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8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眠,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差点把下铺的女生给惹火了。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睡了两个小时,起床收拾了一下自己,课也没让,带了雷过客给她的钱直接出门,走到校门口水果摊的地方,顺手提了一个**十块的水果篮,就这样摇摇晃晃的去了医院。

        病房号她知道,不过她没有直接去,而是问了服务台以后才过去。

        安里木住的是普通间,还有其他病人一起,展小怜站在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动静,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口她看到安爸爸和安妈妈都来了,安里木躺在床上,一只脚翘的高高的,厚厚的石膏。脸上也被包扎过,头发乱糟糟的,精神看着也不好。

        展小怜在门口站了一会,过去敲敲门,伸手推开:“木头哥哥,安叔安婶,我过来看看木头哥哥?!?br />
        之前两家闹成那样,安爸爸和安妈妈压根没指望展小怜会过来,两个人都愣了下,安里木没有抬头,而是默不作声的把头扭向里面,展小怜斜眼看着他,提着水果篮,走到床边,“啪”一下把水果篮恶狠狠的放到了桌子上,安爸爸和安妈妈都被吓了一跳,不过人家孩子是来看他们儿子,儿子好像还上次小怜扔他牛粪的仇,安爸爸和安妈妈句觉得儿子过分了。

        安妈妈看了眼展小怜,伸手推推安里木:“木头,人家小怜好心好意的来看你,你怎么这个态度?多伤小怜的心啊。你说你这么大的人还跟小怜记仇?人家小怜比你小了五六岁,我怎么觉得她比你懂事呢?”

        安里木一动不动的躺着,还是不说话,展小怜的姿势也没动,斜眼看着,安妈妈偷偷拉了拉安爸爸,两个人对望一眼,决定还是给两孩子一点空间,他们也没想别的,就是觉得好歹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怎么就弄的跟个冤家仇人似的,实在没必要。再说了,小怜现在也是大学生,谁知道以后就能不能相互帮衬下?要是能趁着这个机会和好,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安爸爸和安妈妈先后借着打水和去洗手间的理由出去了,展小怜慢吞吞的在刚刚安妈妈坐的地方坐下,安里木还是那个姿势,展小怜伸手抠开水果篮上面包着的彩色塑料纸,摸出一个苹果,“木头哥哥你要不要吃苹果?”

        安里木没理她,展小怜翻给白眼,自己掏出钥匙上带着的小刨刀一点一点的刨皮,完了就把手里的苹果往安里木手里送:“木头哥哥你吃个苹果吧?!?br />
        结果安里木把他的手移开了,展小怜拿出来放到嘴边,“咔嚓”咬了一口:“就算想甩我也不必要给我脸色吧?男女朋友做不成好歹做个朋友总行吧?我们又没有深仇大恨的?!?br />
        安里木原本呈放松状态放在床上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骨节根根分明,他半垂着头,却始终一言不发。

        病房的门突然有了动静,展小怜身体往后一仰,脱了凉鞋后的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往床沿山一搭,鲜红的脚趾甲点缀在她的脚上,让那双脚显得格外的妖娆。

        展小怜用脚丫子夹着安里木手边的床单,拖住一角往上一拉,床单直接盖住了安里木紧握成拳的手,展小怜坐没坐像的摇晃着小凳子,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木头哥哥,跟你说话呢!”

        安里木没回答,门外进来一个医生戴着眼镜口罩的医生,跟安里木稍微一点头,“今天好点没?”

        安里木点点头,对那医生笑了笑,“谢谢林医生,好多了?!?br />
        展小怜垂着眼眸啃着苹果,不过才过了一夜,麻药估计刚过,能好成什么样?她看了眼那个医生,那人正跟安里木临床的那个病人说话,展小怜继续啃着苹果,又跟安里木说话:“木头哥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都不理我?好歹跟我说句话啊,难道真被安叔安婶说中了,记恨我扔你一身牛粪的事?你也太小气了。那都多久的事了?”

