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9节外生枝篇姑娘

    番19节外生枝篇姑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边回到青城的一家到了家以后就个个累趴了,燕大宝半道就睡着了,燕回一路抱着她回家的,展小怜累的脑袋都耷拉下来,费小宝即便神情焉焉的,那走路也是一步一步十分稳健,只是到了屋里以后,就自己乖乖坐在沙发上不动。

        出趟远门,不管是走路还是坐车,多少还是会累人,费小宝也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展小怜在他旁边坐下,身体一歪,靠在小家伙身上:“宝贝,让妈咪靠一会。妈咪累死了?!?br />
        费小宝挺直小腰板,当妈咪坚强的后盾,让妈咪靠的舒服点。

        燕大宝在爸爸怀里睡的跟小猪似得,燕回把她送到楼上房间去睡,展小怜抱着费小宝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呆,母子两人分别上楼洗澡休息。其他的等养足了精神以后再收拾。

        精神最好的还属燕回,抱着燕大宝回来还精神十足的打了半小时拳才去休息。

        他爬到床上的时候展小怜已经睡着了,往她身边挤了挤,伸手把她搂到自己怀里,腿跷到她身上,闭眼睡了。

        穆曦母子三人是从机场跟展小怜一家分开的,李晋扬那自然是亲自来接的人,看到穆曦老远就迎过去:“曦曦,辛苦你了?!?br />
        饭团跟着妈妈身后,对李晋扬歪着小脑袋:“爸爸?!?br />
        李晋扬在饭团的额头亲了一下:“爸爸的宝贝饭团总算回家了,爸爸都想死你们了?!鄙焓衷谛“拥哪源厦艘话?,手挪开后小包子只好自己用手整理他早上梳的好好的发型。

        小馒头手里拿了把玩具小枪,自顾玩的高兴,看到李晋扬迈动结实的小腿,小炮弹似得冲过来:“老爸!看我的新手枪!”

        李晋扬问他:“在外面乖不乖?有没有惹妈妈生气?”

        小馒头坚决摇头,握着小拳头说:“没有,小馒头超级乖!像宝一样乖?!?br />
        穆曦对小馒头射眼刀,他还敢瞎说?李晋扬一看小娇妻的表情就知道小馒头在外头肯定又气人了,对小馒头说了句:“回去爸爸找你?!?br />
        小馒头:“……”冲过去,一把抱着妈妈的大腿:“妈妈!你是我亲妈!”

        穆曦继续对小黑蛋飞眼刀:“某个小孩说了,我是后妈?!?br />
        小馒头拼命摇头:“是亲妈,嫡亲嫡亲的亲妈!”

        李晋扬额头的青筋跳的特别欢快:“李司空!还不上车?”

        饭团和小包子对视一眼,两人翻白眼,回家某个小家伙又要遭殃了。

        小馒头垂头丧气的自己爬车上坐着,然后偷偷拿了姐姐饭团的手机,给费小宝打电话,结果费小宝在睡觉,电话是在礼仪先生的手里,接起电话礼貌开口,“您好?!?br />
        “让宝跟小爷说话?!毙÷坊巫判⊥?,流利的跟对方用英语对话,大刺刺的说:“小爷找他有事?!?br />
        “公爵大人正在休息,请留言,我一定为您转达?!?br />
        小馒头大怒:“把他喊醒不就行了?每次都这么啰嗦!”

        饭团赶紧把电话抢过来:“对不起叔叔,让小宝弟弟休息吧,我们晚点再打,再见?!?br />
        小馒头眨巴着眼睛看着饭团,饭团瞪他:“没礼貌!”回头看了眼爸爸妈妈乘的车,“等我告诉爸爸,你这就是罪上加罪?!?br />
        小馒头继续咔吧眼睛,饭团被他看的心软,只好说:“那你乖一点,我就不跟爸爸告状?!?br />
        小馒头立刻做小鸟依人状,靠在饭团身上假装自己很乖。小包子受不了的说:“姐,你别上当,他就是装的?!?br />
        饭团伸手就把小馒头的小脑袋给推开,小馒头怒了,对小包子嗷嗷叫:“哥哥妒忌小爷跟姐姐关系好!”

