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5章 调查问卷

    第065章 调查问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世界再一次静默下来。

        燕回身后的道具们看着他们老大胳膊上的女人用品,一个个鼓着嘴抬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燕回,生怕一个不小心笑出声。

        燕回指着自己的胳膊上白色的长条条,问:“肥妞,爷问你,这是什么东西?”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多功能生理用品??!又能当创口贴又能当鞋垫,必要的时候还能当便签纸呢?!弊钪匾彩亲钪饕挠猛颈恍》舒ず雎圆患屏?。

        展小怜抬头看着燕回:“爷,俺是不是可以走了?”

        燕回伸手从后面掐住展小怜后面的脖子,咬着牙说:“你要是敢走,爷就把这玩意贴你脑门上让你绕城跑三圈!”

        展小怜被他一只手掐的咳了两声,苦巴巴的问:“那爷,您老人家到底要怎么样???俺还急着回摆宴呢,再不走,天都黑了?!?br />
        燕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阴沉的看着她,展小怜被他看的心里直哆嗦,刚要开口说话,几个燕回放松手里的力道,猛的伸手一推,“滚!”

        展小怜被他推的往后踉跄了一下,差点坐地上去,她气鼓鼓的转身就跑,嘴里嘀咕了一句:“尼玛死变态神经病阴晴不定反复无常的死禽兽?!迸芰肆讲酵蝗幌肫鹄匆桓鑫侍?,唉?燕禽兽不是最喜欢找茬的吗?怎么这次他这么轻易的就放过她了?生怕燕禽兽反悔,展小怜跑的更利索了。

        燕回站在原地,微仰着头,目光下斜的看着展小怜的背影,然后抬脚,对着公路护栏狠命踹了两下,结果那玩意是固定在地上的,怎么踹都不倒,他的脚倒是疼了。

        燕回指着护栏,生气了:“把这玩意给爷拔了!”

        保镖道具们很无语的上前执行燕爷的命令。

        展爸坐在车里正着急闺女怎么还不回来呢,眨眼展小怜已经到了车前面,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小脸绷着,就跟受了什么人的气似的。

        “小怜?”展爸看着她问:“怎么了?跟人吵架了?怎么这表情?”

        展小怜摇摇头,“没,就是等急了?!?br />
        展爸跟展小怜等车挪动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前面的车终于开始动了,只是挪动的速度非?;郝?。

        展爸松口气:“这好歹是动了,不然困在这中间,真是急人?!?br />
        只是很快,父女俩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前面有人设了关卡,展小怜一看设卡的人,头就大了,那根本就是燕禽兽的人设的卡。展小怜探头看了一下,发现从前面一辆车的驾驶座里递出一叠钱,另一辆车递出一张卡,她看明白了,燕禽兽在要钱呢。

        燕回坐在路边,胳膊上很招摇的贴着那张多功能生理“创口贴”,向路过的车主展示他的伤处。

        要价完全是根据燕大爷的心情来定,三千五千还是一万的,全在他顺口一说。

        展小怜二话没说,立刻从副驾驶座上爬到后面,还跟展爸打了声招呼:“爸,我躺后面睡一会,你别叫醒我?!?br />
        展爸正数身上的钱呢,息事宁人这点道理展爸比谁都明白,更何况是在青城这个地方,今天展英说的那些话他又没忘了,这明摆着碰上敲诈的了,要想走就要交钱,要不然就别指望回家了。

        前面还有人专门跟司机解释,说燕爷受伤,是被车碰的,表示伤情很严重,可能会得破伤风,燕爷尊贵,开车的人没长眼睛,所以,造成燕爷重伤的车辆“们”必须给燕爷赔偿,否则不予放行。

        展小怜听着这解释怎么这么耳熟呢,然后想起来了,不就是她用来忽悠燕禽兽的话吗?结果那丫真的要赔偿了。展小怜缩在后排的地上,展爸停车交钱的时候她头都没抬,就听到燕禽兽随口说了句:“三千!”

        展小怜心里直骂:死禽兽,三千块钱拿去买药吃吧,最好吃死才好。

        她是故意躲起来的,谁知道这丫要是看到她了会不会又故意刁难找茬?为了省事,她还是躲起来比较好。

        交完钱,展爸还跟他们说了声谢谢,总算出了那个是非地,等车开远看不到那群人,展小怜才从后面地上爬起来,展爸从镜子里看到了直笑:“小怜,怎么蹲下面睡了?”