        安里木一直都不吭声,展小怜对着垃圾桶把啃完的苹果核直接扔了进去,然后对那个医生喊:“医生,麻烦过来看看他,从我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别不是他的腿神经连着嗓子,变哑巴了吧?”

        那医生很无奈的看过来:“我当医生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听说哑巴是因为这个原因?!?br />
        安里木终于抬头:“小怜?!?br />
        展小怜立刻睁大眼睛看着他:“哟,木头哥哥,原来你还能发声???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说吧,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判我死刑也得说清楚吧?我要是赖着你我是孬种,就是这不明不白的态度算怎么回事?”

        安里木深呼吸一口气,“小怜,我想了一夜,咱们俩还是算了吧。昨天医生跟我说了,我以后可能会残疾,我这个样子……小怜,你还小,我不想耽误你,你值得更好的……”

        展小怜“哈”了一声,把腿放下来,掐腰站好,“安里木,你说的这几句话是你的真心话还是敷衍我的?”

        安里木抬头看她:“是真心话,我以后……”

        “停!”展小怜立刻做了个暂停的手势,“行了,你别叽歪那么多了,我知道你是说真的就行……我特玛算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渣,你还是男人吗?屁大点的事就要分手!你没本事就直说,非得扯上我是不是?你要脸要面子是吧?自己没本事就赖女人,我特玛要是给你第三次玩我的机会,我就跟你姓!我的下一个男人绝对会比你优秀千百万,比你有钱比你长的好,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还真的以为我非你不可?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就你这样的,赶紧分了才对,渣!”

        旁边还没走的医生和病床上的病人面面相觑,本该行驶医生职责制止病房内喧哗的医生愣是没说一句话。而安里木从头到尾就没机会完整的说完一句话,展小怜已经噼里啪啦把他骂的狗血淋头。骂完了,展小怜站在安里木床前问

        :“姓安的,我问你,你刚刚说的是真心话?你是确定要跟我分手?”

        安里木没有抬头,但是他从鼻腔里发出一个声音:“嗯?!?br />
        展小怜瞪着他,一扭身往门外走:“滚你娘的蛋!”走了几步又站住,走到水果篮面前,伸手把水果篮提着,“我买的!哼!”

        门“咣当”一声关上,留下沉默的安里木和两个目瞪口呆的医生病人。

        展小怜提着水果篮走到医院外头,在门口站了一会,左右看了看,又折了回去,把水果篮寄存在服务台,自己一个人走出来,两毛钱买了两个方便袋到医院门口的花坛里装了两口袋泥土,气势汹汹的走回去,拧开门进去,对着安里木劈头盖脸的把那两口袋泥土倒在了他头上,安里木头上身上床上到处都是泥土。

        那医生这才反应过来,“喂!”

        展小怜一扭头,目光冒火的看着那个医生,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千块,对着那个医生就砸了过去,指着安里木对那医生吼:“我赔钱行不行???”

        吼完,展小怜再次气势汹汹的走了,走廊上还跟安妈妈碰了个照面,安妈妈还说呢:“哎,小怜,这么快就回去???”

        结果,展小怜看都没看安妈妈直接走了,弄的安妈妈十分郁闷,进屋一看儿子的床上,哎哟,她就知道肯定是展小怜干的,展小怜有前科,这都不是第一次了。

        安妈妈看看都是泥巴,安妈妈就知道肯定是城里弄不到牛粪,她就丢泥巴了,赶紧伸手帮着儿子清理,那医生和闻讯而来的其他医生看着满床的泥巴都无语了。

        展小怜淡定的提着她的水果篮出大门,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伸手一指,嗷嗷骂了一声:“太阳尼玛!”然后回学校了。

        病房里,医生帮忙把展小怜丢的那两千块收集起来放到安里木床头,安里木沉默的看着忙碌的安妈妈,突然说了一句:“妈,你先出去一下,我想一个人先待会?!?br />
        安妈妈还在嘀咕展小怜呢,听了安里木的话以后也没说别的,把打扫在一起的垃圾放到垃圾桶里,然后提了出去。

        临床的病人同情的看了眼安里木,“兄弟,想开点吧。你也是为了她好。不过,你女朋友是不是也太干脆了?”

