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78章 良民不做坏事

    第078章 良民不做坏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穆曦这个傻蛋把一部新手机放宿舍,结果丢了,心疼的要死,跑来跟展小怜哭诉,展小怜受不了的戳着她的脑门训:“你就二缺吧你,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钱和贵重物品别放宿舍,就是不听,现在哭了吧?”

        穆曦嘟嘴不说话,她都快伤心死了,胶带还打击她。就为这事展小怜又挨穆曦一顿宰,请她吃东西安慰穆曦受伤的小心灵。

        几天以后穆曦就乐滋滋的来找展小怜,展小怜正窝宿舍看小说呢,天气有点冷,她就喜欢坐被窝生蘑菇,穆曦死拖活拖把展小怜给拖下来:“胶带你下来,下来下来,操场上正在做手机活动呢,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摸到奖?!?br />
        展小怜翻白眼:“拉倒吧,你也不看看我们俩谁有那命?!?br />
        穆曦不服气:“听说奖品是手机呢,你就下来吧?!?br />
        展小怜明白了,傻妞这是心理不平衡想摸个手机呢,她刚丢了个,就想靠运气赚回来。展小怜无奈的起床:“你等我洗个脸?!?br />
        操场上人山人海的,看着就跟商业区似的,满眼看去都是热气球宣传标语,听说有女生参加抽奖还得了个新手机,展小怜立刻来劲了,拉着穆曦就往那边跑:“傻妞,你抽一个看看?!?br />
        结果,人家一抽就中奖,换穆曦跟展小怜就是啥都没有,两人垂头丧气的撤了。

        期末将至,宿舍其他同学早出晚归的学习,彭玉最近也不知道干什么了,反正鬼鬼祟祟的,比平时更加注重打扮,看到展小怜难得的捧着课本在看书,还愣了下,然后调笑着说:“展小怜,你什么时候改邪归正了?”

        展小怜抬头看了她一眼,“我从来都是在正道上走的好不好?”

        彭玉一把抽开展小怜手里的书,笑着说:“你拉倒吧,整天抱着言情小说看当我不知道???看什么看呀?陪我出去逛街吧?”

        展小怜撇嘴,伸手把书拿过来,“不成,我爸说了,我以后的奖学金都归我自己用,我得为我的零花钱做准备。玩你的去吧?!?br />
        彭玉似乎有点不愿意,打扮了半天,最后竟然没出去:“算了,都要考试了,我也看得抱抱佛脚了?!?br />
        不过这书还真不是你说认真看,就能认真看的进去的,彭玉手里捧着书,可心里也不知道想什么去了,最后她把书一合,拿了包就走了:“你看吧,我不想看了?!?br />
        展小怜随意的摆摆手:“拜拜?!?br />
        也就这一次以后,彭玉跟展小怜就拉开了距离,平时吃饭打水什么的也不再叫她一起,展小怜若无其事的每天该干嘛就干嘛。

        穆曦那边有好消息,乐滋滋的跑来跟展小怜说她手机找到了,就是被人换了个黑色的壳子,不好看了,展小怜惊奇死了:“傻妞,手机怎么找到的?都面目全非了你还能认得???”

        穆曦眉开眼笑,抱着展小怜又蹦又跳的说:“胶带,胶带你说我运气好吧?我手机丢了竟然找到了!我还以为李晋扬骗了我呢,原来他说可以帮我找回来,还真的找回来了呀……”

        展小怜斜眼看了穆曦一眼,翻白眼:“傻妞,你不是恨你家帅哥大叔恨的要死,怎么又跟他拉扯上关系了?”

        穆曦嘟嘴小嘴不吭声,老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也不知道……”

        展小怜努力抬手摸摸穆曦的头,叹口气:“傻妞啊,又着了帅哥大叔的道了吧?”

