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6章 燕爷的心思怎么猜?

    第066章 燕爷的心思怎么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觉得有道炸雷在上空炸了下,新玩具……很满意?说的……是她?!她僵着脖子回头,小心翼翼的问:“爷,您老人家这话俺没听明白???爷的新玩具,需要俺提建议?”

        燕回带着邪气的笑声低低的传来:“不需要,爷只不过想显摆一下?!?br />
        展小怜:“……”默了默,开口:“爷,您老能不能先松开您老人家尊贵的手?俺眼前一片漆黑,啥都看不到……而且,还弄脏了您老人家的手来着,多不好啊?!?br />
        眼前一亮,展小怜眼睛上的手还真松开了,只是她刚要挣扎着爬起来,燕回伸手一按,展小怜再次仰躺在燕回身上,她四爪乱舞的大喊:“爷,您这是干啥???俺都好几天没洗澡了,大热的天,您不觉得俺身上味道不好闻?您能不能让俺起来???”

        燕禽兽温柔的回答:“不能,爷今天心情好,所以看到什么都高兴?!?br />
        展小怜咬牙切齿:“可是爷,俺今天心情不好……”

        燕禽兽温柔的摸摸她的脸她的脖子她的胸,还揉了揉她的肚子,继续温柔的说:“肥妞,爷的心情好,你的也必须要好,敢说不好,爷就割了你的舌头?!?br />
        “……”展小怜泪流满面,这丫知不知道他都渣到家了呀?

        燕回问:“肥妞,爷问你,今天心情好不好?”

        展小怜抹了把伤心泪,干巴巴的回答:“好?!?br />
        燕回伸手捏了她的脸,展小怜“嗷”一声叫出来,马上热情洋溢的说:“爷,俺今天心情好的不得了,堪比六月骄阳冬日暖阳,冰雪融化春天来了的感觉也不过如此,爷,您老人家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跟您在一起怎么会心情不好呢?您说是吧?”

        燕回满意的点头:“既然爷这么好,那就跟着爷,爷刚好缺个暖床的……”

        展小怜一听,全身汗毛直竖,急忙喊道:“爷……不行??!”

        燕回按着她的手一顿,随即邪笑道:“说爷不行?”

        展小怜:“哈?”

        燕回按着她的身体,抓着她的头发,愣是让她翻了个身,从仰面躺的姿势变成了趴在他身上,一手抓着展小怜的头发,一手顺着她身上的小短裙就摸了进去:“看来爷有必要让你知道爷行不行了?”

        展小怜差点蹦起来:“哈?!”急忙摆手:“爷,爷,俺嘴笨,说错了,俺不是说你不行,俺几年前就见证过您老人家的金枪不倒霸气侧漏的雄姿了,怎么会说您老人家不行呢?被爷征服的女人那可是前赴后继源源不断,完美再现了当年百万雄师过大江的场景,爷您老人家怎么不行呢?俺是说,是说……是说俺还没资格给爷暖床……”

        燕回慢吞吞的抽出手,捏着她的脸摇了?。骸坝捶舒?,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肥是肥了点,不过,爷破例准许你给爷暖床?!?br />
        展小怜心里腹谤“破个头例,我擦你全家不解释”,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就当这丫放了个屁,小心的往下挪,希望自己能立刻燕禽兽的禁锢,嘴里嘻嘻笑着说:“爷,俺暗恋了您老人家那么多年您都没表示,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俺觉得太玄幻了。再说了,俺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燕回闻言,猛的一抬眸,展小怜说了一半的话顿时噎住,她小心翼翼的咽了咽口水:“爷,您看……?”

        燕回的脸上挂上一抹邪气的笑,伸手勾起展小怜的下巴:“爷没听清,再说一遍?!?br />
        展小怜全身一冷一冷的,酝酿了老半天才战战兢兢的开口:“爷,俺,俺的意思的是俺已经有男……”

        下巴猛的被捏住,展小怜顺着那手劲抬着下巴,酸疼酸疼的,想挣脱又不能,展小怜觉得痛苦至极,艰难的憋出一个字:“燕……”

        “爷说了,爷没听清,再大声点!”燕回捏着展小怜的下巴,结果展小怜别说说话,连声都发不出来。

        燕回突然粗鲁的伸手一推,展小怜往前冲了两步掐着脖子拼命咳嗽,燕回伸手,拿起手边一叠资料,开始念:“安里木,男,23岁,身高179,摆宴市南塘镇人……”

        展小怜咳嗽了几声后,不由自主的停下手里的动作,慢慢的抬头,整个人有点愣愣的,在燕回念到安里木工作的时候猛的睁大眼睛,结结巴巴的问:“爷,爷,您这个是哪来的?”

