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044章 安里木和燕回

    第044章 安里木和燕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安里木谨记展小怜的话,跟苏纳始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他一是对苏纳没那个意思,二是他个性本来就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三是正如他跟展小怜说的,如果有关系早在跟展小怜分手的那一阵处上了,何必多此一举还要去找展小怜?

        安里木喜欢展小怜,就是展小怜跟穆曦聊天时候说的那种喜欢,分手以后很痛苦,世界都是灰暗的,看不到她就想的抓肝挠肺,脑子里盘旋的一直都是她的各种表情,看到了想亲近,就算是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吃他都不带考虑……

        安里木想了很久,只要跟展小怜有关的,他都特别在意,买什么都会想着她,安里木最终确定,原来这种感觉就是爱。展小怜说在意,说讨厌接近他的女生,他不想她不高兴,所以,异性的亲近他都保持距离,其实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他对苏纳的亲热和刻意的亲近稍稍做出排斥的反应,女人的自尊心和小骄傲就会让苏纳保持矜持。

        包间里因为烟酒的味道显得有点乌烟瘴气,安里木借着去洗手间出了包间,在洗手间呆了一会就出来,实在是洗手间的味道也好不到哪里去。

        走在铺着地毯的走廊上,安里木觉得头有点眩晕,刚才被同学灌了不少酒,这会该是酒劲上来,眼前长长的走廊似乎在左右摇晃,他伸手抚着脑门,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这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

        迎面走过来一群人,有男有女,安里木的脚步在打晃,他心里想着赶紧往边上靠靠,让人家先走,结果脚步不停使唤,自己就是往正中间走,然后猛的就被人推到了一边,安里木一下子撞到了墙上,他下意识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那群人一下子停住了,为首一人慢慢踱步过来,在安里木面前站定,问了两个字:“客人?”

        安里木知道本来就是自己不对他,一边按着脑门一边再次说道:“不好意思,我喝多了,头有点晕,没看清路……”然后他抬眼,不由愣了一下,乍一看他以为是女人,那张脸长的太漂亮,不是女人他都觉得可惜,再一看衣着打扮,虽然花哨了点,但明显是男人,特别是他身边还有个妖艳的漂亮女人,安里木勉强笑了笑,扶着墙面努力站直:“实在不好意思,我是1203花间包厢的……”

        身后的人立刻开口:“爷,是金大壮的独子金小庄包下的,听说是他原来学校的什么同学会?!?br />
        燕回微抬眼眸,上下打量安里木一眼,伸手一推怀里的女人:“瞳儿,帮爷送客人回包厢?!?br />
        安里木虽然没看清瞳儿的脸,不过一看打扮就知道有多妖,急忙摆摆手:“这位先生真是谢谢你,我自己可以走,您们请先,是我挡了路……实在不好意思……”

        燕回一摸瞳儿的脸,邪笑道:“瞳儿,你看客人嫌弃你?!?br />
        瞳儿对着他娇媚一笑:“爷不嫌弃?!?br />
        燕回伸手搂着瞳儿的腰,从安里木身边慢慢的走过。

        安里木等那帮人都走了,刚站起来,就看到金小庄一头汗的从一个拐角跑了过来,拉着他紧张的问:“刚刚燕爷跟你说什么了?”

        安里木老实回答:“燕爷?也没时候什么,就是问我是不是客人,让他女伴送我回包厢,我谢绝了。怎么了?那人名字就叫燕爷?这名起的……哎,赶紧扶我一把,我头晕?!?br />
        金小庄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大大的松了口气:“看来今天燕爷心情不错,刚刚真是吓死我了……木头你的命可真好,碰到那杀神竟然还能安然无恙,也可能是因为你是他客人的原因,反正运气好就是运气好?!?br />
        安里木觉得金小庄有点大惊小怪了:“什么杀神,那人挺好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br />
        金小庄扶着安里木回包厢,嘴里还没忘结束:“我只能说你命好。我能认错人吗?你说就那张脸,能认错嘛?”

