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05 绝世好大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展小怜是相信狗改不了吃屎的,所以燕回再怎么强调他老人家是有节操的,展小怜也不待见,燕大爷怒气冲冲的要带着燕大宝出门,结果展小怜让他自己去,不让燕大宝去:“你别让大宝长针眼,要去自己去。首发哦亲”

        燕回大怒:“是燕大宝的同学,她不去谁去?”

        燕大宝坐在地毯上玩小熊和洋娃娃的故事,费小宝坐在旁边陪着她玩,燕大宝一手拿着小熊一手拿着洋娃娃,给哥哥表演节目呢。

        燕回在旁边对着燕大宝喊:“燕大宝,跟爸爸出去!”

        燕大宝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爸爸,大宝要陪哥哥做游戏?!比缓筇房戳搜嗷匾谎郏骸鞍职?,大宝爱你?!?br />
        燕回:“……”

        展小怜摊手:“看在爱你的女儿的份上,麻烦你赶紧去接她的同学?!?br />
        于是,燕大爷为了自己的宝贝疙瘩,精神抖擞的出门去了。

        展小怜在家里陪着孩子,两个小时后,别墅门口分别停了几辆车,然后燕大宝的几个小伙伴兴高采烈的从车里跑了出来,后面跟着的是他们满脸惶恐胆战心惊的家长。

        展小怜出门看到那几个家长的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人是怎么被燕回给请过来的,人家脸上那恐惧不是装出来的,那完全是人正常情绪的外在反应。

        展小怜差点把自己的后牙给咬碎,燕回那个死人,这样以后人家还怎么敢让家里孩子跟燕大宝玩啊,摊上这么个爹,人家肯定是让孩子躲都来不及呀。

        车队从后面开了过来,燕大爷趾高气扬的从车上下来,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跟燕大宝邀功:“燕大宝,爸爸把你同学都带过来了,快,让他们陪你玩……”

        展小怜被他气的胸口都疼,赶紧出去补救,对着那个战战兢兢手脚都在打哆嗦的家长迎了过去:“这是鹏鹏妈妈是不是呀?你好你好,我是燕破晓的妈妈,真是不好意思,孩子回家就一直惦记说跟同学说好要来家里玩,她爸爸太心急了,要是有对不住的地方,大家包涵下。来来来,大家进来坐,孩子们都玩一起了,我们就别这么拘谨了?!?br />
        几个孩子哪里知道害怕不害怕的?小家伙们快速的玩到了一块,费小宝比其他几个孩子都大,燕大宝又一个劲的跟其他小盆友显摆自己有哥哥,费小宝那绝对是标准哥哥的风范,燕大宝说什么就什么,真是给足了燕大宝的面子。

        辛苦一场的燕大爷被宝贝疙瘩直接冷落了,表示很不爽。

        对燕大宝小盆友来说,爸爸大家都有,但是哥哥其他几个小盆友都没有,所以燕大宝小盆友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几个家长开始都是战战兢兢的,毕竟燕回去接人的时候那就跟抢人似得,而且都是目标明确的抓孩子,弄的几个家长都以为是抢孩子的,要不是燕回提前让人通知,估计现在都报警了。因为展小怜是个女人,还是个看起来年轻长相平缓看着不刻薄的漂亮女人,所以她身上的气质影响了其他人的,因为燕回带来的影响逐渐消散,在妲己坐下几分钟以后,屋里紧张的气氛有了缓解。

        仆佣把茶水和果盘都端了上去,几个家长也开始说说笑笑投入到孩子的话题,来的都是母亲,女人间还是比较容易说话的,一会功夫都熟识起来。

        那边燕大宝在给大家表演节目,小丫头还挺有表现欲,除了胖了点,燕大宝真的是个漂亮的小小姑娘。

        为了给几位家长压惊,展小怜让人去楼上把准备好的几套高档化妆品拿送给几个家长,能跟燕大宝当同学的小盆友家里都不是普通人家,非富即贵,一看品牌就知道是什么档次,自然很高兴,再者,这些人的丈夫老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明确知道燕大宝的爸爸,也就是那个漂亮男人的身份和姓名后,倒是生出几分攀附之心,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机会结识青城燕回这样的人物的。

