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94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爸赶来的速度快的吓人,奔到展小怜房间门口还是气喘吁吁的,“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指着那三个人,气愤的说:“爸,他们是变态?!?br />
        正说着,展妈也一手拿着锅铲冲动了楼上:“小怜?!”

        展小怜指着那三人,又对展妈说:“妈,他们就是变态!”

        展妈立刻勇敢的站到了展小怜面前:“客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骚扰我女儿是不是?还有,你好好的流什么鼻血?我当你们是客人,是我们家老展的贵客,你们竟然擅自跑到我女儿的房间门前骚扰她,你们这算什么玩意?小怜,给妈电话,我们报警!”

        这三个客人是展爸那边的,展妈从来没见过,哪个当妈的看到自己闺女被人骚扰不生气?展妈就差拿手里油露露的锅铲打人了。

        展爸一看展妈化身成了母老虎,赶紧说话:“你上来捣什么乱呢?赶紧下去做饭去,我在呢,能让咱们闺女受欺负?误会,肯定是误会……”

        展妈坚决不走,立刻把矛头对准了展爸:“做饭?我怕你们嘴巴吃歪了!欺负我女儿还让我做饭他们吃?要做你自己做去,我不做了!”展妈说着,彪悍的伸手把手里的锅铲往那三个目瞪口呆的男人脚下扔过去,脱下围裙,对着展爸的脑袋上扔过去,拉起展小怜的手往楼下走:“小怜咱们走!”

        因为这些人是客人,展小怜压根没想到展妈一下子就炸毛了,不但把客人给骂了,还把展爸给骂了,母女俩去直接去外面在小饭店吃东西。展小怜只好跟展妈说:“妈,那三个人不是爸的朋友吗?我们这样,爸是不是特别没有面子?不太好吧?”

        展妈恨恨的说了句:“我本来是打算好酒好菜侍候的,谁让他们欺负你?好歹你是个大姑娘,哪有大男人直接冲到人一个未出嫁姑娘的闺房去的?这分明是他们没安好心?!?br />
        其实不怪展妈多想,本来嘛,她在厨房做饭,展爸去把那三个人接到家里,在一楼客厅说话说了一半,展爸去大门口收了个快递,结果等展爸签了快递回来以后,发现三个人都不见了,接着就听到展小怜在楼上尖叫变态,过去了就发现其中那个最年长的男人竟然在流弊出现,这事换谁家家长不生气不害怕?

        展小怜讪讪的笑:“妈,其实那个人就是看着我的时候就流鼻血了,别的也做啥?!?br />
        展妈顿时嚷了:“小怜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这就更有问题了,我们家小怜长的是很可爱,不过也没漂亮到让人就流鼻血的程度,那为什么那个人还流鼻血了?这说明那个人思想龌龊,自己臆想了,要不然他能好好的流鼻血?”

        展小怜只好对展妈竖大拇指:“妈,你真是太厉害了?!?br />
        展妈扭头对服务员喊:“服务员,帮我们催催,我们的菜点了这么久怎么一个还没上?”然后跟展小怜说:“你能跟妈比?妈多大年纪了?以后看人的眼光挑着点,不然人家看你一没出社会的小姑娘,就会骗你,可不要被人给骗了呀。不过我们小怜可是神童,肯定不会被骗。哎,也不知道你爸到底怎么结交的朋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展小怜心里对今天的事心存疑惑,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想,从展爸提前几个月就告诉她湘江那边有客人过来开始,展小怜就疑惑了,她一个女孩子,她爸的朋友肯定大多是男人,男人怎么可能对展爸家里的女儿重视?展爸的朋友要么是老师,要么是大学同学,展小怜就没想通为什么展爸的朋友到他们家了,她却一定要在,大人找大人,不应该是她爸在就行了吗?

