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九章 美男非人类

    第九章 美男非人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九章 美男非人类

        这是一片湖。

        一片几乎望不见尽头的湛蓝湖水。

        两岸环山,湖面朝着远方波光凌凌地绵延出去,直到与天际相接,汇合成湖天一色的影影绰绰。四娃就在这撼天动地的绝世美景下,站的倍儿直!细溜溜的胳膊保持着平伸的状态,一条长而柔软的浴巾横陈其上。

        小小的姑娘怎么也想不明白,俩月之前自己还是天道的闺女姬氏的四小姐呢,今天咋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天天被奴役的小丫头了?

        “玩儿什么不好玩儿离家出走,真是作的一手好死?!鞭寝堑拿济〉哪芗兴啦杂?,小丫头苦着脸仰天打了个哈欠。

        轰——

        水浪如盖!

        “又来?”她瞪着眼拔腿儿就往后退。

        可退的再快,也敌不过那骤然生起的湖波!原本无波无澜涟漪不生的水面一个翻卷,大浪劈头盖脸就朝她淋了下来,一只黑黑小小的落汤鸡顿时新鲜出炉。小落汤鸡粗鲁地抹了一把脸,浑身又湿又冷黏糊糊粘在身上,该死的却是她手里的浴巾,水滴从上头滑溜溜地滚下去,竟然没湿上一星半点儿!

        湖面闪现出一点金光粼粼。

        那是一尾鱼。

        极其漂亮优雅的白色大鱼,足足有数百个她那么巨大,唯有尾巴尖儿上泛着金色的鳞片,时上时下的畅游中美的煞是好看!

        龙之六子蚣蝮,又名八夏。天上为龙,陆地为狮,水中即为鱼。哪怕这条大鱼从把她抓来为止就没说过一个字儿,可一直对龙族颇为关注的四娃,早已从姬氏的藏书里了解了这一些。而刚才那见鬼的一个浪,不用说,就是这条鱼尾巴拍出来的。

        忽然那鱼尾沉入水底,渐渐的涟漪向着岸边推进。

        不一会儿——

        哗啦——

        一身白衣的男人破水而出。

        你可以想象乔青的美。

        可你绝对无法想象这个男人的美。

        蓝发,蓝瞳,白衣,唯有衣角处一圈儿金色的精致鱼纹,为幽冷的气质添了色加了彩——美的惊心,美的动魄,也美的……非人类。那峻冷不带一丁点儿人类感情的瞳孔在日光下泛起一丝湖蓝的幽光,平静地看着刚才还愤愤不平现在显然已经老实了的小丑丫头。

        对手太强大,没有战胜的可能,小丫头苦逼地垂下细脖子,浴巾平伸出去。

        他的目光在她黑黑的鸡爪子上一顿,没伸手去取,浴巾凌空吸来披到了肩上。

        然后……

        趴下了。

        你没看错,美男趴下了!

        他以一种十分淡定也十分优雅的姿态,趴在了湖水边儿上晒太阳,就像是一只亘古的雕像临水而伏,闭着眼睛享受着让他惬意不已的水汽蒙蒙。耳边水声轻轻流动着,不时有小小的鱼群跃出水面,男人薄情寡义的嘴角不自觉地弯了一弯。

        真是……漂亮??!四娃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在心里说,早晚扒了你的鱼鳞!

        可惜到底只能想一想,以她现在的小身手,在这条鱼的手里走不过一招之合。最无奈的是她在这鬼地方呆了小半月,竟然连为什么被抓来都不知道。四娃皱着眉毛往竹屋里头走,这鱼喜水,整个住处就在这碧水环绕的湖中央,连篱笆院儿也是建在了水边儿上。两边茫茫山群环绕着,全然不知道哪里是出路。

        这半个月来,她也不是没起过逃跑的念头??梢焕凑庥阌惺露皇露团吭谒叨?,她不管干什么都在这鱼的眼皮子底下。二来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她的宿敌大哥自生下来就没见过,最有可能的就是躲去了龙族??闪宓娜肟谠谀亩??只有靠着这条鱼了……

        四娃小小的身子停在屋门口,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小心晒成咸鱼。

        那边儿大鱼兄闭着的眼睛刷一下睁开。

        她一溜烟儿跑进屋子里去了。

        不多会儿,里头传出啪啪啪啪的声音,是菜刀剁在砧板上。男人不用进屋看,也知道那丑丫头正站在小板凳上翘着脚搞定自己的伙食。他当然是不需要用膳的,可那丫头的修为低微,尚未进入辟谷境界,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他也就默许了那丫头在他的地盘儿上弄出一片毫无美感的油烟。

        他重新闭上眼,睫毛如刷,静静在眼睑下投下一小片影子。

        ……

        蚣蝮在等人。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可你从大白和饕餮的德行,也大概能猜到了另外七子都是些什么样的奇葩。唯有蚣蝮,生而不凡,天赋过龙,整个龙族除了龙皇龙后和他最早出生的大哥二哥之外,唯一一个进入了化形阶段的便是他了,甚至早过了大他数万岁的三哥。