        关于燕回的各种传闻,依旧是在上层社会的人群中流传,当初燕回为了一个女人假死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可谓人尽皆知,当时不知道有多少人好奇那个让燕回遭遇人生最大滑铁卢的女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没想到这几个人今天倒是看到了。

        燕大宝在幼儿园是个小霸王,班级里的家长差不多都知道班上有个小胖妞家里背景雄厚,父亲是个老流氓一样的人物,却不知道究竟是谁,这会真是什么都搞清楚了,再看燕大宝那小胖妞,原本鄙视的心态也赶紧调整,女流氓又怎么了?有什么好鄙视的呀?人家有个那样的爹,就算是当女流氓,那人家也是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女流氓。

        燕大爷一直蹲在燕大宝身后,就想伸脖子跟燕大宝说话,让燕大宝觉得爸爸厉害,结果燕大宝跟其他小盆友玩的很高兴,压根忘了幸苦的爸爸。

        燕大宝其实很霸道,不过因为有费小宝在旁边协调,所以燕大宝一上午都没有跟小盆友闹矛盾起冲突,费小宝就像燕大宝的克星,总能把小丫头哄的好好的,而燕大宝就是喜欢哥哥,坚持觉得自己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哥哥,哥哥说话她当然是听的。

        当然,燕大爷对于自己的宝贝疙瘩听那小兔崽子的话十分不满,觉得就应该反过来,那小兔崽子听燕大宝说话才是正确,可惜事情刚好反过来了,燕大爷无比的愤恨。

        费小宝在旁边给几个小盆友讲故事,燕大宝举着小胖手要发言,结果别的小盆友抢话了,燕大宝很不高兴,撅着小嘴看着费小宝,委屈。

        费小宝伸手给燕大宝的小辫子紧了紧,嘴里说了句:“不生气的大宝最漂亮,哥哥喜欢不乱发脾气的妹妹?!?br />
        燕大宝撅着的小嘴立马放了下来,又乖乖坐好听哥哥讲故事。

        燕大爷抖腿,这死小子尽忽悠他的燕大宝,弄死,全弄死。再扭头看看那边那几个女人,燕大爷又想往展小怜身边磨叽,好歹让那帮死女人知道那女人是他老人家,一帮不识相的尽跟燕大爷抢女人,不像话。

        燕回从燕大宝的身边晃到展小怜的后面,直接从沙发背上翻过去挤到了展小怜的身边。

        展小怜正跟其他人说话呢,身边突然多了个人,被吓了一跳。因为家里客人,展小怜肯定是要给燕回面子的,没像以前那样狮子吼,而是笑眯眯提醒:“你今天不忙?”

        家里不是女人就是孩子,他一个大老爷们赖在家里似乎不大好,更何况,人家这几位妈妈还是挺怕他的,没眼色说的就是燕回这种的。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跷着二郎腿,颠,嘴里说道:“爷的燕大宝第一次请同学来家里玩,爷怎么能不在家?爷当然是陪燕大宝了?!?br />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大宝有同学陪呢?!?br />
        燕回继续抖腿:“那爷陪你?!?br />
        展小怜的嘴角抽了抽,这人到底懂不懂场合呀?受不了了,一堆女人,他怎么好意思往女人堆里挤呢?翻白眼:“我不用陪,这么多人呢,你有事先忙去吧?!?br />
        燕回大刺刺的拒绝:“爷不忙?!?br />
        展小怜握拳,打算发飙,看来这人就是欠骂,非得骂了才会走,他就没发现,他往这一坐以后,其他几个家长腰杆都挺的笔直,眼珠子都快不敢动了吗?

