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7章 木头哥哥怎么办?

    第067章 木头哥哥怎么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松开手,什么话没说,揭开被单下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往身上套,嘴里淡淡的说了句:“算你狠。我给木头哥哥收尸去?!?br />
        她弯腰穿鞋,正准备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肚子上多了条胳膊,燕回直接拦腰把她掀到床上,一个猛扑牢牢的把她压在身下,一手托腮,一手捏展小怜的脸,完全一副戏弄小猫小狗的表情:“肥妞,这么想的开?不心疼了?”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他要是我爸是我哥,我还真心疼,可惜,他是我男朋友,再亲也没亲到让我为他要死要活的程度,他要是死了,我给他收尸,要不然怎么着?殉情?演言情片呢?”

        燕回看着她,手指从她脸上滑过,“爷还指望你主动献身换你的情郎呢?!?br />
        展小怜翻个白眼:“你当我跟你一样是个傻X?男人没了这个我还能找下一个,我为了一个男朋友跟你睡觉?你用这破事要挟我然后等着我被他甩?哎哟喂,爷,敢情您老人家的小言书看的比我还多?这么狗血的剧情都能想得出来?不觉得起鸡皮疙瘩吗?”

        燕回“哈”了一声,继续津津有味的盯着她的脸,说:“爷是觉得这招最管用,女人不都是那种为了……男人?什么都愿意付出的生物?”

        展小怜一脸受不了的翻白眼:“得了爷,您到底是了解女人还是不懂装懂?那种的,不是女人,是傻逼。什么都愿意付出?付完了以后呢?你说木头哥哥要是知道我陪你睡了一觉是为了他,他会怎么办?”她伸出胳膊勾住燕回的脖子,“爷,您老人家不会真指望我对你献身吧?”

        “不必,爷献身给你就行?!毖嗷匦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然后低头,没有亲展小怜的脸也没有亲展小怜的嘴,而是亲在她下颚的位置,而后沿着她的下颚一路往下,单手扯开自己身上的上衣,展小怜躺着没动,燕回脱她衣服的时候她很配合的把胳膊抬起,只是当燕回的手顺着腰际线摸向下方时,她突然绷紧了身体,微微蹙着眉,然后闭上了眼睛。

        燕回一只手绕她的后脑勺的位置,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使劲摇了摇,邪笑道:“爷还以为身下的是具尸体?!?br />
        展小怜睁开眼,伸出光溜溜的胳膊一指门口,说:“爷,门外有人?!?br />
        话音刚落,门外还想起了敲门声,还是隔了两道门,声音不大,不过确实传了进来:“爷,李先生来访?!?br />
        燕回拉下她的手,再次狠狠的在她下颚咬了一口:“下次,等着爷找你?!彼底?,燕回从展小怜身上下来,系上腰带,光着上身走了出去。

        展小怜麻利的穿上衣服跟了出去,门外站着的雷震,看到展小怜一边抓着头发一边出来愣了下,然后下意识的看向她的眼睛,展小怜一撩头发,“哟,大叔,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再晚一分钟,我就被你们家爷给吃干抹净了?!?br />
        那边瞳儿正拿着一件衣服替燕回穿上,闻言脸上带着讥讽笑容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头也没回的对瞳儿摆摆手:“大婶,你眼睛需要矫正,都歪了?!?br />
        瞳儿嗤笑:“爷,您这新玩具是不是有点咬手?要不要瞳儿调教调教?”

        燕回正自己扣着手腕的扣子,随口道:“这妞爷要亲自调教,你把她教乖了,爷的乐趣在哪里?”

        瞳儿一脸遗憾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站住脚,斜眼看过去:“调教?大婶,都人老珠黄了就安分点吧,调教我?还真把自己当老鸨呢?不过,你这年纪当老鸨差不多,要不然哪个男人会要你?”展小怜一边走出去一边说:“谁让姐姐我青春美貌呢,燕爷不是都拜倒在姐姐我的石榴裙下?死三八!”

        瞳儿气的俏脸煞白,燕回伸手一捏瞳儿的脸:“心肝儿别吃醋,爷最疼的还是你?!?br />
        瞳儿娇笑,展小怜一哆嗦,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直接抬脚走人,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雷过客突然从角落里窜出来,一把拉住展小怜躲角落,偷偷摸摸做贼似的问:“小米小米,你到底怎么得罪燕爷了?你一个朋友受伤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要去医院???……”

        展小怜一把抓住雷过客:“人死了没?”

        雷过客急忙摇头:“???这么严重?死没死我哪知道啊……”

        展小怜走了两步又回头:“过客,借我点行不行?我回头还给你,一百……肯定不够,五百……要不你借我两千吧,我保证还给你,要不我把我游戏里最好的装备给你怎么样?那个值一万多呢,之前有人出我一万怎么着你也赚了你说是不是?”

        雷过客一听,立刻睁大眼问:“小米小米,你说真的?可不能反悔啊,你等着!”

