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4章 车祸什么的,最烦人了

    第064章 车祸什么的,最烦人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怪展小怜惊讶,出来迎接展爸和展小怜的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一头枣红色的短发让她显得十分干练,体态轻盈身材修长,细细的黑色连身吊带裙更是衬的她皮肤若雪,宛如豪门贵妇,实在看不出她是从小镇上走出来的农村女人。而最让展小怜惊讶的则是这个她应该称之为姑姑的女人,就是上次在燕回那里碰到的自称樱桃的年轻女人,只是少了那日的狼狈,脸色也比那会好。

        不但展小怜目瞪口呆,就连展英也呆了一下,完全没想到的事就这样发生了。不过,尽管双方都很惊讶,但双方很有默契的没有捅破。展小怜拉拉展爸的袖子,好奇的问:“爸,我姑叫什么?”

        展爸还奇怪展小怜那反应怎么就跟见过展英似的,结果闺女还不知道姑姑的名字,就拉着展小怜给展英介绍:“英子,这就是小怜。今年刚考上大学,九月份开学就要去报道。小怜,这是姑姑,以前爸爸上学的时候,多亏了姑姑爸爸才能去读书,姑姑单名一个英?!?br />
        展小怜看着展英问:“姑姑,是樱桃的樱?”

        展英笑着摇摇头:“不是,是英雄的英。不过大家都喊我樱桃,这样名字好记?!?br />
        展小怜想了想,明白了,就是取了个别名好叫的,就跟傻妞喊她胶带她喊穆曦傻妞一样,应该算别名。

        “卫子,小怜,”展英在前面带路,“进来吧,外面太阳大,进来凉快凉快?!?br />
        别墅是复式的,楼上楼下能有十几个房间,装修的十分豪华,东西更是应有尽有,展小怜也不怕生,看了一圈后直咂舌,“姑姑,你们家这也太奢侈了,这房子得多少钱???”

        展爸看着展英,无奈的摊摊手说:“看看,她一个孩子操心的事还挺多?!?br />
        展小怜不服气的嚷了句:“谁是孩子???我都十七了,在开学我就上大学生,早就不是孩子了?!?br />
        展爸又跟了句:“还不服气呢,就这不服气的劲头,就是孩子气?!?br />
        展小怜被气的小圆脸鼓鼓的,立刻从沙发的一端挪到展英旁边:“姑姑,我跟你坐一块,我爸尽瞧不起我?!?br />
        两个大人听了展小怜的话,笑的跟什么似的,展英摸摸展小怜的头发,笑着说:“这孩子还挺讨人喜欢的。不认生,性格也直爽。卫子,还是你跟二嫂教得好?!?br />
        展爸笑着摇头:“你看她现在乖的,有时候也气人,小时候经常挨她妈训?!?br />
        展小怜抱着姑姑的胳膊对着展爸嚷:“爸,我多少年才见到这个姑姑,你尽当着姑姑的面说我坏话,哪有你这样的?姑姑,你别理我爸说的,我从小到大可乖了,从来不淘气。姑姑,你得相信我!”

        展英能说什么呀,点点头:“我信?!?br />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大多是展英问展小怜学校的学习情况,反正成绩在那了,展小怜就尽选好听话说,该说的都说完了,展小怜就自己跑去找书看。

