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89章 结婚生娃是正道

    第089章 结婚生娃是正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话音一落,安里木跟着就问:“不对,你刚刚说是摔伤的,怎么又变成被狗咬的了?叔好好问问,她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

        展爸本来还说自己家的闺女自己管就行,关木头什么事?不过回头一想不对了,木头这孩子向来稳重,而且当着自己的面都是离闺女八丈远的,根本不会主动接触,结果这次不但接触了,他还拉着小怜不让走,拼命追问伤的出处。

        展爸心里疑惑,他低头看了眼展小怜的伤,突然发现她是伤在右脚,而木头还打了石膏的伤脚,同样是右脚。展爸的心里突然生出点恐惧的想法,他抬头看了眼低头垂眸看都不看木头的闺女,心里一跳一跳的,想了想,他拍拍安里木的肩膀:“木头,没事,你先回去吧,我来问问小怜怎么回事?!?br />
        安里木看着展小怜没说话,展小怜侧着身子对他,低头抠墙眼,安里木没法子,只好一瘸一拐的往家门口走,展小怜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又赶紧扭过头来。展妈在旁边一直没说话,没接刚刚的话茬,只催促展爸:“她爸,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赶紧带我们小怜回屋去啊,这么冷的天,还让她挨冻???”

        展爸一听,直接把展小怜抱进屋里,放到沙发上,展妈把热水袋换了热水送到她手里捂着,生了个炭火盆放她脚下,夫妻俩在展小怜对面坐下来,虎视眈眈的看着她,

        展小怜睁着毛茸茸的大眼睛,对着爸妈撅嘴:“爸,妈,你们俩跟我有仇啊,怎么这样看着我?”

        展爸指着展小怜的腿:“小怜,你跟爸妈说实话,你的腿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展爸的心里有句话没敢问,是不是想跟木头一样才故意弄伤的。

        展小怜晃着脑袋,嘟嘴:“都说被狗咬的了。我说摔的是敷衍木头哥哥的,爸,我敷衍木头哥哥的话你也信???”

        展爸都有点气急败坏了,他是那种老糊涂好忽悠的人吗?看着小闺女的腿,他又不能把纱布拆了看到底是不是被狗牙的印子,原地转了好几圈,又追着展小怜问:“小怜,狗怎么就喜欢咬你了?你又不是肥肉,你跟爸爸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实话了,爸爸替你报仇去,你说,是不是有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欺负你了?小怜……”

        展小怜翻白眼:“爸,我好好的不是好事嘛?干嘛非得逼我撒谎呢?”

        展爸一时噎住,半天没说出话,展小怜在沙发扭了扭屁股:“妈,我刚回家,还没吃饭呢,饿死了,给我弄点吃的吧。饿了饿了!”

        展妈本来还打算等展爸问完了她开始问了,结果一听展小怜嚷着饿,也忘了问什么了,赶紧起身去厨房给她弄吃的。

        展爸在展小怜对面坐着,愣了一会又开始问:“小怜,刚刚木头拉着你干什么?他跟你说什么了?”

        展小怜漫不经心的一边翻着杂志一边随口应了一句:“没什么啊,就是作为邻居哥哥关心一下?!?br />
        展爸的头疼开始疼了,真是问什么这丫头都不乖乖的回答啊,果然是女儿大了不听话了呀。展爸的心都快碎成一片一片的了,小闺女是不是真的到了叛逆期了呀?

        从展小怜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展爸彻底放弃了,拿了电话到外头打展英的号,结果语音提示是不能接通,展爸心里还想着展英的电话坏了换一个呗,她那条件别说买一个电话,就是买十个也买得起啊。没联系上展英,展爸直接拨通另一个号码,电话通了,展爸拿着电话走到门外,对着电话里的人客气的打着招呼:“哟老虫哥好呀,我是展卫呀……老虫哥真是客气,是有点事想麻烦您……”

        展小怜趴桌子上抱着碗吸面条,展妈在她旁边坐着,有一句每一句的问:“小怜,你就跟妈说句实话呗,妈妈保证替你保密,我肯定不会跟你爸说的……”

        展小怜埋头吃面条,跟没听见似的,最后端起面碗,把面汤都给喝了,放下碗,展小怜舒服的叹口气:“还是在家里吃饭舒服啊?!?br />
        跟燕回一块吃饭,那吃的不是饭,是金子,不吃吧展小怜觉得自己太亏了,饿肚子的是自己,便宜的是燕回,吃吧,身边有只禽兽,吃进肚里的每一块肉,展小怜都觉得都有苍蝇趴在上头,要多膈应有多膈应。

