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章

        炽烈无比的火焰,挟着无与伦比的压力,犹如巨浪般一瞬间将乔青淹没!

        滋啦——

        她几乎分不清这是腿上的石膏被碾碎焚烧的声音,还是她的骨头血肉跟着一同毁灭!灼痛,不可忍受的灼痛,且这痛随着火焰的无孔不入,像是连神魂都在烧灼!她抵抗着这压力勉强爬了起来,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如纸,本就瓷白的肌肤下血管一根根鼓胀扭曲着,从外面看来狰狞的可怕!

        这是她第一次进入传承池。

        哪怕早在那族人的灰飞烟灭中就有了心理准备,也几乎让这比灭世血雷还恐怖的火焰给折磨疯了。

        疼,真他妈的疼!

        乔青呲牙咧嘴地吸了口气,恐怖的烈焰顿时蹿入咽喉,差点儿把她舌头给烧了。皮肉烧焦的味道充斥在她的四周,这个时候,整个身体都在传承之火中焚烧着。心志够坚,挺过来,就是新生;挺不过,直接嗝屁。

        心志……

        这玩意儿,她要是任第二,谁敢任第一?

        就说这些年来大大小小的麻烦意外磨难一直跟屁虫一样尾随着她,跟人对个掌,差点儿对歇菜了;吃个并蒂果根须,好险没爆体而亡;接受个传承,险些让心魔给灭了;好不容易晋个阶,还几乎走火入魔;就连生个孩子,都他娘的生出一堆麻烦来……

        想到这儿,忍不住磨了磨牙。

        这些年老子都过的什么猪狗不如的日子?

        靠!这会儿更好,直接让那老家伙给踹进来了。

        乔青的眉头夹的死紧,有些想不通大长老的用意。要说这池子里没陷阱?她不信。这传承池无疑是让她神不知鬼不觉意外致死的最好时机,这样的机会,那女人会错过不下手?除非脑子让门给挤了??梢窍率?,又下在哪里?一来,一族的传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做手脚;二来,大长老那眼睛也不是用来喘气儿的。

        乔青睁开眼。

        一片热气氤氲中,大长老正站在池畔一脸殷切地盯着她。

        一见她无恙,顿时松出一口大气,那长长的胡子跟着飘逸地飘了起来,好像是想说点儿什么,张了半天嘴,见她直勾勾地盯着看,又吹胡子瞪眼了起来。乔青重新闭上眼,她相信自己的直觉,这老头对她非但没有恶意,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讨好在里头。既然如此,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唔,早晚把你胡子剪了!当笤帚!

        大长老一个激灵,蹿出一脑门儿的冷汗来。

        这老人四下里看看,一脸横七竖八的皱纹跟搅成一团的过桥米线似的,传承之火,焚烧一切,怎么越烧越觉得冷?

        他这会儿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悲惨命运,也不知道就在他面前闭目凝神看上去正老老实实接受传承的乔青,正在脑子里走过“剪了丫胡子”的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种办法。他只捋着那又长又顺又飘逸的白胡子,对着乔青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能适应过来,心志之坚,世所罕见!

        看看吧——

        此刻传承池里只剩下了三十七个人。

        一声声的嚎叫,一声声的闷哼,充斥在这一座石门之内。姬明艳脸色扭曲,二公子不断颤抖着,喉咙里都不可抑制地溢出阵阵痛苦的呻吟。就连唯一好一些的姬明霜,也死死咬着下嘴唇,几乎咬出了血丝。

        而乔青呢?

        第一次入传承池,除了初入的那一刻,这会儿整个人都沉稳了下来,脸上是一种极端的平静,嘴里像是还在没完没了的嘀咕着什么“毛笔”“笤帚”“拖把”的……

        大长老又是一个激灵,暗道一声邪门,盘膝坐了下来。

        这一坐——

        就是四个月的时间。

        血脉传承,少说三月,多则半年。

        这段时间里,又有十二个族人扛不住焚烧,死在了传承池里?;褂形甯鲎迦?,前前后后地放弃了觉醒,提前离开了传承池。如今,剩下在池子里的,只有二十人了。忽然,那池中迸发出一阵剧烈的波动,金色的光芒从姬明艳的身上爆裂而出!

        大长老霍然睁眼。

        老眼中含着淡淡的安慰:“好?!?br />
        姬明艳一动不动,金色的光芒照耀在四下里的另十九人毫无血色的脸上,一个个都像是死尸一般扎根在了传承池中。这个时候,什么闷哼惨叫早已经没有了,所有人都是一样,连张嘴的力气都是奢侈。唇瓣开裂,头发脏污,一层层黑色的污秽流质从毛孔中渗透出来,在烈火中滋啦滋啦的消失殆尽。

        好半天,姬明艳才摇摇欲坠地爬了出来。

        她像是死过了一次,几乎站不住,连滚带爬地攀上了池畔:“大长老……”声音嘶哑,哪里还有从前的绵软狐媚。

        大长老再一次闭上了眼:“去吧,去接受属于你的荣耀!”

