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章 族长要生啦

    第二章 族长要生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章 族长要生啦

        乔大爷重出江湖了。

        太子爷却郁闷了,这感觉,就好像这辈子都永无出头之日了。他虎着脸瞪着眼耳提面命凶神恶煞,结果乔青那货只眨巴眨巴眼装模作样掉两滴眼泪,他那些原则和教训顿时就成群结队手拉手撒着欢儿跑没了影儿?

        浮图岛的吊桥之下,太子爷身背一个媳妇俩个娃,仰头望苍天,泪往肚里流。

        偏偏背上那个还没心没肺嗷嗷叫:“老子回来啦——”

        一嗓子,立竿见影!

        “乔爷?”

        “族长?”

        “谷主?”

        “小九?”

        “妹子?”

        “公子?”

        “小师妹?”

        “死丫头?”

        “孙媳妇?”

        “乔青大人?”

        各种各样的称呼从浮图岛上每一个角落响起,一时间,一道道人影犹如狂风暴雨轰隆而至。凤小十血脉觉醒中,这些看着这孩子长大把他疼到了骨子里的长辈们,自是担心不已地前来支持,这小半年里一个个全跑到了浮图岛上,反倒难得地两个大陆凑成了一堆儿。

        “我靠我靠,好大一个肚子,快生了吧?我不管啊,等娃出来老子就是干爹,谁也别跟老子抢!”柳飞第一个冲上来,漂亮的眼睛里兴奋不已,伸手就想戳一戳这圆滚滚堪比地球的硕大肚子。

        啪的一下,囚狼一巴掌给他拍下来:“起开起开,戳坏了老子干儿子我跟你没完!”

        柳飞老大不愿意:“凭什么是你干儿子?!?br />
        囚狼嘿嘿一笑,指指自己,再指指沈天衣:“我们俩可比你早一步,这干爹的名号一早就预定了。你要是想当,最起码得排第三?!?br />
        “靠!啥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作弊!”眼见这俩人得瑟的不行,柳飞气的直跳脚??稍傧胍幌?,这两个一个是最早跟着乔青出生入死的,还有一个呢,直接为了她连命都搭上好几次。论资历,甩他几条街啊……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他咬着衣领子气哼哼道:“老三就老三,谁跟你似的,抢个老二抢的眉飞色舞的?!?br />
        “你这就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囚狼才懒得理什么老二,反正他是孩儿干爹,他骄傲!

        众人齐齐大笑。

        尤以朱通天那大嗓门为甚:“哈哈,老子当不成干爹,我这干舅舅可是板儿上钉钉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朱通天最近的日子,可说春风满面得意非常。

        乔青当初和他的百年之约,一开始,他也只是半信半疑罢了,哪里能想的到,性情所致认了个妹子,竟认回个天道来!妹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两年前,异域盟里所有的氏族后裔,都已在乔青的认可下迁到了氏族这一梯上。

        正巧裘氏的冰雪之城空了出来,给他们用来重建氏族。虽然每一个氏族剩下的后裔不过一掌之数,他的蛮族,龙天的兽族,更是只剩下了这么两根儿独苗,可有了这个开始,总能在今后的一年年一代代中发展起来,让东洲重回当初氏族并立百花齐放的盛世!

        朱通天圆了多年的一个夙愿,眉飞色舞合不拢嘴:“我说妹子,你这俩月伙食不错啊……啧啧啧……”

        这是啥意思还用说么?

        乔青发福了。

        提起这个,乔大爷顿时郁闷到不行,其实她倒没有胖到天怒人怨,那小身板儿比起从前只能说微微浮肿了一点儿??啥亲右嗣?,明明里头就俩,这肚子大的非洲土著似的,让人一眼看过去,只有一个想法——大白它妈。

        于是乔青忧伤了,再爷们儿的女人都爱美,更不用说这货从来自恋出个花儿来。

        孙媳妇苦着一张脸,凤老太太哪里愿意?赶紧跑过来摸着她肚子笑:“没事儿没事儿,生完了就好了,孩子胖点儿好,健康,有活力?!币凰季加猩竦睦涎劾镄σ舛寄芤绯隼?,好像再摸上一会子,她家曾孙子曾孙女就能手拉手蹦出来一样:“对了,名字取了没有?”

        “取了?!?br />
        “没有!”

        异口同声,南辕北辙。

        众人都是一愣,狐疑地瞄着这夫妻俩。

        乔青和凤无绝那是从来统一步调,哪怕不统一,凤无绝也能自动自觉的先把自己给统一了,那包容力,可说是谁见谁佩服!什么时候见过他跟媳妇唱反调?这绝对是二十年来头一次??!乔青眨巴眨巴眼,一个高从他背上蹦下来,这下子,直接吓掉众人半条命:“胎气啊……”

        尾音打着旋儿就飞上天了,跟万人大合唱似的。

        乔青傻眼地往上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

        方才她那一嗓子,十里八村儿都嚎出来了,更不用说就上头浮图岛的姬氏族人们。这会儿整个姬氏都赶了过来,站在上头抻着脖子往下瞧,乌压压的一片脑袋,齐刷刷的一声“胎气”。乔青摸鼻子:“要不要这么大动静,老子的娃可坚挺着呢,你们淡定啊,都淡定?!?br />
        “放屁!”

