二个??!还不连我脖子上的两个?!?br />
        燕回怒视:“肥妞,你不说话会死?”多好的气氛,都给她破坏了。

        展小怜捏着被自己刚刚打死的蚊子腿,送到燕回面前:“爷,您看看这蚊子,都不用打车灯都看得到,这蚊子的个子都赶得上一只小蜻蜓了都……”

        燕回怒:“爷让你闭嘴听到没?”

        展小怜乖乖闭嘴,开始抓痒,指甲抓在皮肤上的声音,“咯吱咯吱”的,听着特别瘆人,燕回对身后招招手,一个保镖赶紧跑过来:“爷,有什么吩咐?”

        燕回说了两个字:“剪刀?!?br />
        来人一听,一脸同情的看了展小怜一眼,赶紧跑走了,一会功夫,拿了把大铁剪过来,燕回瞪着那人献过来的东西,问:“爷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保镖一看燕回的表情,脸都变白了,结结巴巴的说:“爷,这是您老要的剪刀???您,您不是要……”

        燕回慢吞吞的站起来,对着保镖指了指,“可真够蠢的,来来来,到前面来,”保镖胆战心惊的走到展小怜和燕回面前,手里还捏着那把大铁剪,腿都在打哆嗦了。

        展小怜一边抓痒,一边好奇的看着燕回,这又是要干什么呀?

        燕回坐下来,对着那人抬抬下巴,“剪一个给爷看看?!?br />
        “爷……”保镖吓的魂飞魄散,怎么轮到他剪了?不是要剪这个肥妞的嘛?可是燕爷都开口了,燕大爷的话就没有白说的时候,保镖微颤颤的拿起剪刀,咬着嘴唇,“咔嚓”一剪,一根还在微微痉挛的手指掉在展小怜面前,展小怜慢吞吞的抬头看着那保镖,沉默了一下,说:“小哥,你傻???我们爷是让你用大剪刀剪指甲给他看看的,你怎么把手指给剪了?”

        燕大爷手托腮,懒洋洋的说了句:“爷没想到还真是个傻的!”

        保镖:“……”欲哭无泪。

        展小怜龇着牙,伸手捏着那根断指,站起来放到保镖手里,淡定的说:“小哥啊,不是我说你,以后干啥之前用点脑子???我们爷对别人狠那是应该的,无缘无故,我们爷肯定不会对自己人狠的,你说对不?赶紧了,找个靠谱点的医院,接上还能用的,大夏天的有点热,你要是等到晚上估计手指头就生蛆虫了……”

        保镖颤抖着接过自己的手指,一边被手指头恶心的直吐一边拼命的往医院跑。

        展小怜很无奈的看了看周围,明明这么多车啊,随便开一辆也比两条腿跑着强啊,这点出息啊。

        身后某辆车上,雷过客乐滋滋的看着小米跟燕爷的身影,一边抓着腿上被蚊子咬的包,一边从车里探个头对着站在车旁边的雷震说:“哥,这里环境看着还不错吧?除了蚊子多一点,其他的特别好?!?br />
        雷震一脸严肃的看着前方,疑惑的扭头看他:“你是不是跟我们爷说了什么?”

        雷过客立刻有点显摆有点羞射的看着雷震说:“我帮我们爷出谋划策来着,哥,你看我选的这个地方不错吧?”

        雷震赶紧把雷过客提溜出来追问:“你究竟干什么了?”

        雷过客一看他哥一脸紧张的模样,结结巴巴的说:“也没没没没什么事……那个,下午的时候我们爷突然过来找我,问我以前跟女人在一块都干了些什么,我一听就觉得爷肯定是想跟小米约会,就告诉了他这个地方……个,除了蚊子多了点,我觉得景色挺好看的……”

        约会?!雷震:“!”

        雷过客见雷震不说话,有点急:“哥,你不觉得地方不错?”

        雷震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眼,景色确实不错,但是这么多蚊子是约会的地方吗?想着,雷震二话没说,直接从口袋掏了三千块钱塞给雷过客:“你拿着这钱,出去躲个十天半个月的,等我们爷气消了,我再给你电话,要不然你今晚就等着爷收拾你!”

