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十二章 三喜临门

    第十二章 三喜临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十二章 三喜临门

        圣地之内。

        正争先恐后地冲进石门的人,一个急刹车,集体傻眼了。

        砰——

        砰砰砰——

        一个一个,跌坐地上。

        一个一个,犹临大敌。

        一个一个,如丧考妣。

        众多族人呆滞着眼睛半张着嘴,几乎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个心脏罢工!且不说一边儿仰天躺在地上明显是晕了的大长老,就说这传承池吧,什么时候,这池里那让他们心惊胆战又心驰神往恨不能一次觉醒上个七八九次的传承之火,竟是空的了?

        看看,偌大一个池子中,空空如也,光可鉴人,真正是一尘不染一扫而空焕然一新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烧光杀光抢光的策略,跟这比比,那叫什么?标准的小巫见大巫——人这是生生没给他们留下一丝儿丝儿的小火苗??!

        “火……火……”

        “传承火呢,咱们姬氏的传承火呢?!”

        “大长老!”

        “快把大长老叫起来!”

        一个长老飞冲向挺尸的白胡子老人,神识一探,不过受惊过度。几粒丹药飞快地给他喂下去,不一会儿,大长老便在一道道紧张不已的目光中清醒了过来。醒来的一刻,先是带着点儿迷茫的神色,待到看清了四周的一切,意识回流,长长的白胡子就是一跳,一跳,又一跳。

        众人的心脏也跟着他,一跳,一跳,又一跳。

        他们眼巴巴地瞧着他:“大大大……大长老……这是怎么回事儿?”

        大长老真是恨不得再晕一次算了!

        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用颤巍巍的调子,把这件事儿的前因后果给解释了个清楚。一切说完,再看四下里云里雾里明显接受不能的族人们,大长老老脸含悲,一脸肉疼之色,传承池啊,几十万年的传承池啊,任是谁一下子能把这一池子的传承火给吸了个干干净净?

        你说你不是头凶兽你能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儿?!

        大长老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你好好一个人,到底是怎么把这一整个池子都给吸干了的?他当然不知道,若是换了别人,别说吸干这么吓人的壮举,吸收哪怕一丝的火焰都是完全不可能之事。族人与传承之火,是一个接受与给予的关系,传承火的压力和煅烧,引致族人的觉醒蜕变,这和吸收,绝无关系。

        然而乔青,不同。

        她的天级火,拥有吞噬的能力!

        也正是这一种能力,让她在接受传承的同时也在吞噬着传承,接受的越多,吞噬的越多,获益越多,同时火焰变得更为强大,接受的更多,吞噬的也更多。如此往复一周,便成为了一个良性循环。于是,乔青火焰晋升,成为神火!传承池也跟着悲剧了……

        这一些,他们就是想破了脑子也不会知道。

        所有人都在这突如其来的震惊之下,呆若木鸡,化为了一座座眼珠不动的人体石雕。

        “这就是说……再也……再也……”

        “……再也不能觉醒了!”

        “杀了我吧,谁来杀了我吧,老子不求七八九次,只要再给我觉醒一次就好??!那族长呢,族长也不能再觉醒了?”

        这句话像是提醒了众人,哗啦一下子,集体朝姬寒看了过去。他也在盯着这传承池,眉骨一跳一跳满目的压抑之色,让众人不禁怀疑,刚才才封了少族长的姬寒会不会一个箭步蹿出去和他亲闺女火拼?!什么叫悲剧,这才是真正的啊,如果没有乔青,姬寒的成就将远远不止于五次而已;如果没有乔青,已经准备了良久的姬寒,说不得再有个一年半载便会入池开始六次觉醒;如果没有乔青……

        靠!

        已经有了!

        不止有了,人还神不知鬼不觉招呼都不打一声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地吸干了池子活生生的溜走了!

        大长老看着这一圈儿气的帕金森一样抖个不停的族人,再环视一周没发现乔青的气息,顿时明白过来不知道是气是怒还是好笑。他捋了两下长胡子:“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br />
        哗——

        集体抬头。

        一个个眼巴巴盯着他,听他拂一拂手,示意稍安勿躁:“这个办法,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br />
        “大长老,这都什么时候了,您就快些说吧!”

        “重建!”

        “重建?”

