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1章 苹果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现在大了,展爸展妈对闺女十分放心,去老姨家展小怜就自己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去了,主要现在出行方便,十五分钟一班车,两个小时左右就到青城了。

        展爸还在惦记着展英,他就觉得不对劲,要说事情紧急刚出国没时间跟他联系她还能理解,这都多少天了怎么还没半点笑意,都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保平安的,所以展小怜去青城的时候展爸还跟她说让她找时间去展英家看看,家里是不是一有人呢。

        展小怜嘴里答应着,转个身就撇嘴,她是巴不得她老姑没好事,老姑还欠她一只脚呢。不过展小怜还是记着了,之前江哲海的事还是她从燕回嘴里听来的。如果没有展小怜那一棍子,江哲海跟燕回的命运可能还真是反着的,可惜,中间多了个不按理出牌的展小怜,两人的命运又完全不一样了。

        江哲海跟燕回斗,其实他本身做足了准备,江哲海也不说闷头鲁莽的人,他提前半年谋划,足足砸了一千万出去,就是为了在他解决了燕回之后用来自保的,结果,那些保障还没来得及使出来,他自己就栽了。

        燕回要是死了,江哲海不定还真的能翻身,毕竟暂时明面上看还没几个人能跟燕回斗上一斗,他弄死了燕回,那江哲海就是第一个跟燕回斗的人,可惜,燕回没死。燕回不死,那倒霉的就只能是其他活着的。按理,燕回醒过来以后最该死的就是凶手展小怜,可人展小怜不但没事,还成了燕大爷面前的小宠臣,那第二个倒霉的就是江哲海,不管燕大爷是谁打的,这帐肯定只能算在相较之下有点身份地位的江哲海身上,不是他也是他。

        展小怜跟江哲海,燕大爷宁愿跟江哲海扯上点关系,毕竟,江哲海在青城,曾经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展小怜算什么东西?一只长的跟气球似的小胖妞?一个胖嘟嘟的小丫头?所以,江哲?;岽嬲剐×惺苎啻笠愿返呐?。

        燕回会让江哲海坐牢坐到死,当然,江哲海能坐多长时间的牢,还得燕爷的心情,如果燕爷不告诉了,不定半途就能弄死他,要是一个不小心把他忘了,不定他也能侥幸多活几年。

        展小怜到了青城先去老姨家报个到,然后又找借口说去家在青城的同学家,展小怜觉得自己都成谎话大王了,有时候她就想,如果她不信邪,就告诉她爸她被一个黑社会老流氓给强占了,后果会怎么样呢?

        当然,这些展小怜只能心里想想,她不敢冒那个险。

        那座豪华酒店里的人都认识展小怜了,看到她进去自动自觉就有人把她带过去,展小怜轻车熟路的打开燕回的房间,把包扔在门后,踢到脚上的鞋,抓着头发就往里走,燕回不在,展小怜开了空调,坐下来看电视,几十个频道,她一个一个的换,结果选择太多,她完全不知道要看哪个台了,最后随便选了个动物世界在看。

        正看的津津有味,展小怜就听到门外有声音,跟着就门就被打开了,进这个房间的除了燕回肯定不会有第二个,展小怜头都没回一下,结果就发现门响了下后,也没人进来了,而是有窸窸窣窣的衣服落地的声音和零零碎碎的脚步声,而且是朝着卫生间方向去的。

        展小怜伸头看了一眼,从门到卫生间的方向,地上都被扔的脱下来的衣服,有男人也有女人的,展小怜翻了个白眼,肯定是燕回那畜生带女人回来寻欢了。坐在沙发上没动,然后展小怜光着脚,轻手轻脚的朝卫生间走去,扒在门缝里朝里面听动静,里面水声淋漓,还有女人嗯嗯啊啊的声音,展小怜试着拧了下,没锁。

        她返回身,在地上男人的衣服里摸来摸去,最后总算摸到了燕回的手机,她蹲在地上,摸索着开他的手机,好不容易打开了,又摸索着找手里的照片,燕回的手机跟人家的不一样,应该说是比较先进,展小怜很多东西要摸索下才知道,翻了半天,总算找到了图片库,打开,没有全删功能,得一张一张点开删除。

