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15节外生枝篇燕大爷的糟心事

    番15节外生枝篇燕大爷的糟心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晚上的时候,卿犬果然接到了家里打过来的电话,他面无表情的握着电话,完全没打算给电话里的人什么回复,只是懒懒散散说了句:“忙,走不开?!?br />
        卿叶开跟大儿子说了半天结果他不咸不淡的回了这么一句,不由也有些怒了:“你到底想干什么?盈盈哪里对不起你?从结婚都现在,你回家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有你这么当丈夫的?”

        卿犬依旧不咸不淡的回答:“我说过我忙,我记得我跟她说过,难不成她没有转述?”

        这就是带了责怪的意思,怪霍盈盈没有说实话似得。人家新媳妇说什么也不会说丈夫坏话,肯定都是挑好听的给公婆说,结果成了他的把柄。

        卿叶开被气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最后狠狠摔了电话之前扔下一句话:“你今天晚上必须给我回来!”

        结果,卿犬不但没回去,能联系上他的电话都联系不上了。

        卿辰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他哥,自己一个人找了过去,果然看到卿犬喝的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脸上还盖了块湿毛巾,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人怎么着了呢。

        卿辰叹口气,走过去,把毛巾拿下来用热水洗了洗又放到他脸上,嘴里说了句:“就知道你肯定在这?!?br />
        卿犬依旧蒙着脸,闷声闷气的说了句:“你来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卿辰在地上坐下,靠在沙发上,说:“爸在家里砸了东西,一个劲的骂你呢。你是不是又惹他生气了?我看我妈肯定又打算去找爷爷……”

        “能不能让你妈消停点?”卿犬扯下毛巾,一脸的不耐烦:“不找我麻烦她会死吗?”

        卿辰笑嘻嘻的说了句:“不会死,不过她会不安。她就是觉得卿家的东西都该留给我,你在一天,她就会蹦跶一天?!?br />
        美少年歪着脑袋,再大的个子也阻挡不了属于少年的动作,他把下巴搁在沙发面上歪着脑袋按在卿犬,说:“哥,要不然你就写个不要财产的字条给我妈,这样她以后就不会烦你了?!?br />
        卿犬伸手把他的脑袋给推了下去:“我真写了,你妈离死爷不远了。你确定?”

        卿辰眨巴了两下眼睛,脑袋一低,趴在沙发上:“那算了。我这不是琢磨不让你觉得烦嘛,哪天你一生气,把我妈弄死了,我不是就跟你一样,没妈了?”

        卿犬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半天没说话。

        卿辰回头看了他一眼,把脸凑到卿犬面前,说:“哥,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喜欢大嫂?”见他哥没动,他自顾说道:“你是外头有人?嫂子问过我好几次,拐弯抹角的打听你在外面是不是养了什么小情人。你看,嫂子都有感觉了,更别说家里其他人了?!?br />
        卿犬还是没说话,卿辰伸手摸摸鼻子,自己也觉得无趣。一个人干坐了会,又开口:“大哥,今天还是回去一趟吧,你这样躲着不是办法。有什么话说开了就好,实在不行,你跟大嫂离婚,娶个自己喜欢的回家不就行了?一家人,一年到头连个面都挨不着,确实说不过去?!?br />
        卿犬慢慢的从沙发上坐起来,嘴里说了一句:“我中午回去?!?br />
        卿辰一听就高兴了,“这就对了嘛,有什么话说开就好。哥,我先回家跟爸说一声,你千万要回来,不然他肯定白高兴一场了?!?br />
        卿犬当没听到,靠在沙发上闭眼不动。

        卿家的家宴很少时候能真正大团圆,卿犬是个根本任何人都无法掌控的未知数,本来卿家爷爷说给卿犬娶个媳妇回来,又媳妇在,多少能牵制下卿犬。结果这媳妇卿犬是娶回来了,可他人在外头该怎样还是怎样,根本不是卿家人想的那样。

        卿犬有不多听话,有多反骨,从他还是个孩子时就能看出来,同时看出来的,还有他极为聪明的头脑和深远的眼光。就算是流浪在外,他也不忘给自己找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卿家爷爷是最早关注卿犬的人,毕竟那是卿家的子弟,卿家其实不缺子孙,也不乏聪明有能力的,可卿犬和他的兄弟姐妹比,却又是最好的一个。