        雷过客说着就跑走了,一会功夫捧着两千块出来:“小米,给你,你记得回去以后就给我呀!这些可是我借的钱……”

        “知道了,我又不会赖你账,”展小怜拿到钱数了数,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路上展小怜开始打安里木的手机,第三次才有人接,是安里木的同事,说安里木刚刚送进去抢救,展小怜一愣:“不是半个小时之前就该到医院了吗?怎么现在才送进去抢救?”

        同事语气十分焦急:“我们也不知道啊,刚才说抢救室有人用,没有地方,就一直等……”

        展小怜差点咆哮出声:“抢救室有人用?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同事很无奈的说:“医生确实是这么说的,我们都急死了,木头刚才都已经休克了……”

        展小怜走向医院的脚步蓦地停住,她挂了电话,改变原来的路线,回了自己的宿舍。然后她拿了衣服去洗澡,把自己身上从上到下打了几遍沐浴露,特别是下颚的地方,用洗面奶洗了三四遍。她站在花洒下,任凭热水由上而下冲洗,视线落在一个角落,良久不发一言。

        “展小怜!展小怜!”有个跟她熟识的女生准备要走,喊了好几声展小怜都没回神,直到那女生伸手推了她一下:“小怜,你傻了?现在走不走???怎么心不在焉的?我都喊你好几声了?!?br />
        展小怜赶紧应了一声:“啊,这样,你先走吧,我还要再洗一会?!?br />
        那女生听了只好自己先走了,展小怜拿了毛巾擦脸,直接捂住脸,半天才抬起头,她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怎么招了燕禽兽,她明明什么都没做,明明每次看到的时候都千方百计的躲,明明她每次都只想着怎么脱身,她到底怎么就招了燕禽兽了呢?聪明如展小怜,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怎么都想不出来。

        燕禽兽说把安里木往死里整,这就是安里木没有被及时送进抢救室的原因,即便抢救室没有人,如果燕回不开口,他就不能被人接收进去。展小怜在猜燕回的心思,也在赌安里木的运气,她用了两个办法来猜,最终她确定至少其中一个对燕回来说,暂时是管用的。

        燕回的身上集合了男人的缺点,也集合了男孩的缺点,霸道而**,好奇而任性,小性子里有着孩子一样的别扭,他自身优越的条件和周围的环境让他性子里掺杂了一点小傲娇。他看中的,不管是什么,他都要抢,抢不到,他就毁了,我没有你也不能有,你有了他心里就不平衡。他喜欢的女人,绝对不允许对方勉勉强强的接受。

        燕爷要的是什么?是臣服,他就是要让人俯首称臣,把他当rmb一样的爱。他不会直白的告诉对方他想要什么,而是要让人家猜他要什么,猜错了,是末日,猜对了,或许就是开始。

        燕回明知展小怜对安里木十分在意,她越表现的心急如焚,他就越让安里木生不如死,正如展小怜所说,他就是要展小怜承认,她没有什么男朋友,就是要她承认,安里木对她来说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但凡她表现出一点的在意,他就会想办法把那个人往死里折磨,就是告诉她,就算现在安里木死在她面前,她也不能掉一滴眼泪,如果敢掉,他会当初焚尸化骨,让她亲眼看着她心目中重要的那个人,在她眼前化为乌骨。

        燕爷心中,女人是什么?女人是玩具,就如现在的展小怜。

        展小怜伸手头发摸到后面,又冲洗了下,拿了洗浴用品踩着拖鞋走了出去。

        回到宿舍,展小怜安静的躺在床上,她看着手机,一次次的翻到安里木的号码上,又一次次的按了返回。她脑子里呈现出的是燕回手上那份安里木的个人资料,展小怜不知道是什么人,要花多长的时间才能有那样一份详细的资料,从安里木的出生到现如今的工作,其中稍微重要点的事都调查的清清楚楚,现场的人、物、对话,每一样都那么清楚,就像有人在现场看过记下来似的,展小怜不知道现如今还有谁比自己更了解安里木,更了解安里木小时候的那些事,可事实告诉她,燕回就是这么神通广大。

        展小怜问自己,要去医院吗?去了以后呢?燕回绝对会为了让她难受,而让安里木更加痛苦。展小怜从薄被下探出头,自嘲的嗤笑一声,木头哥哥要是因为她死了,她估计这辈子都活不踏实。展小怜伸手从床里面摸出一本言情小说,翻开自己做了记号的地方,一张一张的翻着,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看不进去。

        同宿舍的一个女孩抬头看了展小怜一样:“小怜你去食堂吃饭不去?咱俩一起吧?!?br />
        展小怜晃了晃自己手里的言情小说:“不去,没看完呢,我晚点时间去吃东西?!?br />
        同宿舍的女孩只好一个人走了,展小怜看着她关上门,拿枕头垫在床头,靠着枕头看着房顶,一会比一会心慌,木头哥哥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什么事?安大伯和安大婶是不是已经在赶往摆宴的路上了?

        展小怜就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待到晚上八点多,总算觉得自己肚子饿了,起床去吃东西,想来想去也没想起吃什么,就拿了钥匙和钱去学校的小超市。展小怜在熟食区转悠,拿了袋方便面,一转身,顿时呆住了,立刻惊呼出声:“傻妞!”

