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30节外生枝篇希望

    番30节外生枝篇希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家三口难得惬意的在海滩上玩了两天,燕大宝在沙堆里玩疯了,燕回讨厌海水,所以他老人家一直都是躺在沙滩椅上看美人,碰到哪个十分漂亮的,还打算给人家递名片,结果被展小怜发现了,现在又在装孙子。

        燕大宝穿着小泳衣,手里拿着小铲子拼命堆她的城堡,堆好非要把爸爸和妈咪拉过来看她的小城堡。

        展小怜躺在长椅上睡觉,燕回跷着二郎腿在颠,满心的不高兴,多大的事,不就是个递了张名片嘛,多交朋友是好事,凭什么给燕大爷脸色看?

        展小怜先是平躺,然后翻了个身,身上盖着的毯子随着动作滑动,穿着泳衣的身体顿时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美背。

        燕大爷一扭头看到了,大怒,左右看看有没有偷看他老婆,然后赶紧把毯子从展小怜身上拽拽,盖住,然后满意地躺了回去,一会功夫以后,展小怜再翻身,又掉了,燕大爷气冲冲得过去又给盖上,三次以后,燕大爷的耐性没了,一生气,让人看着燕大宝,直接用毯子把展小怜扛起来,送酒店了。

        睡觉哪里不能睡?干什么非要在外面大太阳下面睡?回屋里睡觉去。

        玩了两天以后,燕大宝嚷嚷蹦跶着要跟andy一起坐船回去,燕回大怒:“船有什么好做的?慢得要死,飞机一眨眼就到了,坐船还要一天……”

        燕大宝抱着展小怜的腿哭:“妈咪,大宝要坐船!大宝喜欢坐船,妈咪……”

        展小怜翻着白眼,燕大爷在旁边瞪着展小怜:“飞机!”

        燕大宝继续嚎:“妈咪,大宝想坐船!”

        燕大爷:“飞机!”

        燕大宝嚎:“船!”

        “飞机!”

        “船!”

        展小怜只好开口,“妈咪陪大宝乘船,爸爸坐飞机回去?!?br />
        燕大宝可高兴了:“耶——妈咪万岁!”

        燕回伸手指着自己:“爷呢?爷怎么办?”

        燕大宝开口说:“爸爸坐飞机!”

        燕回大怒:“燕大宝!”

        燕大宝才不怕爸爸,抱着展小怜的腿就往船上拉:“妈咪,我们去坐船,让爸爸做飞机!”

        燕回指着燕大宝:“你要跟爸爸一起乘飞机!”

        燕大宝奶声奶气的说:“大宝和妈咪坐船!”

        燕回喘粗气,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你自己坐船吧,到了岸上等我们一起回去就行?!?br />
        要是真这样听话就好了,关键燕大爷不听话,让他自己乘飞机,母女俩坐船,他老人家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很是愤恨,最后带着一步踩碎一条船的架势,螃蟹样的横上了返航的游轮。

        从上船开始,燕大爷那张小脸就开始惨白,人也从之前的趾高气扬变的昏昏欲睡外加萎靡不振,美人送到他面前,他老人家眼皮子都抬不起来看了,光顾着吐了。

        展小怜无语的看着在沙发装死的人,旁边还放着一个专门让他吐的桶,“让你坐飞机你不做,明知道自己晕船还要做船,何苦呢?”

        燕大爷反驳地力气都懒的用,头上还放了个热毛巾,躺着不动。

        展小怜试了试他头上的毛巾,发现不怎么热了就拿下来,去换个热的继续给他敷上,“要不然我通知人来接你?”

        燕回开口:“燕大宝……”

        展小怜直接说:“燕大宝在外面跟人家玩疯了,她要是愿意跟你一起走才怪?!?br />
        然后燕大爷就摆手,“不要……”

        展小怜没辙了,这人不听话,她也没办法啊,刚好她来的时候都兴奋过了,这会倒也不在意外面景色什么的,只能在屋里陪着他,要不然燕回肯定又要闹腾,觉得不重视。

        燕回躺在沙发上,展小怜低头玩游戏,不妨燕回突然伸手,抓住她一只手握在手里,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用一只手玩游戏。

        “喂……”燕回闭着眼睛,开口:“那个谁……”

        展小怜看着他,不明所以:“哪个‘那个谁’?”