        私生子的名头确实难听,不过这和卿犬本身无关,要怪,只能怪那个勾引卿叶开的女人。卿家爷爷是一直要把卿犬认回来的,可惜卿犬即便是个孩子,也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孩子,所以卿家一直未能如愿。

        这样的大家族,勾心斗角在所难免,卿犬的回归,要源于卿辰的离家出走。

        卿辰的母亲也就是现如今卿家的当家主母陈爽,一个把**和目的写在脸上的女人,刚刚上五年级的卿辰受不了家中无所不在的争宠和暗战,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拿着写了大哥卿犬的地址字条,一个小男孩辗转到了青城,找到了远在青城的卿犬。

        其实卿犬并不喜欢卿辰,又或者说,他心高气傲,就没有几个人是他能看上的,燕回那一阵子发神经,非要补课,卿犬顺势就把卿辰卖给了燕爷,反正不是他遭罪,卿辰是被燕回剁了还是剐了,那是他的命,他自己不疼就行。

        那时候的小卿辰不明所以,就知道大哥的老板又笨又凶,还欺负哥哥,为了不让哥哥死掉,他就只能忍耐着给燕爷补课,为了哥哥肝脑涂地,哥哥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兄弟两的情谊差不多也就是卿辰离家出走以后养成的,卿犬自己有个聪明的脑袋,所以他不讨厌聪明人,偏偏卿辰和他一样,都是那种聪明的小孩,适应能力很强,他把卿辰转学到青城以后,小家伙迅速的成为佼佼者,接连跳级都适应自如。

        卿犬回卿家,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卿辰。

        因为卿家的子孙真多,有能力者也不少,卿辰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他是卿家子孙年纪最小的,陈爽也是卿叶开最后一任老婆,长的那是花容月貌,要不然也不会把卿叶开哄的团团转。

        卿家最大的孩子早已成年,而卿辰不过还是个上学的孩子,论智谋和才智上,卿辰不占优势,而卿辰能不能活到他成年,都是未知数。他凭着自己的本身考在国外名校,而家里那些人,则有一千个法子让他回不来卿家,比如卿辰在国外上学的时候遭遇过几次祸事。

        在医院住了三个月的院,哭哭啼啼委委屈屈给卿犬打电话,卿犬让人一查才知道怎么回事。

        卿犬不待见卿辰,不过他更不待见卿家那些人,卿辰好歹还当他是哥哥,其他人根本不当他是兄弟,他又何必在意他们?

        卿辰在念书的时间,卿犬就断断续续的回卿家,对人待事是一贯的高冷,人家待他也不热情,只是他身后的势力摆在那里,即便卿家那些人不喜欢他,可也要忌惮他身后的势力。而卿家爷爷一直主张认回卿犬,见到他回来,那自然是高兴的。

        卿家爷爷的目的很简单,他不管谁能继承家业,这个人势必要有过人的胆识和才智,他放眼看了一圈,能继承家业的子孙不在少数,可能在现有基础上把家业发扬光大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一直认为很有长远眼光的卿犬。

        卿犬愿意回卿家的另一个原因,或许只有他自己才懂。如今的卿辰算是个大孩子,大学刚刚毕业,现在就跟在卿犬后面锻炼,他知道他哥回来是要帮他,可他哥肯定还有别的理由,至于是什么理由,卿辰是真的不知道,他都没接触过他哥身边的人,也不知道他哥是不是被哪里的小狐狸精迷住了,他唯一能看出来的,就是他哥真的不喜欢大嫂,甚至是正眼都没瞧过。

        卿辰一直觉得,他哥心里肯定住了个小狐狸精,就是被藏的太深,他找不出来,也没人能找出来。

        中午,卿犬真的回家了。

        他出现在门厅的时候,卿叶开的脸色才好看一点:“你还知道回来?”

        卿犬看了他一眼,什么话没说,抬脚就往楼上去,走了两步,霍盈盈从楼上下来,看到卿犬的时候,眼睛有了亮色:“老公,你回来了?”