        展爸带展小怜过来完全是因为她考上大学,带过来让姑姑看看的。

        展小怜在姑姑说的书柜里看到不少美容的书,心里想着难怪姑姑看起来那么年轻,原来特别注重保养啊。

        展小怜拿了一堆书出来看,坐在沙发的角落里看书也不吭声,看着看着就忍不住问了一句:“姑姑,你今年几岁了?嘿嘿,我就是好奇来着,怎么看你也像是我姐姐吧,哪里像姑姑来着?!?br />
        话一说完,展爸就瞪了展小怜一眼,“什么姐姐?姑姑是长辈,不许瞎说?!?br />
        展小怜吐吐舌头,知道了,原来姑姑的年纪就是禁忌问题,不过想想也是啊,现在哪个女人愿意告诉别人自己多大了呀。展小怜听展爸训完,她就没指望展英回答,哪知道展英笑了笑,回答说:“我呀?比你爸大一岁?!比缓笏焓置?,款款一笑,大方的说:“这世上哪有什么长生不老药?女人都是整出来的,因为你们今天来,所以我上了妆,而且,为了保住这张脸的容貌,我还特地到国外整过容,美容保养也是隔三差五就去一次。小怜,别看姑姑现在看着年轻,卸了妆说不定你就完全不认识了。你看看你的皮肤,再看看姑姑的皮肤,你多年轻啊?!?br />
        展爸无奈的说了句:“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呀?她懂什么?小怜,你上楼去看看姑姑的房子,参观下吧?!?br />
        展小怜“哦”了声,然后就朝旋转楼梯跑,展英怕她找不着,就让人带她上去参观房子,她和展爸在楼下客厅说话。

        “老爸,姑姑!”展小怜从楼上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对着下面喊了两下,然后又“得得得”的往上跑,她是真心觉得这别墅太拉风了,现在想想她家的那个小楼房,这样一比估计就是小猪圈了。

        展爸抬头跟展小怜挥了挥手,看着闺女一路往上跑没了影才低头,看着展英略显疲惫的脸色,低声问:“你现在过的怎么样?我上次听说你想离开……”

        展英听了,脸上原本对着展小怜时的优雅笑容顿时消失,露出一脸无奈的苦笑:“卫子,跟了混黑的男人,哪有那么容易脱身?亲人我没有亲人,家我没有家,跟着江哲海之后倒是多了不少仇人,明明跟我没有半分关系,可是就因为我身上带着江哲海的女人这个帽子,那些人就试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总想用我来威胁江哲?!绻艺嬗心敲创蟮挠跋炝?,我不至于连自己的孩子长到二十岁了我才见过几次……卫子,我不是对你说自暴自弃的话,实在是我身不由己,我一直不主动你联系,其实是怕连累你们。我现在就这样过着吧,我也这么大年纪了,不想折腾,江哲海跟青城的一个老大对上了,他自己不服气,可是我看的明白,他的时代过去了。三十年前他是青城的老大,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定律,如今青城是别人的天下,他翻不了身的?!?br />
        展爸低着头,半响才说道:“二姐,是我对不起你,如果当年不是我一意孤行一定要去上学,你和家里也不会闹的那么僵,也不会走上现在这条路。江哲海这边,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帮上忙,我尽量试试?!?br />
        展英笑着摇摇头:“这跟你没关系,我现在这状况,其实是我自作自受,我有好几次抽身的机会,是我没舍下如今的生活。江哲海现在年纪大,受不了自己被人指手画脚,就是不服老,就连女人都是挑年轻美貌的,这些年如果不是你的关系,我早就不知被他丢在什么地方自生自灭,我现在这张脸整给谁看我都不知道。卫子,江哲海这次得罪的人来头不小,你不要擦手,别浪费了你手里的那点资源?!?br />
        展爸叹口气,什么话都没说,生活是自己选的,别人还真帮不了。只是对展英,展爸心里始终存着一份愧疚,当年如果不是展英帮了自己,他现在也是和家里三个兄弟一样,种着一亩三分地,带着老婆孩子,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可他一走了之,留下的展英却代替他遭了罪。年轻时候的展爷爷脾气火爆,展爸这一走,家里少了劳动力不说,展英还把她本该用来养家的钱给了展爸,展英就因为那几十块钱路费,差点被展爷爷打死。

        展英是带伤离开展家的,村子里很多人都印象,展英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跌倒了很多次,可是没回头,她离开以后就再也没回去过。而展家竟然也没有人去找过,就好像这个孩子跟他们没关系似的,每个人提起她,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她对家里做了什么罪大恶极不可原谅的事一般。

        直到展爸学成归来,问起展英下落,才听从展兵当时新娶的媳妇嘴里得知,展英在青城给一个黑社会流氓当情妇。情妇,多少让人不耻的字眼,展家人以此为耻,更加没人愿意提起,于是展英这个名字,成了展家人的禁忌。

        展爸到现在也不知道展英怎么跟一个混黑的碰到了一起,他问过,可是展英没说,说过去的事不想再提,展爸也没办法追问到底。

        展英叹口气,伸手抽了根烟塞到嘴里,自顾点燃,腿上换了个姿势坐,突然问展爸:“对了卫子,小怜平时在学校表现怎么样?有跟外面乱七八糟的人来往吗?”

