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番02 肥妞的报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燕大宝又被老师喊带家长,展小怜去了。

        自然,对于燕大宝小盆友三天两头犯错,展小怜是又气又恨,不过燕大宝小盆友当着妈咪的面还是很乖的,低头乖乖跟人家小盆友道歉,只是掉个头继续欺负人。

        展小怜这真是跟对方家长赔不是了,自己闺女什么德性她当然知道,燕大宝阴奉阳违这招玩的比哥哥高明多了。

        展小怜跟人家家长道歉:“顶顶爸爸,真是对不起,我家这个小家伙手脚不知轻重,给打了个包……”

        燕大宝打人太多,每次来的家长都不一样,展小怜心里琢磨着来的肯定就是家长,一个年轻爸爸得了,结果年轻人急忙摆着手,“我是麦顶顶的舅舅,他爸妈出差去国外了。没事没事,我问过医生,就是肿了消了就好,没什么大问题?!?br />
        燕大宝站在展小怜腿边,牵着展小怜的手,仰着小脸,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顶顶舅舅,乖乖说:“麦顶顶舅舅,大宝错了,大宝以后不打人了,对不起?!?br />
        燕大宝胖是胖了点,不过长的多漂亮啊,那就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精装版洋娃娃的,燕大宝那小脸长的,可真正比展小怜漂亮多了。这么漂亮的小女孩乖乖巧巧的跟人家道歉,麦顶顶的舅舅当时就倒戈了:“没关系没关系,燕破晓是小姑娘,哥哥应该让着妹妹的,麦顶顶,妹妹都道歉了,你也过来给妹妹道歉?!?br />
        麦顶顶的脸上还挂着大泪滴,抽抽搭搭的吸着鼻涕道歉:“燕破晓我错了,你别生气,咱们和好吧?!?br />
        燕大宝立刻得瑟的抬着小下巴问:“那你以后还要跟老师告状嘛?”

        麦顶顶抽搭着摇头:“不了?!?br />
        燕大宝满意的点头:“好吧,那我就原谅你了?!?br />
        顶顶舅舅:“……”

        展小怜瞪直了眼:“燕破晓!你还让人家给你道歉?是谁打人了?”

        燕大宝立刻抿起小嘴,努力睁着漂亮的大眼睛装可怜。

        麦顶顶的舅舅立刻开口:“没事没事,小孩子嘛……呵呵?!?br />
        燕大宝跟麦顶顶手牵手走了,展小怜呼气,掐腰,燕大宝这死丫头,都是燕回那死东西给带歪了。

        当然,展小怜也就是这样跟丁术认识的。

        丁术二十五岁,未婚,确切的说连女朋友都没有,摆宴市税务局的科员,属于老实本分的那种人。

        展小怜都孩子妈了,人家对她肯定没想法,只不过燕大宝在麦顶顶之后又一次被老师让带家长之后,展小怜到学校以后又碰上了。

        展小怜多尴尬啊,之前带家长是因为燕大宝打了麦顶顶,之后燕大宝又打了别的小孩,展小怜都想喷出一口老血了。

        燕大宝和班上的小盆友们又开心的玩去了,展小怜在幼儿园门口叹气,打算去龙美优那边,然后在幼儿园门口就碰到了帮他姐给麦顶顶送外套的丁术。

        展小怜惆怅了:“燕破晓就是被她爸宠坏的,真是不好意思了?!?br />
        丁术笑着摇头:“孩子都这样,别看麦顶顶在幼儿园乖,在家里他也是小霸王?!?br />
        展小怜抓狂:“那好歹是在自己家里,不给人家添麻烦,我们家那个就是专门给人家找麻烦的。幸亏她哥哥不像她那样让我操心?!?br />
        丁术惊奇:“展姐两个孩子?”