        安里木躺在床上,半响才回了一句:“她脾气就是这样,也一直这样……”

        临床病人见他不想多谈,也没多说话,视察的医生过来看了一圈,安里木一没有抬头,他伸手,用床单盖住头,一言不发。

        展小怜回了学校,班里的同学还没放学,她躲在卫生间里一个人放声大哭,哭完了,她伸手擦擦脸出去,一个人躺在床上看书,安里木的手机号,被她从手机中直接删除,只是删不删对展小怜来说都一样,她的脑子堪比电脑,就没有能忘的东西,那个还没机会联系多久的号码,早已牢牢的印在她的心里。

        安里木住院住了不少天,展小怜自打那次去了一次以后,就再也没去过。她不去想,不去听,不去打听,整天埋在宿舍里看小说。以前有安里木看着,她被逼的还能看看书,现在好了,完全没人管,她也完全自由了。

        周五晚上展爸过来找展小怜以前她都是找借口留在学校,等着展爸回家以后她去找安里木,这次她什么借口都没找,直接收拾东西跟展爸回家。

        展爸还奇怪呢,“小怜,这次不去你同学家帮她家看门了?”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说:“她爸妈回家了,我还去干什么呀?家里有人她就不怕,我也就没必要去了?!?br />
        展爸一边开车一边笑道:“你也该回家了,你妈都念叨好多次你把她给忘了?;厝プ急缸虐つ懵钆??!?br />
        展小怜翻白眼:“爸,我妈骂我的时候你千万得帮我,不然我就惨了?!?br />
        父女俩一路聊着天回家去了,车开过安家门口的时候,展小怜特地往他们家门口看了眼,发现大门紧闭,展小怜随口问了展爸一句:“爸,安叔安婶家的门怎么着锁长这样了?好几把锁呢?!?br />
        展爸看了一眼,淡淡的说:“前几天晚上你妈打电话给我,说木头出了车祸,受了重伤,住院了,你安叔安婶连夜赶了过去。当警察看着风光,实际上也辛苦,听说是木头之前出警的时候抓过一个人,人家现在故意找他麻烦的,等于是报复,真是难为木头了……”

        展小怜猛的扭头看向展爸:“哎?谁说的?”

        展爸停车挂档,嘴里说了句:“听说是木头的同事说的,不过也是他们猜测,巧了那个开车的人就是跟那人有点亲戚关系,木头的同事询问的时候问出来了……”

        展小怜“哦”了一声,她明白了,为什么安里木突然要提分手,不单单是他的腿和脸上的伤,更大的原因是他以为那是人家对他的报复,他怕他当警察以后如果得罪了更多的人,人家报复的话会连累到她。

        展小怜下车,看了安家的房子一眼,转身进了家门,展妈知道展爸和展小怜回去,已经开始做饭了,做饭的时候唠叨,结果吃饭的时候展小怜就惨了,被训的体无完肤,她可怜巴巴的看看展爸,展爸抬头看天,展小怜只能对展妈求饶:“妈,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br />
        展妈这才消停下来。

        吃完饭展小怜一个人上楼,打开电脑上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她跟安里木肯定不成了,除非有一天燕回死了,安里木跟燕回,怎么可能有相斗的机会?燕回可以把安里木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可安里木连燕回的边都不可能沾到。

        展小怜比谁都知道,如果她不想害死安里木,就按照现在的剧本走下去就行,否则,安里木就不是断一条腿这么简单。展小怜感谢安里木同事那个有关犯人报复的猜测,因为那个猜测让安里木站在她的立场提分手。