        “不错。至今为止,可知的觉醒之数唯有当年老祖的九次觉醒,想来这九之数目,亦是一个极限了?!闭獾故钦娴?,古往今来,九乃至尊之数。九转血灵、九品丹、九天玉、九次觉醒——这些到达了极致的东西,皆以九字命名,象征着一个至高之点,不可逾越。见众人纷纷小鸡啄米样点头,大长老接着侃:“这传承池虽是早于我族便存在,却和我族的血脉火焰同根同源,相辅相成。是以,若老祖宗可从传承池中获得九次觉醒,那么如今,为何不能有一个九次觉醒之人,释放火焰,重新填充了传承池?”

        大长老眯着浑浊的老眼,语速慢腾腾的,很有一种威严之感。

        不少人都静静沉思了下来,就连姬寒亦是同样:“可是……”

        “族长请讲?!?br />
        “上哪去寻那九次觉醒之人?”

        姬寒话到一半,眸子一闪,已然明白了这老头的意思!上哪去找?反正姬氏里头是不可能了,就连他本人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在没有传承池的前提下,再觉醒个四次之多!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史上最艰巨,没有之一。

        可是他不行,有人行!

        “青小姐!”

        “少族长!”

        不同的称呼不约而同脱口而出,这些异口同声的灵光乍现,让姬寒的脸色一变,随即恢复了正常。那些族人们就如同黑暗之中见到了曙光的旅人,抓住乔青这一根浮木朝着那光明大道飞奔前进——自然了,光明不光明这个不好说,反正至今跟着乔青前进的,一个个都自认是踏上了一条黑布隆冬的苦逼不归路……

        自然了,这个时候的族人们,是绝对不会那么想的。

        “对对对,少族长!”

        “少族长一定可以,她回族之前就能三次觉醒呢!”

        “剩下个两次肯定小菜一碟!哈哈,咱们有救了!有救了!”

        别误会,他们可没忘了把传承池给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是哪头凶兽??芍烙衷趺囱??先不说人家光明正大的接受传承,鬼知道发生了什么见鬼的事儿这池子就干了,于她来说,一个莫名其妙的无辜表情,就能把这些给推个一干二净!什么,你说她不会演?搞笑呢吧,那个一脸真诚满目无辜把裘二长老气到吐血的又是谁?

        更别说,如今这唯一一个有可能拯救传承池的可能,也被攥在了那少族长的手里??!

        想到此——

        众人只觉嘴角不受控制的一抽一抽。

        看着这一池子的空空如也,有个族人哭笑不得地小声咕哝着:“是不是说,咱们非但不能问罪,后头还得屁颠屁颠地陪着笑脸好吃好喝伺候着?”

        “何止,九次觉醒,那战线得拉长到多少年?”

        “没办法,那个大爷要是不开心了,一撂爪子,不觉醒了,咱们都得跟着白瞎瞪眼麻爪歇菜?!?br />
        ——这他妈的叫个什么事儿!

        众人齐齐闭嘴,一肚子憋屈就着眼泪生生吞回肚,已经可以估摸到未来不知多少年的苦逼生涯。

        不说了,说多了全是泪。

        唯有姬寒,深深看了一眼大长老,少有的,对这个姬氏如今年岁和资历最高的老人,并未含着过多的尊敬。而大长老,也同时回了他一个淡淡目光。他的面色沉着,浑浊的眸子淡然而睿智,没有人知道,这老人心下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作孽啊,这辈子唯一一次谎话,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了,晚节不保!

        而此时此刻。

        这一些,乔青都还不知道。

        她正和凤无绝一路飞奔回了雪落阁,喘着粗气倚在门口,一副累死累活的癞皮狗德行。然而,和她办弓着身子累的蔫头耷脑的模样,所完全相反的,是她嘴角挂着的一抹笑容,望着房间里被众人死死压回床上的白发男子,一点一点,扩散了开来。

        那人左右两只胳膊,分别被非杏和无紫给架住,连哄带骗地往床边儿压去:“公子快回来了,沈公子,快快快,你得休息!”

