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49章 怕什么来什么

    第049章 怕什么来什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正如展小怜所料,穆曦那不要脸的情敌迅速红遍各大高校,不得不说桃色八卦威力迅猛无比,听说后来那女生在摆宴一中呆不下去,不得不转学了,展小怜听说以后哼了一声:“早知道现在何必当初呢?”

        为这事展小怜觉得自己替穆曦出气了,去找穆曦要求请客,结果穆曦小抠门,死活不同意,展小怜不但没赚到一顿饭,还被穆曦骗了一顿米线。

        穆曦近来读书愈发认真,说是因为军校分数高,不努力不行,展小怜这才知道穆曦是打算考军校,她想了想,貌似在上次安里木拿给她的招生简章上面摆宴没有军校,就提醒她:“傻妞,摆宴没有军校啊?!?br />
        穆曦点点头:“我知道啊?!?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那你还考?”

        穆曦也瞪着眼睛看她:“摆宴没有,被的地方不是有嘛?”

        展小怜知道了,傻妞根本没把她身边的其他因素考虑进去,她就是单纯要考军校,展小怜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就想到了帅哥大叔那张脸,翻个白眼,帅哥大叔要是知道傻妞一门心思考军校没把他放心里,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呢。

        扭头看看穆曦,穆曦正低头看书呢,展小怜啥话没说,不管,反正她有木头哥哥了,虽然帅哥大叔很好很帅很温柔,不过这些都不是她的呀,她还是喜欢她的木头哥哥。

        又到周末休息日,展小怜本来打算窝在摆宴跟安里木过周末的,结果展妈给学校打电话,老师通知展小怜去接电话,展妈跟展小怜说展爸到外地学??疾煅叭チ?,老姨在上楼的时候摔了下来,展妈周末要给学生做家访,实在没时间,让展小怜去青城看看老姨,顺便去照顾两天。

        展小怜跟木头哥哥的甜蜜计划瞬间化成泡影,她跑去跟安里木一说,安里木能有什么意见?展小怜最喜欢她老姨了,怎么着都要去一趟。

        展小怜垂头丧气:“我明天的早觉泡汤了,我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周末啊?!?br />
        安里木有点无语,不过一看到展小怜苦巴巴的小脸,想到自己今天晚上没有班,摸摸她的头:“没事,我现在送你去青城,到了你老姨家,明天就可以睡懒觉了?!?br />
        展小怜一听,高兴的跟什么似的,“木头哥哥我就知道你是对我最好的?!?br />
        安里木自己是男人怕什么,他是不放心展小怜一个小姑娘坐晚班车,路上展小怜有安里木陪着,说什么都高兴啊。

        坐到车上,安里木握着展小怜的手,一根一根玩着她的手指,反正光线也不好,两人还靠着里面坐,也没人看到,安里木摸到她手指尖,拿起来一看,不由皱起眉头:“小怜,怎么留这么长的指甲?”

        展小怜立刻得瑟的把自己的手伸到安里木面前,“木头哥哥你有没有觉得我的手指看起来特别长?”展小怜的小手就跟她的身体似的,圆滚滚的,为了让自己的手看起来好看,她特地留了长指甲,这样也能让她的手型看起来好看一点,手指衬托的细一点啊。

        安里木一听,不由叹口气,他的小怜是不是脑子里整天都在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是丰胸又要减肥,现在还留起了长指甲,这要涂上红色的指甲油,那不就是一正宗的小妖精的爪子?

        不过安里木心里想归想,他也没敢说出来,要是真说了,谁知道这丫头会不会又说伤心又是打击的要想其他的法子提升魅力?展小怜还在美呢,还做了个凶狠的手势跟安里木说:“再说了,谁要是敢欺负我,我就伸手抓他一脸,让他知道我的厉害!”

        安里木的额头都快冒汗了,赶紧伸手把她的手按下来,“小姑娘家家的,别动不动就跟人吵架打架?!?br />
        展小怜多听安里木的话啊,立刻把手缩起来握成小拳头往安里木手心送:“木头哥哥你放心吧,我就是说说啊?!?br />
        安里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了,他就感觉每次这丫头都是说给她听的,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实际上她啥都没听,抓了抓她的手:“回去赶紧剪了,你说这要是谁被抓一下,还不出血?”