        “就是那个小兔崽子的……”他伸手扯下额头的毛巾,缓缓睁开眼,慢慢的把视线落在展小怜的脸上。

        “嗯?”展小怜眨了眨眼,一双漂亮的眼睛一闪一闪的,扇动着长长浓密的睫毛,带着丝丝疑惑等着他把话说完。

        燕回盯着她的眼睛,咽下了到嘴边的话,改口:“那个小兔崽子一个人在家里,也不知道会不会饿死……”

        展小怜顿时笑了:“我们家小宝聪明着呢,那么多人侍候他一个人,要是被饿死还像话?”

        燕回重新伸手把毛巾往脸上一放,继续半死不活的躺着。

        展小怜一整天都陪着,除了出去找燕大宝离开一会,其他时间真是一直都陪着,燕大爷这苦命的,骨灰级晕船,实在是让人很难把这个晕船晕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男人和青城燕回联系到一块。

        燕大宝每回跑进来看到爸爸的样子,都要感慨一句:“可怜的爸爸!”

        转眼跑出去就玩疯了。

        把燕大爷气的指着燕大宝的背影说:“白眼狼!这就是白眼狼!呕——”

        展小怜真是嫌弃的要死,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吐完了还给他擦脸洗手,这频率频繁的……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日落的时候人家在那边对日感慨诗兴大发,这边燕大爷吐的昏天暗地,展小怜被折腾的都没脾气了,“你都光吐水了,一天没吃东西,你不饿吗?”

        燕回瞪了展小怜一眼,“吐死爷你高兴是不是?你这个恶毒的……”

        话没说完,展小怜伸手一推,燕回直接歪沙发倒了下去,她冲着歪着不动的人说了句:“活该!”

        燕回大怒,可没力气发脾气:“你……等着……呕——”

        在经过漫长的煎熬后,游轮终于靠岸,燕大爷白着小脸被扶到岸上,那两只脚着地没两分钟,人就恢复了,只是肚子空,被饿的十分暴躁,被填饱肚子以后精神才大好。

        展小怜本意好歹去跟卿犬打个招呼,再怎么着也是从卿家的岛上下来的,其他的即便不说,展小怜也心知肚明,只是有些时候,不说比说了更好。

        燕回是打死都不让展小怜去,一眼一句话都不行,直接把人给塞到了车上,踹踹司机吩咐:“开车!”

        这辈子,他都不会让那条死狗再看到展小怜一眼,一眼都不行。

        来时的车队浩浩荡荡的回程,青城因为燕爷的高调回归再次恢复平静。

        摆宴的蒋笙得知燕回平安回到青城以后,总算松了口气,他还以为他没脸去蒋老的坟地上柱香了呢,幸好那家伙好好回来了。李晋扬也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燕回平安的消息,挂了电话,扭头看了眼正在教训小馒头调皮的小娇妻,笑了笑,站起来在他们身边坐了下来。

        回到家里,展小怜给展爸展妈打了电话,说自己回来了,电话到了龙宴手里,他皱着眉头问了句:“怎么回事?”

        知道他问地是什么,展小怜看了眼燕回,压低声音说了句:“也没什么事,就是出了点意外……有点大意了……”

        龙宴走远了两步,跟展小怜说了句:“你把电话给燕回?!?br />
        展小怜应了一声,伸手把电话递到燕回面前:“我三哥的电话?!?br />
        燕大爷傲气的一扭头,“哪里来的便宜哥哥,不接!”

        展小怜瞪他,燕大爷气狠狠的拿过电话:“有屁快放!”