        姬明艳苦笑一声,如果这会儿出来的是乔青,恐怕远不止这么简简单单不痛不痒的一句话吧。二次觉醒,让她的修为更进一步,心境也随着这四月煅烧有了变化。若是从前,她一早便心下嫉恨了,这个时候,她却只抬着酸软无力的胳膊,撩了撩汗涔涔的发丝,妖冶一笑,走了出去。

        还求什么呢?

        十几年前姬明霜三次觉醒的时候,大长老对她的态度,比这还冷淡呢。

        她顿在门口,幸灾乐祸地回过头,看一眼狼狈不堪的姬明霜,再看一眼忽然睁开了眼睛朝她风流翩翩一眨眼的乔青,一愣,最后将目光落在这差点儿让她死在里头的传承池,暗道这见鬼的地方,这辈子老娘不来第三次了!

        姬明艳款款离去。

        “是七小姐!”

        “恭喜七小姐二次觉醒!”

        “哈哈,七小姐可是这次第一个觉醒的呢!”

        外头欢呼雀跃一声高过一声,这四个月的时间,自然不是所有的族人都等在这里,然而血脉觉醒乃族中盛事,依旧牵动着每一个族人的心。方才那巨大的石碑一有动静,散落在四面八方的族人就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活计,飞快奔来了此处。

        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

        这石碑和传承池同时衍生,姬氏有历史以来,这石碑就存在着,屹立于此几十万年,象征着姬氏的荣耀!

        轰——

        因为姬明艳的成功,方方才落了下去的火焰,再一次升腾了起来。

        “又有人觉醒了!”

        “哈哈,今天真是双喜临门!”

        “不知道是谁呢,和七小姐前后脚,快看,是二公子!”

        正走到火山口的姬明艳妖媚一笑:“二哥,真是巧,可惜第二就是第二,比我晚了一步呢?!?br />
        二公子脸上的喜意一僵,阴阳怪气地摇着扇子:“无所谓,你我都是二次觉醒,我修为可比你高?!?br />
        “那又怎么样,你也比我早生了不少年头,啧啧,论排行,你在姬明霜后头,轮觉醒,又跟在我后头,万年老二的位子当的不错——对了,二哥可别忘了,咱们姬氏的那个位子,可是男女皆有资格的,现在只血脉觉醒个两次就笑成这样?”

        “彼此彼此,你也用不着得意的太早!”

        姬明艳摇摇头,一手挎上他的臂弯:“二哥,微笑,板着脸可不好看?!?br />
        二公子忍住拂开她的冲动,恢复了敦厚的面色:“七妹妹,你最大的敌人可不是我?!?br />
        姬明艳歪过头:“我知道啊,里面那个不是还没出来么?”

        “那个?”二公子皱着眉头,有些弄不清这女人的意思:“里面有两个?!?br />
        “哈哈,我姬明艳对美男可下不去手,这浮图岛上谁不知道?”不理会二公子莫测的表情,姬明艳望着外头一些眼含嫉恨的兄弟姐妹们,在满满的欢呼赞扬声中,只觉得解气非常,又可悲万分:“真该让你们进去看看那个人的表现,在这争来抢去,也不过徒增笑料罢了……”

        “什么?”

        “我哪有说什么,二哥是兴奋糊涂了不成?——啊,死过一次才知道外面的阳光有多好啊,妹妹后院儿里的那些男人,恐怕寂寞难耐了呢。走吧,二哥,赶紧出去恶心恶心咱们的弟弟妹妹们,我可是迫不及待了呢……”

        姬明艳掺着二公子,花枝招展地就走了出去。

        至于她恶心人的结果?

        只从那些公子小姐们更加难看的脸色,就能看出成就不菲。

        然而所有人包括二公子在内,似乎都察觉到了这七小姐的少许不同。他们只狐疑了片刻,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有更值得他们期待的事情,那就是——姬明霜和乔青一块儿死在那传承之地里!

        不错——

        传承池里,最后剩下的,只有那两个人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剩下的六个族人,又陆陆续续从圣地中出了来。真正血脉觉醒了的,只有两个而已,可以想象的,这两个获得了涅槃的族人,被授予了永久的姬姓获得封赏。而剩下那四个,和之前五个同样放弃了的,一同被剥夺了姓氏,受尽族人冷眼。至于另外的十二个永久埋骨在了那神秘圣地之中的,又有谁记得?