        卿犬径直从她身边走过,一言不发头也没回?;粲偈币涣侈限?,从结婚开始到现在,自己丈夫在家只有三次,结婚当天他就借口有个重要的婚礼要参加,新婚夜都没有,更别说蜜月了,哪个新嫁娘会比她惨?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霍盈盈心里委屈,当初她只见了卿犬一面,人是家里安排的,不管她愿不愿意,卿家和霍家联姻是肯定的,只是她看到卿犬以后,对于卿犬的外貌是真的很满意,人不了解,家世和外貌摆在那了,即便家庭安排的婚姻,她愿意了。

        没想到两人结婚后会过成这样,卿犬根本不正眼看她,也从来没有要和她逐渐培养感情的打算,这让霍盈盈有种无力感。

        一直以来她都知道没有爱情的婚姻会让人痛苦,却没想到实际投入到其中差别会这么大,最起码,人一天到晚都不着家,她哪里来的时间和他交流?

        霍盈盈不是没努力过,她到过卿犬的公司,甚至折腾了一上午做了吃的亲自送到卿犬的公司,可惜刚进门就看到他皱着眉头,眼中满是厌恶和不耐烦,这让她原本带着欣喜和愉悦的心瞬间沉入谷底。她真的是想和他好好过日子的,为什么他就是不给她机会呢?

        霍盈盈不是没让霍家查过,可卿犬那边什么问题都查不出来,他的生活作风问题很干净,没有任何问题,身边的秘书都是男人,公司的女员工也没有人和他走的近,似乎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他就是工作忙。

        可信吗?

        霍盈盈不知道为什么,卿犬是个正常男人,是人就不可能没有破绽,可卿犬没有,霍家查了那么久,就是没消息,霍家的父母现在都怀疑是不是女儿有问题,所以才让卿犬不喜欢她。毕竟一个在外头工作的男人洁身自好很难得,只要没有别的狐狸精迷住男人,他不可能对家里的娇妻无动于衷。

        自己一个人私底下的时候,霍盈盈真的想了很多,她不工作,是霍家专门培养的名门淑女,她这辈子被灌输的不过是怎样当好一个贤妻良母,然后嫁给了卿家如今最有权势的男人??山峁??

        公公是站在自己这边,可公公管不了夫妻之间的事,就算是他逼着,卿犬都不回来,她有什么办法?婆婆不是亲婆婆,她有自己的亲儿子要管,就算是管,那婆婆也是搅屎棍,不会真心帮助她?;粲缃窬途醯?,她在卿家的地位十分可笑,当初嫁的时候,身边的好姐妹都羡慕她,可她们哪里知道她如今是活成这样的?

        晚饭的时候,卿叶开照顾儿媳妇的面子,特地安排了她和卿犬坐着一起,卿犬面无表情,动作优雅娴熟的低头用餐,刀叉在他手上,被用成了艺术品。只是他漫不经心的表情,让觉得他似乎演独角戏。

        卿叶开清了清嗓子:“卿犬,你和盈盈结婚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也该考虑孩子的问题。知道你工作忙,不过也不能不顾家,盈盈一个人在家,也无聊,以后多回来走动走动?!?br />
        卿犬垂眸,慢条斯理的切着餐盘里的牛排,慢悠悠的吃了一口,轻轻“嗯”了一声。

        霍盈盈的心里因为他的这一声有些高兴,觉得他是听进了公公的话,偷偷看了他一眼,卿犬还是那个表情,依旧慢悠悠的用餐。

        陈爽笑语盈盈的说了句:“卿犬就是太忙了,所以卿辰你要多跟在他后面学习,这样以后就能分担了?!?br />
        卿辰接口说了句:“嗯,我会的?!?br />
        卿犬依旧没吭声,陈爽因为没有人反驳,心情倒是很好,“来,盈盈多吃一点,吃的多了身体才好,这样身体才更容易受孕?!?br />
        霍盈盈顿时羞红了脸,卿犬回家的次数真的少,而同房的次数则更少,还有一晚他根本就没碰她,似乎完全提不兴趣,毕竟自己嫁给了他,是打算以后过日子的人,所以霍盈盈心里肯定还是期待的。