        那人一脸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这辈子就没这么狼狈过:“我又不是纸糊的?!?br />
        “不?!鼻衾乔套哦赏?,一边儿嗑着瓜子,一边儿顺嘴接茬。

        “要?!狈镄∈妥谒壬?,托着肉包子小脑袋笑眯眯应承。

        “怀?!甭逅南钇哒驹诖脖?,等着俩丫头不行的时候上手帮忙。

        “疑?!贝蟀鬃笞δ笞判∮愀啥?,右爪牵着小乌鸡,高抬贵脸。

        “你是?!摈吟颜ψ哦运苊么瓜延?,哈喇子快把地板给淹了。这货从椒盐烤小鸟的意淫中抽空拨冗,狗爪一挥,接了一句:“再磨蹭那个大爷可要回来了,看见你刚睁眼就起床,后头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彼恢滥腔?,自己不爽了就得整的所有人都哭爹喊娘,死道友不死贫道:“我说沈公子喂,赶紧的啊……”

        沈天衣让这六人三兽给气笑了,合着弄了半天,这是怕乔青回来连坐?他顶不住众物种的压力,翻翻眼睛坐到了床边儿,果然不该对这群孽畜抱有幻想,跟着乔青,能指望他们多有节操?

        刚想完,一口口水卡在嗓子眼儿里,愣住了。

        那门口倚着墙似笑非笑站着看戏的女人,不是乔青,又是谁?

        他昏迷了多久,连自己都没数,只有方才醒来的时候,通过众人的告知才大概了解了这一段时间的桩桩件件。这一睡,就如同只过了刹那时间,记忆还停留在上一秒的圣地之外,即便他们说了一万个放心安心,他也忍不住为那人心中忐忑。

        这一刻,看见了那人就这么好端端地站在外头,一颗焦灼的心才算放了下去。

        沈天衣微微一笑:“回来了?”

        乔青眉梢一挑:“舍得醒了?”

        夜幕之下,标准的二人式对话,一个永远如守候在不远处的挚友,仿佛不论这人去到多远,去到哪里,一个转身,便能听见他含笑轻语。一个永远夹枪带棍藏着小刺儿,再欢喜的时候也忍不住毒舌,好像不堵的人栽个跟头,就一肚子不痛快一样。

        隔着这一整个院子,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偏偏这“冰释前嫌”的一个和谐对视,被轰隆一下子冲了上来的众多物种们给破坏殆尽。房内的有多久没见过乔青了?天知道他们有多不淡定,一个个喜笑颜开就冲了出来。最后的结果就是,乔青默默抚住了额头,看着那五花八门被卡在了门框里一动不能动的那一群……咳,男人,女人,小孩儿,有猫,有狗,有鸟——我别着你的爪,你压着我的腿,他挤着它的脑袋,一个个拼命往外冲……

        一时间,裘狼的哇哇大骂,无紫非杏的唧唧歪歪,洛四项七的声声抽气,大白的喵喵尖叫,小乌鸡的哼哼哈哈,饕餮的嗷嗷狗叫,全都凑齐全了,合着几根白毛黑毛满天飘,那叫个有声有色别开生面!

        乔青看的啧啧感叹:“你确定我认识这一群?”

        身边凤无绝默默扭头,以实际行动表明了——我反正是不认识。

        “那么……”

        “撤!”

        这一对夫妻俩个顶个的无情无义,眼睁睁看着卡在门上的那一堆,对视一眼,转身,走人。后头各种哇哇大叫悲愤的响起,十里八村的都让这一嗓子一嗓子给嚎出来了,乔青捂着耳朵和凤无绝加快速度,三两步,就消失在了众人欲哭无泪的视线里。

        他们去了四夫人曾经的居室。

        这雪落阁,乃是四夫人的院落重新修葺,大多的房间和回廊都有了改变,唯有那一个小小的独院,姬寒命人保留了下来,没有动里面的一丝一毫。

        一迈进这小院子,乔青便皱起了眉头——愁、苦、悲。这就是这一方小院给她的感觉。即便两侧的花已经枯萎了,院内石案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其上一个四四方方的长形印子,应该是有什么曾许久地搁置在那里,雕琢着精致花饰的房梁下密密的一小面蛛网上粘着几只常见的昆虫。

        可她一闭上眼,似乎几十年前曾经的光鲜,再一次浮现眼帘。

        这是一种她说不出的感觉。

        明明是姹紫嫣红,石案清净,瑶琴雅致,雕琢用心,无处不透着姬寒对她深深的重视??赡侵值谋钩羁?,也似乎在那石案前静坐抚琴的女子指下,一丝丝流淌在了淡淡的轻捻浅拨之中……

        乔青睁开眼睛,一切重回原状。她大步走到房门前,把蛛网给扯了下来:“这网再结两天都能捞鱼了,痴心人?骗鬼呢?!?br />
        凤无绝推开房门:“正好浑水摸鱼?!?br />
        吱呀——

        月光之下,蒙蒙灰尘哗啦一下子就钻进鼻子里了,乔青被呛的一个趔趄,蹲在外边儿猛咳嗽:“我靠,这人是准备玩儿阴的,呛死老子一了百了!”

