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二十章 裘氏惊变

    第二十章 裘氏惊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十章 裘氏惊变

        九天玉!

        早在天元拍卖的时候,已有不少人大致知道了这个神秘不已的东西。即便尚不了解此物用处,可能让氏族为之争端的,又岂会是普通凡物?剩下九梯之中并不知晓的,也通过擂台投影中每一个人的表现,第一次得知了这让人心跳加速的三个字。

        这个被历史的洪流所淹没,这个被氏族有意无意的掩盖,这个少有人知的神秘至宝,终于在这一刻,重新响彻了整个大陆。一时间,东洲天幕之下,无数个阶梯,无数个角落,无数道声音,都齐齐念出了这个名字。

        “九天玉……”

        “没错,一定是它!”

        “没想到裘族长竟还藏了一块儿!”

        视线如刀,齐齐朝着裘族长射了过去,让他目眦欲裂悲愤交加!他有个屁的九天玉!唯一的那一块儿,早在天元拍卖上就失窃易主了,直到现在他都不确定到底在谁的手里边儿。裘族长怒意升腾,怎么都没想到,那裘万海竟是打的这么个主意?更没想到,他的手底下,七八两位长老竟然全被这裘万海给收买!不说已经死的透透的八长老裘正,就说七长老,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却在裘红丹栽赃陷害的时候出了手,把他推到了杀人灭口的境地上,辩无可辩。

        “很好,很好?!奔热槐缥蘅杀?,他也不必再解释,这个世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此人不愧为一族之长,一怒之后渐渐沉下了气,又恢复了那等笑里藏刀的乐呵呵模样。如果没有这一出,他又怎么知道裘万海的狼子野心,又怎么知道这个“忠心”手下的手里,竟还有一块儿九天玉:“裘万海啊裘万海,老夫不知道你准备了多少年,在老夫的眼皮子底下一连买通两个长老,也算你的本事了?!?br />
        裘万海站了起来,不语。

        裘族长又道:“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你若是再老辣些,必不会如此仓促的出手!”

        裘族长像是有所依仗,看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大长老,老谋深算的模样毫不担忧。裘万海也同时看向了和七长老缠斗在一起的大夫人,心下稍稍有些打鼓——这准备,当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他对裘氏那个位子,垂涎了也不止千百年的时间。一切准备妥当,欠的,也只是一个时机而已??墒呛斓?,会不会有些鲁莽了……

        砰——

        七长老倒卷在地。

        大夫人落下来,像是明白了裘万海的担心,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风——这个位子,等了一年又一年,前畏狼后怕虎,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如今,这就是天赐良机,最好的时机!

        裘万海点点头,回想到自己一切的准备,猛然大喝:“裘族长,我父女一心为族,你却因一块儿九天玉伤透我二人的心,你将裘氏族人置于何地?当年八长老忠心为族,你却只顾一己私念,命令裘正陷害于他,灭其子嗣后裔,我裘氏,没有这样的族长!”

        “我裘氏,没有这样的族长!”

        “我裘氏,没有这样的族长!”

        “我裘氏,没有……”

        一声又一声的呐喊,全部来自于另外一边的传送台。

        光晕包裹之中,接连三拨足有千人的队伍,就这么突临现??!这三千人左右的队伍,足足是整个裘氏三分之一的族人!这说明了什么,裘氏之中,已在不知不觉间,被裘万??刂屏擞腥种换苟嗟娜?。裘族长身后有两名长老,齐齐惊怒出声:“你们……你们……叛徒!”

        这两个族长几乎要骇破了胆!

        想想看吧,他们能出现在这里,最起码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些忠于族长的人,这会儿必定是集体被制住了!

        什么人有这样的能耐?这个早在半年多前就出发来此的裘万海么?他们惊魂不定地瞪着裘万海,四下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大概明白了这百年大比已经变了味儿,完全成为了裘氏那把椅子的争夺战了!穆氏和纳兰氏族的静静坐在席位上看戏,一脸的幸灾乐祸。姬氏的在姬寒的带领下也无人出声,将偌大戏台完全留给了裘氏。

        “好好好!这些年,老夫踏遍东洲,只为寻找九天玉的下落。没想到,九天玉尚未集齐,竟给了你这畜生可趁之机!”裘族长叹一口气,再也绷不住了那等老狐狸的笑容。当初裘红丹和姬寒成亲的时候,他就应该料到这一天,一个借着裘氏的背景问鼎姬氏族长之位,一个借着姬氏大夫人的风光给裘万海大开方便之门。只是裘万海的修为实在看不得他眼里,对九天玉的执念,又让他浪费了太多心神……

        可笑他还把裘红丹当成裘氏人!

        可笑他天元拍卖上,还想帮那明霜丫头一把。

        裘族长心灰意冷,这幅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的模样,让观战的乔青都不由得皱了皱眉。这老东西之前说话的语气,仿佛认定了自己早晚能集齐九天玉一样。身为一族之长,对裘氏漠不关心也就罢了,此人的年岁,比姬寒多了不知凡几,少说也有几千岁的差距!能当上裘氏族长,当初想必也是个精彩绝艳的人物。然而这千多年下来,姬寒的修为早已胜了他一筹,这个人,却把一切都寄托在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玩意儿上?就好像当初天元拍卖,九天玉的争端一出,这老东西比任何人都着急。再好像今天,一听见九天玉的消息,甚至都没有被证实,他便从裘氏冲到了这儿来……

        他为什么,又凭什么?

        或者说,曾经有什么人或什么事儿,让他坚信自己定能集齐了九天玉?乔青眸子闪烁,不由得看向了一直待她古怪的好的大长老,那个老头,又是为了什么?一种四族中人,皆被人冥冥之中影响了的感觉,突如其来地萦上心头……

        乔青不再多想,看裘氏族长浑浊的眸子里掠过不屑之意,轻轻笑道:“裘万海,若你果断早动手个一阵子,或者还真有问鼎那个位置的可能!可惜,你打错了算盘!”