        展小怜一边开机,一边摸眼泪,她就知道,木头哥哥任何时候都是先想着她的,在医院,她眼睁睁看着他因为自己说的那番话而痛苦绝望。木头哥哥听到她用玩世不恭的声音说着那些伤人的话,肯定很伤心,可是他还是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有反驳,就连那些泥巴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都是默默的承受,甚至连伸胳膊挡一下的动作都没有,就像他早已做好了承认的准备一样。

        展小怜一边输入密码登陆一边哭着说:“木头哥哥我讨厌你为我着想,也讨厌你什么时候不生气什么时候都想着我的样子,我讨厌你以后有别的女朋友然后把我忘了也讨厌你以后跟别的女人结婚……是我把你害成那个样子的……明明是我,你还那样自责……我讨厌死你了……呜呜呜……”

        开始展小怜是小声的哭,结果哭着哭着就是放声哭出声了,展爸展妈在下面还以为听错了,结果仔细一听,还真是展小怜的声音,两人赶紧上去敲门:“小怜,小怜你怎么了?小怜你开门!”

        展小怜一边哭一边打开门,看到展爸展妈站在门外,啥话没说,哇哇哭着扑到他们怀里:“我难受……”

        展爸一听,魂都出窍了:“小怜?快告诉爸爸,你哪里难受?”

        展小怜哭着说:“心里难受……哇哇哇……”

        展小怜从小到大,虽说身体不好,可哭的次数却是寥寥无几,展爸展妈数的过来的次数,小的时候要是碰到哪里了,顶多是哼唧几声就停了,哪有哭的这样伤心的,特别是展小怜还说是心里难死,展爸二话不说就要抱着闺女下楼,说要带她去医院。

        展小怜身体又没地方疼,肯定不去啊,就哭着说:“爸,你就让我哭一会吧,我就是心里难受……”

        展爸没办法,让展妈先下去,自己带着她进到房间里坐下:“小怜,你是不是因为木头被车撞的住院了,所以担心哭的?!?br />
        展小怜垂着眼不说话,只是抽抽搭搭的,哭完了,也没了刚才的歇斯底里,展爸摸摸她的头,“小怜,要是实在担心,爸爸明天跟你一起去看看木头好不好?”

        展小怜伸手一摸眼泪,撇撇嘴说:“不去,我次不是担心他,我是刚刚想到如果是我撞了车,你跟我妈该得多伤心啊,所以哭了?!?br />
        展爸急忙伸手拍了她一下:“瞎说什么呢?什么不好想尽想些没用的东西,晚上别太晚,电脑玩一会就睡觉知不知道?”

        展小怜“嗯”了声,然后目送展爸出去,等门关了以后,展小怜对着电脑发呆,想起自己上网的目的,她欠雷过客一个装备要给他,就登陆游戏,雷过客已经呼唤过她好多次了,展小怜刚一登陆进去,雷过客就急忙的私信过来:小米小米,你终于上线了!

        展小怜什么话也没说,就把装备给雷过客了,还顺带说了句:给你了,我下线了。

        雷过客急忙说话:别啊小米,我今天机子可好了,你带着我打我肯定不拖你后腿,这机子可是我们爷的机子,配置可是顶级的。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咔咔咔的打字:别跟我提那禽兽,我烦,木头哥哥估计残废了,他自己很有自知之明的跟我说了分手,我丢了他一身泥巴,我们玩完了。

        雷过客看到展小怜发的这话愣了下,他要是没猜错的话,禽兽是指他们爷吧?偷偷看了眼不远处的燕回,赶紧打回去:小米,你别这么说,这是我们爷的随身电脑,万一他看到了就完了?;褂?,那个是受伤的是你男朋友???小米我太伤心了。

        展小怜冷笑,就是要让那禽兽看到,她一脸煞气,手指带风的咔咔打字:你眼瞎了?是前男友!前男友!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