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75章 对手的力量

    第075章 对手的力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发完短信,直接把手机的后盖打开,咔嚓一下抠出了电池,安里木看的奇怪:“小怜,干什么把电池卸了?”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一个死变态,我讨厌?!?br />
        安里木愣了下,然后扭过头看着自己打了石膏的腿,低声问:“是小怜的追求者吧?我就知道小怜是很受人欢迎的?!?br />
        展小怜翻白眼:“木头哥哥你想太多了?!?br />
        安里木低着头没答话。

        展爸整个国庆节的假期都没管展小怜,他也知道自己闺女的心态十分有问题,他现在是给时间让安里木开解下她的情绪,还有个就是给自己时间联系湘江那边,希望能尽快把小怜送过去。

        国庆长假结束,气温骤降,展小怜一不小心感冒了,展爸开学去学校,展小怜请假在家多呆的四天,等感冒好了展爸才把她接回去。这四天展小怜一直跟安里木在一块,两个人其实也没话说,安里木跟展小怜说的很明白,他们两个人肯定不成了,展小怜也很坚决的说知道,不过每天还是按时的去找安里木。

        展小怜在摆大大门口下车,展爸开车去他在摆大的教师宿舍楼停车,展小怜跟展爸打个招呼,自己背着包去宿舍,结果走在校园路上的时候,那个黄毛又鬼一样的出现了。

        展小怜瞪着眼:“我大病初愈,你别又是来捉我的?”

        金发男人顶着万年不变的冰川脸,“不是,爷让我过来问问,展小姐的手机出了什么问题?!?br />
        展小怜顿时“啊”了一声,掏出手机在金发男人面前晃了一下,说:“我手机充电器忘了拿回家,没电好几天了?!?br />
        金发男人瞥了眼她的手机,点点头,说:“明白了,那展小怜充电以后务必给爷打个电话,爷说这一阵他会来摆宴,让你洗干净等他?!?br />
        “我擦!”展小怜咬牙,然后对金发男人挥挥手:“听到了听到了,我这就回去充电,你赶紧走吧?!币槐咦咭槐哙止荆骸昂煤玫幕朔堑醚夤?,黑色的不是挺好看的,染成黄色的,多奇怪?”

        金发男人伸手扒了扒头发,站在原地对展小怜的背影解释了一句:“天生的,不是染的?!?br />
        展小怜头也没回的走了,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是把电池装上,直接拨通了展英的电话:“姑姑,是我小怜,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展英接到电话很惊讶,跟对面的江哲海对视一眼,随即语带惊喜的说道:“方便,我有什么不方便的?现在整天都没事,你姑父也忙,我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br />
        展小怜“嗯”了一声,继续说:“嗯,那就行?!闭剐×戳搜鬯奚岬拿?,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才开口:“姑姑上次说姑父认识不少人,可以对付燕回,这个事姑父有答复吗?”

        展英立刻跟江哲海使了个眼色,然后拿起电话走向书房,压低声音说道:“有,你姑父说就算看在我的面子上,也会帮你?!?br />
        展小怜再次“嗯”了一声,“那姑姑能不能帮我问问姑父,燕回到底有多强?他要怎么帮我?如果我们成功了,会怎么样?如果失败了,又会怎么样?”

        展英没想到她会这样问,略一思索便开口:“你姑父有人脉,也有自己的心腹,如果你能把燕回带到我们指定的地方,剩下的就可以放心的交给我们?!?br />
        展小怜没有直接接展英的话,而是重复问道:“姑姑,我想知道结果?!?br />
        展英沉默了下,半响才说:“结果……现在还不能预料到?!?br />
        展小怜轻轻回答了一声:“我知道了?!比缓?,她直接挂了电话。

        展英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转身,江哲海站在她身后:“你侄女怎么说?”

