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9章 野兽打架

    第069章 野兽打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发完那几个字,直接就关了游戏下线,正如她刚刚所说,她跟安里木玩完了,他们俩彻底结束。

        在家里呆了两天,周末晚上展爸开车带着展小怜回摆大,展妈给父女俩准备了一大堆吃的放在车上,展小怜偷偷跟展爸翻白眼:“我能不能不带?”

        展爸一瞪她,“跟你妈说去?!?br />
        展小怜鼓着嘴不吭,她敢吗?

        展妈教书的地方是在镇上,展爸正想办法找人看能不能让展妈换个教书的地方,毕竟现在这样一家三口分割两地实在不好,特别是对小怜,展爸别的不怕,就怕那孩子吃放的营养跟不上。

        展小怜跟展爸分开,提着自己的食物回宿舍,心里想着要不要给傻妞送点过去,展妈做的都是熟食,天气又热,展小怜还担心放坏了,把食物分在袋子里提出去找穆曦。

        展小怜找过去的时候穆曦正在洗衣服,那场面就别提了,就跟跟人打架似的,展小怜目瞪口呆的看着全是湿漉漉的穆曦,“傻妞,你洗澡怎么不脱衣服???”

        穆曦跟个木桩子似的站着,手里还抓着一件滑滑滴水的衣服,一脸无辜的说:“胶带你来啦?我在洗衣服啊?!?br />
        展小怜小心的抬起自己的脚,水漫金山了,宿舍地面都是水,展小怜一脸黑线,直接拉过门后的拖把就拖地:“傻妞,你这二货你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你这洗衣服吗?我看你这是白娘子做法对付法海呢?!?br />
        穆曦嘟着嘴,还不服气的“哼”了一声,然后又进屋去奋斗了。展小怜眼睁睁的看着她刚刚拖干净的地面又被卫生间里流出的水弄湿了,她赶紧把快被水沾到的鞋都拿开,额头青筋蹦的可欢快了,挽了挽袖子,垫着脚尖走进去,一把推开穆曦:“你给我闪一边去,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三下五除二,展小怜就把穆曦那几件衣服洗好了,穆曦夹着尾巴做人,赶紧端着盆晾衣服。

        展小怜把提过来的食物往穆曦桌上一放:“给你的,我妈给我的太多了,天气热,不吃也坏了?!?br />
        穆曦立刻星星眼看着她:“胶带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展小怜受不了的翻个白眼,打了个呵欠站起来:“不行了,我太困了,我要回宿舍睡觉了?!?br />
        穆曦正扒拉袋子看里面的食物,对着她挥挥手:“嗯嗯,你走吧?!?br />
        展小怜无语的走了,死丫头,有吃的就不理她了。

        展小怜回宿舍还没到门口,就看到宿舍门口站着一个戴墨镜的女人,她一眼认出是展英,急忙小跑两步过去:“姑姑?你怎么来了?”

        展英对着她一笑:“我过来看看你,不过你不在宿舍,我就站在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还真等到你了。周末回家了没?”

        展小怜一边开门一边说:“回了,我跟我爸刚回来,姑姑你进来坐会吧,宿舍有点乱,你别笑话我们?!?br />
        展英笑了笑:“怎么会?姑姑没念过几天书,现在就算想读书也不成了?!?br />
        展小怜把自己的杯子洗了洗,倒了杯热水给展英:“姑姑你喝水吧,杯子我洗过了?!?br />
        展英拉着展小怜的手,让她坐下来:“你别忙活了,跟姑姑你还计较什么?姑姑其实是到青城来找人的,顺便路过这里,连你爸都没去看,问了好几个人才问到你宿舍的地址。你小时姑姑也没机会看到,现在大了,姑姑也只能经常过来看看你,不然,你以后肯定都不会认我这个姑姑呢?!?br />
        展小怜摸摸自己的鼻子,“怎么会?姑姑没有跟我们联系,肯定有姑姑的原因的。现在爸带着我认识了姑姑,以后肯定走动起来,姑姑你就放宽心吧?!?br />
        展英拍拍展小怜的手:“虽然我们才见过几次,不过姑姑很喜欢你。又聪明又懂事,姑姑不跟你爸还有你们联系,真是的原因,”顿了顿,展英才说:“你可能不知道,姑姑当初离家出走,是被你爷爷打急了?!?br />
        展小怜睁大眼睛问:“是因为我爸的事?”