        直到这个时候,所有的目光和话题,就全部都投射到了里头唯二的两个女人身上了。

        每一个人都在等。

        每一个人都想知道。

        那几乎成为了不可能的任务的第四次血脉觉醒,那两个女人谁能成功?又是谁,会第一个走出来!

        血脉觉醒,历史上所记载的,该是足有九次。那九次觉醒之人,正是姬氏已经消失不见的老祖宗。他去了哪里,是死了,还是离开了,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历经数十万年,无人可知。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除去这老祖宗神话一般不明真假的九次觉醒,整个氏族的记载之中,第二多的便是六次,再往下,就是如今的族长,姬寒了。

        五次!

        不到万岁,五次觉醒!

        而成为族长的先决条件,便是可觉醒三次之人。姬寒正值壮年,恐怕再有个万年都未必有立下继承人的可能,万年时间,也足够如今这些儿子女儿们觉醒个三次,这也是他们之间争斗频繁的原因??梢坏┯腥四芄痪跣训谒拇?,那代表了什么?几乎是下一任族长之位板上钉钉的人选了!

        这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之事。

        如此一来,乔青和姬明霜的成功与否,毫无疑问地牵动了浮图岛上每一个人的神经。

        “我说是十九小姐!”

        “开玩笑,第一次进传承池的,有几个能活着出来?”

        “可不是么,初次觉醒都有那么多人殒命,更何况是四次觉醒?必须是明霜小姐,噢,我的偶像,百岁以下第一人!”

        “放屁!明霜小姐可敢强闯吊桥?”

        各式各样的争论喋喋不休地响彻天空,随着半年过去一日又一日,这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每日里来石碑之前等待的人也越发的水泄不通。甚至有人争论到面红耳赤只差大打出手,大家都知道,离着里面那两人出来的日子不远了。

        “诶,你们觉得是谁?”站在密密麻麻的人群后面,囚狼跟着随口问了一句。

        顿时,一道道目光就跟看傻子一样齐刷刷落在了他身上,赤裸裸的意思——还用说?脑子让狗给叼了?

        饕餮在下头蹦着高的抗议:“别什么都能狗说事儿?!?br />
        一边儿大白甩着尾巴嘴欠:“五哥五哥,咱可是高贵的神龙?!?br />
        饕餮扭狗头:“猫真是又贱又难吃的物种?!?br />
        “喵了个咪的,”大白炸着毛一爪子就拍过去了:“猫爷跟你没完!”

        这一猫一狗……哦不,这两条高贵的神龙顿时就咬到一块儿去了。一边儿囚狼摊了摊手,好吧,他也觉得自己这问题问的没水准,充分说明了捉急的智商。竟然怀疑乔青的牛逼程度?开玩笑,就看看这一个一个的人那女人不在全变成什么样了?大白和饕餮就不说了,除了那变态之外,谁也治不了这两个大爷。就说凤无绝和沈天衣吧,自打乔青下了圣地的那日,随着一天天过去,两人几乎是同时性的发病,一天比一天脸色难看,越是最近这几天,越是齐刷刷的欲求不满,两张各具特色的俊脸臭的前所未有的和谐一致。

        尤其是凤无绝,谁见谁倒霉,逮着谁咬谁。

        囚狼看着一旁端着个碗,一勺子一勺子填鸭式往凤小十嘴里塞荷粉圆子的凤无绝,无语地低估一声:“乔大爷啊,快出来吧,这么长时间,可别真在里头出了什么……”

        “闭上你的乌鸦嘴!”话没说完,一个荷粉圆子塞他嘴里了。

        囚狼瞪着眼睛生吞了这圆子:“别拿老子当你儿子成不?!?br />
        太子爷斜他一眼:“对不住,你这样的叫乔青娘,她估计得考虑考虑?!?br />
        禁欲的男人伤不起,囚狼一瞬间还以为回到了冒险队那四年的悲催日子,呆了好半天,立马扑凤小十身上寻安慰去了。小朋友细嚼慢咽地吞下了一个香喷喷的荷粉圆子,小胖手抵着他脑门,一推:“小爷也不想要个这样的哥哥拉低智商的水准线?!?br />
        很好,这嫌弃巴拉的小语气,简直跟印象里那变态一模一样!

        亲生的,妥妥的。

        囚狼气的吹胡子瞪眼,力求用眼神让凤小十感到愧疚。

        奈何这小朋友样貌没随到他老爹,痞气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荷粉圆子吃了一个又一个,那一脸陶醉哪里有半点儿内疚的意思?凤小十忽然抬起头:“娘亲?!?br />
        “嗯?”对这称呼,完全免疫。

        “小十一和小十二,会有不?”

