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章 我跟定你了!

    第十章 我跟定你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章 我跟定你了!

        这死作得十分专业。

        以至于蚣蝮一挥袖,那小碗从孩子身后飞出来的一刻,哪怕他一早就猜到了八分,也被眼前这情景给气了个半死。

        气成死鱼就不好了,四娃应景地在心里嘀咕。面儿上一低头:“我错了?!?br />
        认错态度非常好!

        可这绝不妨碍蚣蝮怒火中烧!

        他冷笑一声,四岁多的孩子跟只歇了气儿的小乌鸡似的耷拉着脑袋,还没来得及翻腾,衣领子已经落入敌手。四娃老老实实让他提溜着往外走,这么半拉月的时间,足够她明白这鱼的实力和性子,扑棱的越厉害死的越快。

        她认命地被戳到湖边儿上:“我真的错了?!?br />
        蚣蝮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滚?!?br />
        她绞着手指:“不滚行么?!?br />
        蚣蝮话也不多说,扭头就往回走。

        小小的姑娘被?;さ暮芎?,凤无绝对她的疼爱可说捧在了手心儿上,生在和平年代的她,远远没有当年的凤小十那般具有?;?。否则,也不会在明知会惹怒这鱼的情况下,还抖足了狗胆偏往虎山行。而这一次,是她第一次真实地接近死亡,清晰地感觉到了这鱼透出的冷意和杀意。

        四娃霍然抬头,恍然间就有点儿慌了。

        她猛扑上去,一把抱住这鱼的大腿:“那你也得告诉我,往哪才能出去啊……”先前几个字还是急慌慌的,到了尾音,已经带上了抽抽搭搭的哽咽。

        如果说四娃丑的艺术丑的惊天丑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山还比一山高,那么这娃身上唯一的一点儿优点,也就剩她脆生生的一把小嗓子了?;故悄蔷浠?,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饕餮乃是世间大凶,睚眦代表绝对的正义,而蚣蝮呢?虽然冷,却是至美至善的。这可怜巴巴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无来由的那心就软了一丁点儿。

        他不低头,却也叹息着给了她一句话:“湖尽头?!?br />
        然后袖长的手把死死抱住他大腿的小女孩儿扒开,一挥袖,后面绿荫拔地而起,啪啪几声之后,形成了一个简易的小小竹筏——是生是死,全凭造化了。

        小女孩儿跌坐在地上。

        男人已经头也不回进了木屋。

        四娃半跪着发了一会儿呆,手里一个什么悄悄塞进衣襟里,就爬起来朝着那竹筏走去。

        茫茫深湖,不见尽头。

        小小的竹筏,就在这湖中浮浮沉沉。

        越是往湖水的深处去,下方水面的颜色越是苍茫,很有一种深不见底的压迫感。四娃忍着不往下面看,只在雾气蒙蒙里朝着尽头远眺,可不管怎么眺,不管是一个时辰两个时辰,那视野的尽头处永远是一片水天一色……

        雾气越来越重,四面八方皆是冰冷的杳杳碧波,她蜷在竹筏上,仰头看着黯淡了下来的天幕,拢着衣襟有些想家了:“就我这点儿能耐,现在去找大哥,也是输定了吧——不知道爹爹和太奶奶好不好……”

        这声音很细,很快在湿冷的风里被吹散了。

        一条小鱼跃出湖面,死鱼眼看着她像是也在嘲笑她的苦逼情况。她吸了吸鼻子,闪电出手,捏住这滑不留手的鱼身:“死鱼!臭鱼!早晚收拾你!挂晾衣杆儿上晒成咸鱼!”也不知道说的是手里这条,还是已经看不见了的岸边儿那条。

        小鱼在她手里啪啪甩尾,四娃耷拉下肩给它丢进湖里:“算了,冤有头债有主?!?br />
        话音一落,她一轱辘爬起来,冤有头债有主!抓来的人是他,让滚的也是他,管杀不管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丑丑的小脸儿在月色下映上三分颇有遗传的匪气,她好歹也是天道下一任继承人,想这么就打发了?窗都没有。

        竹筏顿时调转方向,朝着来时的路回返。

        却在这时!

        原本风平浪静犹如镜面一样的湖水,一丝涟漪带起如山波涛,起起伏伏中挟着巨大的压力朝着那小小竹筏层层压迫!

        也在这时——

        木屋里和衣闭目的蚣蝮,乍然睁眼。

        幽蓝的眸子若有所觉地望向湖水的方向,仿佛已经看见了正调转竹筏妄图回来的小丫头。四娃不知道,他却是清楚的,这一片湖相当于他的私人泳池,他的意志,就是湖水的意志。他让那丫头滚,这湖水就绝不容许这丫头有回来的念头!

        “别自寻死路才好?!彼低暾獠患露鹊钠吒鲎?,男人再一次闭上了眼,静静沉睡了下来。

        这一觉睡的极好,不知是过了两天还是三天,没有那丫头叮叮当当的锅铲声和走来走去聒噪的脚步,他一直睡了个自然醒。这才是蚣蝮该有的生活,独来独往,自由自在。待到他出了木屋,这湖已是平静如初,想必那丫头已经知难而退了。

        蚣蝮懒洋洋地趴到了湖边儿上。

        有湖水一波波轻轻漫过来,让他舒服的骨头都酥了,连形态都忍不住地恢复成了足足百人大的白色大鱼。大鱼慵懒地甩了甩尾巴,忽然那半空中的尾巴一顿,金色的鱼尾直冲上天,像是挟带了巨大的怒意!