        穆曦睁着她漂亮到勾人魂的眼睛,一脸无辜茫然,“没有啊,我真不知道,就,就好好的又跟他说话了?!?br />
        展小怜无奈的叹口气,穿上鞋:“没事,我就是说说,既然你手机找到了,那就把我前几天安慰你的那顿饭还给我,走吧,请姐姐我吃饭去?!?br />
        说着,展小怜拉着穆曦强烈要求去蹭饭。

        展小怜心里压着事,整个人看着也阴沉沉的,本来不大去班里上课,因为要考试,她有很多书都没看,所以难得的去班里上课了,倒是把班上的人吓了一跳。

        展小怜这种学生其实是很多人看不惯的那种学生。成绩好,各种奖学金自动往她头上加,做什么都漫不经心,但是偏偏干什么都能得奖,人还不是那种和蔼可亲型的,以致她在班上的女生中没有什么关系好的朋友,唯一跟她走得近还同样不讨女生喜欢的彭玉,不过现在彭玉也跟她拉开距离了。

        天气逐渐变冷,眼看着就要期末考试,展小怜跟着一起听了一周课,还翻了两天的书,期间燕回有发短信,展小怜直接骂了回去:老娘要准备考试,丫死远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短信发出去以后燕回还真消停,不打电话也不发短信,总算让展小怜能安安稳稳的复习。

        离考试还有两天时间的时候,展英来摆大找展小怜,冬天裹的严实,展小怜差点没认出来,也没走远,就在离摆大没多远的一家不起眼的小饭店坐了下来,展小怜脸上没什么表情,展英没有上来就说,而是先说了些家?;?。

        展英点了菜,展小怜端着热杯子喝水,淡淡说了句:“姑姑,以前的事就别怨了,反正都过去。再说了,我就是个小辈,不知道该怎么评判以前的事。当然,在我爸那事上,我肯定跟我爸一样,该是谢你的。你现在的生活别人求也求不到,姑姑,别跟奶奶家那边人计较,不值得?!?br />
        展英的表情有点讪讪的,然后抬头莞尔一笑,揉了揉太阳穴,语气无奈的说:“哎哟,你看看姑姑,年纪大了就是喜欢唠叨,行了行了,你就当姑姑念经,姑姑呀,也不说了?!?br />
        展小怜对着展英笑了笑,“没事,我是怕姑姑一直沉浸在过去出不来,这样不好,看现在才是最好的。我爸就跟我说,别一直说我以前怎么样怎么样,以前再怎么样也不如现在来的现实,姑姑你说是不是?”

        展英想对展小怜笑一笑,结果发现自己笑不出来,她看看展小怜的脸色,又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展小怜的话说的,让她总有点觉得话里有话的感觉?;乖诜€?,展小怜突然又说了:“对了姑姑,姑父那边都安排好了吧?那个工程近期也该好了吧?”

        展英点头:“快了,听说已经开始收尾,那边你姑父的人盯的特别紧,看时间和现在的布置,估计四五天后就差不多了?!?br />
        展小怜托腮算了下:“四五天以后我刚好考完试,我爸肯定会带我回家。姑姑,你记得打电话跟我爸说一声,就说要让我去青城玩几天?!?br />
        展英点头答应,突然又听展小怜声音闷闷的说:“哎,我这是做坏事吧?这要让我爸知道了,他会不会想打死我呀?我爸估计要恨死我了……”

        展英闻言,突然不敢看展小怜的眼睛。眼前的女孩是她弟弟的女儿,唯一的女儿,最疼爱的女儿,她明知道弟弟的孩子被一个人渣禽兽强占,不但无动于衷,甚至还加以利用,展英不敢去想,如果展卫知道她把他唯一的女儿害惨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带着愧疚和感激的心情对待自己吗?

        而这个女孩呢?展英悄悄的看了眼展小怜,发现她一手托腮安静的看着收银台,什么话都没有,展英知道这个女孩很聪明,可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十七岁的孩子,她一门心思希望自己能代替她的父亲感谢她的姑姑,如果到时候情况出了意外,没有办法保全到她的时候,她会发现自己不过是姑姑的一颗棋子,背叛者落在燕回手里,她的结局会怎样?她的心情又会怎样?

