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三章 明霜之死

    第二十三章 明霜之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三章 明霜之死

        “怎么了?”

        “裘万海,你、你要干什么!”

        “我的神力……我的神力不能用了!”

        恐慌的气氛在大比之地的上空蔓延着。对于将修为看的比性命还重要的武者来说,没有了神力,便如同失去了左膀右臂,甚至比普通人都不如。他们浑身虚软地靠在坐席上,脸色颓败,如临大敌:“裘氏,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裘万??聪虼蠓蛉?。

        裘红丹把怀里的姬明霜放下。

        乔青方才那第三掴,用上了她的七分神力,让她半张脸血肉模糊!面部的伤势可以通过调息回复,可这神力造成的内伤,没有个数月调养,都别想恢复了。姬明霜的嘴角被豁开了一个口子,血流如注,滚滚而下,然而那双眼睛却如毒蛇般死死盯着乔青,碎了满口的牙让她说出的话模糊不清:“杀了她!母亲,杀了她!”

        裘红丹攥着她的肩,眼中是浓浓的心疼。这个和她相依为命几十年的女儿,这个被她当做筹码想夺回姬寒的心的女儿,如今变成了这幅模样,也有她的责任。裘红丹沉吟片刻:“诸位,今日是姬裘两氏的私人恩怨,穆氏和纳兰氏还有在座的九梯英雄,只要大家肯袖手旁观,我可做出承诺——此事了结后,你们必能安然无恙地回去!否则……”

        “笑话!”

        “不错,不管你姬裘两族什么争端,牵连上我们,可是氏族风范?”

        “快放了我们,待我等离开,你们再行解……啊——”

        这来自九梯的一个观比者,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在大夫人的一拂袖中,血溅三尺!整个过程,他连反抗的能力和机会都没有,如同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紧跟着,噗噗——刚才做出叫嚣的两人,还没来得及惊恐后退,已经齐齐倒地身亡。

        一面倒的屠杀!

        快、狠、准!

        直到地上那三具尸体死的透透的,大片的血腥气弥漫开来,附近的人才哗啦一下子趔趔趄趄地闪开。再看裘红丹的目光,已经满是惊惧——谁也不曾想到,这姬氏一向和气待人的大夫人,竟会如此阴狠,毫不留情!

        “否则……”裘红丹这才环视一周,凉凉地掸了掸袖口,说完了后半截:“他们三人,就是你们的下场?!?br />
        这是杀鸡儆猴!

        而他们,就是裘氏眼里上蹿下跳的那一群猴!

        在场中人低头看看地上那三具新鲜出炉的尸体,集体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不甘地闭上了嘴。

        “这就对了,大家尽可以放心,一旦此间事了,必定让各位安安全全地离开这里?!币淮涡远陨暇鸥鼋滋莺腿鍪献?,裘氏在牛,也没有这样的底气。裘红丹深知御人之道,打一棒子给俩甜枣,一番话说的和和气气:“今日之后,但凡诸位有所要求,姬裘两氏必将尽心尽力绝无二话,对诸位的配合和惊吓做出力所能及的补偿?!?br />
        “既如此,我等先谢过大夫人……”

        不等那些人唯唯诺诺地说完。

        “好大的口气!”大长老挟怒起身,花白的胡子一跳一跳:“什么时候,你竟能代表我姬氏一族了?”

        “今日之后!”

        “你……什么意思?”

        “大长老,想必你还没明白现在的形势呢?!?br />
        裘红丹看也不看气怒交加的大长老,只带着一种胜利者的威严,笑的胸有成竹:“姬寒,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姬寒沉目望着她:“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大夫人神经质般地笑了起来:“是该我问你——你想怎么样?你娶了我,得到裘氏相助拿下族长之位,却又不满足于这位置不牢靠!那两个贱人你取回来,我忍了,你要巩固族长的地位,我都能理解??汕匮┞淠??你当初怎么答应的我?!”

        她越说越激动,盯着姬寒几乎是咬牙切齿:“说,你是怎么答应的我!”

        “逢场作戏?!奔Ш遄琶纪?。

        “逢场作戏,逢场作戏,哈哈哈,你还记得这四个字?”

        大夫人笑的前俯后仰:“好一个逢场作戏!你承诺我只要拿到九天玉,就彻底忘了那个女人。我信了,我竟然相信了,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我还在裘氏为你周旋拖住了他们的脚步,让你把那傻女人骗走,相思相守了整整数年!结果呢……”她迈出一步,那双目中的恨,就如同要一口吞下眼前的男人:“结果我又多了一个好姐妹——四夫人!”

