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6节外生枝篇沙堆

    番26节外生枝篇沙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海水起起伏伏,颠簸着巨大的游轮。展小怜的怀里燕大宝小盆友睡的跟小猪似得香,她低头在小家伙的脑门上亲了一下,帮她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睡了。

        卿犬一个人在顶层坐到半夜,站起来,伸手掐灭手里的烟,转身回了房间。

        早起看日出的人等候在甲板上,三三两两的聊着天,燕大宝睡的早精神好,早早就爬起来,嘴里嚷嚷着看日出,可太阳出来的时候压根没多看一眼。

        展小怜是被燕大宝闹醒的,非要起床,她就只能起床,她跟燕大宝不一样,这种颠颠簸簸的感觉白天不觉得什么,可夜里睡觉的时候就一直犯晕,所以睡的真不好。

        她盯着黑眼圈看着目测能看到的小岛,神情恹恹的,卿犬过来在她身旁坐下,手里端了杯两杯饮料,伸手递给她一杯:“怎么这副神情?早上厨房少的两块肉是你夜里去偷的?”

        没什么跟他拌嘴的精神,展小怜只是看了他一眼,捧着他拿过来的饮料没说话。

        卿犬笑了下:“得,看来这是船上睡觉的结果。行了,在有半个小时就到前面那个岛了,到时候你再好好休息下?!?br />
        展小怜点点头:“嗯。困,又晃的睡不着。这样想想我真佩服船上的船员,他们这是一年四季都这样,我这才一个晚上就觉得受不了了?!?br />
        卿犬喝了两口饮料,“你以为他们是天生的?都是练出来的,有些人是天生不怕,有些人是生活所迫,还有些人就是喜欢?!?br />
        展小怜看着远方,“卿家世代靠海吃饭,肯定都是水路的好手,你也算是天生的?”

        “对,天生的?!鼻淙阃罚骸扒浼页錾暮⒆?,迄今为止就没有不喜欢海的,又或者是确实有人不喜欢,不过没说出来而已,要是说出来了,不定就会被卿家抛弃?!?br />
        展小怜喝了两口饮料,感慨了一句:“像你们家这样的孩子,感觉活着也挺累的。相比较而言,我还是喜欢我家,就是普通人家,没那么闹心事,也那么多家产可以争,多好?!?br />
        卿犬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嗤笑一声:“普通人家?你也好意思说?湘江龙家是普通人家?你到外面说,人家呼你一脸血?!?br />
        展小怜解释:“我说的是我爸我妈家,跟湘江有什么关系?”

        “你跟龙家没关系?论实际,你是龙家的,摆宴不过是你养父母的家?!鼻淙苯铀担骸安灰谎??!?br />
        闻言,展小怜呼口气:“这样说起来,我也挺可怜的。一辈子都没见过亲生父母,只能从照片上看到父母的影像,连他们的声音是什么样的都没停过……”她伸手拍了下卿犬的肩膀,说:“你好歹比我好点,好歹有个爹还在?!?br />
        卿犬笑:“我到希望他死了算了,这样我看了他和他的那个小老婆,也不会眼疼?!?br />
        两人各自叹气,然后齐齐抬头喝饮料。

        远在青城的燕大爷,在前一天晚上接到老婆电话以后总算踏实了,家里只有费小宝那个小兔崽子,压根就不想回家,直接就在青城市区的酒店住了下来,他老人家心血来潮,打算趁着母老虎不在家的时候逍??旎钜幌?,特地打电话给蔡美人要求送几个美人过去让他老人家活动一下筋骨。

        结果蔡美人擦着满头的汗,小心的陪着不是,说:“爷,不是不给您送,实在这一阵没什么像样的美人,长的都是歪瓜裂枣的,有几个稍微有点姿色的,那也没调教成,怕扫了您老人家的兴……”

        笑话,她敢送吗?她这一把老骨头还指望多干两年多赚点钱养老呢,展小姐可是特地给她打过电话提醒过,要是她知道燕回身边的女人是她给送去的,她就别指望在青城待下去了,哪凉快死哪去。当然,展小怜的原话不是这样说的,不过意思差不多,蔡美人自动自觉的按照自己的理解翻译了。

        燕大爷听说夜宫那么多小嫩草竟然都是歪瓜裂枣,顿时怒了:“说!是不是夜宫开不下去了?怎么现在连个像样点的美人都找不到?”

