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六章 瓜分裘氏

    第二十六章 瓜分裘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六章 瓜分裘氏

        外面,鸟语花香,融融如春;

        这里,皑皑白雪,四季寒冬。

        就如同一个不可言说的奇迹,漫天的风雪,将裘氏和外面分割成了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穹?、暴雪、遥??杉哪秃┧?、脚下冻的深深的冰层、被映照到一片瑰丽的天空,这一些,组成了裘氏冰雪之城的一方奇景。

        只不过——

        如今这景色,除了乔青之外恐怕没人有心思去欣赏。

        众人走在城内,犹自沉浸在方才的巨大震撼中回不过神。一个个梦游一样地迈着步子,盯着最前面和柳飞几个谈笑风生的乔青,简直就跟看怪物似的。

        乔大怪物可不管别人怎么想,裘氏搞定了,忘尘回来了,华留香重逢了,柳飞他们也两年多没见,她伸个懒腰只觉得心情倍儿舒爽:“老子背了快三十年的债,终于还清了!”不过:“唔,怎么觉得突然没了担子,还有点儿不习惯呢?!?br />
        她眨巴眨巴眼,换来众人齐刷刷的一声:“切~”

        柳飞瞪着漂亮的眼睛:“你可是珍药谷的谷主,这么大一个担子,有你背的!”

        华留香风流倜傥地一理发鬓:“你师傅到现在还没找着呢?!?br />
        忘尘瞥了眼后方的姬寒:“那个人,虎视眈眈?!?br />
        乔青继续眨巴眼,不同于刚才的无债一身轻,这三个人一人一句,直接给她压下来了三座大山!我靠,我靠,这是兄弟么!她瞪着眼睛刚刚消化完未来的三个任务,珍药谷的发展要担,失散的亲友要找,姬氏的大权要抢……

        “公子,别忘了还有朱盟主的百年之约?!币槐叨切恿⒙砺朴撇辶艘痪?,给她狠狠补了一枪。

        乔青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呛死。

        她站在原地狂咳嗽,脚上一沉,饕餮迈着四方步踩着她脚面儿就过去了,还不忘回眸一笑,一狗脸的幸灾乐祸:“鬼域里头的事儿……”

        好吧,这一群见不得老子轻松的孽畜!

        乔青仰天一声哀嚎,搞什么,裘红丹玩完了她还没的清净,这一二三四五说着简单轻松,实际上哪一个都不是好解决的。

        先说邪中天,如今她声名在外,几乎可说家喻户晓东洲尽知,这么长的时间下来,这些还没寻过来的人,要不就是另有打算,要不就是处于极为艰难的境地无法抽身。茫茫大陆,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再说姬寒,即便如今整个姬氏都已接纳了她,可前提是她和姬寒没有撕破脸,一旦真的形成了对立的态势,在族长之位上坐了快万年的姬寒,绝对不是那么好拉下马的!

        避过朱通天的百年之约不谈,那鬼域里的悬疑还没彻底解开,数十万年来那般多惊才绝艳的高手,到底是谁人出手?到底是什么有那么大的能耐,将他们生生压制在圣者之下,整个东洲历史,甚至没有一个人有机缘步入那无上境界!

        这疑问,就如同泰山压顶,始终玄之又玄地跟着她……

        众人看着她呲牙咧嘴的模样,齐齐幸灾乐祸地大笑。乔青认命地一个一个瞪过去,先从第一件事儿关心起:“珍药谷的伤亡怎么样?”

        “放心吧,你那个爹恐怕是不信任你,在姬氏留下的那两千人应该是他的心腹,都是高手!”柳飞靠上来,小声道:“咱们以有心算无心,大部分的力气又全是姬氏那些人出的,浮图岛上的伤亡不算大,大部分都受了伤,陨落的高手倒是不多。再说了,你当时给我的那个册子,我可是仔细研究过的……”

        他说到这儿停下,乔青顿时想了起来。她曾将九梯中发生的不少事串联起来,从每个闲散武者的反应列出了一个册子,以可信任的程度分门别类。柳飞这样的精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分派任务,怎么最大限度地把自己人的实力保全下来:“那这边儿呢?!?br />
        “珍药谷的主力都在浮图岛,这边儿有穆氏和纳兰氏的出力,我就没带多少人来?!?br />
        “干的漂亮!”