        “龙族是大陆的骄傲,小六就是我龙族的骄傲?!绷嗜缡撬?。

        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尾小小的鱼,躺在龙皇手心儿里摇头摆尾。算一算,数万年前了。紧跟着他愈加勤奋修炼,致力于真正成为龙族的骄傲??伤展赝蚰?,化形结束,待到再出来的一刻,忽然就发现——变天了。

        天道换了人,蚣蝮才懒得管,可他的七弟竟然成为了人的玄兽?可还配称骄傲的龙族?哪怕是天道的玄兽,那也大大丢了龙族的脸面!龙六子蚣蝮,对于“骄傲”这档子事儿,还是有些一根筋的。你指望一条鱼能有多精明?哪怕是条天赋过龙的鱼。

        这条鱼二话不说怒游到他家七弟的眼前:“去解除契约?!?br />
        好肥美的样子——大白盯着鱼兄猫眼灼灼:“哧溜!”不用怀疑,丫的哈喇子流成河了。大白扭过猫脸,打死不看眼前这条够它胡吃海喝个一万年的庞大鱼身,挥开鼻尖儿上飘来的阵阵鲜味儿和脑子里焦黄金脆的烤大鱼干儿,嘤嘤嘤地喵:“他喵的,太考验猫爷的定力了?!?br />
        猫爷一扭肥腚,捂着猫脸就泪奔了。

        徒留下莫名其妙的大鱼,尚且沉浸在方才那“痛彻心扉”的表情上:“莫非……这货是被逼的?”

        这还得了!

        他家小七被人逼迫签下不平等契约,他这当哥哥的岂能不给出头?报复仇人最好的方法是什么,不不不,不是生不如死,而是你拐我弟弟我拐你闺女,大家礼尚往来谁也不输给谁。想要闺女?可以,取消玄兽契约放我弟弟自由先。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这一幕。

        给乔青留下了大白气息作为线索的蚣蝮,满心笃定地开始了等待仇人上门的日子。

        这一等,就等了足足半个月。

        听着里头乒呤乓啷的锅铲声,蚣蝮开始深深地怀疑了——这丫头真是那乔青亲生的?一阵诱人的香气飘了出来,他站起来,冷着峻美不凡闪瞎狗眼的俊脸,一步一步,犹若谪仙般走进了屋。

        房里小丫头盘腿儿坐在桌子前头,端着一碗又鲜又呛的东西吃的西里呼噜。本来就长的丑,这毫无形象的脏兮兮油光光模样,简直让一向喜水又洁癖的蚣蝮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一阵阴影覆下,她仰起同样闪瞎狗眼的丑脸,大眼瞪小眼。

        蚣蝮俯视着她:“你还吃的下?!?br />
        噗——

        四娃回给他的,就是连汤带汁肥美流油的一喷:“你……你会说话?”

        小绿豆眼撑了个滚圆,不怪她奇怪,整整半个月,这家伙沉默的像个美型哑巴,一个字儿都吝啬吐给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连带着突如其来的一喷,俩人的脸都跟着青了。小丫头显然是被吓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这淡定的大鱼额角青筋微微一蹦,赶紧扑上去毁尸灭迹:“我不是故意的!”

        黑瘦的小鸡爪伸过来,蚣蝮嫌弃地避开。

        小丫头扑了个空,悻悻地扯衣襟:“真不是故意的?!备辖粜∩苹疤猓骸拔椅裁闯圆幌?,这里好山好水我可喜欢呢?!?br />
        他顶着一脸恶心的汤汁准备拂袖而去的动作一顿,眯着眼睛观察着这丫头的表情,看了良久良久,看的她亚历山大眼泪都快下来了,恍然发现似乎这丑丫头说的是真的。一股不祥的预感升上心头,寂静的房间里,他看着勉强到他膝盖的小孩儿,听见自己问:“要是乔青不来找你……”

        小丫头吸吸鼻子:“那我跟着你?!?br />
        沉默。

        “我要回龙族?!?br />
        “那我也跟着!”这次显然更真心了。

        继续沉默。

        看着这丫头霍然抬头小眼发亮,蚣蝮的眉骨不受控制的一跳,终于忍不住拂袖而去!

        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招惹了个什么麻烦,这一家子人简直古怪透顶!那个当妈的丢了闺女不来找就罢了,这个当闺女的被人拐了还一副给人数钱的傻样!连带着跟着他们家的小七都奇奇怪怪的,看着自己的表情简直恨不得吃了……

        等等!

        幽蓝色的瞳孔一缩,蚣蝮的眉头皱成了疙瘩,他以一种很缓慢的速度扭过头,在巨大的惊怒下脖子都仿佛发出了嘎啦嘎啦的声响。这一刻他忽然悟出了两个问题,第一,小七胆子肥了!第二……

        他盯着那局促不安的小丫头,一字一顿地问:“你、在、吃、什、么?”

        哗——

        四娃猛然藏到身后的小碗里,一个剁椒鱼头闪烁着火辣辣不怕死的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