        卿叶开其实很满意自己的儿媳妇,觉得人长的漂亮,还乖巧听话,配卿犬一点都不屈,偏偏这小子对那么漂亮的老婆没反应,这让卿叶开多少也有点无力,但是自己跟卿犬又不亲,他更加不愿意听话,卿叶开有时候也真是没办法。卿犬在卿家,也就听两句卿家爷爷的话,这还是在某些时候,并不是卿家爷爷说什么就听什么的。以前还要好一些,如今他翅膀硬了以后,就愈发难以控制。

        卿家对卿犬的态度真是难以言诉,各种感觉都有,只不过卿犬从来不在意这些罢了。他一个人在外面那么多年,又被燕回熏陶多年,有些心态那真是达到了目中无人万剑穿心不皱眉的地方,所以卿家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卿犬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晚饭吃的沉闷又压抑,因为卿犬压根不开口,人家说什么他都应,至于怎么做他做不做,这个就没人知道了。

        晚餐用完,卿犬直接去了书房,楼上有两人的结婚新房,特地装修过?;粲谑榉棵趴谡玖艘换?,然后她小心的伸手拧门,门开了,卿犬坐着书桌后面,面前摆放了一本厚厚的法律书籍,他冷漠的抬头看向门口,皱着眉头问:“有事?”

        霍盈盈咬了咬下唇,说:“你在外面忙了一天,今天早点休息……”

        卿犬面无表情的说了句:“我会的?!?br />
        “你……”霍盈盈又小心的问:“你回卧室吗?”

        卿犬重新低下头,翻着手里的书,说:“我在书房睡,你自己去休息吧?!?br />
        霍盈盈站在门口,手握着门把手,没动。卿犬抬头,问:“还有事?”不等她说话,便说:“没事的话麻烦从外面把门关上,我要看书?!?br />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霍盈盈哽咽着,压抑着点点头:“嗯?!比缓笸肆顺鋈?。

        等到关门声响起,卿犬站起身,直接走过去伸手把门锁了起来,防止再有人进来打扰他。

        好不容易回来的丈夫还是在书房睡的,这让霍盈盈十分难受,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卧室,她伸手捂着嘴,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不敢哭的太大声,怕被外面的人听到,只能压抑的哭。

        卿犬靠在椅背上,脚搁在书桌上,高高的翘起,摇摇晃晃着椅子,膝盖放了书,整个人安静又闲适。

        卿犬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也没觉得是不是对不起他的新婚妻子,要是有人问起他,他绝对不会有知觉,本来他就明确说过不想娶任何人,不过既然是卿家需要那个女人当儿媳妇,那他娶回来满足卿家的愿望,娶回来就行。想要生个孩子也行,睡了几次,结果没怀孕,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是那女的没生孩子的命,这个怨不得他。

        忍到现在,他真是厌烦了,原本以为女人乖乖待在家里就行,别烦他,结果那女人竟然还找到了他公司,他难不成还能饿死,她做的东西能吃嘛?再后来,卿犬连看都懒的看到她,压根就不回去了。

        卿辰说他心里住了一个小妖精,卿犬想到那张脸以后就笑了。

        小妖精?呸!那根本是个老妖精!

        没错,卿犬从来都不否认,自己的心里住了一个老妖精,一个让梦魂萦绕的老妖精,一个他根本没机会得到的老妖精,一个他努力想去忘却怎么也忘不掉的老妖精。

        这世上叫展小怜的女人或许很多,可他惦记的叫展小怜的却只有一个。

        要说最让卿犬羡慕的人是谁,可能就是那个早已化为尘埃的尊贵公爵。他用最聪明的办法让她永远的记住了他,他得到过,拥有过,甚至证明自己在她的生命力出现过。

        所以他不喜欢那个叫费小宝的男孩,笨笨的,傻傻的,像个智力发育不健全的弱智儿。他讨厌她把那个男孩放在心坎里的模样,他恨她因为一个小傻子跟他闹翻时绝望的表情,他厌恶她去那片海域时对着大海自言自语时无助流泪的样子……