        再一个,就是那三个人的年纪,看起来最年长的、也就流鼻血的那位,估计三十岁左右,这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从三个人站一块的感觉看,还像是三兄弟,而展爸多大年纪了?展爸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他的年纪跟那三兄弟怎么都不应该处到一块去,可偏偏,展爸说那三人就是他的好朋友。

        展小怜心里有一个她觉得不太可能的想法,不过她没敢说,看了看展妈,低头扒米饭,展妈伸筷子在她碗里夹了一块肉:“小怜,吃多点,妈怎么看着你比年前的时候瘦了点?”

        展小怜:“……”老半天才憋出一句:“妈,是胖了?!?br />
        展小怜跟展妈在外头吃香的喝辣的,可逍遥了,可怜展爸在家看着冷锅冷灶,再看看不被妻女待见的贵客,很是无语,只好拿了钥匙说:“我们也出去吃吧……”

        之前流鼻血的那个男人抱胸坐在客厅的沙发正中央,一脸阴沉,对面坐着的是两位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身形瘦弱戴着无框眼镜的斯文男子幸灾乐祸的说了句:“大哥,你这习惯不改,以后就别想看她?!?br />
        另外一个身形强壮的男人冷飕飕的接话:“本来早上可以和平相处,结果被吓跑了。二哥,我们以后是不是考虑不跟他同行?”

        鼻血男人脸色更加阴沉,全身上下散发出极低的气压,一看就是心情不好,他抬眸,鹰一样的眼睛扫过两人:“龙谷如果不想被发配非洲,龙宴如果还想继续留在摆宴,你们最好一起动动脑子,要不然大家都一起歪?!?br />
        斯文男子站起来,回头招呼展爸:“展叔,小怜有可能去哪个地方吃饭?”

        展爸走过去,笑着说:“你们三个别吵了,长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似的拌嘴,小怜知道了也嘲笑你们。走吧,一起去找她,龙湛,你别多想,小怜是个好孩子,我跟她解释一下就没事了?!?br />
        龙湛阴沉着脸站起来,率先走了出去,如果没有早上流鼻血事件的话,那步伐,那气势,一看就是个人物,不过那一长条鼻血,到底还是坏了第一印象。

        南塘镇的饭店挺多,不过离展家近的也就那几家,大家都是熟人,相互认识,展爸挨家一问,就问到了。

        进去的时候,展小怜跟展妈正吃的热火朝天,展小怜刚喝了一碗羊肉汤,饭店里开了暖气,温度很高,展小怜脱了羽绒服,吃的小脸红扑扑的,刘海有些汗湿,有几根贴在额头上,头发长到肩头,眼睛又大又圆,忽闪忽闪的看着十分可爱,听到展爸的声音抬头,嘴里正含着一颗从展妈碗里抢过来的鹌鹑蛋,被烫的“嗷嗷嗷”乱叫,就是舍不得吐出来:“爸、爸……烫死我了!”

        展爸急了,把手等在展小怜嘴边,催她:“这么烫你倒是吐出来??!”

        结果展小怜愣是吞了下去,这点,她实在是跟穆曦学的,穆曦说了,人生难得几回香的,碰到好吃的,烫死辣死酸死,就是不撒嘴。

        本来还站在展爸身后一脸严肃正经的龙湛,看着展小怜的脸,很不幸的再次流下了鼻血,展小怜顾着跟展爸说话,没看到,结果展妈一抬头就看到了,“我说,你这年轻人怎么回事?”

        展爸一额头的汗,急忙对展妈跟展小怜说:“小怜,这位是龙湛,是爸爸的朋友,因为水土的原因,他最近上火严重,动不动就流鼻血,这里温度还这么高,所以就会不由自主的流鼻血,你们俩就担待一点哈?!?br />
        展妈将信将疑,展小怜只是斜了他们一眼,没说话。

        因为一下子多了四个人,展爸要了个包间,一拨人坐了进去,展小怜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手里还捧着她没吃完的羊肉汤,坐下以后继续挑里面的面条吃。龙湛捏着鼻子,坚决要坐在展小怜身边,嘴里说的特别好听,说是赔罪的,结果,就展小怜一个撩头发的动作,龙湛的鼻血就跟水龙头没关紧似的往下滴。

        展小怜默默的端起碗,挤到了展爸和展妈的位置中间,这人太恶心了,坐她旁边流那么多鼻血,她还能吃得下饭吗?

