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九章 大夫人的谋算

    第十九章 大夫人的谋算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九章 大夫人的谋算

        这一刻,千钧一发!

        这一刻,急如星火!

        这一刻,可说是乔青三十年来最为接近死亡的一刻,甚至当初血雷降世,都没有让她感觉到如此的?;?!

        一片一片惊惧不已的嘶吼之中,囚狼瞳孔骤缩,想都不想就要把乔青给推开,然而就在这时,他体内的血液骤然凝固,让他飞快伸出的胳膊不由自己的一滞!也就在这时,乔青甚至感觉到了这利爪尖锐如刀锋的指甲,已然触上了她脖子上一瞬倒竖的汗毛!

        那白皙修长的纤细脖颈,仿佛下一秒就能嘎嘣一声,被生生掐断!

        天妒英才!这是此刻所有人脑中浮现出的一句话,这种惋惜又悲愤的情绪萦绕着每一个人,让他们不忍再看,齐齐不敢相信地闭上了眼。

        “嘎嘣!”

        如此清脆又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声,像是昭示了方才那白皙脖颈的下场,也昭示了这万岁以下第一人的结局。不错,万岁以下第一人!自方才乔青力挫神尊二层之后,相信没有人会对这样的称谓有所怀疑。这不出世的天才,这将百年大比完全变成了一场独秀的姬氏少族长,这让整个东洲都为之震撼惊艳的乔青乔姑娘——

        “死了……”

        “哎,回力回天啊?!?br />
        “真是峰回路转,怎么就……就……就……我靠!我靠!格老子的!快看——”

        这最后一人跳着脚发出一声惊呼,所有听见的都飞快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画面,顿时就让他们瞪直了眼珠子,嘴巴张成一个O形,简直能塞下一个鸡蛋!

        搞什么?

        没有血溅三尺,没有横尸擂台,甚至见鬼的连一点儿伤都没有!不对,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到底那一整个擂台的乔青,一整个擂台一模一样犹如镜子一般的红衣人,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

        看看吧,整个擂台上,几乎站了一圈儿的乔青,一圈儿拥有她的气息她的威压就连神识感知都分辨不出来的乔青!见鬼了么,还是眼珠子长歪了,要不怎么解释这群突如其来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组着团儿吓唬人的乔青?

        “一、二、三……”

        “十七、十八……啊,你们别动啊,老子眼都花了!”

        “眼花了算什么,我脑浆都快化了,会动!竟然都会动!谁他妈来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些人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点过去,结果那一群的“乔青”同时歪了歪脑袋,你能想象么,无数个乔青一齐歪着头朝着他们无辜地眨巴眨巴眼,那叫个茫然,那叫个人畜无害,那叫个眼花缭乱,那叫个脑子一懵噩梦一场一二三四重头再来……

        顿时,一个个族人们集体跳脚了,直到某个族人忽然发出了一声弱弱的疑问:“难道姬族长他……”

        哗——

        无数的脑袋,齐齐转向姬寒。

        好家伙,那瞪着他的惊悚小目光,就如同看着一匹绝世种马,还他妈是人形会移动的!

        姬寒脸色顿青,那变脸速度刷的一下子,跟翻书似的。脑门上的青筋几乎要鼓起来,他压下火气,再看向擂台上的眸子复杂难言,搀着说不出的忌惮之色!方才不少人都闭上了眼,他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这些“人”,皆是于同一时刻,凭空出现!

        甚至,连他都分不出到底哪一个是乔青!

        姬寒的眸子不断闪烁着,一边大长老瞪着眼睛一屁股跌了下去:“姬氏这是请回来了一个什么小怪物,这这……你……你能分的出来?”

        一旁凤无绝沉沉地呼出一口气:“能?!?br />
        正在集体惊叹加摇头如拨浪鼓的非杏四人,齐刷刷地扭过了头:“哪个是……公子?”原谅他们吧,那一整个台上全是乔青,数不清的乔青,实在是太吓人了。天知道他们瞪着眼睛看了半天,还没分辨到一半儿,只觉得头都晕了。

        同时擂台之上,无数的“乔青”,也齐齐歪着头好奇地看了过来。

        众人集体一个哆嗦,连余光都不再瞄向擂台上惊悚的画面,一齐朝着凤无绝惊叹加崇拜的求指点。凤无绝含笑的眸子望向擂台上某一个方向,带着犹如至宝回归般的万幸和咬牙切齿的气恼,从牙缝里挤出来:“哪个最自恋?”