        燕回把手里的那叠资料朝着她头上一放,展小怜头一动,资料顿时雪花似的往地上飘,飘的到处都是,燕回笑眯眯的坐在那里,一手托腮看着她说:“爷想知道的,有的是人往爷手里送?!彼呈帜闷鹨徽胖?,在展小怜面前晃了晃:“肥妞,你现在什么想法?”

        展小怜一脸郁闷的拿着手里的纸,嘀咕道:“我都不知道木头哥哥在学校里这么受欢迎,这个也喜欢他那个也喜欢他,真是的,我以前问了都不跟我说……”

        燕回伸腿踢了展小怜一脚,“哟,别告诉爷,你的小男朋友还挺入你的眼?!?br />
        展小怜赶紧往后退了退,“爷,俺可是啥都没说来着?!彼宜德??就说有男朋友就差点被掐死,要是再多说,估计就要横尸当场了。

        燕回嗤笑一声,慢条斯理的说:“肥妞,你信不信,爷今天晚上就能让他死在街上?”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燕爷,您老能不能告诉俺,俺到底做了什么惹您这么生气的事了?怎么着俺觉得你是在威胁俺???”

        燕回伸手拍了两下座椅,慢吞吞的站起来,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狠狠的托起她的脸,抬起,在她的下巴“呼哧”咬了一口:“就是威胁,爷不缺女人,不过,爷缺个有意思的玩具,现在,爷要独享这个玩具,所以,爷打算去掉碍手碍脚碍眼的东西,肥妞,你觉得呢?”

        展小怜的拳头“呼”一下握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爷,你这也太不要脸了?!?br />
        燕回摸着脸,“爷不要脸又不是一天两天,更不要脸的事爷都做了,还在乎多一件?爷给你一个帮你小男朋友的机会,乖乖躺在爷的床上,爷就饶他一命?!?br />
        展小怜怒了,直接把手里的纸揉成团,对着燕回的脸拍过去:“躺你祖宗床上!你这个死变态!”

        纸团从燕回高挺的鼻子上“啪嗒”掉在地上,燕回一拍手,满意道:“啊,原形毕露,爷重口,就喜欢野的。肥妞,不必上爷祖宗的床,上爷的床就行?!?br />
        展小怜弯腰从地上捡了几张纸,揉成团,对着他就砸过去:“野尼玛!你丫去死吧你!”

        那纸团砸身上也不疼啊,而且展小怜的准头爷不准,老砸偏了,燕回直接坐到椅子接纸团,展小怜气的直喘粗气,世上怎么还有这种死变态啊。转身,满身带煞的拉开门走了出去,意外的畅通无阻一路走了出去。展小怜站到外面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大酒店,对着大酒店一竖中指,去你丫的王八蛋,去死!

        展小怜来的时候坐车来的,坐车的路程只有几分钟,主要是宿舍到大门的距离,现在往回走倒是有点远。展小怜身上没带钱,只能自己走路,走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展小怜掏出来一看,是安里木的号码,她立刻接通放到耳边:“木头哥哥?”

        “喂?请问是小怜?”电话里传来的是个陌生人的声音,展小怜心里一咕咚,隐约听到话筒里传来救护车的蜂鸣,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请问,您是?”

        “我是路过的,手机的主人刚刚出了车祸,我打电话叫的救护车,现在正在救护车上,这个手机里你的号码房子最上面,我想着是不是他最重要的人,所以就打电话给你……”对方详细的解释了一通。

        展小怜的手脚都在发抖,她结结巴巴的问:“那,那人呢?他人怎么样?你知道是怎么出的车祸吗?”