        展英点点头:“是啊,那个时候钱多值钱,那是姑姑聚了一两年多的私房钱,你爷爷觉得那钱要是拿出来养家,家里最起码有两个月的好日子,你爸不走家里也不会少劳动力,所以就怪我,不但是他怪,家里的兄弟姐妹包括你奶奶,都恨我。那个家,我觉得我实在呆不下去了,所以就走了?!?br />
        展小怜抿了抿唇,看着展英说:“姑姑,都是我爸让你受苦了,你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会孝敬你的,要是没有当初你那样帮我爸,我爸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挖地呢?!?br />
        展英忍不住笑起来:“你爸一看就是读书的人,我是觉得他不读可惜了?!?br />
        展小怜犹豫了一下,小心的问道:“姑姑,你一个人离家出走,那你后来怎么办了?你把钱都给我爸了,你的私房钱也没有了吧?”

        展英扭头对着展小怜温柔的笑笑,摸摸她的头,说:“后来?后来我就遇到了你现在的姑父,是他帮了我,把我带回家,给我吃的,给我穿的,给我住的地方,然后我就一直住在他那里?!?br />
        展小怜露出一摸欣慰的笑:“姑姑,还好你遇到了姑父这样的好人,要不然,你真不知道该怎么办?!?br />
        展英赞同的点头:“是啊,这年头,好男人难找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不定也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就分开了?!?br />
        展小怜一愣,随即低下头,半响没有说话。展英奇怪的问:“小怜,怎么了?怎么突然情绪这么低落?”

        展小怜扭头,看向窗外,淡淡的说:“没什么,只是觉得姑姑说的对,这年头,好男人难找,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不得不分开,这就叫恶人当道,好人没好报?!?br />
        展英一脸吃惊的看着展小怜,“小怜,你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消极?”

        展小怜没说话,换句话说,她不愿对人讲起,她连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没说讲,就更不可能对展英讲,如果非要选择一个倾诉的对象,展小怜觉得自己会选择穆曦。

        展英看着垂眸看着低头不语的展小怜,半响,突然笑着说:“既然不想说就别说了。姑姑又不会逼你,只是你的态度不对呀,怎么这么消极?赶紧打起精神来,你还要认真学习呢?!?br />
        展小怜“嗯”了一声,抬头一脸灿烂的笑:“知道了,谢谢姑姑?!?br />
        展英站起来:“我们小怜虽然跟爸爸长的不太像,不过也是个可爱漂亮的姑娘呢,多漂亮的眼睛啊,姑姑都羡慕年轻的姑娘们额?!?br />
        展小怜嘿嘿两声:“姑姑你是没看到同学,她才是美人呢,我哪里算漂亮啊?!?br />
        展英从展小怜宿舍走出来,直接走向摆大一个比较偏僻的门,那里停着一辆不起眼的车,展英拉开门坐进去,江哲海扭头看着她:“你那侄女怎么说?”

        展英伸手拿下脸上的眼镜:“还不是时候,小怜太聪明,我怕操之过急让她发现不对劲,我暂时只是让她因为她爸爸的事对我心存敬仰和愧疚,这样她对我的防备才有可能减少。我刚刚已经往安里木身上引了,可是她不愿说?!?br />
        江哲?!班汀毙σ簧骸耙桓鍪咚甑墓媚?,还没出校园,她能知道什么?安里木都能按照我们的步骤走,难道还搞不定一个小姑娘?”