        小包子不跟弟弟吵架,抱着小胳膊,小大人似得闭目养神。小馒头失去了吵架对象,顿时觉得无聊了,哥哥讨厌。

        一大帮小孩子从湘江龙家离开,龙家再看剩下的几个小兔崽子就觉得清净多了,十多个小孩,凑一块嗷嗷叫,真是要了人老命了,一下子离开一半,剩下的小恶魔也变成了小天使。

        失去了竞争对手的龙呜呜很是无语的看着几个弟弟,跟小小孩打架是很丢脸的事,龙呜呜是绝对不会和龙看看以及其他几个弟弟打架的,早知道就应该和小馒头多打几次。

        龙湛因为在机场北小馒头气的,所以回家以后怎么看下龙呜呜都不顺眼,把两个儿子提溜过来:“爸爸问你,你跟小馒头打架,是不是老是输?爸爸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能老是输呢?”

        龙呜呜立刻纠正:“没有老是输啊,小馒头也被我打哭过?!?br />
        龙湛继续教训:“你要把他打哭,自己哭什么哭?没出息,以后跟人家打架只能打赢,还不准哭!”

        龙呜呜垂下小脑袋:“知道了?!?br />
        潘弦在旁边看到了,当时也没说话,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吹枕边风,哪有这样教孩子的?孩子三观都被教歪了,那些好的,真善美的东西虽说不能让孩子全学会了,不过让孩子知道还是必要的。

        龙湛想想又觉得有道理,“那你明天再跟他们说说,万一以后再跟燕回那个变态一样,小怜得多闹心?”

        潘弦点头:“嗯,知道了?!?br />
        得了龙湛同意,潘弦再教训龙呜呜和龙看看就放松多了,不然龙湛看到会以为她是在质疑他的教育方式,不定就发怒了。

        说起来,龙湛的脾气真不好,特别是在对老婆的时候,不过潘弦有法子,能压住他的脾气,总有办法让他发不出来,要不然两人也不会把日子过到现在了。

        龙谷和薇薇安都觉得家里安静的不得了,再看那三个小狼崽子也舒心了。

        离婚什么的薇薇安在经过这么多年以后总算不提了,再一个就是龙谷也老实了,不像年轻时那样看到漂亮就想搞到手,这点他比燕回做的好,燕回是看到漂亮女人心还痒痒,那手也会犯贱,龙谷顶多看两眼,绝对不会出手,这也是薇薇安慢慢收心的缘故。

        就算是她以后要找男人,也不一定有龙谷这样的智商。

        龙谷忽悠薇薇安那是老手,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就说分儿子的,结果第三个都怀上了,也没把儿子分了,三个不好分呀,那就凑一块过吧,过到现在觉得挺好,那就一直过吧,哪天没办法过下去了,再分手也不迟。

        龙家兄弟的日子算是比较安稳平静的,偶尔的争吵也不是什么大事,夫妻过日子家家都会这样,很正常的事。他们的日子跟展小怜和燕回比,那可算是和平的。

        因为燕回在湘江摸女人屁股被展小怜抓了个正着的事,回家以后又被闹的半死,燕回大怒之下直接去了公司,到了公司其他人都倒霉了,他老人家看什么都不爽,再漂亮的小美人往他面前凑都挨打。

        没办法,他老人家心情不好的时候,谁来他都照打不误。

        雷震也算是倒霉,他老人家这阵子可是春风得意,新娶了个美艳的娇妻不说,日子过的特别舒心,这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那真有事情处理起来那也是得心应手。

        燕大爷路过,就看到雷震低头捧着手机按着短信,过去,站在雷震面前,居高临下:“工作时间!发什么短信?没收!”

        然后伸手把雷震手里的手机给拿走,特地跑卫生间扔马桶了。

        雷震:“……”这就是刺果果的妒忌!

        本来还很积极的发短信,结果最后一条发完,雷震那边就没动静了,雪姬还奇怪呢,好在她不是那种计较这些小事的性子,也只是奇怪了一会,转脸就忘了。晚上回去碰头以后,雪姬才知道燕大爷今天心情不好,雷震刚好被捉到了。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一致得出结论,肯定是燕爷和展小姐吵架,燕大爷的心情才不好的。

        展小怜大度吗?一点也不,老早之前就跟燕回说了,在外头怎么样没关系,有一点很重要,不要让她知道,她知道了就不爽,偏燕大爷倒霉,就让她看到。本来也没事了,刚写了保证书,低头认错不定就过去,结果说起来他就不当回事,展小怜就怒了,这叫什么?这就叫不知悔改。