        展英识字不多,可这么多年的摸打滚爬让她任何时候都知道为自己留后路,展小怜能想到的两种结果,展英在调查展小怜的时候就想到了,世上事没有那么绝对,女人的优柔寡断也让展英比江哲海多了一个心眼,江哲海说只要燕回入套就会万无一失,展英虽然不敢明说,可她自己却不得不为自己留后路,江哲海为什么敢跟燕回一搏?除了他本身有点力量,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江哲海的性格决定。

        江哲海年轻的时候在青城确实是个人物,当时的风头虽说不像燕回横空出世时那样撼动青城,可也够得上让人瞩目,财力势力一度达到巅峰。只是盛极必反的规律也落在江哲海的头上,财势越大人心越贪,大额度的投资接连失败,而内部争斗愈演愈烈,完全脱离了江哲海的控制,曾经享誉暗势力的第一大帮短短一年之间支离破碎人心四散,往昔不可一世的威风也随着钱势的分散而消失。江哲海带着他的一些死忠兄弟被新兴的各大帮派挤到了青城的边缘。

        历史人物中江哲海最喜欢越王勾践和西楚霸王项羽,他赞同勾践隐忍不发的耐性,敬佩项羽破釜沉舟的勇气,所以,他不像其他被燕回打压的人那样,偷偷摸摸带着家眷背井离乡的逃往国外,而是安安稳稳当着混饭吃的良青城民,让燕回以为他安于现状绝对不会给他造成任何威胁的姿态活着燕回的眼皮子底下,却带着项羽破釜沉舟的决心等待反攻的机会。

        当然,江哲海同样有着上位者不可或缺的狠心,他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的孩子来要挟自己的女人完成他的光复的大志。展英本是被他抛弃的棋子,如今,却成了他手中最重要的一颗棋子。

        女人对孩子爱护的决心远远大于男人,男人可以抛弃女人孩子,比如江哲海,他让他自己的人的跟踪自己的孩子,让他们产生有人跟踪暗杀的错觉造成心里恐惧,害怕之下向父母哭诉国外的情况。而大多女人,则宁肯舍弃自己也要保全孩子,展英就是这样的女人,孩子的电话让展英成夜成夜的睡不着,江哲海在旁边火上浇油,把孩子是状况又说的十分的凶险,展英自然就会陷入不顾一切?;ず⒆拥南敕ㄖ?,所以,她以身犯险亲自去杀燕回,所以江哲海很自如的拿捏着展英的把柄。

        展英放在桌子下的手握了握,然后缓缓松开,伸手夹了一筷子放到展小怜碗里:“小怜,吃菜,姑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不喜欢的跟姑姑说就是?!?br />
        展小怜抬头对展英笑了笑,“姑姑,我自己来,你吃吧?!?br />
        最后的结果是,展英一口没吃,展小怜吃撑着了。

        大学考试的氛围没那么紧,临时抱佛脚的展小怜最后一个进考场第一个出来,考完以后,学校放假,展爸学?;褂泄ぷ髅蛔鐾?,展小怜自己一个人坐车回家,展爸第二天中午才回家,展英的电话是第三天晚上打的,跟展爸说想展小怜,想让她过去玩两天。

        展爸回头征询展小怜的意见,展小怜随手给展爸做了个OK的手势,展爸立刻跟展英说小怜刚好想过去玩,顺便给点钱让展小怜自己买身过年穿的新衣服,展英在电话那端笑着说:“二弟,你以为我这个当姑姑的是白当的?姑姑给侄女别说买一身衣裳,就是是十身也是应该的,你就交给我吧?!?br />
        展爸嘿嘿笑着:“你别宠着她,她自己有钱着呢?!?br />
        展小怜在旁边嘀咕:“我有什么钱???我本来是有钱,后来不都被我妈收去了嘛?”

        展小怜的各种奖学金还真下来的,加一块也有大几千,展妈直接把钱要过去收着,展小怜要了好几回都没要到,展妈说展小怜拿到手肯定是乱买东西花了,就以展小怜的名字存进银行吃利息,展小怜鼻子都气歪了,她本来是富婆,现在好了,被她妈拿过去收着,她就别指望有多少零花钱了。跟展爸告状,结果展爸笑呵呵的说他不当家,而且钱也不是他拿的,找他不管用。展小怜知道了,她爸妈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逗她呢,她爸妈都齐心帮她收着钱了,她肯定拿不到了,只好放弃。

        其实也不怪展妈不让展小怜管钱,展小怜花钱的手脚特别大,她自己买的那些衣服,随便拖出来一件就是好几百,还全是挑着牌子买,展妈一件也没看上,这丫头这样下去还不成败家子了?这钱说什么也不让她管,就跟那些钱是天上掉下来似的,根本不知道心疼。

        展小怜身上揣着展妈给的两百块钱去青城,说好是去姑姑家的,展爸本来要送她过去,展小怜没让,直接换了鞋出门:“爸,你还当我是小时候呢?去哪都要你背???我都是大学生了,大学生了好不好?”

