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七章 疯上一回!

    第十七章 疯上一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七章 疯上一回!

        他当然没死!

        大恨未消,大仇未报,他怎么能死,又怎么敢死!

        囚狼一点一点从坐席中站了起来,整个身躯绷的死紧死紧,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下一秒就能冲上前去把那老头连骨头带着血地撕咬下一大口皮肉!“裘正!”这两个字,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犹如这愤怒之兽的嘶吼咆哮!

        “真的是你!”那名叫裘正的老头,原本的狐疑和不确定顿时被证实了下来。他瞪大了眼睛,猛然摇着头满面惊慌之色:“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没……”脱口而出的惊叫说到一半,在裘万海的一瞪之后立刻噤声,人也是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哪里来的小子,竟敢直呼本长老大名,好没规矩!”

        “长老?”囚狼手攥起,猛地向前一步:“你成长老了?”

        “哈哈哈哈……老夫乃裘氏八长老!小子,什么都不知道也敢直呼老夫名讳,今日就念你不知者不罪,速速退下,本长老便不追究了?!彼腿淮笮α似鹄?,一句话没说完,原地一闪,一阵神力波动后,已然站在了擂台上。像是刻意避开之前的话题,裘正一眼都不看向颤抖不已的囚狼,对着早他两步传送来先上了擂台的另两族参赛者一抱拳:“两位,百年不见,别来无恙?!?br />
        这两个皆是中年模样。

        穆氏和纳兰氏私交甚好,两族的族人也是如此,对视了一眼后,同时掠过一丝诧异。老半天,他们才勉强笑了起来:“裘氏这一届百年大比,真是让人惊讶啊。前有一个小辈晋升神帝,后有阁下晋升了神尊,没想到我们这两个老东西,竟是落后了阁下一步?!?br />
        “什么?”

        “这老东西也晋升神尊了?”

        “就凭他的天赋,当上长老都是烧高香了,怎么还神尊了呢?!”

        这一句顿时引起了台下惊呼无数,包括姬氏大长老,都霍然起身,一脸的不可思议。裘正这个人,他也是有所耳闻的,天赋平平,善于溜须拍马,可运气却是不错。此人年轻的时候,得了一只极为稀有的玄兽——青岚虎??孔耪庥涤邪谆⒀龅那看笮?,他整体实力大进,跃入了裘氏供奉的位置。

        乔青听完他的介绍:“后来呢?!?br />
        “原本么,以他不怎么样的天赋,这供奉位置也就到了头??伤砥üΨ蚴翟诓淮?,攀上了裘万海这棵大树,正巧三十年前裘氏八长老陨落……”大长老重新坐下,提起那陨落之人猛然抬起了头,看向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刺激的囚狼,明白了什么一样的:“接着那人便在裘万海的张罗下,补上了那个位置?!?br />
        囚狼闭上眼。

        乔青拍拍他的肩:“继续?!?br />
        大长老胡子一跳,心说这臭丫头真不可爱,对老人家就不舍得客气一点儿!他吹胡子瞪眼了小半天,却见乔青只一门心思放在囚狼和擂上裘正的身上,便没趣儿道:“没有继续了,后面这三十年,都没听说过此人的消息?!?br />
        本来么,三十年时间,对于大长老这活了万多岁的老人来说,不过弹指一瞬,谁也不会放在心上。乔青点点头:“应该是闭关了?!?br />
        “如今这么看来,这人当初该是得了什么好处,闭关消化去了。要不然——神尊二层,就凭他?”

        “二层?”

        “这人当初连个神帝大圆满都不是,从出生至今,还是第一次参加百年大比,以前哪里轮的上这么个小子?三十年的时间,从神帝到神尊,不知道用了什么强行提升的丹药吧,今年倒是长了脸了,风水轮流转,裘氏里头恐怕也混上了个万岁以下的第一人?!?br />
        乔青好奇的仍然是:“二层?”

        大长老一愣:“什么二层?”

