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九章

        凤无绝毫不意外。

        或者说,姬寒这句话,更像是确定了他心里的某种猜测。

        寂静的书房里,姬寒坐在宽案之后,目光莫测地盯着走进的男人,华丽的男侍打扮,不属于他的俊秀易容,却掩不住那阔步而入的一身桀骜。他直接拉开了对面的椅子,金刀阔斧地坐了下去:“劳族长久等,可是在下的罪过了?!?br />
        姬寒看着他。

        看着这个小子在他的压力之下无比从容,半晌,笑了起来:“你像我年轻的时候?!?br />
        凤无绝剑眉一抬:“不敢,凤某怕老婆,这辈子恐怕是没族长的魄力了?!?br />
        听出他的讽刺,姬寒也不恼:“你瞧不起我?”

        “人各有志而已?!?br />
        “那你呢,你的志向?”

        “她的志向,就是我的志向?!?br />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一扬,鹰般锐利的眸子也闪过一缕柔色,轻描淡写的语气,甘之如饴的神色,好像说的不是什么“娶”鸡随鸡娶狗随狗这等毫无男子气概之事。姬寒怔了一下,凤无绝无所谓地耸耸肩:“没办法,娶了个作死的媳妇儿,只有陪着作了?!?br />
        姬寒紧紧盯着他,好像在辨认他话中的真伪。

        过了一会儿,满意地点了点头,唏嘘道:“可惜,雪落看不见这一幕了?!?br />
        抽屉打开,一卷泛黄的画卷被他珍之重之地取了出来,随着画卷的徐徐展开,那上面犹如极北落雪般的女子,也映入了凤无绝的眼帘。这真是一个美人儿!样貌和乔青有七八分像,更像的却是面具之下的忘尘。就连整天对着乔青那张招人的脸一早就对美人儿免疫了的凤无绝,都不得不说,这个女子的身上有一种哀伤到了极致的清婉气质,能激起一切男人的?;び?br />
        凤无绝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姬寒却是久久将视线停留在上面:“她是个好女人,我负了她……”

        这个男人,曾是姬氏叱咤风云的天之骄子,天赋之高,世所罕见。当年的姬寒,就如同现在的姬明霜,人人都要赞上一声——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不过可惜,他没有姬明霜显赫的身世,反倒如大夫人一般,乃是上一任族长和一个普通族人一夜风流的产物??上攵?,问鼎那个位置,他欠了一个后台。

        于是,姬寒就把主意动到了他族的身上。

        相似的身世,俊朗的外表,太容易让一个女人心动了。

        有了裘氏二长老的女儿相助,又有什么能再阻挡他的脚步?

        “后来呢,”凤无绝听着,看不出什么表情:“你又遇上了……”

        “雪落?!奔Ш嘈σ簧骸拔掖旒细裁鹆饲僮?,得到了一枚九天玉,和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彼档秸饫?,眸子一闪,收起了画卷不再讲下去。凤无绝也不追问,这其中的很多,前些日子姬明艳都给两人讲过,只不过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是不同的味道罢了。他垂下眼帘,遮住眼中一闪而逝的讽刺,听姬寒话锋一转:“青儿呢,她可好?”

        “这浮图岛上,还有能瞒过族长的么?”

        “你在怪我?”

        “岂敢?!?br />
        “那就是青儿在怪我——是了,为人夫,护不住自己最爱的女人;为人父,也护不住自己的女儿……”姬寒站了起来,整个人好像老了十几岁,那原本只三十出头的俊朗面容,染上了一种深深的无力。站在外面的姬明艳看不见里头的情形,却能从这声音中听出一种刻骨的恨意:“无妨,总有一天,青儿能理解我的所为——而这一天,也快了……”

        姬明艳整个人一怔。

        便听——

        轰——

        书房的大门,倏然紧闭。

        里面没再有声音传出来,一道神力屏障隔绝了其内两个男人的谈话。姬明艳站在外面,一直等到了夜幕时分,那书房的门才重新打开,同一时间,站在她身边的两个丫鬟和另一个男侍,齐齐发出了一声闷哼,倒地而亡。

        这是杀人灭口,也是对她的警告!

        姬明艳低下头。

        里面姬寒意味深长地赞道:“老七,这件事你居功至伟,想要为父怎么赏你?”

        “明艳不敢?!?br />
        “哦?”

        这一声疑问带着浓浓的威胁之感,即便只是一道声音,都让她脚下一软,砰的跪了下来:“明艳不才,只盼为父亲分忧解难。若父亲不弃,不妨待到一年半后的四族大比,再对明艳论功行赏?!?br />
        书房里沉默了良久。

        好半天,里头姬寒才笑着道了一句:“起来吧,为父倒是从来不知,除去明霜之外,你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啊……”

        姬明艳松了一口气,站起来的腿整个儿的全麻了,一个趔趄,被正从书房里走出来的凤无绝扶了一下。姬明艳下意识地抬头,便看见那张略显僵硬的易容上,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比天幕还黑!好像其中有一个无形的漩涡,正酝酿着惊天的风暴!