        邪中天一扇子敲她脑门儿上:“小兔崽子,给我老老实实回岛上躺着去!”

        乔青瞪眼,开玩笑,她好不容易逃出了九天殿,就是怕了那天天躺着的日子。虽说这肚子的确是大的离谱,可自己的身体怎么样,她还能没数么?乔青咬着牙一脸的“谁再让老子躺着老子跟谁急”,邪中天哼哼笑:“有你这么当妈的?甭理她,扛走!”

        顿时,众人摩拳擦掌阴森森地笑着就跑上来了,乔青暗道不好,撒丫子想跑路。大家可不给她这机会,一个两个的眼疾手快逮住她手脚,五花大绑地就扛上肩了。乔大爷挺着肚子引颈咆哮:“老子是爹!是爹!”

        太子爷微微笑,十分淡定地走过去托住她空下来的后腰。

        剑眉一挑:“够,够,够!”

        乔青:“@¥,……”

        不得不说——

        这一日,满岛的姬氏族人有眼福了。

        堂堂天道大人被悲催围观了八抬大轿一样呈大字型挺着肚子扛上岛的一幕,那心里的小泪哗哗的流,怎一个苦逼了得?直到被结结实实地摁到了床上,某人还陷在丢脸的幽怨中,把自己蚕宝宝一样埋在被子里,打死不露头。

        众人指着床笑到打跌:“哎呦喂,天道大人,你也有今天??!”

        可怜的天道大人恨恨咬被角:“等着老子不给你们晋升,不给你们天道规则,不给你们将天劫……”

        “阿弥陀佛,”玄苦大师双掌合十,眉间一点朱砂,尽显高僧本色:“天施主,冤冤相报何时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一肚子唧唧歪歪还没吐个囫囵,就被打定主意要冤冤相报的天施主一枕头给砸出去了。

        漫天鸡毛之中,众人远望天际化身流星领略海阔天空的老神棍,默默幸灾乐祸了一小会儿,一个激灵,仰天大笑鸟兽散。

        ……

        接下来的一个月,那才真叫乔青的噩梦!

        九天殿里,好歹只有凤无绝一个人盯着她,到了这儿,眼线处处在门神立两边。你以为这样就够悲催了?不不不,更绝的是——那群混蛋还排了值班表!两人一组,一左一右守在她屋子外头,神力屏障包围着整个房间,一有风吹草动必是全员出动!

        你问乔青怎么可能跑不了?她当然跑不了,凤太后顶着银发苍苍上蹿下跳地逮她,这种心酸的画面她哪里敢尝试?

        于是一日两日,在乔青揪着头发扒拉着手指头中如蜗牛散步般过去了。

        凤小十的血脉传承,也终于成功结束!

        “虾米?”乔青站在房门口,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你说那小兔崽子血脉传承结束完,是苦着脸出来的?”

        大长老捋着新长出来的山羊胡,也是一脸不解:“是啊?!?br />
        “然后本来脸就是苦的,一听说老子在这儿,眼泪都下来了?”

        “咳,族长你别激动,动了胎气就不好了?!?br />
        乔青怎么可能不激动:“那小兔崽子人呢?”

        “跑、跑了……”

        大长老说完这句话,想死的心都有了。天知道明明是血脉觉醒的好事儿,他们少族长怎么就如丧考妣一脸苦闷?而且那觉醒出的火焰,少族长藏着掖着生是不给他们看,你说你心情不好吧,咱们可了劲儿想哄你开心,赶紧把你老爹在这儿的消息告诉你。

        结果呢……

        结果就是凤小十公子如遭雷击,直接撒丫子跑了个无影无踪……

        大长老颤巍巍说完了这一些,看着乔青咬牙切齿恨不能一巴掌把凤小十拍回肚子里重生的表情,紧张到胡子都要秃噜下来:“族、族长……也许少族长他有什么急、急事儿……他他他……”他说到一半,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刚刚才血脉觉醒完,能有什么急事儿。再说了,有急事儿还能记着把他媳妇纳兰诗意也给拽走?这明显就是为了躲族长嘛!至于到底是为了什么躲,那可就不是他能知道的咯……

        “很好!”

        乔青阴森森地眯起眼来:“小王八蛋,让老子逮着你不把你揍到洞房花烛都产生阴影,老子就不是你老爹!老子他娘的就是你生……生……生……”

        “族长,生什么?”奇怪地抬起头来,心说这都气结巴了?

        “生……生……生了……”

        “啥,生啥了?”

        乔青狰狞地扭过头来,挺着肚子,扶着后腰,大汗淋漓,凶神恶煞:“马上你就知道老子能生个啥了!”

        夏末初秋的午后,一片慵懒惬意的浮图岛上,从来镇定无比的大长老一声破了音的尖叫飘飘扬扬就冲上天了,顿时——草木翻飞,砖瓦连颤,鸡飞狗走,鸟兽退散,惊呼连天,人仰马翻……

        他嚎:“来人,来人,族长要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