        冷战。

        燕回心说要回娘家去,这日子没法过了,结果自己设想了下展爸展妈问起什么原因,他要是说摸女人屁股被捉到了,不知道展妈那个老太婆会不会拿刀砍他。

        晚上被关在门外了,把门砸的咚咚响,结果展小怜从门缝里塞了保证书的复印件出来,就是让他消停点。

        燕大爷确实消停了,只是为了进屋睡觉真是千方百计的想法子,没成功。

        第二天去公司,看到了雷震,燕回瞅了一眼,又瞅了一眼,瞅的雷震毛骨悚然的,“爷,有事您只管吩咐?!?br />
        燕回指指自己对面,“没什么事,就是聊聊天说说话。坐!”

        雷震忐忑的坐了下来,他可是最了解燕回的人,就是不知道这会是怎么回事。

        沉默了半响,燕大爷开始聊天:“那个,你跟雪姬,还行?”

        雷震和雪姬,那是好的不能再好了,虽说雷震到现在都是莫名其妙的,不过那是真的好,他就是觉得特别顺心,为什么,因为雪姬实在是听话,他说什么就什么,他不高兴雪姬也会来哄,虽说她不会说那些肉麻的甜言蜜语,但是她的言行动作就能让雷震知道她是哄他,面对那么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再大的火气都没了。

        雷震点点头:“还行?”

        燕大爷又问:“那……雪姬听话?”

        雷震又点头:“爷您是知道的,雪姬也不说话,听话什么的,又并不是小孩子,两个人能正常沟通就行?!?br />
        这是实话,本来夫妻关系吗,不就那样?

        燕大爷清了清嗓子,又问:“那,要是你惹在外头不小心碰到了别的女人的屁股,她生气不生气?要是生气的话,你怎么办?”

        燕大爷问话实在没有技巧,这一听就知道他问的就是他自己和展小姐,而且跟展小姐生气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老人家手贱,摸了别人的屁股。

        雷震又开始习惯性的替燕大爷犯愁了,爷这情商本来就是低龄阶段,这老毛病还改不了,好吧,实在是改了太多,不过小毛病还是有,展小姐不生气才怪。这下雷震说话就小心翼翼了:“爷知道,我这人不好那些,实在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过爷,不管是什么原因哄女人,态度很重要,还有改正的决心也很重要。只要是女人,心都软,就像雪姬那样的,那心也是软的……”

        雷震苦口婆心说了半天,燕大爷冷着脸,手敲着桌面,眉头拧的紧紧的,嘴里说了句:“女人真麻烦,就摸了下屁股,又没睡,跟爷闹半天了?!?br />
        雷震看了燕爷一眼,有点不知道说什么:“爷,女人都小心眼。我前几天陪着雪姬出去,路边刚好有个穿的特别透亮的姑娘,我就瞟了一眼,就让她看到了,那眼神……”

        燕回立马找到同盟军似得说:“是吧是吧?女人就是小心眼?”又八卦的问:“后来怎么办了?雪姬的刀划是断了那女人的脖子还是隔断了你的老二?”

        雷震:“……”什么人???就这么盼着他不好?

        不过下面的话雷震就不好说了,因为雪姬当时是看到了,但是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没变化,不过到了晚上,差点把雷震的心脏病给折腾出来,因为那妖女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往他面前一站,追问是她穿那套衣服好看,还是那女人穿的好看。

        雷震当时那心情……答案还用说吗?直接就把那妖女扛起来扔床上,有个身材妖娆的小妖精老婆真幸福。

        “没后来,反正有点不高兴?!崩渍鹎辶饲迳ぷ?,含含糊糊的。

        燕回压根不信,“女人那么小心眼,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雷震只好说:“扔床上哄好了……”

        燕大爷顿时眼睛一亮,这主意好,扔床上就对了。不过回头一想,还不对啊,那死肥妞都是把他关门外的,进都进不去,他要怎么把她扔床上?

        为了这个目标,燕大爷谋划了一晚上,展小怜就觉得这神经病有点神神叨叨的,还一个劲朝她瞅,就跟眼抽筋似得。

        费小宝压根不下楼,就算活动也是在顶楼活动,燕大宝是不准上楼的,展小怜就专心陪着燕大宝,燕回在旁边当壁画。

        燕大宝撅着小屁股趴在地上,学着哥哥的样子,在纸上画小手枪,一点都不像。

        燕回在旁边指导:“燕大宝,这个不像……”

        燕大宝气鼓鼓的抬头,毛茸茸的大眼睛斜了爸爸一样:“爸爸,大宝画画的时候不要烦。大宝在学习,哥哥说了,哥哥开始画的时候也不好看,后来就好看了!”