        安里木想想这倒是,再等他听完金小庄讲完那人的丰功伟绩,心里直打鼓,不会吧?要是刚毕业那会,安里木听到金小庄的话绝对会问这种人渣为什么不拿绳之以法,安里木是历练过的,特别是在他工作的那个地方,什么样的情况都见过,那些他曾经觉得只有电视上才有,只有电影里才有的人物和事情,一件件真实的发生在他眼前,人情世故,金钱权势,他看比任何人都多。他一度想去纠正那一切,可当他真正想去做的时候,却发现现实根本不允许。

        金小庄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伸手拍拍安里木的肩膀,“木头,我是因为你现在的工作性质才跟你多说两句,以前咱们在学校的时候想的那些太天真了,我出了校园跟在我爸后面学,看到那些……”金小庄顿了顿:“算了,反正你以后工作上做事还真的要多长长眼睛,能小心就小心,该服软的时候就服个软,有些时候别谈自尊不自尊,自尊要了,不定命就没了,这个……我是亲身经历过?!?br />
        安里木一愣,抬头看着金小庄:“就刚刚那人?”

        金小庄没回答,半响才点点头,“那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看着对方年轻,还想跟人家称兄道弟的,结果触了逆鳞,要不是我爸……”金小庄伸手摸了摸小手指,语气带了点恐惧,“要不是我爸,现在少了小手指的人就是我了?!?br />
        安里木震惊的睁大眼睛:“你爸……少了手指?!”

        金小庄沉默了半响,突然抬起头说:“算了,说那些干什么?都过去那么久了,走,过去到那边去看看在闹什么,可别喝出问题?!?br />
        安里木拍拍金小庄的肩膀,“小庄,过去就算了,我现在总算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短时间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你是为你爸在努力……小庄,你也别自责,你爸看到你现在这样,肯定很高兴,过去看看吧?!?br />
        *

        第二天早上安里木顶着黑眼圈回摆宴,一帮子人闹了通宵,对于作息时间规律的安里木来说,这真是比什么都痛苦,不过毕业一年多的老同学难得聚到一起,他也不能自己搞特殊走人啊,只能陪着一起闹。等他到了摆宴都快十一点了,结果刚走到宿舍楼梯口的地方,就看到楼梯的台阶上抱膝坐着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就跟被人遗弃的小狗似的,他都走到跟前了还没发现。

        安里木叹口气,弯腰轻轻推了推:“小怜?!?br />
        展小怜一听到安里木的声音,立刻站了起来:“木头哥哥!”

        安里木都不知道说什么了:“你不会一大早就坐车来这里等了吧?”

        展小怜一拍小胸脯:“我六点就起床,六点半那时候就到了,木头哥哥你怎么不是昨天晚上回来的呀?我敲了半天门都没人给我开门?!?br />
        安里木赶紧拉了拉她的手,还好不凉,带着她去宿舍:“昨天晚上太晚了,回来没车,所以只能在那里住一晚,睡的不好,你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br />
        展小怜还真看了看,说:“木头哥哥放心,去黑眼圈我最在行了,我待会给你做个眼膜,保证药到病除。对了,木头哥哥你宿舍有黄瓜吧?”

        安里木宿舍又没做饭,哪来的蔬果啊,还是展小怜自己跑出去买了两根黄瓜,自己吃了一根,给安里木洗了半根,切下一点嚷着要给安里木做眼膜,安里木说不要都不行。

        眼膜贴上以后安里木躺在床上就昏昏欲睡,一夜没睡,就早上坐车的时候眯了一会,不困才怪,不过因为展小怜在,安里木也不敢睡熟了,就是半睡半醒状态,直到展小怜自己也嚷着困了,趁着安里木迷瞪的时候偷偷摸摸爬到床里面,然后四爪“呼”一下死死的抱住安里木的身体,任何安里木怎么推都推不开。

        展小怜为了安抚他赶紧睡觉,自己主动喊道:“木头哥哥,你放心睡吧,我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的,真的。我要等你自愿呢,霸王硬上弓什么的这种事我肯定不会做,强扭的瓜不甜这点道理我还是知道的……”顿了顿,见安里木已经认命的闭眼睡觉,展小怜又心不甘情不愿的嘀咕一句:“就算真强了,我肯定也会负责的呀,木头哥哥真是太害羞了,这处什么时候才能破了呀?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