        雷过客:“……为为为什么呀?我给出的主意……”

        雷震真想扒开他脑壳看看里面装是不是大便,还敢问为什么,这展小姐要是高兴了,爷不定就不计较了,可现在看看展小姐满身包的样子,她能高兴嘛?雷震指着路:“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就一枪崩了你,省的你以后尽给我添乱?!?br />
        雷过客一听他哥真生气了,啥话没说,麻利的揣着三千块钱,连滚带爬的下车,跑了。

        这边展小怜被气的不行,她是那种被蚊子咬了以后就起包的,这包一时半会下不去还特别痒,光抓痒就抓的她气急败坏了,“爷,您老喜欢喂蚊子您老继续喂吧,我爬也要爬回去了,我要洗澡我要擦消毒止痒的水,看看,看看,我这皮肤都给抓破了!”

        燕回绷着脸,站起来:“回去!”边走边对旁边的人说:“对了,把雷过客的舌头爷割了!”

        跑了没多久不信邪又跑回来躲在草丛里的雷过客顿时泪流满面,还是他哥有先见之明。

        展小怜气鼓鼓的坐到车上,借着车内的灯光看着自己的胳膊,都不成样子了,粉嫩粉嫩的小胳膊上,一个挨着一个的起着大包,要多坑爹有多坑爹,她低头抓着:“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要死人了……”

        燕回依旧绷着脸,启动车辆,横冲直闯的开上路,周围的保镖纷纷避让,要不然被燕爷撞死了都没人同情。

        当展小怜泡在浴缸里的时候,觉得自己总算活了过来,展小怜这辈子都想不到燕大爷不过是想体验一把浪漫的,结果他和肥妞一点都没浪漫到,倒是便宜了一堆大个的花脚蚊子。为此,燕大爷的脸一晚上都是阴的。

        这么晚了肯定是回不了家了,展小怜赶紧给展爸打电话,说扫完墓天晚了,不敢坐车回家,在同学的亲戚家住一晚,明天再回去,展爸倒是没多说什么,就让她别给人家添麻烦,挂了电话,展小怜直叹气,她都快成撒谎大王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包退了,那些抓痕什么的都是一道一道的,看的展小怜大清早发脾气。估计是燕大爷看着展小怜那胳膊上的包膈应,晚上也没来烦她,展小怜难道清净了一晚上。

        起床把东西收拾好,展小怜踩着拖鞋找吃的,她都不知道来了多少次,找东西吃完全是轻车熟路,正端着盘子捏着食物往嘴里送的时候,燕回身后跟着一波人摇摇摆摆的走进来,老远就对着展小怜伸爪:“哟,肥妞,吃成这德行?”

        走近了,燕回一巴掌拍在展小怜后背,呼的展小怜差点把早上吃的那点东西全吐出来,展小怜三口两口塞到嘴巴里,抬头看着燕回说:“爷,您老能温柔点不能???您老看看我这被您给虐待的,我回去我妈看了肯定心疼,真的是……”展小怜放下盘子,顺手把摸了摸胳膊,一脸不满,走了两步回头:“对了爷,我今天一定得回家去了,过几天就开学了,我还得回去收拾东西呢?!?br />
        开学升大二,这些对展小怜来说完全没有压力,不过必要的时候这些都是借口,特别是对燕回这种渣。

        在展小怜眼里,燕回的心态确实是扭曲的,他对读书人,特别是那种高学历的人,其实带着一种既羡慕佩服却又憎恨厌恶的感情。他没有别人有的才会羡慕,而憎恨的原因也是同样,别人有他没有。这两种极端复杂的感情让燕回对展小怜的上学的事有种同样复杂的想法,以致他阴晴不定的对待展小怜上学的事。

        燕回不止一次在跟展小怜说不准上学,可每一次都不会真的采取行动,他根本就是希望展小怜自己主动退学,这样他也心安理得。燕回心里头,他希望展小怜是个笨蛋,最好是那种什么书都念不下去的丫头,这样他们就一样了,又希望展小怜聪明,因为他讨厌蠢女人。

        展小怜每次被困青城走不掉了,她都是用坚持要上学为由来抗衡,燕回开始肯定是嗤之以鼻,一会功夫后就会一脸不耐烦,然后找出各种法子折磨展小怜,最后把她撵走。这是一个燕回一个明显的厌恶抗争到妥协的步骤,展小怜已经习惯了。

        背着自己的小包,踩着尖细的小高跟,展小怜直接去了车站,要上车的时候被人拉了下来,展小怜回头看着来人:“干嘛?不会燕爷他老人家又发癫了吧?”