        展小怜僵着脸上的笑脸对其他家长开口:“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他就是喜欢开玩笑……”

        其中一个孩子妈妈急忙摆了摆手,笑的十分僵硬的说:“哪里哪里?是你们夫妻感情好?!?br />
        其实人家就是说客套话的,换个人就知道说的好听话不会当真,但是现场有位不同常人的燕大爷,所以这位孩子妈的话瞬间就让燕大爷龙颜大悦,燕大爷抖腿:“算你有眼光,爷跟这女人就是夫妻感情好?!?br />
        展小怜扭头,一副看见鬼的表情,全身哆嗦了一下,被恶寒的:“燕回,你刚刚出去一圈挺累的,你上去歇歇去,待会吃饭我让燕大宝叫你?!?br />
        燕大爷抖腿:“爷不累?!?br />
        刚刚说话的孩子妈妈赶紧说了句:“展小姐没关系,我看着燕先生真是好男人,疼女儿爱老婆,关键还愿意陪着,这可是很难得的,哪像我们?家里孩子能连着一个礼拜看不到爸爸,忙都忙死了……”

        其他两个妈妈一听,刚刚这位鹏鹏妈说了那个燕回貌似就很高兴,便宜不能被她一个人占了,赶紧跟着附和:“就是就是,燕先生真的是好父亲,好先生呢?!?br />
        展小怜被恶寒的都想哆嗦了,但是燕大爷很满足,很得瑟,看着展小怜的眼神就像是在显摆,立马跟展小怜转述:“看吧看吧,你这女人还不紧张点?爷这样的男人你哪里找第二个去?看你以后对爷还凶不凶了……”

        展小怜忍无可忍:“你给我上楼歇着去!”

        燕大爷当没听到:“你这女人怎么回事?没看到爷在招待客人?”

        展小怜瞪他:“你去不去?”

        燕大爷一点都没觉得他老人家的面子有什么问题,十分满足异常大度的说:“爷还不是为了陪你?爷可是绝世好男人……”

        展小怜使劲捶沙发:“燕回!你还没完了是不是?你走不走?”

        燕大爷表示十分不满:“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眼看着展小怜又要发飙了,燕大爷愤愤不满的站起来:“算了,爷不跟你这疯女人一般见识!”然后又翻过沙发背,盯燕大宝去了。

        展小怜觉得自己的心口都被他气疼了,这死人真是想气死她的,对其他几个妈妈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br />
        人家能说什么呀?人家能说自己不相信看到的,还是说青城燕爷跟传闻中的似乎有点不一样?又追问眼前的这位年轻的少妇究竟用什么办法,降住了那位传说中最喜断人手脚割人舌头的燕回?

        几个妈妈陪着笑,什么话都不敢说。

        午饭时间是燕大宝的表现时间,跟其他小盆友吃饭老大难这个现象比,燕大宝那绝对是个吃货专业户,当然,这也是燕大宝为什么胖的缘故。

        燕大宝从上桌开始,她的专用小碗里就被费小宝夹满了食物,燕大宝非常乖巧的埋头吃饭,小嘴吃的油碌碌的,连擦一下的时间都没有,而其他几个孩子一边吃一边玩,压根没吃几个,跟燕大宝比,几个孩子加起来都没有燕大宝吃的多。

        燕大爷又得瑟了,觉得自己的燕大宝是绝世好疙瘩,世界上最听话的宝贝,其他的孩子全身小兔崽子。

        展小怜懒的看他的脸,丢人,那一脸的表情,任谁看了都知道他老人家在想什么,招呼其他几个妈妈吃饭:“不用客气,来都来了,不用拘谨?!笨纯茨羌父龀苑共蛔ㄐ牡男∨笥?,展小怜对费小宝说了句:“小宝,你让弟弟妹妹们比赛吃饭饭的,最先吃完的小盆友就是第一名,我们奖励他是好宝贝,最后吃完的小盆友吃完饭以后要表演节目,好不好?”