        什么叫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里面,自然只会有一个乔青,威压可混淆,气息可混淆,可那天生自恋的性子是绝对无法再短时间内模仿出来的。这下子,悟了的众人可说一眼寻到了乔青真身——普天之下,恐怕换了哪个都不会如此坑爹的在刚捡回一条小命之后一不怕死二不要命的先整理发型吧?

        唔,这里有一个。

        那擂台的正中央,在一片红影重叠的掩护之下,正有那么一个人秉持着“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的宗旨,十分敬业地理顺着被罡风吹乱的那一头海草儿——一这是本尊,没跑的!而她的另一只手,正懒洋洋轻轻松地捏着一只不断颤抖的巨大爪子!

        这爪子当然是属于青岚虎!

        它的身体尚在空间裂缝之外,唯有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子凭空伸了进来,被乔青捏着软塌塌的腕骨垂下的五爪跟软面条似的耷拉着??占淞逊斓牧硪煌?,仿佛有什么凄厉的嘶吼杀猪一样隐隐传了过来,叫的人背后发冷汗毛倒竖。显然,方才那嘎嘣一声,就是这可怜凶兽的断骨之声了。

        “原来如此!”大长老睿智地眯起了眼睛,捋着胡子笑的恍然大悟。这青岚虎身为裘正玄兽,主人若死,它则实力大降,待到成为了无主之兽又没了强大的实力的时候,唯一的下场便是被其他凶兽吞吃入腹。

        “所以时间紧迫,只能在老爹的最近处撕裂空间?!狈镄∈W拍衫际獾男∈?,仰起小脑袋,接上。

        “不错,且它只有一击?!贝蟪だ弦涣车娜孀涌山?,慈爱地摸了摸这小朋友的小脑袋,又摸了摸纳兰诗意白嫩嫩的小脸儿,这才道:“这一击,必是突然一击,致命一击!那么怎么判断少族长的所在?”

        “气息?”

        “就是气息!”

        可没想到的是,那无数个红衣人在一刹那间出现,无数道气息出现在了它的四面八方,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让它乱了。也只需要这么一刹那的停顿,不需任何人,乔青便能自救!

        听完了大长老的解释,不少人都暗暗点头,明白了过来??晌侍庥掷戳耍骸澳钦庑┑降资恰?br />
        大长老呆了一会儿,苦笑着摇头:“这就要问少族长了?!?br />
        然而一抬头,差点儿惊的把手底下的纳兰诗意给拍出去!只见擂台上的乔青,终于整理完了发型,手中一闪,出现了一把薄如蝉翼的飞刀。素白的指尖捏着飞刀一边,正给那只毛绒大爪子锉着指甲,一边儿矬,还一边儿念念有词:“啧,知道什么叫愿赌服输不?闭嘴!”她掏掏耳朵,一飞刀戳上这斑斓虎的爪子背,空间外头的惨叫一个破音,立马老老实实地静了下来:“这还差不多,老子今天就放你一马,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自己,跟我家小竹猫同是猫科动物。成了,我看看——啧,这小美甲做的,倍儿帅!”

        巨大的爪子被她竖起来,满意地看着被修的平平的指甲,这才一扯,一丢——

        顿时,青岚虎便被丢出了空间裂缝。

        素手一拂,裂缝立刻消失不见。

        乔青这才扭过头,望向蹲在擂台旁磨指甲的她家大白:“哎呦喂,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大白原本正准备磨尖了猫爪去挠她,非得把这个整天吓的猫半死的混球儿给挠个满脸开花、花开烂漫!听见这玩意儿后头那一句,顿时眨巴了眨巴圆溜溜的猫眼,背起爪子来,猫脸严肃:“为了猫爷放它一马?”

        乔青点头点的无比诚恳:“必须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br />
        “放屁!”大白一个高就蹿了上去,一爪子扇她脑门上:“那狗日的玩意儿差点儿弄死你!”

        “谁叫我一看见那威武的虎爪,就想到了咱家英俊潇洒的大白呢?!?br />
        “喵呜?”

        “啧,下不去手??!”

        “喵了个咪的,算你有良心?!泵ㄑ圩俗?,大白傲娇地仰起肥嘟嘟的三下巴,背起手溜溜达达地转身走了:“猫爷先记你一过,以后看表现?!?br />
        旁边儿饕餮大黑齐齐捂脸,当猫当太久,智商也从龙族降到宠物猫的等级了?还放它一马?没了利剑一样的爪子,那头老虎就跟只没牙的小猫没区别!等着以后让凶兽大军给啃了吧。这家伙,简直就是杀人……哦不,杀兽不见血!