        姬明艳眉头一皱,压下心底的狐疑。

        身边劲风拂过,三道身影倏然落了下来,其中一个侍女微微一笑,不论样貌、表情、声音,都和地上那三具尸体的其中之一一模一样!若不是亲眼看见地下那侍女的尸体,她几乎以为这是同一个人!另外两人,亦是如此:“小姐,可是族长的封赏让你高兴坏了,天都黑了,咱们快回去吧?”

        她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娇媚一笑:“可不是么,竟在这殿里呆到了这个时候,你们也不提醒本小姐?!?br />
        “奴婢罪该万死?!?br />
        “得了,走吧?!?br />
        一行五人款款离去,和进殿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同。

        谁也不知道,曾有三个族人,见证了这一场不为人知的书房密谈,被永久地留在了那片染血的土地上。众人唯一疑惑的,却是这一双公子小姐进殿接受封赏,一个春风满面打了鸡血一样的离开,另一个直接傻在了殿里呆站到了半夜才走……

        莫不是族长私下里应承了他们什么么?

        然而这一则猜测,还未得到证实。

        另一个惊天的消息,顿时将之取代,在浮图岛上炸开了一片轰鸣!

        ——凤无绝,出来了!

        ——那强闯圣地且生死不明的男人,非但没被传承之火烧死在里头,反倒在半月之后,完好无损的出来了!

        砰!

        一声刺耳的巨响。

        一个茶盏被狠狠摔碎在地面上,碎片四溅飞射,擦过前来回禀的暗卫面颊,留下一道猩红的血痕。

        “母亲息怒?!泵魉遄琶纪?,挥挥手,那暗卫立刻消失不见。

        凤无绝出来了,被圣地门口的守卫截住,带去了姬寒那边。她和大夫人都在等结果,然而这么一会儿功夫,这暗卫回来禀报的消息,却和她们想的完全不同——什么叫关心情切?什么叫值得原谅?什么叫戴罪立功?这一系列冠冕堂皇的屁话说下来,避开了里面乔青的生死,反倒免去了凤无绝的罪名!另一方面,那戴罪立功,却是获得了更大的权柄!

        他是什么意思?

        姬明霜越想越是狐疑:“母亲……”

        她话音未落,大夫人猛然抬起头来:“你确定,那乔青已死?”

        “必死无疑!”

        “你亲眼看见了?”

        明霜迟疑了一会儿,细细回忆起那日的情形。残魂释放出的一刻,后方那乔青立刻便被汹涌的传承火包围了起来,那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待到残魂消失,那火焰也回到了正常的压力,可乔青不见了!神识的覆盖中,那乔青的气息也完全消失,如果不是被烧成了渣子,又有什么可能:“母亲大可不必因此伤神,那乔青……绝无存活的可能……”

        “好,好,好!”

        大夫人连道三声好,一声比一声阴郁,三声之后,她狰狞地笑了起来:“好啊,好一个姬寒!为了那个女人,你是准备和我作对到底了?!”

        “不可能!”脑中一个想法升起,明霜瞬间否定:“母亲可别忘了,凤无绝本非姬氏中人,哪怕父亲想培植他,血脉一事便是他的硬伤!父亲就是再宠爱那对母女,也不会违抗族中祖祖辈辈的规矩,立一个外姓之人为下任族长?!?br />
        “哈哈,他当然不会那么蠢?!?br />
        “那……”

        “那个孩子呢?!”

        明霜霍然起身:“凤小十!”

        如果是这样,那就说的通了,为什么四次觉醒却不立她为下任族长?为什么隐瞒了乔青的死讯?为什么放过了凤无绝?为什么将一年多后的四族大比都交到了他的手里?这一切,都是他在为凤小十铺路!为那个女人的外孙!乔青的儿子!

        姬明霜脸色难看。

        大夫人反倒渐渐平静了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对那男人怀有妄想?”

        明霜一惊,乍然抬起的眸子里一抹狼狈,正正被大夫人收入眼底。

        啪——

        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她的脸上,这含着无上怒意的一道神力,将明霜半边脸都打到红肿:“荒唐!我的女儿,好一个我的女儿……”

        “不!”明霜斩钉截铁:“母亲误会了,我纵对那人有些许好感,也敌不过对那个位置的渴望!”凤无绝,不过是她得不到的一个男人,她再清楚不过了,越是得不到,就越想从乔青手里抢过来,凭什么母亲得不到的男人,那个女人轻而易举地拥有;她得不到的男人,那个女人的女儿亦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可到底,不过是占有欲罢了——而姬氏的族长之位,才是她真正的梦想!才该是匹配她的位置,才该是姬氏大小姐必要握在手里的东西!