        招了燕大宝的嫌弃,燕大爷有点出师不利的不爽感,他推推展小怜的胳膊:“你说是不是不像?”

        燕大宝立刻抬头,睁着大眼睛看着妈咪,等着妈咪说话,展小怜说:“妈咪觉得大宝画的很好呀,比哥哥刚开始学画的时候好看多了?!?br />
        燕大宝顿时高兴了,大眼睛睨了爸爸一样,故意对展小怜大声说:“大宝爱妈咪!”

        燕大爷心脏中枪,这年头实话都不能说了。

        晚上睡觉,燕回就提前进屋窝着,等展小怜进屋的时候看到他,小脸都黑了。

        燕大爷脱光了躺在被窝,大刺刺的问:“难不成爷还不能回自己卧室了?”

        展小怜白他一眼,转身往外走,燕回直接跳起来冲过去拉住她:“你跑什么?”

        看到他没穿衣服,展小怜嫌弃的扫了眼:“你能别遛鸟吗?不知道长的丑?”

        燕大爷:“……”这心脏多次中枪啊,怎么就丑了?她不是看过更难看的,怎么就丑了?“你看着女人怎么回事?你用的时候怎么没嫌丑?你还看?!”

        展小怜翻白眼,还没把白眼翻完,身体一轻,直接被燕回给扛了起来,往床上一扔,压过去就扯衣服,“女人就是麻烦,还嫌东嫌西,爷都没嫌弃你老!”

        啥话都能说,就是不能说女人老,展小怜立马就怒了:“你才老!你全家都老!”

        燕回赶紧改口:“爷就说说,你那么生气干什么?”

        展小怜于是说:“也是,算了,看你一把年纪了,我就不计较了,说多了也挺打击你的?!?br />
        “你想死是不是?”燕回大怒,“你敢嫌弃爷老?”

        展小怜说:“哦,我就说说。你那么生气干什么?”

        燕大爷:“……”

        纠纠缠缠折腾了一晚上,早上的时候展小怜终于说:“看你昨晚上那么卖力,你之前摸女人屁股那事就算了。不过燕回你听好了,你别让我再看到第二次……”

        燕回立马翻身压在她身上,保证发誓:“剁手!爷要是让你看到第二次,爷他妈就自己把手给剁了,行了吧?”说着,那手顺着她的后背一划到底,补充了一句:“要是剁了,就没法这样抱着你了,那你得多难受?”

        展小怜:“……”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方法简答粗暴了点,不过好歹见了效,这让燕大爷表示很欣慰,心里琢磨是不是以后都要用这招对付那妞,为此燕大爷专门咨询了雷震。

        雷震听了以后直咂嘴:“爷,不管什么法子,用多了效果也就打了折,最好的办法就是戒摸女人屁股的习惯?!?br />
        燕回大怒:“谁有摸女人屁股的习惯?爷都说了那是不小心,不小心知道吗?”

        雷震做出一副很是欣慰的表情:“那就好,没事了展小姐自然就不会跟爷您老人家吵架,那以后的事也就不需要了对不对?”

        燕大爷对于雷震那个老东西竟然能和冰美人雪姬过到现在还没被甩这件事很是郁闷,怎么连雪姬都能和老怪物雷震过到现在不吵架,他家里那只母狮子就是非要和他闹腾呢?

        他也不想想,人雷震过日子多安稳,又不会乱找女人又不会做些为非作歹的事,那完全就是围着雪姬打转,燕大爷是什么德性?能比吗?

        不过这事在燕大爷出了点力气以后好歹算完了,这让燕回心里松了口气,这家庭和睦事业才能顺心不是?