        这么一来,珍药谷在这一役中的损失比预想的还要小,大部分的伤亡恐怕都是姬寒和那两个氏族承担了。乔青笑的眉眼弯弯,十分满意地拍拍柳飞的肩:“够奸诈??!”

        柳飞一挑眉,得意非常:“那还用说,不看看老子是谁的师兄!”

        两人狼狈为奸地笑了起来,直看的一旁众人大翻白眼儿,这俩不要脸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尤其是穆兰亭,瞪着前头笑的得得瑟瑟的那两个,差点儿气炸了肺。刚才穆氏长老来和他回报,他才知道乔青那女人……哦不对,连带着她身边儿的一个两个都是不要脸中的战斗机——三方合作的事,自是当日“三喜临门”的晚宴上他们商议的,白白被坑了这事儿就不提了,可她好歹得出力??!

        结果呢,柳飞竟然只带了那么几百个珍药谷的人来了。

        你丫的珍药谷十万弟子,带来几百个,好意思?!

        可人家就是好意思。

        一来,人来了,就不能说他没贡献,二来,说到贡献,他们还真没干多少事儿!看看吧,那几百个弟子的修为简直让人寒碜的慌,真正和那三千余孽动手火拼的,全是两族的族人干的,没的让她捡了个大便宜。

        柳飞咳嗽一声,无视掉身后穆兰亭的深深怨念,跟乔青咬耳朵:“其实他们的伤亡也不大,裘氏就剩下了不到三千人,从天幕投影里那边儿大比的情况也看的清楚。咱们来的时候,他们几乎已经骇破了胆,摧枯拉朽的就搞定了?!偎?,这也不能怪我,一听说这边儿可能会先看见你,他们都吵着要来。那帮兔崽子差点儿打起来!最后没办法,只能按照炼药术的高低来分了,咳,你也知道,咱们谷里的弟子修为实在见不得人。再就加了个小童和陈吟,跟你比较熟的?!?br />
        乔青回头看了一眼,珍药谷的弟子都跟在后面,迈着雄纠纠气昂昂的步子,这么扫过去,大概有六百多人。神识探测之下,修为一如两年多前的模样,没什么太大的长进。炼药术的高低,就不是这么简单能看出来的了,她随口问道:“四品以上的都来了?”

        “六品?!?br />
        “唔,六……什么?!”差点儿蹦起来。

        她没听错吧?

        六百多的六品炼药师!

        还是只用了两年半的时间!

        这样的成果,她想破了脑子都不可能想的到。柳飞欣赏着某人惊吓跳脚的模样,只觉得等了这两年多没白费啊,值回票价!从来只有她吓唬人,总算也有机会让她被人吓唬吓唬了:“怎么样,没想到吧,这六百三十七人,乃是珍药谷炼药的中坚力量!全都在六品以上?!?br />
        “等等,你说的是六品……以上?”

        “当然?!?br />
        柳飞也跟着她回头看,望着那六百三十七张熟悉的面孔,眼中是灼灼傲然的光芒:“这两年半,他们连吃喝拉撒睡的时间都用上了,就是炼药炼药再炼药。你看他们的修为不变,是因为没有一个人把时间花费在修炼上,从第二梯到第九梯,眼界发生了改变,心境也会有所升华,可就是这样,他们都没急着去晋升?!?br />
        乔青忽然明白了什么。

        听柳飞叹息一声,接着道:“都是为了你啊?!?br />
        是的,都是为了她。

        这些珍药谷的最普通的弟子们,始终记得他们背后的主子是谁——是谁,在珍药谷大难临头之际,回来和他们同生共死!是谁,带着他们走出了那小小的第二梯,看到了外面崭新的世界!是谁,在第九梯之外,以一人之力抗下三千弟子的威压,周旋于无数高手之间!是谁,让他们重拾信心,在整个东洲的关注下大声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年龄、炼药师品阶!是谁,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修为低下的废物,如今可以站在九梯的巅峰,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些恩情,他们没说出口。

        他们只记在心里,化为了这短短两年半的努力努力再努力。

        日以继夜的炼药,只为了能给珍药谷招揽更多的客座高手,只为了在今天能帮上她哪怕一星半点儿。甚至于见到她的那一刻,满心满肺的话,也唯有那么寥寥几字:“恭迎谷主进城!”