        “要是能呛死你,早有大把的人排队了,能活蹦乱跳到今天?”

        凤无绝一拂袖,一道神力将灰尘散去,拍着她的背拉她起来。这人就这么蹲着仰起脸,被呛的鼻涕眼泪糊了一脸,真是要多寒碜就有多寒碜,可偏偏条子正盘子靓,那面上本就白皙如同透明的肤色,在月辉下更是如同蒙了一层薄纱,眼尾挑着钩子漾着水光,看的人心里发痒。

        他压下这挠心挠肺的痒,直接拉着她的手不松开了:“少赖皮,起来了?!?br />
        乔青死皮赖脸地蹲着,仰着脸笑吟吟的:“腿麻了?!?br />
        “唔?”

        “抱一个呗?”

        太子爷溜溜地就伸手下去了,刚才还腿麻了的那货一个高蹦起来,蹿上他脖子,无尾熊一样哈哈大笑着攀着他。之前从圣地里出来,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人要应付,后来担心沈天衣的安危,一路紧赶慢赶差点儿没去了半条命。到了这一刻,站在这一方小小院子里,月光盈盈,对影成双,那之前足足一年半的分别,顿时就连滚带爬地蹿上心头了……

        她的下巴,抵着他的肩。

        朝着房门一指:“走着!”

        凤无绝的嘴角弯起来,背着她慢慢走了进去。

        难得的,背上那俩包子软绵绵地覆着他,他却没有丝毫的心猿意马,只这绵软之感透过背脊一点点延到了心上,听着乔青肆无忌惮的大笑,这焦灼了一整个年头的心,就这么平静了下来,奇异地受到了安抚……

        房间里面,和外面没什么不同,一样的脏乱差。

        想来姬寒之前闭关良久,渐渐负责打扫这里的人便懈怠了,再下来,他出关后来不来这儿,更是那些人偷懒与否的指向标。这房间比外面看上去还要大些,许是摆设空旷的原因,除了常规的桌椅床榻架之外,唯一一个他物就是一架琴了。

        乔青正望着那琴发呆。

        听凤无绝忽然出声:“那神火,就一丝儿吧?!?br />
        这声音沉沉,说不出的磁性,有笑意,还有危险。她正发呆呢,吓的一个哆嗦,差点儿从他背上滑下去:“你怎么知……咳,谁说的?!蔽铱?,这男人太腹黑了,竟然暗算老子!

        凤无绝让她给气笑了,往上托了托,不用回头,都知道这货现在肯定是仰头望天一脸的心虚。这么多年下来他要再不了解这货的套路,那真可以去调经上吊自挂东南枝了。一个正常人的套路,通常是有底儿,则横,无底儿,则退——可这货呢,从来反其道而行之,利用对人心的算计,越是无依仗的时候,越要狂的没边儿狂到天上去!什么挑战心跳玩儿什么,什么拉仇恨值干什么。就好像今天焚烧那千手藤的时候,她要是神火妥妥的,一早就插科打诨先忽悠着对方玩儿了,会这么快刀斩乱麻一上来就是杀招震慑?!

        凤无绝向后斜一眼,不解释。

        好吧,能骗过谁,也别指望骗过这个男人。真是从头发丝儿到脚底毛都让这人给数了个清楚:“姬明霜没看出来就成,爷不骗别人,就骗她?!逼怂?,也等于骗了裘万海和大夫人,这三个人,恐怕这会儿正狗急跳墙呢。

        “老实交代?!迸镜囊幌?,屁股上被某人实落落地拍了一下。

        乔青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甩出去!

        靠!