        展小怜伸了个懒腰,嘿嘿一笑,躺在后面的座椅上,“我是害怕那些人,再说了,我现在青春貌美,万一把我抢去当压寨夫人怎么办?我这是有先见之明……”

        展爸听了笑死了:“你这孩子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呢?要是累了你就睡一会,爸爸开的慢一点?!钡⒏榈氖奔涮?,肯定是要走夜路了。

        展小怜趴在后面摇摇晃晃的,不一会真的睡着了,然后是被摇晃醒,睁开眼发现展爸正把她从车上抱下来,迷迷糊糊的问:“爸,我们到家了?”

        展爸把她往上托了一把:“到家了,你先睡一会,待会爸爸喊你起来吃饭?!?br />
        展小怜迷瞪的“嗯”了一声,结果一觉睡到天亮。

        展奶奶那一大帮子人都走了,据展妈说第二天吃了午饭以后回去了,至于展妈是怎么弄走的,展爸和展小怜都没敢问,反正,他们父女俩不厚道,展妈都懒的搭理他们了,害的展爸一整天都跟在展妈后面讨好。

        展小怜还有几天开学,展妈带她去摆宴市中心买衣服,都是展小怜自己挑的,本来她打算跟穆曦一块去的,结果穆曦一直没上线,展小怜就只能跟展妈一块买了。买完衣服展小怜就磨磨唧唧让展妈先回去,说她要去她同学家玩半天,顺便问问她同学收到录取通知书了没,展妈哪知道她的花花肠子啊,拿了买的衣服就回去了。

        展小怜这下得了自由,二话不说就去找安里木,因为家里请客什么的,展爸不让她乱跑,她有一个多星期没机会出来,今天她要是不去找木头哥哥,她就……就是死不瞑目了。

        安里木看到她自然很高兴,有同事看到展小怜都认识了:“哟,小怜妹妹过来找哥哥了?”

        展小怜笑眯眯的跟安里木的同事打招呼,安里木看了下时间,“小怜,再等我半个小时,待会有惊喜给你?!?br />
        展小怜一听有惊喜,立刻凑到安里木面前,神情暧昧的说:“木头哥哥,你是不是打算把自己洗白白,然后系上蝴蝶结在宿舍等我?”

        安里木顿时一脸囧样,忍不住伸手敲了下展小怜的脑袋:“你脑子里那猥琐大叔什么时候搬家?”

        展小怜不明所以:“哎?!”

        安里木想起来猥琐大叔什么的不过是他自己心里想过的,小怜还不知道,只得改口:“有时间去看看端正三观的书,别整天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br />
        展小怜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委屈的说:“木头哥哥我三观很正的,我高考政治历史是高分……”

        安里木真是被她气晕头了,捏捏她的脸蛋,说:“待会收拾你?!?br />
        展小怜揉着脑门坐下来等,目送安里木回单位,等他走了,自己一个人坐在花坛边笑,嘀咕了一句:“还敢说收拾我,我收拾你差不多……”然后手托腮,乖乖的等着安里木。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展小怜疑疑惑惑的瞟了瞟,选择到声音的发源地,她伸手脱下脚上的凉鞋,朝着花丛就砸过去,“哎哟”一声吼,把雷过客给砸了出来。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过客,你在这里干什么?”低头看到他手里拿着相机,“你不会是偷拍我的吧?”

        雷过客头上被砸了个包,他一边揉一边抱怨:“你好歹问一声啊,怎么问都不问就砸过来了?”然后提着展小怜的鞋从花丛跨出来,把鞋放到展小怜脚边:“先穿上再说?!?br />
        展小怜把凉鞋穿上,雷过客过来在她旁边坐下,把手里的相机翻出来看了看,递给展小怜:“你自己看?!?br />
        “这是……”展小怜一张一张翻开着,顿时睁大眼睛吼道:“你干什么偷拍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给删了删了!”

        一听说删了,雷过客赶紧把相机抢过来护在怀里:“不能删,删了燕爷肯定会弄死我的。我又不是故意要拍你,这是爷吩咐的事,我听说是来摆宴拍你照片,主动请缨的?!?br />
        展小怜“哈”了一声:“燕禽兽让你拍我照片?”