        费小宝慢吞吞的点点头:“好?!?br />
        燕大宝一听,本来吃的就凶狠,扒饭的动作瞬间更加凶狠了,嗷嗷嗷的吃的小脸都鼓起来了,第一个扒完饭,放下碗求表扬:“妈咪,大宝吃完了?!?br />
        于是几个妈妈一起夸燕大宝是好宝贝,而其他几个孩子一看,为了不得最后一名,一个个都使劲扒饭,倒是多吃了不少食物。

        鹏鹏妈无比羡慕的看着胖乎乎的燕大宝:“这孩子吃饭真乖,一点都不要大人操心,我们家这个在家吃饭的时候,一顿饭得吃两个小时,还得他奶奶跟在后面哄着喂……”

        燕大爷再次得瑟:“爷的燕大宝……”

        展小怜没好气的打断:“燕回,大宝都吃完了你还没吃完?”

        燕大爷一听就知道这死女人又不高兴了,低头扒饭,碰到不喜欢吃的东西,直接往展小怜碗里丢,展小怜伸手捂脸,太丢人了,她坚决不承认认识他,人小宝大宝没挑食,弄他一个大男人挑食,好意思吗?

        人燕大爷我行我素惯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打死都不喜欢。

        那几个人客人这会一看,这才发现这位燕大爷扒饭的动作一点都不优雅不庄重,跟刚刚燕大宝小盆友扒饭的动作一模一样。

        其实燕大爷吃相一直都很慢条斯理,每次吃完都要用五六条毛巾擦手擦嘴,这会使劲扒饭实在是因为他家的这个胸女人有生气的嫌弃,要不然燕大爷能用六个女佣吃一个小时。

        展小怜和几个家长坐在客厅喝饭后茶聊天,几个小奶娃在那边玩的不亦乐乎。费小宝正带着几个孩子轮流滑滑梯呢,就听到门铃响了,女仆跑过去一看,赶紧回来禀报:“夫人,李先生家的那位小公子来找小公爵?!?br />
        展小怜回头喊了一句:“小宝,小馒头过来找你了?!?br />
        费小宝立刻把女佣喊过去照顾妹妹和其他几个小朋友,自己站起来朝外走去:“妈咪,我去看看?!?br />
        大门一开,小馒头就跟小皮球似得翻着悬空的跟头进来了,那架势就跟电视上演的京剧演员似得,几个跟头以后,小家伙脸不红心不跳的往展小怜面前一站,对着展小怜敬了个礼:“姨姨好?!?br />
        然后直接跳过沙发靠背跑去跟费小宝玩了。

        展小怜无语的看着小馒头,她怎么觉得小馒头跳沙发背的动作跟燕回那么像呢?

        像是肯定的,小馒头就是因为看过燕回躲展小怜丢过来的抱枕,直接跳沙发背的动作才学会的。

        另外几个女人看着小馒头的背影,心里多少都想着这孩子不礼貌,好歹这客厅沙发坐了这么多人呢,怎么就不知道叫一句别人呢?

        鹏鹏妈貌似无心的笑着说了句:“这是贵公子的同学呀?”

        展小怜手里举着茶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是呀,李晋扬家的三公子,小家伙就喜欢找我们家小宝玩?!?br />
        几个刚刚心里还不满的女人立马打消了所有的不满,难怪那小子眼高于顶,原来是李晋扬家的三公子,这样想想,似乎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小破孩正眼都没看她们一样了。

        那边费小宝和小馒头正勾肩搭背的坐在燕回对面,笑的脆嘎嘎的。

        小馒头一边挖鼻孔一边说:“舅舅,妈妈今天又骂我了?!?br />
        燕回头也没抬的擦手:“活该。不过那女人发什么神经?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小馒头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说了句:“舅舅,让我妈妈听到你这样说她,你就惨了?!?br />
        燕回嗤笑:“你妈能怎么着?抱着你爸哭鼻子差不多?!?br />
        小馒头这个死小子一拍巴掌:“舅舅你太聪明了,妈妈肯定会这样,然后我老爸来找你算账?!?br />
        燕大爷压根不怕,无赖道:“有本事弄死爷?!?br />
        展小怜真是听不下去了:“燕回,你跟孩子瞎说什么呢?”

