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二章 真脸、假脸

    第二十二章 真脸、假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二章 真脸、假脸

        姬明霜霍然起身:“乔青!你别逼人太甚!”

        她的指甲死死扣在掌心里,紧张的掐出了血丝都没注意。不少人古怪地瞄着这一对名义上的姐妹,有些弄不清楚姬明霜到底在害怕什么。甚至于方才乔青那一句问,什么叫“把脸撕了”?

        一片狐疑之中,姬明霜死死盯着乔青。

        她只站在擂台边俯视着她,甚至还笑了笑:“非得让老子动手?啧,爷可不会怜香惜玉啊?!?br />
        说到做到!

        话音一落,她猛然腾空!

        红衣在半空翻飞着,乔青整个人俯冲而下,青丝飞扬,广袖飘飘,一双漆黑的瞳眸漾出逼人心魄的刺目光泽!落在瞳孔骤缩的姬明霜眼里尤其的狠戾骇人!她斗不过乔青!如果说之前她还没把这女人放在眼里,那么在第三场擂台之后,她那强横的手段已经完全震慑住了她!神尊二层,她自认在那样的高手中绝无活路!姬明霜仰头疾呼:“母亲!父亲,父亲救我!”

        姬寒冷眼而看,仿佛没听见。

        裘红丹环视四周,一咬牙:“动手!”

        然而她这一声大喝说完,前一刻还因为乔青出手而隔岸观火的姬寒忽然拦住了她。同一时间,不论是裘万海、还有裘氏数名长老,皆被忘尘、四个面具人、和凤无绝囚狼等人给飞身阻??!那修为最高的裘氏大长老,也有姬氏的大长老忽然从坐席上腾起,迎上他缠斗在了一起。

        各自皆有各自的对手。

        裘红丹和姬寒这一对儿最没悬念。

        大夫人修为虽高,比起姬寒来还弱了不少,她自认敌不过对方,一招之后便落于地面。盯着对面的姬寒,她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姬寒面无表情:“是?!?br />
        蹬蹬蹬——

        大夫人后退三步:“知道了,哈哈哈,你竟然早就知道了?!”她不可抑制地大笑了起来:“姬寒啊姬寒,我以为一切滴水不漏,原来我才是真正傻的那一个!哈哈,哈哈,那么你对明霜也是假的了?”

        哧啦——

        像是印证了她的话一般,所有援助都被缠住而只得以一人之力面对乔青的姬明霜,被她一招制??!姬明霜整个人愣在原地,眼中是深深的不可置信——她猜到了乔青强,强过她,却没猜到这个女人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强到了她的火焰都在这乔青的神火压制之下,狠狠躲在了她身体的某一个角落里,无论怎么调动,硬是动不得分毫!

        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在她和母亲的眼皮子底下,这女人,竟成长到了让她半点儿胜算都无的高度?!

        甚至不是她的一招之合!

        姬明霜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白影一闪,乔青已经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颔。狠狠的,如同她之前说的,这个人不会怜香惜玉,下颔被捏的死紧,眼前是乔青冷笑森森的脸。

        紧跟着,毫不客气地,从她的脸上撕下了什么。

        人皮面具!

        如此蛮横的一撕,带起干脆利落的一下,让她脸颊生疼,整个人如遭雷击!

        她想要尖叫,她也想捂住脸,可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手脚僵硬一动也不能动,一股冷意从暴露在了大庭广众之下的脸上向着四肢百骸蔓延,一瞬如堕冰窖!四下里的声音仿佛都消失了,只有脸上火辣辣的疼,和一种骤然暴露的不适侵蚀着她……

        她听见四下里发出了一声声抽气声,紧随而来的就是惊呼连连。

        “老天!”

        “假的?明霜小姐的脸是假的!”

        “好、好恐怖……”

        不错,好恐怖。

        姬明霜是美的,这只从大夫人的美貌和姬寒的英俊就能猜测的出,甚至可以说,她此刻的这一张脸,虽和之前那一张相距甚远,却是不同的类型平分秋色。然而这张脸,也是狼狈骇人的,那是一种死气沉沉的颜色,不见天日的白,仿佛被捂在阴暗潮湿的地窖里数年没有晾晒的发了霉的被子,透着一种阴森腐朽的味道。

        这种暗沉的气质,几乎盖过了她明艳照人的精致五官,只让人一眼便先皱了一下眉头。更不用说,被乔青那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撕,那没有用任何药水直接又粗暴的一撕,让她脸上脆弱的血管儿渗出了细细密密的小血珠。

        红白相间,刺目难言!