        雷过客摊手,“我怎么知道,小米,你是不是得罪我们爷了?上次的时候他就问过我好几次你的事,我说不是很清楚,前几天突然让查你资料,以前都没查过,怎么突然要查你资料了呢,我们爷一般哪会查人资料啊,除非是仇家的人沾到他身了,要不然他肯定看不上……小米,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得罪我们爷了?我看看我能不能去跟我们爷求求情,被他惦记上可不是好事啊。我们爷的脾气你不知道又多难搞……”

        展小怜还处在震惊当中,心里直打鼓,别不是燕禽兽打算正儿八经的把她弄死吧?她指了指雷过客手里的照片,问:“过客,你就帮忙删了呗,拍这么多又没什么用?!?br />
        那相机里的照片真是各种地方的都有,她在家里房间里的照片,跟展妈出门买东西的照片,就连她去厕所进门那一瞬的照片都有,展小怜觉得太恐怖了,她根本就没**了嘛。

        雷过客坚决不删:“删了我就死了。我告诉你有这些照片,但是我肯定不能删,小米你得原谅我。不然爷削我?!?br />
        展小怜心里惶惶的,又问:“只拍我是不是?别人不用拍是不是?”

        雷过客翻弄着相机,说:“我是负责拍你……”

        展小怜讨好的拿过相机,跟雷过客商量:“过客,你不愿意都删了就算了,我不为难你,那你能不能让我挑几张拍的不好看的删了?我最讨厌把我拍的死丑死丑的照片了?!?br />
        雷过客觉得这个还可以接受,把相机给展小怜,展小怜翻开了一遍,把里面有展爸展妈和安里木的照片全删了,反正她已经被燕回盯上,拍就拍吧,但是家里人和木头哥哥可不行,万一燕禽兽为难他们可怎么办?展小怜每删一张雷过客就喊一声:“小米,这张别删,这张拍的挺好看??!”

        展小怜一边删一边说:“过客,你的审美眼光太差了,我的脸拍的那么胖还敢说?!?br />
        雷过客委屈的嘀咕:“你的脸本来就有点胖……”

        展小怜一听,立刻用凶狠的眼神瞪着他:“你再说?!”

        雷过客不敢说了,赶紧把相机抢回来:“小米,我说错了,你的脸一点都不胖……”

        展小怜被打击的半死,对着雷过客踹了一脚:“你赶紧走,我看你烦,你这个偷窥狂?!?br />
        雷过客最后是被展小怜踢走的,等他走了以后,展小怜又前前后后的把周围查看了一遍,没有第二个偷拍的人,她心里到是有点庆幸来的人是雷过客,换个人哪有这么好骗,也就雷过客这个傻蛋了。

        安里木下班过来,展小怜迎上去抱着他的胳膊,仰头看着他眼巴巴的问:“木头哥哥,我们去宿舍吧。走吧走吧!”

        安里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小怜别闹,我带你去吃饭。待会有好东西给你?!?br />
        一听安里木的声音,展小怜就知道木头哥哥今天不听话了,不情不愿的被他牵手去外面餐馆吃东西,午饭以后安里木带展小怜去宿舍,安里木打开门之前让她闭上眼睛,然后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进去,等展小怜坐下了,安里木碰碰她,“小怜睁开眼睛?!?br />
        展小怜听话的睁开,出现在眼前的一部红色的翻盖手机,安里木捏着手机对她摇了摇,说:“小怜,我替我们买了新手机?!?br />
        展小怜一把抢了过来,放到嘴上使劲亲了一口,又勾住安里木的脖子在他嘴上亲了一下:“木头哥哥,我真太喜欢你了?!?br />
        安里木也不管她是喜欢手机还是喜欢她,反正看到她高兴他就跟着高兴。

        “对了木头哥哥,你的那款我看看,”展小怜把安里木的手机拿过来一看,鼻子皱起来了,两个手机对比了一下,这差别太大了,就算展小怜是大外行也看出了自己那款又好看又贵,安里木的手机一看就是去年的款,她拿在手里看来看去都觉得丑,忍不住说:“木头哥哥,你的手机太丑了,这个牌子的手机都没好看的,怎么不跟我买一样的啊。这个肯定很便宜,那我的那个多少钱?”

