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25节外生枝篇欢喜你妹

    番25节外生枝篇欢喜你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游轮往深?;夯盒腥?,时不时发出一阵悠长的汽笛声。

        展小怜看着平静的海面,想了想,问:“有鲨鱼吗?”

        卿犬看了她一眼,眼神一如既往的嫌弃:“游轮周围放了驱鲨器,就算有这片海域有鲨鱼也不会靠近游轮?!倍倭硕?,又补了句:“这船上比你命值钱的人多着呢,你这条小命……”上下打量她一番,抱着燕大宝去玩了。

        这把展小怜给气的,“这让就不能说点人话吗?非得把人气死他才满意是吧?”抬脚一踢,脚疼,只好单脚蹦跶着跳到一边自己揉,这就是被卿犬给气的。

        钟意自然不会跟来,就算让她来,她也不可能来,很明显,她来了就是个电灯泡,不会被人喜欢。

        燕大宝满船跑,卿犬的人真是紧步紧跟,她跑到哪,人家就追到哪,可以说哪个角落都塞了人,除此之外,展小怜带的人也上了船,就算有卿犬的人看着,这些人也要做双重预防,谁不知道燕大爷就这一个宝贝疙瘩,掉根头发都要捏着问为什么,别说出行在外的安全问题了。

        太阳落山的景象也壮观,很多人都是带了摄像机过来拍摄的,等太阳完全落山以后,展小怜看着这船还是往海里开,就奇怪了,难不成晚上还不回去了?自己在船上到处找了一圈,总算在宴客餐厅找到了正陪着燕大宝吃东西卿犬,“犬?”

        卿犬抬头看着她:“怎么了?你也饿了?”

        展小怜在他对面坐下,看看燕大宝吃的东西,把她面前的海鲜拿走不让她吃,小孩子海鲜吃多了不好,往她小碗里夹了几块肉,嘴里问了句:“我们晚上不回岸上?”

        卿犬看了她一眼,说:“这是五天航程,明天早上登陆一个小岛,那里是度假的岛屿,在岛上待两天就会返程?!?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五天?你怎么不早说???我还跟燕回说就是一天呢。手机信号也不稳定,他又得炸毛了?!?br />
        燕大宝抬起油碌碌的小嘴,说:“爸爸是生气的大公鸡?!?br />
        展小怜摸摸燕大宝的小脑袋:“大宝,妈咪跟叔叔说话,你赶紧吃?!?br />
        燕大宝继续低头吃东西,卿犬依旧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用刀叉帮她切一片小牛排放在她小碗里,牛排大小刚好够小家伙塞进小嘴吃。

        “你又没问,我怎么说?”卿犬垂着眼眸切着手里的牛排,然后放到燕大宝的碗里,嘴里说道:“大宝问过,我跟大宝说了?!比缓笏恃啻蟊Γ骸按蟊?,你告诉叔叔,我们要在海上玩几天?”

        燕大宝立刻竖起小手,对着卿犬大声回到:“五天!大宝想要一直玩,叔叔说妈妈不同意?!?br />
        展小怜:“……”表情有点郁闷,“我以为一天就回去,充电器都没带,手机没电了?!?br />
        卿犬直接说了句:“船上什么都有,你需要什么跟服务人员说一声就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燕爷那边,你自己跟他解释,别连累我就行?!?br />
        展小怜瞪眼:“你好意思说?到底是谁的问题???”

        卿犬头也没抬的问燕大宝:“大宝,妈咪没有问叔叔要玩几天,她还怪叔叔没告诉她,妈咪对不对?”

        燕大宝义正言辞的说:“妈咪不对!大宝都问叔叔了,妈咪没有问还怪叔叔,妈咪不对!”

        展小怜:“……”

        卿犬把最后的小牛排一股脑放到小家伙的碗里,随手扔了手里的刀叉,瞟了展小怜一眼,站起来,亲自去给燕大宝端了一碗营养汤过来,“把这个喝了,大宝就是最漂亮的?!?br />
        燕大宝二话不说,捧着小碗喝的满是肉肉的双层小下巴上都是汤水,完了还把小碗翻过来给卿犬看:“叔叔,大宝喝完了?!?br />
        展小怜:“……”

        找对方法对付燕大宝,其实小丫头真的很好带也很好哄,毫无疑问,卿犬在燕回没跟来的这两天时间,用最短的时间把燕大宝哄的喜欢他,成功策反了燕大宝站在了他那边。

        展小怜一脸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燕大宝吃完伸出小手捧着小肚皮,“大宝吃饱了?!被菇萄嫡剐×骸奥柽?,你都没有乖乖吃饭。妈咪不乖!”