        展爸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到小怜,抬头看了看还在跑来跑去的人影,说:“挺乖的,按照老师的话说就是除了不爱学习,其他什么都是很乖,跟校外的人交往?这个肯定没有,老师对她挺关注,绝对不会有,喜欢看些小人书,有时候想事情比我们大人还成熟,大多时间挺懂事,不过淘气的时候她妈都想揍她。怎么突然问这个?小怜学习上面我一直不操心,今年的分数还是摆宴第一名,我就是担心她身体?!?br />
        展英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上面一眼,然后低头笑了笑,“我随便问问,没什么事就好。对了,我听小怜说话,她好像对青城挺熟悉,是不是有什么亲戚或者同学在青城?”顿了顿,又说:“最近青城的风气不太好,别碰到什么事了?!?br />
        展爸点头笑笑:“她来青城也就去她老姨家,从小她老姨带的多,所以她喜欢她老姨。别的也不认识什么人,没事的?!?br />
        展英的眼神漂了漂,然后垂眸说:“最近江哲海跟一个叫燕回的人有利益冲突,所以青城这一阵的气氛特别紧,之前有人因为晚上出门被误伤了,还有个小姑娘被人给欺负了,听说差点丢了性命,所以现在很多人晚上都不敢出门,就怕碰到黑帮火拼的场面,小怜是个大姑娘了,反正小心点的好?!?br />
        展爸一听这么严重,觉得还是要注意点,一拍大腿说:“那行。这一阵我就让她别来青城了,那丫头有时候不听话,我得看紧点?!?br />
        展英沉默了一会,又开口道:“卫子,小怜太聪明了,聪明是好事,不过太聪明就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你……是该看着点,她现在小,什么都不懂,要是哪天出了什么事,就晚了?!?br />
        展爸愣了下,抬眼看着展英,严肃了脸上的表情,问:“二姐,你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小怜招了什么麻烦?你知道的话就赶紧告诉我!”

        展英“扑哧”一笑,“看你紧张的样子,我这是见小怜第几次???我是担心太聪明了容易引人注目,也容易被人追求拐走,你这爱女成狂的老爸到时候就准备哭吧?!?br />
        展爸听展英这样说才松了口气,有点感慨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女大不中留,小怜总有离开的一天,我不可能也没机会陪她一辈子啊,我得学着习惯?!?br />
        展英听着展爸这话说的奇怪,刚想安慰安慰展爸,那边展小怜已经一阵风似的跑了下来,自来熟的开口:“姑,姑姑,你们家这房子可真是太棒了,我站在顶楼看风景,那景色可漂亮了?!?br />
        展英听了不由笑道:“你喜欢就多住几天,反正姑姑一直都是一个人?!?br />
        哪知道展爸因为听了展英的话,对青城的环境不大放心,急忙摆手:“不住了,她妈说要在开学之前给她买些上学穿的衣服,不然以后到学?;岜蝗诵?,她到时候肯定是住校,还有很多东西要收拾,不耽误时间?!?br />
        展英听了也没说什么,去张罗让人准备午饭。

        午饭以后,展爸开车出去买展妈交待的东西,展小怜留留下跟展英说话。

        展英拉着展小怜问她那天的事,“你跟姑姑说实话,你是怎么认识燕回的?”

        展小怜“咦”了一声,一脸懊恼的说:“姑姑我跟你说,我真是点背,纯粹是运气不好,两次都是不小心坏了他好事,结果他就记仇了,我有什么办法?每次被碰到他,他不是要砍我手指头就是要割我舌头,我觉得我真是倒霉死了?!?br />
        展英震惊的问:“每次?你一共碰到他多少次?”

        展小怜翻了翻眼睛,无奈的说:“四五次吧,我真是去烧香拜佛都没用啊?!?br />
        展英垂下眼眸,然后慢慢抬起眼,问:“那你有被他砍过或者割过什么?”