        饕餮一狗脸的鄙夷,大黑一鸟脸的无语,看着甩着一身绒毛得得瑟瑟就溜达走了的肥猫,刚想提醒句什么,忽悠猫不偿命的乔青立马笑吟吟地睨了过来,那小眼神儿,那小威胁,那小阴森,这一狗一鸟立马阵亡,吧嗒一下,倒地翻肚,果断装死。

        唔,这个结果,乔青很满意。

        她一挥袖,台上眼花缭乱的红衣人,顿时消失不见,化为了一颗颗小小的西红柿。同时这些西红柿原地一晃,如同合体一般集体消散,只留下了蹲在乔青脚边的那一个。它仰着红彤彤的脑袋,叶子乱抖,一副撒娇卖萌求表扬的模样,人畜无害别提多可爱了。

        然而落在旁人的眼里,却如同看见了一头活恐龙:“老天,是双生果!这是什么技能,复制么?不对,不对,这是多重复制!肯定是这双生果吞了千手藤,也继承了它的一部分技能??峙抡飧粗频募?,得有一千个之多吧?”

        “我的妈,我的亲妈——睚眦、饕餮、神火、神识化形,足以对抗神尊二层的实力!这又多了一个能以假乱真的并蒂果?这么多好东西,真想抢劫了她……”

        “兄弟你牛逼,就不怕她人皮一去,变成凶兽吞了你?”

        “咳,我就说说,说说——”

        “人比人气死人啊,乔姑娘,你还让不让咱们活了!”

        一片一片的哀嚎声,无比幽怨地就朝着乔青去了,这些小目光里含着狂热,含着崇拜,含着哭笑不得的羡慕嫉妒恨。乔青摸了摸鼻子,自然不会把自己其他的底牌说出来引起公愤。她看向了地上已经被吓尿了的裘正,这个老东西,这一次是真的吓疯了,死狗一样趴在地上,抖的跟个筛子似的:“老子难得善良一回,就差点儿死在这善良里头。啧,天逼我么这是?!?br />
        身边囚狼翻个大大的白眼儿,你货明明是知道不动手他也必死,这才懒骨头发作了懒得自己杀。当然了,当众拆穿乔爷这么狗胆包天的事儿,他就不干了。反正她今天弄出这么大一乌龙,差点儿连小命都给赔上,早晚有人治她!他朝擂台下乔青一直不敢往那看的方向瞄了一眼,果然看见凤无绝似笑非笑阴丝丝的脸。

        乔青仰头望天,瞄天瞄地,打死不朝那男人看。

        凤无绝也不在意,坐在坐席上,那屁股沉稳的很,一副做好长期准备秋后算账的淡定。

        囚狼咂着嘴巴,一脸的幸灾乐祸。终于,他举起了长枪,一边儿意淫着某人被她男人治的下不了床的欢脱情景,一边儿朝着裘正的胸口,猛然刺了下去!

        枪尖闪亮。

        裘正吓的死狗一样:“二长老,二长老救我!”

        然而那裘氏坐席处,裘万海始终一动不动,冷眼看着这一切,嘴角一抹如释重负之意。被一把长枪贯穿了胸腹的裘正,喷出一口血,抽搐着倒向地上的一刻,看见的就是裘万海那一抹如释重负。顿时,这被叉成了羊肉串儿一样快死透了的老东西,便如同回光返照一样,睁着血红的眼睛,猛然喊出了一声死前的不甘:“是他!当年那个东西,在他手里!是九……”

        然而没了。

        裘正最后的话,被涌上口鼻的血完全堵??!

        一口血块儿,连汤带汁儿的被他喷了出来,再也说不出了那最后的线索。

        砰——

        一声巨响,裘正倒地,这次是真的死透了。

        那一抹血块儿,呈凝固的状态,躺在一片血泊之中,映照着裘正睁的极大极大死不瞑目的尸体。

        谁也没想到,这个老东西竟然在死前会爆出那么一句。囚狼立刻射向松了一口气的裘万海,深眸如剑,压着的惊讶犹如狂涛骇浪!是他,裘正虽没点名道姓,可他直觉一定是裘万海!然而方才裘万海明明一动未动,也没有施展血脉之力的痕?!?br />
        “不是他动的手?!?br />
        “是谁?”囚狼循着乔青微眯的视线看下去,映入眼帘的,正是下方姬寒身边端坐不动的大夫人。

        大夫人下颔微扬,那精致的看不出年岁的眼睛里,是一片诡谲之光。这样的变故,被不少人看在眼里,穆兰亭和纳兰秋对视一眼,可惜裘正最后没说出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姬寒则看向了坐在身边的女人,掠过深深的怀疑之色:“夫人,想必你需要解释解释了?!?br />
        “夫人?”大夫人将这两个字盘旋了两遍,嘴角含讥,慢慢站了起来:“诸位,这裘正既立生死斗,死便死了??纱巳诵氖醪徽?,死前疯言疯语,本夫人虽已嫁入姬氏,却到底是裘氏之人,怎能容得此人污蔑我族族长?”