        老子竟然也有这一天,就连六岁的时候,那十八岁的老妖孽也没敢这么干。她一身毛都炸了,奈何心虚在前,牙酸地抽了两口气,忍了:“我坦白——神火这玩意儿,就是我大爷?!毕胂胫巴淌闪硕嗌俚耐?、异火、雷劫,那么多年下来,直到把传承池给一锅端了,才伺候好了这大爷,总算是升上去了:“也没人告诉我这玩意儿这么难搞,拼死拼活,驾驭不了?!?br />
        剑眉一挑,明白了过来。

        这明显又回到了一开始,方有火焰的那时候。

        神火的强悍和神秘,就如同那时她对火焰一无所知,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若要驾驭,又要重新开始。好在这神火乃是原本的天级火晋升上去的,乔青和它之间的默契已达到了一个顶点,现在,应该只是运用的问题了:“下次找个靠谱点儿的大爷?!?br />
        乔青哈哈大笑:“成,您是我大爷!”

        话落,泥鳅一样从背上滑下去,三两步钻到了那琴案前。

        琴弦上蒙着层细细的灰,她也不介意,随手拨弄了两下,音色嗡里嗡气的沉,不算漂亮。她一皱眉,果然如此:“这琴有古怪?!?br />
        凤无绝走上来,见她面色认真,亦是随手一拨:“怎么了?”

        “不知道,有种熟悉的感觉?!本秃孟袷堑背跷醇?,却有一种血脉上的牵连一般,那种让人心系的熟悉,另她忍不住地想走上前来,这么随手抚弄两下也是好的。忽然,耳边一声箫声忽起,青不用去看,也知道这是凤无绝的箫。这曲子没什么调子,只那么随意的吹,乔青闭上眼,指尖在这琴上轻轻的拨着,明明不知道他下一句的箫音,那骨子里的默契,却让这同是随意而为的两种音符,那般融洽地合到了一起……

        远在那边儿门框里猫着的无紫,忽然不再努力向外挤,静了下来:“是公子,和姑爷?!?br />
        无紫在琴上也是好手,当年的大燕名姬,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她越听笑容越大——这两人的琴箫合奏,可不是第一次,然而和当日乔家的医术大考,却有了不止一点点的差别。那个时候,公子的琴音尖锐,有一种乍起乍降的棱角,好听,却总让人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这个人生来便该是独自一人,龋龋独行,茫茫天下,一处不为家。而凤无绝呢,狂放有之,深沉有之,包容有之,却少了几分温情,那箫音如同天地之阔,沧海之莽,唯唯没有人情之柔。

        那是两个不会爱的人。

        可现在——

        琴声狂肆,犀利依旧,肆意依旧,随性依旧,那骨子凉薄和尖锐,却在不知不觉中微微敛起。箫声沉沉,犹如江水滔滔,沧海滚滚,可生了波,起了涟,一层层密密波澜连绵不绝了去……

        这是两个情深浓重的人。

        无紫静了下来,原以为要被旁边儿大白的肥肚子给挤个死扁。结果却是,在这默契天成的琴箫相合之中,门框里的六人三兽齐齐休战,闭上眼睛倾听了起来。大白仰起猫脸,三下巴在月光下微微抖动,陶醉地发出软绵绵的一声:“喵呜~”

        沈天衣合衣躺在床榻上,就着这声音,看一眼门框里挤着的那一堆,温润含笑,渐渐入睡。

        再远处,穆如笑被纳兰秋揽着,听他一声声低语响在耳边:“笑笑……”

        更远处,大长老坐在传承池外,望着这干池子的一脸肉疼,渐渐被满目的满意和赞赏之色所取代。他捋着胡子笑了起来,难得地丢掉了这什么狗屁的传承池,沉浸在这一方漫漫之音中。和音绵延而去,整个浮图岛上所有的人,都下意识地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或站,或坐,或躺,闭上了眼睛……

        就连姬寒,都走到了窗边,发出了一声不可自抑的深深叹息。

        琴箫在月光下流淌着,终于以乔青乍然升起的清亮高音,和凤无绝低低如诉的深沉绵延,而渐渐收了尾。那袅袅的尾音久久不散,直到完完全全消失了,浮图岛上,才恢复如初。这从静止到运动的一刹那,仿佛在人间偷走了一曲的时间。

        没有人知道,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在刚刚那一刻,他们都想到了谁,想到了什么。

        然而,他们不约而同的摒弃了那些,哪怕真的只有一刻。

        乔青收拢指尖,再随手拨弄了一下,方才那等肆意自如的清音妙妙,又重新变成了嗡里嗡气的沉闷声音。她不再多想,这琴是不凡的,这已经很明显了,可那又怎么样呢?她现在,只想一个高蹦回凤无绝的肩上,吧唧上一口。凤无绝没给她这个机会,先一步拉着她的手托了上去,大手捏着她的,一步一步,以一种极慢的速度,走出了这一间小院。