        展爸跟着后面回了一句:“你就是博士生你也是我闺女?!?br />
        展小怜翻白眼:“我知道是你闺女……”有气无力的对着展爸展妈摆摆手出门,身上的小背包里,裹着她好多天前就买好的小斧头。

        展小怜走出家里大门,出门就看到安里木正往他家的大门走,走的很慢,等展小怜走近想看看他走路的腿时,安里木直接站在原地不走了,也没扭头看她,就是站着不动,展小怜也站着他也站着,展小怜没吭声,伸手扶了扶肩膀上的包带,直接从安里木身边跑了过去。

        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展小怜一路睡到青城,直接去了展英住的地方,这次两人见面都没说话,气氛相比之前也十分压抑,江哲海也在,三人碰头,展小怜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姑姑,姑父,我不知道你们的具体安排,我会尽量按照你们的要求来做,但是,我有一个条件?!?br />
        江哲海跟展英对望一眼,展英问:“小怜,别说这么见外的话,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行?!?br />
        展小怜点点头,开口道:“燕回要是倒了,你们不能马上就动手把他弄死,要让我砍第一下?!?br />
        展英跟江哲海同时一愣,展小怜比划了一下她的脚脖子,说:“我要砍断他的一只脚,然后你们怎么弄都行,我就要第一下?!?br />
        江哲海垂下眼,展英心里也有数,她对展小怜点头:“行?!?br />
        展小怜站起来拍拍腿:“那姑姑,找个地方让我呆一会吧,我等召见?!?br />
        展英一脸疑惑:“什么?”

        展小怜对她咧嘴一笑:“我等燕回电话啊?!奔褂⒁涣痴鹁目醋潘?,展小怜摊手:“总不能我主动找他吧?这也太不正常了?!?br />
        江哲海都跟着站了起来:“这么说,每次都是燕回找你?不是你找他?”

        展小怜一边跟着保姆走一边打着呵气说:“那样一个变态禽兽,谁吃饱了撑的去找他?”

        展小怜去睡觉,江哲海跟展英坐回原位,半响,江哲海突然笑着说:“你这侄女看着一般,不过倒是有几分能耐?!?br />
        展英嗤笑一声:“按照她自己的话说,她现在不过就是燕回手心上的一个玩物,等燕回玩腻了,她的价值也就没了。我们现在找她的时机正好,燕回对她正是兴趣浓的时候?!?br />
        江哲海抱臂:“那也算个人物了,最起码我们知道的女人里,她是唯一一个?!?br />
        展小怜仰面躺在床上,手里捧着手机在看,她不可能一点都不慌,她肯定要砍燕回一下,只是不知道姑姑和姑父会做到什么程度,展小怜不是傻子,姑父是混黑的,他们夫妻二人跟燕回有仇,要动手肯定不是孩子过家家游戏,如果他们打算把燕回弄死,那么他们弄死以后的要怎么收???展小怜觉得这是个她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只是事到临头,展小怜还没想到姑姑和姑父脱身的可能,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姑姑和姑父跟燕回有着要让他们拼死一战的深仇大恨,就像她心头一直烧着一把火,这把火一天不灭,她的火就越积越旺,总有一天,她烧不死燕回,肯定就会烧死自己。

        晚饭的时间,展小怜果然收到了燕回的短信,简单的几个字:妞,在哪?

        展小怜拿起手机按了几下回过去:我姑家。

        燕回直接拨了过来:“肥妞,现在是不是在青城?”

        展小怜看了对面一脸紧张的展英一眼,然后对她摆摆手,嘴里麻利的应道:“哟爷,您老人家真相了,这个都被你猜出来了?”