        回来没几天,第一批出去的考察团队在经历了将近一个月的考察后,终于回来了。原本出去的时候个个都是精英,回来以后被海风吹的,都成了民工大叔,那脸黑的都不成样子了。

        把考察的结果汇报上来,燕回看都没耐心看,问那个负责考察团的团长,“看爷眼疼,浪费爷的脑细胞,说结论?!?br />
        团长觉得可苦逼了,这不是写的清清楚楚的吗,怎么就非要再说一次呢,要是这样这些汇报结论还提交什么呀?嘴里还得乖乖说:“爷,从我们这次考察来看,这次的海运货物可以走,特别是在和卿家合作的情况下。海运我们没人但是卿家在海上的实力很稳定,航海途中还碰到了一批来路不明的人,卿家带队的就抬了卿家的名号,那些人就自动让行了……”

        燕回的手指敲在办公桌的桌面上,眼睛扫着那份报告,半响后才说:“这就是说,这次的合作,在运输上是完全借助了卿家的力量,要是爷和卿家闹翻,就意味着他们能撂挑子搁爷的货,是吧?”顿了顿,又自言自语似得说:“不过,搁爷的货,那卿家也得亏,要是那死狗脑子没抽,不会故意耽搁,要不然他们家也有影响……”

        他在说的时候,团长就只能乖乖听着,分析是都分析过了,不过燕爷自有燕爷的顾虑,归根结底,只要合作完成,钱肯定还是赚的,就是这个过程费心,再一个就是货物的保险问题,海运会有些人为无法控制的风险,比如碰到风暴或者大风大浪沉船什么的,那就完全是天灾**了。

        第一批考察团回来以后,第二队也陆陆续续回来了,反正看到进入这里的人只要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那就肯定是考察团归来的人,任那些原本不在意自己外貌的大老爷们,也开始想法子要把脸恢复原样了。

        汇报的结果都差不多,这也说明了卿犬确实没有骗燕回,原本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抓住了就是赚到了。

        考察团以后,那就是第二次的运行操作团队的派出,跟船的人是一定要的,不过跟船也就意味着要承受生命风险。

        燕回以前就是让人家直接出去,真出事了赔点钱给家属,自打卿犬留学归来以后,这些事就慢慢走上了正轨,出行之前各种保险都买齐了,真出事那也是保险公司赔。

        晚上回去还跟展小怜说了句,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你的生意,你看着办就行?!?br />
        燕大爷有点不爽,什么叫他的生意?不是说女人结了婚都会觉得男人的东西都是他的?怎么她就一点不关心?燕大爷就觉得,她不关心,那就是说其实她的心里对他也不关心。

        眼睛斜着展小怜,一眼一眼的瞟,反正心里就是不爽,展小怜被他看的多,就有感觉:“怎么了?老看我干什么?”

        燕回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提醒:“爷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不管怎么行?”

        展小怜只好说:“是这个生意我不管。这是和犬合作,你不是不喜欢我跟他接触?我要是联系多了,你万一又瞎想怎么办?”

        燕大爷一脸大度的说:“怎么瞎想?你不是说了,要相信你,爷现在相信你了?!?br />
        展小怜一点不信的看着他:“真的?”

        燕大爷点头:“真的?!倍倭硕?,又添了一句:“不过不能跟他私底下联系?!?br />
        翻个白眼,展小怜摇摇头,算了,别指望他大度了。不过,避嫌是应该的,不然家庭不和睦就算了,还让人说闲话。她和燕回,其实也是够折腾的,两人能坚持到现在,算是不容易。有事没事吵两句都成了家常便饭,她倒是想和他安安稳稳的,实在是有时候燕回做的那事让她眼疼,不吼上两句她嗓子都痒。

        被燕大爷提防的卿犬刚刚见到蔡美人派过去的姑娘,小姑娘年轻貌美,年纪也就二十来那样。

        对她的模样还是很满意的,蔡美人的眼光一直都很好,不好的也不会让过来,点点头,“既然蔡姐让你来,想必你也知道过来的原因,乖乖听话就行,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br />
        小姑娘点点头:“嗯?!?br />
        他按了下警铃,对秘书抬抬下巴:“带她去西景酒店开个房,我晚上过去?!?br />
        卿犬的这个秘书算是他比较喜欢的,不废话,不多话,也不八卦,动作麻利手脚利索,让干什么立刻执行,再多的秘辛八卦他都不关心。

        秘书面无表情的点头:“好的卿先生。这位小姐请跟我来?!?br />
        “卿先生,那我先走了?!毙」媚锞薪鞯亩郧淙瞎?,跟着秘书身后走了。

        人刚走,那边他手机就想了起来,电话接起来,燕回卸里邪气的声音在话筒里响起:“死狗?!?br />
        卿犬伸手撑头,也不指望燕爷能像人一样说话,“爷,什么事您说话?!?br />
        “爷听蔡美人说你从夜宫里找个女人?怎么你家里娶的那老婆不够味?还是觉得只有夜宫里的美人才够劲?”燕回幸灾乐祸的说:“这是刚刚开窍还是怎么着?爷就说,就该多尝尝女人的味,这样一对比才知道哪个刚好舒服……”

        “爷,”卿犬打断:“看来您老人家很嫌?”