        展小怜一挥小手,说:“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笨蛋,怎么可能乖乖让他砍我手指头?????!对了姑姑,你上次是怎么离开的?有没有……”

        展英笑了笑:“我没事,其实多亏了你我才没事?!彼噶酥缸约旱男夭?,说:“其实那几天我一直涨奶,所以受了你的启发,我也算躲过一劫?!?br />
        展小怜立刻就明白了,姑姑涨奶,肯定是给了燕爷一碗娃娃喝的奶水。一想到奶水,展小怜立刻抬头看着展英:“姑姑,那孩子呢?我怎么没看到孩子?睡觉了是不是???”

        提到孩子,展英顿时一脸落寞,眼睛看着窗外淡淡的说:“说我没文化,怕教坏了孩子,所以孩子刚满月就被送去国外。我生了三个孩子,最大的都快二十了,可惜一个都没在身边,就连见面都难……”

        看着姑姑脸上的身前,展小怜没敢多问,急忙找了其他话题岔了过去。

        一个小时以后,展爸开车回来,下午就要带展小怜回去。

        临走的时候,展英给展小怜包了个一万元的大红包,展爸不让展小怜拿,展小怜就不要,展英坚持给了,“这是我当姑姑的心意,拿着吧,我现在除了钱,也没别的东西能给你?!崩耪剐×氖?,展英带她走了两步,小声说:“小怜,姑姑给你个提醒,燕回不是什么好人,别被他的外貌骗了,那种人,我们惹不起,哪怕是看到他绕着走也行……”

        “骗?”展小怜瞪大眼睛,“姑姑,你放心吧,那人的品性我比自己的还了解,不用人我都是绕着他走的。我怕那个人怕的要死,哪会惹他?我要是有本事我能一巴掌拍死他!那哪是个人???根本就是只禽兽嘛?!?br />
        展英也不知道她说的真假,反正她能做的就是提醒,最起码现在听来小怜还是很理智的。燕回其人,别的不说,就凭那张脸就足可以让女人对他心存向往,那男人越是恶毒狡诈心狠手辣,女人就越容易迷失,她们只会认为他身上所有特质都是坏男人的魅力,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男人对那些坏,肯定不会用到自己身上。

        展英清楚的记得,传说中的杀神燕回肆无忌惮狂笑的模样,他看着小怜的眼神格外的亮,似乎找到了一个稀有罕见的玩具一般,用猫逗弄老鼠的态度,观摩着在他眼皮底下求生的那只小老鼠的言行举止。

        展小怜心里膈应的要死,不是对姑姑,而是因为姑姑说被燕禽兽外貌给骗的话,外貌?切,展小怜是真心实意的切了一身,燕回那丫长的是好看,柔性一点的词形容就是漂亮,可她要的不是一个漂亮的禽兽男人,而是安里木那样可以让她安心、让她毫无顾忌对他撒娇撒泼的男人。

        这年头好男人有多少???李晋扬那样多金帅气对傻妞又无条件好的男人有几个?她找不到李晋扬那样有钱的,但是她有一个木头哥哥,这就足够了。

        父女两人跟展英道别,展英一个人站在偌大的别墅门口,孤孤单单一个人,身影看着特别萧索。

        展爸从后车镜看着后车镜里的身影,不由叹了口气,他能帮的都帮了,别的想帮也帮不了。

        展英目送展小怜父女的车走远,慢慢的走回别墅,别墅中坐着一个气宇轩昂的中年男人,男人头发花白却梳理的十分整齐,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茶,看到展英走进门,眼皮也没抬的问了一句:“走了?”

        展英精神疲惫的“嗯”了一声,然后在男人左边的短沙发上坐下,良久未发一言。

        中年男人抬头看了展英一样,嗤笑一声:“人都喊过来了,又心疼了?不是说为了我们的孩子什么都不在乎?你连命都不要了去接近燕回得来的消息,怎么?如今你弟一出现,一个侄女倒比儿子重要?”