        展英敲敲司机的座位,说了声“开车”,然后才开口:“安里木跟小怜不一样,他是一个成年男人,他又是十分喜欢小怜,他会用成人的思维在思考,他的性格又决定了他会为了小怜的未来做出牺牲。所以,我们安排过去的人,稍微给他一点暗示,他就会想到如果小怜跟她在一起,总有一天会有他今天这样的遭遇,因为他是警察?!?br />
        江哲海摇下一点窗户,从缝隙把手里的烟直接丢了出去,“别把你侄女想的真跟个神童似的,在怎么着聪明也就是脑子好使一点,学习好一点。燕回这边我们要尽快动手,要不然我们就只能离开青城,可是一旦离开青城,我们那两个亿的资产就跟双手送给燕回似的。一想到这个,我就不甘心!燕回算什么东西?一个不清不楚的贱种,仗着有个后台就把青城搅合个底朝天……”

        展英见江哲海越说越激动,赶紧开口了:“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别着急,有些事真的急不来,我比你还急,小怜这边如果行不通,就只能在安里木那边做手脚。小怜的性子我也摸了个**不离十,我就不信她能一直不入套!”

        江哲??醋耪褂⒌谋砬?,突然笑着说:“女人可真是个奇怪的动物,我记得那天你还说下不了手,现在突然就变的心狠起来?!?br />
        展英冷笑一声:“我不对别人狠,就有人对我狠,这本来就是个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的世界,这些不都是你教给我的?我算是看清了,什么都假的,只有自己才是真的?!?br />
        &

        展小怜趴在床上看书,结果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她揉揉鼻子,皱眉自语:“难道有人说我坏话?”然后低头继续看书。

        展小怜一直没去看安里木的伤,被她删掉的那个手机号也没在她手机上出现过,两人之间彻底没了联系。展小怜时常在想,如果以后有一天木头哥哥知道是她害的,心里该是什么样的想法?

        夏日的下午总让人犯困,老师在讲台前讲的神采飞扬,展小怜看着窗外神思万里,她难得来上一次课,可一个人呆在宿舍她又会胡思乱想,以为有老师打岔她能没时间想,结果还是一样。展小怜叹口气,她以后去哪里找一个木头哥哥那样的男人来爱她疼她宠她,估计再也找不到了。

        下课以后,展小怜收拾课本回宿舍,顺手把书本扔到床上,想着要去哪里吃,食堂的饭都吃腻了。上次老姑给她的钱她都存在银行卡里,要用了就取一点出来,学费她教的也比其他同学少,没办法,她爸就是摆大的老师,还是教授,本校的教师子弟就是比人家有优惠。

        而且,展小怜是以总分第一的成绩入校,还有高额奖学金在学期结束的时候等着她,她现在主要的花销其实就是买衣服和看小说,这妞还是那种我行我素不管别人眼光的主,以致有时候打扮的就跟小妖精似的,大学跟高中初中又不一样,你穿什么都没人管。展爸要是能管住,展小怜根本就没机会穿出来,展小妖精根本就是肆无忌惮了。所幸展小怜作为学生,大学生有个能抹杀一切的优势,成绩好,顶着年级第一年纪小的名头,她穿的再妖精人家还是羡慕展爸有个优秀的女儿。

        展小怜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往门外走,结果走到宿舍大门口就看到上次那个金发男人木桩子似的站在那,一看到展小怜出来就直直的朝着她走过来:“展小姐,燕爷有请?!?br />
        展小怜颠着腿抱着胸仰着头说:“不去,我还没吃饭呢?!?br />
        那金发男人伸手搭上展小怜的肩膀:“燕爷说展小姐拒绝就扒光示众?”

        展小怜头顶冒烟,扒拉下肩膀上的手:“我说黄毛,你能不能别用那么呆板的表情说这么下流的话?”

