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2章 悲催的小肥妞

    第062章 悲催的小肥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鼻涕眼泪往下掉也顾不得去擦,对燕回继续嚎着:“爷,俺现在年纪小,肯定没那玩意,你就算用四张嘴也绝对吸不出奶来,俺估摸着您老人家吸出血差不多,俺……”

        燕回咬着牙,一张囧字脸好不容易恢复原样,突然“哧”笑了一声,展小怜被吓了一跳,急忙偷眼看过去,结果就看到燕禽兽越笑越厉害,最后一边捶着座椅一边笑趴。

        展小怜绷着小圆脸,一脸不知所措,她什么都没干吧?

        燕回就跟个变态似的大笑,笑声的特别夸张,路过的司机都不由自主的回头朝着旁边车队里某辆车里看,里面传出的笑声太恐怖了,演恐怖片呢?

        燕回笑的展小怜毛骨悚然的,不会这东西有精神病吧?“爷?……”

        笑了半天,燕回终于不笑了,展小怜的心里却更加不踏实,因为燕禽兽笑完以后就用一种极为异常的眼神盯着她看,就跟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似的。

        展小怜看到燕禽兽搭在座椅上的手一下一下的敲着,小心肝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的,这兽王心里头是不是又在酝酿着怎么玩死她?

        燕回此时心里怎么想的?两字可以形容:不爽。

        在青城,燕大爷是谁?

        燕大爷那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魅力无穷堪比偶像大明星的顶级帅哥绝世美男,多少女人挤破头了想爬上燕大爷的床,这辈子燕大爷就不知道“主动”两字是怎么写的。

        结果!

        展小怜这只不知死活的肥妞触了燕大爷的逆鳞!

        燕大爷今天可是破例给这肥妞一点sex暗示的,她竟然听不懂!

        不爽,很不爽!

        燕大爷此时此刻的心情极端极端的不爽,手指无意识的敲着座椅顶,眼角的余光瞄向正缩在车门边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小肥妞,燕大爷漂亮的眼在小肥妞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停在她裸露的背上。要说小肥妞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肉嘟嘟的,剩下的应该就是白嫩嫩的皮肤了。

        那件小外套跟破布似的搭在她肩膀上,小小的摸胸左上角还绣了朵花,长度刚好挡住她的重点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小肥妞耳朵长的挺可爱,薄薄的,逆光看就跟透明似的,嘴巴的颜色也不错,红艳艳的,算是燕大爷喜欢的那个颜色,当然,色泽比冰箱里那盒进口樱桃差的多……燕回不动声色的换了个姿势,角度换了,眼前看到的东西也有了新发现,眼前白生生的肩膀呈现出一个圆润的弧度,线条下滑,到了腰部有一个不太纤细的曲线,果然是肥妞,换个女人肯定大胸细腰。

        燕回想着,身体往展小怜那边倾了下,展小怜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窗外,一听到动静全身汗毛一下子竖了起来,燕回伸手,捏了捏她腰上的肉,轻飘飘的说:“给爷减肥!”

        展小怜抬起眼看着他:“???”

        燕回又捏了捏:“爷说减肥,现在哪个女人像你这么胖?一点女人的自觉都没有?!?br />
        展小怜把喉咙口的脏话咽回去,艰难的说:“爷,俺自己觉得还好……”

        燕回往后一躺,用脚踢了踢展小怜的小胖腿一下,展小怜赶紧又往后缩了缩,就听燕禽兽一字一句的说:“爷、不、喜、欢?!?br />
        展小怜心里不屑的哼了声,谁要你喜欢?木头哥哥喜欢才是最重要的,神经病,嘴上却麻利的答道:“俺晓得了,不过爷,减肥的路任重而道远,俺只能说俺肯定会努力的……”