        展小怜只得一张张往下看,总算看到了自己的那些,照片拍的太下流了,展小怜自己看着都恶心,裸照有什么好拍的?都是光溜溜的身体,又不是人体艺术,一点美感都没有,她开始一张张的删,也不知道被拍了多少张,反正展小怜觉得自己的手都删疼了,等她删完了,听里面的动静还在折腾。

        展小怜把手机放回原位,然后走到卫生间门边,直接拧开门,被推开的门“咣当”一声撞在墙面上,正在兴头上的男女顿时受了一惊,那女人一看到有人走进来,顿时惊叫起来:“啊——爷,爷有人进来……”

        花洒还是开着的,那两狗男女就站在花洒下缠呢。燕回抵着女人在墙上,他身上的衣服还没脱完,全身湿漉漉的,听到动静回头,滴水的头发顺着额头往下滴水,目光阴冷的看过去。

        展小怜若无其事的对他们挥手,“你们继续继续,我洗个手就出去?!?br />
        洗完手,展小怜还真的出去了,临走还好心的帮他们把门关上了,然后在茶几的托盘上拿了只苹果,一边削皮一边继续看电视,淡定的就跟没去过卫生间似的。

        两分钟以后,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光着身子出来,手捂着身上的重点部位,一边弯腰捡地上的衣服,一边往身上慌手慌脚的往身上套,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正用刀把一片苹果切下来往嘴里送,看到女人出来还兴致勃勃的跪在沙发上,趴在沙发靠背上欣赏美人身体。

        等那女人跑出去以后,展小怜又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电视,直到燕回从卫生间出来,腰上裹着浴巾,擦头发走过来,展小怜很自觉的往边上挪了挪给燕大爷腾位置,还顺手切下一片苹果,殷勤的往燕回嘴里送:“爷,辛苦了,来来来,吃片苹果?!?br />
        燕回冷飕飕的看着她,然后垂下眼眸看了看送到嘴边的苹果,没有直接咬,而是用手捏着,往展小怜嘴边一放,说:“咬一口!”

        展小怜张嘴把一片苹果全叼进嘴里了,吃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还差点咬到燕回的手指,燕回本来是让她咬一口的,结果她全咬了去,伸手就去掐她脖子:“爷是让你咬一口,不是让你全吃!你给爷吐出来!”

        展小怜哪里想到他会为了一片苹果来掐她,嘴里嚷嚷着:“爷,爷,我是以为你不吃的……我真的以为你不吃的……”

        燕回怒道:“爷是怕你毒死爷!”

        展小怜明白了,是让她咬一口看看有没有毒的,结果她直接把苹果吃了,这会被掐的直咳嗽:“冤枉……冤枉啊……爷,爷……咳咳,我哪敢???……咳咳……”

        “你不敢?你不敢还有谁敢?”燕回不撒手,“你斧头都敢砍,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展小怜伸手把手里剩下的苹果往他嘴里一塞,“都给你吃……爷,你快点松手,我快被你掐死了,法制社会……法制社会啊……咳咳咳咳……”

        燕回伸手把嘴里的苹果拿下来,展小怜总算有了呼吸空气的机会,两只手护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燕回正瞪着手里的苹果,半天都没咬一口,然后把苹果往展小怜面前一递,嘴里说了句:“给爷切成片!”

        展小怜觉得世上最苦逼的就是她了,在老姨家帮小菲切水果,在这里还要帮这丫切苹果,凭什么呀?心里这么想,不过展小怜手上的动作没停下,她可不想再被燕回这丫掐个半死,切长片了,就递给他,两个人一边一个靠在沙发的两端看电视,一个切一个吃,不吵不打的时候,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

        最后的苹果核展小怜自己啃了,两人相安无事的看电视,谁都没提刚刚卫生间里的一幕。

        展小怜刚把苹果扔进垃圾桶,燕回突然伸出长腿踢了踢展小怜放在沙发上的脚,展小怜扭头看着他,一脸疑问:“爷,有事您说话?!?br />
        燕回缩回脚,慢吞吞的扭头看了她一眼,“爷能有什么事?倒是你,有没有跟爷要说的?”