        明霜擦去嘴角的血迹,再抬起来的面上,一丝丝染上了冷意:“我为姬氏所做所想,却在她回来之后,全数被父亲忘了。既然如此……”

        “不急?!?br />
        “母亲的意思是……”

        “如今只是你我的猜测,到底是与不是,往下看便知道了。就算是真的,时间也还多的很,距离那个孩子长大,细细部署,不迟?!贝蠓蛉丝此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话音落下,透过洞开的门扉,阴郁地望向了东边的那座宫殿——姬寒啊姬寒,你可莫要逼我,当初能一手捧你上那个位置,如今,我也能再一手拉下你!

        然而,到底让大夫人失望了。

        接下来的日子——

        凤小十被姬寒接到了那座代表了无上地位的宫殿之中,亲自教导。

        剩下的人,集体迁入了东面的雪落阁,修葺完毕的四夫人院落中去。

        囚狼、洛四、项七、三人分别被派予了任务,凤无绝更是深受姬寒信任,一手安排准备四族大比的诸多事宜。整个浮图岛上纷纷猜测开了族长的用意,包括二公子在内,不少的公子小姐以各种名目出入于雪落阁之中,这一行外姓人,在姬氏之中的地位和权柄,一时风头无两。

        大长老依旧在圣地中未出,不少人都下意识地认为,那十九小姐,尚在人间。

        然而尚在人间,又有什么用?

        一日不出来,也就一日说明不了任何的问题。哪怕是真出来了,也只是第二个四次觉醒的小姐罢了,还不是排在明霜小姐之后?

        渐渐地,族中之人对姬寒的所为产生了质疑。这姬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百岁以下第一天才,姬氏的未来姬氏的希望,在四次觉醒之后竟还比不上一群外姓人来的备受瞩目?数名长老联名请缨,希望姬寒立下下一任的族长人选,然而整整三月的求见,却连姬寒的一面都未见到。

        这一系列的动作和声音,因为大夫人和明霜的冷眼相看,以静制动,非但没有让明霜的声名沉落下去,反倒在姬寒的偏袒和族人的不平之中,一日又一日地,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又是姬明霜!”一辆马车,在前往姬氏的道路上缓慢前行着?;├惨幌?,车帘被狠狠拉了下来,女子的声音气哼哼地抱怨着:“姬明霜姬明霜姬明霜,这一路上,听见了多少次姬明霜的名字,耳朵都快长茧了!”

        “笑笑……”

        “笑什么笑,我可笑不出来!”这姑娘人如其名,明眸皓齿,肤色雪白,一双笑眼月牙一样,即便是瞪起来,都像是笑成了一条缝:“那假的要死的女人,想起来就让人恶心,什么玩意儿!说话啊,哑巴了怎么的……”

        “笑笑……”

        “说了笑不出来了!孩子你抱着,我去睡会儿,不然等到了姬氏才叫吐血!”她一把将怀中一个小小的婴儿推了过去,高大的男人赶忙接了过来,没说话,可沉默的面容上尽是一种包容宠溺之色。穆如笑白他一眼,一头扎进后面的软榻上,呼呼大睡了。

        男人和马车里戴面纱的另一个女人对视一眼,那女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就嫂子能治的了你?!?br />
        如果乔青在这儿,必定觉得这女子眼熟,露出面纱外的眉目,正是属于天元拍卖上提前离场的纳兰颜。而由始至终只会念叨他媳妇名字的沉默男人,便是纳兰氏下一任的族长,纳兰秋了。他珍惜之极地将小小的女婴抱在怀里,控制了力道轻轻拍着,直到听见了穆如笑打呼的声音,确定她睡熟了,这才出口问道:“快到了吧?!?br />
        纳兰颜看一眼车外暮色:“快了,等明天早晨嫂子睡醒,也就到姬氏了?!?br />
        “不怪她生气?!闭庖荒晗吕?,东洲第一天才的名号已经被姬明霜那个女人赶上了,穆如笑是穆兰亭的亲妹妹,哪里容的下这个?

        “也不然,穆兰亭被那乔青阴了一手,也没见嫂子对那人有什么微词,还幸灾乐祸地笑了他半年多。实在是最近姬明霜的风头太劲……”在纳兰氏,都时常能听见有族人讨论那个女人,更不用说在去往姬氏的路上了,一个月的时间,听了姬明霜三个字可有上千次?

        她一顿,惋惜道:“可惜了那乔青?!?br />
        “你倒是挺欣赏她?”