        金发男人默了默,答:“燕爷说的?!?br />
        展小怜不耐烦的说:“走吧走吧,那禽兽初了这招都不会别的了,我擦,你们不烦我都烦了?!彼底抛约褐鞫懊孀?。

        地点还是上次的那个酒店,就连房间都没变,展小怜伸脚踹开门,然后慢吞吞的走了进去,客厅没人,主卧里倒是有点响声,展小怜拿了??仄鞔蚩缡?,脱了鞋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会功夫以后,燕回一边扣着扣子一边走了出来,“哟,爷还当是招鬼了呢,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展小怜头都没回一下,继续看电视。燕回走过去往她旁边一坐,展小怜往边上挪了挪,燕回直接伸手抓住她的头发就往自己身边拖:“爷都没嫌你,你倒还嫌弃爷来了?”

        这禽兽抓她头发都上瘾了,展小怜护着头皮,只好又挪了过去,“有什么事爷您直接说好吧?没什么好说的就直接做,做完了我还等着回去吃饭呢?!?br />
        燕回一挑眉,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爷就喜欢你这样的,聪明、懂事,偏偏还胆大包天……”

        展小怜身体一软,把身体的重量完全靠在燕回身上,干干的笑了两声:“爷这话说的可不对,我哪胆大包天了?我可是顶顶怕爷了,动不动就要拔我舌头砍我手脚,我哪敢呀?”

        燕回捏捏她的脸:“妞,这是跟爷抱怨爷不够温柔?”手一伸手,把展小怜拖到了自己怀里,捏着她脸上的肉使劲摇了?。骸盎桓龇绞?,爷绝对温柔……”

        展小怜眨了眨毛茸茸的眼睛,问:“那你倒是做不做?要做就抓紧!”

        燕回邪笑,“肥妞,这么心急?”

        展小怜受不了的翻白眼,燕回拍拍她的胸:“跟爷出去?!?br />
        展小怜被拍的“嗷”一声叫出来,赶紧护着胸,气的要死,“你手贱是不是?正发育呢,不疼???”

        燕回死贱死贱的拉着展小怜的手往自己面前一按:“你尽管摸尽管按,你手贱的时候爷可不疼?!?br />
        展小怜碰了蛇似的赶紧缩回手,一骨碌爬起来:“要去哪?我去还不行?走吧走吧?!闭剐×底诺屯反┬?。

        燕回跟着起身,在展小怜走到门边的时候抓住她,长胳膊长腿的一压上展小怜,展小怜觉得自己气都不够喘的了,“我擦,这是变相折磨??!”

        燕回一边赖在她身上往前挪,一边大方的点头承认:“你说对了,就是变相折磨你,不抓紧时间折磨你,爷找你这么个玩具干什么?”

        这禽兽不说还好,一说展小怜的脸就有点冷,如果不是他那变态的兴趣和爱好,她跟安里木肯定不会走到今天,都是因为这混蛋,全身因为这禽兽。展小怜冷着脸,真想把这没了骨头似的的混蛋扔到河里去。

        不过,展小怜没想到燕禽兽把她带去的地方是摆宴最大的超市,在超市门口的地方,燕回把一个购物清单交到展小怜手上:“去把这单子上面的东西都买齐了,少一样爷就削你一根手指?!?br />
        展小怜一把拽过清单,小手一摊:“给钱!”

        燕回眼睛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跟在后面的瞳儿身上,对她勾勾手指:“瞳儿!”

        瞳儿婷婷娆娆的走上前,媚眼横斜了展小怜一眼,柔柔的往燕回身上一靠:“爷?!?br />
        燕回一指展小怜:“你跟她一起,这妞心眼多,你盯着点?!?br />
        瞳儿红唇勾起一抹浅笑,目光阴阴的瞄了展小怜一眼,对着燕回款款一笑:“瞳儿听命?!?br />
        展小怜对着瞳儿斜眼看去,嗤笑一声:“买东西什么的,大婶应该更在行才对,走吧?!彼底?,展小怜回头,就跟好姐们似的一把抱着瞳儿的胳膊,“婶,我们一起走吧?!?br />
        瞳儿的脸绿的跟什么似的,伸手就把自己胳膊抽出来,结果展小怜牛皮糖似的立刻又缠上了:“婶,您保养的可真是太好了,我都看不出来你有三十了……”

        瞳儿的脸瞬间黑了:“你胡说什么?”

