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61章 sex暗示的歪想

    第061章 sex暗示的歪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事到如今,展小怜觉得比渣的话,安里木家的那只贱狗完全不是燕禽兽的对手,虽然差不多算是同类,可现在看来,那渣狗跟燕禽兽根本不在一个级别,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展小怜踉踉跄跄的被燕回带出那家玉器店,不知道燕禽兽要带她去哪,展小怜可怜巴巴的说好话:“爷,燕大爷,您老这是要带俺去哪???俺胆子小,俺好害怕??!”

        出了店门,燕回把半个身子的重量都挂在她身上,就跟得了软骨症似的,展小怜觉得自己这路走的,真是一步千斤啊,“爷,您老人家能不能好好走路?腿那么长……”

        燕回伸手拉住展小怜辫成麻花状的大辫子,展小怜为了头皮不疼,不得不扭头看向他,燕回懒洋洋的说了三个字:“爷、高、兴!”

        展小怜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暴走了,她知道了,说他是禽兽都是抬举他了,他根本就是一坨人见人厌的狗屎!展小怜心里“切”了一声,刚想掉头不看,结果头发疼,只能乖乖扭头,燕回拉拉她的头发,慢吞吞的问:“肥妞,你有意见?”

        展小怜“啊”了一声,然后立刻摇头,摇头摆尾的对燕回露出一脸的谄媚相,“爷,燕爷,您老人家放个屁俺闻着都香,哪能有意见呢?”

        然后,展小怜就听燕禽兽提高声调的开口:“哎哟喂,肥妞的小利爪收起来了?”

        展小怜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燕禽兽一把推到了车上,展小怜一看情势,“嗷”一声就往另一个车门扑,结果,等她摸出怎么打开门的时候,燕禽兽已经跟着坐了进来,头都没太抬的一伸手,拉住展小怜身上穿着的那件小抹胸,轻轻一扯,展小怜异常乖巧的把好不容易打开的车门重新关上,估计她一只脚着了地,她身上那件小抹胸也跟她说拜拜了。

        看着车门,展小怜泪流满面啊,没坐过小汽车的穷苦娃伤不起啊,连车门都不会开。

        燕禽兽往车座上一摊,展小怜被迅速的挤到最角落里,燕禽兽踢踢前排司机,司机启动车辆,跟着前面的车开上了大路。

        车里的气压很低,展小怜泪汪汪的看着燕回:“燕大爷,您老人家能不能告诉俺一声,您这是要带俺去哪???俺还要回俺老姨家吃饭呢……”

        燕回原本平放的腿“呼”一下翘成了二郎腿,两只胳膊一摊,搭在车座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说:“有冤的爷要报冤,有仇的爷要报仇,今天是爷清算的日子?!?br />
        展小怜一脸僵硬,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哈?!可是爷,您老人家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有冤的吧?”

        果然,燕回听了展小怜的话后,慢吞吞的抬眸,那双画了眼影似的眼睛盯着展小怜,然后在展小怜心虚不已的视线下,慢条斯理的摸了摸脸,展小怜顿时虎躯一震,小心的、试探的问道:“爷,难道您老人家说的冤是是是……是俺弄的?”

        燕回从车位上坐直身体,歪着头看着她:“哟,肥妞,原来你也知道?”

        展小怜全是哆嗦了一下,然后惊恐的问:“爷,真的是俺?那,那您老人家打算怎报冤?”

        燕回微微斜了身子,那视线堪比X光线,慢慢的,慢慢的把展小怜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展小怜汗毛直竖,额头都有冷汗冒出来了,半响,燕禽兽才慢吞吞的说:“你说呢?”

        展小怜忍不住抬起她的手,她的手!她想抓花他的脸!

        展小怜眼里挂着好大一泡眼泪,对着燕禽兽哭道:“爷,您能不能不要砍俺的手?”

        燕回邪笑,然后展小怜就看到一只猪蹄摸上了她的胸,还捏了捏,说:“肥妞,你说用这个补偿怎样?”

        展小怜一听,顿时双手护胸,“哇哇”大哭:“爷,燕爷,您,您您您竟然要割俺的咪咪?!”

        “咳咳……”前面开车的司机和副驾驶座上的保镖差点被口水呛死,燕爷应该是让她主动爬床的吧?

        燕回伸手敲了下展小怜的脑袋:“割下来能吃?”

        展小怜一听,想的更歪了,护胸护的更紧,嚎哭着说:“可是爷,俺现在没奶??!”

        燕回半张着嘴,目瞪口呆:“哈?!”

        前面两人憋笑都快憋疯了,敢情那小肥妞还以为燕爷是要吃奶?

        不怪展小怜没往下流的地方想,她可是个千方百计想法子破处的妞啊,当然,对象仅限安里木,结果到现在都没能如愿,她现在都不抱希望了。那燕回什么眼光?那可是专挑妖艳的顶级美人嘿咻的兽中之王,任展小怜怎么想,也没能明白燕禽兽的暗示。

        展小怜把能想到的都想了一遍,脑子里就想到了自己看野史的时候某些皇家秘腥,不由一阵恶寒,太变态了。最终把燕禽兽这只兽王定位成某些古代帝王之家的某个变态小皇子,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都成年了还需要奶娘随身,奶瘾犯了就趴奶娘面前吸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