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三十二章 要色诱?

    第三十二章 要色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十二章 要色诱?

        没有人想的到——

        在逐风冒险队表现出了可比三大氏族的强悍实力后,一句话都没说完,竟就有人当众挑衅!

        突袭而来的一把重剑,几乎是眨眼便刺破气流横贯眼前,威势之猛,让那为首之人愣了一愣后脸色大变!旁人想不到,他就更想不到了,这当众打脸的举动分明是将他们这老牌势力踩在了脚底!他甚至来不及去看到底是何人动手,只觉得眼前杀机沉沉,狂风骤雨般汹汹而来!

        他飞快后退!

        退!

        再退!

        然而速度再快,这一把重剑就像是长了眼,剑尖始终距离他的咽喉不过毫厘,寒芒凛然,如影随形!

        他双目通红如血:“让开!让开——”

        “老天!”

        “快闪开……”

        “后面的快点儿,他退过来了!”

        身后人潮哗啦啦朝着四面八方闪避着,咬着牙发出一声声催促大骂,一时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场面混乱,人仰马翻。

        直到退到了遥遥远方那营地处,那人退无可退,一咬牙,横向翻了出去!剑尖险险擦过他的颈侧,带出一片罡风四溢的深深刮痕,他松下一口气一个翻滚站稳了身形,只听后面轰隆隆一声巨响,紧跟着便是哗啦啦的混乱之音。他喘着大气回头看去,这一看,顿时双目充血:“营地!”

        那些退散了开来的武者们,集体站稳了身形闻声看去。

        刹那间,鸦雀无声!

        每一个人都保持着怔怔望向那营地的方向,目中骇然无比,呆若木鸡。

        看看吧——

        逐风冒险队的的营地共有营帐五六十个,那连绵而去的一大片地域,四周的还稍稍好上一些,只摇摇欲坠地晃悠了两下??芍屑涞?,就没这么走运了。齐刷刷干瘪坍塌了下来,破抹布一样垂在地上,不少成员从里头骂骂咧咧的钻出来,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已经集体脸色难看地瞪向了最中间的一方营帐。

        那营帐完好无损,可顶端原本飞舞着逐风的旗帜,此刻被一把重剑横穿而过,深深地扎在了那旗杆上!

        剑柄颤动,在烈日下发出嗡鸣声响。

        这已经不是挑衅了。

        这是当着全天下的面儿,一巴掌狠狠扇上了逐风的脸!

        四下里一片寂静,唯有那剑柄戳穿了旗帜犹自嗡鸣不已。龙天一脸见鬼地扭过头,傻眼地看着身边站着的这两个——凤无绝负手而立,乔青环胸抱臂,没事儿人一样站在他身边儿看热闹——天知道,刚才这惊天动地的一场当众打脸,可还就是这两个“没事儿人”干出来的!

        两人察觉到他的目光,双双一歪头,朝他挑了挑眉毛。

        龙天顿时就是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他妈的,真淡定!”

        这句话,绝对说出了众人心声!

        那些站在乔青和凤无绝身边的人,咻的一下,集体蹦开了三米远,再看他们的目光简直就跟看两个怪物似的!你能想象么,原本还是跟他们并作一排看热闹的路人甲,忽然摇身一变化为两头凶兽!其中一头招呼都不打手里重剑丢出去,直接轰烂了人逐风的营地!剩下那头倒是好,招呼是打了,可她说的是什么话——你算老几?

        这这这……这还是人干的事儿么?

        “这俩人什么来头???”

        “鬼知道,这胆子也太大了!”

        “我的娘喂,刚才那头穿红衣服的大爷,还跟我说过话呢……”

        回过了神来的武者们,顿时就捂着受了惊的小心脏哇啦哇啦的叫了起来,这边的骚动很快让远处那些没看清的武者们集体望了过来,这下子,罪魁祸首找着了!逐风那领头之人顿时从远处飞了回来,一落地,便狠狠瞪着乔青和凤无绝:“两位,既然敢做出此等狂妄之事,又何必戴着面具藏头露尾?”