        电话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换成一个女人在说话:“你好,我是救护人员,病人现在昏迷,流了不少血,需要急救,否则可能会失血过多出现休克,你是他家人吗?最好带足钱马上来医院交医药费,免得耽误救治……”

        展小怜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对方又说了什么她也没听清,无意识的“嗯”了几声,茫茫然挂了电话。她站在原地,看着阴沉沉的天空,觉得那片乌云,马上就要压下来,压的她几近窒息。

        展小怜在原地愣了几十秒,猛的转身往回路跑,直接冲进酒店,里面有人拦着不让她走,展小怜就跟小疯子似的对着那些人拳打脚踢,嘴里一边骂着燕回让他滚出来,结果,那些拦路的半挡半退的让她进了电梯,她顺着自己出来时的路走,一路冲到了刚才的那个房间门前,一脚踢开门,站在门口一边喘粗气一边骂道:“燕回,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给老娘死出来!”

        燕回放下手里的酒杯,大腿跷二郎腿,一手托腮优雅的看着她:“哟,肥妞,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见爷?怎么想通了?”

        “想通尼玛!”展小怜手脚发麻,走路都不利索,“是不是你?木头哥哥的车祸是不是你让人弄的?!”

        燕回往后一躺,摊着四肢,一脸遗憾:“呀,被你发现了?对了,你的小男友伤的怎么样?爷是要求死在路上的,人死了没?”

        “我擦!”展小怜左右看看,哪有刀?哪有刀?她要一刀捅了这禽兽!

        燕回身子一歪,没有骨头似的侧躺着看着展小怜:“哎呀呀,小肥妞生气了,这可怎么办?妞,哭一个给爷看看?!?br />
        “哭你妹!”展小怜没找到刀,直接拿起门边衣服架上的衣服撑,对着燕回气势汹汹的走过来,结果,那玩意还没落到燕回身上,之前把她从学校带过来的金发男人突然从房顶上落下,直接把她手里的衣服架扯了下来,像揉纸团一样的把那衣服架揉成了一团,丢在地上,然后恭恭敬敬的走了出去。

        展小怜抬头看看房顶,又看着地上的铁丝球,气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伸手抹了把眼泪,“你丫要暖床是吧?”

        燕回邪笑:“哟肥妞,这么快改变主意了?”

        展小怜过去就拉他的手:“你起来,找个房间去!”

        燕回换个躺姿,伸手一指对面墙壁上的门,“那里就是?!?br />
        展小怜一抹眼泪,“你过来,我给你暖床!”

        然后,展小怜拧开那扇门,进去伸手把上衣给脱了,一边脱一边对倚在门边上悠然看着的燕回说:“木头哥哥现在在医院,医生让送医药费过去。我没钱,你看着办,燕回你听着,木头哥哥要是死了,我肯定也要把你杀了?!彼底?,展小怜爬到床上,伸手盖过毯子,就露个头出来,她看着天花板,一脸大无畏的表情。

        燕回慢吞吞的走过去,隔着薄薄的床单,伸手覆盖在展小怜的胸上,邪笑道:“这是为了你的小男友献身?哎呀呀,还真是感人呀。怎么办?爷最讨厌的就是煽情的戏码,爷现在只想马上弄死你的小男友……”

        展小怜一听,猛的从被窝坐起来:“你……!”

        燕回抬起一眉:“哦?”

        展小怜盯着他的脸,真想伸手把他抓成花猫脸,只是就算她真的得逞了又能怎么样?展小怜没有奔去医院而是回来,是因为她比任何人都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无忌惮的禽兽性格,她根本想不到他下一步是怎么想的,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打算怎么做。

        展小怜跟燕回对视,燕回的视线从她的眼睛上移到她光溜溜的身体上,落在她腰间的手顺势抚了上去,“这样看,肥妞还是挺有料的嘛……”

        展小怜犹豫了一下,心里的想法让她全身的鸡皮疙瘩一下子冒了出来,然后,她在燕回慢慢抬起的目光下,伸出手臂小心的搂住了燕回的脖子,对他露出一脸讨好的笑:“爷,您要不要现在放松放松?”

        燕回脸上的笑容就跟春天的花似的娇艳,他一边安安逸逸的享受着美人恩,一边伸手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眼睛盯着展小怜的眼睛,脸上带着笑,对着电话说了一句话:“把那个姓安的往死里整!”

        ------题外话------

        爷表示一阵冷一阵热,应该是生病了,昏昏沉沉昏昏沉沉……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