        燕回对小肥妞的乖巧反应很满意,总算坐正了身体,靠着椅背,眼睛看着前方不说话。他不说话,展小怜就更不敢说话了,满肚子想问她啥时能走的话也不敢问。

        燕回这支骚包的车队在路上走了二十分钟后,总算停了下来,展小怜晕头转向的被燕回提溜下车,因为身上没外套,她下车的时候直接把车上一只正方形的抱枕抱下来挡在自己面前。

        车是在一座大酒店的门口停下的,展小怜记得这地方,不就是号称青城最豪华酒店的那一家嘛。周围站满了燕回的走狗,展小怜左右看了下,肯定是跑不了,只能乖乖的跟着走。

        燕回径直走进酒店,展小怜站在他身后使劲喊:“爷,那俺咋办???俺是不是能回去了呀?”

        燕回头也没回的扔了一句过来:“再肥也是蜜蜂,把这妞送进蜂房!”

        展小怜茫然的扭头看向旁边的人:“大叔,蜂房是什么地方???”

        负责看押展小怜的保镖带着她走路:“去了就知道了?!?br />
        等展小怜到了那所谓的蜂房一看,顿时泪流满面,果然是蜂房啊,一个小房间里关了那么多人??!

        其实房间很大,场地也很宽,一边特别宽广的地方装修的极为豪华,就跟一办公室的,只不过这办公室没有被隔开,露天的。那地方放一张大办公桌,后面是一个特别大的座椅,一看就是会享受的人坐的椅子,那桌子正对着的前方,就是被分了三四个隔间的“蜂房”,只不过是虚虚的用栅栏围了下,根本不是什么钢筋铁骨的牢房,里面呆着的人各式各样,有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身上满是纹身的男人,有戴眼镜穿西装的男人,哦,还有个妖娆美艳的女人……而燕禽兽的人房间内一个没有,只不过这座酒店内外却布满了那些走狗,展小怜看着就在想,那这些人就算是出了栅栏也插翅难飞,虽说都栅栏容易跨,不过有本事出去肯定没几个,怕是根本没人有胆去试跨过去以后的后果是什么样的。

        展小怜艰难的咽了下口水,肿马办?

        当然,也由不得她再多想了。

        几分钟后,展小怜抱着抱枕缩在其中一个小栅栏的一角,里面的人一个个神情憔悴,看着就跟好几天没洗脸没刷牙没吃饭似的。

        展小怜默默的走过去,乖乖靠墙角坐着,然后把乱七八糟的头发重新辫了个辫子,抱着膝盖发呆,今天她的手是不是就会被砍掉了?展小怜叹口气,扭头看到旁边坐着一个女人,女人对女人好说话呀,她用手轻轻碰了碰旁边的女人一下,小声问:“姐姐,你们是怎么被关进来的?”

        那女人染了一头红头发,短发,年轻漂亮,特别是大胸很显眼,不过脸色很差,身上还有股酸味,喘气都有气无力的,听到展小怜问话说了一声:“能怎么着?命不好呗?!彼底?,她用轻佻的眼神看了展小怜一眼,“你也是一个原因?”

        展小怜“咦”了一声,接着话茬说:“我是比较倒霉,也算命不好吧?!?br />
        那女人往地上一坐,自顾说道:“我是自作自受,人家都说青城燕爷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是个让道上人闻风丧胆的人物,我当时还不信,总以为凭着自己的美貌可以征服男人,现在知道下场了,真是活该……”

        女人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展小怜总算听明白了,简单点说就是另一个流氓的女人想摆脱那个流氓,企图勾搭更大的靠山燕禽兽,结果失败不说,还被燕禽兽给关着地方来了,女人说的是真是假展小怜不知道,不过想在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那女人问展小怜为什么被关进来,展小怜想了想,觉得自己最冤枉:“我纯粹是因为倒霉,就不小心撞破了两次燕大爷嘿咻的场面,结果就这样了……唉!”