        这人也不傻,能干出刚才那样的事儿,若非大有来头,就是心性冲动。不管是哪种,他这激将法一上来,都必定摘下面具或者报上名号。他这么想着,又高声嗤笑了一句:“还是说,阁下只敢口出狂言,却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当然了,他所想的是一般人。

        可他对面那两个,能以常人来揣度么。

        乔青本来就是个混不吝,管你天王老子爷要是不爽了就哪凉快哪呆着去,她压根儿懒得搭理这人的诘问。至于凤无绝,先被他家媳妇给闹了一肚子的憋屈,又见有人羞辱自己手下。正好,削尖了脑袋凑上来找虐,不虐白不虐。

        凤无绝冷笑一声:“滚?!?br />
        “你……”

        这人双目含怒,一个字方方出口,脑后一阵破风声响,那远远戳在旗帜上的重剑,顿时倒灌而出,凌空回了来!而与之遥相辉映的,是另一头没了支撑的旗帜,咣当一下子,掉下来砸到营帐上,破抹布一样一缕一缕地风中摇摆……

        吭的一声,重?;厍?。

        做完这一切,凤无绝才掀起眼皮,赏了这人第二句:“滚,或者死?!?br />
        静。

        人人闭嘴,紧如蚌壳。

        就连乔青都瞪了瞪眼,心说这男人火气不小啊。

        凤无绝的脾气,一向不小,可别忘了,人当年是鸣凤实打实的太子爷呢。只是除了一开始两人对着干的时候,到了后来,这男人收敛了性子对着她的时候,哪怕再气闷也总会目光温柔语声含笑。以至于连乔青都差点儿忘了,这人在东洲那四年,可是名符其实的冒险队头子!可是让人惊惧非常的凶兽冒险队老大,可是那个号称一旦落到他手里“除非一击毙命,否则必死无疑”的亡命之徒!

        更不用说,他还是一个魔修。

        真要说起来,恐怕这样的凤无绝才是真正的他!深沉的,森然的,冷酷的。而他的温柔,他的宠溺,他的好脾气,也只有当着她的面才会展现出来吧。乔青瞪了一会儿眼,想想就释然了,眼波流转瞄了下身边冷气嗖嗖冒的男人,开始绞尽脑汁的想,啧,老子到底怎么惹他了……

        她瞄一眼,凤无绝也瞥她一眼。

        她再瞄一眼,凤无绝又瞥她一眼。

        这副鬼鬼祟祟的眉来眼去状,直把旁边儿乐呵呵看热闹的囚狼忘尘和沈天衣,集体看无语了??髁苏饬礁?,气的逐风那一伙子人都快冒烟了,他们还在这一个满脑子想着怎么顺毛的问题,一个一肚子酸气神秘情敌的问题……

        囚狼忍不住出声提醒:“咳,歪楼了?!?br />
        两人虎躯一震,同时反应过来。

        再看——

        这一整个流沙海的武者齐刷刷瞪着眼睛看他们,那匪夷所思的表情,跟一群傻子似的。乔青摸摸鼻子,心说可别真让这男人一个火大真把这逐风的倒霉鬼给灭了,他们这一趟可是要低调来的。

        锃亮锃亮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滚了滚,眼见那逐风的人要说话,她先一步冷笑一声:“一个小小的冒险队,也敢口出狂言?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那人的怒意,顿时就在这一声下被压了下去:“报上你们的名号!”

        无数只耳朵齐齐竖了起来,明显都对这两个面具人好奇的很。且这些人,如今心里都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般张狂,又是一红一黑,莫不是……

        “第九梯,异域盟!”

        吧嗒——

        龙天的下巴,脱臼了。

        他瞪着身边这个大喇喇报出了异域盟的女人,一双眼珠子差点儿没甩出去!就见这人忽然一转头,抱拳道:“请少主下令?!?br />
        “下……下什么……”龙天条件反射地朝后看,没发现另一个少主,却发现了无数人复杂不已的揣测目光,哗啦一下子全落到了他身上。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乔青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这百年就算是白活了!这小人!这混球!她红口白牙一张,直接把这屎盆子给扣到异域盟的头上了?好你的,有你的,龙天这会儿才算是反应了过来,她刚才那句“哪有我大侄子厉害啊”,原来竟然是这么个意思!这活见鬼的,竟然一早就打定主意,要让他给背黑锅了!

        “我……”呸!

        天知道,这两个字绝对是龙天的心声。

        他满腔破口大骂的三字经无比悲愤地总结为这二字箴言,乔青却连这都不让他说全乎了。一个“我”字刚出口,她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这一下子,带上了神尊高手的力道,龙天那个“呸”立马化为了一阵猛咳。瞪着眼睛,指着乔青,咳嗽不断,悲愤满胸。

        乔青这不要脸的直接无视了他的满腔抗议,一个箭步就蹿出去了。

        一边儿蹿,一边儿发出了一声大义凛然的高喝:“少主放心,属下定当完成任务,扬我异域盟之威!”