        展英晃了晃手机,慢慢的走出去,淡淡的说:“问我燕回到底有多强,还问结果?”展英径直走过江哲海身边,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句:“不过我没说?!?br />
        江哲海轻笑:“聪明。你侄女可真倒霉,碰上你这么个不靠谱的姑姑。不过,我就喜欢你心狠手辣这一点,你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我的身份?!?br />
        展英漂亮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走到沙发上坐下,从女士烟盒抽出一根烟,细长的手指夹着灰色的女士香烟,鲜红的指甲在烟雾缭绕中若隐若现,她熟练的弹了弹烟盒,嗤笑一声:“我可不心狠手辣,我要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就该把展家一窝端了。当初是怎么对我的?那几个所谓的兄弟姐妹当初是怎么骂我的?他们当着别人的面说我是贱人,来求我的时候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说出口。我要是真心狠,这些人我都该一个个的全弄死??上О?,我还是念着小时候那点旧情。至于小怜,算她倒霉吧,我对我的兄弟姐妹下不了手,不过他们的孩子是死是活跟我可没多大关系?!?br />
        展英吐出一口眼圈,深呼吸一口气:“燕回是什么人?迄今为止谁听到过他对一个女人上心过?难得有个女人让他惦记不止一次,就像你说的,这是个机会。别说是我侄女,这个时候就算是我姐妹,我也舍得推出去。心疼他们?我儿子在国外被人追杀的时候,谁心疼我、心疼我的孩子们了?”展英声嘶力竭的说着最后一句话,然后她缩在沙发上,双手抱住膝盖,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她伸手抱住头,哽咽着说:“我想孩子了……泠泠才几岁,送出去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哲海,我想他们了,我想小楠,想波谷,想泠泠……我的泠泠……”

        江哲?;涣烁鑫恢?,在展英身边坐下,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樱桃,我知道你想孩子,别急,孩子们我?;さ暮芎?,现在我还有能力?;に?,不过,一旦燕回动手,我们出事了,孩子也会跟着出事。所以,当务之急,我们要扳倒燕回才行……你放心,我已经联合了老怪和刺头,到时候不是只有我们,只要燕回落套,他就必死无疑,关键要看你侄女到底能不能躲过燕回的眼睛。燕回一倒,青城的地下势力肯定会乱,那个时候正是我们壮大势力的最好时候……”

        展英松开捂着脸的手,把手里的烟掐灭在烟灰缸,用抽纸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我对你的事不感兴趣,我只想?;ず⒆用前踩晃奘?。小怜那边,再怎么着也是我二弟的女儿,要是可能,尽可能保她周全,如果实在保不住,那就是她的命?!?br />
        江哲海点点头,安慰她似的笑了笑:“放心吧,我都听你的?!?br />
        展英也对江哲海笑了笑,两人都不再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展小怜这边挂了电话就丢在一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半响,她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嘲讽的笑,轻轻吐出三个字:“有意思!”

        她躺在床上,然后翻出燕回的号码,伸手拨了过去,响了好几声,电话才有人接,展小怜立刻嬉皮笑脸的开口:“哟爷,您老人家这接电话的动作可真够慢的,我都打算挂了?!?br />
        燕回拿着电话朝桌子上一坐,脚下踩着椅子在晃,“肥妞,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爷这要是不找人过去,你这是打算这辈子都不用电话了?”

        展小怜立刻解释:“哪能啊,爷您老人家这气生的可冤枉了,我这不是放了七天假吗?回家去了,结果充电器忘了带了,然后就悲剧了,那天我不是给您老人家说了说手机没电了吗?就一眨眼的功夫,就自动关机了,真是不巧死了。爷,您老人家大人大量,跟个充电器计较什么呢?”

        燕回把电话拿到面前看了看,然后对着看了眼,又拿到耳边说话:“爷这是跟充电器计较?你是充电器?”

        展小怜翻白眼,改口:“那您老人家别跟我计较,成不?”

        燕回口气大度的说:“成,爷就饶了你这回,要是有下次,你就等着爷亲自去收拾你?!?br />
        展小怜干笑两声:“那就多谢爷了?!?br />
        燕回接着说:“周三我到摆宴,爷找你?!?br />
        展小怜“嗯”了一声,“没事我挂了?!?br />
        挂了电话,展小怜开始找东西,翻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她直接从床上爬下去,拿了钱都出门,到超市转了一圈,站在买水果刀的地方,这把拿起来看看那把拿起来掂掂,觉得用这个砍脚脖子肯定砍不动,最后放弃了。第二天早上人家去上课,她去买工具的地方买了把小斧头,然后用报纸包起来拿回宿舍。

        周三下午,展小怜接到燕回的电话,让她去找她,展小怜把小斧头塞进她包里,自动自觉的出现在燕回面前,燕回的心情似乎很好,老远就对她招手:“肥妞,你过来!”

        展小怜慢吞吞的走过去,燕回指着桌子上一大片建筑模型说:“妞,看到没?爷的最新规划?!?br />
        展小怜不感兴趣的扫了一眼,“燕爷厉害?!?br />
        燕回头也没回的伸手,把她的脸扭向模型,“看到这些什么感觉?”

        展小怜翻个白眼,说:“燕爷威武?!?br />
        捏着展小怜脸蛋的手顿了一下,燕回扭头看着她:“想死?”

        “不想,”展小怜摇头。

        燕回继续问:“有没有想买房子的感觉?”