        砰!

        鱼尾在湖水上狠狠一拍,溅起巨大的浪花。

        一个“鲤鱼打挺”,蚣蝮飞快钻入到湖水中,没几下就消失不见。

        ——他的鱼鳞不见了!

        化形为人,这衣衫就是他的外表,白衣如身,衣角金纹如尾,而身上一方小小的白玉珏,乃是化形之后天然形成——如是龙身,便是脖下逆鳞;如是狮身,便是心脏之处;如是鱼身,则是腹部软鳞。

        而现在,这条大鱼的腹部,一片至关重要的鳞片,消失了!

        是谁干的,用鱼鳍想也知道。

        回忆起那丫头抱着他大腿抽抽搭搭的可怜模样,蚣蝮就觉得一股无名火直窜周身!连在水里的美妙滋味都变的不美妙了起来——好一个丫头,好一个蹬鼻子上脸的丫头!大鱼在湖中游的飞快,尾巴一路狂甩将整个湖面搅了个天翻地覆!

        然后他看见的,就是散落在湖水上分崩离析的竹筏。

        大大小小的木头碎屑,稀稀拉拉飘落在各个方向,想也知道,这竹筏已经在浪头的侵袭中彻底歇菜了。

        那么,那个丫头呢?死了么。

        大鱼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又惊又怒又有那么点儿难过,他是没想杀那丫头的,无冤无仇又是他主动给掳了来,没的害了那小娃一条命。想起那小不点儿,丑是丑了点儿,可好歹也陪了他半拉月,给他数万年来独来独往的日子,加了那么点儿热闹。

        大鱼扎入水中,开始寻找那丫头的尸体。

        四娃若想出这湖水,最起码得有个七八日时间,可他就不同了,庞大的身躯,极致的速度,在自家泳池里头一个来回,不过一两个时辰的时间??勺阕阊傲巳Χ恢?,天色都暗淡了下来,却没见那丫头一根儿头发丝儿。

        “尸骨无存了么?!比羲当缓杏闳嚎惺沉?,也不是不可能。

        不对!

        鱼群敢啃食这丫头,却绝对不敢啃食他的软鳞!

        到底上哪了,大鱼浮出水面,顿时化为了人形飘逸地立于湖中央。这白衣翩翩的绝美男子,冷着脸,负着手,就如月下伫立的一道风景,美的让人窒息。当然了,这得忽略他望着竹屋上升起的炊烟袅袅,而越皱越紧能夹死苍蝇的眉毛。

        大鱼愤然返回。

        竹屋里,那翘着二郎腿西里呼噜吃的一脸满足的丫头,可不正是他刚才还惋惜不已的那个?四娃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来:“回来啦?”说完低头继续吃。

        他简直懵了。

        这又呛又辣的味道,这一嘴油的画面,几乎让他产生了时光倒流的错觉。不然,这招惹了他一次还敢回来招惹他第二次的丫头是个什么节奏?这鸠占鹊巢还美滋滋一脸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架势是个什么节奏?这当着他的面再一次做了一碗剁椒鱼头又是个什么节奏?!

        俊美的脸黑了个彻底:“你……”

        “嘶嘶,好辣,吃完再议?!闭庋就芬话谑?,吃的倍儿香。

        “……”

        对于不能理解的问题,蚣蝮的第一反应是坐观其变。这条鱼虽说活了数万的年头,可方方降世的时候,灵智尚低;智慧初成的时候,又一门心思努力修炼;待到修炼有所成又让龙皇的一句话给忽悠去化形了;等到化形结束好不容易成为了龙族真正的骄傲,也已经形成了这么个享受孤独的冷淡性子。

        要说与人交往?那屈指可数。

        是以到了这会儿,这鱼反倒有点儿不安。闹不清这丫头唱哪出,他倒是真的站住不动,不言不语,只静静观察了起来。

        “我就说两件事儿?!敝钡剿耐蕹酝炅?,呸呸吐了一桌子鱼骨头,一抹嘴。大鱼才被惊醒了过来。听这丫头跳下凳子,仰着还没到他膝盖的小脑袋:“第一,这湖里的鱼,味道不错?!?br />
        大鱼眉骨一跳。

        四娃也不搭理他:“第二,我跟定你了!”

        他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冷意袭上眼角眉梢,周身释放的杀气逼人到整个竹屋都在摇晃!他冷笑着:“凭什么?!?br />
        “就凭这个?!?br />
        小鸡爪里,一枚比指甲盖儿大不了多少的小小玉珏,沾着锃光瓦亮的油,出现在了他骤然一缩的瞳孔中。不等他怒意升腾,四娃已经飞快退后,以一种十分淡定的姿态快很准地啊呜一口,塞进了嘴里!

        一股不妙的预感升上心头,美男风轻云淡的冰冷俊脸,顿时裂了。

        咕咚——

        吞咽的声音,在静如死的房间中,简直如雷声轰鸣炸了男人个措手不及。

        他呆呆看着一个小小的硬物从四娃的小脖子里凸出了一下,紧跟着毫无阻滞地滚了下去,脑中唯一一个想法便是——

        他独来独往自由自在的美妙日子,貌似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