        乔青无声的笑了起来,这笑不同于平日里的风流邪肆,如一朵温婉的花儿绽开在唇角。听柳飞以一种极轻极轻的语气,将整个珍药谷的成果汇报在她耳边,也汇报在在场所有人的耳边:“六品炼药师五百七十人,七品炼药师五十七人,八品炼药师九人,九品炼药师,一人——合共六百三十七?!?br />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整个天地都寂静了下来。

        那些之前还或议论纷纷、或插科打诨、或交头接耳的声音,集体消失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连行走在冰雪之城中的步子,也不由自主地全部顿下了,这些人愣愣地望着珍药谷这六百三十七个弟子,只觉得不可思议到了极点!

        “六……六品……”

        “老天!他们全是六品之上!”

        “我靠!老子刚才还默默嫌弃了他们的修为——我竟然嫌弃了一群高品阶炼药师?让我死了吧……”

        谁也不会想到,这些看上去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低微的弟子们,竟是一个个的吓死人不偿命!天知道整个东洲的炼药师门派不胜枚举,那些炼药师们别说六品之上了,但凡有点儿名头的哪一个不是脑门朝天用鼻孔看人?可这些呢,众人瞪着他们集体欲哭无泪,你们一个个牛逼成这样,玩儿什么低调啊……

        就连刚才还对这些人一肚子抱怨的穆兰亭,都瞪了两下眼,硬是把满腔愤懑老老实实吞回去了。

        这六百三十七个弟子,在这种注视下还有些小羞涩,下意识地就朝乔青看了过去:“谷主?”

        乔青嘴角一勾:“你们当的起!”

        她也是炼药师,不需细究,就能想的到他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曾经珍药谷的弟子,大部分都停留在四品炼药师上,甚至如陈吟这样的新人,在入门前还只是二品左右的境界。短短时间,他们给了她太大的惊喜!乔青眨眨眼,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唔,这么说,你们的炼药等级全都比老子高了?”

        众人齐齐大笑:“谷主,你才知道??!”

        乔青:“……”

        某个还没弟子等级高的谷主,一脸郁闷地转头继续走。

        后面轰隆隆的步子跟了上来,依旧是寂静无声。

        不用怀疑,大家是被吓的,都沉浸在这一支可让整个东洲都眼红心跳的炼药师队伍中回不过神来。甚至于,这一支队伍,不属于九梯,不属于氏族,竟完完全全地捏在了一个人的手里!他们复杂地看着前头那个缭绕着深深怨念的红衣人,只觉得这一天一夜的惊吓,简直比一辈子来的还要多!那个人,也竟是在悄无声息之中,成长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拥有了这样的底牌和后盾!

        这样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了裘氏的议事殿前。

        巨大的一座殿堂,伫立在白雪皑皑之中,散发着一种雄浑又古老的气息。很难让人想象,在一天一夜之前,这氏族还兴盛无比站在东洲之巅,在这一刻,却已然成为了过去。

        历史更迭,自古如是。

        众人唏嘘不已地迈上玉阶,偌大的殿堂一次性容纳个上万人不成问题。不够身份的族人便在下方并列而立,上方合共三排座位,左右两列分别由穆氏和纳兰氏的人自觉地坐了下去。穆兰亭和纳兰秋为首。这一次裘氏之亡,出力最多的乃是姬氏,主座的位置,便空了出来留给了姬氏的话事人。

        姬寒第一个走了上去,直接在首位上坐了下来。

        四下里尽是一愣。

        齐刷刷的视线,朝着下面的乔青看了过去,本就没人出声的议事大殿,更静了。姬寒眸子闪烁,压下眼中浮上的怒意,在一旁的第二个位子上比了一下:“青儿,还愣着干什么,此事你居功至伟。来——”

        乔青垂下眼底的冷笑,无所谓地走了上去,一屁股坐下:“没什么,只是想起父亲之前说的,此事由我全权负责,一时没反应过来罢了?!?br />
        谁也不会想到,她就这么大喇喇地说了出来。各种各样的揣测视线中,姬寒的脸上带着少许的狼狈:“不错,为父是这么说过,可青儿年纪尚轻,此事事关重大,自是……”

        “当然?!辈坏人低?,乔青就点了点头,一脸受教:“那青儿就跟着父亲多学学了?!被奥?,直接抱起桌案上有弟子端上来的热茶,暖着手不说话了。

        姬寒一句话被卡在喉咙里,说下去,显得多此一举,可不说,又如同他这族长抢了女儿的功劳一般。他深深看了乔青半天,才没事儿人一样转过了脸。等大长老等人也纷纷落座后,才开口道:“想必咱们是为了什么齐聚在此,也不用老夫赘述了,若两位没意见,就先由老夫定下一个分配原则?!?br />
        穆兰亭一愣:“分配原则?”