        展小怜摊手:“爷,你觉得我这样一穷二白的小可怜,能买得起这些别墅?不得不说爷你问错人了?!?br />
        燕回噎了下,随即挥挥手:“当爷白问?!?br />
        展小怜慢吞吞的在屋里走了几步,左右看看有没有人,趁燕回不注意,还跑到门口看了下,门边站着两个保镖,看到展小怜出来还立刻站直身体恭敬的跟她跟她打招呼:“展小姐?!?br />
        什么话也没说,展小怜又走了进来,歪头看着燕回的背影,又比划了一下身高,目测看过去,燕回的身高差不多在一八三道一八七这样,展小怜自己前一阵刚量个,她现在的身高勉强一六零,二十多公分的差距,这样展小怜有点担心,不止是身高,力量上肯定也是燕回占了优势,她要是硬碰硬,她肯定是当鸡蛋的那一方。

        燕回回头看了她一眼,发现展小怜正盯着看,嘴巴扬起一股邪邪的笑:“哟,肥妞,这是什么眼神?别是爱上爷了?”

        “像燕爷这么英俊潇洒的高富帅,全青城……啊,不对,应该说是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上燕爷也不为过啊,”展小怜走到燕回身边,仰头看着他一脸好奇的问:“对了爷,您老有多高???我可好奇了?!?br />
        燕回故意仰着头垂着眸俯视她:“爷就不信这差距你还能追上?问这个干什么?”

        展小怜比划了两人的高度差,郑重的说了两个字:“体位!”

        “?”燕回一脸茫然:“什么?”

        圆嘟嘟的小脸上露出一副“你这人无可救药”的表情,展小怜进一步解释道:“爷,身高差距决定体位是否标准,能保证达到和谐?!?br />
        一脸便秘脸的燕回总算听明白了,这女流氓说的是床事上的体位,他“哈”了一声,兴趣满满的问:“那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差距体位最和谐?”

        展小怜一边端详着那堆模型,一边随口说:“世界周刊罗宾话本第074期第9页上面有个身高调查,最终核定男女双方最佳的身高差距是十五厘米,这样差距的男女双方站在一块,男人高大威猛,能给女人安全感,女人娇小玲珑,能让男人有?;び?。男人太高女人太矮这个看着就不协调,如果两人相差十五厘米,各方面和谐,那感情肯定也稳定嘛?!?br />
        “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肥妞,你多高?”燕回摸摸下巴,细长的眼睛斜了斜,往展小怜的头顶瞄了又瞄,“又矮又肥……肥妞,你是女人吗?爷让你减肥听到没?”

        展小怜伸手摇了摇模型里的一棵假树,没摇动,看来是粘在上面的,她嘿嘿笑了两声,刚要发问,冷不丁燕回拉了她的头发一下:“爷跟你说话你耳聋了?”

        “唉唉……疼!”展小怜急忙按着燕回的手,然后直起腰歪头看着他问:“爷,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听岔了?!?br />
        燕回冷着脸,一字一句的重复:“爷问你,你、多、高!”

        揉揉被拉疼的头皮,展小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差不多一六零吧,我妈说我还小呢,还要再长的,我希望我以后长的像傻妞那样高,哎,不过那是天生的,不是想长就长的。我觉得傻妞那身高就是专门为帅哥大叔长的……”

        燕回听了展小怜报的身高,转身趴在模型桌上加减乘除,一八五减一六零是多少来着?五减零等于五,八减六等于二,一减一等于零……燕回心里一边嘀咕,手上的手指头就开始掰,算半天总算算出来了,最终结果是二十。

        他在那边嘀咕,展小怜捂着肚子去卫生间,燕回吃错药似的跟了过去,站在卫生间门口敲门:“肥妞!”

        展小怜蹲在马桶上吼了声:“你丫变态是不是???我蹲马桶呢你敲什么门呀?”燕回伸脚踢了下门,展小怜怕他破门而入,只好放低声音问:“爷,你有什么事说呗?!?br />
        燕回在门口说话了:“你给爷多吃点,长的跟西瓜似的还好意思称自己是女人……”

        展小怜气的脸都绿了,“人家形容人矮是说冬瓜,我怎么就变成西瓜了?我是绿的吗?”