        “现在二十九也算三十,你就别跟我争了?!闭剐×谰山懔┖玫谋ё磐母觳?,任她怎么着挣都挣不脱,瞳儿的气是无语。

        两个不和的女人买东西比打架还难,展小怜一看那清单就觉得里面的每个东西自己都见过,不是她自己感兴趣,而是穆曦那个傻妞喜欢吃,展小怜敢说,这清单里的东西穆曦都吃过??纪峋霾煌瞥?,展小怜个不要脸的往中间一站,开始嗷嗷的吼:“后妈!后妈!原来你是平时都是装的!我干家务我买东西就算了,连你内裤都是我洗的,现在让你推个车都嫌磨你娇贵的手,你嫁给我爸就说来虐待我们姐妹的,小三转正的女人就是心狠……”

        瞳儿目瞪口呆,她年纪是比展小怜大,外表看起来也比展小怜成熟,可绝对不是阿姨级别的,要是她是展小怜的妈,估计都没人信,可展小怜长着张可爱的娃娃脸,看着就是不大,要是她是个高个子的十二三岁的学生都有人信,结果她在嚷着说瞳儿是后妈,还是小三转正,瞳儿差动动手割展小怜的舌头。

        周围人看过了的眼光,让瞳儿恼羞成怒:“死丫头你瞎说什么?!”

        展小怜一扭身,一副泪奔而去的模样,瞳儿被人围观,一个个交头接耳说这女人这么漂亮,说不定真是小三,来逛超市的婆婆阿姨们更是一个个眼带鄙视的看过去,就跟瞳儿真的是个小三转正的女人似的。瞳儿也不可能拉着人家一个个说她不是小三不是展小怜的后妈呀,看了看半推车的东西,低着头,推着推车都跟着展小怜追去。

        展小怜一边照着名单找东西一边说:“你要乖乖推车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瞳儿冷笑:“不过有点小聪明罢了,还真当自己是什么神童?”

        展小怜扭头看了瞳儿一眼,嬉皮笑脸的说:“你们爷喜欢的不就是我这点小聪明?怎么?你有意见?有意见跟你们家爷提,跟我提我会喷你?!?br />
        瞳儿白了她一眼,扭过头看向一边,骄傲的说:“我懒得跟你费嘴皮子?!?br />
        展小怜低低的笑,突然凑到瞳儿耳边低声说:“那是,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嘴皮子又不是人人都会耍的。至于你这张小嘴,”展小怜故意转到瞳儿正面看了又看,才说:“你们家爷应该挺满意吧?”说着,展小怜做了一个极猥琐极下流的暗示,一手拇指和食指圈成O行,另一手比划出中指,放在O字里捅了几下,嘴里还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哦哦……啊……哦!”

        瞳儿张着嘴,睁大眼睛,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展小怜掐腰,一边嘎嘎狂笑一边往前走,豪气的一挥手:“继续,还有两样就齐了?!?br />
        瞳儿站在原地,等展小怜走远了才尖叫出声:“展小怜你也太不要脸了!”瞳儿一直以为自己跟别的女人,在男人女人面前已经很开放很坦荡了,男女**于她而言也再正常不过,就算当着男人的面说出来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如今她突然意识到,跟那个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小毛丫头比,她还嫩的很,刚刚那些话,她说的出,可她那下流的手势,瞳儿这辈子都做不出来。

