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一章 tong居生活第一弹

    第十一章 tong居生活第一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一章 tong居生活第一弹

        6:00AM。

        第一缕晨曦划破湖面上的雾气,将整个湖中小岛笼罩在一片金光璀璨之中。

        蚣蝮预备一觉睡到自然醒的美梦,也毫不意外地被外面哒哒哒的小声音给掐灭了。他冷着脸掀开被子,听着某个小丫头一蹦一跳唱着荒腔走板的儿歌,心里那点儿抑郁忽然就跟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跟个牙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叫板,这不有病么。

        哗啦一下,他重新蒙进被子里,努力继续睡。

        7:00AM。

        梦想很丰满,现实忒骨感。

        这个世界上比熊孩子更可怕的生物是什么?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全能熊孩子!很不幸,他一时手贱掳回来的四娃,就是这么一只。

        外头乒呤乓啷膨隆咚锵的熊孩子大战锅铲子刚刚拉下帷幕,一阵鲜美的鱼汤味儿就飘了进来。这味道若是正常人闻见,绝对得口水横流,自然,若大白闻见了,那哈喇子估计得绕大陆走三圈儿。

        可作为一只大鱼头子,眼见着自家游泳池里的鱼崽子鱼孙子们被这么个蹂躏法,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蚣蝮霍然起身!

        8:00AM

        出得门外,却没看见那找死的丫头。

        桌子上一只小碗被刷的干干净净,先一步毁尸灭迹了,砧板上却落了点儿鱼腥味儿,一把卷了边儿的菜刀上片片沾着血的鱼鳞昭示着半个时辰前赤裸裸的惨无人道!蚣蝮忽然就觉得浑身都开始疼,那种活生生让人给刮了的疼,让他不动如山的眉骨狠狠一跳。

        他移开视线,四下里扫了一眼。

        那丫头不在。

        很显然,毁尸灭迹的过程中,被什么急事儿给耽搁了。

        远处传来一声似痛苦似畅快的呻吟,前头还短促力猛,尾音又变得悠悠长长。蚣蝮目含疑惑,直觉告诉他不过去比较好,可忍不住心底那点儿抓心挠肺的好奇,这岛都是他的,哪里不能去?他咳嗽一声,背起手来,走出后门。

        木屋后头,远远的地方,不知啥时候被弄起了一个草垛。那丫头的脑袋瓜就露在草垛外头,正扭曲着丑丑的小脸儿呻吟到撕心裂肺。闷闷的,断断续续。蚣蝮一脸的“我只是顺便溜达了过来”走的简直如闲庭信步般优美过人,直到风向一变,一股诡异的气味钻入鼻端,他优美的姿态顿时——裂了。

        世上但凡是人,总有弱点,化身为人的蚣蝮也不例外。

        蚣蝮有洁癖,地球人都知道。

        爱水喜洁,这四个字导致大鱼兄时常处于一种抓狂的状态,也实在不适宜与人同居。用若干年后把大鱼这一弱点抓的倍儿牢的四娃的话总结,那就是——做美男是需要代价的,做面瘫也是需要代价的,要面子更是需要代价的,做要面子的面瘫美男那代价是足足三倍的!

        大鱼即是如此——不止美,还很酷,十分介意龙族的骄傲,这大多时候就导致了他不能如常人那般很好的排解抓狂的情绪。

        打个比方,半夜起来上茅房,一脚踩住了一坨翔。

        于是——

        如果那个人是乔青,只美却不面瘫但是很要面子的乔大爷必定一皱眉,先淡定非常地解决了自己的后顾之忧,返程的路上慢悠悠溜达去大白的房间,在它那一身白毛上蹭蹭鞋底,留下屎黄色的脚印若干扬长而去。

        如果那个人是穆兰亭,又美又不要面子而且不面瘫也不那么矜持,于是这货肯定会蹦起来抱住华留香的大腿嘤嘤嘤地吼:“脏死了,脏死了,快给本公子处理掉!”

        如果那个人是朱通天,那么没有美男的包袱又不是面瘫且身为异域盟主要面子的大嗓门儿胖子,绝对会仰天长啸破口大骂:“谁他妈的拉屎不会找地方,等着我老朱给他重塞回菊花里!”

        当然了,如果那个人是饕餮,不美不面瘫面子都能嚼一嚼当零食给吃了,说不定还会在一坨翔的附近溜达两圈儿,十分纠结地考虑起来:“虽然臭,但是好歹也能吃……”

        邪中天估计会把它包回去——自己恶心了你们也别想好。

        玄苦恐怕会给那坨翔超度——众生皆平等嘛。

        囚狼会打的罪魁祸首他妈都不认识他。

        你说凤无绝?

        太子爷压根儿不会允许这种事儿出现!