        展小怜:“……”

        然后燕大宝拉着卿犬的手,两人一起出去玩。

        展小怜呆呆的坐在原地,回头看了眼那两人的背影,依旧无语。

        看了眼桌上的菜式,她自己拿了盘子又去添了点,等她在菜品的位置转了一圈以后回来后,发现卿犬已经坐在那边开始吃了。

        展小怜没好气的把盘子放下,问了句:“大宝自己在玩?”

        “andy陪着她?!笨戳怂谎?,卿犬又补充了一句:“有人看着,别担心?!?br />
        她低头吃东西,她正常不挑食,饮食也正常,燕大宝吃饭的样子有点像她,吃的样子会让人觉得食物很香,所以她才能吃的那么欢乐。

        卿犬手里的动作慢了下来,他慢慢的抬头,掀起的眼眸扫了她一眼,她正低头吃东西,只看得到她光洁的额头和小巧的鼻尖,脸蛋因为她咀嚼的动作时不时鼓起来。果然是不管多大,有些习惯还是怪不掉。

        曾经在摆大食堂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看着她吃东西,哪怕吃的是只白面馒头,看起来都津津有味。而那时候她比现在更加肆无忌惮的指使他做事,折腾他的时候完全不遗余力,以看着他带着满脸厌恶表情又愤恨的表情为乐。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努力摆出一副厌恶的神情,让她以为他无比厌恶跟她待在一起,天知道他不过是为了增加她折腾的乐趣,来延长待在她身边的时间。他的表现越厌恶,就会激起她的反骨来故意折腾。有时候他是真的发怒,可所有的怒火在看到她得意洋洋的笑容时消失无踪。

        她确实是个没心没肺的,因为她根本看不懂他的心思,根本不回应他的期待,甚至从来没有发现过。

        她从青城把他从燕爷手里带到摆大时,像只偷油得逞的小老鼠又找到了喜欢的玩具,在她把他从摆宴撵回青城的时候,却冷酷的让他震惊。她怎么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把他像可有可无的存在一样赶走?

        可那时候,于情窦初开的他来说,心里有多恨她,就有多想见她,哪怕只是远远的一眼也好。

        在所有人眼里都是魔鬼之家的青城酒店,她总是笑颜如花的来来去去,外人眼中她是被戏弄的老鼠,可在他眼里,她却是戏猫人。她聪慧,机灵,反应敏捷,她知道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正确,也知道怎样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卿犬从来不觉得那是自私,他只承认,那是人类的本能,不论你我他,不过是有些人的选择更蠢而已。

        “吃牛排吗?”卿犬突然问她,展小怜抬头看了眼那块诱人的牛排,皱了皱眉眉头:“讨厌切,刀叉用的不太好?!?br />
        卿犬没说话,而是低头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一块一块放到她的碗里。展小怜不由自主的笑着说:“你当我是燕大宝???”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当你还不如燕大宝?!?br />
        展小怜差点掀桌,“你一天不损我一句,会死是不是???”

        卿犬轻描淡写的点头:“会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麻烦你担待点?!?br />
        “担待你妹!”展小怜直接骂出来,然后又提醒一句:“别告诉大宝我说脏话了,小孩子会学坏?!?br />
        卿犬“哧”一声笑了,“知道会带坏小孩别说不就行了?”

        展小怜瞪眼:“你不损我,我会说脏话?还不是怪你?”

        卿犬伸手,把记忆中她喜欢吃的那些东西往她面前的盘子里送,“燕大宝吃的都比你多,说你不如燕大宝,哪里错了?你把这些东西吃完了,你就比你女儿强了?!?br />
        展小怜怒了,拍桌子:“还能不能友好的相处了?”