        安里木把手机拿回来塞到自己口袋里,笑着说:“你管它多少钱呢,我现在都拿工资的人了,还怕养不起你?你是去上学,而且是女孩子,不能让人家瞧不上,我都上班了,能打电话就行,要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展小怜抱着她的新手机,往床上一扔就扑到安里木怀里,“木头哥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啊?!?br />
        安里木赶紧伸手抱住她,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在你男朋友,不对你好对谁好?”

        展小怜偷笑,抱着安里木往他身上蹭,悄悄扭头看了看门,说:“木头哥哥,我们要不要……嗯嗯?”

        安里木知道这丫头脑子里的猥琐大叔又蠢蠢欲动了,无奈的叹口气:“今天不行,还有半个小时,我待会还要去上班,你也要乖乖回家,过几天就开学了,不能胡思乱想了?!?br />
        展小怜一听,噘嘴不高兴:“木头哥哥你是老古董,死板死板的老古董……”

        安里木的脸都黑了,掐掐她的小腰,“敢说我是老古董?你见过有这么年轻的老古董吗?”

        两人窝在宿舍腻歪一直到安里木到上班,展小怜怕手机拿回家让展爸展妈看到追问,就先把手机寄存在安里木宿舍,等开学了她就拿到学校去用。

        新学期报道,展爸把展小怜所有的东西都带齐了放在后备箱,把展小怜送到了摆宴大学,一系列报道手续过后,展小怜坐到了她新学校的床上,懒洋洋的掏出一本言情小说,躺在床上看书。

        展小怜宿舍里的女生个子全不高,展销平时跟穆曦那可是小冬瓜,结果到了宿舍反而成了个子最高的女生,最关键的是,本来她都做好被人嘲笑鄙视的准备了,结果发现那几个女生比她还土气,展小怜一下子觉得心里平衡了??纯?,像傻妞那样的美人世上能有几个?跟傻妞站一块,她就是绝色美人溜达的宠物,不跟傻妞比,她好歹也算是美人胚子嘛。

        青城,帝都酒店的顶层楼上,一个偌大的游泳池边上,放着一把太阳伞,伞下的燕回脸上卡着墨镜,正悠然自在的对着太阳喝红酒,雷过客到了顶楼,邀功似的把自己洗好的照片拿给燕大爷看,“爷,我把小米的照片都给洗出来了,您看您看,我专门挑好看的拍的……”

        雷过客没来得及说完,燕回伸手把照片拿过去看了两张,停下手里的动作,笑的那是春暖花开啊,“过客,这妞你喜欢?”

        雷过客伸手摸摸脑袋:“爷,那个……我哥不让我说,可是我觉得我是挺喜欢小米的,我觉得她特别有意思,还那么聪明……对了爷,小米今年高考考的可是摆宴市第一名呢,厉害吧?小米说了,她以后有是能赚很多钱了,我就去当她保镖……”

        燕回落下墨镜,看着雷过客问:“这些是这肥妞跟你说的?”

        雷过客傻呆呆的点头:“是小米说的??!对了爷,小米考上摆大了,跟穆小姐是一个学校呢……”

        雷过客话没说完,燕回冷不丁的一抬脚,“扑通”一声,直接把他踹进了游泳池,雷过客咕噜噜喝了几口水,然后在游泳池扑腾:“救命??!救命??!爷,救命啊……咳咳……”

        燕回巍然不动的坐在藤椅上,慢条斯理的翻开手里的照片。

        雷震听人说燕爷把雷过客丢游泳池了,啥话没说,立刻带了一份资料赶到顶楼,看也不看正在水里挣扎的雷过客,恭恭敬敬把手里的东西送到燕回面前:“爷,您要的资料已经准备好了,请过目!”

        燕回轻轻抬眸,浓重的睫毛根部让那双眼睛显得分外妖娆,扫了眼手里的资料,又斜眼看了看雷震,雷震面无表情的站着,就跟没听到雷过客越来越虚弱的呼救声似的。燕回突然“切”了一声,说:“没意思……”挥挥手,“让他安静点,吵死了!”

        雷震一听,立刻跳进游泳池把奄奄一息的雷过客捞了上来,直接拖了出去。雷过客死里逃生,醒过来抱着雷震哇哇大哭:“哥,燕爷刚刚还笑了,就突然把我踹水了……我不会游泳啊,我不会游泳啊,我太伤心了,我差点就淹死了……”

        雷震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死一次也好,让你长长记性,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展小姐的任何事都不许在爷面前提起,你要是再犯,你就等死吧!”