        凤无绝鹰眸一亮,真是个好孩子啊,这话题选的,太值得期待了。太子爷在自家儿子的脸上盯了一会儿,想象着把这小鹰眸变成乔青那样半睁不闭眼尾上挑邪里邪气的,把这小剑眉变成细长细长眉峰上扬的,这薄唇变成红艳艳嘴角含笑的,这肉包子脸……

        顿感“母爱”要被剥夺的小朋友捧着肉包子脸眼泪都开始打转悠了。

        “不会有!”太子爷飞快回答。

        凤小十眉开眼笑:“真的?”

        “真的,拉钩?!?br />
        一大一小两根手指拉到一起,小朋友笑的眉眼弯弯仰头就干了一碗荷粉圆子,哪知道他娘亲想的是什么?凤十一,凤十二?开玩笑——再生一打是必须的,名字也是必须改的!不然若是生到第二十九个孩子……

        难道要叫凤三八?

        太子爷一个激灵,更坚定了这辈子不让那不着调的再取名的信念。

        不着调的……

        想起乔青,他眉峰又皱了起来,只觉得心头一阵乱跳那种不好的预感又上来了。

        这些日子,不光是浮图岛上的族人在等,他们也在等。只不过乔青不在,太多的事儿交给他们处理,自然不会没日没夜地傻戳在这儿。珍药谷那边,山门已经完全建好,虽说那照着乔青所绘的图纸建立起来的山门诡异之极,可到底是顺利完工了。一个月前,珍药谷的立宗大典已经举行,也招揽了不少散修入谷,如今,一切正在往他们之前的设想顺利的走着……

        再来,第一座吊桥姬寒交给了乔青,还有那送来的五百将领。他用了半年时间,将那五百人中的各个公子小姐的耳目摸清,做下了一些有利于今后的“小事儿”。

        再有就是朱通天派人传来了口讯,三个月前,好像有人在穆氏的地盘儿上发现了华留香的踪迹。只不过穆氏太难打探,至今还没有确切的回复,只有等到一年半后的四族大会,再亲自查探。

        最后就是冒险队了。艾文大势已去,也没了再敢找事儿的心,自动退出了冒险队离开了。剩下的那些人,便在他们出发姬氏的时候,回去了九梯以下,一切消息和决定以书信联络。前日里他才收到了消息,似乎那大陆上排名第一的老牌势力逐风冒险队,正在悄悄寻找着什么人……

        这大大小小的事儿缠在心头,却始终压不下他心里这种烦乱的情绪。

        这种情绪,只相关于一个人!

        乔青!

        凤无绝的眉头皱成一团,一抬头,正巧看见捂着胸口的沈天衣。他脸色不怎么好,看上去有些憔悴,脸上的表情同他一般,眉头轻蹙,极是凝重。沈天衣也抬起头,不确定地道:“你知道我的身体,预言的能力正在减弱,以前那种无往不利的预感很少出现了。不过这段日子……”

        话音没落——

        轰——

        前方静谧了两月的石碑,忽然火光大盛,冲天而起!

        金红的炫目颜色,将天空渲染的一片耀眼,这傍晚本就云霞瑰丽的天幕,一时间犹如鎏金溢彩,美不胜收。灼热的温度逼面而来,四下里密密麻麻的族人轰然后退,一下子哗乱不已。

        这个画面太熟悉了,有人血脉觉醒,成功了!

        “老天,成功了!”

        “哈哈,终于成功了!四次觉醒,四次??!”

        “会是谁,让开点儿,别挡着我!”

        一个个族人的脖子伸的老长老长,全部目光锃亮的盯着那火山口的方向。那些没来的也正从四面八方飞速赶来,一时间,神力的波动在浮图岛上一道一道犹如利箭般直射此地!姬寒,大夫人,各个长老,各个小妾,这一方石碑的波动,引动了岛上所有大人物的到来……

        一秒钟,似乎变的无比漫长了起来。

        凤无绝猛然抚上心口。

        里面的心脏正一下一下犹如擂鼓般轰隆响彻!

        一个预感已经升到了心头,他脚下方动,那边火山口处一抹白色的身影已然出现!另一头大夫人的神色忽然松了下来,眼中狠辣的光芒一闪而逝。姬寒的面色复杂不已,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郁似现非现,整个浮图岛上爆发出了轰然的欢呼:“是大小姐!是明霜小姐??!”

        这一些,全部在犹如闪电般冲向那传承圣地的凤无绝的眼中耳中轰轰回荡着。

        同一时间——

        后面慢他一步的沈天衣,整个人从半空中倏然跌落,一口血,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