        女人一呆:“那你可真够背的?!彼底糯蛄苛讼抡剐×氖纸?,又说:“撞破两次还能完好无缺?也算你本事了?!?br />
        展小怜赶紧问:“对了姐姐,你知不知道燕大爷会怎么处理我们?”

        女人一听这个问题,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脸,声音颤抖的说:“我不知道……可是,可是我听人说,燕爷有点变态,我怕到时候……”

        展小怜被吓的眼冒金星,搓了搓手,她的胳膊她的手??!

        展小怜正摸着胳膊,离的有点远的一个肥胖男人透过人缝看到展小怜,小姑娘穿的那么清凉,露着胳膊肩膀什么的就往她这边挪了挪,“小妹妹,你这么可爱怎么也进来了?别害怕,叔叔?;つ恪彼底?,那胖男人的肥手就在展小怜肩上摸了两下。

        展小怜恶心的立刻抱着抱枕站起来,走的另一个角落蹲下。

        被关进这里的人,个个看着都不好惹,也就展小怜一个小姑娘,白白嫩嫩的看着最好欺负,一副穷酸样不说,发型还老土,当然,最关键是她的衣服太暴露,男人们的目光有意无意的都看过来,特别是在这种极为绝望和恐慌的情况下,就更需要其他东西了分担关注点。

        胖男人不死心,又靠了过来,“小妹妹还害羞?穿成这样还害什么羞?实话告诉你,哥哥我也不是一般人,等我出去以后我就……”

        展小怜翻白眼,不是一般人能被燕禽兽关在这里?还等你出去以后,那得出的去才行,一把拍掉往自己身上摸的手,再次站起来往另一边走,结果把胖男人一把拉?。骸敖炊冀戳?,陪陪哥哥怎么了?”

        展小怜抽回事,拿起手里的抱枕对着胖男人砸过去:“死胖子你给老娘死开,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性还对老娘动手动脚!精虫上脑了是吧?没看到老娘心情正不好,被死禽兽弄到这里来已经够郁闷的了,你丫个死胖子还尽给老娘添堵!”

        周围看热闹的男人都哄笑起来,胖男人顿时恼羞成怒,对着展小怜劈头盖脸的就动手,“一个臭三八小贱人也跟我喊,知不知道在单位别人对我都是点头哈腰的?给脸不要脸,那是看得起你才找你,换个时间送到我怀里我都嫌恶心……打?让你打!打死你个贱女人……”

        展小怜体力肯定不如胖男人,被打了好几下,头发乱七八糟,但是嘴上却能利索的骂:“死胖子油头粉面一副贪污相你丫当官出去被抓上班到公司就被开做生意等着破产老婆跟人跑满头绿帽子,你就是去嫖娼也是被捉奸的主,看你这德性官不官民不民不伦不类不人不狗一副不要脸的样就知道你进来不是因为女人就是因为女人,女人的便宜那么好占?是不是不小心调戏了燕大爷的女人被弄进来了?……”

        两人这边打的骂的不可开交,旁边那个没精打采的女人一脸不耐烦的站起来,抬脚动手,一个过肩摔以后,那胖男人躺在地上直哼哼,“臭三八……你们给我等着……”

        展小怜一个大抱枕砸下去,死胖子总算住嘴了。

        展小怜对拳脚是外行,不过看那女人的动作挺利索,看着像是练过几下的,展小怜抱着抱枕继续坐下,跟那女人竖大拇指道谢:“厉害!谢谢姐姐仗义?!?br />
        女人摆摆手,不大愿意跟展小怜多说话,抱着胸说:“花拳绣腿,对付这种人行,换个稍微懂的就不行了。怎么穿成这样?”

        展小怜赶紧拿抱枕挡着自己,“说来话长,不说也罢。对了姐姐怎么称呼???”