        来人擦汗,不敢说燕爷一句坏话,直接说重点:“展小姐,是这样,我们爷说你坐车回去不方便,让我来送展小姐回去,车就在外头,肯定比站里的车快,保证把您安全送回去?!?br />
        一听这话,展小怜立刻抬头看看天:“哟,你们家爷今天这是良心发现,觉得以前太对不起我了是不是?”

        那人不敢说别的,就是眼神在展小怜的露在外面的腿上瞄了瞄,确切的说,燕大爷是嫌弃这妞穿的太清凉了,只不过他不敢准确传达而已。别看眼前这小妞还是一脸孩子像,那心比石头还硬,一帮子大男人看到断指断手什么的都能吐个半死,她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

        说起展小姐,展小怜自己是不知道,可燕回那帮保镖每一个人不知道的,绝对是比瞳儿红莲那帮女保镖更吸燕爷眼光的,瞳儿是妖娆,红莲也足够美艳,就连冷冰冰的雪姬都是难得的美人,燕爷身边就没有丑女人,要是非让选一个最不好看的,恐怕就是展小姐了,可就是这个被评为最不好看的展小姐,愣是打破了燕爷那么多常人难以跨越的规矩,不佩服她佩服谁?

        展小怜女流氓似的坐在后面,还伸头跟那人说话:“小哥,能不能跟我介绍下,你们爷以前玩的女人都是什么类型的?”

        “哈?”司机囧了下,赶紧擦汗,“那个……展小姐,我们爷其实……其实没什么女人……”司机说完,自己都心虚,燕大爷玩过的女人,绝对可以绕青城一个城那么多,还不带重复的。

        展小怜翻白眼,当她是傻的?还没什么女人,摆摆手,继续问:“小哥,我看着像二愣子?说句实话,究竟是什么类型的?”

        那司机硬着头皮说:“我们爷喜欢身材特别好的,还要长的漂亮的,不能太蠢,不能没眼色,反正,我们爷之前的女人,差不多都是这种类型的?!?br />
        “这样?”展小怜咬手指:“那都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爷甩了?”

        “这个???”司机有点为难的想了想,说:“这个真不好说,爷换女人的速度特别快,一般陪了爷一夜的,第二天说不定就换了个女人,我们这些人哪知道什么原因?”

        展小怜摸下巴,自语道:“莫非是这些女人那方面不合爷的口味?我也没觉得我有多变态???怎么我就合了那丫的胃口了呢?”

        司机的下巴咔吧掉了,赶紧擦擦汗,光展小姐这脑子,就跟人不一样,太稀罕了,能伺候燕爷的,正常人那也是变态,因为燕大爷本事就不正常,展小姐就更不用说了,伺候人什么的就别提了,尽想着法子把燕大爷往死里整,她不是变态就是怪胎车送到南塘镇头就被展小怜喊停,下车跟司机挥了挥手抬脚就走了。

        南塘镇就是摆宴普通的小镇,面积不大,不过该有的都有,这巴掌大的地方展小怜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一路晃着,路上有家附近的熟人,展小怜笑眯眯的跟人家打招呼,一步三晃的回家。

        走过安里木家门口的时候,展小怜扭头看了一眼,大门半掩着,看来家里有人,展小怜扭过头,把包往肩膀上拽了拽,直接走了。

        展爸展妈都在家,展爸在扫地的时候看到展小怜回来赶紧问了句:“小怜回来了?吃早饭没?”

        展小怜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吃过了,热死了,大清早的怎么也这么热呢?这天什么时候才能凉快???”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句:“这孩子,天冷的时候整天喊着什么时候变热,说热死也愿意,这天热了就盼着赶紧冷,你以为这气温都随着你变的?”

        展小怜躺在沙发上四爪乱蹬,“那是,我是女王,是女王……快变冷,变凉快!”