        燕回邪笑:“闲!闲死了,爷家里那母狮子这几天对爷温柔,爷心情好,闲的时间也就多了?!?br />
        卿犬默了默,然后说:“爷心情好那就是大家的福气。对了,有个开工祭海仪式,这个月的十八号是黄道吉日,爷到时候记得过来……”

        燕回卡巴了两下眼睛:“什么什么?还祭海?还信这个?”

        卿犬叹气:“不是信不信的问题,就是图个心安。卿家出海之前,一定要有祭海仪式,这是多年的规矩,走海的人,明知海神什么的都是骗人,不过都是宁肯信其有?!?br />
        燕回直接说:“不去!还真当爷闲的蛋疼了?!?br />
        卿犬叹气:“爷,您不来可以,不过货到时候要是出了问题……”

        燕回大怒:“这是什么玩意?要是到时候你没用,还怪爷了?”

        “那您老人家琢磨琢磨,这事我是建议您老人家过来一趟?!鼻淙低?,说了句:“爷,好了,没事我挂了,您忙?!?br />
        卿犬挂了电话,有点哭笑不得的想着,谁碰上燕爷这样的合作对象爷倒霉,赚钱费心生意还想着怎么让燕爷合作。

        秘书回来以后把酒店的房卡给了他,“钟小姐已经住进去了?!?br />
        卿犬点点头:“知道了?!?br />
        晚上直接过去,钟意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发呆,豪华的有点离谱,是她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地方,进入大厅时那种让她自行惭愧的富丽堂皇让她不敢抬头。

        门发出“滴”一声响,钟意紧张的“忽”一下站了起来,卿犬拧开门进来,一眼看到手足无措的钟意站在屋里,他不由笑了笑:“别怕,我不吃人?!?br />
        钟意紧张的站着,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来之前,蔡姐是把可能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虽然不知道具体要干什么,但是光想也能知道,一个男人从夜宫要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能干什么?总不能就光看着吧?

        卿犬伸手扔了手里的卡,把外套脱了扔在床上,“吃了没?”

        钟意刚想摇头,卿犬依旧再次开口:“先去吃点东西?!被蛐硎悄昵岬脑?,这张脸看着还算顺眼,又皱了皱眉眉头,“把脸洗了?!?br />
        钟意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然后她紧张的点点头:“嗯?!?br />
        进去洗了脸,努力的洗干净,连水都没敢扑,出来以后卿犬还是皱了眉头:“不是让你洗干净的吗?”

        钟意只好说:“我洗了……”

        结果,卿犬伸手,直接把她拽进卫生间,伸手拿了毛巾,在她眼睛上使劲擦了两下,钟意的眼里都被擦了出来,缩着脖子一动不敢动。

        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行抬起,卿犬再看她的眼,除了有些红,还是那样的,他有点懊恼的问:“眼上没涂东西?”

        钟意摇头,“没有……”

        卿犬毫不愧疚的缩回手,“看错了?!?br />
        钟意:“……”

        卿犬率先出门,钟意细心的拿了房卡,等他走了自己才出去,隔了一段距离,直到卿犬回头,她才赶紧跟上去,伸出胳膊,挽着他的胳膊,头也不敢抬。

        卿犬开口:“出了这个酒店的门,你就不认识我?!?br />
        钟意点头:“嗯,”

        点餐的时候卿犬是按照自己的心意点的,钟意一句话都不敢说,他吃什么自己就吃什么。

        第一次知道,原来刀叉的运用也能这样让人赏心悦目,她笨拙的用着,直到自己面前的餐盘突然被拿走,她手里举着刀叉,诧异的抬头,然后看到卿犬把他刚刚切好的那盘放到了她面前,而她切的七零八落的牛排则被他拿了过去。

        钟意的手有点发抖,心跳的也厉害,惶恐不安的面对着这一切,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在进入夜宫的时候,就有人告诉她以后面对的会是怎样的生活,她接受了,不接受能怎么办呢?进入夜宫之前,她活的根本就是个正常的人。

        战战兢兢的吃完东西,卿犬拿餐巾擦了嘴,抬眸看了她一眼:“好了?”