        一句高喝,回声不断地响彻在天幕上,那逐风冒险队的尚在思忖着是否要和异域盟结仇,眼前红影一闪,浓重的威压已经降临在身边。好快!那人瞳孔一缩,来不及细想,赶忙飞身后退,乔青就这么紧追直上:“在下异域盟九长老,领教阁下的高招!”

        领教?

        蹂躏还差不多。

        一面倒的蹂躏,呈现在每一个武者的眼中:“神尊!”

        “老天,那逐风的神帝,根本没还手之力??!”

        “这还用说,异域盟的长老呢,怎会没个两把刷子!啧啧,怪不得他们这么狂呢,原来是三大门派的!不过……异域盟什么时候多了个九长老?”

        一声声的议论,在那边缠斗……哦不,是一个蹂躏一个挨揍的两道身影上流连着,一众武者讨论的兴奋不已??煽嗔丝人圆欢系牧?,直到现在,还一个字都说不囫囵呢。囚狼好笑地看着这倒霉催的,沈天衣怜悯地拍拍他的肩:“习惯就好,反正是你小师姑,也算半个异域盟的人?!?br />
        龙天:“咳咳咳咳……”

        难为他这样,凤无绝也听出来的他的意思:“无妨,过些时候,乔青的身份必会暴露出来?!?br />
        “咳咳咳咳……”

        “放心,这段时间,我们跟你们一块儿扎营,有凶兽冒险队在,异域盟吃不了亏?!?br />
        龙天泪流满面:“……”还是姑父好啊。

        真要说起来,异域盟自然不会怕那逐风,可坏就坏在这会儿所处的地方。如果那些冒险队的家伙真起了歹念,万一以一些阴损的招数招来流沙海的沙漠凶兽围攻,或者在深入流沙海内部的时候利用地形来点儿阴的,他们可就吃大亏了!乔青无耻归无耻,却绝对不会把她老哥朱通天的徒弟和手下当炮灰,一切也是在打定了主意之后才如此行事。一来,将凶兽和烈焰的矛盾,引到异域盟和逐风上,保全了凤无绝手下这支新晋冒险队。二来,打着异域盟的旗号,给自己谋了一个新身份做掩护。三来,可以正大光明和龙天共用一个营地,有事儿没事儿也能照顾着他们。

        四来么……

        乔青盯着那一片逐风的营地最中间,唯一一个还屹立不倒的营帐:“老子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抓起身边这人,就朝那边丢了过去!

        轰——

        这人倒卷而出,正正砸到了那营帐之上。

        乔青飞身而下,黑如夜的眸子中划过一抹意料之内的幽光,只见那营帐在那人的砸落之下,顶部猛然一塌,然而就这么一瞬间,其内一阵神力波动传出,那塌陷的营帐顿时被拱了起来,再一次完好无损的坐落在那处。

        “神尊!”

        “又是一个神尊高手!”

        只看那人轻描淡写地将乔青落下的一击给化去,众人皆猜出了他的修为。不少人眉目闪动,只觉得这一次的流沙海之行,恐怕比他们想的还要不简单!异域盟,逐风,二十支冒险队,无数亡客,无数大大小小的势力和散修,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疑惑齐聚于此,如今,又惊现了两个神尊高手!更不用说,那烈焰还没来的老大,亦是神尊!

        众人沉默不言,都知道今天这事儿,是不能善了了。

        说不得,还会出现两个神尊火拼的局面!

        然而没有人能想到,当那逐风的人爬起来,齐齐杀气腾腾,想要一哄而上的时候,那始终无声的帐篷内,忽然响起二字:“回来?!?br />
        他们齐齐一愣:“老大?”

        “我说回来?!?br />
        “……是?!?br />
        他们不甘地看了乔青一眼,不再多说,训练有素地分散开来,重新搭建起帐篷来。只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这逐风的老大,在冒险队中无上的威严。不少人兴奋不已的讨论了起来,这还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听见那逐风老大开声。乔青却是冷冷一笑,懒得理会后面那一道道含怒的目光,大步走了回来:“够能憋的,手下给揍残了,面子也丢尽了,这都忍的住?!?br />
        凤无绝一皱眉:“知道是谁了?”