        展小怜伸开她的小尖爪子,“很好看啊,为啥要剪???”

        安里木绷着脸:“不行,要剪,我看着一点都不好看?!?br />
        展小怜一听不敢吭了,嘟着小嘴,不情不愿的说:“知道了,我去我老姨我就剪?!?br />
        安里木满意的摸她的头,展小怜把头往安里木怀里一趴,不等安里木说话,就嚷着说:“木头哥哥我心里受伤了,我要趴一会,到了青城喊我?!?br />
        安里木一听,哪还想起来把她推起来啊,乖乖的任她趴在腿上,软乎乎的身子,带着女孩子那种特有的味道,一阵一阵往安里木鼻子里钻,也不知道为什么,安里木自己动都不敢动一下,却不知不觉间臊红了脸。

        到了青城天都黑透了,两人到车站的时候刚好有辆返回青城的车,安里木本来要把展小怜送到老姨家的小区门口的,结果展小怜一听人说是最后一班车,要是不走恐怕安里木想回去就要住黑车,要么就住酒店,安里木的同学金晓庄倒是住在青城,可按照安里木的性子肯定是不愿意去麻烦人家,所以展小怜直接把安里木推上车了,坐黑车肯定不如坐这个车安全啊,市里到老姨家怎么着都方便,可青城到摆宴,那好歹也要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呢。展小怜说什么也不能让安里木坐黑车。

        安里木自己是当警察的,又是男人,他是没所谓的,他一个大男人怕什么?要是真碰上什么事了,四五个人也不一定是他对手啊,不过展小怜坚持,他不同意也得同意,最后是被展小怜推上车的,展小怜跟他挥手:“木头哥哥路上小心啊?!?br />
        等车开走了,她才慢吞吞的走出车站,无视外面一堆问她去哪的拉客的车,直接走到了公交站台,想着要转几路车才能到老姨家。

        看来看去,看来还是要先去市中心,然后转车去老姨家。

        展小怜不想去市中心,真的不想去,因为她对那里有阴影。

        好不容易挤上公交车,展小怜刚找了个地方站稳,眼皮子就“突突”跳了几下,展小怜心里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擦,没这么背吧?

        展小怜怕什么?怕那只不按理出牌随心所欲的禽兽,不是她多想,主要是她只要来青城大多时候会碰上,就跟那禽兽在她身上装了监视器似的,只要她来了他就知道。

        展小怜脖子下还挂了平安符呢,辟邪用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避燕禽兽用的。

        展小怜下了公交车,问了人怎么坐车后,就手擦在口袋缩着脖子低调的靠边走,街上灯火通明的,展小怜一边走一边透过人家的玻璃门往里看,那么多好看的衣服,那么多漂亮的首饰,展小怜心里感慨,她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这些东西???她每一样看着都喜欢啊。

        展小怜默默的内伤,盼着木头哥哥以后能赚多多的钱了。她低着头,努力的朝前面的站台走,突然鼻子一凉一酸,展小怜“唉哟”一声捂住了鼻子,抬头一看,自己走在各家门店的小台阶上,因为现在大多人家开了空调,所以门都是关着的,结果她走到的这家门口,冷不丁有客人出门,那玻璃门被推开,不偏不倚,展小怜的鼻子直接被玻璃门撞到。

        展小怜的鼻血哗哗流,偏偏那个罪魁祸首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抬脚就走,展小怜什么时候是被人家欺负的主???捂住鼻子跟在后面就追:“喂!大婶,我鼻子流血了!被你撞的!”

        哪知道那女人头也没回的从钱夹子里掏出两百块钱,随手一抛,直接走了。

        展小怜看到钱了,也不追了,一看就是有钱人,赔钱都这么傲气的,反正是赔给她的,她不要也把被别人捡走了,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捡钱:“更年期到了吧?傲气什么傲气,不就是有两臭钱吗?说句对不起会死???不过对不起没钱讨我喜欢,嘎嘎,白得两百块钱……咦?还有一张呢?”

        等展小怜找到钱了,人也傻了,那张钱正被一只皮鞋踩在下面,展小怜眼睛没敢往上看,缩着脖子,慢慢的后退,然后快速转身撒腿就跑,结果一头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