        展小怜点头:“还有个大的,上小学了?!?br />
        丁术看看展小怜那张脸,“那展姐真是看不出年纪,我还以为就燕破晓一个呢?!?br />
        那边房车的司机一看展小姐跟一个年轻人在幼儿园门口聊天,本来以为说两句就算了,结果那两人一边说还一边沿着路边一起往前走了。

        燕回身边的人谁不知道燕爷就是死赖着展小姐的?貌似到现在连结婚证都没混到,可怜见的。

        结婚证啊,这是证明一对男女是不是修成正果的铁证,燕爷到现在都没有,由此可见燕爷有多苦逼。

        房车司机和几个保镖一合计,赶紧跟燕爷汇报。

        燕回本来心里就不踏实,老觉得那女人不会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停了,心里还想着怎么着也得闹几天吧?要不然怎么证明燕大爷的超高人气和在那女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结果,燕大爷接到电话了:“有屁快放,要是没要紧事你自己把自己的舌头给爷割了?!?br />
        司机战战兢兢的开口:“爷,那个……我们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您老人家说一声,刚刚在大小姐的幼儿园门口,展小姐和一位年轻男人聊天聊的特别高兴,现在两个人沿着幼儿园的护栏往大路走了……”

        司机的话没说完,燕回已经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擦!爷他妈就知道那疯女人想甩爷!没那么容易!”

        燕回怒气冲冲的把门踹开,一路横冲直撞的冲出大厦,跳上车把车开的飞快,朝着摆宴开去。

        展小怜去找龙美优,敲门,开门的是保姆,龙美优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是谁呀?”

        展小怜走过去,笑嘻嘻的看着她:“小白花好呀?!?br />
        龙美优撅嘴:“又这样喊人家……”

        展小怜看着她小心翼翼捧着肚子的动作,然后又看了一眼,然后忍不住问了句:“美优,你这动作……怎么弄的跟怀孕似的?”

        龙美优抬头看着展小怜,咬着下唇,半响她突然开口说:“我就是怀孕了?!?br />
        展小怜猛的睁大眼睛:“真的假的?开玩笑的吧?”

        龙美优伸手捧着还是平平的肚子,低着头说:“真的,我不骗你,刚确定一个星期,我没敢跟我爸我妈说,我怕他们担心?!?br />
        展小怜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伸手抓了抓头:“那个……我三哥知道吗?”

        龙美优咬着下唇,然后她脸上带着笑意,满脸幸福的点头:“知道,是我求他求来的,和医生愿意帮我们,所以……”龙美优伸手摸着肚子,说:“这个孩子是我跟三哥的,虽然他人工受精而成,但是他真的是我跟三哥的?!?br />
        展小怜还是站着原地,半响她感叹了一句:“我的天!美优,我得说,你比我勇敢!”

        龙美优咬着下唇,小声说:“小怜,我一点都不勇敢,我只是不希望我活一辈子,什么都不能为三哥留下,要是哪一天我……没了,好歹,我们的孩子还能陪在三哥身边?!?br />
        展小怜伸手一拍巴掌,笑道:“既然知道,那就活在当下,我三哥这辈子圆满了,有你这样不顾一切爱他的老婆,他就是做梦也要笑了。完了,我得开始想我这个姑姑要给小家伙送什么见面礼……”

        龙美优哭笑不得:“早着呢,现在只有一点点大。而且和医生让我明天就搬到‘绝地’的病房去,说我身体虚,要住院安胎,三哥已经去打点了?!?br />
        展小怜不管,龙美优的身体本来就不好,现在还怀孕了,那绝对比她当时还要国宝,展小怜立马把房间里的几个保姆找过来问了一遍,专门问有没有照顾特殊孕妇的经验,然后当机立断打电话让人明天送两个有经验的过来照顾。

        展小怜这边忙的团团转的时候,燕回那边正在抓狂,飙车到幼儿园,先去找燕大宝问了一遍展小怜的奸夫是谁,燕大宝不知道,燕回又去找费小宝,结果费小宝也不知道,燕大爷立刻打电话,几分钟以后展小怜跟人家说过什么话走了多少步在路口分开的数据燕回都一清二楚了。

        啥话没说,燕回直接杀到了那个丁术的单位,丁术能躲过一劫完全是因为他运气好,燕回杀过去的时候在丁术楼下的卫生间,他去本楼层厕所的时候有个阿姨在打扫,不让人进去,他只好去了楼下,就是这个空档,燕回来了。

        燕大爷霸气的出现,把丁术办公的位置砸的稀巴烂,同单位的同事一看,赶紧到处找,丁术还想赶紧过来,结果被人拉?。骸澳闱虮鸸ニ退?,你过去了一百张嘴都说不清,还会少条舌头,你是不知道来的那人是谁……”

        丁术傻眼了,他找谁惹谁了?他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做人做事,怎么会有个杀神找他麻烦?这到底是为什么?