        展英依旧没说话,只是慢慢的抬手捂住了脸,眼泪从指缝一点一点的渗出。

        男人对着烟灰缸弹了弹手里的烟,“燕回不倒,倒的就是我江哲海,你觉得燕回会怎么对付我?他那人,出了名的变态,眼里能容得下沙子?现在不是对抗,而是你死我活。我死了,你以为你还有现在的生活?你以为孩子在国外还能待得下去?我一倒,燕回会毫不犹豫的绝后患。你舍不得你侄女?那就等着我们的儿子死!”

        展英从掌心抬头,“可是……燕回对小怜也不过是一时兴起,他怎么可能会被女人左右?”

        江哲海伸手掐灭烟,冷笑道:“燕回这个人没有弱点,没有弱点的人最可怕,而我们已经被逼上绝路,有一点希望就要试试,谁知道你侄女是不是他的破绽?”

        展英深呼吸一口气,伸手擦了脸上的眼泪,“我明白,只是还过不了心里那关,我跟小怜没感情,可那是我弟弟的女儿,他就那么一个女儿,当宝贝似的捧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他?”

        江哲海冷笑一声:“那你就对得起你儿子?你别忘了,你有三个儿子,我们最小的孩子刚刚满月?!?br />
        展英扭头看着窗外,脑子里空空荡荡的,她能怎么办?她跟的男人是个混黑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她只能牢牢的依附这个男人,否则她和孩子,都会成为他的牺牲品,就算不为这个男人着想,她也要为孩子着想。派出去的人大多有去无回,回来的要么成为废人,要么逃命到了外地,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到。正如江哲海所说,燕回没有弱点,后台强硬,他们要拿什么去跟燕回斗?

        展英本想自己去跟燕回同归于尽,最起码她的三个孩子能保住,江哲海再不是东西,也不会不管孩子,她完全是用一股豁出去的心态去刺杀燕回的,可惜人还没沾到边就被人拿下,而燕回也根本没在意接二连三的杀手,或者说,他根本没把那些准备要他命的人放在眼里,杀手?在他眼里,不过都是挡车的螳螂,他甚至把杀他的人和因为鸡毛蒜皮大点事的人都关在一起,把那些所谓的杀手藐视到了极点,而这种藐视对那些自以为手段残忍心狠手辣的杀手而言,是一种极端屈辱,而燕回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人的自尊踩在脚下,一踏而过。

        展英自己经历过那种屈辱,没有言语的责骂,没有行为的殴打,只是把他们困在那个小小的栅栏里,甚至连看押的人都没有,不论你是叱咤黑道的高手还是市井小民,也不管你是身居要职还是要钱乞丐,他全部把人关在猪圈一样的小栅栏里,甚至连所谓的惩罚都是那么漫不经心。

        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她亲眼看到那个女孩影响到了燕回的情绪,与其说燕回是在惩罚犯错的人,不如说燕回是借口惩罚那些人来调戏那个女孩,别人剪了什么剁了什么他根本不在意,他的目光只是若有所思的落在那个女孩的身上。展英当时就想,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个女孩,无论如何,哪怕用钱买,也要把那女孩买下来??山峁?,当调查的资料放到她面前的时候,展英愣了,那个女孩是她弟弟的女儿!

        在自己的孩子和弟弟的孩子之间,展英只能选择也只会选择自己的孩子。

        汽车平稳的行驶在路上,展爸专心致志的开车,他刚拿到驾照,现在是新手,车也是新车,等于是人车都在磨合,所以车开的也不快,一直被人超车。

        展小怜十分郁闷的看着一辆又一辆的车超过他们,展爸一脸赔笑:“小怜,爸爸是新手啊,等半年以后爸爸就能超别人了?!?br />
        展小怜坐在副驾驶座上,一手托腮看着窗外,半响突然嘀咕道:“爸,我们家有个那么有钱的姑姑,怎么都没听你说过呢,你说我要是早知道了,那我每年不是得多好多压岁钱?这可真是亏大了?!?br />
        展爸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姑姑有钱那是姑姑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今天姑姑不是给了你一个红包?姑姑给的,那就是你的了,上大学了你自己爷可以支配开销了?!?br />
        展小怜一听,心情顿时好了大半:“爸,这可是你说的哈?!?br />
        展爸点头:“嗯,我说的。以后对你姑姑好点,你姑姑也不容易?!?br />
        “知道了知道了,”展小怜乐滋滋的数钱,数完了赶紧藏好,然后靠着座椅眯眼睡觉,迷迷糊糊的都快睡着了,突然被响声惊了下,展爸的车来了个急刹车,接着就听“嘭”一声,接着后面的车又“砰”一声撞在他们的车上,等不知多少个“嘭”声过后,展小怜也被撞的清醒了,身体随着惯性往前冲了下,又被安全带拉的往后撞,后脑勺撞在后座上,不由痛呼一声:“哎哟!”