        展妈懒的理她,提着展小怜脱在地上的小高跟鞋放到鞋架上,给她拿了双拖鞋:“小怜,过两天开学,你东西记得开始收拾,别到时候这样也丢家里了那样也丢家里了……”

        展小怜翻白眼,她妈真唠叨,她以后要是结婚生孩子了,绝对不像她妈这样唠叨。

        结果,展妈还唠叨完,展爸听到动静出来,立刻加入了展妈的唠叨阵营:“小怜回来了?怎么早上回来的?吃完饭了没?要不要喝水?爸爸给你倒点水好不好?”

        展小怜摊在沙发上咯咯笑:“爸,你怎么跟我妈似的,一直唠叨???”

        这给展爸伤的,这小没良心的,他这不是关心他闺女???

        在家里呆了两天,展爸跟展小怜一起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其实展小怜啥都没做,都是展妈收拾的,衣服鞋什么的,还有被擦洗过的被子床套,啥都弄的好好的,展小怜只需要在旁边嘿嘿笑,陪着展妈说话哄她高兴就行。

        东西收拾好了,展爸把东西都搬到车上,带着展小怜开车去摆大。

        摆大的校园里到处都是刚到学校报道的学生,新生入学报道也在同时进行,各个学院的班干部领导都在各个点等着新人报道,展小怜趴在展爸的车里看着外头热热闹闹的,觉得还是坐在她爸车里吹空调比较舒服。

        展爸把展小怜的东西送上楼,还跟宿舍楼的阿姨打了招呼,那阿姨也认识展爸,客气的喊了一声:“展教授来了?”

        宿舍已经有人,彭玉一个星期前都来了,她在家里也没事,还整天要干这干啥的,相对而言,彭玉更喜欢来学校,看到展爸进屋,彭玉赶紧站起来:“展叔叔好?!?br />
        展爸对她笑笑,“同学来的真早呀?!?br />
        展小怜坐在旁边的床上咬着从楼下买的红豆冰棍,展爸给她整理床铺,展小怜把冰棍塞她爸嘴里:“爸,咬一口,可好吃了?!?br />
        展爸“咔嚓”咬了一口,展小怜“嗷嗷”叫:“爸,你把我冰棍一口咬掉三分之二了!赔,赔,赶紧赔给我!”

        彭玉觉得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在旁边忍不住说了一句:“展小怜,你像话嘛?你又不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展教授跑前跑后的提东西还帮你铺床,你让他吃一口冰棍还舍不得???”

        展小怜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跟展爸对望一眼,把嘴里的冰棍咽下去才说话:“我跟我爸闹着玩呢?!?br />
        这还真是闹着玩的,展小怜能舍不得给展爸吃一口冰棍?展爸对展小怜那就是碰手心里头怕摔含嘴里怕化了的主,展小怜从小到大就是展爸这样宠出来的,这父女俩的关系估计世上难找第二个对,这种是父女又像朋友的感情,别人能有吗?展小怜就觉得彭玉不懂眼色,一看她跟她爸就是在闹着玩嘛。

        展爸呵呵一笑:“是啊,我跟小怜闹着玩呢?!?br />
        彭玉看了展爸一眼,扭过头咬着下唇没说话。展爸继续给展小怜理床,冷不丁那边彭玉突然问了句:“对了,听小怜说,展叔叔是摆大的老师???展叔叔是教什么呀?”

        展爸一边整理一边笑着说:“是啊,我在历史学院任教,同学是哪人???来的真早?!?br />
        彭玉立刻笑眯眯的,看着特别乖巧可人,回答:“我叫彭玉,我老家的云城江洲的,过来摆大念书呢?!?br />
        展爸很感兴趣的回头:“江洲?我有个大学同学就是在江洲工作,不过他是做生意,姓杜……”

        展小怜在旁边笑:“爸,你拉倒吧,你跟我同学时候说你的大学同学,还指望她认识???”

        彭玉抬眼看了下展小怜,说:“要是展教授的大学同学是个名人,我不认识也知道???是吧展教授?”

        听了彭玉的称呼,展小怜不由看了她一眼,展叔叔变成展教授了,这变的可真够快的是。顿了顿,展小怜突然说话了:“爸,我妈什么时候才能到摆宴来???”