        小馒头不在乎的挥挥手:“姨姨,没事,舅舅说说就算了,我妈又不知道?!?br />
        燕回伸手挖耳朵,对展小怜开口:“喂,舅舅的老婆,这小子应该喊什么?”

        展小怜是懒的搭理他的,不过其他几个女人对这些东西可是了如指掌,有个胆大的当即开口说了句:“舅舅的老婆应该喊舅妈啊?!?br />
        小馒头立马见风使舵的开口:“舅舅,我错了,我改?!比缓笮ξ幕赝房醋耪剐×?,甜滋滋的喊了声:“舅妈!”

        燕大爷心满意足。

        展小怜:“……”

        小馒头等燕回饭后程序做完,就急吼吼的要去地下室,燕回用眼角看着小馒头,伸手一推,“滚远点,爷要去睡觉?!被够赝犯剐×傲艘簧骸版?,要不要陪爷睡觉?!?br />
        展小怜气都气死了,好歹客厅还坐在燕大宝的客人呢,这死人都不知道收敛一点,就不怕丢人???直接对着他吼了句:“你就睡死吧你!猪!”

        几个家长各自低头喝茶,什么都没听到。

        小馒头垂头丧气的挪到客厅,往展小怜身边一坐,再次见风使舵:“姨姨,我的人生了无生趣,我妈不让我进家门,我舅舅宁肯睡觉也不肯理我,我的好基友就喜欢妹妹,我不想活了……”

        展小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才多大的人???还整的跟个小大人似得,“小馒头,你敢不敢把你刚刚的话说给你妈听?信不信她现在就能杀过来罚你写一百遍你的名字?”

        小馒头赶紧动手在自己的嘴巴上贴了个叉,“姨姨我错了,你千万别跟我妈告状,我妈要是对着我爸我哭,我就惨了?!?br />
        费小宝过来,使劲把小馒头给拉走了,“小馒头过来,不要打扰妈咪和阿姨们聊天?!?br />
        燕大宝在滑滑梯的顶端睡着了,就趴在那里,就跟一胖乎乎的白面馒头似得。

        费小宝看她半天没动,赶紧爬上去把别的小孩拉开一看,原来是睡着了,费小宝赶紧让女佣把燕大宝抱下来,展小怜听说燕大宝睡着了,直接让人送到楼上睡觉,其他几个小孩有一个的眼皮在打架,还有一个没什么精神,只有一个精神抖擞的在来回的玩。

        展小怜让人带三个家长和孩子分别去房间休息,自己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上楼去看了看燕大宝,有点无语,不爽她急吼吼的非要邀请同学来家里玩的吗?怎么最先睡着的人是她???

        展小怜睡不着,直接下楼,下楼以后发现费小宝和小馒头都不见了,她奇怪的找了一圈,“小宝去哪了?”

        管家女佣急忙答道:“我刚刚好像听到小公爵和李三公子说什么去地下室之类的……”

        这别墅有地下室展小怜知道,不过后来被燕回翻修过,修的时候展小怜又不在,所以地下室被修成什么样了展小怜压根不知道,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刚好过去看看两个孩子,让人准备了一个果盘放到篮子里,展小怜又上楼去找燕回,地下室入口在哪她也不知道,好歹也问一下,省的自己瞎找。

        燕回裹在被子里装尸体,展小怜没好气的看了眼只从被子里露出一点头发的燕回,伸手把杯子往下拉了拉:“蒙的那么严实,你也不怕被闷死,把头露出了透透气……”

        燕回的脑袋露了出来,闭眼睡觉。

        展小怜推推他的肩膀:“燕回,醒醒,地下室入口在哪?我去看看孩子?!?br />
        燕回迷迷糊糊的眨巴了两下眼睛,嘴里说了一句:“妞,你来陪爷一起睡了?”说着直接把展小怜给赚床上去了。

        展小怜手忙脚乱的挣脱出来爬起来,肺都要气炸了,“睡觉都不老实。地下室入口在哪?”