        可最让他厌恶憎恨厌弃的,却是他自己。

        因为,他会为她的每一份痛苦难过而心疼。

        他眼睁睁的看着她从一个胖乎乎的小肥妞蜕变成明媚的少女,又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向了今天,可她的每一步成长里,他都没有资格参与进去,他只能当个旁观者,从外人的视角看着她走过的每一步。

        这世上有个燕回的男人,命中注定死死的纠缠着她,像条毒蛇一样缠的紧紧的,禁锢着她也布下了对外敌的防御,让她寸步难离也让人寸步难进。

        而现在,这个轻易就拨动了他心弦的老妖精,只能埋在自己心里。他唯一的机会,或许就是等待,等待死神光顾到燕爷头上的那天。

        手机突然响了,屏幕上一个名字在跳动,他安静的看着那个跳动的名字,在响了好一会后才接起电话:“喂?!?br />
        展小怜在电话里直接说了句:“犬,那单生意接了,明天会让团队过去实地考察?!?br />
        “嗯,”卿犬轻描淡写的应了,嘴里说了句:“那你跟燕爷看什么时候签合同合适,我这边不急,不过那批货有点急?!?br />
        展小怜肩膀夹着电话,手里还在给燕大宝扎小辫,“这个等燕回回来我问他,我就猜到他忘了跟你说了,先跟你说一声?!?br />
        卿犬嗤笑:“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还要请示爷?我说你这女人越活越回头了吧?这点事都不能当家做主?”

        懒的跟他打嘴皮子仗,展小怜直接说了句:“他是男人,面子活得让他做,这点的道理都不懂?行了,我忙着呢……大宝别动!犬,我挂了?!?br />
        “等下!”卿犬蓦地提高声音,再他发现自己的音量有点高以后,又降低了嗓门:“我的意思是……”顿了下,他突然说:“算了,没什么事,挂了吧?!?br />
        展小怜骂他:“神经?!鄙焓止伊说缁?。

        燕大宝的小辫子扎好了,小丫头又美滋滋的跑上楼找哥哥,她去看一下下哥哥就睡觉觉。

        展小怜让人把燕大宝玩过的玩具都拿去擦洗消毒,这都成了每天的惯例,要不然燕回回来又要炸毛,说她想毒死燕大宝了。

        展小怜是第一次听说家里玩具不消毒会毒死人,为了防止跟他吵架,他又去找展爸展妈打扰小白花休息,展小怜就只能配合的忙活起来,不然两人又要吵架??丛谒彩枪匦难啻蟊Φ姆萆?,展小怜也消气。

        燕回回来的晚,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反正回来以后的第一件事就往卫生间钻,把自己从头到尾都洗了一遍,洗的展小怜一晚上都斜眼盯着他看。

        燕大爷很生气,义正言辞:“干什么?你这女人这什么眼神?爷什么坏事都没做,爷是有良民证的好人,你什么眼神?”

        展小怜围着他转了一圈,问:“你干嘛去了?为什么回来就洗澡?是不是身上有香水脂粉味才要赶快去洗的?”

        燕回大怒:“怎么可能?爷明明什么都没做?!蔽酥っ髯约旱那灏?,燕回指天指地就要发誓:“爷要是玩女人,爷他妈就不得好死?!?br />
        他这誓发的太多,展小怜压根就不信,只是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走了。燕回跟在后面追:“你什么意思?这是要把爷关在外面的?”

        展小怜不搭理他,燕回就跟在后面追:“爷跟你说话呢,你干什么不理爷?”

        展小怜回头,说了句:“你是不是摸了人家姑娘的小手了?”

        燕回犹豫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展小怜又问:“你摸人家屁股了?”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明明什么事都没做!”

        展小怜好奇了,“那你干什么了?怎么一回来就洗啊洗的?”

        燕回大刺刺的说:“你教的?;丶蚁词窒唇畔丛?,爱干净讲卫生,当个文化人?!?br />
        听了他言不由衷的话,展小怜更加不信了,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敢做不敢当,你算男人嘛?”