        四下里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匪夷所思地看向了姬寒。

        从方才忘尘的琴音里,他们只以为姬寒和秦雪落私定终身,却没想到,这事实,竟是如此不堪!谁能想的到,那可怜的女人原来从头到尾陷入的都是姬寒的欺骗,原来她只是九天玉的一个牺牲品!甚至就连一向被人尊崇的姬氏族人,不过一个卑鄙无耻欺骗女人感情的小人!

        这些视线或嫌恶或鄙夷地看着姬寒,让他这一族之长从未有过的难堪。张了几次嘴,姬寒才一拂袖,冷冷道:“男人三妻四妾,本是寻常?!?br />
        大夫人盯着他看了良久,笑了。

        她微弓着身子,笑到眼泪都出来:“三妻四妾,可你有多少个妻妾?姬寒,我可以忍受老二老三那两个蠢女人,只因为你不爱她们!可你爱秦雪落!你明明拿到了九天玉,你明明灭了一整个琴族,你明明知道她会恨你,可你还是爱她……”她脸色一变,原本有些茫然有些悲戚的笑,一下子冷戾阴森:“哪怕她死了!她死了你都忘不了她!她死了还给你留下了一对孽种!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克星!”

        “红丹!”

        “你别叫我!”

        裘红丹猛然回过神:“你别叫我,你不配!”

        姬寒的脸色一丝丝阴冷了下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却已然冷静了下来,长长的指套拂过耳侧,将因为激动而乱了的头发抿到耳后:“我当然知道,还有你不知道的——你刚才听见那孽种说什么了吧——姬寒,你猜到了那个贱人是我逼的,也猜到了她撕裂空间,带着那个小贱种去了遗州??赡阌种恢?,她后来是怎么死的?那个小贱种,又去了哪里?”

        姬寒眸子闪烁。

        “不错,你的雪落是被我下令杀的,你的儿子,也是被我下令废了玄气夺了姬氏火焰甚至封锁了记忆跟个废人一样被卖到了馆子里……”大夫人银铃般的笑了起来,无比解恨地朝那边看去,在忘尘微震的身躯上一顿,缓缓地,以一种享受的语调,轻轻说着:“你猜是什么馆子?遗州可是有很多亵玩娈童的人呢,卖笑、卖脸、卖……”

        啪——

        狠狠的一巴掌,就这么突如其来地扇上了她的嘴!

        这一掴实在太快了,快到撕裂空间眨眼出现在她的眼前,快到在她以为所有人都被裘氏血脉之力桎梏住绝对不可能出现分毫纰漏的时候,就这么给了她狠狠的一嘴巴!所有人都愣住,更不用说被这一掴掴到发髻散乱,嘴角破裂的大夫人,那从来一丝不苟的模样此刻怎一个狼狈了得?然而她却顾不上任何,只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人:“你……你怎么……”

        乔青就这么睇着她,没有理会她的疑问,红唇张合,吐出冰冷而杀气惊天的字眼:“再他妈给老子废一个话,信不信爷把你这张贱嘴扇成鸡屁股?”

        噗——

        这场合,太不适合喷笑了。

        奈何整个大比之地,无数人忍不住的口水狂喷,垂着双肩忍不住的低头憋笑。

        爽!

        太爽了!

        别看之前裘红丹给了甜枣,可他们被胁迫的事实没的改。心里早就不爽这女人了,更不用说此人心思歹毒,为了九天玉竟和姬寒一同去欺骗一个可怜女子的感情,后又因爱生恨,生生对那无辜的孩子做出那等……禽兽之事!一个女人,心思可比蛇蝎歹毒,实在是让人又厌又怕。

        而乔青这一巴掌——

        绝对给他们狠狠出了一口鸟气!

        绝对做出了所有人想做而不敢做的事!

        “少族长好样的!”

        “帅呆了!”

        “噢,不要大意地撕了她吧,我的偶像!”

        其他人为了小命不敢多说,可姬氏的人不一样,今天看这架势姬氏和裘氏之间是别想能善了了。他们也豁了出去,一个个面红耳赤地激动呐喊了起来。掌掴大夫人?如此牛掰,谁敢?谁能?!

        凤无绝失笑摇头,这混不吝,这种事儿这种话也只有她干的出来说的出来。真是……越看越骄傲啊……

        囚狼无语地翻翻白眼儿,这家伙,看他家女人是怎么看都好看,不过这一次……真正是干的漂亮!

        忘尘面具下的嘴角,从紧紧抿住到微微松开,再到一点一点地弯了起来。之前被裘红丹提起的不愿记忆的往事,似乎都变得没那么紧要了。他有了妹妹,何苦还纠结于从前呢?