        展小怜把东西都拿起,一指收银台:“婶,结账去吧,我在外面等你?!?br />
        结账的队伍排的长长的,展小怜自己走过未购物通道,在外面的五块钱买了一杯奶茶抱着喝,瞳儿苦逼的推着推车排队等结账。好不容易出来了,展小怜还抱怨,“婶,你也太慢了吧?你看你看,我一杯奶茶都喝完了你才出来?!?br />
        瞳儿已经被她气的完全说不出来了。

        其实别说瞳儿,就连燕回也以为展小怜是做苦力的那个,毕竟瞳儿很少做这些事,倒是展小怜,干什么都卖力,最起码在他面前是那样的,结果,展小怜跟瞳儿出现在他面前似的,瞳儿手里提着两大袋零食,展小怜慢悠悠的晃了进来,指着瞳儿手里的东西说:“爷,买齐了,是你们家瞳美人付的款?!?br />
        展小怜跟瞳儿去买东西的时候,燕禽兽在休闲会所享受的,估计被那些女人收拾过,一脸惬意的表情,看到两人进来心情很好的跟展小怜打招呼:“哟肥妞,这行动还挺快的嘛?!比缓笈呐淖约旱募?,说:“给爷揉揉?!?br />
        展小怜一边挽袖子一边说:“这活怎么着也该是爷家的瞳美人吧?我没学过,爷你可别嫌不舒服?!?br />
        燕回点头:“揉吧?!?br />
        结果,展小怜第一下按下去,燕回就疼的叫出声来:“??!”

        展小怜一脸无辜的停下手,燕回伸手一拉展小怜的手到自己面前,白嫩嫩胖乎乎的小手,捏在手里软绵绵的,怎么看也不像那么有力气的,可那一下真是疼的要死,他指指肩膀:“继续?!?br />
        展小怜若无其事的继续按,摸摸穴道,冷不丁又按了一下,燕禽兽又嗷一声叫出来:“肥妞,你想死?”

        展小怜撅嘴:“我都说不会按了,是你坚持要我按的?!?br />
        燕回赶苍蝇似的挥手:“你给爷出去?!?br />
        展小怜一听,快乐的跑了出去,她是绝对不会告诉燕禽兽,小时候为了当点穴高手,她看了N多关于穴位的数,虽然不能一按一个准,不过摸摸位置也大体八十不离十。

        等燕禽兽享受完,展小怜这可怜的娃又被燕禽兽压着去相手机,那家专卖店的老板亲自出面把,最新款的样式全摆了出来,展小怜看着那一桌的手机,心里哼了一声:**?;赝废胂胍膊欢园?,燕禽兽不是当官的,不能算**。

        燕禽兽这边好不容易磨叽完,展小怜一看时间,擦,都快十点了!这里回去到宿舍,估计都快十一点了,宿舍肯定锁门,展小怜顿时急的热锅上的蚂蚁。

        燕回那边不急不忙的,谁都围着他转,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唯一着急的就是展小怜,她跑到燕回身后,凑到他耳边小声问:“那个我跟你说,我得回宿舍了,再晚就进不去了……”

        话还没说完,燕回突然伸臂绕到她脖子上,往下一拉,展小怜小狗似的蹲在燕回旁边仰望着他,燕回伸手掐面手里的烟,嘴里含的那一口直接对着展小怜喷过去,展小怜被呛的直咳嗽,燕回邪邪一笑,说:“走什么走?下午不是还跟爷说,做完了再走?”

        展小怜差点喷出一口血,论流氓她占先,论禽兽还是这丫比较强的,展小怜给他看了看时间:“好歹你也看看时间,再晚就进不去了?!?br />
        燕回很禽兽的说:“进不去?放心,没爷进不去的门……不过你要是这么急,爷有个办法?!?br />
        展小怜正在翻白眼,随口很傻很天真的接了一句:“什么办法?”

        燕回的车队正挨个开过来,燕回一把推着展小怜上了其中一辆车,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展小怜还没坐稳,燕禽兽已经整个人压了过来:“咱俩车上做,做完了也到了,怎么样?”