        女人抱着膝盖说:“你就叫我樱桃吧?!?br />
        展小怜跟个小混混似的对着女人一抱拳:“樱桃姐?!?br />
        叫樱桃的女人换了个方向,背对着那帮男人龇牙咧嘴的揉了揉胸部,展小怜疑惑的看她,刚想问怎么了,隔壁的那个小栅栏里传来一个男人压抑的哭声,接着哭声放大,变成了狼嚎。

        展小怜扭头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光头男人抱着脑袋使劲撞地,撞的地上鲜血淋漓,一边撞一边哭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燕爷您老人家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听了那人抓狂的话,人群开始出现不安的骚动,接二连三的有人开始哭。

        这时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长的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眼神却十分高傲的少年怒气冲冲的推门进来,说:“闭嘴!谁要你的命了?我们爷早就说过,法治社会,杀人犯法,谁要你的命?别污蔑我们燕爷,小心我们燕爷到法院告你去!”

        展小怜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死流氓动用私刑竟然还说人家污蔑,竟然还说去法院告,这是她听过的最搞笑的笑话。

        哭声顿时小了很多,正是静悄悄的时候,展小怜这两声笑就显得特别清晰,那少年凶狠的眼神立刻看过来,结果展小怜一脸无辜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低头发呆,少年用视线找来找去都没找到谁笑了,疑疑惑惑的收回视线,转身走了出去。

        展小怜的脚都坐麻了,两个小时以后,神清气爽的燕禽兽出现在房间,那丫就随随便便的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腰间松松垮垮的系了根带子,随着走路的动作,时不时露出结实的胸膛,头上还在滴着水,脖子下挂了条大毛巾,一边走一边随意的擦着头发,他一进门那些人就哭喊着跟他求饶,你一言我一语的哭喊:“燕爷,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您老就饶了我一回吧……”

        那个又嚎:“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燕爷??!”

        ……

        燕禽兽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到那张大皮椅前,往下一坐,向后一躺,然后那两条长腿“啪啪”两下抬起,敲在了他面前的办公桌上,轻飘飘的说了两个字:“安静?!?br />
        刚刚还一片哭嚎的房间顿时鸦雀无声。

        燕回坐在皮椅上抖着腿,慢悠悠的开口:“爷在青城是合法的良民,就是你们硬逼着爷做坏事,你们这是逼良为娼!”

        展小怜“噗——”一下笑出声,我擦,燕禽兽这成语用的,喵星人来的吧?

        这一笑引人注目了,燕禽兽一伸手,对展小怜勾勾手指说:“那妞,就是最胖的那个,别看别人,爷说的就是你,过来!”

        展小怜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有什么好笑的啊,这下被燕禽兽抓到小辫子了吧。

        刚刚那个少年拦下另一个要过来的人,走到展小怜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刚刚也是你?”

        展小怜不理他,自顾抱着抱枕,垂头丧气自动自觉的爬过栅栏走过去,根本不需要少年赶她,少年站在展小怜后面怒气冲冲的喊:“喂,死胖妞,我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一听“胖妞”二字,猛的回头,凶狠的瞪了少年一眼,送他一个“你全家都是死胖妞”的眼神。少年别看凶巴巴的,比较还是比较嫩,跟展小怜比,展小怜就是大婶他就是正太,少年被她一瞪,后面还要说的难听话顿时咽下,默不作声的走了回去,时不时侧目瞪她一眼。

        展小怜还没走到办公桌前,燕回手里的那条大毛巾对着她“呼”一下砸过来,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说:“爷给肥妞一个减肥的机会,擦干?!?br />
        展小怜整个人被大毛巾盖住,手忙脚乱的才扯下来,她知道了,燕禽兽找到了折磨她的新办法,当她是苦力了,擦不好燕禽兽绝对会把她的手砍下来。

        展小怜尽心尽力的给燕爷擦头发,心里盼着燕禽兽能看在她这么卖力的份上饶了她。

        燕爷刚刚的演讲被打断,表示很不高兴,一边享受肥妞的服务一边恢复演讲:“法制社会,爷可不会上你们的当,逼爷犯法也不犯,但是犯了错就要受惩罚,要不然谁来替爷做主?”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燕回,等着他下面的话,然后燕爷开口了:“所以,作为合法良民的爷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但是你们要有所表示……”