        卿犬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一直很友好?!?br />
        他在往她盘子里塞了那么多东西以后,自己开始吃东西,极富精英范,吃的慢条斯理温文尔雅。展小怜一脸嫌弃的瞪了他一会,恶狠狠地拿起叉子扎肉吃。不是为了比燕大宝吃的多,而是确实到了吃饭的时候,该吃东西了。

        刀叉碰撞着餐盘,发出清脆的声音,展小怜问:“那晚上我们要在船上睡?”

        卿犬的手顿了下,然后他抬头看着她反问:“难不成你打算跳到海里睡?”

        “你好好说话会死吗?”展小怜有点抓狂,故意跟她作对是不是???一句人话都不能好好说。

        卿犬点点头:“重新来过。你问我晚上是不是要在船上睡?”

        展小怜瞪眼:“对??!”

        卿犬于是说:“你又不打算跟我睡,问我干什么?”

        展小怜抓起盘子里的肉片就往他脑袋砸:“你去死吧!”

        也不吃了,气都气饱了,还吃个什么玩意?

        卿犬扒拉下头上的一个肉块,两步上去把她拉了回来:“吃完再走,别指望晚上给你准备夜宵?!?br />
        展小怜吼他:“看你就看饱了!吃什么吃?”

        卿犬笑,伸手把她按的坐下:“知道我秀色可餐,不过我只能填满你的**,填不满你的肚子。再吃点?!?br />
        “你还真敢说?”小黄话她当然敢说,可她现在是孩子妈,难不成还跟他这样不要脸的东西对着说黄话?不定正中他下怀了,展小怜伸手指着他:“你不要脸的程度这是上升了多少?这话你都说得出口?姐姐我可是有夫之妇,有夫之妇你懂不懂?调戏有夫之妇是要天打雷劈下地狱要被滚油锅拔舌头的!”

        卿犬想了想,问:“那要是不但调戏了,还睡了呢?”

        展小怜端了饮料打算砸过去,卿犬伸手按住她的手,他笑着:“一句玩笑都开不起?先吃东西?!?br />
        深呼吸一口气,展小怜才没让自己暴走,气狠狠的低头吃东西,一句话都不跟他说。

        吃完了,一眼都没瞅他一眼,直接起身去找燕大宝了。

        出去的时候燕大宝正在跟andy坐在外面的椅子上说话,两个小丫头各自晃着小腿,靠在椅背上说的不亦乐乎。展小怜瞅一眼燕大宝的小粗腿,哎唷,她家燕大宝的小胖腿比人家小姑娘粗了不是一圈半圈??!

        展小怜心里可惆怅了,小丫头应该会像饭团一样瘦下去吧?

        拿出手机准备给燕回打电话,中午给他发了短信说信号不好,这会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出去。毕竟是海上,如果刚好离信号塔远的话,肯定不容易联系上。

        电话的铃声响了,展小怜放在耳边,竟然接通了:“喂?”

        信号确实不是很好,风又大,断断续续的,燕回好不容易才听清她在说什么,一听说要在海上待五六天,顿时大怒:“不早说?待那么久干什么?还要在岛上过夜?展小怜你想死是不是?你给爷滚回来!”

        展小怜头疼:“我要是能滚回去就好了,我也不知道要这么长时间,犬说这是度假游轮,要去小岛是度假……喂?喂……”隔了几十秒钟信号又恢复,展小怜继续说,燕大爷真是被气的怒火中烧,“爷要宰了那死狗!”

        展小怜一直觉得他怕水,随口说了句:“那你得到海上来。这地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反正四面看不到东西,天也黑了,就只能听到海风和海浪一阵一阵的声音,可吓人了……”

        怕死的燕大爷气的踹东西,“你给爷等着!”