        这个燕大爷可是很清楚,想当年夜宫的美人那可是一个赛一个的倾城绝色,怎么越来越回头了?竟然都是歪瓜裂枣,蔡美人是怎么管理的?

        蔡美人有苦说不出,难不成让她告诉燕大爷是展小姐的意思?

        肯定不成啊,绝对会被燕大爷赖成是他挑拨离间的,而且,他老人家要面子,这样说不就等于是说燕大爷怕老婆吗?虽然这是所有人眼里都看得见的事实,那也绝对不能说出来:“爷,倒不是不能见人,实在是您老人家见的美人太多,那些姑娘在别人眼里都是绝色,可是到了您老人家眼里,那可就普通了。您老人家的眼光跟别人自然是最好的,您说是不是?”

        这话里的马屁让燕大爷心情好了点,于是他老人家又说话了:“那就挑个差不多的,手法要好……”

        蔡美人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还要???爷这性趣得多高啊,展小姐不过出了趟门,他就猴急成这样,现在连丑的都能咽下去?

        “爷?你确定???都是开过瓢的……”蔡美人额头的汗珠子往下滚,燕爷要是坚持要,她要怎么办?试探着问了句:“要不爷,我过去给您老人家捶捶背砸砸肩什么,您看怎么样?”

        燕回大怒:“爷看着你那张老脸,水都喝不下去了!”

        蔡美人敢怒不敢言,是女人都忌讳人家说她老,蔡美人也不例外啊,她哪老了?虽然年纪摆在那了,不过保养的好呀,对着镜子照了照,伸手拍拍脸,老娘明明正值年华貌美如花,哪里老了?

        “爷既然要人,那我就安排下,您老人家最近喜欢什么类型的?是像穆曦小姐那种类型还是像展小姐那种类型的?”蔡美人就是故意提到展小怜的名字,这样燕大爷想起来家里的母老虎,不定就收敛了:“卿少爷好像是喜欢乖巧可爱型的,前一阵还让我特地送了一个过去……”

        东扯西扯一堆,蔡美人话没说完,燕回已经嚓咔挂了电话。

        刚挂完,燕大爷回过神来,顿时大怒:“爷就想找个几个女人按摩按摩松松筋骨,怎么还得考虑那女人什么想法?”

        “爷,您老人家要怪,就找展小姐说理去,跟我没关系^”蔡美人听着被挂断的电话啥话没说,把手机的电池抠了,什么都听不到,千万别再打电话要美人了,她不敢给,真的!

        早上燕大爷睡的昏天暗地的时候手机收到一条短信,展小怜拍了日出的照片发给他看的,照片里还有燕大宝在日出时分在甲板上玩的样子。

        燕回看着照片里燕大宝的背影,放在嘴上亲了一下:“爷的小情人真是越来越好看了?!?br />
        这张照片撑了燕大爷一早上的好心情。

        燕大宝比所有人都兴奋,游轮靠到码头以后,她就扯着展小怜要往前冲,卿犬还是过去把她抱了起来,到了岛上才放下来。

        燕大宝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在岛上,压根不知道她还是个小奶娃的时候,就被爸爸抱去一起救妈妈了,那时候他们去的地方也是个一个岛,只不过那个岛面积更大,而且爸爸去的时候在船上吐的死去活来,差点抱都抱不住她。

        展小怜上岸以后,也觉得轻松不少,脚总算踏实了。只是脸色还不是很好看,步子也没别人那么快。

        几个船上的女宾过来跟她打招呼,总想着多认识一下好歹也是间接的接触卿家大少。

        毕竟在船上的时候有眼睛的人都看到卿犬对这对母女特别照顾,不但带着孩子吃饭,还给她切肉盛汤,这么居家的事落在卿犬头上,按理有点怪,可惜他表现的太好又太随意,总让人觉得似乎他是经常这样做的。那对母女跟他是什么关系?