        “穆贤侄有意见?”姬寒皱着眉毛,只当穆兰亭不满这分配的方式由他定,倒是没想别的什么。在他的想法之中,也是自古以来的规矩里面,裘氏已灭,又是三方联手,自然接下来的就是谈瓜分了:“贤侄到底年轻,想是第一次接触这等事?!迸履吕纪げ幻靼?,他也不再兜圈子:“老夫也并非讹你们——漫天开价,坐地还钱便是?!?br />
        穆兰亭却是笑了。

        他看一眼姬寒身边不动声色的乔青,后者那么淡定无波地喝着茶水,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无关。穆兰亭抽了抽嘴角,也赶忙拿了一杯茶水,接着喝茶的档子收起一脸的幸灾乐祸,这才道:“是,我等小辈自没有族长经验丰富?!?br />
        这话说的,好像姬寒整天带着人去灭氏族一样,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转向了另一侧:“纳兰贤侄的意思?”

        “请?!?br />
        “很好,既然我三方已经达成了共识,那老夫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这一番会谈,一直持续了一整日的时间,待到天色已晚,不少人站在殿内无聊了起来。自始至终,乔青都在一旁坐着看戏,看姬寒狮子大开口喊出了“八一一”的比例,穆兰亭和纳兰秋同时冷笑,这老东西,真以为咱们年轻人什么都不懂随便你忽悠呢,他们将分成压到了三方平分。姬寒自认姬氏出了大力气,这要求简直是信口雌黄,这么一来二去,直到日出东方,都没商讨出个子午卯酉。

        时间就这么过去。

        姬寒的脸色越来越冷,甚至开始有一种这两个小辈是在耍弄他的感觉:“荒唐!两位贤侄实在目中无人,可还将我这老东西放在眼里?”

        穆兰亭轻轻一笑:“这一次若没了咱们,最后也不会赢的那般轻松。若是让裘万海逃遁到这城里,以后的麻烦可是数不胜数,这个道理,族长不会想不明白吧?!?br />
        “我姬氏四分,这是老夫最后的让步!”姬寒拂袖而起:“否则,就让你们族中长辈,再来和老夫谈吧?!?br />
        “成交?!?br />
        “可以?!?br />
        两人同时看了乔青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

        “两位贤侄同意了?”姬寒正要离开的身形一顿,皱眉看向两人。不怪他狐疑,之前这个说法也不是没提过,这二人却是死咬着更多的比例不放。这个时候,反倒又一口答应了。

        “若是再惊动了族中长辈,不免麻烦?!蹦吕纪ば南路龃蟠蟮陌籽鄱?,咱们咬着不放,那不是你身边儿坐着的那个大尾巴狼没同意么。眼见着这是你最后的底线,那尊大神一个手势在茶杯后暗暗打出,咱们当然是皆大欢喜:“唔,这一次我三族皆是伤筋动骨,短时间内恐怕都要同气连枝了,兰亭便不拘泥于那眼前利益了。不过——那天元拍卖的份额,我二人要了?!?br />
        姬寒思索片刻:“来人?!?br />
        立刻有侍从将准备好的协议递了上来,以姬氏四分、二族各占三分的比例列了细目,包括姬寒默认的天元拍卖场的份额。详详细细,清清楚楚。姬寒看二人一眼,挥去心下少许的疑虑,只当这两人初担重任,若是谈不妥惊动了两族长辈,多有办事不牢靠的嫌疑。他执着狼毫签下姬氏大名,又拿出一方三寸印章,上蕴姬氏少许血脉之力,重重印了下去。