        “我靠,老子回去得做一年噩梦。你个变态,手贱!”这变故来的太快了!以至于原本正打斗中的几波人,齐齐停下手来,震惊不已地朝着姬明霜看了过来。囚狼只看了一眼这辈子不想再看第二眼,朝着乔青就骂了过去。

        乔青也瞪着自己的手,恨不得把它给剁了:“忘尘,快给我洗洗眼!”

        忘尘嘴角微弯,修长的指尖放在面具上,并不抗拒地摘了下来。

        嘶——

        亦是倒抽冷气的声音,却和方才的惊悚完全不同!

        这是一张怎么样的脸?

        与姬明霜摘下人皮之前有九分相似,甚至气质都是偏向清冷,然而却完全不同!

        当真的出现在眼前,假的到底有多假,几乎不需要赘述了。姬明霜的假脸再美,都不免带着些许的僵硬和不协调,而忘尘,却是实实在在的浑然天成,一张绝美清冷的面容让人连呼吸都窒住,从他和乔青的美,已经可以想见,当年的四夫人,是怎样的无双风华!

        一真一假,高下立判!

        姬寒怔怔地望着他,仿佛透过他在看着什么人,这样的目光,让忘尘皱起了眉头。

        乔青那颗爱美人儿的心,立刻稀里哗啦碎了一地。她知道这人不自在将自己的面容暴露人前:“戴上吧,啊,老子的狗眼重获新生了!”

        忘尘轻轻一笑,在一片惋惜不已的叹息中,重新戴上面具。

        “妹妹,你这是何苦?”

        乔青抬头看一眼已经镇定下来的姬明霜,并不意外。如果只是这样,就能让她消停下来,那也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姬明霜了。前有传承之地,以自己的修为为代价,哪怕数年内不能寸进,也要置她于死地!后有这张脸孔在前,好好一个美人儿,自己生生把自己糟蹋了。这么一个对自己够狠的女人,怎么可能被这点儿小事儿给打倒?

        就看看你整什么幺蛾子!

        “妹妹,这件事,是我错了,姐姐承认?!闭舛问奔?,足够姬明霜深呼吸个一百次,让自己变回曾经从容淡然的明霜小姐。既然事已至此,那就想办法解决!争取对自己,对母亲,对裘氏,最有利的境:“我用错了法子,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父亲这些年的宠爱,是我从你和令兄的手里偷来的?!?br />
        “噢?”

        “姐姐不过是希望父亲能多看我几眼,多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罢了,你也明白,父亲除了上心四夫人,上心你,还将谁放在眼里呢……”姬明霜眸子闪烁:“我易容成偏向四夫人的样子,是我的不对,可你呢?”

        嘴角一点一点勾了起来:“继续?!?br />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何苦如此羞辱于我?!奔魉Φ母蘖Γ骸澳闳舨宦?,要打要骂,姐姐不会多说一句,却何苦……何苦要将我最后的自尊都粉碎!何苦要让我……”她环视一周,嘴角浮出一抹自嘲。虽然没说下去,意思却很明显了,何苦要让她在万众瞩目之下,这么难堪地暴露出本来的面目。

        这一番话,不可谓不煽情。

        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情衷意切。

        既为她戴着人皮面具找到了一个最为合理的解释,也将矛头一转,重新指向了乔青。

        四下里的窃窃私语渐渐消失,那些看着明霜又惊又惧厌恶难言的表情,也渐渐偏转向了怜悯之色。好好一个姑娘,谁愿意把自己弄成这样呢?若非情非得已,谁会选择这么极端的一个方式——一切,不过是为了姬寒那寥寥无几的父爱啊——当初姬寒对四夫人有多好?那人消失之后,那九十九个后娶进来无一处不像四夫人的代替品,已经能够说明一切。更不用说姬明霜为何得到了全不同于其他子女的宠爱,谁不知道其中原因?原本只以为是冥冥中注定,却不曾想,竟是这个女儿的良苦用心!