        燕回嗤笑:“什么位置,爷让人去接你?!?br />
        展小怜语气不屑的说了句:“什么呀,还让人来接,爷要是亲自来接才能彰显我的与众不同好不好?”展小怜跟着摊摊手:“不过还是算了,爷您老人家命金贵可别因为我出点什么事,那整个青城的女人都要伤心了?!?br />
        燕回直接说了句:“妞,你这是跟爷撒娇是不是?什么位置?你给爷等着?!?br />
        展小怜直接把展英别墅的位置说了出来,还顺带提了句:“不过爷,听说这地方治安不好,您老人家要是真来了,可得当心了?!?br />
        挂了电话,展英的脸都白了:“小怜,你怎么把我们的位置告诉他?这样不就等于送给他知道我们的消息的吗?”

        展小怜把电话放到口袋,淡定的说:“放心吧,我越这样他越不会查,他那个人的心思有点怪,别用常人的想法想,一天一个变,跟他斗,得顺着他当时的心情,别用惯性思维去想就行。姑姑,我先出去了,要是让他找了,那才是真正的暴露你们了?!彼底?,展小怜喝了口汤,背着她的背包就出门,一路往站大门口走,挺远的距离,只是展英没敢说开车送她,心虚说的就是展英这号的,确实是生怕被燕回看到。

        展小怜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一溜的长龙车停在门口,其中一辆车门上靠着个歪歪斜斜的人影,虽然天有点暗看不清脸,不过一看身影就知道是燕回,除了他没第二人敢在燕爷的车队面前这副架势,展小怜从小区里面走出来差不多花了半个小时,结果燕回十五分钟就到了。

        看到展小怜蜗牛样的走过来,燕回几步上前伸手抓着她的头发往自己面前扯:“耍爷是不是?知不知道爷等了多长时间?”

        展小怜推开他的手,生气的指了指自己的腿:“爷,没办法,人胖个矮腿短走路慢,我也像爷您老人家这样长腿长脚的呀,不过爹妈没给有什么办法?我差不多就这样了,不过没关系,我指望我下一代替我争气?!?br />
        燕回顺手拉开车门,一把把她推进去,嗤笑:“肥妞,你想的还挺多,下一代?要是遗传到你的这样,下一代也还这样?!彼底抛约焊抛?,手脚一摊,顿时占了三分之二的位置。

        展小怜被挤的直翻白眼,“爷,不能说您老人家胳膊腿长就可劲显摆,我等着看爷家的小爷长的什么模样,记得千万挑个基因好长胳膊长腿的美人生,跟爷生出来的长出来的肯定是美人帅哥?!?br />
        燕回身子一歪,斜靠在车门上,伸腿踢了展小怜的小腿肚一下:“爷挑什么样的女人还要你管?再敢说一句爷就把你扔下车?!?br />
        展小怜只好把身子往车门的地方缩了缩,叹口气:“我当哑巴总行了吧?”闭嘴看窗外,死活不开口。

        展小怜说话燕大爷不高兴,结果展小怜不说话燕大爷也不高兴了,又开始踢她:“妞,肥妞,你给爷把脸扭过脸,爷数三下,不过来爷就把粘在车玻璃上看一辈子风景?!?br />
        展小怜乖乖扭头看着他:“爷,有事您说话。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威胁人呢?你说你一大老爷们老威胁我这么个良家弱女子有意思吗?”

        燕回满意的看着她小圆脸冒出来的怒气,眉头皱着,小嘴抿着,一脸的不高兴,燕回兴致勃勃的看着,然后开始说话:“哟肥妞,爷怎么觉得几天不见这脸蛋又胖了一圈?”说着燕回后仰的身体慢慢往展小怜那边靠过去,眼睛从上往下看了一遍,伸手在她腰上捏了一把:“真的胖了?!?br />
        展小怜的脸都黑了,她气冲冲的伸手捏捏自己的胳膊:“你什么眼神?我哪胖了?我看你还胖了呢!我这事丰腴,我这是富态!不行???”胖是展小怜的致命伤,最关键的是她这几个月确实吃了睡睡了吃,胖了好几斤,穆曦都看出来了,已经不止一个人说,展小怜都快被打击死了,后来发展到谁说她胖展小怜就跟谁炸毛,燕禽兽这是撞枪口上了,展小怜嗷嗷的叫着:“杨玉环比我还胖比我还矮,人家还不是美人?一个个瘦的跟干巴棒似的哪好看了?我哪胖了?跟那些胖子比,我都快苗条死了好不好?你什么眼神?整天肥妞肥妞的叫,我哪肥了?丰满!丰满这个词没听过?一看小时候的语文就是体育老师教的……”