        雷震说着直接开门出去,这个傻呆二愣子,爷都开始要查展小姐的资料了,他还傻不愣登往爷的枪口上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雷震无奈的叹口气,要不是他拼命在后面给雷过客擦屁股,他弟弟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爷吩咐查展小怜,他自告奋勇,结果拍了一堆烂照片回来。雷震把展小怜的资料收集好,正准备送给燕回,结果雷过客自己要邀功,就拿着那几十张照片给燕爷看,这不是找骂嘛?这还不算,生怕燕爷不知道他跟展小姐认识交情好,该说不该说的一股脑往外冒,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少了雷过客的聒噪,顶楼很快安静下来,燕回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的看着手里的资料,被调查人的姓名后,赫然写着“展小怜”三字,调查对象不单单是展小怜,展小怜的父母亲戚邻居什么的,全部在列。眼睛一路往下扫,目光定格在一个名词上,初恋对象。

        燕回“哈”了一声,自语道:“就那德性还有初恋?”然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一个名字上:安里木。

        正在摆宴对一起邻里纠纷做调解的安里木猛的打了一个喷嚏,他抬头看看天,挺好的天,又不冷,怎么打起了喷嚏,肯定小怜想他了。正想着,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抽空拿出来一看,还真是展小怜发过来的:木头哥哥,今天上课第一天。我看到我们辅导员了,是个长着斗鸡眼的老头,我喜欢帅哥,真搞人。

        安里木忍不住笑出声,嘟嘟给她回了过去:上课乖乖听讲,考试不许不及格。

        今天跟安里木一起出来调解的是小丁,安里木回短信的时候她就站在边上,看着安里木脸上的笑容,小丁就知道肯定是跟女朋友,也就是那个胖丫头在发短信。小丁现在对安里木的企图没那么明显,最起码看起来不会那么明显,安里木明确告诉她了,要是再像以前那样,安里木不定就反感她,小丁现在就是在等机会。

        对安里木的终身大事,安爸爸安妈妈其实都快急死了,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愣是没处个对象,轮到谁家谁不急啊。安里木现在不回家也是因为这个,他最怕他妈遮遮掩掩拐弯抹角的问她对象的事,所以很少回家,就连过年的时候也是借着值班不回家。

        安里木跟小丁调解完之后就一起回去,路上两个人聊天,小丁有意无意的问:“木头,你跟你那个小女朋友感情处的怎么样?刚刚是给她发短信的吧?”

        安里木摇着头笑了笑:“她呀,嫌弃辅导员长的难看,说喜欢帅哥?!?br />
        小丁呵呵笑着:“看到你女朋友那么高兴,我都想起我大学那会了。也喜欢帅哥啊,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那时候小,哪里知道什么是喜欢啊。现在长大了才知道……”

        小丁这话说的,其实不就是说展小怜现在年纪小,心性不定,不定哪天就移情别恋的意思嘛,安里木还是笑着说:“小怜不一样,她呀,也就是说说,看到帅哥嚷几声罢了?!?br />
        小丁不说话了,安里木这是连挑拨离间的机会都不给别人。

        展小怜上了一天的课,觉得无聊死了?;『妹话旆?,展小怜的专业课是英语,班上的第一名,进入摆大也是拿了第一名的奖学金进来的,展爸觉得闺女可给他长脸了,到哪人家都夸。

        第一天上课展小怜就把讲师气个半死,她去的晚,除了第一排,教室都满人了,她坐在第一排睡觉。在讲师眼皮子底下睡觉,对藐视讲师啊,结果讲师故意让她起来回答问题,展小怜睁着一双瞌睡眼,回答完以后趴下继续睡。她把初中时候对老师做的坏事又做了一遍,终于把老师得罪了

        展小怜得意洋洋的把这事写在短信里发给安里木,安里木真是哭笑不得,上课不认真听课还敢跟他显摆,赶紧给她回了个短信,说他下班以后过去找她,其实就是要端正一下展小怜的学习态度。

        展小怜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踩着小高跟跑去跟安里木约好的南门等着,安里木到了以后就把她带去学校旁边的饭馆吃饭,吃饭过程中安里木训的展小怜脑袋都快坑到裤裆里去了,最后苦巴巴的看着他说:“木头哥哥,我下次上课不睡觉总行了吧?你看菜都凉了还不让我吃,你打算饿死我???”