        展爸是急刹车,听到展小怜叫唤,急忙问:“小怜?撞哪了?让爸爸看看……”

        展小怜揉着后脑勺,委屈死了:“爸,怎么突然刹车啊,吓死我了……”

        展爸把展小怜的头拉过来摸了摸,还真有个疙瘩,赶紧揉了揉,展小怜哼哼唧唧的坐好,展爸打开车门下车,回头跟展小怜交代了一句:“小怜你待在车上,爸爸到前面看看怎么回事,这一下撞了多少车啊……”展爸一边说着,一边关门往前走。

        展小怜坐在车上前后看了看,撞车的司机纷纷下车查看,展爸的车钥匙还在车上,展小怜不敢乱走,乖乖坐在等展爸,不一会展爸就回来坐到车上,说:“好像说有个小姑娘闯车流,差点撞上,前面的车急刹车,结果都撞上了?!?br />
        展小怜苦着小脸,气鼓鼓的说:“还有人闯车流?真是活腻了呀。对了,被撞到了没???这么多车的损失,就让她一个人赔!爸,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人到没撞到,好像被人给拖出去,估计受了惊吓,晕过去,”展爸安慰的摸摸展小怜的头,说:“还是我们小怜乖。已经有人打电话报警了,我们等等?!?br />
        旁边没多远的地方就是青城的第一医院,来来往往的都是看病的人,路上横七竖八停着碰撞的车,看起来能有十几辆车,整条路完全被堵住,已经有就近的值勤的交警紧急赶过来疏通。

        展小怜叹口气,还能怎么着,继续等吧。等了一会展小怜坐不住了,跟展爸说了声:“爸,我去看看交警处理到哪了,我们得等到什么时候???这样等下去,等到了摆宴天都黑了?!?br />
        展爸本来自己打算下去看,见小怜下去了赶紧关照了声:“小怜,要是没看到人就回来,别乱跑?!?br />
        展小怜应了声,在车缝里左绕右绕超前走去,前方确实有交警,不过那几个交警只负责疏通,指导车辆往靠边走,不让车更堵。展小怜赶紧伸手拉拉边上一个傻站的着人,问:“哎,这位大哥,我们车撞成这样,怎么没有人管我们???我们的损失往谁要???”

        那车主也一脸焦急:“不知道,电话早就打过了,不过一直没人来,刚刚有几个人已经去找闯车流的那人的家人了,还在那边吵呢,我们就等着吧,家里还有事呢,急死了……”说着,车主进了车里那手机打电话去了。

        展小怜抓抓头,那怎么办,愁人了,一时半会又解决不了,就算不要补偿,可车还卡在这里,走都没法走。她扭头朝着那边被司机围攻的方向看去,心里琢磨要不要她也去凑凑热闹,回头又一想,还是算了,她爸还在车里等她呢,还是赶紧回去吧。

        展小怜叹口气,垂头丧气的往回走,结果刚走了两步,就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远处响起:“跟爷要赔偿?当爷冤大头是吧?车险你买着玩的?撞了车跟爷要求,那还买什么车险?还赔偿,没看爷的胳膊都受伤了?……刚刚谁脏话了?你妈没教你法制社会要讲文明讲礼貌?给爷揍一顿!……”接着就传来噼里啪啦拳头落在人身上的声音。

        展小怜头上挂了三条黑线,果然是燕禽兽做出来的事,干啥纯粹是看心情。不过,她是不是不适合在青城露面,咋就这么容易碰到禽兽呢?展小怜一缩脑袋,小心翼翼的绕过前面车缝,这边绕绕那边绕绕的往回走。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那个方向,明显看到个人影朝着自己走来,展小怜都想跑了,可面前方向凌乱且碰撞的现场让她没办法健步如飞,最后展小怜在距离展爸的车有两辆车长的地方停了下来,再走,她爸就看到她了。她扭头看着整趴在路边栏杆上的燕回笑眯眯的打招呼:“哟,这不是燕爷吗?您老人家怎么在这地方出现了?”