        燕回瞬间怒了:“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爷都没做坏事,怎么就不依不饶的?”见展小怜抬脚就要走,一把拉住,改口说:“就,就做了一点点好事?!?br />
        “好事?”他还能做好事?展小怜站住脚:“你干什么了呀?扶老太太过马路还是给老爷爷让座了?”

        燕回用手比划了一下,“把一个贱人的头发给剪了?!?br />
        大眼睛瞪大了,展小怜皱着眉头问:“你剪人家头发干什么?人家头发碍着你什么事了?”

        燕回用愤怒的声音说:“爷走着路呢,那贱人还以为拍广告片,把她头发往爷脸上飞,爷就把她头发剪了?!彼棺隽讼露?,脑袋往展小怜那边凑,甩头发。

        展小怜伸手推到一边,知道了,燕回这朵花开的太好,总会有不长眼的蜜蜂蝴蝶什么的往他身上落,要是这样的话就是那女人活该,也就难怪燕回回家洗澡了。

        点点头:“最好别让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看他说的像模像样的,展小怜就不追究,要是真追究起来,她怕把自己给气死,又不会二十四小时跟着他,燕回就算真在外头怎么样也她不知道,不过让她知道他就死定了。

        燕大爷得意洋洋,“爷骗你干什么?千真万确?!?br />
        吃饭的时候展小怜问:“你给犬打电话通知了吗?”

        燕回茫然抬头:“通知什么?”

        她就知道,这让绝对忘到傲来国了,这样就是卿犬会这样容忍,换个人看谁搭理他。展小怜没好气的说一声:“你接了那单生意,不让人家知道一下?好歹给个通知,不然他要是再联系别人,你后悔都来不及了?!?br />
        燕回大怒:“他敢!”

        “人家不知道,有什么敢不敢的?”展小怜真是服了他了:“不知道不罪的道理不懂?”

        燕回点头:“明天让人通知他?!?br />
        展小怜嘴里说了句:“我跟他说过了,明天团队过去实地考察?!?br />
        燕回伸手扔了手里的餐具,阴狠狠的盯着她,说:“以后,不准你跟那条死狗联系?!?br />
        展小怜看他一眼:“你要是主动联系了,我想跟他打电话?”

        燕回握拳,“啪”的一下砸在餐桌上:“爷说不准就不准!”

        费小宝伸着小手,把一块五花肉塞到了燕大宝的小嘴里,吸引她的注意力:“妹妹好吃嘛?”

        “好吃!”燕大宝奶声奶气的说,小嘴吃的油碌碌的。

        展小怜看了眼两个孩子,点头:“行,我听到了。你好好吃饭,别吓到孩子?!?br />
        燕回还是盯着她,似乎在判断她答应的是真是假,从她脸上看不出别的,燕回看了眼笑的大眼眯成缝缝的燕大宝,收声。

        燕回对卿犬一直忌惮,他这让自负,倒不是忌惮势力的问题,而是警惕他对自己老婆生了不该生的心思,毕竟这对狗男女有前科,当初卿犬还是个小王八蛋的时候,就直白的说过喜欢那死女人,如今变成老王八蛋了,一把年纪还不娶老婆,好容易娶了一个还不沾边,这是什么意思?

        燕回对属于自己东西的所有权看护还是很敏锐的,只要卿犬企图靠近他老婆,不管什么事,他都会跳起来阻止,所有雄性生物一律不准进入他划下的界线。

        晚上睡觉的时候,燕回过来搂老婆,把她往自己怀里紧了紧,展小怜在他怀里翻个身,窝在他胸前,闭着眼睛开口:“燕回?!?br />
        “干嘛?”燕回的腿跷在她身上,就跟个八爪鱼似得,展小怜想推都推不动。

        展小怜依旧闭着眼睛说:“你别担心那些不相干的人,我都习惯了你这张脸了,别的人谁能比得上你好看?卿犬卿猫对我来说都是外人,你才是我老公,你别一提起他就炸毛。本来没什么事的,你这样一重视,我都被你弄的好像卿犬真的很重要似得……”

        燕回猛的睁开眼睛,“真的?”