        丁术侥幸躲过一劫,燕回去找展小怜。

        展小怜正跟龙美优说话的时候龙家的大门被人砸的咚咚响,龙宴布下的警铃大作,分散在周围的保镖瞬间往楼上冲,展小怜通过猫眼往外一看,外面的情势是马上就要打起来出人命似的,她赶紧拉开门:“燕回你干嘛?”

        龙宴布下的保镖已经把燕回围了起来,一看展小怜开口立刻凑了过来:“龙小姐!”

        展小怜对他们点点头:“没事了,大家散了吧?!?br />
        燕回才不管,直接上前一步一把拉住展小怜往自己面前拖:“你这个疯女人!你他妈的到底想干什么?”

        展小怜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话应该我问你,你好好的发什么神经?哎哎……你拉什么拉?你松开!”

        龙美优小心的站在后面:“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一看她出来就紧张:“没事,他发神经呢,你赶紧进去!”展小怜对龙美优挥挥手:“行了,我三哥估计也快回来了,我也得去接小宝和大宝了,走了哈?!?br />
        展小怜说着赶紧拉着燕回下楼:“走,有什么话我们到下面说,你别在我三哥家门口丢人现眼?!?br />
        燕回大怒:“爷哪丢人现眼了?还不是你这个疯女人的错!”

        走到楼下,展小怜松开手,回头看着燕回:“我的错?我干嘛了呀?你好好的你怎么把保镖给招来了?你有病???我真是烦死你了……”

        “哦!看吧看吧!”燕回就跟抓住把柄似的:“爷他妈就知道你这女人就是想甩爷!爷告诉你,没那么容易!燕大宝都生了,你还想甩爷?没那么容易!”

        展小怜嗤笑:“说你有病,你还真喘上了!你闪开,大宝放学时间到了……”

        燕回一把拉回来:“你他妈给爷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

        展小怜呼气,“我有什么意思???大哥,你到底发的哪门子的神经抽的哪门子的疯???”

        燕回大怒:“你还给爷装?别让那小白脸落爷手里,看爷不活剥了他!”

        展小怜听了抓抓头,总觉得这话不对味:“你是不是找了什么人麻烦?你找谁了?你干嘛了?”默了默,展小怜一激灵,完了,别不是麦顶顶的小舅舅被他找了麻烦了吧?“燕回,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到税务局找丁术了?太阳!你还真找了?!”

        燕回暴跳如雷:“看吧看吧!爷他妈就知道……你还心疼了?”

        展小怜咬牙:“燕回!”

        燕回条件反射的应了声:“干嘛?!”

        展小怜直接对着他骂了句:“你去死吧你!我真是受够你了!”说着,展小怜抬脚就走。

        燕回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狠狠的抓住她的胳膊:“你别以为爷不知道,你就是想找借口跟爷完完!爷他妈告诉你,你别做梦了,想找个年轻的男人?爷看看那个蠢货敢要你……”

        展小怜握拳,然后慢慢的呼出口气,放低声音问:“燕回,你到底是什么脑子?你好好用脑子想想行不行?我好好的放着你这朵娇艳的大喇叭花不要,我有病去找一个木头呆子?你自己说说,这青城摆宴里里外外,这三省七十二市之内,再往远里说,就是娱乐圈里的那帮所谓的花美男,有哪个男人长的比你好看?你前几天还不是跟我显摆你老人家魅力无敌吗?我好好的放着一个万人迷不要,干嘛找虐去找个丑的?”展小怜越说越气,闭着眼睛狂吼一声:“你给我放手!你不知道你那死爪子抓人很疼???”