        众人齐齐发出一声哀嚎,众所周知,青城燕爷有个断人手脚的变态嗜好,这所谓的“表示”自然不会是两句好话就算了的。果然,众人跟着就看到工具什么的被人接二连三的送进来,一字排开放在燕爷面前的办公桌上。

        展小怜看着那些工具,擦头发的动作一顿,忽然觉得自己的小手怎么疼的这么厉害呢?前兆啊前兆!是不是今天她可爱的五指姑娘在劫难逃了呀?

        燕回伸手摸了摸半干的头发,打了个响指提醒她:“继续?!?br />
        展小怜只好又累累巴巴的忙活起来。

        燕爷那边继续演讲,“法治社会杀人伤人都是犯法的,所以,爷不做违法的事?!?br />
        众人一听,顿时松了口气,不做违法的事就好,这说明不会杀人性命砍人手脚什么的。

        然后,大家就听到燕爷继续说:“来来来,大家挨个排好队,都把自己身上最宝贵的东西献给爷,不带重复的,如果爷心情好就饶了你们。一个一个来,记得是与生俱来的,大小不限,钱财乃身外之物,你们自己留着就行,爷不会跟你们计较那点钱的。工具在这里,大家自由选择选,爷绝对民主,挨个来,不要挤,爷知道大家都是文明人,要讲究素质,排队排队,先来后到……”

        众人一听,都不愿意往前,你挤我,我挤你,就盼着让别人先上,嚎啕大哭。

        展小怜胆战心惊的站着,接着就听到燕禽兽说:“肥妞你也抓紧过去排队,别耽误了时间?!?br />
        展小怜:“……”

        为了保住她一只手,展小怜裹着给燕禽兽擦头发的大毛巾,立刻冲过去排在第一个,她决定了,主动牺牲一个小手指,这样好歹也能保全整只手呀。

        哪知道展小怜这一带头排队,众人跟着就意识到先排后排的差别了。先排队的献根手指头什么的总比缺胳膊掉腿的好呀,没了手指头做事就是不大方便,但是缺了胳膊腿的那就是残疾啊。于是,本来排在第一个的展小怜,很快被那些人高马大身强力壮的男人们挤到了最后一个!

        展小怜孤苦伶仃的被挤在最后面,脸上两行宽面条泪,尼玛这些男人也太没有绅士风度了,先来后到啊先来后到,她明明是排在第一个的!

        燕禽兽慢条斯理的走到展小怜面前,继续给她sex暗示:“哟,肥妞,怎么不去排队,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要献什么给爷了?爷允许你提出额外要求,比方洗澡什么的……”

        展小怜抿着唇,眼睛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那边排队的第一个是个身上有纹身的彪形大汉,他拿起大铁剪,对着自己的食指,一咬牙,“咔嚓”一剪,顿时鲜血直流,他头上冷汗直冒,抱着自己的手话都说不出来,然后那个少年一指门外,说:“我们爷向来人道,见死不救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外面已经帮你们叫了救护车,出门就可以救治,不过叫救护车的费用请自付……”

        彪形大汉踉踉跄跄的走出门,救护车“哇呜哇呜”的开走了,其他人一见顿时看到希望,纷纷效仿,于是拇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到脚趾……一地血迹,哀嚎不断,随着救护车来来回回的往返,众人相继离去。

        展小怜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将近三十个人最后就剩下三个人,被血腥场面吓的瘫软在地的胖男人,排在胖男人身后的展小怜和叫樱桃的女人。

        展小怜正发呆,突然听到那胖男人嚎啕大哭:“燕爷,能不能重复一样???我实在没东西献给您老人家了呀?都被他们用过了呀……这可怎么办??!”