        燕回裹着被子扭动迷糊:“地下室啊……好几个入口呢……监控室,壁炉……还有……”

        展小怜转身走了,“睡你的觉?!?br />
        耳边少了女人的声音,燕大爷再次陷入昏昏欲睡。

        燕大爷以前睡觉不是这样的,他以前躺在床上的时候身边绝对不允许有外来生物靠近,一旦越过燕回心里设定的安全界线,迎接对方的绝对是燕大爷毫不留情射出的子弹或者匕首。

        自从有了燕大宝,燕回这心思就被强逼着收了,生怕哪天误伤了燕大宝,以至变的十分警觉,一旦有生物靠近,就会呼一下睁开眼睛确认对方是什么东西,随之被燕大爷重视起来的就是家庭安保。

        如果说燕回身上最大的变化,那估计就是现在的燕回能睡一个安心觉。

        燕回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知道能在他身边出现的只有那个女人,她会不耐烦又没好气的把掉在地上的抱枕或是衣服捡起来放好,会把他埋在被窝里的头强行露出了,也会嘀咕着把他骂一顿,还会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和脸……

        对燕回来说,这是极其危险的信号。只是,他选择让自己沉迷且深陷在这些足以致他于死地的温柔里。

        展小怜下楼,直接走到壁炉旁边仔细观察了下,果然看到壁炉旁边两扇装饰墙后面的其中一面是活的,她伸手推门,门没动,然后她看了看,把门往旁边挪了过去。

        展小怜翻白眼,弄的跟特工家似得,除了燕回那为吃饱了撑的人才想起来,还有谁能想起来呀?

        她从门里走了进去,因为两边有壁灯,沿着台阶往下走,一边走她嘴里一边喊:“小宝?小馒头?你们是不是在里面呀?”

        一层层走下去,展小怜隐约听到响声和孩子说话的声音,知道费小宝和小馒头肯定在了:“小宝?你们在干嘛呢?怎么这么大声音?”

        展小怜是觉得那声音像枪声,她加快脚步下去:“小宝?”

        费小宝原本是坐在桌子边对照书上说的在拆枪,突然紧张的放下手里的东西,竖起小耳朵仔细听了听,结果声音没了,他皱了皱眉头,疑疑惑惑的重新拿起枪,慢吞吞的继续拆。

        小馒头耳朵上带着隔音设备,对着远处的靶子正在练枪。

        展小怜越往下,听到的动静就越清楚,等她走到台阶的今天,踏出楼梯通道,顿时被眼前的场面惊了下,地下室根本就不是什么地下室,而是一个大型的射击训练场,在训练场的旁边分别被腾出几块用防弹玻璃隔开的空地,一看立马的设施的新旧程度和卫生状况,就知道这里是长期有人参加训练。

        展小怜抬脚往,没看到小馒头,就看到坐在桌子边低头在摆弄什么的费小宝,她走过去:“小宝?”

        费小宝一激灵站起来:“妈咪!”

        费小宝这个活在慢镜头里的小孩都反应过来了,那边小馒头耳朵上戴着隔音耳捂压根没听到,对着远处的靶心打的正高兴呢。

        展小怜知道地下室被燕回改了,但是她不知道是被改成这样了呀。

        怎么连射击场都有了?

        龙谷跟展小怜说过,费小宝喜欢枪,而且对他对枪有着超乎寻常的天赋,所以展小怜即使突然有一天看到费小宝在看世界枪支大全之类的书也没有吃惊。龙谷也说过燕回教出来的孩子会更懂得?;ぷ约?,展小怜也知道费小宝以后肯定会接触到枪支,只是展小怜还没往更深里想,她没想到,在费小宝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小男孩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个世上出现过的枪支全都摸了一遍。

        燕回是个完全不懂过滤和辨别是否合适孩子接收的某些信息的人,他知道那小子喜欢枪,所以他只会一股脑的把他能搜集来的枪支玩意塞给费小宝,那小兔崽子高兴了,那疯女人自然就高兴,她高兴,燕大爷的日子就好过了。