        燕回的手一松,展小怜已经被气的不行了,抬脚对着他的膝盖就是一脚:“你怎么去捣乱的,你去给我怎么给掰回来!要不然以后你让燕大宝在幼儿园怎么呆下去?她有个神经病的混黑爸爸?就因为人家小朋友的舅舅跟她妈说了两句话,你这个混黑的老流氓就去打人砍人了?你什么做事能有点脑子啊你?真是气死我了!”

        燕大爷抖腿,已经意识到刚刚展小怜踢他一脚之前的话是夸奖了,怎么听怎么爽,“谁让你这女人就喜欢在外面招蜂引蝶?”

        展小怜咬牙:“怎么说话呢?”

        燕大爷立刻改口:“谁让你没说清楚?”

        展小怜抓狂:“你让我有说清楚的机会了吗?我要真想甩你,还用等到今天?燕大宝一出生我就带着去安享小镇了我!我还用等到今天?你说你到底是什么脑子?气死我了!”

        燕大爷发现这女人没有打算甩他老人家的意思后,瞬间就得瑟了,“爷又没干什么……”

        展小怜被气的直接来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对着副驾驶的位置踹了一脚:“人呢?死绝了是不是?还不开车?”

        燕大爷立刻跳上车往她旁边挤,附和:“死绝了?开车开车!”

        立刻有人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开车,到了幼儿园,燕大宝已经等了好一会了,这会委屈的小嘴都撇了起来,一看到展小怜和燕回下车,燕大宝立刻朝着两人扑过来,“妈咪,爸爸……”

        燕大宝一头扎到了燕回的怀里,哭的小脸都成花猫了:“大宝……大宝……大宝以为妈咪不要大宝了……”

        燕大爷立刻感同身受,似乎他跟燕大宝已经被展小怜抛弃,悲愤异常:“爸爸也是这样的以为的……”

        展小怜一声狮子吼:“你还没玩了?”

        燕大宝哭的更伤心了:“爸爸……我们换个妈咪吧,妈咪一直欺负大宝……”

        燕回握拳:“坚决换!”

        展小怜受不了的拉开房车门:“别表演了!上车!”

        燕大宝立刻收声,从燕回的怀里挣脱下来,撒丫跑上房车,占据有利位置,脸上还带着大泪包,就冲着展小怜喊:“妈咪,大宝想喝酸奶?!?br />
        燕大爷瞬间失去了同盟军,吐血。

        接到费小宝,燕回拉拢费小宝:“小子,你妈今天不要你了,是爷让她改变了主意?!?br />
        费小宝想了想,小小少年冷静的问了一句:“勇敢叔叔,你今天是不是跟妈咪吵架挨骂了?”

        燕回大怒:“她敢?!”

        费小宝低头翻书,那是最新一期的军用杂志,上面有些是最新的枪支信息,费小宝很喜欢。

        展小怜欣慰的摸摸费小宝的脑袋:“我们家小宝真棒?!?br />
        燕大宝不甘示弱:“大宝也棒?!?br />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招手:“大宝,你过来,妈咪有话跟你说?!?br />
        燕大宝捧着酸奶乖乖跑过来听妈咪讲好人的故事,妈咪说了,大宝每天都要听妈咪讲故事,要不然会变成坏孩子,大宝以后是要当好人的,绝对不能变成坏孩子。

        燕大爷被人冷落,抖腿,满心的不高兴,那女人是不是把燕大爷给忘了?不是在吵架吗?怎么不管他了?好歹再多夸两句也行,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

        展小怜跟燕大宝说完话,哄燕大宝去跟费小宝玩,然后用平常大小的声音跟燕回说了句:“对了,你今天做了什么自己知道,别想就这么算了。你要是真这么认为,那我以后还真找去找个人养,免得你白说了我一会?!?br />
        “喂!”燕回大怒:“你敢?!”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你试试我敢不敢?!?br />
        燕回挪过去,刚要开口,展小怜继续说:“我有什么不敢的?男人要面子希望自己魅力无敌,女人也希望,说真的,我还是挺好奇我现在对男人的吸引力的,毕竟大宝都这么大了……”