        “差不多吧,一会儿再说?!闭饫锶硕嘧煸?,不是说话的地方。

        众人都明白,不再多问。

        这一场由凶兽和烈焰引起的矛盾,就这么在演变成了异域盟和逐风的火拼之后,又莫名其妙因为对方的退让而匆匆收尾。众多武者指指点点地议论个不停,那烈焰的一双姐妹,对视一眼,方要离开——

        “抢了人家的战利品,就这么走了?”

        她们步子一顿,焰飞霞一咬牙,抱拳道:“异域盟的大人,此事全乃凶兽冒险队的一面之词,我烈焰……”

        “别跟老子?;ㄇ?,速度交出东西,赶紧滚蛋?!鼻乔嘁话谑?,根本连听都不听,这两姐妹还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呢。就连那逐风,也不过是懒得过问才直接判定了对错,可不是被她们给骗过去了。

        “大人,我烈焰虽不如异域盟,可也……”焰红云一句话没说完,被焰飞霞一把拉了?。骸敖?,别说了?!?br />
        “怎么不说,难道把东西拱手让给他们?”

        “先给他们?!?br />
        不等焰红云急赤白脸,焰飞霞摇摇头,小声道:“异域盟和那乔青有些交情,这凶兽又是那凤无绝的人,没必要跟他们硬碰硬。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不是那长老的对手,一切,等父亲来了再说!”这女人说着,眼中一抹阴狠划过,明显要把那褐地蜥交出去,也不甘的很。

        她们俩交头接耳个半天,乔青猜也猜的到大概是些什么内容,等到不耐烦了,一皱眉,一直观察着她的焰飞霞立刻走了上来:“大人,此事是我姐妹二人一时贪念,还望九长老大人有大量。至于那褐地蜥,过些时候,飞霞定当送还到凶兽冒险队的营帐?!闭饣岫耸诙?,若是就这么拿出来,无异于当众打了他们烈焰的嘴巴。

        乔青看她一眼:“凶兽冒险队和我异域盟同住一个营帐?!?br />
        “是,那营地,小女子回去便让出来?!?br />
        “很好?!?br />
        这一双姐妹咬着牙走了,很快,把营地收拾了出来,到流沙海的边缘处灰溜溜地重新寻了地方。今日这事,就这么算是暂时解决,可谁都知道,这几个势力之间的梁子,是已经结下了……

        她们空出来的地方,就打着异域盟和凶兽冒险队的旗号,划下了自己的营地,正在逐风的侧面。

        待到一切收拾结束,天色也暗了下来。

        大漠的夜晚,可说别有一番风味,星星点点的篝火散布在整片沙漠上,和被压的极低极低的大片星空遥相辉映。那夜空如同黑丝绒一般,沉而亮,点缀着月如镰、星似棋,实在是美的惊人!

        有烧烤的香味混合着流沙的味道,飘荡在整个天幕上,让人心情大好。乔青就这么仰天躺在细细的流沙上,仿佛一伸手就能摘下星子。身边凶兽冒险队的野狗那一群人,就那么散落在四周。其实早在凤无绝动手的那一刻,他们便认出了两人身份,只是见他们面戴面具,显然不准备暴露,也便装作不识得,一直没出声。直到营地建好,入了营帐,才一个个大笑着相认。

        傍晚的时候,那焰飞霞如约送了褐地蜥的尸体过来,乔青乐呵呵地取了血,准备留着以后炼药用。她如今的修为在神尊一层,并非是和心境持平不能再晋升了,反而正相反,她感觉到心境的那个高度,还有很大的一段空间,恐怕能支撑着她一直晋升到五层或者六层的样子。只是吞噬的雷劫太多,到了如今,颇有一种产生了抗体的感觉,再加上到了神尊所需要的能量实在太大太大,那吸收雷劫的能量,已是九牛一毛,不足以让她再无往不利地晋升下去。这么着,就只有把目光放到炼药和自行修炼上了……

        “夫人,野狗那小子给你烤的,他厨艺不及老大,烧烤的本事可牛着呢!快尝尝?!币桓龊鹤拥莨恢Э镜慕鸹平鸹频暮值仳嵬?,乔青接过来,顿时眉眼都眯成了小月牙:“厉害啊,野狗,以后别在冒险队混了,来姬氏做饭怎么样?”