        然而和他们形成了鲜明对比的。

        却是那边被乔青这粗鲁不已的一巴掌和一句话完全震懵了的大夫人。她死死盯着乔青,长长的指套深陷在掌心里,胸口起伏不定了好半天:“好!好!好!乔青,我不管你是怎么冲破了血脉桎梏!今天,姬氏一个人都别想走!本来,我还准备念在这几千年的情分上,放你们一条生路……”大夫人环视姬氏的坐席,冷笑一声,红肿不堪的脸上顿时被阴郁的雾霾笼罩:“既然你们不知好歹,那就下去陪着你们的族人,一同悔悟去吧!”

        哗——

        这一句话,不亚于一个炸弹爆开在整个东洲。

        不论是大比之地内的,还是九梯观看着擂台投影的,都完全在其中深意之下惊呼了起来。

        尤其是姬氏族人,齐齐起身,不可置信!

        “你说什么?!”

        “你……你对姬氏干了什么?!”

        “姬氏留守的人……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没什么不可能!”裘万海一声大喝,带着耀武扬威的喜意,朗声大笑了起来:“姬氏,从今天起……即将不复存在了!”他等待了良久没说话,好像早已经急不可耐了,这个时候,环视着四下里的一片惊悚和姬氏如临大敌的颓然面色,整个人得意洋洋:“早在你们进入大比之地的时候,老夫已经命人撕裂空间赶往姬氏,和老夫留在那里的族人里应外合。如今,浮图岛上恐怕已是血流成河!”

        噗通——

        噗通——

        一个个姬氏族人跌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嘴唇颤抖,讷讷不能言。

        这打击实在太大了!

        这惊闻实在太突然了!

        没有人想的到,裘万海之前留在浮图岛上的那几十个人,竟然是为了如此歹毒的目的!也没有人想的到,在姬氏作为主办方百分之八十的族人都进入到大比之地的时候,正正成为了后方空虚,被人趁虚而入的一个机会!更没有人想的到,他们在这里喜气洋洋地观看比斗的时候,那两千多的族人,已经被裘氏赶去的人所包围绞杀,将浮图岛完全占领!

        而最想不到的还是,裘万海这一对父女的野心之大,竟然在这一天,要同时吞下裘氏和姬氏这两个上古氏族!

        裘族长的尸体还横陈在那里,死不瞑目。

        姬氏族人全被裘氏血脉桎梏,有心无力。

        完了……

        数以八千计的族人,齐齐惨白着脸色,在脑中浮现出这两个字。

        “一个个的,都给老子站起来!”

        却在这时,只听乔青一声厉喝,嗡嗡响彻在他们耳边。

        她眉毛倒竖,脸色含煞,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一群还没打就已经丧失了信心的族人:“老子以前还没听说,姬氏的人一个个全他妈是群窝囊废!”

        “少族长!”

        “闭嘴!”

        乔青一瞪眼,那个忍不住站起身的族人一抖,赶紧闭上了嘴。这大比之地的一日一夜时间,已经让他们对乔青的尊崇达到了一个极致,她说一,他们不敢说二。那族人闭着嘴,以眼神瞄一眼乔青,那意思——我们不是窝囊废。

        “不是窝囊废是什么?狗熊?囊包?下脚料?”乔青才不跟他们客气,每说一个词儿,那些族人的脸色就黑上一层,连刚才那打击的巨大都被转移了注意力。听她斜着眼睛犹如看一群狗熊囊包下脚料地睇着他们:“数数你们一共多少人,不就被禁了神力么,多大点儿事儿?一人一口唾沫星子也他妈淹死这三千个狗日的!”

        三千个狗日的集体脸色难看。

        裘万海刚才看戏一样的表情,一下子僵住,眼见着姬氏族人一个个皱起了眉头,面带思索,心下暗道不好:“动手!”

        三千的裘氏族人,齐齐飞身而起!

        八千的姬氏族人,飞不起来,一个激灵,甩着两条腿就冲了上去!

        “没错!少族长说的是,一人一口唾沫星子,淹死这群狗日的!”

        “杀??!杀了一个是一个,杀了两个赚一个!”

        “狗日的裘氏,老子要为我姬氏族人报仇!”

        轰隆隆的脚步声,密密麻麻的八千影子,悍不畏死的姬氏族人,在这一刻,在乔青这三言两语的讽刺里,齐齐爆发出了生命的潜力!神力击打到身上?没关系,他们虽不能动武,但常年日久的修炼身体强悍;血液完全凝固了起来?小菜一碟,人都快死了,谁还在乎血不血的,大不了一人呸出一口血块儿砸不死你们!

        什么叫哀兵必胜?

        这就是了!