        燕回打击:“就你这样哪个男人瞎了眼才会被你吸引?就爷看你可怜……”

        展小怜翻书:“不蒸馒头争口气,那我一定要试试了……”

        燕回一看打击反了,立马改口:“试什么试?爷的女人那自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br />
        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试试才知道,你都试过了,我不试试这也太不公平了,现在男人女人都一样,各占半边天,这也是公平的一种体现不是?”

        燕回立马举手证明:“爷没试!爷要是撒谎爷他妈就不得好死!”

        展小怜斜着眼睛看他,然后撇过头懒的搭理,燕回力证清白:“爷绝对没有试!”

        展小怜嗤笑:“我是不是脸上写了个特大号的‘傻’字?”

        燕回伸手掰过她的脸,认真看了看:“没有?!?br />
        展小怜呼气:“你离我远点!”

        燕回抖腿:“和解!还是和解!”

        展小怜继续翻书:“那也得等我试完了再说?!?br />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休想!爷都说和解了!”

        展小怜低头不理。

        燕回继续说话:“妞,妞,你就是跟爷作对是不是?爷错了!认错了!爷以后再试这个爷他妈就自宫……”

        燕大宝在那边喊:“爸爸,你太吵了,大宝听不清哥哥讲故事了?!?br />
        燕大宝不认识字,费小宝在给她念杂志呢。

        燕大爷温柔:“爸爸小声……死小子,敢跟爷抢燕大宝!”

        展小怜抬头,燕回改口:“燕大宝是爷的也是你的,还是那小子的。那个……自宫……”

        展小怜继续坚持:“不管什么,等我试完了再说?!?br />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非得这样是不是?”

        展小怜点头:“没错,这样才能显示出男女平等的原则性。我又没说干嘛,只是要测试一下我作为女人的魅力,怎么就不行了?哪条法律说你可以找女人测试你的魅力,我就不行了?”

        燕回擦汗:“爷都说以后不做这事了?!?br />
        展小怜赞同:“那我这次以后也不做这种无聊的测试了?!?br />
        任凭燕回威逼利诱,展小怜还是那样,一定要试完了才行。

        当初燕回可是偷偷摸摸的,人展小怜可是大大方方还特地通知了燕回。为此,第二天在把费小宝和燕大宝送学校以后,展小怜特地回家把自己打扮的小花朵似的,当着燕回的面就这样招招摇摇的出门了,燕回当场吐了两升血,那死女人就是故意,绝对故意的,就是报复他老人家的!

        臣服番外之05

        展小怜的脸是可以忽悠人的,认识的知道她是两孩子的妈,不知道的说她大学刚毕业人家都信,再加上她为了忽悠人,特地把自己打扮的跟小姑娘似的,装嫩装的真跟小姑娘一眼。

        燕回眼睁睁的看着展小怜头上戴了个粉色的发箍,身上背了个双肩包,就连衣服都是那种可爱的粉红色,踩着小皮靴高高兴的出门了。

        在迟钝了一分钟,确认那女人确实是要出门打算勾搭野男人以后,燕回狠狠骂了一句,然后冲了出去。

        青城市中心的大街上,展小怜背着个色彩鲜艳可爱的双肩包,脚步轻快的朝前走,一边走一边哼着歌,一看心情就特别好。

        燕回阴沉着脸跟在后面,踩下的每一步差不多要把地面给踩碎了。展小怜有多轻松,燕回就有多痛恨,这死女人还真敢出来了!