        而且,燕回吃饭都是左拥右抱的,他身边那几个美人争风吃醋的劲头,就跟古代帝王后宫的那一大堆妃子争宠似的,一个比一个厉害。就因为燕回先吃了瞳儿夹的菜,红莲跟另外几个女人脸都气绿了,而狐狸精瞳儿那张美艳的脸上,露出的极为得意的笑容。展小怜就想了,这些女人是不是太夸张了?展小怜在旁边吃的翻白眼,差点被恶心的晕过去,偏偏燕回那变态还专挑她的茬。

        想想展小怜都想自戳双目,摸摸吃的圆鼓鼓的肚子,展小怜满足的对展妈说:“妈,吃来吃去,我觉得还是你煮的饭好吃?!?br />
        展妈一听,顿时眉开眼笑,哪个妈妈不喜欢听自己家的娃说自己做饭好吃???

        展小怜把展妈哄好,趁她去洗碗的时候,蹦着一脚到楼梯口,顺着木楼梯往自己房间慢慢的挪,展爸打完电话进来就看到了,赶紧过去把她抱楼上:“这脚都伤成这样了,怎么就不知道喊一声?你自己还能走吗?你说这脚要是残了可怎么办?你还敢朝爸爸翻白眼?”

        展小怜赶紧对着展爸堆笑:“爸,你别嚷嚷嘛,我不是对你翻白眼,我这是做眼部运动呢,嘿嘿?!?br />
        展爸把她放到床上,“你做好了,有什么东西要拿要翻的,喊一声,睡觉之前你妈上来帮你脱衣服。别自己逞能知不知道?”

        展小怜推推展爸:“哎呀爸,你真啰嗦,知道了知道了?!?br />
        展爸瞪她:“还敢嫌你爸啰嗦?”

        展小怜只好赔笑:“我就说说嘛,我爸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了,嘿嘿?!?br />
        展爸出去了,展小怜叹口气,胳膊一摊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呆了一会她挣扎着爬起来想挪到电脑桌那里上网,还没来得及动,被展爸关着的门“嘚嘚”响了两声,然后安里木的声音透过木门传了进来:“小怜?是我?!苯幼琶旁谧?,安里木接着说:“小怜,我进来了?!?br />
        安里木打开门,展小怜呆呆的以一个要起来的姿势看着他:“木头哥哥?”

        安里木转身把门关上,一瘸一拐的走到展小怜面前,伸手把电脑桌前的电脑椅拖在展小怜对面,自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跟展小怜对视,展小怜觉得木头哥哥是有备而来,心里顿时警惕起来:“木头哥哥,你……你要干什么?”

        放在膝盖上的手动了动,安里木看着她问:“小怜,你老实告诉我,你的腿是不是故意弄成这样的?还有你前几天跟我说你跟我一样行不行了,那话是不是对你现在的腿来说的?小怜你看着我,我不是展叔展婶,你别想糊弄我。除非,你打算我这辈子都当不认识你?!?br />
        展小怜只好看着安里木,憋了半天,才开口说:“木头哥哥你想太多了,我这是巧合,真的是巧合?!?br />
        “小怜,”安里木一字一句的说:“我不信你说的。我比展叔展婶还要了解你,你骗不了我的?!?br />
        展小怜鼓着嘴,垂着眼不看安里木,不说话。

        “小怜,”安里木伸手,他的手一如既往的温暖,可以把展小怜的小胖手完全包裹住,握在掌心,他说:“小怜,如果你跟我说实话,你的任何要求我都答应你?!?br />
        展小怜抬头看他:“任何要求?”

        安里木点头:“任何要求?!?br />
        展小怜垂下眼眸,想了想,说:“本来,我是打算故意弄伤自己的……”

        安里木握着展小怜的手猛的一紧:“你……!”

        展小怜急忙接着说:“不过后来我没敢!”

        安里木低头看着她的脚:“那你的脚……?”

        展小怜抿了抿小嘴,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我就是想我要是跟你一样了,你肯定就没借口不要我了,我的脚就在我放弃找个车撞以后,刚好有个大叔溜的一条金毛大狗从我旁边窜了出来,然后我被吓到了……木头哥哥,真的是被摔的,我跟我爸说是被狗咬的其实是敷衍他,就是怕他一直问一直问,我爸那人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知道我打算故意弄伤自己,不定怎么骂我……”

        安里木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变化了好几个表情,最后才呼出一口气,依旧握着展小怜的手,抬头看着她说:“小怜,我现在这样……该怎么对你比较好?”