        展爸随口说了句:“你妈最近在考试,我让她先学习,以后转工作方便,没那么快的?!?br />
        展小怜“哦”了一声,然后坐床上不吭声,彭玉那边接不上话,沉默了好一会,见宿舍安静了,才又问了句:“展教授大学是在哪上的???当时学的也是历史吗?”

        没等展爸回答,展小怜抢着说了句:“我爸在湘江上的大学。对了爸,我的床铺好了你赶紧回去吧,一个夏天过去,你宿舍肯定还有霉味,你赶紧晾晾,剩下的我来收拾就行?!?br />
        展爸后来是等于被展小怜撵走的,展爸戳着展小怜的脑门训:“有你这样对你爸的?你这小白眼狼,还不如人家彭玉同学懂事呢?!?br />
        展小怜摇头装小闹钟:“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最好的,爸,我被你伤透了心了,”然后嘎嘎笑着,直接跑回宿舍,展爸看着她的样子直笑,他闺女真是怎么看都漂亮呀。

        见展小怜回来,彭玉笑着说:“展小怜,你爸还真是大学教授啊,看样子你爸对你挺不错啊?!?br />
        展小怜有点无语,“那是我爸,对我不好对谁???”展小怜就没好意思冲她一句,难不成她的爸爸要对彭玉好?

        彭玉笑笑,站到门后面贴的一人多高的镜子面前,拉了拉身上的衣服,左照照右照照,然后提着白色的包,踩着高跟鞋走了。

        展小怜往床上一躺,趴着睡觉,眯了十几分钟,一骨碌爬起来,拿起电话打给穆曦,问她有没有到学校,穆曦在电话那边说她在路上,过一会就到学校了。

        展小怜一听,决定明天去找傻妞。

        现在来学校的都是提前过来收拾东西的,还没正式开学,展小怜找穆曦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想要看看穆曦口里说的新男友究竟长的什么样。为这个展小怜都好奇一个暑假了。

        正式开学上了三天课就是周六,一大早展小怜就给穆曦打电话,问她说好的帅哥男友过来没有,穆曦的声音听就特别愉快,羞答答的说她男朋友住在学校的宾馆。

        展小怜立刻跑去穆曦的宿舍,看到穆曦展小怜就捏着她的脸摇,“傻妞,赶紧了,带着我去看帅哥?!?br />
        穆曦正对着镜子照呢,照完了问展小怜:“胶带,我好不好看?”

        展小怜翻白眼:“还用说嘛?当然好看了?!贝虬绮淮虬缍际切⊙貌缓??

        穆曦梳她那根小辫子就梳了好一会了,展小怜都快抓狂了,“傻妞,你行了,足够漂亮了。赶紧走!”

        被展小怜一催,穆曦这才穿着她漂亮的小裙子出门,两人一路说着悄悄话,直接奔到穆曦新男友的房间门口,穆曦敲门,还是那种很温柔的敲法,展小怜看着都急死了,举起小拳头对着门使劲敲了两下,一会功夫后,门开了,展小怜赶紧从穆曦身后伸头一看,有点傻眼,还别说,穆曦新男友给展小怜的印象确实跟穆曦有点像,说夫妻相,展小怜觉得确实有。

        虽然展小怜亲眼看到了穆曦的新男友,不过展小怜对穆曦跟她新男友未来很不看好,展小怜看人的眼光相对来说还算靠谱,就李晋扬那样的,怎么可能舍得对傻妞放手?她问过穆曦跟新男友的相处时间,估计也处不了多长时间。

        展小怜看是看的明白,不过她看穆曦那么高兴,也就没说扫兴话,展小怜跟人自来熟,一见面就扒拉扒拉说个不停,展小怜知道穆曦新男友的名字,穆曦跟她说过一次,展小怜就记得,叫商之。

        商之是商学院的代课老师,从年龄上来说比两小姑娘都大,展小怜挺喜欢商之的,对他的称呼就是商老师。虽然展小怜跟穆曦是好朋友,不过展小怜很实诚的说,穆曦的脾气不好,耍气小性子发起小脾气的时候,就没几个男人能受得,但是展小怜从商之的眼里看到了他对穆曦的纵容。这份让无意识透露出的纵容让展小怜很羡慕,她发现穆曦跟商之之间的相处氛围,就像她跟安里木那样安详和谐,各自带着心里的欢喜,一个对视,一个回眸,都能令彼此愉悦,展小怜喜欢这种平淡又温馨的幸福,就像她喜欢平淡温暖却又让她觉得幸福的安里木一样。

        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穆曦对着商之撒娇,皱眉,嘟嘴,每个动作都可爱无比,美人就是美人,不高兴那也是美人,没有减损她的美,倒是有种别样的风情。对穆曦那个小妖精的身材长相身高,展小怜无比的羡慕妒忌恨,她怎么就不是傻妞那样的绝色美人呢?