        展小怜:“!”额头挂着十字青筋,然后鄙视的说:“爷果然重口,不过,你也太逊了吧?这里到酒店也就是十几分钟,十几分钟你就收工?哈,原来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说着,展小怜背靠车门,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燕回腰部以下的位置看,好像打算把那里的裤子看穿露出真容似的。

        燕回的脸都黑了,一把捏着展小怜的下巴,“信不信爷能玩死你?”

        展小怜翻白眼,红果果的藐视态度,半响,突然说:“要不,你让我看下大小……我眼睛目测很准,一看就知道爷那方面跟爷的外形是不是一样了?!比缓?,展小怜蹲下来,挪到燕回两腿中间,仰头看着燕回:“要不,我自己动手行不行?”

        燕回死盯着展小怜,主要是盯着她的眼睛。要是换个女人,燕回绝对是享受,可这个女人是展小怜,燕回突然受不了了,不是为别的,主要是她的眼神。她不是别的女人那种魅惑痴迷的眼神,爷不是意乱情迷时的那种眼神,而是……而是……燕回觉得,展小怜的眼神,主要是为了看那玩意才要看的,就是单纯的看,燕回在她的眼睛里,自己有种待价而沽的错觉。

        就一个愣神,燕回一低头就发现那妞已经动手解他的裤子了,燕回一呆:“哈!”他怎么有种被人强上的感觉?

        拉链都拉到一半了,展小怜心还说今天终于得以一窥真容了呢,结果冷不丁被燕回提溜起来:“你给爷坐好了!”

        燕回快速把自己的裤子穿好,气急败坏的指着展小怜怒:“你这个女流氓!”一看到她一脸疑惑的盯着他的某个隐秘位置,更怒了:“眼睛往哪看呢?你信不信爷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做戒指?你还看?!”

        展小怜默默扭头,托腮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刚刚还说这丫禽兽级别够数,应该会很兴奋的露鸟欢迎围观什么的,结果也是个不够道行的禽兽。展小怜计划很久扑到安里木的那两次,她满以为能有机会看到的,结果木头哥哥说什么都不让看,第二次还提前上班了,这让展小怜后悔良久。

        下车以后,展小怜是被燕回提着后衣领拖下车的,因为走路不稳,展小怜一路“哎哎”的叫唤,被燕回直接扯到酒店房间。后面跟着的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车上气氛的诡异,其他人都不知道,因为后面这两人根本没提及什么具体的字眼,声音也听不大清,以致同车的司机和保镖也一知半解。

        燕回进房直接扯开上衣,扣子顿时四处乱飞,展小怜被他推倒在地,扣子弹在她脑门上,还有点疼,她捂住脑门“嗷嗷”两声就想躲,结果燕回直接从后面抓住她的脚脖子,展小怜觉得就像演恐怖片,还没怎么反应过来,那死禽兽已经把她翻了个身,他自己也压了过来:“爷要好好验证一下,爷到底行不行……”

        展小怜挣扎着指了指卫生间,“细菌!我身上都是细菌……”

        结果,燕禽兽一边啃着她,一边直接抱进了洗澡间,伸手一拨,莲盆似的花洒瞬间撒下无数条细密的水珠,把两人淋个通透。展小怜的衣服湿了以后完全贴到身上,燕禽兽脱都懒的脱,直接手一扯,一分为二。

        水声淋漓,地上是被踩了又踩化为垫脚布的衣服,展小怜被燕回禁锢在半空手,她心里不踏实想抓东西抓不到,周围是滑辘辘的墙面,扶又扶不上,她摸了一周以后,最后只能把身体依附在燕回身上。

        燕回就喜欢把女人往死里搞,满足他变态的征服欲,展小怜恨不得从这男人身上咬下一块肉,生吞活剥了才解恨,一个男禽兽一个女流氓,一个不把女人当人,一个把这男人当畜生,结果搞一块就跟野兽打架似的。一个被咬的满身齿印,一个被抓的满身伤痕,最后两人各自气喘吁吁筋疲力尽,就跟快死的鱼似的大口大口的喘气。