        展小怜没去燕回以为的酒吧舞厅,那些地方是男人钓女人的场所,燕大爷那脑子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地方了,结果展小怜压根没去,燕大爷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展小怜背着小书包,一直走到青城最大的图书商场,慢慢的书城里逛,最后去了三楼,好了一本英文版的世界名著坐在桌边看。

        一直跟着的燕大爷可高兴了,看吧看吧,这死女人以为打扮的年轻就行了?一看就没男人搭理,燕大爷的优越感瞬间上来了,除了他勉为其难的要这个女人,还有谁会要她?竟然不知道珍惜燕大爷,真是不知好歹的女人。

        燕回就分了一个神,再抬头就看到坐在展小怜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贱男人,竟然伸着脖子跟展小怜搭讪:“不好意思,我手机没电了,请问现在几点了?”

        展小怜抬头,对着他友善的笑了一下,然后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下时间:“现在是十点十分?!?br />
        眼镜男也友善的对她笑了一下:“好的,谢谢你,早上出门忘了充电,手机没电了,这悲剧的?!?br />
        展小怜点点头:“以后可以买个充电宝,这样就不用着急有急事什么的了?!?br />
        这就是搭讪成功,眼镜男看着这个长相可爱的衣着时尚的姑娘,开始挑话题:“你手机的颜色真特别,我还第一次看的这个颜色的手机,这个牌子的手机有这个颜色的?我怎么没看到卖呀?我妹妹十八岁生日快到了,我还打算送她一部手机……”

        眼镜男话刚说了一半,突然“呯”的一声,一只大皮鞋出现在书桌上,燕回咬牙切齿,狰狞着脸,拳头掰的咯咯响,一边按一边冷笑:“你眼瞎了还是怎么了?这女人都生了两个孩子,大的那个小兔崽子都上小学了你看不到?她他妈这手机是爷让人给她量身定制花了爷六十万,你敢去弄一个同款试试?爷宰了你信不信?”

        眼镜男被吓了一跳,看看淡定翻书的小美女又看看那个突然出现气焰嚣张的俊美男人,咽了下口水,不想惹事,原来是有男朋友的,快速的站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燕回抖腿:“还不快滚?”

        眼镜男连滚带爬的跑了,刚出书城的大门就被几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人拖到了不远处的厕所,一阵拳打脚踢,之后鼻青脸肿眼泪吧嗒一瘸一拐的出来,跑了。

        展小怜继续低头看书,燕回咬着牙,往旁边一坐,伸手重重的打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瞪着展小怜:“你还真给爷乱勾搭男人?”

        展小怜冷飕飕的抬头白了他一眼,继续低头看书,一副懒的搭理他的表情。

        燕回憋屈:“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伸手一合书,站起来,把书放回原处,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燕回还坐在桌子边等她回来,结果等了好一会,再抬头,发现那女人没影了,燕回赶紧站起来冲出去追。

        书城的测试计划被燕回搅合了,展小怜显然没打算就这样回去,出门以后直接去了游戏厅,现在的游戏厅全是为年轻人服务的,里面的年轻男女很多,跳舞机游戏机旁边围满了人,还有很多人在旁边围观。

        展小怜买了一堆游戏币,然后塞了几个在跳舞机里,等上面的几个小美女都跳完了,她直接站了上去,对于很少玩跳舞机的人来说,跳舞机就是浪费钱的,展小怜站上去没半分钟,游戏机就结束了。

        燕回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往旁边的休息椅子上一坐,抖腿看展小怜笑话。人家上去的都是跳舞技术高超,可以玩好多盘的,只有她上去没一会就游戏结束,这不丢人现眼吗?

        展小怜跟没看到似的,她刚刚投了好几个币,现在的几盘都是她在玩,连续三盘她都很快在“gaever”的声音中结束游戏,展小怜撇撇嘴,不高兴的嘀咕一声:“烦死了!”