        燕回在外面跟她对话:“肥妞,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你也配称冬瓜?冬瓜好歹还是长的,你就一圆的……”

        展小怜抓过塑料杯子砸到门上,嘴里还喊着解释了一句:“爷,我手滑?!?br />
        燕回踢踢门:“放心,爷一会剁了它就不滑了?!?br />
        展小怜叹口气,她就是个杯具。把裤子穿好,她把包打开看了看里面的小斧头,她一个人把燕回绑起来砍他的脚,肯定是不可能了,她自身没这个条件,燕回比她高比她壮。如果要把燕回放到,估计要十来个展小怜,想着,展小怜乖乖把小斧头重新塞到包里放好,拉开门走出去。

        燕回正在门口跟人说着什么,见展小怜出来,扭头跟她说了句:“跟爷下去?!?br />
        展小怜“哦”了一声,一边跟着一边问:“爷,下去干什么呢?”

        后面一个手里捧着一叠毛巾的人追上来,把手里的毛巾放到展小怜手里,嘴里还说了句:“这些拿好,爷吩咐你下去侍候着,爷打拳的时候不喜欢到处是汗滑腻腻的感觉,所以毛巾要及时递给爷?!?br />
        展小怜看着手里的一叠毛巾,没觉得毛巾碍事重,脑子倒是一直盘旋着两个字:打拳?她抬头看了一眼燕回的背影,长着一张女人脸的小白脸还打拳?展小怜有点不屑的撇撇嘴。

        跟着燕回后面坐电梯直达七楼,那里是专门用于锻炼的楼层场所,正在里面的“嘿嘿哈哈”锻炼身体的人看到燕回进去,纷纷站起来退到一边弯腰行礼:“爷?!?br />
        燕回摆摆手,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专用隔间,展小怜站在外面等,顺便看了下里面正在练拳和锻炼的人,一个个人高马大肌肉发达,一看就力量型的,展小怜觉得站在他们面前十分有压力,她头一扭,突然看到了一个角落的地方六七个人围着一个人打,那个人的身影她眼熟,仔细瞅了几眼,展小怜才发现是那个去找过她好几次的金发男人。展小怜换个姿势站好,她还挺惊讶,哟,看不出那黄毛这么能打,以一对七竟然还占了上风。

        正想往前走几步看,下巴一疼,展小怜抬眸就看到燕回换了一身白色的训练服站在她旁边,强行捏着她的下巴扭向自己:“爷看你的眼睛是不想要了,看到男人眼珠子都掉下来是不是?要不要爷把他们送到你床上?”

        展小怜默默的收回视线,聪明的没有接话,而是举了举自己手里的一叠毛巾:“爷,您要不要擦擦手?还是现在锻炼?”

        燕回松开手,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朝着那个角落走过去,展小怜捧着毛巾跟过去,在旁边专供人休息的沙发上坐下,等她把手里的毛巾放下来,抬头就看到刚刚围着金发男人的那帮人围住了燕回,其中还包括那个金发男人。

        展小怜把包放在自己腿上,看着被团团围在中间的燕回,心里有个小人在兴奋的蹦跶:大家一起上,打死这丫的!打死这丫的!不过转念一想,燕禽兽这么嚣张,人家肯定会让着他啊,不哄他高兴哄谁高兴?

        结果,展小怜在听到震耳的“啊啊”声后,就看到围着燕回的人立刻从不同的角度冲了过去,展小怜是大外行,可她从那些人动作身形看,她还真没看出有人是做样子的,根本就是在玩真的,展小怜再度兴奋了,站起来,跟着人家的样子幻想眼前站着燕禽兽,左勾拳右勾拳的打着空气,她太兴奋了,听到惨叫的时候还以为燕回挨揍了,刚想掏出手机拍照留念,定睛一看发现挨揍的不是燕禽兽,而是一个彪形大汉抱着手腕躺在外围挣扎。

        展小怜看出来了燕回跟其他人不同在哪里,他出手又快又恨,比身形他确实比人家弱,可他手脚的力量足且动作快,即便是假的也丝毫不手软,那双手就跟被冲了电似得,被他抓住的东西不是被弹开推开,而是抓住,然后折断。

        展小怜在他抓住目标,毫不留情的干脆利索折断摧毁的时候,心里想到了一个词:心狠手辣。

        展小怜看的心惊肉跳,等她回神以后,发现包括金发男人在内的那群人,一个个都倒在地上哀嚎,金发男人坐在地上,低着头,其中的一根手指的角度明显不对,很显然,他也被燕回抓住了漏洞。

        展小怜目瞪口呆,她觉得自己后背上的衣服被汗打湿,都贴在了身上,她张着嘴,抬头看着燕回。燕回站在中间,一番打斗后有点气喘吁吁,他伸手刮掉了下巴上的汗滴,然后慢慢的抬头,视线从展小怜的脚缓缓上升,最终定格在她眼睛上,发现展小怜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后,他的脸色慢慢变冷。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立刻回神,“啪啪”拍着小手,抽空对燕回晃了晃大拇指:“爷,您老真是太帅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