        “你说他是神尊二层,神尊这个境界,还跟千层饼似的?”

        “呸!”

        大长老听着这说法翻了翻老眼:“你这丫头,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有功夫上我那边去,给你好好补补课。神尊里头也有强有弱,且这强弱之分极其巨大,可说是神尊九层,一层一天地!像是第九梯那三个小萝卜头,只是神尊一层,也称为初入神尊,雷惊艳那个火灵稍微好一些,快要进入二层了。二层,便是完完全全巩固了这一境界,依次往上……”

        “等等,小萝卜头?”想起朱通天三人被这老人称呼为小萝卜头,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过仔细想想,以大长老的年纪,他叱咤风云的时候,那三个可不是还没出生么:“他们是小萝卜头,那老子是什么?”没发芽的萝卜种子?

        “在老人家面前称老子?”气的直瞪眼。

        乔青摆摆手:“还有你说火灵?”

        别看这老人只说了那么几句说,这里头的信息量却是太大太大了,乔青消化了好半天,才猛然想起他所说的火灵:“你是说,雷掌门,乃是异火生灵,进化为人?”

        “领悟力还不错?!?br />
        如果是这样,那之前的一切就说的通了,怪不得她总觉得雷惊艳这万岁之人,比起年龄来天真的有些过了头,再加上她在铸造上的造诣和对火的敏锐,原来是异火生出了灵智,修炼成为了人形!果然这些老一辈的强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乔青往擂台上扫了一眼,那上面裘正和另外两族之人寒暄片刻,那二人纷纷摇着头苦笑着下了擂,明显是自知不敌,主动放弃了……

        这也在另一个方面,印证了大长老的话。

        ——神尊九层,一层一天地!

        只是一层的差距,那二人却连联手对抗的想法都没有,便自动放弃了,这和她所理解的神尊,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然而再细细思考,便也明白了过来,越是到了高阶,晋升越是困难,没一点小小的提升,都将花费去百年甚至千年的时间,这每一层之间的差距,自不是如今的她可以想象!

        裘正老眼得意,精光闪烁:“两位,就这么放弃了?穆氏和纳兰氏这一次,可是接连三次都自动下台了??!哈哈哈哈……”

        这人充分诠释了何为小人得志!

        他那张苍老的吓人的脸笑成一朵菊花,大笑声刺耳逼人,让正走下台的那两个参赛者齐齐大怒,刚想返回擂台,纳兰秋和穆兰亭同时一个眼风制止了他们!这两人也是无奈,既然已知不敌,再打下去,无异于让这两个供奉上台找虐——平白受上一身伤,不值得。

        四下里不少人都戏谑地望了过去,穆兰亭挥挥手,看着两个参赛者重新下了台,这才无语地和纳兰秋对视了一眼——见鬼的乔青!闲着没事儿比什么千岁以下,有本事你去比第三次??!灭了这个嚣张的老东西!

        当然了,他也知道这不可能,别说乔青不会傻的去比,就算去,也不可能赢!别说是她了,就算换上姬氏的万岁以下者,也不会是那突然晋升到了二层的裘正对手。裘正也是心知肚明,一抱拳,装模作样地望向了台下姬寒:“姬族长,两族已经放弃,贵族又怎么说?”

        “呸!”

        “真是个老贱人,明明知道,还问!”

        “姬氏不可能有和这人对抗的,要不实力不行,要不年龄不对!妈的,让这么个人赢了第三擂,真是不爽!”

        当然了,这些话都是三族之人小小声嘀咕出来的,谁也不敢当着一个神尊二层当众叫嚣。裘正得意到不行,一双老眼还特意往囚狼的方向瞥了一眼,像是在说——小子,老夫如今这个地位和实力,哪怕你没死,又能怎么样?!

        囚狼双眼血红。

        姬寒面色难看。

        他还没接话——

        一道熟悉的嗓音已先他一步,倏然响彻:“当然是比!”