        展小怜垂下头,一脸沮丧的表情:“木头哥哥,你刚刚跟我说,我说实话了,我的任何要求都可以提的,是不是?”

        安里木点点头,“是?!?br />
        展小怜犹豫了一会,然后把自己的手从安里木温暖的掌心抽了出来,抬头看着他说:“木头哥哥,你找个好姑娘,然后跟她结婚?!?br />
        安里木猛的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展小怜:“小怜?你说……让我找个女人,跟她结婚?”

        展小怜沉默着,半响她重重的点头:“木头哥哥你说任何要求你都答应了,我的要求就是你找个女朋友结婚,就跟我们以前约好的一样,看到我了,我就是妹妹?!?br />
        安里木慢慢的站起来,看着她问:“小怜,这是你的真心话?”

        展小怜再次点头:“是真心话。我本来想为你付出一只脚,这样你就没办法不管我,可是到最后了,我才发现我根本没有那么强的决心,我连牺牲自己一只脚的勇气都没有,我想跟你一样的勇气都没有,我根本没有我以为的那一喜欢你,所以木头哥哥,这次换跟你说,其实是我配不上你,我没有那种为了你不顾一切的勇气。所以木头哥哥,这次,我不会反悔,也不想一直这样吊着你耽误你。所以,你找个女人结婚才是正道?!?br />
        安里木动了动唇,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半响,他慢慢的转身,没有回头看展小怜,却给出了清晰明白的声音:“小怜,我答应你,我找个女人……结婚?!?br />
        眼泪在展小怜的眼眶里打转,她忍着不让眼泪落下了,抬头看着他,安里木一步一步的走到门边,手搭上门把手,顿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伸手拧开,把门拉开,走了出去。

        门被轻轻的拉上,展小怜伸手一捂脸,眼泪噼里啪啦的从手指缝淌出来。她没敢跟安里木说,其实她一点都不愿意有别的女人成为安里木的女朋友,一点都不愿意有其他女人跟木头哥哥躺在一张床上睡觉,一点都不愿意从此以后,木头哥哥开始对另一个女人好,就像当初对她那样的好……

        展爸展妈偷偷摸摸上楼,安里木下去的时候展爸问他结果,安里木跟展爸笑笑说:“小怜说她在路上的时候被一只突然跑出来的金毛狮犬吓到了,摔了一跤,跌伤了脚。展叔展婶,我先回去了?!彼底?,安里木就回去了。

        展妈看着安里木的背影,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好好的孩子,脚成这样了,这以后……”

        展爸白了展妈一眼:“就你话多,让孩子听到?”

        等安里木走了,两人赶紧上楼,结果就听到里面展小怜在哭,展爸要进去,展妈不让,压低声音提醒:“小怜都是大姑娘了,谁没有个心事?你还当她五岁十岁?你别进去问东问西的,省的孩子赶你?!?br />
        展爸被展妈拉下去的时候还不放心的回头看,展小怜在里头哭了半天,吸吸鼻子不哭了,以后,她跟安里木肯定不会再折腾了,她脚腕上的伤会时刻警醒她跟安里木保持距离,而最好的办法,也是安里木能最有效?;に约旱陌旆?,就是他结婚生子。

        展小怜伤心的劲头过去,跟着就安静下来,挪到电脑旁边开电脑上网,穆曦不在线,展小怜给她留言也没回,在网上找了几本小说看,觉得没意思,直接关电脑睡觉。爬到床上扯着脖子喊展妈,结果展爸展妈都跑上来了:“什么事啊小怜?是不是疼???要不要去医院?”