        真的是极慢,犹如乌龟慢爬。

        乌龟爷驮着他家媳妇牌的大壳,在浮图岛上悠闲静谧地散起了步。

        月光寂寂,这两人一上一下,也不说话,笑吟吟地享受着这一刻。

        直到月下树梢,隐入地平面。

        日头升起,太子爷把壳给搬回了雪落阁。

        看见的,就是依旧在门框里挤着的那一堆。好吧,秀智商的下限这方面,这一群不着调的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看看大白啃着项七的贼手,洛四掰着大白的毛爪,囚狼踩着饕餮的双角,这货竟然连狗的拟形都崩不住了,四只眼睛全瞪出来了。大黑就啄着它其中一只眼,啄的它嗷嗷叫,更加用力的用那狗爪掰着上头囚狼的脚腕。凤小十是最悲催的那一个,这小朋友被无紫和非杏举着,下头一动弹,他那小脑门就咣当咣当往门梁上碰,碰了一头小蘑菇包。

        乔青一脸悲色望青天:“真的不要下来个雷,劈了这一群么?”

        凤无绝主动担当雷公角色,上去一手揪着一个,三两下给丢出来了。这一群在半空划过各种弧度,叠罗汉一样哎呦哎呦恢复了自由。

        “公子!”

        “乔青!”

        “老爹!”

        “小青梅!”

        刚一重获自由,集体就扑上来了。

        乔青敬谢不敏地一挥手,直接撕裂空间不见了人:“人呢,哪去了?!彼敲婷嫦嚓?,还想找,凤无绝一个牵着一个,遛狗一样集体给牵走了。囚狼还在哇哇大叫:“我靠那变态一回来就和你情敌深情对视,你竟然要带走我们给她创造出墙的条件!你你你……”

        “模范丈夫?”

        “你……”

        太子爷剑眉一挑:“多谢夸奖?!?br />
        众:“……”

        房间里面,醒了过来的沈天衣,和撕裂空间一屁股坐在桌子前仰头灌下一杯茶的乔青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乔青丢掉杯子,咂嘴:“这群智商,太凶残了?!?br />
        沈天衣深以为然:“乔爷大人有大量?!?br />
        这一语双关,无异于是在道歉了。乔青听的脸色一僵,双肩垮了下来。他道什么歉呢,她气归气,可更多的,还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面对这个即将赴死,她却束手无策的至交好友!她走上去,把他往里一推:“过去点儿,爷谈情说爱了一晚上,这会儿腰酸背疼的?!?br />
        “我好歹是病号?!弊焐闲β钭?,人倒是往里了。

        “呦,原来你知道啊,看你昨天活蹦乱跳的想下床,还以为咱白发美男无坚不摧呢?!鼻乔喟颜硗肥鹄?,靠上去,整个人舒坦地哼唧一声。这个床无比的巨大,她没见过旁人的院落,然而雪落阁里,不论何种物件都是一等一的。乔青忽然一皱眉,想起昨天那破落的小院儿,一丝狐疑浮上脑中,没抓住,又跑掉了。

        她伸个懒腰,把沈天衣的肩膀勾?。骸八嫡?,我想了个办法?!?br />
        沈天衣的笑容顿时收了回去。

        他知道乔青指的是他的身体:“继续?!?br />
        “我不确定行不行的通,但是咱这事儿可不能再拖了?!彼蜕蛱煲录绮⒓?,哥俩好的靠在一起,当然了,这要忽略掉某人抽掉了她哥们枕头放在自己后头垫着的禽兽行径。病号美男斜一眼她背后的两个软绵绵的枕,认命地靠上干巴巴的床壁:“说吧,我有心理准备?!?br />
        “呸,弄的跟油尽灯枯了似的?!?br />
        沈天衣继续斜她。

        乔青干笑两声:“口误,口误,童言无忌?!?br />
        沈天衣坚持不懈地斜着她。

        乔青这次不干了,一个高蹦了起来:“老子青春靓丽风流倜傥敢说我三十岁了爷跟你没完!”