        前面开车的司机和副驾座上的保镖目瞪口呆不敢吭声,燕回被她一通话喷的眨巴了两下眼睛,老半天才说:“敢情你还嫌自己瘦了,还打算再吃胖点是不是?”

        展小怜一把胸脯,大刺刺的说:“不管是减肥还是增肥都没意思,姐姐我就保持现状就行?!?br />
        燕回也跟着伸手摸,嘴里还说:“要说胖一点的好处……这里摸着确实很舒服?!?br />
        展小怜推了一下没推动,燕回的胳膊从她肩膀上绕过去,强行搂在怀里,一边摸着一边若无其事的跟展小怜说话:“肥妞,爷明天有个庆典,要不要跟爷出去转转见见世面?”

        展小怜忍着把狼爪从胸上剁下来的冲动,没好气的说了句:“没兴趣?!?br />
        燕回不理,自顾说道:“爷有兴趣就行?!?br />
        展小怜翻白眼,刚打算说话,车停了,展小怜下车,发现这次来的地方不是之前燕回最喜欢的酒店,而是个看起来堪比宫殿的建筑,建筑全身上下闪烁着七彩的灯光,贼大的“夜宫”两字在各色灯光中显得特别明显。展小怜仰头看着那两个字,不由自主的开口:“擦,夜宫夜宫夜晚的宫殿,这名起的可真是……”

        燕回立刻接口:“很有档次吧?”

        展小怜嘿嘿干笑:“爷,其实我想说这名起的太恶俗了,夜宫,不就是男人的**窝吗?什么夜宫,其实就是骗男人钱的地方。爷,你说起这名的人是不是二缺???怎么不直接起叫夜尚海呢?更**是不是?”

        燕回伸手指了指展小怜的脑门,吐出三个字:“你等着?!比缓笞斫チ?。

        展小怜回头看看身边的保镖,问:“我没说什么吧?怎么突然又耍脾气了呢?”

        保镖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因为这名是我们爷亲自起的,我们爷自己特别满意,觉得特别有档次有品位有大牌的感觉?!?br />
        展小怜努力咽了下口水,搓搓手:“晓得了,我马屁拍马蹄子上了,本来想拉拢的,结果得罪了。赶紧去哄祖宗不然待会我就真等着他弄死我了……”

        夜宫的装修就跟名字一样,一看就是针对男性顾客,进去以后完全一幅纸醉金迷的画面,穿着暴露的女服务员端着餐盘踩着滑轮快速的穿梭在客人群里,冷不丁就会被某个不正经的客人摸上一把。烟酒的味道充斥着鼻孔,人声鼎沸淫声笑语,不小心碰到某个黑暗的角落,就会看到纠缠的人影。

        展小怜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哈?难道酒吧就是这个样子?还是因为这地方是这个样子?前面有人替燕回开道,他走了几步没见展小怜跟上来,停下脚步回头:“肥妞?!”

        展小怜赶紧跟上去,在震耳的音乐声中扯着脖子对燕回喊:“爷,您老人家不会是跟什么人约在这地方谈事情了吧?这也太吵了点!”

        燕回就是伸手捏捏她的脸蛋:“乖乖当你的花瓶就行?!?br />
        展小怜跟着他挤过人群指着自己的脸说:“可是我这样子当不了花瓶啊?!?br />
        燕回一笑,穿过人群,进入过道,嘈杂的声音终于小了很多,“爷说你能当就能当,爷今天跟人谈生意,你只有一个事要做,记住进去那些人的所有人样子,包括说话的语气动作?!?br />
        展小怜在门口站住脚一愣,站住脚:“爷,我是良民,我不做坏事?!?br />
        ------题外话------

        妞们,PP貌似不给力,爷表示万更也泡汤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