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95章 争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说的义愤填膺,从今天早上那三个人出现开始,她心里就不踏实,后来展爸还明摆着帮那三个人说话,展小怜就开始怀疑了,等到了饭店里,展爸让她喊哥,展小怜肚子里就有一股火在烧了,这会火全发了出来,她一边哭一边说:“爸,你的私生子年纪都比我大,你说我妈是不是你骗来的?你肯定之前是离过婚的!你还是老师教授,爸你怎么是这个样子?我现在都在想你在外头是不是也养了跟我差不多的大的二奶了……”

        展爸:“……”一巴掌拍过去气急败坏的问:“小怜你是不是电视剧可能多了?私生子?骗过来的?还离过婚?还二奶?谁跟你说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展小怜揉着被展爸拍的有点疼的肩膀,眼泪鼻涕的往下掉,嘴里不服气都嚷:“本来就是!要不然那三个哥哥是怎么回事?我才不要那么老的哥哥……”

        展爸开始揉太阳穴,“小怜啊,其实那三个哥哥是爸爸的一个老朋友的儿子,他们是三兄弟,最小的龙宴哥哥就比你大五岁,你说不喊哥哥你喊人家大你五岁的小伙子叔叔?龙湛哥哥今年刚二十九岁,哪里老了?爸爸这样的才叫老了?!?br />
        展小怜嘟嘴,伸手抹了把鼻涕,委委屈屈的说:“爸爸才不老?!?br />
        展爸白了她一眼,“人家二十几岁就被嫌弃老了,你爸我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能不老?”

        展小怜不说话,展爸也不吭声,过了老半天了,展小怜才撅嘴嘀咕:“那三个哥哥真不是爸爸的私生子?”

        展爸哭笑不得:“绝对不是。小怜啊,你觉得爸那种没品的人吗?爸是老师啊,你说爸要是做那样的人,爸还要不要这个脸了?”

        展爸说着,还伸手戳了下他的脸皮,展小怜顿时破涕为笑:“爸,你可不能骗我,你要是骗我,我以后就带着我妈过,不管你了,也不养你的老?!?br />
        展爸笑呵呵的拉着展小怜坐下:“行,爸要是骗了你啊,你以后就不养爸爸的老?!?br />
        父女俩恼的快好的也快,展爸总算能松口气了,刚刚差点被小闺女给逼死。

        展小怜在展爸身边坐下,突然问了句:“对了爸,既然三个哥哥是你朋友家的儿子,那你刚刚你说我妈知道,我妈知道什么???”

        展爸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身体瞬间紧绷,额头又开始有汗冒出来,“那个啊,那个刚刚你不是生气吗?爸爸就想让你别生气,顺口说的……”

        展爸心里急,还想在编几句出来,结果展小怜就是嘀咕一句,根本没打算展爸回答,展爸抬头打算说话的时候展小怜已经站起来重新坐到电脑椅上,扇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展爸,说:“对了爸,那我再来谈谈我奖学金的事?!?br />
        这下,展爸的小心肝才彻底放松,这小丫头的记性太好了,展爸就怕这丫头又想起什么被他忽略的事来问他,见她主动岔开话题,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急忙点头:“行?!?br />
        展小怜为了显示跟展爸很亲近,拉着电脑椅上展爸身边挨了挨:“爸,我跟我木头哥哥算青梅竹马吧?我要跟木头哥哥谈恋爱你不高兴,那我就不谈了,我多听话啊,可是你看看现在,木头哥哥的脚都成那样了,人家安叔安婶过来借钱你们还舍不得,爸,你跟我妈还是老师呢,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人安叔安婶还是借钱的,又不是让你免费援助,人家是会还给你的。就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你们借给他们会怎么样???我知道借钱不是那么好借的,可是我们家跟木头哥哥家做了十几年邻居了,安叔安婶是那种赖账的人吗?”

        展爸摇摇头:“不是?!?br />
        展小怜立刻说:“就是??!再说了,就算安叔安婶还不起,如果木头哥哥的脚治好了,木头哥哥肯定能还得起啊。爸,你就多借一点给木头哥哥吧,求你了爸。要是我们家里没钱,那先把我的那五万块钱借给木头哥哥,我们一起借给木头哥哥八万块钱,行不行???”