        那么很好,接下来就是蚣蝮了,如果不幸踩到这玩意儿的正好是这条鱼,大鱼兄不好大叫破坏美男形象,天生一副面瘫脸,又没有乔青那样的腹黑潜质,对于龙族的骄傲这档子事儿还莫名其妙的介意非常。那么他只能憋着一肚子鸟气默默回到房间换鞋换衣服并烧掉一整身刚才穿的衣服和鞋子顺便返回去一把火焚了那间茅房再去水里闷闷地呆着打死不出来即便这样还整整一个月都觉得满身都是翔……

        你看,这差距活生生就显示出来了。

        于是乎,虽然没亲脚踩中一坨翔但是亲眼见证了一坨翔的诞生的大鱼兄,此时此刻,不合适了。

        他辟了谷自然也没有新陈代谢这劳什子事儿,对于拉屎撒尿什么的早八百年前就跟他无关了,是以他记得这小丫头片子得吃饭长身体,却忘了吃进去的东西是要排的!眼看着四娃身子板儿小小排泄力度却不小,那老大一坨咣当一下子砸到地上,让她咧开小嘴儿发出了一声畅快淋漓的幽幽叹息:“舒坦……”

        大鱼没当场变成鱼身,就算他定力足!

        没一尾巴把她拍翔里钻都钻不出来,那是他性子善!

        咻——

        蚣蝮消失不见。

        唯余下四娃提起裤子抓抓头:“咦,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

        ……

        9:00AM

        四娃跳进湖里,大鱼消失不见。

        10:00AM

        四娃锻炼御水,大鱼消失不见。

        11:00AM

        四娃继续锻炼,大鱼消失不见。

        12:00PM

        四娃做了一锅鲜香可口的红烧鱼,大鱼消失不见。

        13:00PM

        四娃美美午睡,大鱼消失不见?!?br />
        21:00PM

        四娃洗漱上床,大鱼消失不见。

        ……

        06:00AM

        新的一天开始了!

        四娃被清早的阳光唤醒,循环往复着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小小孩子该做的一切事儿。

        依旧是捞鱼,杀鱼,洗鱼,吃鱼,你问这丫头为何对鱼这么执着?别误会,这光秃秃的一个湖中小岛除了湖水外就是林荫丛丛,连个野果子都没有,她除了吃鱼外还真想不到能吃点儿啥。一切结束后,蹦蹦跳跳打上一套拳活动活动筋骨,飞快地跑向了之前的茅草垛。

        这是她做出来的一个简易小坑,每次那啥完了,就将附近的土填进去,只要不出现地震,那就是干净环保又卫生。小丫头倒是有想过,去龙族的事儿不能着急,一旦露出一丁点儿的马脚是福是祸都不好说。如果这鱼真的要长期以往的住在这里,那么她就耗下去,反正她小胳膊小腿儿的离着及笄还早的很,有大把的功夫跟他耗!

        “就是总吃鱼不是办法,又不是大白叔?!倍自谛】由鲜咕⒍难就房嘧帕诚耄骸暗酶怯闵塘可塘?,让他带点儿别的回来?!?br />
        她本来就长的小,在姬氏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还比二娃三娃矮了一个头呢,更不用说自来了这边儿就没好好吃过一顿!那鱼是鲜美,总也挨不住天天吃顿顿吃。对,既然住下了,总得跟他有个长久的协议,说不得那鱼一生气,直接气回龙族了呢?

        这么一想,她摸了摸小下巴,貌似一整天都没见着人影???

        说曹操,曹操到。

        远处有尾巴拍水的声音响起,蚣蝮回来了。

        要说蚣蝮这一日的心理活动,那是极度丰富的?;乩??怕脏怕臭怕恶心。不回来?他好好的家莫名其妙被鸠占鹊巢,龙族的面子还要不要了?!于是经过了一番心理建设后,龙族的骄傲显然胜过了对翔的恐惧,一整天都觉得浑身痒痒仿佛沾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的大鱼兄,硬着头皮回来了!

        蚣蝮收起鱼尾,化身为人,大步走入了木屋中。

        没人?

        “你回来啦?”那丫头脆生生的小动静从屋外传来:“我有事儿找你,咱俩得谈谈!”

        很好,是需要谈谈!

        蚣蝮冷笑一声,算她有自知之明。

        修长的腿一步迈出,在意识到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之后那半空中的腿一顿又收了回来。蚣蝮如临大敌地瞪着后门的方向,幽蓝的瞳孔一缩一缩的,要是他这会儿是狮子形态,恐怕一脑袋鬃毛都炸起来了!

        后边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紧跟着是小丫头轻快的脚步声。

        男人的眼前就仿佛出现了一坨奔跑着冲来的翔……

        他后退一步。

        小丫头跑的飞快,很快后门处一片衣角映入眼帘。

        他又退后一步:“站??!”

        四娃乖乖站住,小鸡爪扒着后门,狐疑地探出个丑丑的脑袋瓜:“咋啦?”

        那黑不溜丢的小鸡爪子上仿佛沾着什么,顺着门框飞快游走整个木屋,连带着他脚下站着的这一片儿地方,都有了一种让他坐立难安之感!蚣蝮喉结一动,一口口水咕咚一声咽下去,小丫头眨巴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试探性地迈了一下腿儿……

        咻——

        蚣蝮消失不见。

        只余下小丫头继续抓头:“一定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