        这八千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姬氏人,不怕疼不怕死不要命一般的一哄而上!数量的优势就这么显示出来了——一个族人逮住一个,那人刚想施展神力起身,又有两个族人冲了上来,一个抱住大腿死死禁锢住,一个狠插眼睛惨叫妥妥的……

        哀嚎遍天的惨叫声。

        却没有人想的到,竟是全部出自于裘氏那三千族人之口!

        “乔青!”咬牙切齿的声音,在乱成了一锅粥的大比现场顿时就被各方声音给淹没了下来。裘万海怎么也想不到,这该死的小杂种事到如今,竟然还想翻盘?他望着传送口的方向,眼睛里杀气遍布!这一次,他的准备非常之充分,然而唯有一点,是他始料未及的——百年大比,通常需要耗时数日时间,甚至遇上某一场擂台旗鼓相当的,没个一周半月根本拿不下来。这样一来,就给了他足够充裕的时间,待到裘氏他的人去了浮图岛忙活完一切,再从传送擂台上赶过来,又能和这里的三千人里应外合,把姬氏的八千族人给包了饺子。

        可他没算到的是——

        乔青上场了!

        且她以一人之力夺下了三场擂台!

        夺就夺了,那种身外的名声他可没放在心上,一旦姬氏玩儿完之后,吞并了两个氏族的他还有什么好惧?纳兰氏、穆氏,一切都不在话下!可看看吧,那该死的贱种都干了什么?以雷霆之势秒杀对手,将他的计划时间大大的缩短缩短又缩短!从百年大比开始一直到现在,统共才不过一天一夜!

        裘万海仰头看着沉沉的夜幕,天明未明,正是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候。

        “啊——”

        远方一声凄厉的惨叫,来自于大夫人身边的明霜。

        在整个大比之地一片混乱的时候,在裘万海思索这片刻功夫的时候,乔青也没闲着。她和大夫人动起了手来!裘红丹神尊三层的修为,也是在成为了姬氏大夫人之后,以无数的丹药天地灵物所堆砌而成的,论起打斗的经验?有,但是绝对比不上从赤玄小虾米一路厮杀了上来的乔青!

        大夫人在她的手里,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她的神力一出,乔青的神火立马跟上。

        大夫人眸子一闪,立刻撤身,乔青就借着这功夫一把扯住了姬明霜的头发,拖把条一样扯到跟前儿,二话不说踩上她的脸,狠狠一碾:“这是忘尘的玄气!”

        噗——

        惨叫之后,就是血。

        大口大口喷出的血,全部飞溅到她的鞋底上。

        乔青不闪不避,又是一脚——目标,胸部:“这是忘尘的记忆!”

        那边儿非杏无紫甚至连只有两岁的纳兰诗意小姑娘,都哗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胸。啧啧啧,这得多疼??!姬明霜声嘶力竭的惨叫已经说明了这一切。无紫和非杏坚决不会猜测自家公子是因为嫉妒人家胸器比她猛!嗯,没错,就是这样!

        乔青斜眼朝这边儿一瞄。

        两个姑娘立马仰头望天,她们什么都没想。

        乔青回过头的一瞬间,又是一脚!

        嘎嘣、嘎嘣——

        这一脚,是她神王大圆满的十成神力,姬明霜满身骨头生生碎裂:“这是忘尘的神火!”

        “乔青!”

        终于在这一刻,大夫人猛然撕裂空间冲了过来,在姬明霜几乎要掉了大半条命的一刻,那神火的威胁也阻挡不了她了。乔青眉眼一眯,拽着姬明霜头发的手一把移到了她的脖子上。这会儿的姬明霜已经离死不远了,全身都软哒哒地在她手里垂着,跟个史前软骨生物一样,脸色惨白,连惨叫都发不出了。听乔青在大夫人的追击之中拎着她脖子飞快后退,逼近她耳边的呼吸,轻轻吐出:“这是忘尘小倌儿馆里的一切,不用谢老子,要谢,就谢你妈?!?br />
        素白的指尖,在她细细的脖子上,一丝丝收紧!

        姬明霜瞪大了眼,无力且不甘地摇着头。

        不——

        不——

        不——

        她还没有当上姬氏的族长!她还没有把这个女人踩在脚底!她怎么能死!她怎么可以死!不不不——

        嘎嘣——

        如此脆生生的一道响。

        姬明霜这一生最后一个画面,便是距离她只有咫尺的乔青的脸,那么美,那么光鲜,似笑非笑,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双目凸出,眼珠高高鼓了出来,被乔青垃圾一样丢在了地上,发出啪嗒一声响,软面条一样,一动不能动了……

        那死不瞑目的一双眼中——

        倒影着裘红丹睚眦欲裂的表情。

        还倒影着那边传送之台上一阵金光,出现在大比之地的一个裘氏族人。

        这族人满身是血,疯了一样地冲到了裘万海的身前:“族长!族长,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