        展小怜不求展爸不行,她自己身上的几十块去能干什么???只能够她平时吃饭用,她那些大钱都展妈收着呢,展小怜倒是想偷偷摸摸的找可是不知道放哪了,展妈藏东西可有本事了,她藏的东西,有时候连展爸都找不到。

        展爸的想法跟展妈其实是一样的,借钱也要量力而行,像展小怜这样一门心思的想把家里的钱都借给人肯定不可能,不借他们也不忍心。展小怜哼哼唧唧要把自己的钱借出去,展爸最后问她:“小怜,你借的可是你自己的钱?借了就不能后悔了?!?br />
        展小怜坚决的点头:“放心吧爸,我肯定不后悔,也没啥好后悔的?!?br />
        展爸一是被刚刚展小怜追问给吓的,二是他不忍心看着小闺女对着他闹,反正那些都是她的钱,按照她的心意借出去其实展爸能接受。

        钱是展爸跟展妈一起送过去的,展爸没说展小怜也拿了五万,反正一共八万块钱,安家夫妻俩拿到钱当时就哭了,实在是钱难借,他们求爹爹拜奶奶的借了大半个月,才凑齐八万块钱,结果展家夫妻一下子就借了八万。安婶一边抹眼泪一边跟拉着展妈的手说:“他婶,我替木头先谢你们一家人,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这钱我们一定会还给的……”

        展妈也是女人,也是当妈的,看着安婶哭成那样,心里也难受,眼圈都红了,只能拉着她的手安慰。安里木手术的钱加上展爸展妈刚送过去的,刚凑齐了十六万,还有将近三十万还不知道从哪来,安婶无奈的说了句:“我现在什么都不求了,就求我的木头腿能治好,不落下残疾……”

        展妈跟着感慨了一句:“是啊,孩子能健康,比什么都重要?!?br />
        展爸展妈在安家带了差不多有一个多小时才回家,这是两家闹掰以后第一次这样长谈,话题自然都是孩子。等展爸展妈走到家门口的地方,就听到屋里有人在说话,男男女女的声音,家里只有小怜一个人,哪里来的男人?

        夫妻俩急忙推开门进去,结果到客厅一看,傻眼了。

        他们就看到展小怜跟龙氏三兄弟把客厅里的沙发挪到一起,四人分居一角,分别盘腿坐在沙发上打牌。

        龙湛的脑门上用透明胶贴着两张白纸条,鼻孔里还塞了卫生纸,龙谷脑门上贴了一张白纸条,展小怜跟龙宴没有贴,估计是没输。

        龙湛打出一张小6,展小怜用一种极端不待见龙湛的眼神对着他翻个白眼,然后气势汹汹的甩出一张牌:“老A!”

        她旁边的龙谷立刻开口:“过?!?br />
        下一个位置的龙宴也配配合的摊手:“不要?!?br />
        老K被老A压住的龙湛看了看手里的牌,只好说:“要不起?!?br />
        展小怜一听,开始耸肩奸笑,摩拳擦掌:“虾虾虾,三哥,纸条!我要给大哥贴纸条!”

        展爸眨了眨眼睛,急忙上前阻止:“小怜,胡闹什么?怎么还真给你大哥贴纸条了?”

        展小怜斜了展爸一眼,“啪”一下贴了上去,说:“愿赌服输,我们刚刚就说好了的。大哥,你自己说是不是?”

        龙湛伸手把眼面前的白纸条掀开,对展爸说了声:“叔,我们闹着玩呢,来来,我们继续?!?br />
        说着,四人完全无视展爸的存在,展小怜洗牌大家重抓,摸完最后一张牌的以后展小怜就开始坏笑,一看就知道抓的牌好得意呢。

        展爸都无奈了,这几孩子可真是愁人了,展妈都傻眼了,她闺女什么时候跟这几个家伙关系这么好了?竟然聚一块打牌,不对???他们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展爸展妈在自家客厅被人晾了老半天,客厅里那四个人玩牌玩不亦乐乎,也不知道是展小怜手气好还是怎么着,反正把把都是她赢,最得意的时候就是拿着字条往人家脑门上贴的时候。

