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00章无奈的三十万

    第100章无奈的三十万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鼎天小说居.dtxsj.com安里木带着父母穿过马路,一边走一边跟他们说话,安妈妈心里一慌,伸手拉着安里木的手问:“木头,妈跟你爸是不是给着你添麻烦了?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问问给你车祸的事定性公不公平……”

        安里木对着安妈妈一笑,点点头:“公平,很公平,妈,我自己在学校就是学法的,还是警察,怎么会不公平呢?要是真那样,我肯定第一个就不会答应,你们说是不是?”

        安妈妈看着儿子的脸色,稍稍放下心来,半响又抬头问:“那木头,你那领导是不是不高兴?”

        安里木一边拉着安妈妈的手一边回答:“没有,我们领导人很好,他那是关心我。艾拉书屋.26book.com大家平时对我都不错,你跟爸就放心吧,别操心我工作上的事?!?br />
        安爸爸跟在后面抽着旱烟袋,低头一言不发,走到一个垃圾桶旁边对着里面敲了敲,才出声:“木头,我们不操心你的工作,我跟你妈就想治好你的脚,我就想着,如果人家能不能多赔偿点?木头,你是废了一只脚,赔的那么点连住院费差点不够……”

        安里木一脸无奈的笑:“爸,那案子已经结了,人家跟我们两不相欠。我们就不谈这个了,好不好?再说了,你再看我的脚,其实走的慢一点也看不出多明显,爸妈,别为我这个操心,我知道你们想借钱给彻底治好了,不过暂时也没必要,把你们借的钱赶紧还给人家,我都不知道你们往谁借了,本来日子多好,你们这一借,我这压力就大了不少?!?br />
        安妈在旁边脱口道:“哎,现在这钱真难借,人家一听说借钱就不乐意,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这话真不假,单单你展叔展婶就借了八万,小怜她……”

        安爸爸在身后赶紧用旱烟袋抵了她一下,安妈妈也知道自己说多了,赶紧住嘴。所幸安里木没有追问,只是笑了笑,招呼父母过马路,带着他们回了宿舍。

        瞳儿在后面开车跟了好一会,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他们说话,安里木感觉到后面有人跟着,带着父母走了几步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回头,瞳儿的车也跟着停了,安里木现在对车都有点发憷,他站住了就没有往前,瞳儿对着他一笑,然后从车上下来。瞳儿今天的打扮是那种俏皮又时尚的类型,完全不同于那天故意暴露的穿着,看着就像是邻家打扮时尚的妹妹,她娇笑着看着安里木:“警察哥哥,你不记得我了?两周前,就是那个位置,我差点被车撞了,你调解以后,那人赔了我几百块。那次真是谢谢你呀?!?br />
        安里木慢慢看向那个位置,慢慢想了起来,半响,他对瞳儿笑了笑,说:“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真巧!”

        瞳儿偏头看了眼安里木的父母,露出一脸羞涩的笑,“一点都不巧,我就是等你的?!?br />
        安里木愣了下,回头看了看满脸疑惑看来看去的父母,有点无奈的解释:“爸妈,这是……”安里木想了想,他还真不知道怎么介绍,他们连熟人都算不上吧?

        瞳儿手背在伸手,有点不自在的扭了扭身体,一看就是小女儿家害羞的模样,一双妩媚的眼睛转移到地面上,小声说了句:“叔叔阿姨,我叫凌瞳,大家都叫我瞳儿……”

        安家父母也没搞清这姑娘跟安里木什么关系,不过看着她羞涩的模样,也不好追问,只能机械的点头:“哦,哦,你好你好……”

        瞳儿抬眸看了眼安里木,转着水汪汪的眼眸问:“警察哥哥,我有事能不能找你帮忙?”

        安里木礼貌的对她一笑,说:“暂时恐怕不行,我要先送他们回宿舍。你有什么事?我可以通知我同事帮你解决?!?br />
        瞳儿抿了下嘴,雪白的贝齿咬了咬红艳艳的唇,不情不愿的说:“这事只有警察哥哥能帮忙,别人怕不行,要不这样行不行?明天你下班的时候我在这里等你,你记得来行不行?”

        安爸安妈明显觉得这姑娘对儿子有意思,父母都是一个心,更何况安里木的年纪摆在这了,如今木头脚也这样了,他们不敢催,但是心里总归是着急的,一看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对儿子明显的示好,心里还是很高兴,赶紧推推安里木,说:“木头,你就说行呗……不管啥时,总归人家一小姑娘求你,你人民警察帮一把手有什么?”

        安里木有点无奈,对着瞳儿点点头,先拉着父母就走,路上安爸安妈就说那姑娘对安里木有意思,安里木一边一边说:“爸,妈,人家姑娘什么条件?是开跑车的,我哪配得上人家?别自己瞎猜了,赶紧走吧?!?br />
        一听安里木这样说,安爸安妈才想起来刚刚那姑娘是从车上下来的,想想自己家的条件,安爸安妈啥都不敢想了,别说儿子现在的脚不行,就是脚没什么,人家肯定也看不上他们。

        安里木在第二天早上送走了让安爸安妈,该说的都跟他们说了,可是展爸展妈嘴上答应,回去以后又到处借钱,反正就是死活要蘀儿子看脚伤,安里木也不想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只能随他们,只是私底下会打电话借过钱的亲朋好友,承诺一定会还上。

        下午下班,安里木还真看到那个叫瞳儿的姑娘等在上次她差点被撞的位置,看到他走过来,瞳儿直接迎了上去:“警察哥哥,你下班了?”