        商之跟穆曦确实有夫妻像,眉眼之间乍一看就是有点相似之处,展小怜见过穆曦母亲墓碑上的照片,总觉得商之的长相跟穆曦母亲有点像。

        难得有宰人的机会,展小怜摩拳擦掌的要商老师请客,本来穆曦还想拉着宿舍的两个同学,结果在展小怜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成功吃了独食盆,穆曦在旁边叽歪,其实就是心疼商之的钱,展小怜一边往嘴里塞肉一边说:“傻妞,你闪一边去,姐姐我这是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你打算把我饿死???”

        对于展小怜这个活宝似的人物,商之真是从头笑到尾,穆曦气的小脸都歪了,“胶带,你在吃就要胖死了,不能再吃啦!”

        展小怜当没听到,最后吃的肚大腰圆心满意足的回去了。

        吃多了,一下午的日子就不好过,肚子难受,撑的慌,想来想去,展小怜决定出去溜达溜达,不过一个人溜达也没意思,穆曦肯定不会陪她,那妞正跟心上人亲亲我我的缠绵呢。正想着是不是要去图书馆,刚好彭玉回来问了她一句:“展小怜,要不要去市中心买点东西?”

        展小怜站在床边扭腰:“买什么呀?”

        彭玉把洗脸毛巾挂起来,一边抹乳液一边说:“我上周去市中心买东西,看到一件衣服特别喜欢,不过当时身上没带多少钱,老板也不还价,所以没买成,说好这周过去看,听说明天有雨,就想着今天去,你去吗?”

        展小怜扭啊扭的,想了想点点头:“行啊,中午逮着免费的吃撑了,得出去消消食?!?br />
        要出去展小怜就开始收拾自己,她就是打扮自己的时候一阵一阵的,有时候出去打扮的跟小妖精似的,有时候出去就是个邋遢妞,这会她想逛街,就开始打扮。上次被燕回扯坏的小吊带被展妈补好了,展妈哪里知道上面的细带上本来是带珍珠的呀?还以为就是那样的呢,把断了的细带子同色线给缝上,觉得光秃秃两根带子不好看,还给绣了几朵小黄花在上头,展妈手艺了得,看着就跟原版似的,展小怜一看被她妈补的好看了,就决定继续穿。

        换了衣服,展小怜拿了点钱就跟彭玉一起出去了,其实展小怜看着彭玉很膈应,主要是因为这女人倒贴着往燕回那样的渣身上扑,展小怜为啥要跟彭玉一起出去?她就是想套套彭玉的话,她究竟是怎么做的,让燕禽兽还给了她几千块钱给踢了,展小怜对这事耿耿于怀,她明明比彭玉聪明,也比她学习好,怎么彭玉能做到的事她就做不到呢?为啥彭玉被燕回甩的干干脆脆的,她就被燕回抓手心里颠啊颠的,就跟如来佛手里的孙猴子似的,怎么蹦跶都逃不掉呢?

        两人一路出门,摆大门口现在公交车多线到市中心,跟以前比方便多了,路也修好了,算红绿灯顶多二十多分钟就到市中心。展小怜跟彭玉上了公交车,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其实这会就是结个伴,亲密朋友什么的就别指望了。展小怜本来是想从彭玉嘴里听到点有用的,结果彭玉要面子,什么不好的事也不可能对展小怜讲,讲了丢人啊,她讲出的东西跟展小怜知道压根就是两码子事。