        展爸把展妈推去做晚饭,看在小闺女很高兴的份上展妈白了展爸一眼后还真去了。展爸就在展小怜和龙湛和面站了一会,结果他就发现龙湛完全是在乱打牌,一副特别好的牌在手,他就故意破开,故意打的乱七八糟,小怜就算手里的是烂牌,他也有本事能把小怜的烂牌打成好牌。展爸明白了,这小子是在哄小怜开心呢。他就说嘛,龙湛自己是个开赌场的,怎么着也懂点门道,怎么可能一直输呢。

        展小怜可得瑟了,她今天的手气真是太好了,怎么打都赢,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开始就应该说玩钱,要是这样,她肯定赢了好几百了。

        客厅里热闹的要死,展爸看了一会就去书房备课,外面时不时传来展小怜“嗷嗷”嚷着不准反悔的话,展爸笑着摇摇头,翻开书做笔记。

        展妈做好饭,对着那几个玩的不成样子的人喊了一声:“赶紧收,小怜过来摆筷子,去喊你爸吃饭?!?br />
        展小怜一边抓牌一边扯着脖子应了声:“知道了?!备啪投宰耪拱质榉康姆较蚝鹆松骸鞍?,出来吃饭了?!?br />
        展妈都无语了,这孩子很玩疯了,答应的可麻利,手里的牌还一直掏呢。

        展爸听到展小怜的声音出来,过去问了句:“你们几个都是谁赢谁输???”

        展小怜立刻得意的扬起小脸:“爸,你还看不出来嘛?大哥的脸上贴的都是纸条,输家才贴白纸条呢?!?br />
        展爸“呵呵”笑:“这么说我们小怜牌技很高嘛?!?br />
        展小怜来不及回答,看着自己的牌嚷:“停!轮到我出牌了!拾丁皮开壹贰,刚好五张吧?压??!”刚放下,展小怜急忙问:“谁要?谁要?”

        龙谷龙宴同时摇头:“要不起!”

        然后展小怜得瑟的放下手里四张牌:“赢了!再贴……”

        展爸赶紧拉?。骸靶辛诵辛?,小怜不贴了,吃饭吃饭,我们先吃饭?!?br />
        展小怜很遗憾的跑去帮展妈的忙,展爸赶紧过去把龙湛脸上的纸条揭下来:“小怜胡闹,你们还陪着她胡闹,玩牌就玩牌,还贴什么纸条???看看一个个都跟三岁的小孩似得,赶紧撕下来?!庇挚戳丝戳康谋亲?,无奈的说:“这毛病什么时候才能好呀?这样下去可不行?!?br />
        龙湛的心情一看就特别好,伸手拔了鼻孔眼里的卫生纸,都被血染红了,龙谷赶紧给他拿了条毛巾:“还是用这个吧,看着膈应?!?br />
        龙湛扫了他一眼,说:“听说非洲那边的还是缺个有决策权的开发者……”

        龙谷立刻咳嗽两声走开:“大哥,您歇着,我去帮小怜的忙?!?br />
        展小怜正把筷子往桌子上摆,龙谷过去要帮忙,“小怜,二哥来帮忙,我们小怜很是勤快的好姑娘,还能帮妈妈做事?!?br />
        展小怜看白痴似的看了他一眼,赶苍蝇似的挥挥手:“二哥你去歇着吧,我就是摆筷子,五岁的小孩都会做的事,勤快什么呀?没啥好帮忙的?!?br />
        龙谷马屁没拍准,内伤的走了。站在旁边的龙湛恶意嘲笑:“被撵回来了?你当我们小怜是谁?没皮没脸的就往上面冲,不拍回来才怪?!?br />
        对于完全没有半点普通家庭日常生活常识的两个兄长,龙宴懒的跟他们说话,而是直接走进厨房,捧了一叠碗出来放到桌子上,又去端了锅,当着两个兄长的面,把饭盛进碗里,展小怜自动自觉的过来接过龙宴盛满饭的碗,摆放在她摆齐的筷子旁边。

        龙湛在旁边妒忌的眼睛都红了。

        展妈把菜端上去,龙湛首当其冲的挨着展小怜坐下,已经很有先见之明的在鼻孔里塞了纸团,展小怜其实一看到他鼻孔眼的纸团就恶心,她以前塞的时候都是因为感冒流鼻涕,这人是为了堵鼻血,她光想想就会受不了,“大哥,你的鼻子到底有多脆弱???你今天一天都流了好多次鼻血了,你就不怕失血过多有啥毛???这是病,得看?!?br />
        展爸瞪了展小怜一眼:“小怜,别瞎说,不能跟大哥没礼貌,赶紧吃饭?!?br />
        展小怜对着展爸翻白眼:“我是好心?!?br />
        龙湛赶紧发言:“叔你别说小怜,我们小怜是关心我。对吧小怜?”