        龙宴显然没打算跟他斗嘴,只对着电话骂:“姓燕的,你一把年纪了想死赶紧去死,但是别拉着我妹妹,她才多大?你死了她还能找更年轻的,还当你自己是个什么值钱玩意?出门你带那两个人够干什么的?……”

        一通电话骂的燕大爷勃然大怒:“姓龙的你想死?信不信爷今天就让人做了你?你才一把年纪,你死了你老婆找年轻的,生一堆小杂种气死你……”

        龙宴冷笑:“抱歉的很,我要真死你手里了,你相信我妹妹第二天就带着孩子回湘江,我倒要看看小怜是不是会为你一个半截身子埋在黄土里的半老头子杀人犯,抛弃我这个当哥哥的……”

        燕回差点跳脚:“龙三你给爷等着!”

        龙宴直接说:“我等着呢,你要是真有本事,别让我妹妹担心,我还敬你是个爷们,你连让自己女人放心的本事都没有,还是赶紧去死吧你!”

        然后咔嚓直接挂了电话。

        燕回瞪着被挂断的电话,勃然大怒:“他敢挂爷电话?”

        展小怜伸手把自己的手机抢了回去,“我哥怎么了?你刚刚说的什么鬼话?你跟我哥说话怎么是那个态度?他是不是生气了?……”

        一连串的问话让燕回哆嗦着手指着她:“你!你!你偏心!”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那是我哥,我不偏心他偏心谁?再说了我哥从来没让我替他担心……”

        燕回大怒:“爷都拿燕大宝保证发誓了!”

        展小怜撇嘴:“我是说,我哥从来没让我担心过,至于你,可不是第一次,以为保证发誓就能让之前的事当没发生过?想的美!”走了两步,又回头:“你要是敢对付我三哥,我跟你没完!”

        燕回气的心肝肺疼,“你这女人偏心!”

        “肯定啊。男人死了,我可以找更年轻更帅更有前途的,我哥死了,我到哪找去?”展小怜说着,转身上楼,去看她的大儿子去了。

        燕回被气的发抖,“展小怜,你有种再说一次!”

        展小怜一边上楼,还真重复了一次,燕回自己在楼下就摔东西。

        楼上这个叫费小宝的小少年,估计是同龄人里最淡定的一个,妈咪带着妹妹出去走亲戚,燕回压根就没回来,他依旧不吵不闹安静的做自己地事,压根没有因为家里少了大人而有其他的情绪。

        除了被人通知到可能发生的事情时的几分钟沉默,其他地方真看不出来对他有什么影响。

        展小怜敲门的时候,小家伙正在学习,看到展小怜站在门口,他礼貌的跟教授老师打了招呼:“请稍等?!?br />
        然后朝着展小怜走过来,小少年的一举一动都有自己的风格,不急不躁不慌不乱,再大的事情压在头上,也阻挡不了他慢腾腾的动作,“妈咪?!?br />
        展小怜跑过去,直接把他搂到怀里,“妈咪的小勇士,妈咪想死你了?!?br />
        费小宝伸出小手,搂着妈咪的身体,仰着小脸说:“我也想妈咪?!?br />
        展小怜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想妈咪就给妈咪打电话。妈咪听到了一定会接,知道吗?”

        费小宝点头,“嗯。妈咪和妹妹玩的高兴吗?”

        展小怜点头:“高兴,玩的很高兴。等以后妈咪带着小宝和妹妹一起去海边,好吗?”

        小家伙还是慢吞吞的点头:“好?!?br />
        老师还在等着他去上课,展小怜又亲了他一下:“今天中午下来吃饭,妈咪等你。你先去上课?!?br />
        费小宝点头,“好。妈咪中午见?!?br />
        展小怜出了房间,下楼就看到燕大宝鬼鬼祟祟往楼梯上爬,小丫头看到展小怜呆了一下,然后转身“突突”沿着楼梯往下爬,展小怜不敢追,怕她跑急了摔跤,只是问:“大宝你干嘛呢?”

        “没干嘛!”

        “没干嘛你往楼上跑什么?是不是想偷偷找哥哥玩的?”展小怜猜也猜到她想干什么的。

        燕大宝直接回了一句:“没有!”

        然后跑去找燕回,“爸爸,妈咪好凶。大宝喜欢爸爸!”