        肯定有人朝着那方面想,因为他对孩子好成那样,让人家不乱想都不可能。

        展小怜对她们的热心报以温和的微笑,问到卿犬也没说别的,笑笑说是朋友,姐姐也不敢称了,现在是卿犬的地盘,昨晚上他就为这事不高兴了一次,展小怜聪明的选择别让他再生气。

        看看她一路上受的鸟气,被损了还要考虑那么多,换以前,那死狗敢损她一句,她绝对回的他乖乖闭嘴喊姑奶奶。

        燕大宝看什么都好奇,“叔叔,这个是一只大鸟吗?”

        卿犬点头:“对,是一只大鸟。漂亮吗?”

        燕大宝点头:“漂亮。叔叔,这里有一朵小花,好看?!?br />
        卿犬还是点头:“嗯,叔叔也觉得好看?!?br />
        燕大宝摘了小花,一蹦一跳的朝着展小怜跑去:“妈咪,给你戴花花,好看?!?br />
        卿犬回头看着燕大宝把那多小花戴在展小怜的耳朵旁,拿出手机对着她“咔嚓”拍了一张:“一定得把你这张村姑造型拍下来留纪念?!?br />
        展小怜大怒:“你还真拍了?”

        卿犬不但拍了,还顺手把这照片发给燕回,附字:爷,村姑照一张,请鉴赏。想想他可能不认得“鉴”字,还特意改成了容易认得的“见”然后发了出去。

        燕大爷刚看到的时候还得意了一下,这是他女人,然后回过神,大怒,发过来的手机号不是展小怜那女人的,而是死狗的。

        燕回当时就踹了茶几,直接站起来冲了出去队长门口一个人抬脚就踹:“去!马上给爷找架直升机!现在就要!”

        燕大爷突然发飙,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他老人家的要求说的很清楚,要飞机,赶紧去找来满足他老人家的愿望就行。

        这边让人去找直升机,那边让人去西溏那片海域那些岛是属于卿家的,燕大爷势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人给揪出来。

        燕大爷这边有动作不过半小时,那边卿犬已经得到了消息,抬眸看了眼正在海滩上堆沙堆的母女两人,对着电话说了句:“让他查?!?br />
        然后站起来,朝着沙堆走过去。

        燕大宝正在玩的高兴,还穿着小泳衣,肥嘟嘟的小身体满是沙粒,正坐在地上拿小铲子往沙地上继续堆沙子。展小怜跪坐在旁边,正努力帮女儿的沙堆锦上添花,雕出些花样来。

        卿犬在旁边看了一会,然后蹲下来跟燕大宝说了句:“大宝,你堆的是城堡吗?”

        燕大宝点头:“对啊?!?br />
        卿犬盘腿往旁边一坐,“那叔叔来帮你好吗?”

        燕大爷这两天可喜欢卿犬叔叔了,再次点头:“好呀?!?br />
        于是卿犬动手,把燕大宝的沙堆慢慢雕出城堡的顶,燕大宝一抬头就看到了,顿时尖叫一声往卿犬的怀里扑:“叔叔你棒!”

        展小怜看看卿犬的,又看看自己的,一生气,捧了一堆沙子把自己雕了半天的给盖住了。卿犬跟燕大宝说:“妈咪妒忌叔叔做的更好,妒忌了怎么办?”

        燕大宝义正言辞:“妈咪不对!妈咪要虚心学习!”