        嚷着方便面以扔,一把抱住穆曦,穆曦手里还举着块面包,看到展小怜的时候的时候也是一脸惊喜:“胶带?!胶带真的是你???”

        展小怜拿着自己的方便面,又挑了跟火腿肠,带着穆曦一起去结账,还把穆曦的面包钱也给付了。穆曦一点不客气的一边吃着面包,一边站着展小怜身后:“胶带,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还以为这个学校就我一个人呢?!?br />
        结了帐以后两人走出来,展小怜心里奇怪死了:“不对啊傻妞,你不是填的军校吗?怎么到摆大来念了?”

        穆曦本来兴高采烈的脸,笑容顿时隐了去,眼泪汪汪的低下头,抽泣了半天才说话:“李晋扬……是李晋扬改了我的志愿……”

        展小怜睁大眼:“???大叔还真敢改???就不怕你讨厌死他?”

        穆曦一边摸眼泪,一边带着哭腔说:“反正,我以后是不理他了,我恨死他了……那是我的志愿,他凭什么改我的志愿???”

        展小怜把她往怀里拉了拉,摸摸穆曦的头:“傻妞,没事,在这个学校也挺好啊,至少我们俩还在一起啊。反正来都来了,你现在哭也没用,再说了,摆宴离青城多近,看你妈妈也方便是不是???”

        展小怜不说还好,一说到穆曦的妈妈,穆曦“哇”一声就哭出声来,往地上一蹲,哭道:“妈妈……妈妈已经去世了……我都没见到她最后一面……”

        展小怜本来心里就难受,还害怕安里木会死,一直找不到发泄口,如今被穆曦这样一勾,眼泪先是噼里啪啦往下掉,一会功夫就跟穆曦抱成团哭成一片了。

        展小怜的心境和穆曦的心境完全是两个,她没有失去母亲的绝望感受,来自安里木的担心是她最大的心结,只是哭完了,她心里依然会担心,而穆曦哭完发泄完就会好很多。展小怜拍拍穆曦的肩膀,抽泣了下,豪气的说:“傻妞你放心好了,不是还有我吗?你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br />
        不一定能办到,可是有个能对她说这种话的朋友,那也是幸福的事。穆曦一边抽泣,一边把面包从袋子里拿出来继续咬,是不是抽噎一下,说:“我知道了……”

        展小怜让穆曦记下她宿舍号和电话,两人先各自走了,穆曦的学习用品还在自习室,她要回去拿,展小怜嘿嘿一笑,“我还有本小说没看完,我要先去看小说了?!?br />
        穆曦一脸的羡慕妒忌恨,很愤恨的走了,临走还嘟囔了一句:“我恨胶带那么聪明!”

        展小怜回到宿舍,刚刚遇到穆曦的惊喜让她稍微开朗了下心情,她爬到床上继续捧起书,却最终捧着书睡着了。

        展小怜醒过来是被她手机吵醒的,她拿起来一看,是安里木的号码,展小怜手忙脚乱的按下接通键:“木头哥哥!”

        “喂?小怜妹妹,你现在在哪?木头经过了两个多小时抢救,总算醒了!我给你报个喜,你放心吧?!倍苑绞前怖锬镜耐?,展小怜记得他的声音,一听说安里木醒了,展小怜一直悬在半空的心顿时放了下来,醒了就好:“真的?那太好了,谢谢你?!?br />
        同事犹豫了一下,又说:“那个,木头没醒的时候一直做噩梦,他嘴里一直喊你的名字,小怜妹妹,你能不能过来看看木头?他脸上有道车祸留下来的伤口,医生说可能会留疤,他知道以后情绪一直不好,说你肯定要嫌弃他了……”

        展小怜愣了下:“疤?木头哥哥最重的伤是哪里?”

        “是腿,车是从他脚腕压过去的,医生说粉碎性骨折,木头现在脚腕里订了根钢筋,医生说弄不好能成残疾……那脸上的伤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反正挺恐怖,不过医生说那个以后可以整容……”同事的语气充满了担心。

        展小怜被气的全身瑟瑟发抖,突然声嘶力竭的吼了一声:“我要宰了他!”

        “???”安里木的同事急忙说:“小怜妹妹别冲动,肇事司机已经被抓了……”

        展小怜挂了电话,伸手捂住脸失声痛哭,是燕回,绝对是燕回!除了他,不会有第二个人有那样阴狠而又干脆的手段,他就是让安里木先残,然后再看她的反应来决定木头哥哥的生死。他说把木头哥哥往死里整,他奉行着听起来更像戏言的“法治社会”,即便是整死木头哥哥,他也会让人看起来是一起救治不及时的医疗事故,而不是故意杀人,所以医院一拖再拖,直到燕回漫不经心的撤下他最终的死亡命令。

        展小怜全身发冷,她捂着脸,闭目躺在床上,医院她一定要去,如果完全不去,燕回会认为她是在?;ぐ怖锬竟室獗芸?,如果一直去,燕回会认为她对安里木有情,而这是燕回最不爽的地方。

        ------题外话------

        妞们,爷能不能等世界末日以后再更新?末日之前爷要垂死挣扎的享受银生……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