        展小怜仰面躺在床上,心里空荡荡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其实,跟安里木分手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天,可真的来了,她还是难受,这样以后,她跟安里木就再也没可能了,就算安里木不嫌弃她,她也会嫌弃自己,恶心,真是恶心死了。

        展小怜慢吞吞的翻个身,不是说女人累极会晕过去吗?为什么她只觉得身心疲惫?她翻身下床,刚站起来腰上突然多了一条胳膊,燕回慵慵懒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爷还没让你走……”

        展小怜伸手擦了把眼泪,拿开他的胳膊,说:“有味道,去洗澡……”

        燕回睁开细长的眼睛,浓黑的睫毛根部是漆黑的瞳眸,他猫似的“嗯”了一声,突然慢吞吞的爬起来,嘴里还说了一句:“要去一起……”

        展小怜一听,立刻躺了下来:“不去了……”她睁着眼看着天花板,真的一点困意都没有。

        燕回倒是清醒,他靠着床头垫坐着,伸手拿了一根烟点上,展小怜闻到烟味,扭头看了一眼,也跟着坐了起来,突然说:“让我也尝尝?!?br />
        燕回愣了下,然后明白展小怜说的是他手里的烟,挑眉看着她问:“想要?”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问:“你还给的动吗?”

        事关男人尊严,燕回差点蹦起来:“你想死?”

        展小怜伸手拿过他手里的烟塞到自己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不想死,我想做,给嘛?”

        燕回火冒三丈,伸手把她嘴里刚吸了一口的烟揉灭在床头,按着展小怜就压过去,“爷就不信做不死你……”

        结果,展小怜仰面看着燕回,淡定的说:“1996年7月份的《精华日报》副刊中间版面第二篇快讯报道过一篇文章,新婚夜,某男某女XXOO,一夜五次,结果,某男精尽人亡,女人安然无事。爷,你今晚上几次了?五,可是个过不去的坎啊。爷,这个不服不行,有先人的教训在,你们当男人得多吸取点教训,男女构造不一样,男人该服软的时候,还是得服个软?!?br />
        燕回:“……”

        也不知道是不是展小怜举得例子管用了还是怎么着,燕回压着展小怜一会,倒也没多余动作,他身体往边上靠了靠,盯着展小怜的眼睛,突然说:“是那个姓安的?”

        展小怜一愣,“什么?”

        燕回的手顺着她的腰际线往下滑,滑到盆骨的位置突然手一按,展小怜疼的倒吸一口冷气,然后,她就听燕回问道:“这里,第一个进去的,是安里木?”

        展小怜睁着眼跟他对视,半响,嗤笑一声:“哟,爷,敢情您老人家这方便还挺有情节的?”

        燕回手一紧,微眯着眼逼问:“是不是?”

        展小怜款款一笑,说:“我倒是想呢,可惜那家伙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个木头。不过,爷您倒是计较什么呢?”

        燕回松了手,“二手货,也配入爷的眼?”

        展小怜翻白眼,“看在你那么介意的份上,我还是勉为其难的跟你坦白吧,我十三的时候跟安里木学骑自行车,结果他没扶稳,然后我就车上摔下来了……对了爷,你要不要把我那辆破自行车断头砍脚解气?抢了你的女人哟。说起来我也挺悲剧,初潮是被自行车摔出来的,初次也给自行车。我以后要是写自传,书名就起叫《和自行车恋爱的女人》……”

        燕回看着她没动,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翻个身打算眯一会,结果听到身后那丫突然说:“那给爷补上!”

        ------题外话------

        末日过后,爷还活着真幸福。昨日因故未更,今天万字更新补偿(二更没可能,别跟爷讨价还价)

        另:爷要提前预定下月月票,耐爷妞们就记得给爷留票。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