        燕回悠闲的坐在大皮椅子上,邪笑:“还要爷帮你想?”

        胖男人不敢吭,也想不出到底要献什么才行。

        展小怜立刻走过去,淡定的说:“怎么想不出来?很明显还有一样没人献过?!?br />
        胖男人立刻充满希望的看着展小怜,展小怜摸了摸脸上刚刚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地方,邪恶的笑了笑,然后把视线放在胖男人裤裆的位置,一抬下巴指着那里说:“喏,这玩意没人献过?!?br />
        胖男人、在场的所有人同时震惊:“……!”

        燕回“哈”了一声,然后低头看了一圈,果然没有!顿时兴奋的托腮看着,“那也行?!?br />
        胖男人回过神,伸手死死护在裆部,嚎着说:“不不!我家里还有两个老婆,还有孩子,我是男人,我不能割这个……燕爷,您就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要是知道那是您老人家的女人,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爷,是我有眼无珠,不知者不罪啊……”

        展小怜在胖男人面子蹲下来,津津有味的盯着他手捂着的地方,火上浇油:“死胖子,反正你孩子都有了,割吧,割了以后你就再也没办法调戏女人了,你也算是为天下女同胞做了件不得了的事。再说了,反正是个别人看不到的位置,说出去也不丢人,人家问了你还能吹吹牛,在燕爷面前平安无事安然脱身,多有面子的事。对了,到时我会帮你写个传纪,二十一世纪最后的太监?国内唯一一个胖子人妖?葵花宝典后继有人?不败胖子挥刀自宫……对了,你喜欢哪个标题?”

        燕回这个死变态在那边笑摊在椅子上,拍着椅子扶手“哈哈哈”个不停,周围的人都面无表情,憋笑很痛苦,可是不憋笑惹怒了燕爷就更痛苦了,结果整个场子就看燕回一个神经病在肆无忌惮的大笑。

        胖男人捂住裤裆不撒手,哭的跟死了爹似的,听到展小怜话后破口大骂:“你这个小贱人,狠毒的女人,有人生没人养的野种,你这个毒女人,你故意在燕爷面前害我,你等着,我会让你好看的……燕爷,您饶了我吧!”

        展小怜挨骂也不在意,“让我等着那也得你先割完了才行,我可是排在你后面的,你在我前面排队呢?!?br />
        胖男人又骂:“你等着,我看你能割什么……”顿了下突然带着狰狞的笑说:“当然,你要是个处也行,听说燕爷喜欢嫩的,反正你本来就是个贱人,本来就是鸡……”

        展小怜继续蹲着,轻描淡写的说:“死胖子,老娘少了膜还是女人,你要是少了那玩意你还是男人嘛?”

        这话说的直击目标,胖男人一听,顿时被打击也顾不得骂了,再次没形象的嚎啕大哭。

        展小怜在旁边催:“你割不割?后面还有俩女同胞等着呢,时间就是金钱,怎么一点时间概念都没有?”

        胖男人太胖,胆子小行动慢,本来也不是排在最后的,不过看到第一个人流了那么多血以后,吓的腿都软了,很快被挤后面,而两个女人的体力哪能比上那些男人?自然也排最后面。

        胖男人死活不愿意割,可是他又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献给燕大爷,而燕大爷的原则又是不强迫,完全靠自觉,于是局面僵住了。

        展小怜为了节省时间,再次提议:“死胖子,你看这样行不行,燕爷说了,东西不在大小在心意,你舍不得全割了,那就割一半总行了吧?你就当割个包皮……”

        “哈哈哈哈……”刚刚从椅子上爬起来的燕回再次笑倒在椅子上。

        展小怜的小圆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她真的赶时间,这时间点老姨肯定已经回家,回去看不到她不定得急成什么样。

        经过展小怜的协商,死胖子总算同意动手了,不然他就要呆到想起来送什么给燕爷的那天为止,胖男人脱裤子的时候突然觉察到有一道强烈的、炽热的目光注视着腰部以下的位置,他下意识的把裤腰带往上提,然后四处一看,发现那个死肥妞正睁着一对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

        胖男人全身一个激灵,义正言辞的对展小怜喝道:“你干什么?你这个偷窥狂女流氓!你不要脸!燕爷!我抗议这个女流氓在这里用猥琐的眼光偷看我!”