        旁边几个在排队的年轻人里有一个年轻的男孩突然跳到另一边,跟着跳舞机里塞了两个游戏币,嘴里说了一句:“第一次玩都这样,我带带你吧,这样你可以多玩几盘,我们俩搭档就行……”

        跟他一起来的男孩女孩们都在起哄:“哦哦哦……”

        展小怜歪着头看着男孩,“真的?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燕回的脸瞬间黑了。

        男孩为了照顾展小怜,特地选了个旋律简单速度又不快的曲子,然后带着展小怜一起跳,虽然展小怜跳的不好,不过男孩跳的相当熟练,所以两人可以直接跳到底。

        展小怜满头是汗的从跳舞机上跳下来,对男孩晃了晃大拇指,由衷的赞叹:“厉害厉害!要不是你我早就结束了?!?br />
        男孩一边擦汗一边笑:“这家店刚开业的时候我就过来玩了,跳了有一年,熟练了,你要是经常过来也会跳的很好,对了,你经常过来玩吗?要不然我们约个时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我就过来教你……”

        燕回“忽”一下站了起来:“你他妈毛都没长齐还敢来泡爷的女人?信不信爷挖了你的眼睛割了你的舌头?”

        男孩愣了一下,看看展小怜又看看燕回,赶紧往后退了一下:“我没别的意思……”

        燕回抬脚对着男孩就要踹过去,展小怜用手里的背包对着燕回直接砸了过去:“你还没完了是不是?人家孩子想教教我跳舞怎么了?”

        燕回抬起的脚赶紧缩了回去,指着展小怜大怒:“儿子都上小学了,你他妈还给爷在外面装未婚女人骗人是不是?”

        展小怜对着他劈头盖脸的打过去:“你个二婚男人也想娶我?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影子!你儿子上小学关我什么事?我跟你什么关系?你都这么老了还想吃嫩草?你去死吧你!我才十八岁我才刚成年……你是我什么人???小心我去告你骚扰未成年人!”

        周围看热闹的人还挺多,燕回被她几下打的抱头:“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一边打一边骂:“我就是疯女人,我就是疯女人,我疯也是你逼疯的……让你老牛吃嫩草,让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燕大爷的保镖们速度清场,一眨眼功夫,游戏机厅的客人都被撵走了。

        展小怜气喘吁吁,打的都累死了,手里的包一扔,往凳子一坐,一边大喘气一边斜眼看燕回。

        燕大爷赶紧动手整理他老人家被打乱的发型,对这个野蛮又暴力的女人表示出他老人家十二万分的不高兴,“你还跟爷玩真的是不是?你信不信爷剥这些贱男人皮剥给你看?”

        展小怜斜眼:“我信,我怎么不信?我等着你剥呢,你剥完了你就陪着你的人皮过一辈子去,我带走小宝大宝过我的正常日子,我可不会让我两个孩子跟一个变态神经病一起生活?!?br />
        燕回大怒:“今天明明是你犯错,你还敢威胁爷?”

        展小怜“呵呵”两声:“我犯什么错了?就算犯错也是跟你学的?!闭剐×焓职炎约旱陌友嗷厥掷锒崃斯?,斜眼:“虽然没进行到底,不过很明显,就算是两个孩子的妈,我还是很有市场的,没发现跟我说话的都是年轻的小伙子?人家的爹妈估计跟你差不多大,都能喊你叔叔,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还青春无敌,人家年轻的小伙子就喜欢我这样的。你什么眼神?你敢说不是?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还是很有市场的?!?br />
        燕大爷用眼神杀死这个花心的女人。

        展小怜继续开口:“燕回,别以为只有你有人扑,我也是有男人的追,你要是打算跟我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就别让我知道你玩女人,我不知道我就当没有,但是你要是让我发现了,燕回,你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会玩,我也会玩,现在的小白脸和你玩的小模特们一样,还是很希望找个有钱人养的?!闭剐×槐咚狄槐甙驯嘲砩媳常骸把父鲂“琢澄一故茄闷鸬?,再说了,我比你年轻多了,肯定比你活的长,你只要死了,我就养个后院,你要是不在意咱们就各过各的的,你要是介意那你就收敛点。男人女人要公平,你玩一次我玩一次,这样我心里才平衡,要不然咱们谁都别想好过?!?br />
        燕大爷继续用眼神杀死这个疯女人,半响上前一步,伸手强行搂住展小怜的肩膀,往自己怀里揽,又开始保证发誓:“行了行了,爷知道,爷以后再乱碰女人,剁手,要是跟女人说话,割舌头,行了吧?”又警惕的扭头看向展小怜:“你也不准乱碰男人,也不准跟男人说话……”

        展小怜回头看他:“不至于吧?说句话怎么了?碰一下也没什么……”

        燕回大怒:“不准说话不准碰!原则!这是原则!你这女人怎么能说没什么?”