        展小怜安抚:“游轮上有很多人,男男女女都有,大宝新交了一个好朋友,玩的可高兴了,你别生气,等我到了岸上当天就回家,现在我在游轮上,总不能让人家一船的人因为我再回去吧?这都走了一天了……”

        断断续续的信号中,好不容易把燕大爷的怒火给安抚了下去,又让燕大宝对着电话跟燕大爷说了两句好听话,燕大爷总算消停了。

        原本他老人家都打算让人准备飞机飞过去,把那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给捉回来的。

        挂了电话,展小怜也坐了下来,燕大宝一脸的自在样,晃着小胖腿,还哼着小曲,“小燕子,穿花衣……”

        andy跟在她后面哼,两个小姑娘还玩的挺合拍。

        展小怜觉得风浪有点大,扭头对燕大宝说:“大宝,你跟andy到屋里玩好不好?外面的风有点大,万一感冒了,明天我们就没办法在岛上做游戏啦?!?br />
        燕大宝立刻从椅子上下来,牵着小姑娘的手一起进屋,还扭头对展小怜也招招小手:“妈咪也进来玩?!?br />
        展小怜起身跟着两个小姑娘一起进到厅里。大厅中央有片很大的空地,都是些孩子在玩耍,周边的大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说话,展小怜找了个位置坐下,一个人安静的看着燕大宝和那群小孩子很快玩到了一起去。

        正坐着发呆呢,面前突然多了一个果盘,堆放着一些水果,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接了过来:“慢走不送?!?br />
        果然这人压根就没打算听她的,直接在她身侧坐了下来:“打过电话了?”

        “嗯,信号不太好。好歹说清楚了?!闭剐×罂苛丝?,满足的吃着水果。

        卿犬又问:“爷没生气?”

        展小怜笑:“他能不生气吗?好容易才哄好?!庇窒悠目此谎郏骸澳闼的阋崆八?,我跟大宝不定就不来了。这就是你坑的?!?br />
        卿犬一脸懒的跟她辩论的表情,坐着也没反驳,只是跟她并肩坐着,安静的看着前方玩耍的燕大宝。

        展小怜慢悠悠的把果盘里的水果吃饭,然后顺手往卿犬的手里一塞,理所当然的说:“你拿过来的,再负责拿回去?!?br />
        卿犬都比她气笑了:“你也好意思?”

        展小怜拍拍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家的船,你是东道主,照顾客人不是应该的?”

        卿犬看了看手里的盘子,问:“还要吃不吃?”

        展小怜摇摇头:“吃饱了?!?br />
        那边燕大宝跟小伙伴们玩了好一会,展小怜看都看累了,燕大宝还在玩,最后估计她也困了,自己揉着眼睛站在中央,展小怜过去的时候她就往展小怜怀里钻,“妈咪,大宝想睡觉?!?br />
        站着就开始摇摇晃晃的,小孩子睡觉哪里管场合,小手搂着展小怜的脖子眼睛一闭就睡了,展小怜没办法,只能费力的打算把她抱起来送到去睡觉,人还没站起来,卿犬已经过来,弯腰从她手里把燕大宝抱了过去,让小家伙的下巴放在他肩头抱在怀里抬脚朝着客房走去。

        展小怜笑了笑,只能站起来跟着他一起走。

        认识卿犬的人挺多,主动跟他打招呼的也不少,他怀里的燕大宝和身后跟着的展小怜让周围的人个个对他们多看两眼,其实都是在好奇他们的关系。

        谁不知道卿犬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把霍家那位千金大美人给休了?骂他不是东西的大有人在,同样的觉得这是其他姑娘机会的人也大有人在。

        如今他身后跟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小丫头,难不成另有隐情?除了八卦,更多的是为了打探。不是说了,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卿先生晚上好?!币桓銎实溲诺呐说苍谇淙媲?,女人的身侧都是些衣着华贵的年轻女孩,在看到卿犬的时候偷瞄急眼侧目看一眼那是肯定的。

        卿犬轻轻拍着燕大宝的后背,小丫头真是挨着卿犬的肩膀就睡着,这会早就睡的像小猪,周围吵吵闹闹的环境丝毫影响不了她的睡眠。

        卿犬对对方礼貌的点点头,这样看还真的是人模狗样的。展小怜跟在后面翻白眼,闭上那张损死人不偿命的嘴,难怪那些小姑娘的眼睛忍不住往他身上斜。

        “哎唷,这小姑娘长的真漂亮,是卿先生的亲戚?”有看到的人都会过来说两句,这艘船就是人家的,拉好关系总没有?

        卿犬笑了笑,开玩笑似得问:“桐姨觉得呢?”