        吃晚饭,展小怜扭扭捏捏的要跟安里木去他宿舍,安里木捏着她的小耳垂说:“去什么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花花肠子?给你两天时间反省,下次再敢气老师,你等着挨打屁屁?!?br />
        “哦,知道了?!闭剐×苡裘频幕亓怂奚?,她就是说说,结果木头哥哥说她不认真听课,把训了一个晚上不说,还不让她去他宿舍,早知道她就不说给木头哥哥听了。

        摆宴连着几天阴天,展小怜窝在宿舍不想出去,最幸福的事就是躺床上看小说,为了防止被展爸发现,展小怜跟安里木的事谁都没说,每天都偷偷摸摸的发短信,宿舍的人问了,她就说是跟以前的同学,保密工作十分周全。

        宿舍四个女生,有两个戴眼镜的整天结伴来结伴去,每天都去上自习,另外一个开心第一天土包子慢慢变成了时髦了,每天花在打扮上的时间特别多,展小怜的状态跟初高中没什么两样,最爱的东西是言情小说和安里木。

        下午没课,展小怜一个人躺在宿舍看书,手机“嘟嘟”响了两声,是个陌生的号码,展小怜点开一看,只有两个字:出来!展小怜看看号码,不认识,撇撇嘴,神经病发错短信了吧,没头没尾的出来个p啊。

        展小怜按了返回,没理。

        几分钟后,手机又响了:五分钟,不出来你死定了。

        展小怜嗤笑一声,拿起手机滴滴发短信:喂,你谁???发错短信了吧?

        短信刚发过去没几分钟,展小怜的手机立刻响了,展小怜疑惑的看了看那个号码,怎么还打过来了呢?拿起来放到耳朵边:“喂?不是告诉你发错短信了嘛?怎么还打过来了?电话费不要钱是不是???”

        结果,电话里传来一个让展小怜小心肝都发颤的声音:“五分钟,不出来你死定了!”

        展小怜震惊:“??!燕回?!啊,不,是燕爷?”不等她再说什么,那边已经咔嚓挂了电话。

        展小怜手脚都在哆嗦,不会吧?不会吧?她这手机号只有木头哥哥知道啊,她肯定没有告诉别人,怎么是燕禽兽给她打电话?她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爬下来,换下睡衣,把本来都准备洗的牛仔裙往身上一套,随便套了件T恤,鞋都没穿上,关了门就跑了出去,五分钟啊,刚刚电话就耽误了三十秒吧,这丫禽兽啊,打算整死她了估计。

        跑下宿舍楼,展小怜左右看看没人,她赶紧打电话过去:“爷,俺都出来了,没看到您老人家啊……”

        展小怜电话还没说完,身后突然有个男人的声音清冷无波的传来:“展小姐?!?br />
        展小怜刚刚看的时候还空无一人,现在她身后突然有人说话,展小怜被吓的“啊”了一声,赶紧挂了电话嗷嗷叫,“你幽灵???怎么突然冒出来的?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

        男人长着俊美的东方面孔却有着自然的金色发质,眼神就像他耳朵上的耳钉一样,冰冷无波,站立时像一块直板,穿着一身黑色的哑光皮衣,脸色白的诡异,就好像常年不见阳光似的,他生硬且礼貌的说:“燕爷有请?!?br />
        展小怜不由自主往后退了退,左右看看,确认燕禽兽没来,胆子也大起来,抱着胳膊转身就朝宿舍走,大刺刺的说:“我现在是学生,下午还要上课呢,没时间去……”

        金发男人听了,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那就要扒光你的衣服?!彼底派锨耙徊?,手搭上了展小怜的肩膀。

        展小怜石化当?。骸肮??”

        金发男人声音依旧不带感情的说:“燕爷说了,如果拒绝,就扒光?!?br />
        二十分钟后,展小怜泪流满面的出现在燕大爷面前:“爷,您老人家找俺什么事???”

        燕回什么话没说,把一叠纸“啪”一下扔在她面前,说:“填上?!?br />
        展小怜“吧嗒吧嗒”两下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叠“问卷调查”,问:“爷,俺能不能问问这是什么东西?”