        龙湛的眼神就是追着展小怜,展小怜从他身边端着碗挪窝,龙湛的表情看着就好像是从他身上挖了块肉似的,看着就特别疼,展小怜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偷偷拉拉她爸的衣服袖:“爸,你的这个叫龙湛的朋友,是不是爱上我了呀?他的表情看着怎么那么恶心人呢?”

        展爸一巴掌拍在展小怜后背上,“瞎说什么呢?有这么说客人的吗?”

        展小怜也觉得自己不礼貌,吐吐舌头,结果,就这一个动作,那边龙湛的鼻血又开始喷了。

        大哥在喷鼻血,另外两个兄弟的脸上除了觉得丢脸还是觉得丢脸,都离他远远的坐,然后各自笑眯眯的跟展小怜套近乎,戴眼镜的斯文男子主动自我推广:“小怜,我叫龙谷,在家排行第二,所以你可以喊我……”

        “二叔好?!闭剐×⒖汤衩驳闹鞫傲艘簧?,相较之下,展小怜潜意识觉得戴眼镜的男人都比较文气,这种类型的男人大多有素质,讲礼貌,要是犯了错也不会生气,会慢条斯理的跟人讲道理,所以,展小怜对龙谷的印象很好。

        展小怜话音一落,龙谷的脸顿时石化,半响,他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悲戚的问展爸:“叔,我看起来有那么老?”

        展爸对这混乱的状态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跟他之前预想的完全不一样,这几孩子每一个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的,他伸手擦了擦汗:“那个龙谷啊,小怜这是分不清,分不清啊?!?br />
        展小怜一听自己喊错了,也不敢吭了,早知道听人家说完了。

        要说三兄弟看起来最正常的就是老三,龙宴刚从国外回来,现在就在摆宴,听说干的工作还算正经,展爸就知道好像是给人家当保镖之内的,虽然展爸是觉得龙宴给谁当保镖都委屈了,不过人家孩子自己选择的,展爸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的。

        霸道的龙湛龙谷抢着表现,结果接连碰钉子,被打压的龙宴总算有机会发言:“小怜现在在摆大上学?念的是什么专业?”

        展小怜点头:“嗯,大一,读的英语系,是我爸帮我选的?!?br />
        龙宴点头:“英语系挺好,展叔选对了专业。小怜以后可以出国玩玩,这样也不用因为语言沟通有障碍碰到麻烦,请翻译还没有自己的**?!?br />
        展小怜咂舌:“出国???那得多少钱???还是算了,我觉得我能赚到把国内玩遍的钱就不错了?!?br />
        龙氏三兄弟同时抬头看向展爸,展爸被他们看到头皮发麻:“小怜是个好孩子,从来不乱花钱。一个小孩子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孩子小不能宠坏了。小怜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点头,瞄到展妈有点黑脸,赶紧说了:“我要求不高,够用就行呗。再说了,我也没想出国,出去有什么好玩的呀?我没野心的?!?br />
        龙氏三兄弟各自对望一眼,龙湛表态:“我们小怜真是懂事的好孩子,我们回去以后也要这样教育女生,向我们小怜学习?!?br />
        展小怜抬头斜了眼龙湛,发现他用一块白毛巾捂在鼻子上堵鼻血,想了下,展小怜突然外头问展爸:“对了爸,那我该喊客人什么呀?”

        展爸看了眼满眼期待的龙氏三兄弟,说:“他们喊爸爸我是叔叔,你说你要喊什么?”然后展爸指着龙湛跟展小怜说:“这位是大哥,”手指移向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龙谷和严肃正经的龙宴,说:“这位是二哥,这位是三哥?!?br />
        展小怜每听展爸介绍一声她的心就抖一下,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她抬起眼睛,挨个打量了下三个人,然后低下头,一声不吭。

        展爸奇怪的推推她:“小怜,怎么不喊哥哥?”

