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章

        夜幕初降,赤霞漫天。

        将暗未暗的天幕上大片大片的红色彤云,像是被浓重的油彩泼染,让本就炫目的浮图岛充满了一种瑰丽的异域风情,别样的神秘之美。

        然而这一切,都敌不过后方走下车辇的那个女人!冰肌玉骨,华容月貌,于明霜的搀扶下步履袅袅不惊纤尘,那么一步一步挟着不多一分亦不少一分的得体笑容款款而来,仿佛整个天地都成为了她的陪衬。

        “啧啧,这大夫人年轻的,”乔青忍不住吹一声口哨:“姬明霜站她旁边儿,跟只刚出炉的烧鸡似的?!?br />
        “那正好,”囚狼嘴欠地接上:“跟你的叫花鸡腿配一对儿?!?br />
        “呸,老子这是独门秘制,只此一家?!彼ψ攀嗤染王吡松先?,那叫个动作麻溜、身形矫健。这无影脚来势汹汹,囚狼哇哇叫着躲开,躲的太狼狈还撞了一旁的姬明艳一下。后者猛然惊醒,再看向迎面走来让宫殿门口的所有侍卫都眼呈迷茫的那一对母女,直出了一身冷汗!

        刚才那一瞬,不,应该说每次大夫人一出现,四下里永远都是这样的寂静,所有的光环都是她的,所有的视线都被吸引,就像是一个魔咒,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姬明艳霍然扭头,却见乔青还在和囚狼嘻嘻哈哈,凤无绝只望着乔青眉眼含笑,沈天衣牵着凤小十低声说着什么,无紫非杏洛四项七正打赌囚狼要被那石膏腿踹上多少脚。

        这一群人……

        姬明艳低着头,眸子闪烁着呢喃道:“她们……”

        乔青就好像背后长眼,金鸡独立地蹦了过来:“你是想问,老子怎么没被那老妖妇给蛊惑?”

        老妖妇……

        这叫法真是无比的贴切,姬明艳眉骨一跳,连带着对大夫人的惧怕都好像消失了一半儿:“那老妖妇的爹你知道了——裘氏二长老,她娘是穆氏一个下等族人,呵,一夜风流的产物呢……”她的声音软绵绵的,透着一股子暧昧劲儿,一边儿说一边儿抛着媚眼,那眼神儿真是恨不得化身为狼吃了乔青。

        乔青撩起她额前碎发,帮她轻轻别在脑后:“我说呢,像是穆氏的瞳术,又欠了那么一点儿,原来是个杂交货?!彼匕椎闹讣馓羝鸺餮藜饧獾南掳停骸盎故瞧呓阏庋拿廊硕冉虾每??!?br />
        近在咫尺的眉眼,真是精致又妖异的惊人!

        姬明艳完全愣住,呆呆望着她,两腮一点点染上红霞:“十、十九……”

        瞧瞧,都结巴了,囚狼等人哭笑不得地对视一眼,啧啧称奇,这姬明艳单论狐媚也是一把好手,可惜碰上了这混不吝的,一手风流秒杀八到八百岁一切女人!凤无绝直接让她气到肠子疼,招猫逗狗,拈花惹草,这见鬼的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乔青朝他笑眯眯一挑眉,吹着口哨放下了手:“再看下去,老子鸡皮疙瘩都要起来?!?br />
        话落,转身就朝宫殿内走。

        后头姬明艳要死地拉她一下:“那是大夫人!”

        “谁不知道呢?!比艘丫肓斯?,至于那她口中的大夫人,除了一开始的打量外,就再也没多看一眼。凤无绝等人深以为然,大步跟了上去。里面不断有听见那一声唱喏的人迎出来,公子小姐有之,长老供奉有之,族人更是趋之若鹜诚惶诚恐。而那一行人,就这么和所有人交错而过,在一片“见过大夫人”的山呼中,潇洒恣意,悠然远去……

        姬明艳的脚步情不自禁地跟了一下,又立刻收了回来,远远望着那已经离开的红衣身影,心里忽然升起了某种特别的滋味——特别不是滋味。觉得那人就像是在用自己的邪肆随性,嘲笑着姬氏里所有心怀不轨却又不得不屈从俯首的她们……

        姬明艳深深吸了口气,垂下眼睛,片刻重新露出那种软绵绵的笑容,躬身行礼:“明艳见过大夫人?!?br />
        大夫人笑着点点头:“起吧?!?br />
        只是那眼尾余光,落在和姬明艳同样的方向,杀机一闪而逝。