        女人掩嘴娇笑,玩笑道:“我这老眼昏花也看清了,肯定不是卿先生的女儿,长的不像?!?br />
        卿犬依旧笑,只是身体侧了侧,笑道:“这可说不准,万一长的像妈妈呢?!?br />
        展小怜听他扯的离谱,赶紧上前插话:“不好意思,他跟你们开玩笑呢,我们是卿先生的亲戚,我是一个远方的姐姐……”

        话还没说完,卿犬依旧直接抬脚朝前走去,他阴沉着脸,让原本围着他的人纷纷退避三舍,展小怜把那几个女人拉着问东问西,展小怜都无语了,急忙说了句:“我卿先生年长,哪里是什么女朋友?我女儿都那么大了,好吧?大家别误会?!?br />
        然后抬脚追了出去,等她追上的时候,卿犬已经到了房间,把燕大宝送到了床上,小丫头到了舒服的地方,立马翻个身,趴在被子上继续睡,哼都没哼一声。

        展小怜从外面走进房间,夸张的擦汗说:“你可真快??!这帮女人真是太恐怖了!话说,犬,你还是挺抢手的,那帮小姑娘拉着我问东问西的,都打听你的情况呢……”

        卿犬背对着她,站在原地半响没回应,然后他从背对展小怜的另一面转身,留给展小怜一个背影,直接朝着门走了出去,展小怜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慢慢扭头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皱了皱眉头。

        她把燕大宝抱着的被子轻轻扯开盖在她身上,低头在她的脑门上亲了一下,让守在门口的人去喊阿姨过来看着,自己这才走了出去。

        她找了一圈没找到人,后来拉住一个卿犬身边经常跟着的一个人才找到,他一个人坐在游轮顶部的一个凉亭里抽烟。

        展小怜站在入口的地方,伸手敲了敲门,“犬?”

        对她太了解,她这样不过是想确认是不是他,如果不是肯定是转身就走。卿犬身体没动,只是声音传了过来:“是我?!?br />
        展小怜抬脚走了过去,看了眼他手里夹着的烟,卿犬掀了掀眼皮,什么话没说,伸手把烟掐灭,“干嘛?”

        展小怜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左右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就听得到海浪声?!迸ね房戳怂谎?,问:“犬,我就是过来跟你说一声,我要是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你别往心里去,我也就是随口说说罢了,没别的意思?!?br />
        卿犬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嗯?!?br />
        他就应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声音,气氛有点沉闷有点压抑,还有点尴尬,展小怜抿了抿唇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卿犬突然开口:“我爱上了一个女人……”

        展小怜即将站起的动作愣了下,然后她重新坐了下来。

        卿犬接着说:“可她不知道?!?br />
        展小怜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垂着眼眸,以一个极为闲适的姿势坐在那里,撑着头,跷着腿,姿态一片从容潇洒,说话的语气却颓废异常:“或许,她也不屑知道……”

        然后他抬头,撑着头的手改为撑着下巴,看着展小怜,问:“你说,我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怎么办?”

        展小怜回视着他,说:“知道人家是有夫之妇,还不赶紧死心?你打算干嘛?害人家家破人亡爱上你?疯了!”

        卿犬依旧盯着她,“我还真这样打算的。她死全家,我要她,多好。皆大欢喜!”

        展小怜伸手扔了烟灰缸砸过去:“欢喜你妹!你这么缺大德的人是怎么平平安安长到现在的?有你这样咒人死全家的吗?”

        卿犬笑,看着她脸上愤怒的表情,说:“没办法,谁让我爱她?我也想死心,可我怕它是真死了,我也活不成?!彼嶙磐房醋拍钦牌墓牡牧?,继续说:“我多惜命?;怪竿糇耪饷纫懒?,你成寡妇的时候收留你呢?!?br />
        展小怜左右看看,没什么能拿起来砸人的,直接过去抬脚对着他搁在桌子上的腿踹了一脚,转身就走:“你去死吧!”

        卿犬扭头看着她气冲冲离开的背影,大笑,鞋跟踩在楼梯上发出“嘚嘚嘚”的声音,逐渐远去。卿犬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他面无表情的扭头,目光看向浩神秘的大海,沉默良久。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