        安里木看着她,微笑着点点头:“你好,请问你什么事要帮忙?”

        瞳儿的手指绕着垂着胸前的卷曲长发,咬着下唇看了安里木一眼,小声问:“警察哥哥,你有没有女朋友?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对象?”

        安里木愣了下,随即一脸无奈,“谢谢,我已经有对象了?!?br />
        瞳儿一愣,惊讶的抬头:“不可能!”

        安里木点头:“真的有了,而且我很喜欢她。谢谢,”说着,安里木绕过瞳儿,径直走了。

        瞳儿站在原地愣了会,赶紧钻进车里舀出资料翻了又翻,跟着打了个电话出去确认,结果最新的情报送回来以后,瞳儿确定安里木现在肯定没有女朋友,如果说有的话,肯定也是前女友,瞳儿知道是谁,是展小怜。燕爷就是为了那个胖乎乎的展小怜才要搞死安里木的。

        瞳儿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一夜情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好找,特别是像她这样的美人,男人都是想着法子往前凑的。只是在安里木面前,瞳儿的那种优越感不知怎么就没了,安里木的目光给她的感觉就是她是一个普通人,他跟她说话跟她交流不是因为她是位美人,而是因为她是个需要帮助的公民。

        瞳儿坐在车里,咬着下唇看着安里木慢慢离开的背影,然后启动车辆,打着方向盘开了出去?;氐骄频?,瞳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了三十万出来,燕回在钱上从来没有亏待过她们,瞳儿知道自己有钱,她把装了钱的箱子扔到后备箱,一个电话要了安里木家的地址,直接开车过去。

        安爸爸安妈妈刚到家,他们是坐大巴回来的,两人在路上想着是不是给儿子添麻烦了,都有点后悔这次没搞清就过去,结果刚开了家门,门口就有辆车停了下来,跟着下来一个戴着墨镜的时髦美人站在大门口敲了敲开着的门:“请问,这里的安里木先生的家吗?”

        安爸爸安妈妈都愣了下,这美人他们记得啊,昨天刚刚看过,虽然不见得单独记得他们的样子,不过看到人就能想起是昨天含情脉脉看着他们家木头的姑娘,老两口赶紧把瞳儿迎了进去。

        瞳儿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安里木的家,这样的地方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墨镜舀在手里,她四处看了下,才在安妈妈的指引下坐到了看起来被称之为可客厅的长凳子上。

        安妈妈用一次性杯子给她端了一杯水:“姑娘,您喝水?!?br />
        安爸爸坐在旁边的小凳子上,一边抽着旱烟袋一边问:“这位姑娘是您是木头的……同事?”

        瞳儿浅笑着摇摇头:“您们两位看着我像当警察的样子吗?我是木头的朋友,不过是他没承认,我叫瞳儿,之前受过木头的帮忙,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他?!?br />
        安妈妈疑惑的看着她:“那姑娘你现在这是……?”

        瞳儿把放在脚边的箱子舀到桌子上,“咔咔”打开暗锁,露出一叠叠崭新的钞票,瞳儿把箱子转了个方向对着安爸爸和安妈妈,说:“我知道伯父伯母现在借钱给木头治脚伤,这些钱……”

        安爸安妈虽然迫切的希望有钱给木头治伤,只是这姑娘跟他们不熟,而且还是第一次上门,哪有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大方的把三十万借给人家的?安爸急忙摆手:“不行不行,姑娘你可能误会了,我们是缺钱,不过您的钱我们不能要……”

        安爸安妈借的钱都是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的,能开口的他们才借的,现在这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瞳儿看着箱子里的钱,“伯父伯母,你们不是缺钱吗?为什么不要?这些钱不是无偿给你们的,也是要还的,你们怕什么呀?这些钱都是干净的钱,与其放在银行死放着,不如给木头治脚伤啊?!?br />
        安爸安妈心里真是疑疑惑惑的,这姑娘给他们的感觉就是对木头的事很清楚,就连他们缺钱缺多少她都知道,这跟木头是什么关系???