        燕回笑的嗓子都哑了,正喝着瞳儿端过来的水润喉,一听胖男人的话,马上举手回了句:“抗议有效?!?br />
        本想看大鸟的展小怜立刻被人架起来拖到另一边放下,她蹲在地上,一边抠脚丫子一边回头看,不满的嘀咕:“看一眼会怎么样???割了扔地上我还懒的看呢……”

        不多时,那边响起了胖男人杀猪般的叫声,然后展小怜就看到胖男人的裤子被人穿上,好歹系了下挡住他的大屁股,他双手捂在伤处,脸色苍白表情痛苦,额头上全是汗,双腿呈八字状一步一步往外挪,速度堪比乌龟走路。

        下面轮到展小怜,她是倒数第二个,迅速的被人提留到燕回面前,她低着头,皱着眉头,一脸不屈的表情。

        燕禽兽往椅背上一靠,翘着二郎腿颠啊颠的,坐等这肥妞投怀送抱:“来,肥妞到你了,爷正等着呢?!?br />
        展小怜走过去,把所有的工具都看了一遍,拿起血淋淋的剪刀,一咬牙,咔嚓一剪,她留了十几年的大辫子被剪了下来,然后送到燕回手上:“爷,天地良心,我多大它就多大,绝对的与生俱来,接也接不上去!”展小怜说完,转身,撒腿就跑。

        展小怜出了门还和那个少年碰了个对面,跑到门边的时候胖男人才挪到门口,回头一看桌子上那条女人有没有都没所谓的大辫子,再看看自己子孙根,顿时大喊:“燕爷,不公平??!”

        燕回瞪着手里的大辫子,咔吧了两下眼睛,扭头看看周围的人,谁都不敢与他对峙,少年进来看到,“爷?”

        燕回看着胖男人,问:“哪里不公平?爷是最公平的!与生俱来,跟她年纪一样大,没人割过,完全符合爷的要求!”

        胖男人挪到门边挪不动,“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哼哼,嘴里哼哼着:“死丫头小贱人死肥妞,你给我等着……”然后被人拖出去送救护车上了。

        燕回收回视线,半响“啪”一下把鞭子甩打在桌面上,一手托腮一手把玩着那条辫子,低着头垂着眸,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展小怜跑到酒店门边才想起来,最后还剩个叫樱桃的女人,她是最后一个,展小怜不知道樱桃会失去什么,不过很显然,她就算在也无能为力,她嘀咕一声:“自求多福吧?!笨觳脚芰顺鋈?。

        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看到展小怜出来立刻有医护人员过来:“小姐,您哪里受伤了?”

        展小怜伸手裹了裹身上的毛巾,“这倒没,就是,能不能给我找件外套?”

        最后,展小怜身上穿着的外套,是一个清洁工阿姨打算用来当抹布的破外套,数数身上的钱,去理发店把头发修了修。

        展小怜回老姨家,老姨气急败坏的问:“那么长的头发怎么说剪就剪了?”

        展小怜美滋滋的摸摸头发,“要考试了,学习紧,剪了时间就多了?!?br />
        老姨听了觉得有点道理,突然问:“那辫子呢?”

        展小怜挥挥手:“扔了呀?!?br />
        老姨怒了:“那辫子留了那么长,你好歹还带回来啊。有人收头发,你那么长的头发,要好几百块钱呢,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混呢?!?br />
        展小怜不说话了,她要是能拿得回来就好了。

        都这样了,老姨也没办法,就跟她说以后出门说一声,省的她担心。晚上老姨就打电话给展妈,说展小怜把头发剪了,展妈气个要死,小时候要给她剪头发死活不要,现在好了,留了十几年的头发自己给剪了,这孩子怎么就喜欢跟大人反着来呢?