        她点头:“嗯。我是女人,我有两个孩子要养,所以我肯定是依赖你的,我又不能再生,难不成我要搁着大宝的爸爸不要,去找别的男人?我傻吗?”她慢慢睁开眼,抬头,伸手摸了燕回的脸一把:“所以呀,你别草木皆兵,我又不是你那么花心?!?br />
        燕回开始听的很受用,结果听到最后一句话后,又炸毛了:“爷怎么花心了?爷明明只有你一个女人,你看看看看,爷身边现在的那些女人还能看吗?一个个丑死了……”

        展小怜重新闭上眼睛:“是吗?我怎么觉得一个赛一个的漂亮?莫非爷的审美眼光真的下降了?”

        燕回不要脸的说:“不就是被你拉低的?”

        展小怜鄙视:“你的眼光一直都很低好吧,不但眼光如此,连带着智商也不高??纯次颐茄啻蟊?,那就是被拉低智商平均线的产物……”

        话没说完,燕回已经怒了,他嗷一声压到展小怜一声:“你再说一句话试试?爷掐死你!”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他:“你看你看,恼羞成怒了吧?正常情况下,会恼羞成怒的人,一般都是心虚无理无言以对无法反驳的人,比如你这样的。你承认自己笨又不丢人,要不然你怎么到现在连小学五年级的毕业证都没有?我们家小宝都小学毕业了,你还没有,你连小宝都不如……唉唉,你又生气了!”

        燕回咬牙,然后低头“嗷呜”一口咬在她脖子上,狠狠吸了一口,吸出一个紫红的印子,然后抬头得意洋洋的说:“你自找的?!?br />
        展小怜摸了下脖子,一脸嫌弃,“好好,我自找的,行了吧?”

        两个人闹腾了大半个晚上,早上还是费小宝带着燕大宝来敲门,展小怜才知道燕大宝到了上学的时间,手忙脚乱要起床,燕回还闭着眼睛死死抱着她不让起,被展小怜一脚给踹到了床下,收拾一下去送燕大宝上学,燕大爷从地上爬起来,气的吐血:“展小怜,你跟爷等着?!?br />
        反正他们俩这样闹腾又不是一天两天,有时候这边吵过嘴了,那边燕回又能颠颠的拿了什么东西来讨好,不但家里佣人阿姨习以为常,他们本人也早就习以为常。

        按照费小宝安慰燕大宝的话来说:“勇敢叔叔和妈咪这是在建立感情,不是吵架。大家建立感情的方法不一样,这个不适合妹妹,妹妹不要学?!?br />
        燕大宝似懂非懂,但是哥哥说的话,燕大宝无条件听话:“大宝不学?!?br />
        展小怜送燕大宝去学校,燕大宝已经上一年级了,不算很听话,就是偶尔会提些让老师不知怎么解释给她听的问题,比如为什么大母鸡可以捂出小鸡,大宝捂不出小鸡?她都把鸡蛋放到被窝了,可是鸡蛋被压碎了,还是没有小鸡。又比如她会问,为什么男孩子有小**,大宝没有,大宝也想当男孩子。

        反正燕大宝的十万个为什么到哪都不消停,除了展小怜能够浅显易懂的回答她,别的人压根不知道怎么才能解释给她听,要是问了燕回,那就惨了,燕回绝对会说把母鸡杀了,这样它也捂不出鸡蛋,大家都一样,就没有为什么了。

        为此,展小怜是极力阻止燕回回答燕大宝的相关问题,因为燕回会把他女儿完全朝着歪路上带。

        燕大宝是个长的相当可爱的小姑娘,只不过胖了点,所以,燕大宝对于饭团姐姐没有以前那么胖了,表示很不高兴。

        她最近一次看到饭团姐姐,是妈咪带着她去美人姨姨家里,饭团姐姐也在家。她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找姐姐玩,结果发现好多天没见到的姐姐没有以前胖了,还长的好高好高。

        燕大宝很委屈,明明说好胖胖的人生才是美丽的人生的,饭团姐姐怎么能变不好看呢?

        穆曦和展小怜的脑袋瞬间就大了起来,因为燕大宝的委屈是真的,撇着小嘴要哭不哭,毛茸茸的大眼睛看着饭团姐姐,眼泪就这眼眶里打转。

        穆曦赶紧过去哄她:“大宝呀,饭团姐姐长大了,所以就会瘦一点,她不是不跟你当好朋友的,你知道吗?”