        这些话,其实都是平时展小怜教育燕大宝的,结果小家伙正是聪明记忆力强的时候,都记住了。

        展小怜站起来,说:“妈咪就是觉得自己堆的不好,所以才推了重堆,像卿犬叔叔学习的呀?!?br />
        燕大宝立马就同意了妈咪的观点:“叔叔妈咪说她就是在像叔叔学习?!?br />
        卿犬摸摸她的小脑袋:“我们大宝真乖?!?br />
        燕大宝笑的大眼睛眯成了缝缝,拿着小铲子继续玩。andy被一个气质还算儒雅的中年男人牵着手过来,她看到燕大宝立马踩着小皮鞋跑了过来,小姑娘一如既往的穿的很淑女,不像是在休闲游玩的,更像是走时装的:“燕大宝!”

        “三弟,大宝现在很忙,大宝要堆城堡让妈咪住?!毖啻蟊ξё派扯淹磐抛?,时不时往上堆一铲子沙子,然后她抬头看向andy,“你也一起玩沙子吗?”

        小姑娘都爱玩,andy扭头看向身后的年轻女人:“妈妈,我可以跟燕大宝堆沙子吗?”

        年轻女人皱着眉头看了眼全身脏兮兮的小胖妞,教育andy:“你看她身上多脏?你的衣服要是脏了,还得家里的佣人帮你洗,他们得多辛苦?”

        andy失望的低下头,跟燕大宝说了句:“燕大宝,我没办法跟你一起玩,我的衣服会脏?!?br />
        展小怜抬头看了眼那个所谓的妈妈,八成是卿犬说的后妈,也没说话,只是站起来把自己手里的小铲子递给她:“andy,阿姨把这个小铲子借给你玩,你可以轻轻的铲沙子帮助燕大宝,不要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了知道吗?”

        展小怜一说话,正和卿犬聊天的年轻女人就注意到了她,这不就是船上的人都说和卿犬关系特别的女人?再看她的打扮,看着很随意,全身上下也都脏兮兮的还有沙子,可懂的人都知道,其实她身上的每件衣服哪怕一双鞋就价值不菲。

        女人原本的话咽了下去,所谓真人不露相这道理她懂,只是眼睛盯着andy,看着她喜滋滋的拿了小铲子来回的奔跑,就一直拧着眉头,对于她的表现很不满意,这是淑女该有的模样?

        展小怜看着可怜的小姑娘,跟同龄人一起玩乐的机会都没有,这以后的日子得多苦逼???再看看小疯子燕大宝,早上扎的好好的小辫子上都是沙子,也不知道怎么就玩成这样了。

        卿犬看着小姑娘玩都玩的小心翼翼,再看看展小怜的表情,直接走过去,长腿一带,直接把小姑娘给碰的摔倒了,这下她身上的衣服不脏也脏了。小姑娘抬头,脸上的表情都快哭了,看向年轻女人的时候脸上都是慌乱,卿犬伸手把她抱起来:“对不起andy,叔叔不是故意的?!?br />
        andy扯着身上的淑女裙:“可是都脏了?!?br />
        这是卿犬弄脏的,年轻女人急忙过来说:“脏就脏了,反正要洗,跟叔叔说没关系,妈妈带你回去换一件干净的?!?br />
        andy开口:“叔叔没关系?!?br />
        卿犬笑笑:“反正都要洗,那就让她玩一会再换,要不然又脏了还得多洗一件?!?br />
        展小怜只是看了卿犬一眼,还是没吭声,继续帮燕大宝堆城堡。

        卿犬都发话了,那年轻女人也不好说话,只是脸上的笑有点僵硬,只好对小姑娘说:“那就玩一会。记得不能不懂礼貌?!?br />
        andy点头,兴奋的小脸通红,蹲下来姑娘燕大宝一起玩,不过都是这么点大的小姑娘,真没办法顾忌那么多,玩起来就忘了别的,淑女裙也脏的不成样子,两人站一块一起长大嘴边嘎嘎笑。