        展小怜一听,眼睛一亮:“爷,您老真是明察秋毫!有,我正想着怎么跟爷开口呢?!?br />
        燕回一听,支起一腿,一手托腮看着她:“说?!?br />
        展小怜摩拳擦掌,然后做出星星眼状:“爷,您老看我的眼镜,三年前的,我爸说我以后可以把眼镜摘了,要带我去湘江那边检查呢,所以爷,我过几天去湘江,我暂时也不知道是几天,那几天我就不来陪爷您老人家了哈?!?br />
        燕回本来悠闲自得等着她说话的脸,听了她的话以后就冷了下来:“就这事?”

        展小怜眨了眨眼,点头:“是啊,就这事?!?br />
        燕回又问:“没别的事了?”

        展小怜想了想,确定的摇头:“别的没了?!?br />
        燕回冷眼看着她,展小怜的小心肝咚咚直跳:“爷,您老能不能给个暗示?”

        结果,燕回一脚把展小怜给踹到沙发下头了,展小怜揉着屁股,气的破口大骂:“你丫又发什么神经?人家都跟你好好商量了,有你这样欺负人的吗?”说着,展小怜重新爬到沙发上,对着燕回就开始踹:“爷您老人家也太欺负人了,你给我下去,下去下去……”

        展小怜两只乱踢腾的小蹄子正踹的起劲,冷不丁被燕回一手一只给抓住了,往上一拉,展小怜被拉的整个人都被拖着动,展小怜的脸抽了两下:“那个……爷……我不踢了,您老能不能松松手?这姿势瞅着怪怪的是不是?”

        燕回开始邪笑,拽着她的腿往腰上一搭,“怪?怎么会?爷觉得刚刚好!”

        展小怜:“……”默了默,展小怜提醒:“爷,您老刚刚不是刚结束了一???这事要节制,多了伤身,反正来日方长嘛,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微微抬头,半张着嘴“哈”了一声,吐出两个字:“刚刚?”

        展小怜一愣,立刻挣扎着爬起来,往燕回怀里一扑,搂着他的脖子问:“爷,您老是有没有遵守承诺?刚刚那身材火爆的妞不是摆大的吧?”

        燕回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如果爷说是呢?”

        展小怜一听,小脸就冷了,刚刚还搂着的手臂立刻改成了掐的动作:“爷,您老是开玩笑的吧?”

        燕回直接改口:“不是摆大的,你以为那地方有多少美人入得了爷的眼?”

        展小怜顿时露出一脸不真诚的歉意,说:“那对不住了,我是不是坏了爷的好事?”

        燕回伸手捏她的脸:“你坏的还少吗?”

        展小怜捧着脸,“那不是我太在乎爷的缘故吗?我也是会吃醋的呀,爷,您说就刚刚那妞,哪里比我强了?身上没有二两肉,摸的都膈手,您说摸着她手感能有我手感好吗?”说着,展小怜拿着燕回的手在自己腰上按了按,继续信口开河:“爷您试试,她的一摸全是骨头,我的一摸全是肉是不是?这就是差距,没法比?!?br />
        燕回的手按在展小怜的腰上,心情愉悦的捏了捏:“爷怎么觉得句几天没见,肥妞你这脸皮越拉越厚了呢?”展小怜理所当然的应了句:“可不是?那些个狐狸精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我要是不霸着爷,以后爷这怀里还能有我的位置吗?脸皮厚可是练出来的……对了爷,说起美人,我是不是很多天都没看到您那位瞳美人了?”

        这事不怪展小怜嘀咕,她有次跟穆曦出去逛街,无意中看到一个女人跟瞳儿长的十分相像,要不是展小怜知道瞳儿肯定是在青城的,她都怀疑那是不是瞳儿本人了。

        燕回“啊”了一声,看着展小怜说:“她?爷给了她一个任务,她在执行任务,妞,等过一阵,爷就给你送份大礼怎么样?”

        展小怜警惕的看着他:“什么大礼?”

        燕回一笑,捏她的脸:“到时你就知道了,绝对是大惊喜?!?br />
        展小怜看了看他的脸没想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大惊喜,她现在就想着赶紧把这丫哄的好好的,到时候她得跟她爸去湘江,一想到可以把眼镜个摘了,展小姐就觉得特别高兴,她终于可以摆脱四眼田鸡的命运了。

        ------题外话------

        明天可能会请假,晚上没时间码字。

        尾牙的时间到了,你们懂的。尾牙抽奖,妞们,祝爷抽个苹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