        燕回大腿跷着二郎腿的坐在沙发上,“不认识字?问卷调查,给爷填!什么时候会说话的,什么时候尿床的,什么时候会打架的,什么时候跟男人亲嘴的,什么时候跟男人上床的……都给爷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少写一样爷就拔了你了舌头?!?br />
        展小怜咽了口水,然后小心的说:“可是爷,写着玩意有什么用???我现在上学都用不到这个?!?br />
        燕回的长腿“啪”一下重重敲在展小怜趴着的桌面上:“爷要看!有意见?”

        展小怜看着面前的长腿,伸手把他的腿搬下去:“爷,您的脚不疼吗?俺哪能有意见呢?俺写,写不就行了嘛,干啥动不动要拔俺舌头啊?!?br />
        展小怜嘴上说写,只是开始答了才头疼,尿床什么的,她那时候还是小不点,哪里知道啊,抬头看着燕回:“爷,记性好是真的,只是这个尿床俺那时候还小,不记事,也不知道这个事,怎么办?”

        燕禽兽蛮不讲理:“不知道也得知道!”

        “尼玛个变态……”展小怜好不容易编了一个写上,看到下面的问题又难住了:“爷,这个打架的是指双方对打?还是单方面挨打???俺小时候身体不好,没人敢跟俺打架啊,谁要是敢打俺一下,俺能赖他一百块,谁敢打俺???”

        燕禽兽“呼”一下凑到展小怜面前,就差跟她头顶头了,继续蛮不讲理:“不管,要写!写不出来也要写!”

        展小怜默默的低头,脸上两行宽面条泪,她的命真是太苦了,还说今天是她快乐的一天,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她苦逼的一天,无缘无故被燕禽兽提留到这来写这玩意,还有比她更苦叉的吗?

        展小怜这边写的很痛苦,燕禽兽那边葡萄美酒夜光杯,自在的要死,展小怜一边写一边嘀嘀咕咕的骂:“尼玛吃吧,今天晚上绝对要拉肚子拉到你脱水……”

        趴在桌子上写了半天,好不容易写完了,展小怜立刻拿过去给燕回看:“爷,俺写好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燕回放下酒杯,拿起来一看。

        问第一次尿床什么时候?答:豆丁大的时候,尿了一个星星形状的尿印。被妈妈打屁股,说第二天是国庆节,应该尿五角星的形状才对,回答完毕。

        问第一次打架什么时候?答:八岁大的时候,隔壁苗红花用棉花糖碰了我的衣服,我立刻晕倒在地坚决不醒,成功赖了苗红花她爸一百块钱。隔壁哥哥夸我是碰瓷专家,回答完毕。

        ……

        问第一次跟异性接吻什么时候?答:五岁的时候,隔壁婶婶家养了一只叫胖丁的公猫,我吃牛肉丝的时候胖丁亲了我一下,妈妈带我去医院打狂犬疫苗,打针很疼,我哭了,回答完毕。

        问第一次跟异性上床什么时候?答:七岁大的时候,我去隔壁小哥哥家玩游戏,跟哥哥一起在床上睡着了。后来被爸爸抱回家,回答完毕。

        ……

        燕回一路扫下去,脸都抽抽了,“爷看你的小舌头是真不想要了!”

        展小怜很无辜的说:“爷,俺都回答啦,你看你看,俺写了能有三千字呢?!?br />
        燕回指着其中一项说:“公猫?!”

        展小怜指着问题辩解:“反正不是母的,异性,那是雄性异性?!?br />
        燕回“哈”了一声,对着展小怜勾勾手指:“你过来?!?br />
        展小怜一看就知道没好事,站着坚决不过去:“爷您老人家有什么事您只管说,俺站着就好?!?br />
        燕回立刻喊了一声:“来人,这妞的腿不大好使,爷打算给她换条好使的,先砍了她的腿!”

        展小怜一听,二话没说就冲到了燕回面前,一边敲着他的腿一边狗腿的问:“爷,有事您吩咐?!?br />
        燕回嗤一声笑出来,伸手,把展小怜提的站起来,一使劲,展小怜没站稳歪了下,燕回伸手一抓展小怜的头发,展小怜直接仰面坐在他腿上,眼睛呼一下被燕回捂住,展小怜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有了不大好的预感,然后,她就听燕回在头顶上慢条斯理的说道:“肥妞,爷对爷的新玩具很满意,你觉得呢?”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