        就连姬寒,都忍不住一怔。

        他看一眼眸子低垂的姬明霜,再看一眼目中含恨的大夫人,很有些恍惚之色。

        乔青轻轻笑了起来:“说完了?”

        姬明霜抬起头,不等她说话,乔青一摆手:“给了你这么长时间,再狗血的戏码也该演过瘾了。姬明霜,老子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从来不打女人?”

        这话绝对没说错!

        她自认纯爷们,也或者说,很少把女人看做是她的对手。在乔青的心里,女人只有两种。一种,不惹到她,是用来疼的,比如无紫非杏和当初的小丫头万俟灵柳依依。另一种,招惹上了她,是用来杀的,比如唐嫣庄菲儿玉姬。杀就杀了,扇巴掌拽头发这种没节操没风度的事儿,直接降低她的水准线。

        在场之人连连点头,在这一点上,姬氏这少族长绝对俯视世间诸多伟丈夫!

        不过,她这是什么意思?

        正疑惑的时候,就听乔青已经走到了姬明霜身前,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爷当了三十年的男人,今天,很荣幸的告诉你——你,把老子惹火了!”

        啪——

        狠狠的一巴掌,就这么扇上了姬明霜错愕的脸。

        这一掴之狠,让她猛然甩过头去,不可抑制地吐出了一口血。姬明霜不可置信地捂住脸颊,看回乔青的眼中写着一万个不可能!她不信,乔青会动手,她竟敢真的动手!在方才那一番话之后,以她的审时度势,必该和她握手言和才是正经,否则,只会让众人偏转的同情心,再一次倒向她。

        姬明霜愣愣地看着她:“你……”

        “你不是说老子羞辱你么,说都说了,不羞辱个够本,爷白戴这大头帽?!?br />
        啪——

        又是一巴掌。

        这一掴,甚至比之前还要狠,掌心萦绕着的神力透过高高肿起的脸颊,传至她的四肢百骸之中,一瞬已形成了内伤。姬明霜脸色扭曲,一口血合着两颗牙齿喷了出去:“乔青!”

        她忍不住厉喝。

        “啧,刚才不是演的挺好么,”乔青笑的轻描淡写,脸上那种欠扁的模样一转,顿时就跟刚才姬明霜那博取同情的戏码一模一样:“你若不满,要打要骂,姐姐不会多说一句?!闭庋菁忌踔劣泄薏患?,跟变脸似的,只让人眨巴眨巴眼,集体回不过神。再看的时候,乔青已然又是那等冷笑森森的模样,睇着姬明霜肿起五根青紫手印的脸:“演呗,谁不会?”

        言外之意,老子早八百年就是戏曲界精英了。不演,只是懒得跟你叽歪,真以为自己是盘儿菜?

        姬明霜咬碎了一口牙,其实这口牙,也在乔青这两下里头,差不多碎了个七七八八了。

        乔青耸耸肩:“刚才那两下,是老子忍不住想打你。现在这一下——是忘尘的?!?br />
        她的手高高扬起,特意斜了一眼那边儿回不过神的大夫人。

        “乔青,尔敢!”大夫人一个激灵,这一下再下去,明霜那张脸,可就要毁了!

        啪——

        干脆利落的一掌,就是乔青对她的回答。

        姬明霜倒卷出去,血雾在半空中喷射机一样洒着!

        大夫人冲上前去,把姬明霜一把接住,听乔青远远站在那头甚至连动都不动明显一点儿也不担心:“啧,打到这么远,这才是废他异火的一巴掌,后头还有废他记忆废他修为的两下,姬明霜,算你先欠着,一会儿爷会全部讨回来?!?br />
        姬寒浑身一颤。

        他恍惚的神色顿时冷厉,霍然扭头,死死瞪着那一对母女:“她说的,是真的?”

        看样子,这个人倒是真的不知道当初翼州发生的事儿。当然了,即便曾经不知道,现在这一切也明了了,四下里一片哗然之声,只觉得这里头真真假假弄不清谁为真言谁又是谎话。他们默不作声揣测着这一些,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惊骇的大呼:“裘氏……你……你们要干什么?!”

        紧接着——

        所有人都发现——

        他们赖以生存的神力,凝固了!

        独属于血族的血脉之力,足足有三千多的裘氏族人,在同一时间,将整个大比之地内所有的武者,集体桎梏!

        火车上,手机分享的网络,各种没信号。

        总算是发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