        展小怜不想看他塞在卫生纸的鼻孔,头也没抬的应了声:“嗯,没错?!?br />
        龙湛立刻得瑟的抬头看着龙谷,龙谷把头扭开,懒的跟他说话。

        展爸伸手擦汗,忍不住感慨,这几孩子好容易满足啊。

        龙氏三兄弟在展家待了两天,晚上是住酒店,白天就去展家,展小怜周末晚上要去上摆大,龙氏三兄弟才决定回湘江,展妈就没见过这么不自觉的客人,蹭吃蹭喝就算了,最可恨的是那个老大,老是对着小怜流鼻血。别说展妈,就连展爸提起来就叹气,什么毛病啊这是?

        龙湛和龙谷回湘江,龙宴是留在摆宴的,展小怜好奇:“三哥,原来你是在摆宴工作的???”

        龙宴笑笑:“过来三个月,还要回国外一阵子?!?br />
        展小怜睁着她黑溜溜的大眼睛,“原来是外派???”

        龙宴忍不住又笑了,“算是吧?!?br />
        龙湛跟龙谷坐在过来接他们的轿车上,冷兜兜的看着龙宴,摆明了就是妒忌,龙宴不理他们,跟展小怜一家道别,直接先走了。

        展爸带着展小怜过去跟兄弟二人打招呼:“路上小心点,有什么事就电话联系,小怜,跟大哥二哥说再见?!?br />
        展小怜快乐的举起手挥了挥:“大哥二哥再见?!?br />
        龙湛伸手捏着鼻子,不让鼻血流下来,默默的扭过头去,展小怜无语的站在车外,心里默默的念叨了句,这人太变态了。

        这两天,南塘镇的人都觉得镇上来了大人物,因为以前他们偶尔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加长车,突然出现在南塘镇,第一次是周六的早晨,有人看到那车开进了南塘镇,车里坐着几个年轻的男子,后来那车又单独开了出去,第二次的周末的旁晚,空车开机南塘镇,后来载着两个年轻又离开了,没人知道那几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回摆宴的路上,展小怜觉得自己回家见亲戚就是搞笑的,还跟展爸说呢:“爸,我那三个哥哥是不是有点怪???特别是大哥,爸,不是我说他坏话,我真的觉得他有点变态?!?br />
        展爸瞪她:“不准瞎说?!?br />
        展小怜吐吐舌头,“知道了知道了,别生气嘛,我就是说说罢了?!?br />
        回宿舍,展小怜第一件事就是爬床上躺着,摸摸肚皮,不会回家两天又胖了吧?看来又该减肥了。

        周二下午,展小怜选修的一门社交礼仪课上,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宣称“女人不穿丝袜就跟不穿内裤一样”的地中海老师突然要带着大家千万摆宴市中心那里的一家西餐厅练习刀叉的用法,算学分,登记加点名,换句话说,不去不行。

        展小怜心里一直骂娘,要是老师请客她也愿意,关键是,去西餐厅的钱是学生自己出的。

        地中海老师自己有车,把地址发给大家,让大家分头坐车去西餐厅,他开车先去定位置,在西餐厅等学生。

        等学生们按照提供的地址过去一找,才发现这家餐厅根本不在市中心,而是在靠近二中的一个十字路口的一角。

        展小怜下车的时候扭头看了眼,五百米之外停着一辆警车,警车正对着地方就是安里木工作的派出所。

        ------题外话------

        感冒一个月未好,昨天开始再次加重,鼻涕眼泪长流,咳死爷了,咳的爷心肝肺都在疼,明天要去医院扎针,打针很恐怖!

        爷表示要妞们的票票安慰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