        燕大爷得瑟:“听到没?”

        展小怜当没听到,转身吩咐厨房今天的菜式,多做几个费小宝喜欢吃的,燕大宝一听吃的,立马叛变:“妈咪,大宝最喜欢妈咪!”

        展小怜伸手捏捏小丫头的脸:“现在知道喜欢妈咪了?刚刚怎么说妈咪好凶?”

        燕大宝抱着展小怜的腿,“妈咪凶大宝也最喜欢妈咪?!?br />
        被她弄的没办法,展小怜只能亲她一口:“妈咪也喜欢大宝?!?br />
        然后燕大宝突然嚷嚷着说:“妈咪,大宝要告诉哥哥,大宝有一个大房子,里面有很多新的东西,是叔叔送给大宝的!”

        听到这个,燕大爷开始后悔了,他家燕大宝就不应该要那死狗的东西,要了还是累赘,万一燕大宝想去西溏住怎么办?刚想到这,燕回就听燕大宝跟展小怜说:“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去大宝的新房子里住???”

        展小怜哭笑不得:“宝贝,我们不是刚从那里回来吗?怎么还要去住呢?”

        “大宝那边有房子呀,房子是要住人的,要是没有人,大宝的东西被坏人偷走了怎么办?”燕大宝掰着小手认真的分析:“大宝的东西,大宝要看好了……”

        展小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咱们的家在青城,如果你去西溏,那青城的房子怎么办呢?而且,姥姥姥爷就在摆宴,离的很近,你要是去了西溏住了,他们想大宝了怎么办呢?”

        燕大宝犯愁了,“那大宝的房子怎么办呀?”

        展小怜摸摸她的小脸:“这个好办呀,妈咪让人去大宝的房子里看着,这样坏人就不敢偷大宝大房子里的东西了,对不对?”

        燕大宝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同意了这个说法,小大人似得说:“那好吧,这件事,妈咪帮大宝?!?br />
        展小怜点头:“好,那就交给妈咪来帮大宝吧?!?br />
        燕回在旁边眼神哀怨的瞪着燕大宝:“不准去拿破地方??!”

        燕大宝一扭小脑袋,小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妈咪帮大宝!”

        对于燕大爷简单粗暴的反对方式,燕大宝明显更适合展小怜的委婉说法,哄得她满意了什么都好了。

        燕回大怒:“燕大宝!”

        燕大宝自顾往楼上爬,去自己的儿童房做游戏了。

        展小怜吩咐完厨房,然后拿了手机翻号码,燕回警惕的过来盯着:“你打给谁?”

        她头也没抬的说了句:“犬,我们从那边回来这么长时间,都没跟他打声招呼……”

        把号码按完,手机已经被燕回抢了过去:“打什么打?有什么好打的?”

        展小怜斜眼看着他,燕回拿着她的手机不给,“不准打!”

        展小怜问:“为什么?”

        燕回怒道:“那死狗没安好心!”

        展小怜直接打击道:“那是你没脑子给人家机会的!”

        “你还帮他说话?!”燕回大怒,“爷他妈才是你男人!”

        展小怜直接旧话重提:“你也是知道你是我男人?那你有考虑过我吗?”

        燕回噎了噎,勃然大怒:“爷都保证发誓了!”

        “那你别老想着他是不是没安好心,你也知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对不对?”展小怜问:“请问燕大爷,您老人家现在能坐在家里跟我吵架,凭什么?如果不是他,你现在还有力气跟我吵架?”