        燕大宝眨巴了两下眼睛,小胖手抹眼泪,可怜巴巴的说:“大宝喜欢胖胖的饭团姐姐?!?br />
        饭团也有点无语,弯腰牵着燕大宝的手,安慰她:“不怕,姐姐还会努力吃饭饭,争取再长回原来胖胖的样子。大宝妹妹不伤心哈?!?br />
        燕大宝点头,还是有点委屈,“嗯,不伤心。饭团姐姐,你要努力吃饭饭,天天吃的多,力气才会大?!?br />
        如今的饭团人家早已经有了爱美之心,满大街的苗条姑娘,就她是胖嘟嘟的,饭团姑娘也逐渐发现了胖胖的人生有点和社会脱节了,所以对于自己慢慢抽条长个逐渐瘦下来的状况,其实她还是很高兴的,以前小不知道,如今知道了,肯定就不会刻意增胖了,她这样说,完全就是为了安慰小豆丁燕大宝小盆友的。

        展小怜手扶额,不知道说什么,这就是一大一小两个小奶娃凑一块研究胖胖人生的结果啊,她家燕大宝,就认定了胖胖的小姑娘才是美丽的。

        穆曦坐在沙发上跟展小怜说话,饭团又带着燕大宝去玩了,得到妈妈的暗示,她要极力把大宝妹妹的某些观念扭转过来,虽然不会当时有效果,不过潜移默化总会有点影响的。

        “有人要请饭团去拍广告,我不同意?!蹦玛鼗巫磐?,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脚,说:“太乱了,她一个女孩子去怎么办?”

        展小怜斜眼看着她,穆曦被她看的发毛:“干嘛?干嘛?你干嘛这样看我?”

        “我在看某个之前做过一样事情的人,你到现在还好意思提那圈子乱?”展小怜翻白眼:“当初是谁要死要活怎么劝都不同的?现在冒充大人来教训饭团啦?”

        穆曦鼓起红艳艳的小嘴:“胶带!我说了不准再提以前的事,那时候人家小,不知道嘛?!?br />
        展小怜继续翻白眼:“那人家饭团姑娘现在也小嘛?!笨戳怂谎?,皱着眉头不松口呢,展小怜又问:“你家李晋扬怎么说???”

        穆曦说:“李晋扬说看饭团愿不愿意?!?br />
        “拍什么广告???”展小怜八卦的问:“说说吧,要是拍个广告的,那还是可以的,又不是演戏竞争之类的,怕什么?”

        穆曦瞪着展小怜:“那让大宝去拍广告,你愿意吗?”

        展小怜摊手:“大宝早就上广告了?!彼惶?,说:“大宝明天见。大宝啊,天天见!大宝没出生之前就上了广告,你看我说什么了没有?”

        穆曦被气的使劲瞪她:“那是广告词!广告词,不一样!”

        展小怜不以为意,“饭团要是想去,就让她去呗,自身条件这么好不用,多傻。要是别人家的孩子我肯定不敢说,你们就家,再乱也乱不到饭团头上,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br />
        穆曦被她说的,鼓着嘴不说话,“那,那我再想想。饭团跟我说想去玩,我一直不同意,她还跟我生气了呢?!?br />
        展小怜点头:“这就对了嘛,饭团不就跟你小时候一样?不听话,就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你拦了反而让你们母女感情不好,你傻???让自己宝贝闺女讨厌你?”

        穆曦被说,又撅嘴,“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展小怜了一脸忧桑的看中胖敦敦的燕大宝,“我就盼着燕大宝以后也跟饭团一样,抽条长个的时候能瘦下来。要不然,这么个小胖妞,能嫁出去吗?”

        穆曦炸毛:“胶带,你这样说大宝,我哥听到要生气的!”

        展小怜没所谓:“生气关我什么事???我说的是事实嘛。再说了,你那变态哥哥,是巴不得燕大宝嫁不出去的,这样他就能把他闺女一辈子绑在身边?;て鹄戳??!?br />
        穆曦:“……”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