        沈天衣哈哈大笑:“乔爷永远十八岁?!?br />
        乔青这才满意了,总觉得这句话有点儿耳熟,嗯,肯定不是跟那个装嫩的老货一样。三十,在东洲大陆,实则才属于方方诞生的小孩儿呢,不说跟别人比,就是姬明霜,今年也七十多了吧。乔青臭美兮兮地重新坐下,一挑眉毛:“上道儿!”说回正经的:“老子这办法不靠谱,不过爷靠谱?!?br />
        她话到这里,多余的不再说了,像是只来通知一下他。

        然而他毫不意外。

        他知道,这是乔青把他的命给抗到了肩膀上,她想的办法,她自己来动手。行的通,皆大欢喜;行不通,他死,她背负这债,一辈子。然而他会劝她么,他不会,这是乔青的选择,也会是他的选择。到了如今,他们两人的关系,早已经不再是那么简单的爱慕与被爱慕,这之间,是患难,是情义,是生死,是交心,也是——交命!

        那么凤无绝呢?

        沈天衣想,那个男人恐怕一早就猜到了。

        他会阻止乔青么,会怕自己的死引起乔青一生愧疚么?他是怕的,却也绝对不会阻止。

        毫不客气的,十分凶残的,一把把乔青背后的俩枕头给抽了回来:“回吧,我大病未愈,需要休息。你打哪儿来回哪儿去,谈情说爱了一晚上还不消停,让病号跟着你睡眠不足呢?!?br />
        后背咣当一声撞到了坚硬的床壁上。方一瞪眼,沈天衣已经扭过了头,挥挥手,一秒钟进入熟睡状态。乔青瞪着这人看了半天,嘴角一勾,笑着蹦了下去,踢踢踏踏心情舒爽地走人了:“唔,对了,你这几天先养好身子,我准备准备,准备好了,就直接上了!”

        “我睡着了?!?br />
        “行,您睡着了,爷回了?!?br />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都过的平淡无常。

        乔青专注于为沈天衣治疗的准备,一丝不苟,一丝不敢懈怠。直到她七日之后,从紧闭的房门中走了出来,正巧是夜幕降临的傍晚时分,院子里竟是一个人都没有?她狐疑地四下里瞄了瞄,小竹猫移情别恋,老子忍了,她家男人竟然也没在?!

        这种自以为一切准备结束,会接受到迎接没想到成了个狗不理包子的感觉,真心是微妙的苦逼啊。

        她在黑漆漆的雪落阁里穿梭着。

        直到肚子饿了——

        迈入膳厅——

        顿时——

        一盏盏的油灯被点了起来,一个个的夜明珠被取了出来,整个膳厅内顿时光华耀眼,犹如白昼!

        入目所见,是偌大一方空间内,犹如晚宴一般的摆设,酒香食美,竟然一道道全都是凤无绝的拿手好菜!一个个笑眯眯的脸散落在大厅里,擎着酒杯笑望着她:“大胆乔青,还不速速滚来自罚三杯!”

        咻——

        接连三杯酒,离着老远就丢了过来。

        乔青素手一接,仰头就干!

        一杯接着一杯,干的是行云流水姿态风流,三杯之后,随手一丢,抱着手臂笑语宴宴:“这是整什么幺蛾子?”

        晚宴,明显的晚宴,却并非整个浮图岛上的那等大型庆祝。唯有他们这一个小团体,凤无绝,沈天衣,囚狼,无紫非杏,洛四项七,凤小十,再加上三只小兽,一来庆祝她的回归,二来沈天衣醒来,双喜临门。再有,乔青的出来,也就代表了沈天衣的治疗在即,预祝成功,三喜临门。

        这噱头由凤小十摇头晃脑的说了出来。

        乔青立马心情大畅:“这个好,三喜临门,来来来,不醉不归!”

        “可介意我们加入?”

        这一声,在乔青飞奔上了殿内的一刻,从后方传来。正是属于穆兰亭,穆如笑在一边儿蹦着高的喊恩公,纳兰秋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这一行人,和他们之间关系可微妙,在这个时间,即将开始那四族大比且明霜母女狗急跳墙的时机,不请自来……

        唔,微妙了。

        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交流了一个眼风后,还没说话。

        只听——

        哧溜——

        身边的已经五岁多的凤小十小朋友,狠狠吸回了嘴边不受控制的哈喇子。那双葡萄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纳兰颜……哦不,是她怀中抱着的一个小小女婴!

        ——拔不下眼珠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