        “有点儿羡慕是真的,那人不像咱们,从小被古老严苛的规矩束缚着,活的有声有色?!?br />
        纳兰秋一挑眉,她立马翻翻眼睛:“是是是,嫂子也是氏族女子中的异类了!”目光往后头软榻上撅着屁股狂打呼噜的女人身上一扫,想了半天,才评价道:“别具一格。不过那乔青……我说不上来,嫂子是没心没肺,那女人,真是恨不得多长上一万个心眼儿……”

        “想象的到?!蹦馨涯吕纪ひ醯陌倏谀?,生生给她背下了黑锅,他都有些期待了:“的确可惜,那人恐怕已经……”

        纳兰颜没说话。

        按照他们的分析,那乔青应该是已经死了的,只不过消息被姬氏族长给瞒了下来罢了。

        可印象之中的那个人,死了,可能么?

        然而若是没死,姬氏大夫人出手,却给她逃了开,也未免说不过去……

        马车里一时沉默了下来,纳兰秋顾不上妹妹的疑惑,正专心哄着怀中的小女儿入睡,小小的女婴唇红齿白,安安静静地躺在他臂弯之中,长睫煽动,犹如有蝴蝶落于其上,乖的让人心尖儿柔软。穆如笑翻个身子,嘀咕了一句什么接着鼾声响亮。纳兰颜则继续想着,关于那有过一面之缘的乔青生死……

        到如今,这个问题,恐怕也只有姬氏之外的人,才会偶然考虑考虑了。

        明霜的风头无两,让姬氏族人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至于十九小姐?

        整整一年多都还没从圣地出来呢,早忘到姥姥家去了。

        几乎所有姬氏的族人,都在期待着这一次即将到来的四族大比——四族大比,亦叫百年大比,百年一次,由四个氏族轮流举行。其中,就有那么一场关于百岁以下的年轻一辈的比试。就连那曾经的第一天才,都只在穆氏觉醒了三次血脉,这场比试的胜负,还用说么?

        “肯定是明霜小姐!”

        “这次咱们姬氏可要长脸了,狠狠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来了来了,别说了,离着大比还有一个月呢,咱们这么早就开始叫嚣,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br />
        “就是,总得显示出咱们姬氏的涵养来。咦,纳兰氏和穆氏的都来了?!?br />
        浮图岛下方,两个氏族的马车正好从两个方向行来,碰在了一起。纳兰氏的一边较为低调,唯有这兄妹嫂子三人,带着一个小小女婴。穆氏的那边,就充分显示出了骚包本质了,足足数十辆马车的车队,一辆连着一辆,华丽非凡。

        穆兰亭方一下车,就被穆如笑一把拉了过去,叽叽咕咕地数落了起来。

        他揉着太阳穴一个劲儿的翻白眼儿:“虚名,虚名,本公子不在乎?!?br />
        “我呸!”

        “呸回来!”

        “我再呸!”

        “呸回去!”

        这兄妹两人凑到一起,充分演绎了什么叫弱智儿童欢乐多,让穆兰亭那二十个守护武者齐齐捂脸。一声轻咳响了起来:“两位,不妨上岛再呸?”

        下方众人同时扭头,同时眉峰一挑,心下大赞——好一个英俊不凡的男人!心下一转,便猜了此人是谁,近一年来,和姬明霜的名字同时响彻四族的,还有这个引起了整个姬氏不满的外姓人。纳兰秋走上前来,一抱拳:“想必阁下便是凤兄了?!?br />
        凤无绝一扬手:“纳兰公子,请?!?br />
        轰隆——

        吊桥一座座放了下来。

        一行人便在上方姬氏族人的视线下一同上桥。

        耳边一声声悉悉索索的议论声从上方传下来,说的无非还是姬明霜和穆兰亭之间的比较。穆兰亭听在耳里,充耳不闻般的,凤无绝一路观察着这个人,在穆氏的随行之人中不动声色地扫过,没发现华留香的踪迹。忽然,便听上方一阵骚动:“明霜小姐来了!”

        “哪里?哪里?”

        “快让我看看,百岁之下的第一天才??!”

        不止是姬氏,就连穆氏的随行人员,都忍不住小声激动地抬起头来。

        那站在浮图岛的边上,在一片仰慕视线之中,高昂着下颔明珠一般荣华耀眼的女人,不是明霜又是谁?

        明霜望着在凤无绝的引路中,一路走上浮图岛的这一行人,眼中是一片傲然之色。她的目光在凤无绝身上一顿,便移开向了穆兰亭,走上来的笑容之中,带着一种天才和天才之间的较量:“穆公子,好久不……”

        话音没落——

        轰——

        远处圣地之外的巨大石碑,一片火光,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