        燕大爷抬头看天:“爷自己乘飞机回来的?!?br />
        看样子打死他都不会承认是被卿犬给救的,展小怜只能翻白眼,知道燕回为什么不愿意她给卿犬打电话,可有些事不是你躲了逃了不理了就算的,说白了,这就是心结,不解开一直在,哪怕盖了层布,那也永远都在??芍竿嗷卮虻缁案淙?,绝对比登天还难。

        既然不让她,展小怜当着他的面就不打,找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再打过去就行。

        中午一家四口人一起吃饭,燕大宝非要和费小宝坐一块,展小怜把兄妹俩安排在一起,两个小家伙可高兴了,费小宝也很长时间没看到妹妹,把燕大宝喜欢吃的东西慢吞吞的往妹妹的碗里放:“妹妹吃多多,身体棒棒的,当个健康的小姑娘?!?br />
        燕大宝眯着大眼,对着哥哥笑的花儿一样,“哥哥也要吃?!?br />
        兄妹俩这样一看,还真是感情好,展小怜看了高兴,燕大爷就在旁边不爽,因为自己的绝世好大宝和那小兔崽子关系好不高兴。

        两个小家伙在愉快的气氛中吃过饭,除去燕回那张臭脸,氛围上真是其乐融融,吃完饭他就撵费小宝上楼,燕大宝很不高兴,“爸爸,大宝要和哥哥玩?!?br />
        燕回斜眼:“哥哥要去本认字,你去了打扰?!?br />
        费小宝慢吞吞的伸手拍拍妹妹的小脑袋,说:“晚上哥哥来陪妹妹做游戏,好不好?”

        燕大宝撅着小嘴,认真想了想,然后不情不愿的点点头:“好。哥哥说话算话?!?br />
        费小宝答应:“嗯,说话算话?!?br />
        目送哥哥上楼,燕大宝的情绪低落,燕回在旁边哄了半天都没办燕大宝哄高兴了,连带着还对他老人家生气,都是爸爸把哥哥撵到楼上的,大宝不高兴。

        燕大爷为此受伤了,他的绝世好大宝竟然因为那个小兔崽子跟他生气,这小心肝碎成了渣渣。垂头丧气的去找展小怜诉苦,结果找了一圈没找到人,燕回看到人就问:“展小姐呢?”

        有个阿姨看到了:“刚才看到展小姐到顶楼去了?!?br />
        等燕回找到顶楼的时候,发现她站在顶楼的位置,只对着电话说了两个字:“……再见?!?br />
        看到燕回上来她愣了下,然后对他扬起笑脸:“你怎么来这了?”

        燕回伸手抢过她的电话,一边翻通话记录,一边问:“你跟谁打电话?……”等他看到上面的名字,伸手就把展小怜的手机砸到了地上,“展小怜!”

        展小怜就知道他要炸毛,伸手抱着他的胳膊:“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燕回冷着脸问:“爷怎么跟你说的?怎么跟你说的?你信不信爷今天晚上就去把那死狗弄死?”

        展小怜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说:“小气!”

        “你还敢说?”燕回甩她的手,结果没甩掉,大怒:“你是不是以为爷吓唬你?爷他妈今天就去把人给做了!”

        “燕回,”她软着嗓子喊他的名字,“你干嘛这么小气?还是其实你是妒忌人家?”

        燕回伸手就去掐展小怜的脖子:“你想死是不是?”

        展小怜笑嘻嘻的伸手搂他的脖子:“犬除了年纪比你小,其他什么都比不上你,我看不上他。我要是看上他,至于现在还跟你到现在吗?”

        主动在他下巴上亲了一下,亲的燕回掐她脖子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就滑成了搂着她的腰,她眨巴着眼睛跟燕回说:“你什么都好。不过……”

        燕回的眼睛又开始瞪她,“你敢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看爷怎么收拾你!”

        展小怜踮起脚尖又亲了他一下,“不过你心眼可真小。哪有你这样的?人家有老婆孩子了好吧?”

        燕回脱口反驳:“那他还打你主意?”

        展小怜顿时一脸得瑟:“说明我人见人爱??!”

        燕回掐她的腰,“再说?”

        直接往他怀里一扑,笑着说:“犬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要是真打我主意,我现在也不是在青城?!闭剐×叛嗷氐氖滞屑涞囊巫由侠?,“像我小时候,有一次看到商店里放了一个特别可爱的玩具娃娃,可是那个娃娃很贵,贵的超出了我妈对娃娃价格的认定,而且,她觉得不过就是个小娃娃,买了回去也是放着,没什么玩的价值。所以她没给我买。后来我就一直惦记,一直惦记……”

        燕回斜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说娃娃了,不过还是配合的问了一句:“惦记到了?”