        费小宝接触过的枪支绝对比燕回多,燕回对枪支的需求一是外形要漂亮,第二就是火力要猛,子弹要放的尽量多,最好他老人家举枪“哒哒哒”的能扫死一片,别的没哈需求。而费小宝摸枪的目的是要了解每一种枪型,枪的射程有多远,威力有多强,适用在什么场合等等其他更加专业的方面。

        展小怜的眼珠子在整个场地转了一圈,然后落在费小宝的身上。

        费小宝睁着他逐渐向他的父亲公爵大人演化,带有混血特征的漂亮眼睛,表情略显紧张,“妈咪?!?br />
        展小怜提着手里的水果盘子,对着费小宝温柔一笑:“宝贝,是不是妈咪吓到你了?”

        费小宝摇头:“没有?!?br />
        展小怜走过去在费小宝身边坐下来,伸手把果盘中手里的篮子里拿出来:“对不起宝贝,妈咪是突然过来的,给你和小馒头拿点水果,午饭吃完你们都没来得及吃餐后水果?!?br />
        费小宝慢吞吞的扭头看了眼还在原地蹦达的小馒头,然后伸手拿起一片苹果瓣:“谢谢妈咪?!?br />
        展小怜目不转睛,对于桌子堆放着的一堆枪支成品半成品和各种零部件视若无睹,只是把视线放在费小宝的身上,费小宝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努力的用自己小小的身体往桌子边挪,希望能挡住妈咪的视线,不让她看到满桌子的枪支弹药这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那边小馒头把枪里的子弹打完,跑过来想换枪,结果一抬眼就看到展小怜跟费小宝坐在一起,小馒头被吓的蹦达了一下,然后左右看看,冲过去把手里的枪往一个垃圾桶一扔,自以为展小怜没看到的大摇大摆走过来:“姨姨好,呀,有水果吃?!?br />
        费小宝看了他一眼,小馒头笑嘻嘻的把费小宝手里的苹果瓣拿过去往嘴里丢:“宝你太没良心了,我最喜欢吃苹果了,你竟然一个人把苹果吃完了……”

        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两人,等他们把水果吃完了,又把果盘放到篮子里,刚要站起来走的时候,冷不丁从另一边传来动静,燕回急吼吼的从外面冲进来:“惨了惨了,爷刚刚脑子迷糊,那死女人好像要来了……”

        然后燕大爷自动自觉的住嘴,伸手插到裤兜里,抬头看天。

        展小怜看着燕回的眼神都是带着针的,一下一下对着他飞眼针,燕大爷立刻跳起来“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开口,“爷一点都不喜欢这地方,爷是为了打拳锻炼身体才建的这个地方……这些?这些?这些全是李晋扬那混蛋的意思,爷就知道有一天会给爷捣乱??纯?,看看,这些场地,看看这些设施,一看他就不是好东西,好好的建什么的射击场还练枪,好好的谁练枪?看看看看这只馒头仔,一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小馒头黑乎乎的小脸上满是不高兴:“舅舅,不能这样说老爸坏话……”

        小馒头话还没说完呢,燕回一伸手把小馒头给捏身后了,继续跟展小怜证清白:“这些跟爷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李晋扬那东西的错,跟爷一毛钱关心都没有?!?br />
        展小怜冷眼瞅着他,燕回蹦达:“妞,你那什么眼神?爷都说跟爷没关系了,你怎么这副表情?李晋扬!绝对是李晋扬!他为了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做了这缺德事?!?br />
        费小宝抬头看着燕回,表情无辜的说:“勇敢叔叔,妈咪什么都没问?!?br />
        燕回伸手又把费小宝给抓身后,继续跟展小怜说话:“打电话!你给李晋扬那个王八蛋打电话问问……”

        小馒头在后面努力探头,帮自己爸爸说好话:“舅舅,你不能说我老爸坏话……”

        燕回伸手把小馒头的脑袋推回去:“打!现在就打!”

        燕大爷可是有依仗的,这黑锅李晋扬肯定会背,别的不说,单是为了李晋扬家的那两只小兔崽子,李晋扬都会认的。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