        话被展小怜引上了,那位绝世美男也拿出来说话了,彭玉也老实的说了跟那美男接触过,可是彭玉嘴里的结局是伤感的和平分手而不是被甩。什么那位父母不同意,什么觉得地位悬殊太大,什么没有共同语言,彭玉说的一套一套的,展小怜觉得她看的言情小说里的套路,彭玉全用上了?;坝炙祷赝?,燕回的父母是长的还是扁的,展小怜从来没听燕回说过,更没周围的人嘴里听到过,展小怜都怀疑那丫是不是爹妈都死了,要是他老爹老妈还活着,能教育出这么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吗?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话都懒的说了,早知道彭玉这么会编豪门故事,她当初就不应该租书看,直接每日一讲,听彭玉讲故事妥了,真是要人命了。

        车路过东镇派出所的站台时,展小怜下意识的往派出所的大门看,路上皆是行人,不过派出所的门口除了停了一辆警车外,没有警员出入。展小怜默默的收回视线,托腮不语。

        公交车关上门,往下一个站台驶去,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展小怜无意中一扫,似乎看到了一圈人围在一起,她被吸引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人群最外围,有个像极了安里木的人正努力挤过人群往里钻。

        展小怜一骨碌站起来,心里一急就忘了自己坐的公交车,急吼吼的对着司机大喊:“停车停车……”

        一车的人都无语的看着她,彭玉觉得都丢脸死了,展小怜吼完了,从座位上起来,站到门边抱着扶手杆,等车到下个站台,车门一开,她就冲了下去,彭玉傻愣住,然后公交车开了,她跟展小怜只能分开行事。

        展小怜下车一路狂奔,直往刚刚那个地方去,本来就嫌肚子撑的慌,她这一剧烈奔跑,真是累的不行,肚子偶读跑的疼了,展小怜跑到那地方一看,人群为了一大圈,看热闹的人特别多,大热的天,一个个都不嫌热的往前凑,展小怜压根挤不进去,在外头干着急。

        旁边一个看完热闹的老头觉得没意思要走,另一个看热闹的就问他什么事,那老头随口说了句:“这年头什么事都有,挺漂亮一小姑娘,当人家第三者,现在原配找来了,打起来了?!?br />
        展小怜扭头往里面看了看,乱糟糟的,什么也看不到,急都急死了,到底怎么回事???木头哥哥不是现在不管这些事吗?怎么她刚刚好像看到木头哥哥了?安里木的背影展小怜还是认得的,她觉得自己应该没看错。

        其实展小怜确实没看错,里面的人也正是安里木,除了安里木,还有瞳儿和封红旗,以及封红旗的未婚妻。

        事情的根源还是在封红旗身上,封红旗对瞳美人一见钟情,死活要跟女朋友分手,女朋友始终不同意,两人就耗着,而封红旗也是照着以及分手的程度来对待的,不看不理,女朋友打电话不接有事也找不到人,封红旗那边不搭理,这边对瞳儿却展开猛烈的攻势,瞳儿没理,也跟安里木明着暗着说过,安里木没办法,还找过封红旗,封红旗因为这个对安里木特别生气,都不说话好一阵了,而瞳儿的各种联系方式封红旗都有,虽然不跟安里木说话,但是对瞳儿的求爱攻势却没减弱,瞳儿真是烦不胜烦。

        本来这事跟瞳儿也没什么关系,她不可能接受封红旗,先不说封红旗,就单单瞳儿自己她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有机会跟普通男人谈恋爱,如果她非要决定冒险爱一次,她一定会挑一个她真正爱,而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封红旗。

        封红旗跟自己的女朋友分手不分手一直没谈拢,后期也面都不露了,两家家长肯定都奇怪,一问才知道红旗之前说的不是开玩笑,是真的要分手。封红旗女朋友是个护士,叫曹新,因为工作的缘故,分早晚班,为了找出原因,曹新也是下了功夫,前几天值了晚班,第二天本该回家休息的,结果她愣是没休息,直接在封红旗的单位门口等着,就是想看看封红旗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要分手的。女人都会敏感多心,曹新也是,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了,突然要分手是因为什么?

        两天一跟,曹新还真找到原因了,有个特别漂亮的女人有事没事都坐在花园对面,而封红旗下班就会过来找她,曹新觉得那封红旗跟那女人吵架了,因为那女人一脸严肃,封红旗站到她面前说话,那女人就会把脸扭到一边,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曹新就猜测,是不是因为她不同意跟封红旗分手,所以这女人句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