        展小怜叹口气:“我就是困了,要睡觉,妈帮我脱下鞋?!?br />
        展爸一听,哀怨的看了闺女一眼,乖乖出去了,姑娘大了,他是父亲,当然要避开。

        展小怜躺床上的时候就想,以后她爸她妈要是知道她是现在这副德性,会不会后悔生了她???展小怜叹口气,小心的翻个身,睡了。

        今年过年展爸没提回老家,展小怜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腿受伤的缘故,还是因为展爸去年跟爷爷奶奶打过招呼,反正他们家过年就是在镇上过的,不过展爸请镇上的同乡捎了些东西给展爷爷和展奶奶。展大刚因为展爸托了关系在南塘一中上初一,是住校生。

        展兵夫妻俩因为展爸没同意让展大刚住家里,现在跟展爸都不说话了,觉得这兄弟有了就跟没有一样,至于展大刚进了一中更是觉得理所当然,根本就没想过跟展爸说声谢。展爸这人对父母能忍,不过对兄弟姐妹就那么容易忍了,也没惯着展兵夫妻俩,现在过年压根不回去,平时过节什么的也是父母打点钱,人是不沾边的。

        展爸看到特别清楚,闺女不被人展爷爷展奶奶待见,他也不愿意让闺女受气。父母跟孩子谁重要?从天下父母心的角度来说,展爸当然是偏向闺女这边的,以前小怜年纪小,哄哄就行,可现在,小怜是大姑娘了,展爸实在受不了展奶奶不顾小怜的心情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他说不回去就不回去,老婆孩子都不被人待见,花了钱出了力也不被人说好,他们一家去干什么?大过年的,就是找气受的。

        展大刚在班里的成绩虽然不是倒数,不过也差不多了,本来基础就不好,哪门考试都是四五十分这样的成绩,展爸展妈都是老师,辅导自己兄弟的孩子多天经地义的事?又省钱又省事,平时的伙食费都能省了,展兵夫妻俩就是想占这个便宜,结果展爸一口回绝了。他们夫妻俩是老师不假,可他们不是闲着没事的,展妈是班主任,平时工作就特别忙,每天回家自己都累的够呛,哪里还有精力侍候别人?如果小怜,那是自家孩子,展妈就算累一点也愿意,可展大刚,展妈是跟展爸说过敞开话的,他要是同意展大刚住他们家,她就在学校的宿舍住,展兵家的孩子,侍候不起,带回去了展爸自己雇人侍候去。

        展大刚放暑假之前还去了趟展小怜家,说是找小怜姐姐玩的,不过那几天刚好展小怜不在家,展大刚就这还住了两天,展爸家的条件比展兵家肯定好,展大刚就特别喜欢在展爸家住,觉得什么都是好东西,都是他们家没有。

        展小怜回家第二天就发现自己屋里的流氓兔储钱罐不见了,知道展大刚来过,不用问,肯定是那小子顺手牵羊给牵走了,这事也不是第一遭,展小怜气个半死,里面有她赚了一百多块钱的硬币呢。吃饭的时候跟展爸说,展爸就哄展小怜:“小怜,就一个储钱罐,爸爸今天赶集就去给你买一个新的,买个更可爱的?!?br />
        展小怜敲着碗,“爸,这不是储钱罐可爱不可爱的问题,这是大刚的人品问题,你说哪有人到别人家做客,还管自己偷偷摸摸拿别人钱的事?”

        展爸看了展妈一样,展妈当没看到,她还来气呢,指望她帮着说好话怎么可能?展妈知道展爸怎么想的,大刚还是孩子,为难谁都别为难孩子,展爸跟展兵夫妻俩不说话,不过对展大刚还好,毕竟是自己侄子,没什么好计较的,弄的太难看,大刚以后还怎么做人?展爸赶紧自己开口:“爸以后好好说说大刚,小怜别生气啊,那是弟弟,不能这么计较是不是?”

        展小怜懒得理她爸,直接打断:“我就知道爸会这样说。算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不能再丢东西,爸待会去街上是不是?那你帮我门上按个锁,就是那种锁上没钥匙就打不过的锁,我就不信我把门锁了,他还有本事把锁开了,要是这样,我就让我大伯直接送大刚去练开锁,以后专职当小偷算了?!?br />
        展爸对展小怜瞪眼:“这丫头,尽瞎说?!?br />
        展小怜不满:“反正我要加锁,我在自己家里的东西都能丢,我还有安全感吗?爸,我都十七岁了,大刚也十几岁了,万一把我那些内衣内裤翻出来,我还有脸见人吗?”

        展妈一听,立刻附和:“就是就是,我们小怜这是为大刚好,万一变态了呢?”

        展小怜忍着笑,她妈太牛了,还变态了呢。展爸瞪着眼不说话,最后总是妥协了,得,他一张嘴说不过她们母女俩两张嘴,加锁就枷锁吧。

        展小怜觉得这个假期是她这么长时间以来最消停的一个,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亲戚来搀和进来。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