        展小怜翻白眼:“那关键是……没法不说话???我总得跟人家交流吧?你肯定也得跟女人说话呀?要不然,你回家以后跟保姆阿姨说话就割舌头,那得多少舌头才够割???”

        燕回想了想,想到了保姆阿姨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因为那脸割舌头不划算,赶紧点头:“有道理……但是你不准跟男人说话?”

        展小怜鄙视:“凭什么呀?”

        燕大爷想了想,强词夺理:“反正就是不行!”

        展小怜停住脚,看向燕回:“你想吵架?”

        燕回摇头:“不想!”默了默,不耐烦:“行了行了算了算了,爷大度,不跟你这个女人计较,回家回家!”

        这就是两人和好了,展小怜老老实实跟燕回回家,车到半路,展小怜指着路边的烤红薯说:“燕回,燕回,你去给我买个红薯,我早上吃少了,饿了?!?br />
        燕回扭头一看,黑乎乎的烤箱和黑乎乎的什么玩意,嫌弃:“脏死了,吃什么吃?”

        展小怜伸手拧他的肉:“你去不去?”

        为了不破坏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友好关系,燕大爷勉为其难的让司机停车,忍了忍没让司机和保镖下车,为了证明燕大爷的诚意,摇摇晃晃去卖红薯。

        燕大爷指着一只最大的红薯,“爷要这个,记得消毒!”

        红薯大叔愣住,一口方言的问:“这是生滴,愣要?”

        燕大爷抖腿:“这个看起来干净点,给爷消毒,爷女人还等着呢?!?br />
        红薯大叔奇怪:“咋个笑毒?”

        燕大爷不耐烦的抖腿:“消毒!”

        红薯大叔郁闷:“木法笑毒??!”

        燕大爷大怒:“必须消毒!不然那女人吃了肚子疼怎么办?”

        红薯大叔没办法,赶紧找隔壁的小摊点要了点水把燕大爷挑的生红薯洗了一遍才给他,等燕回提着红薯离开红薯摊,红薯大叔自言自语:“还有要卖生红薯滴,神马银啊……”

        燕大爷把红薯扔给展小怜:“吃!”

        展小怜拿过来一看,指着那个被洗的干干净净的生红薯,问:“怎么买的这个?这能吃吗?”

        燕大爷大怒:“怎么不能吃?这还是洗过的,那些黑的像牛屎……”

        展小怜抓狂:“我要吃烤红薯,你买的这是什么呀?我要吃熟的!拿去换!”

        燕大爷愤恨,凶神恶煞:“你这女人……”对上展小怜的视线,燕回气势顿弱的拿过红薯,说:“要求合理,爷去给你换牛屎……”

        展小怜抬脚踢他的膝盖,燕回赶紧下去,在他的威逼之下,红薯大叔哭着给他换了一方便袋的熟红薯。

        展小怜看着他用五块钱买了一兜的烤红薯,惊奇:“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还价的。五块钱买了这么多呢?!?br />
        燕大爷顿时得瑟了:“爷这是深藏不露,爷厉害的地方多着呢?!?br />
        展小怜低头专心吃红薯,一边吃一边点头:“反正比我买的多?!?br />
        从此以后,燕大爷三天两头给展小怜带一袋红薯回去,每次都跟展小怜强调,“爷只花了五块钱!”

        然后等夸奖,要是哪天展小怜忘了夸了,燕大爷绝对会一直念叨到第二天早上,非要让她夸一句才肯罢休。

        当然,燕大爷还价以后的结果是,原本那个汇聚了好几个烤红薯的地摊点再也找不到卖红薯的了,每一家都被燕大爷威逼过低价卖红薯,生意太难做,红薯摊主们hld不住,挪窝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