        族长?

        好一个老刁妇,红口白牙,就将这罪名给推到了裘族长的身上!

        乔青冷笑一声,方要说话,只见下方一片金芒乍现,那属于裘氏的传送台上人影一晃,曾有过一面之缘的裘族长已然带着数名长老闻声而至!裘族长显然之前也在关注着擂台的投影,自裘氏看见了裘正死前的一幕,立刻便赶了来:“裘红丹,你说什么?!”

        裘红丹,大夫人的闺名。

        她眼中精芒一闪,立刻躬身道:“参见族长?!?br />
        “哼?!濒米宄ご蟛阶呦麓吞?,冷哼一声,身后站着的长老中,便有一人惊怒出声:“裘红丹,你最好把这话说个清楚!否则,污蔑族长之罪,可不是你能担的起的?!?br />
        大夫人笑的淡定非常,最起码同有些愣怔的裘万海来说,是绝对淡定的。她朝着裘万海递去一个安抚性的眼风,这两个人似乎透过空气交流了什么,渐渐裘万海沉着了下来,眸子里闪烁不已,终于变成了一种破釜沉舟之色!听大夫人笑道:“大长老,莫不是以为红丹嫁入姬氏,便真的什么也不知了。方才那裘正没说完的,到底是什么,你会不清楚么?”

        “老夫可不清楚?!?br />
        “呵,若非猜到了那是什么,大长老又岂会联同族长一同赶来?”

        大长老好像语塞一般,扭头看向裘族长。

        裘族长亦是一顿,他当然就是听见了裘正的话,产生了怀疑,才飞快赶来!一进入大比之地,听入耳中的便是裘红丹的那一句污蔑之言!他眸子闪烁,看看从坐席中站了起来的裘万海,再看看一脸胸有成竹显然有所准备的裘红丹,一下子就如同明白了什么。

        他入局了!

        “狼子野心,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br />
        大夫人却嗤笑了一声,拉回了之前的话题:“那种东西,除了族长之外,裘氏又有谁敢收在手里呢——我临时出手,只为保住族长的秘密!”一番话说的不紧不慢,其中却透出了浓浓的悲哀之色,甚至让人分不清是不是在演戏。

        演技高到这种程度,怪不得有姬明霜那个假脸女儿了。

        乔青拍拍被方才那惊闻震到回不过神来的囚狼:“没什么所谓,反正一整个裘氏,都得给你爷爷和弟弟陪葬?!?br />
        囚狼猛然回神!

        他不可置信地看一眼乔青,却见她眼中精芒一闪,透着一种一切尽在掌心的笃定。偏偏,殷红的嘴角似笑非笑,又好像只是随口一说的随意??伤?,乔青必定是认真的!她必定有自己的计划和打算:“是今……”

        乔青竖起手指,在红唇上一触:“嘘,咱们看戏?!?br />
        这边的小小动作,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那边大夫人裘红丹已和裘族长你来我往了好几个回合了。从头到尾,其他三个氏族的主要人物都在静静看着,仿佛对这突发状况并非那么惊讶。皆有一种情理之内意料之外的神色。倒是那些普通的族人,一个个一脸的惊惧之色,全没想到,怎的一个裘正之死,竟引出了这裘氏的内部争端?

        大夫人像是被逼急了,气到浑身颤抖。明霜上前来扶住了她,好半天,她才顺着胸口的气儿气恨道:“好好好,狡兔死,走狗烹,现在裘正死了,你们又准备来寻我问罪么。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族长,你敢不敢承认,你的手中还有一块儿九……”

        轰——

        一个长老瞬间出手!

        这长老的年纪明显比大长老和裘万海都轻一些,乃是裘氏七长老,猛然就射向了大夫人,一副准备杀人灭口的模样。大夫人看了一眼惊讶不已的裘族长,视线在裘氏大长老的身上一定,随即和飞冲而来的七长老交流了一个眼风,立刻缠斗在了一起!

        没有人想的到,一场百年大比,竟闹出了这样的变故,竟变成了裘氏内部的一场混战!

        同一时间——

        终于反应过来的众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是九天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