        囚狼猛然抬起了头,大长老几乎是霍然起身,整个姬氏在这一声后集体惊住,大比之地亦是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只望着那说话的人,却反应不过来其中的意思。乔青看一眼有惊又急的大长老:“裘万海是几层?”

        “四、四……”

        乔青眼睛一眯,漆黑的眸子里一抹凌厉金芒,朝着擂台就飞了上去!

        嗖——

        赤红的身影,越过一个个呆滞的人头,带起跳脚声此起彼伏:“我去!”

        “格老子的,她要干什么?!”

        “疯了疯了,不是少族长疯了,就是老子疯了!”

        可不是疯了么,这个时候往擂台上去,除了挑战还能干什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然而却又打死都不敢相信,她竟敢真的去挑战万岁以下?!

        那可是万岁以下??!

        那可是神尊二层??!

        她这个才三十岁的小豆芽,才是神王等级的小菜鸟,在一分钟之前甚至连神尊是有分层的这件事儿都不知道的小新手?然而他们再不相信,乔青的所说所为,由不得他们不信!她一路飞上擂台,飘然落下:“姬氏乔青,挑战万岁以下——”

        响亮的声音,就这么回荡在了天幕上。

        整个大比之地内所有的人,几乎是同一时刻从坐席上“呼啦”一下子全部站起,脸上浮现出无与伦比的骇然!

        “老子服了!”穆兰亭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珠子都快脱眶而出。天知道,乔青其实是他的克星吧,他真的真是随便一说啊,她竟然敢……竟然敢……

        “不服不行,这魄力……”纳兰秋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亦是一脸的赞服之色。

        这魄力什么呢?

        没有人能说的出。

        没有人能想到一个形容词来诠释对台上那一抹红影的感觉,他们只仰着脸,深深凝视着那悠然抱臂的人。包括裘氏之人,完全被乔青先前那一句话给惊呆住,挑战万岁以下,很好,裘万海老眼狠辣,爆出精光灼灼,既然是你找死,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裘万海朝着裘正递去一个眼风。

        这一幕被囚狼收入眼中,他猛然朝着台上就要冲:“乔青,你疯了,给老子下来!”

        凤无绝一把拉住了他。

        囚狼扭头,睚眦欲裂:“你也跟着他疯,放开我,输赢还是次要,她万一受了伤……老子要报仇,不是拿兄弟的命去换的!放开老子,该死,乔青你下来,凤无绝,那是你媳妇!”

        他当然知道!

        凤无绝当然知道!

        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乔青——这是囚狼??!是他们从翼州开始,就生死相随一路走过来的,是到了东洲以后并肩联手杀出一条血路的朋友、战友!这个人锥心泣血,这个人大仇未报,如果今天他能上台,他早就赶在了乔青之前!

        他只抬起头,以一种深深的、深深的目光,看着乔青——活着。

        乔青忽然就笑了起来,这是一种不需要解释的默契。她一向能说会道舌灿莲花,却绝不是个会安慰人的朋友。她可以在天元拍卖看见裘业的时候,警告囚狼不要露出马脚,也可以在后来说出他的仇她担了,一直拖到如今只为寻找一个完全妥帖的时机和办法。

        可是如今,血海深仇就在眼前!

        安慰?那种娘们儿唧唧的东西,她不会。

        实际行动?这个可以有。

        哪怕这裘正的出现完全出乎于她的计划之外,哪怕她今天会受伤,哪怕她要用出所有底牌,哪怕即便如此她也未必能赢,哪怕这件事儿对她这种心硬如铁的人简直就是没理智!可是理智是什么?不是都说她乔青疯么,不是都说她作死么,不是都说她恨不得拿个杆子把天捅个窟窿么?

        她今天,就疯上一回!

        直接无视掉了囚狼一声又一声的吼,乔青转过了头,嘴角噙笑,杀气惊天,盯着裘正一字一顿说出了走上擂台的第二句话:“生、死、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