        展小怜摇头:“我妈对我多好?她都舍不得买,那娃娃的价格肯定就不是我手里那点钱能买得起的。没惦记到,但是就是因为没惦记到,所以我还是一直惦记。后来有一天我背着我妈去了那个商店,我跟里面卖东西的阿姨说,我想看看那个娃娃,那个阿姨就把娃娃拿给我看了,还跟我说,喜欢就回家带着妈妈过来买。我翻来覆去的拿着那个娃娃看,真的很喜欢,我看了下周围,人很少,门开的很大,而且那时候没有保安也没有摄像头什么,售货员阿姨还是被围在柜子里面的,当时我就想,我要是现在拿着这个娃娃撒腿就跑,肯定没人能追的上我?!?br />
        燕回开始邪笑:“抢跑了?”

        展小怜对他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那会刚好有人来买东西,在旁边跟阿姨说话,售货员阿姨跟那人介绍商品,就把我和那个娃娃忘了,我就拿着那个玩具慢慢的退,慢慢的退,然后退到门边,我就想,只要我一转身,就能把娃娃带出商店的门,然后跑回家??墒俏倚睦镆苍谟淘?,我要是拿着娃娃回家,我妈和我爸问我哪里来的我要怎么办?要是我以后走在路上,万一碰到那个阿姨她说我偷东西怎么办?要是被别的人知道我干过这种事怎么办?……我低头看着那个娃娃,突然觉得那个娃娃被的手捏脏了衣角,我还是很喜欢那个娃娃,但是我突然不那么想要带她回家?!?br />
        “为什么?”

        展小怜笑着说:“因为娃娃如果没有被人买走,它被放在橱窗里,会被很多喜欢她的人看到,如果这些人里有女孩喜欢到舍得花钱把她买回去,肯定会帮她做更多漂亮的衣服,而如果被我带回家,哪怕我再怎么喜欢,我也没有办法让她更漂亮,让她有更多的衣服,因为我不会做,而我妈肯定不会因为一个我喜欢她就帮一个假娃娃做衣服。所以,即便我走到了门边,即便那时候没人发现我,我还是走回柜台边,把娃娃主动还给了售货员,因为我想让这个娃娃一直那么漂亮,而不是到了我手里被糟蹋的不成样子?!?br />
        燕回卡巴眼睛:“蠢?!?br />
        展小怜往他腿上一坐,问:“你说我做了坏事没有?”

        燕回认真的想了想,说:“想偷东西又没偷,没偷?!?br />
        “对,”展小怜点头,“我想偷东西但是没偷,所以我是迷途知返,我还是个没有污点的人,而曾经的这件事,也不过是我成长过程中的一小段插曲?!彼ё潘牟弊?,说:“我就是卿犬的那个娃娃?!?br />
        燕回垂眸,展小怜伸手捂住他的嘴,继续说:“他很喜欢这个娃娃,喜欢的想把她偷回家,而他也拿着娃娃走到了门边??伤心宰?,他和我一样会去想,如果他把娃娃偷回家,娃娃会不会喜欢他,会不会比偷之前更幸福,会不会哭,会不会非但没有让娃娃更幸福,反而让她恨他?”

        燕回依旧看着她,展小怜慢慢趴在他的肩膀上,说:“所以,他和我是一类人,懂得迷途知返,懂得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懂得怎样控制自己的心魔……”顿了顿,她又说:“燕回。我喜欢卿犬,就像我喜欢你身边忠心不二的人一样,比如雷震,比如雪姬,比如那些让我看了顺眼对我又恭敬的人,我不希望因为我让你和卿犬反目,我不希望你在这个世上多一个像卿犬这样的敌人。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燕回,而我爱燕回,我希望他平安的活到老,我希望他是寿终而寝,而不是其他任何原因,你明白吗?”

        燕回狠狠的盯着她的眼,那双漆黑如墨的眼像要把她吸进眼睛里,他突然伸手伸手按着她的后脑勺,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嘴。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