        穆兰亭次之。

        纳兰秋最后。

        终于,三族签名和蕴含着三族血脉的印章,白纸黑字,无可抵赖。

        议事大殿外的高高天幕上,云层一闪,誓约生效。

        姬寒这才看向一边儿始终“乖乖学习”着的乔青,很是满意地一点头:“为父先回族主持大局,青儿若是没事儿,不妨就留下吧,这边的交接事宜看似繁琐,却是磨练心性的好机会。若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不必客气,就当你这次大功一件的奖赏。对了,二长老三长老也留下吧,青儿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们多看着点儿?!?br />
        乔青心下冷笑,还当裘红丹是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行家,没想姬寒也深谙此道。

        方才不让她插手,明显是一个下马威,想让她明白姬氏真正做主的到底是谁。如今说的虽冠冕堂皇,一来是把她这功臣外放,二来,也给了她一个肥肉以做宽慰。这边的交接,听着好像多正统,其实就是个监管分赃的活计。裘氏数十万年来的积累千千万,她看中了什么真的拿了去,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另一方面,她现在可算是功高盖主,再赏下去,也没什么能打动她了,便直接以裘氏的玩意儿搪塞了她。当然了,真正的好东西,她就算想拿,不是还有两个刚正不阿的长老看着么?

        乔青笑的意味深长:“多谢父亲?!?br />
        姬寒亦是满意,大步离去,整个姬氏的族人,都跟着他哗啦啦地走了,只留下了少许帮忙的低等族人。

        那二长老和三长老一躬身:“少族长,若是没有吩咐,老夫便退下了?!?br />
        乔青一摆手:“去吧,交接的问题,明天开始?!?br />
        剩下那些不相关的武者,亦是纷纷退了出去。

        待到人都走干净了,整个殿内只剩下了乔青他们和珍药谷的弟子们,一众人面面相觑,集体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哈哈哈哈……”

        “那老东西还自以为占了大便宜呢!”

        “谷主威武!”

        一声声的呐喊,无比欢脱地在殿里响起。

        就连纳兰秋都和穆兰亭对视了一眼,把憋了一天一夜的笑喷出来了:“姬寒这次可打错了算盘,可怜啊,这老东西英明一世,竟然生了这么个闺女?!?br />
        乔青从怀里掏出一张契约,一抖,展开,上面大大的分配比例无比清晰——八比一比一。

        这一张,当然就是上一次三喜临门的酒宴上,被忽悠的找不着了东南西北的穆兰亭被狠狠坑了的一纸契约。要说姬寒一开始是狮子大开口,好歹人家打的是让还价的主意,却没想到,乔青比他更狠,生生就将这样的比例拿到了手!

        她一弹纸背:“谢了?!?br />
        穆兰亭懒洋洋嗤一声:“我可是为了穆氏?!?br />
        他说的实在,也正是心里的想法。姬寒和乔青,如今展现出来的必定不能和睦相处了。反正这两人是必有八个点子可分,乔青拿的越多,今后对上姬寒的筹码也越多,姬氏两个族长所造成的动荡也越大。虽然这个想法很匪夷所思,谁会认为这势单力薄的少族长,真的能斗过姬氏坐了近万年的姬寒呢?可经过了这一次次的震撼,不论是七次觉醒,还是百年大比,他就是下意识地觉得,这个女人……不会输。

        好在这一次,两族真正也没费多少工夫,大部分主力全被裘万海给调动了出去,剩下的三千人,实力不高,解决的也容易。这一个点子,的确算是白拿的。穆兰亭正思索着,就听乔青一摆手:“不管怎么说,这人情,我承了?!?br />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蹦衫记锔翟?。

        “成,明天见?!鼻乔嗲嵝ψ抛吡顺鋈?,契约举过头顶摇晃了两下,算作告辞。

        望着她那一行人的背影,和后面珍药谷等一系列的弟子背影,纳兰秋苦笑着摇了摇头:“头疼,姬氏有这么一个人,咱们两族堪忧啊?!?br />
        “那你还帮她?”直接把把点子压到二比八给姬寒,让她一点儿都拿不到不是更好?

        “啧,这我倒没想到?!?br />
        “少来,你是怕笑笑那丫头不让你上床吧!”