        燕回对她勾勾手指,“哟,肥妞,猿粪呀,过来?!?br />
        展小怜探头看了下展爸,他正靠在驾驶座上闭眼休息,展小怜淡定的调转脚步,隔着公路栅栏站到燕回面前,“爷,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给揉乱,那胳膊就故意往展小怜面前凑,:“哟肥妞,换发型了?原来的辫子哪去了?”

        展小怜翻个白眼,说:“不是爷您收着了吗?”燕禽兽的胳膊又在展小怜面前晃了一圈,展小怜赶紧往后退了退,“爷,您老的胳膊能不能别尽往俺面前凑?万一污了您老人家手……”

        燕回伸手一拉展小怜脖子下挂玉的绳子,展小怜只能往前靠了两步,燕回邪笑着说:“爷、乐、意!”

        “高兴尼玛……”展小怜差点骂出声,赶紧把链子从燕回手里抢下来:“燕爷,您老人家要是没什么事,俺得走了,这里都是车呢?!?br />
        燕回一听,无缘无故的那脸就冷了下来,伸手一抓展小怜头发,把她的头强硬的往自己面前一按,冷笑着问:“眼睛瞎了?要不要爷给你割大点?没看爷胳膊受伤?”

        展小怜只好看向他的胳膊,确实有个划痕,还出血了,不过这个伤口对他一个大男人来说能算伤吗?木头哥哥身上都有好多划痕的,很多都是训练的时候被弄伤的,她的木头哥哥从来没说严重过,就这禽兽娇气的不像样子,一道小口子还敢说是受伤。

        展小怜干巴巴的说:“呀,爷,您老人家受苦了?!?br />
        “然后呢?”燕回伸着他“受伤”的胳膊送到展小怜面前上下的晃:“受苦了,然后怎么样?”

        “然后?!”展小怜忍不住又翻个白眼,捏着燕回的衣服角,低头,凑到他胳膊上有划痕的地方,然后对着伤口吹了两下,嘴里还说:“哦,乖,姐姐吹吹就不疼了?!痹诶弦碳业氖焙?,小菲要是碰到哪了哇哇哭闹,展小怜就是这样哄她的,百试百灵。

        要不然还要怎么样???旁边就是医院,这禽兽身后跟着的那一帮大老爷们又不是吃干饭的,展小怜就郁闷了,总不能让她带着他去医院吧?

        燕回身后跟过来的六七个保镖“噗”一下笑出声,燕回阴测测的回头看了他们一眼,那几人立刻绷了脸,若无其事的看着周围警惕异常。

        燕回扭回头,看着展小怜,指着伤口说:“包扎!给爷包扎!”

        展小怜指指不远处的医院:“爷,那边就是青城第一医院……”

        燕回慢条斯理的缩回手,自己也学着展小怜的样子对着伤口吹了两下,然后皱了皱眉头,放下胳膊,慢吞吞的说:“爷看你那爪子是不想要了……”

        展小怜:“……!”

        受惊之下,展小怜立刻换了张脸,一脸的小心谨慎,轻手轻脚的捧起燕回的胳膊,看着伤口说:“哟爷,您这伤可得抓紧包扎一下,要不然得破伤风就惨了。这谁的车撞的?怎么开车的?得往他要赔偿,我们爷可尊贵着呢,这些不长眼睛的东西……爷您等下,俺给你找个东西贴一下,回头您找您们家美人给您消消毒哈?!?br />
        展小怜说着摸了摸口袋,这普通人出行,谁想起来带创口贴啊。不过女人出行不一样的,钱包、钥匙、卫生巾,绝对是女人出行必不可少的三大件。

        于是,展小怜淡定的从她小短裙的屁股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卫生护垫,揭下粘贴纸,用带粘贴纸的那一面,对着燕回的胳膊“啪”一下贴上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