        瞳儿看着安家父母,还是笑了笑说:“伯父伯母,你们就放心吧,我其实也是有目的的,就怕你们不答应?!?br />
        安爸安妈面面相觑,心里越发的心虚:“姑娘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瞳儿伸手把落下头发刮到耳后,略

        显羞涩的说:“其实我很喜欢木头,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而且,我赶紧木头因为他的脚所以有点自卑,我就想着,如果他的脚能治好了,是不是就不会一口回绝我了。伯父伯母,这钱说是借给你们的,其实也是为我自己的……”

        安爸安妈听了瞳儿的话,既高兴又忧伤,高兴是因为有姑娘喜欢他,忧伤是因为木头的脚确实是个大问题??醋糯ナ挚杉暗娜?,安爸安妈真是很动心,如果有了这钱,木头的脚有希望治好不说,说不定还能讨个漂亮媳妇。只是没经过木头同意,就把人家姑娘的钱擅自接下来,安爸安妈心里总归不踏实,安爸想了想,跟瞳儿说了句:“那个瞳儿姑娘是吧?你等下,我给木头打个电话说说这事?!?br />
        瞳儿一听,急忙站起来过去拉着安爸:“伯父您先等下!”

        安爸回头看她,瞳儿不自然的站着,“伯父,木头要是知道了肯定不让您们要这钱,觉得不熟不能接受,所以,我想着能不能这个钱不跟木头说,就当是我借个你们的,你们什么时候有了,就什么时候还给我。总比木头一点都不要,而你们一时半会借不到这么多钱犯愁强,你们说是不是?”

        安爸安妈各自站着不说话,眼睛却时不时的往钱上瞟,三十万,正是他们迫切的三十万啊,有了这些钱,木头的脚就能好,以后就跟以前一样走路了。

        瞳儿刚刚的那番话,可谓半真半假,哪些真,哪些假真的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送来三十万,这事其实是背着燕回做的,即便找好了理由,可对瞳儿来说,燕回阴晴不定的性子她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所以,瞳儿把一部分希望寄托在展小怜身上。

        瞳儿不懂展小怜,就像她不懂展小怜明明喜欢安里木喜欢的要死,却可以心安理得的爬上燕爷的床。瞳儿一直觉得展小怜不过是个小丫头,不过就跟燕爷之前玩过的那些女孩一样,可事到如今,瞳儿知道自己错了,展小怜跟之前的所有人都不一样,没有人知道下一秒她的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谁能想到前一天怕燕爷怕的要死的黄毛丫头,第二天就能舀起斧头打算把燕爷的脚给砍下来?谁又能想到那个小胖妞,明明连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划出血,却能下狠手要锯掉自己的脚?瞳儿对安里木的好奇,最初始于对展小怜的好奇,而现在,瞳儿对安里木的好奇,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安里木。

        瞳儿说服了安爸安妈对安里木保密,而安爸安妈对三十万的渴望远远大于了其他一切,瞳儿送过来的那堆钱,就是木头未来的希望啊。

        展小怜这一阵经济拮据,本来她挺富有的,不过她把自己所有的钱都舀出来送给安爸安妈了,她妈怒了,让她自己生活费想办法,反正不给她钱,说是给她教训,展小怜挺有骨气的没要钱,结果展爸哪里舍得闺女没饭吃啊,偷偷塞给展小怜一百多块钱,还把展小怜的饭卡充了点钱,这样好歹吃饭没什么问题了。

        天气转热,展小怜在冬衣换春衣的过程中感冒,休养了大半个月才好,这大半个月她得了燕大爷的首肯,终于有了光明正大不去青城的理由。

        穆曦这一阵一直没去找展小怜,展小怜因为生病也懒得理她,倒是宿舍的彭玉逐渐恢复了心情,从开始的半死不活到如今的重新化妆打扮,展小怜心里现在别不是又找到第二春了吧?只要别是跟燕禽兽又扯上关系,跟谁她都没意见。

        展小怜没了零花钱,只能打奖学金的主意,开始认真了,穆曦也不知干什么了,英语课也不来蹭了,展小怜去过她一次宿舍,还没碰到人,展小怜这会咳嗽还没怎么好,就直接回宿舍。

        大一期末考试,展小怜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捧书看上一阵,彭玉因为要补考上学期不及格的科目,课程就显得特别多,她也看不进去,急的一脑门的汗,本来跟展小怜都不说什么话的,这几天一直跟展小怜套近乎,其实就是为了考试的时候能让她给自己答案。展小怜对这些真无所谓,谁有本事抄写看她都让,只是她跟穆曦一个德性,绝对不会给人家写纸条递答案,捉到了就惨。

        展小怜倒是想帮彭玉一把,不过彭玉运气实在不好,分考场座位的时候,她被分开了,考完了回宿舍一问,展小怜知道了,彭玉肯定又得挂科,写的答案都靠抽签了,她能考出什么好成绩???补考都要交钱,彭玉交钱不怕,她最讨厌是补考再不过怎么办?

        考完试,展小怜总算看到了失踪很久的穆曦,小丫头满面春风神采奕奕,展小怜调侃她就跟重生过似的,穆曦一看就是心情好,笑眯眯的也不生气。

        暑假开始,展小怜跟展妈说去青城老姨家,展小怜又不是第一次去了,而且老姨也一直抱怨展小怜很长时间没过去了,听展妈说她去她姑姑家,老姨还妒忌个半死。

        展小怜知道自己哪里是去老姨家?她不过是借着去老姨的这个借口,去给燕回那丫侍寝罢了,侍候好了她剩下的日子才好过,展爸说了,要带她去湘江看眼睛,她的眼睛改摘了。群书院.qunshu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