        野狗顿时红了脸:“夫、夫、夫……”

        “哈哈哈,这小子不好意思了!”

        “就是,别看平时跟个小大人似的,碰见女人,还不是愣头青一个!”

        “我说野狗,你小子可不是想跟老大争媳妇?”

        众人集体哈哈大笑,闹着这个小子,冒险队这些汉子们没什么文化,也没什么修养,说起话来就是这般粗俗。难得乔青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跟他们嘻嘻哈哈的一人一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痛快不已。

        砰——

        一个汉子,让乔青一坛子酒给灌趴下了。

        她牛掰哄哄地一摆手:“就你们这样的,还说要喝倒老子?”

        众人面面相觑,欲哭无泪:“夫人,求您了,放我们一马吧……”

        天知道乔青开始说拼酒,他们还大言不惭地要照顾她,这下可好,一个个的全趴下了,集体躺在地上爬不起来,舌头大的可以剁下来炒菜。众人只要一想起来当初那个傻,就立刻眼泪哗哗的,亏他们曾经还以为夫人大家闺秀温柔又善良,啊呸!

        看看,看看,划拳一个顶俩,喝酒一个顶仨,甚至就连最后他们拼着被老大活剐了的危险,讲起荤段子了,夫人都听的脸不红气不喘,还直嚷嚷:“这什么口味,也太他娘的轻了,听老子给你们讲个重口的!”

        很好很强大,果然很重口。

        听完了的汉子们,集体捂裆缩臀,泪流满面了。

        乔青哈哈大笑,也不再欺负这群实心眼儿的家伙,晃晃悠悠地就回营帐去了。一进门,就看凤无绝半靠在地上铺的褥子旁,一掀眼皮,从烛火莹莹下瞥了过来:“夫人故事讲的不错?!?br />
        故事?

        反应过来他那危险的薄唇指的是什么,乔青立刻醒酒了:“咳,咳,哈哈,与民同乐么?!?br />
        凤无绝让她气的脑仁儿疼!

        这大漠的温差极大,白日炎炎如火,晚上却寒凉的多。方才他先回来一步,给这家伙拿个大氅披着,谁知道还没出营帐,就听见她在外头绘声绘色的讲起了荤段子。立刻的,太子爷顿时掩面了,那段子讲的,比大老爷们还要火辣,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瞬间呈垂直状态瞬间弹起的某处,迈出帐篷的脚,转了个弯儿,又老老实实回来了。

        就这么着,憋着一口邪火,一直等到现在!

        该死的,他以前只觉得这家伙天性如此,可回去想一想,把她带大的那一群,乔家那些死了的就不说了,二伯就是个例子,绝对的循规蹈矩书香门第下长成的老派人。而半夏谷呢,那四四胞胎一样的四个长老,也不可能没事儿抓着个小姑娘灌输这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再说邪中天,那人邪气归邪气,可从来没有过这等风流又下流的气质流露……

        凤无绝越是想,看着乔青的目光,就越是深意无限。

        直把乔青看的眼泪花哨的:“别看了,真的,亲,求你了!”再看,她要忍不住扑上去了。

        天知道那男人这么严肃着表情,薄唇紧抿,眉头微蹙,思索着什么时候的模样,简直就是帅毙了!再加上那锐利的一双鹰眸,带着那么点儿希望她坦白的希冀小光芒,烛火下莹莹闪动,闪的她小心脏一颤一颤的。乔青舔嘴唇:“我说……”

        “唔?”

        “我到底犯了什么事儿,你让老子死也得死个明白的啊?!?br />
        太子爷鹰眸一眯,盯着乔青看了老半天,忽然就仿佛是被开发了智商一般,那双剑眉一点一点松开了。之前,他是自己搜肠刮肚的想,到底是谁。如今,他是搜肠刮肚的想,要不要问。问了显得不信任加丢脸,不问又快把自己跑醋坛子里淹死了。其实,哪里又只有这问与不问的一条路呢……

        凤无绝忽然就笑了,他往后一靠,瀑布般的发丝哗啦一下就垂了下来,眼睛微眯,嘴角斜勾,带着致命的诱惑招了招手:“来?!?br />
        这微哑的嗓音,响在独属于大漠的异域风情里,直接把乔青的魂儿给招去了。

        乔青虎躯一震!

        这是……

        ——要色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