        穆兰亭拆台不客气,纳兰秋又揉了揉太阳穴,算是默认了。天知道他媳妇怎么就崇拜上了这么个女人,还连带着把自家闺女都给……等等,纳兰秋霍然抬头,看着已经走的远远只有个模糊影子的乔青那一行人,尤其瞳孔一缩在最后那牵着手的俩小朋友身上一顿,刷一下,黑了脸。

        “哈哈哈哈,你又让诗意那小丫头,在眼皮子底下被带走了!”穆兰亭指着他笑的眼泪都出来,被他一脚踹到了地上,犹自打着滚儿笑到不行:“哎呦,那就明天呗,还怕你闺女跑了不成?!?br />
        什么叫乌鸦嘴?

        当第二天,纳兰秋站在裘氏的藏宝阁门口左盼右盼,却没成想盼来了一个惊天噩耗的时候,再看向穆兰亭的目光,已经不能用凶狠来形容了!穆兰亭呲牙咧嘴地往后退:“冤有头债有主,你可别记本公子头上?!?br />
        纳兰秋看向面前的乔青:“什么时候?”

        她被这人高马大的一个男人幽怨无比的小眼神儿看的一个激灵:“咳,不知道,早晨起来就没影儿了?!彼底?,从怀里掏出一张信封来,上头未雨绸缪的小朋友歪歪扭扭的一行大字——老爹,点子扎手,小爷先走。

        十个大字,跟蚯蚓爬似的放大在纳兰秋冒着熊熊火焰的眼里,最终化为咔嚓一声,信纸惨烈阵亡,嘎嘣一声,后槽牙狠狠咬起:“凤、小、十!”

        “阿嚏——”

        远在鸟语花香的裘氏之外,拎着他的童养媳,没天亮就收拾好了包袱麻溜溜跑路了的凤小十小朋友,仰天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不好,这是要追来的节奏!”

        纳兰诗意仰起粉白粉白的小脸儿:“唔?”

        黑葡萄样的眼睛,顿时冒出一个个小红心,凤小十立马被看傻了,迷迷瞪瞪老半天:“有办法了!”

        小姑娘眨巴眼:“唔?”

        “走,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两只白嫩嫩的小手牵在一起,方向一转,朝着纳兰氏族的所在就跑了过去……

        还不知道这小恶魔直抄他家大本营的纳兰秋,一把将手里阵亡的信纸给扬开,碎片飞散之中,他咬牙切齿地消失在原地,只有一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远远地传了过来:“小兔崽子,天涯海角别让老子逮住你……”

        “啧,天涯海角的去,恐怕你是逮不住了?!倍宰约倚《衲钣辛私獾那乔?,笑眯眯地一勾嘴角,分毫不担心的就走进了藏宝阁。

        凤无绝他们刚刚晋升,这边又是个不小的工程,不知道要呆多少的日子,他们就利用这段时间,在这冰雪之城里巩固境界。至于柳飞,之前说的那九品炼药师就是他了,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两年光顾着没日没夜的炼药,又被她们在修为上甩下了一大截,这货立马嗷嗷叫着跟着凤无绝他们闭关去了。

        小兔崽子带着媳妇跑了路。

        囚狼呢,方一回裘氏,就去了当年八长老也就是他爷爷的住所,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于是,真正清闲的,只剩下了她和忘尘两人。

        “嘶——”

        刚一进到藏宝阁内,乔青就瞪着眼睛吸了一口气。

        四大氏族,果然名不虚传!

        眼前这哪里是一座阁楼,从外面看着并不直观,真正到了里面,展现在眼前的简直就是一片珍宝的世界!偌大一个藏宝阁共有四层,只这第一层,就是一排排一列列的铸造品,整整齐齐密密麻麻地陈列在架子上,大的,小的,武器类,辅助类,甚至十八般兵器各种各样的挂在墙面上,另一头像是有一些新网罗回来的,还没来得及分门别类,就那么一座小山样的堆积在地上,简直能闪瞎她的狗眼!

        乔青和忘尘对视一眼,狂叫着就扑了上去:“我靠,发财了!”

        这货毫无形象地在那小山上哗啦啦地滚,火眼金睛地挑着好东西,趁着外头二三两个长老不注意,飞快就收到了修罗斩里。等她一圈儿滚下来,那小山急速缩水了一圈儿!二三长老呆呆看了眼明显减肥成功的那一堆,再看看淡定无比地理着头发的乔青:“少族长?”