        年轻女人的脸都青了,展小怜就在旁边时不时提醒燕大宝手里的东西不要碰到andy,只是卿犬蹲在地上陪着两个人玩,她就更加不用说话了。

        年轻女人穿的一样优雅淑女,脚上的高跟皮鞋沾一粒沙子都要拿纸巾擦掉,看的人就替她累,展小怜跪在地上继续帮燕大宝堆一个大城堡,几个人忙的不亦乐乎,倒是她一个人晾着有点尴尬,展小怜往后退了退,女人赶紧让开,顺势跟她说话:“那是你女儿?长的真可爱?!?br />
        展小怜对她笑笑:“嗯,你女儿也很漂亮?!?br />
        女人伸手撩了下自己耳边的头发,故意露出光洁的年轻的脸,“是呀,你这样的年纪有这么大的女儿倒是挺我人吃惊的?!?br />
        展小怜扭头看了她一眼,说:“咱们俩这样的年纪,有这样大的女儿挺正常?!?br />
        年轻女人的脸上的笑当时就僵在了脸上,那手就不由自主的摸脸,追着展小怜问:“我看起来像有这么大女儿的人?”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到了咱们这年纪,保养的再好也掩盖不了本质,正常?!倍严吕醇绦焉匙?。

        年轻女人原地转了一圈,伸手就往身上摸,结果没摸到镜子,再看看卿犬正跟andy说话,急忙说了句:“andy,我先回酒店一下,你在这里玩不要淘气?!庇侄哉剐×┳判Γ骸奥榉衬阏湛匆幌?,我很快就回来?!比缓蠹贝掖业耐频昱苋?。

        卿犬“扑哧”就笑了出来,展小怜了瞪他:“笑什么笑?”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我笑有人妒忌人家年轻貌美?!?br />
        展小怜看了眼两个小姑娘,趁着燕大宝不注意,直接拿小铲子对着他掀了一铲沙子过去,嘴巴比划了一句:“去死!”

        卿犬满头满脸都被掀了沙子,他扒拉下脸上的沙子,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展小怜,手里的铲子跟着也铲起一铲沙,展小怜一见,连滚带爬的往后跑,然后卿犬的那铲沙子只沾到了她的衣角。

        他蹲在地上,抬头看着她站在不远处笑的得意洋洋,“活该!”

        燕大宝抬头,看到妈妈跑远,举着小铲子跟着就追:“妈妈,你去哪里玩?大宝也要去!”

        展小怜回头,伸手牵着燕大宝的小手,对着andy招招手:“andy,你要跟阿姨去嘛?”

        andy立刻丢下小铲子追了上去。

        卿犬看着那三人跑远的背影,顺势往地上盘腿一坐,自己低头笑了下,傻,他要真掀过去,她估计得气的过来把沙子往他嘴里塞。

        那三人跑了好一会才回来,燕大宝的小辫子都湿了,卿犬看着他们问:“去水里玩了?”

        展小怜带孩子肯定小心,还是两个呢,“就在浅水里玩的,没事?!?br />
        低头看到满地的沙子堆成的城堡,顿时惊道:“哇!看不出来??!犬,你可真够厉害的!”

        卿犬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少见多怪?!?br />
        展小怜瞪眼,“我这是夸你好吧?”

        燕大宝也在旁边又蹦又跳,“大宝也喜欢!”

        展小怜想拿手机给燕大宝拍照,结果发现没带,“犬,把你的手机拿出来给大宝和你的城堡合个影!”

        卿犬伸手掏出来,然后递给她,燕大宝摆好姿势,展小怜给她拍了一张,还跟andy也合影拍了一张,拍完,展小怜转发发送到自己的手机上,想了想又给燕回发了过去:我们家大宝和沙堆城堡的合影!

        发出,发完了,展小怜想起来没署名,不定他还以为是卿犬发的呢,展小怜又补发了一条短信:我是小怜。

        燕大爷收到短信,压根没看到第二条,他家大宝?不要脸!自己生不出来还惦记爷的燕大宝!一生气,然后把眼前能砸的东西都砸给了,“爷要亲手宰了那死狗!”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