        展小怜低着头,就是不吭声,半响才憋出一句:“爸,我想先回家了?!?br />
        展妈对龙氏三兄弟就是没好感,也跟着站起来说了句:“这样吧,我跟小怜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吧。小怜,我们先走?!?br />
        展小怜跟在展妈后面,既没跟龙氏三兄弟打招呼也没跟展爸打招呼,跟在展妈后面就出去了。

        展爸呆呆的坐在原地,他怎么觉得从刚才到现在,小怜对他的态度就是不冷不热的呢?不会是因为这三兄弟,他把自己的闺女给得罪了吧?展爸的心真是拔凉拔凉的。

        展小怜走出小饭店的时候还回头往里头看了一眼,脸色一点笑意都没有,心里有一肚子话想对展爸说,展妈在前面回头对展小怜招手:“小怜怎么走那么慢?是不是吃撑着了?”

        展小怜对展妈笑了笑,“估计是,不想动呢?!?br />
        “你可别指望妈背得动你,赶紧了,回去歇着去?!闭孤枥耪剐×氖滞易?,展小怜一听,差点炸毛:“妈,我要是吃了再睡,那我得多胖???”

        展妈一点都不觉得闺女胖,“胖什么胖?就算胖了,我们小怜也是胖的可爱。我可告诉你,你可别跟苗红花似的整天要减肥,你看看她减的,那腰一掐就断似的?!?br />
        提到苗红花,展小怜就想吐血,那苗红花自打上了中专以后,那小身段还真是越来越苗条,腰也细,听说是特地减肥,还去做了形体操什么的,反正上了中专以后的苗红花每年回到南塘镇,都会吸引已婚未婚男青年的目光,展小怜可是打心眼里羡慕,展妈还以一副嫌弃人家的口吻说,展小怜都想吐血了,她也想要一掐就断的小蛮腰啊。低头看看自己那一圈小水桶,展小怜觉得短期内肯定不可能瘦下来了,减肥对她来说绝对是个长期战争。

        到了家门口,展妈开门进去,没一会功夫安叔安婶过来敲门,展妈招呼他们进来,两家的关系随着两孩子一会好一会不好的相处也慢慢的调和了,最起码见面也能说句话。

        展妈看出安叔安婶似乎有话跟他们说,就把展小怜撵楼上去了,展小怜本来是竖着耳朵想听听安叔安婶是不是说说木头哥哥的事的,结果被展妈撵楼上,表示很不高兴。展小怜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动静,似乎听到安婶的声音,那声音不像平时那样大嗓门的嚷嚷,而是压抑着哭声在跟展妈说什么,展妈偶尔会回一两句,不过因为隔的太远,展小怜听不清,她唯一听清或者说是确定的,就是安叔安婶正对着展妈在哭,展小怜很想出去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据展小怜所知,安里木已经上班,而且,她跟燕回已经达成共识,相信燕回不可能再去搞安里木,所以,肯定不是安里木又出了什么事。

        展小怜没下去,两个长辈在哭,她下去了算什么事?所以,展小怜一直忍到他们回去才跑下去追问展妈:“妈,安叔安婶过来干什么呀?”

        展妈的眼圈还是红的,她伸手摸了把眼泪说:“医生说你木头哥哥的脚能治,你安叔安婶想治,不过手术费要四五十万,这还是保守的,现在谁家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所以,你安叔安婶过来借钱……”

        展小怜听了一愣,急忙追问:“妈,那你借了没?”

        展妈擦了把鼻涕,说:“小怜,这年头钱哪有那么好借?自己家亲戚借不借还要斟酌斟酌,何况是外人?四五十万啊,谁敢借?要真借了,得什么时候才能换的起来?我说等你爸回来问问?!?br />
        展小怜差点跳脚:“妈,我木头哥哥都那样了,你怎么还忍心不借???安叔安婶都说是借了,又不是赖你账!”

        展妈一脸无奈:“所以我才说等你爸回来问问啊,借钱这是大事,我一个人哪能做主?”

        ↓↓↓

        还是会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