        “哦?”

        “大长老半年前出关,已晋升到了神尊六层的境界,你如何跟本族长斗?”

        裘万海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大长老,你说大长老?”他就如同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大长老一心为族,又怎会放任你这样一个族长……”

        他后面说的什么,裘族长完全没听见,只脑子一嗡,想到了一个绝不可能的猜测!裘氏大长老,他的心腹!裘族长霍然回头!

        只这眨眼功夫——

        噗嗤——

        一指入肉!

        那一进入大比之地,便口口声声指着裘红丹栽赃嫁祸,言语之间完全是族长一党的大长老,神不知鬼不觉的一指,径自穿透了裘族长的衣衫、皮肉、骨血、直入后心!这老头的脸上仍然保持着那等笑呵呵的模样,可睁大的眼睛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脑海之中,唯一响起的,便是曾经那祈族预言师的八字箴言——一生荣辱,终归九天。

        终归九天……

        终归九天……

        这四个字在他脑中轰鸣响彻,直到这一刻,他才参透了这其中的意思:“哈哈哈,原来是这个意思,竟是这个意……”

        砰——

        裘氏族长,魂归九天。

        死寂!

        真正的一片死寂!

        甚至连呼吸都放缓了,没有人发出一丝儿的声音,也没有人能想的到,这几乎屹立在整个大陆巅峰的一族之长,竟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力战群雄,甚至连个屁都没有,就这么突然的死了?众人怔怔望着那双目大睁直接被一指戳死了的裘族长,集体茫然惊愣回不过神。

        直到方才出言的两个长老发出了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吼:“族长!”

        二人老泪纵横,猛然看向出手的大长老:“你……你为什么?”

        大长老看也不看两人,直接转向了大夫人裘红丹。在后者几不可察的一点头后,大长老从地上的尸体上摸出一块儿并不算大的玉石,捏在了手里:“这就是原因?!?br />
        一方白玉,光泽莹莹。

        所有人的视线,都随着这白玉的出现,而变得炙热了起来。粗重的呼吸一点一点聚积在鱼肚白的天幕上,带着一种名为贪婪的气息。大长老睇着这块儿玉石,发出了一声冷笑:“这就是九天玉,当年族长残害了八长老后便将此物收在了身上。此事你们不知道,老夫跟随族长多年,又怎会不知?”

        二人摇着头:“不可……”

        “没什么不可能的,族长不仁,自当有人取代!”大长老一抱拳,朝着那边儿眼睛里满是急切的裘万海:“参见族长!”

        “参见族长!”

        “参见族……”

        这四个字,被那三千裘氏族人轰隆响彻,先前那被大夫人打伤的七长老也躬身行礼,一下子,原本的裘万海咸鱼翻身,竟是站在了裘氏的巅峰之位!他满面红光,激动到双手都在颤抖,猛然射向了犹自不可置信的那两个人身上!这二人咬了咬牙,低头看一眼地上死的透透的尸体,再看一眼大长老手里“证据确凿”的玉石,无力地对视一眼,同时低下了头:“参见族长?!?br />
        裘万海激动到仰天大笑:“好!好!平身,平身?!?br />
        小人得志,木已成舟。

        待到裘氏的欢呼平息了下来,大长老这才走上前去,躬身问道:“族长,这九天玉……”

        裘万海一句“收起来”还没出口,大夫人一眼淡淡看了过来,他一个激灵将到口的话收了起来。这个九天玉,当然就是他的那一块儿!早已提早放在了大长老的身上,让他在这一刻从族长身上摸出,给了他上位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本来这东西,是要接下来再还给囚狼的,一则,送还八长老的遗孤,给他这初初登位的新族长建立仁义的威信;二则,这玩意儿若在一族手里,旁人或许不敢明争,可若是囚狼……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穆氏和纳兰氏必定群起而攻之!

        他甚至也能猜测到,姬寒亦不会让囚狼拿着这东西!

        裘万?;肥右恢?,几乎所有的人都竖起了耳朵,眼中精光闪烁。他犹豫良久,在大夫人一遍又一遍看过来的催促中,一咬牙,方要开口——

        有一道声音,已经先他一步:“自是物归原主!”

        这声音清冷如冰。

        在所有人都集中精力的一刻如此突兀的响起,不少人一怔,瞬间朝着囚狼射了过去!矛头直指囚狼,心中暗骂这人傻了吧,这个时候要这烫手山芋,简直是找死!然而,却在见到他表情的一瞬,集体皱起了眉头——刚才,好像不是他说的话。

        囚狼霍然抬头,脸上的表情似惊似喜,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了乔青,在看见她的虎躯一震后,终于确定了不是自己听错。

        两人齐齐仰头,死死盯着某一个方向。

        嗤啦——

        遥远的天幕上,一声撕裂空间的声音,紧跟着这声音而来。

        只见那方方亮了少许的天幕,呈现着鱼肚白的颜色,正被人撕裂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那黑洞之中,一抹琴音悠悠扬扬地传了进来,由远及近,让所有听见的人都一瞬痴迷,沉浸在这清冷的天籁之中,不可自拔。

        却有那么一个人。

        不,是有那么一群人。

        乔青、凤无绝、囚狼、无紫、非杏、洛四、项七,甚至大白和大黑,在听见那一把清冷的嗓子,在听见这一刻悠远的琴声之际,面色惊喜,如遭雷击!

        “回来了……”这两个字被乔青哽咽着呢喃出,笑到弯弯如月牙的眸子里,渐渐晕上了欣喜的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