        钟意赶紧放下手里的杯子,点点头:“嗯?!?br />
        “走?!彼酒鹄?,径直朝前走去,钟意小跑几步追上去,试探的看了眼他的侧脸,线条流畅的比例均匀,毫无疑问的能让人满足对男人颜值的幻想。

        再次回到房间,这让钟意的心慌愈发强烈,暧昧的灯光让人觉得压抑,她局促的站在门口,卿犬回头,“去洗澡?!?br />
        钟意慌乱的点头,逃一样的躲进了卫生间。卿犬靠在床上,手里拿着电视??仄?,慢悠悠的换着台。

        不知道洗了多长时间,最后她裹着浴巾低着头走了出来,头上还滴着水,卿犬回头看了她一眼,皱了皱眉眉头:“把头发吹干?!?br />
        钟意只好低着头,又走回了卫生间,电吹风嗡嗡的声音压不住她的心慌,暖风吹在她头上,有点烤人,她的手脚有些发麻,心慌的很。

        头发有点被吹焦的感觉,她关了电吹风,对着镜子深深呼出一口气,再次抬脚走了出去。

        卿犬的眼睛盯着电视画面,觉察到她走了出来,伸手关了电视,抬眸看了她一眼,对她伸出手:“过来!”

        钟意的手紧紧的抓着浴巾,慢慢的走到他面前,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卿犬伸手扔了??仄?,从床上慢慢站起来,视线在她身上打量下来,然后他伸手,落在钟意紧紧抓着浴巾的手上,略略用劲,往下扯,钟意的手松开了抓着的浴巾,护在胸前,一股淡淡的凉意袭来,浴巾被他撤离了身体。

        两只手落在她的腰上,视线再次打量一遍,然后他问:“有人碰过?”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咬着下唇摇了摇头,卿犬笑了一下,“那应该有人教过你吧?”

        钟意再次点头,卿犬依旧笑,他松开手里抓着的浴巾,浴巾落在地上堆成一团,他展开双臂,说:“那让我检验下你学的怎么样?!?br />
        学的很好,只是不够熟练。

        钟意被他压下的时候就觉得疼,手脚被禁锢住,完全动弹不得,后来她哭出了声,委屈的哭声却没有让他的动作更温柔。

        次日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人,她茫然的看着天花板,身体的疼痛让她知道昨天不是梦一场,她起身,无意中回眸,看到一抹零零落落的红。

        床头放了一部新电话,她的视线刚落在上面,电话忽忽闪闪突然响了,她走过去,不知道该不该接。

        电话锲而不舍的响,她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电话自己挂了,不多时,电话再次响起,似乎宣誓对方的不罢休的决心,钟意终于拿起电话:“喂?”

        “钟小姐?!鼻淙厥榈纳粼诙呦炱穑骸罢獠康缁笆乔湎壬阕急傅??!?br />
        钟意点头:“嗯?!?br />
        “床头抽屉里有一张卡,如果需要什么东西,可自行选购,刷卡即可……”卿犬秘书交待着平时的注意事项。

        钟意小心的应下:“嗯,我知道了?!?br />
        “另外,卿先生想过去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如果没有通知,你不用刻意等?!?br />
        “嗯,我知道了?!?br />
        交代完,秘书挂了电话,钟意拿着电话发呆,不知道是不是以后都要在这里等。

        钟意很乖,她很少出门,偶尔才出去一趟,卿犬过来的时候她会提前做准备,说白了也就是把自己洗干净,省了他等的时间。每次过来他的目的性很强,差不多都是先做,做完了偶尔留下过夜,大多时候是歇一会就走。

        他过来的时候很少说话,说过的唯一一句话就是他第二次来时候,在她肩头亲了一下,笑着说了句:“学的不错?!?br />
        这句话让钟意时候想起来就会脸红。

        不过三天后,霍家那边便有了动静,霍盈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之前信誓旦旦告诉她,卿犬没有任何问题的父母突然告诉她,卿犬外面养了个女人,养的很隐秘,迄今为止还没人见到那个女人的脸,但是有人拍到了两人用餐时的照片。照片因为偷拍的缘故,所以并不清晰,只是看身材便知道是个年轻女人。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