        乔青一回头:“咦?怪事儿,怪事儿?!?br />
        念叨着怪事儿就飘走了。

        然而真正古怪的事儿就发生了,这两个长老刚回过神来,再一转头,见他们少族长但凡经过的架子,上头的东西都跟长了翅膀一样不翼而飞。最见鬼的是这家伙还不挑低品的架子逛,专门往那铸造上品的一排排里扎堆儿,没了两三趟,那几排架子就跟被洗劫过似的,空空如也……

        “少族长!”再傻的人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乔青无辜地眨眨眼,一挥袖,哗啦啦,铸造品如雨而下,转瞬在他们眼前堆砌了起来:“别紧张,我这么收不是方便么,那——你们数数,一样没少?!?br />
        放屁!两人死活憋住了自己满肚子的憋屈,数一数?这眼前一大堆少说有个千八百件的东西,怎么数?刚才她收的速度不要太快,到底有多少,谁他妈知道!只从这地上一件实用的兵器都没有,全是些没用的玩意儿就看出来了,好东西,她一早就过滤走了!两个老人被气的头昏眼花,只恨族长怎么把这么高难度的任务交给了他们,就他们这少族长,谁看得???马王爷三只眼也玩儿不过她!

        “少族长,您、您这实在让老夫不好办啊……”两人一抬头,懵了。

        眼前哪里还有他们少族长的影子?

        乔青正站在二楼丹药区。

        不在那两个长老的面前,她便收了那等混不吝的模样,黑眸微眯,以飞快的速度扫了过去。她本身就是炼药师,对丹药的眼力自不一般,香气、色泽、饱满程度……神识覆盖,优劣立分!眨眼功夫,乔青嘴角一勾,素手一吸——

        哗啦啦——

        一个个瓷瓶从架子上齐齐飞出,朝着她从四面八方涌来,却在接近她的一瞬间从空中消失,进入了修罗斩中。下面脚步声疯狂朝着这边临近,那两个长老一上楼,差点儿没眼前一黑再栽下去。

        看看吧,整个二层的架子上,就跟狗啃的一样,每一个架子都有那么几瓶丹药以不规则的排列消失无踪。他们连去探查都不需要,已经猜到了剩下的是些什么货色。而真正的好东西,诸如八品丹九品丹,恐怕早就被这少族长给囊收一空了……

        乔青朝他们微微笑:“说不得是裘氏那三千余孽,前头把这些丹药给用了呢?!?br />
        “少……”一个字方方出口,便说不下去了。

        这两个老人望着眼前这红衣人,只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少族长这一日对他们太过客气,以至于他们还真把这当成了氏族里普通的公子小姐。见鬼!他们怎么就忘了,这可是之前把大夫人和一整个裘氏都拉下了马的女人!这可是连神尊都能秒杀的煞星!

        眼见着眼前这红衣人双臂环胸望着他们,黑眸如夜,金芒幽闪,嘴角那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忽然就让他们记起了之前大比之地的一切!

        这是威胁!

        即便她一个字都没说,甚至连动作都不曾有,可他们就是知道,这是威胁!

        这两个长老自不比裘正只有神尊二层,可让他们真和乔青对上,在那神火的威胁之下,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下来。尤其是可别忘了,她旁边儿还自始至终站着个不说话的忘尘公子呢!这忘尘公子看着她的目光是含笑又宠溺的,可一转到他们,那就变成了清冷如冰了!

        该死,该死!

        一个煞星,加一个可比这煞星的恋妹狂,他们吃了豹子胆真敢跟这两人叫板!

        一滴冷汗从两个长老青白的面孔上流下,沉默良久,整个藏宝阁内安静的一丝儿声音都没有。唯有杀气,一种淡淡的杀气若隐若现的萦绕在两人身侧!终于,三长老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先一步干笑道:“想来也是,那三千裘氏余孽背水一战,自不会把好东西给咱们留下的?!?br />
        乔青伸手拍拍他坚硬的肩:“很好,既然一层二层都没留下,那想必上头两层,也不会有太好的东西?!?br />
        话音落,已在两个长老便秘一样的表情中,携同忘尘,风流倜傥地步上了第三层的台阶。

        乔青一边走,一边仰着头透过幽深的回廊看上面。

        只觉得,那上面有什么在吸引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