        展小怜哄小菲玩呢,听到老姨跟展妈在电话里骂她,吐吐舌头,假装没听到。

        第二天一早展小怜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跟老姨说她要回摆宴了,说的很好听,认真学习,实际上她就是被燕禽兽给吓的,觉得青城实在是个危险的地方,不定啥时她的手脚就没了,她必须回摆宴才会觉得安全。

        展小怜在老姨家住了大半个月,回摆宴以后,发现班上的学生少了一半,大多回家去了,连穆曦那妞就一直没去教室,展小怜在考试前的一个星期里总算把文科的书本拿出来,从头到尾的翻了一遍??赐暌院笏俅闻跗鹆怂难郧樾∷?,看的昏天暗地,还总想找个人讲剧情,结果找不到人。

        安里木这一阵到学校找过好几次展小怜,不过都没碰到人,展小怜也不知道他忙不忙,不敢随便去找他,生怕耽误他工作。不过想着实在是好多天没有看到了,背了书,屁颠屁颠去找木头哥哥了。

        安里木最近也没啥忙的,这种片区的警局也不可能整天都有惊天动地的大案子,偶尔处理处理纠纷什么的,不是太忙,展小怜去找他那会,他还正打算要不要抽时间去二中一趟呢,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小怜回来没有,结果就听到有人说他妹妹来了。

        安里木看到展小怜头发短了,摸摸她的头发笑着说:“小怜头发怎么剪了?不过这样也好看?!?br />
        展小怜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真的真的?木头哥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我花了三十块钱,让人给设计的呢?!?br />
        安里木点头:“没白花钱,好看?!?br />
        展小怜心里的泡泡在发酵,果然任何时候跟木头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就比较幸福啊。展小怜在派出所对面的公园等了半个小时,安里木下班以后两人一起去安里木的宿舍,大半个月没见,展小怜一进门就把门给踢上,“嗷”一声跳到安里木怀里,嘴里还喊了声:“扑倒木头哥哥!”

        安里木无奈死了,不会这丫头老毛病又犯了吧?

        展小怜抱着安里木的脑袋对着他的脸乱亲,“木头哥哥,我可想你了,怎么每次都是我想你???你就不能主动跟我说想我了嘛?”

        安里木让她下来,展小怜死活不肯,只好就抱着她坐到床上:“你怎么知道我不想?我都去你学校找了四五趟了,可是某人一直不在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我打电话到你老姨家找你吧?”

        展小怜想象着老姨接到电话的表情,赶紧摇头:“那还是算了吧,我就说?!?br />
        展小怜还有十几天就考试,安里木就盼着她能看看书什么,结果展小怜说她复习完了,不用看,安里木心里一直担心,可展小怜就是不看,有事没事的跑来找他,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安里木的同事小丁对安里木十分关注,别人没发现的她都能发现,开始她一直以为来的那个小姑娘是安里木的妹妹,不过时间一长她看出不对劲了,怎么安里木的个人档案上没有这个妹妹的情况?两人长的也不像,而且那小姑娘每次过来,两人是都躲在安里木的房间,门还是关着的。他们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题外话------

        如美妞们所见,V了。

        爷重声,跟V的妞们千万记得,本文无三观,切记切记!

        关于燕回,渣男不解释,关于肥妞,非正统良家民女。爷坑品还行,日日万更什么的是爷梦里做到的,跟妞们一样,周六周末会狂欢会偷懒,你们懂的。

        另:爷重口,好心批评建议什么的就免了,影响爷爬字心情,否则删之。爷的文,爷做主!

        哦对了,美妞们,你们的PP准备好了没?!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