        “阿嚏!”乔青揉揉鼻子:“肯定是那老妖妇想做掉老子?!?br />
        咳,你也太低估自己了,想做掉你的人从姬氏排队到杀域,还能再折回来十八圈儿好么。这句话被众人吞进肚子里,打死都不敢说出来。项七东瞅瞅西瞅瞅,赞叹地道:“这宫殿,还真跟个皇宫一样啊,这都转了老半天了……”

        乔青笑了:“这就要问领路的朋友了?!?br />
        前头领路的侍卫回头。

        她走上去,搭上这人僵硬的肩:“兄弟,你是迷路了还是怎么的,这台阶我们来回走了两趟了都?!?br />
        这侍卫长的普普通通没什么特色,姬明艳留下给那老妖婆见礼,她进门随手抓的一个带路人。结果这么兜兜转转,小半个时辰都过去了,看似是全然不同的方向拐来拐去,可她这样的人形记忆机,又怎么可能没发现他是在带着她们兜圈子:“我说兄弟,你去忽悠别人还行,也不打听打听爷以前是干什么?!?br />
        她说的当然是上辈子,作为冷夏每次作战方案的策划者,再复杂的地形防守再高端的地方,她只要看过一眼,就能将整个地图全部记在脑中且立刻分析出突破口一二三四五。乔大爷忆往昔忆的凌云壮志,结果一扭头,除了这侍卫脸上冒出了冷汗之外,包括凤无绝所有人都一头问号的看着她——干什么的?不就是个大夫么?

        好吧,修罗鬼医说的好听,还真就是个大夫。

        “咳,”乔青果断避过这个话题,一挑眉,那侍卫张了张嘴,勉强笑道:“哦……十、十九小姐,您初来乍到,对这里还不熟悉。殿内的台阶大多都是一样的?!?br />
        乔青笑的一脸温良恭俭让:“是么,殿里的侍卫看着也都差不多,多一个少一个应该也无所谓吧?!?br />
        侍卫腾空就想跑。

        被囚狼一长枪给敲了下来:“小姐饶命!小姐饶命,是明霜小姐派我……”

        他话没说完,被项七一巴掌拍在头上:“这种弱智伎俩,当咱们公子和你一个苦逼智商呢。说,到底是谁派你……”他话也没说完,乔青一个脑瓜崩弹在他脑门上:“这种弱智问题,当老子和你一个苦逼智商呢?”

        项七欲哭无泪:“公子,你猜到是谁了?”

        乔青翻个白眼儿:“走了走了,再耽搁下去,真迟到了?!?br />
        项七蹦着高问:“是谁???”

        乔青只留给他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

        凤无绝等人一人看他一眼,同时怜悯摇头,飘然远去……

        项七站在后头和那侍卫面面相觑,挠头,呲着小虎牙仰面问青天:“可是我还是不知道,到底是谁啊……”

        等乔青再一次随手抓了一个人,带路到了宴会大厅之后,项七也终于知道了到底是谁。他看着这个第一个跳出来掩不住洋洋得意的十公子,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笨,早就该猜到的。这会儿人都已经到齐了,乔青才姗姗来迟,大厅内一瞬间一片静谧,两边坐着的公子小姐长老供奉齐齐静默不出声,上首已经落座的姬寒和大夫人一齐看了过来:“青儿,怎么才来?”

        不待乔青说话。

        十公子再一次怒喝出声:“十九妹,破坏族规的事儿还没处置,族宴上你又来迟,未免太不将族中的规矩放在眼里?!?br />
        乔青看他一眼:“规矩这种东西,我当然不放在眼里?!?br />
        “大胆!”

        “规矩是要放在心里的?!?br />
        “你……你强词夺理,分明是你罔顾族规,方一回族就接二连三的挑战氏族威严!”十公子转过身,对姬寒一拱手:“父亲,十九妹如此行为,您当做主?!?br />
        姬寒沉默良久:“青儿,你不解释解释?”

        乔青一耸肩:“没的解释?!?br />
        嘶——

        四下里响起一片抽气声。

        众人见鬼地看着这个十九小姐,怎么也想不通她这是什么意思,找死还是找死还是在找死?当真以为族长疼爱她,就能如此肆意妄为么?厅内渐渐静了下来,姬寒不出声,乔青混不吝,所有的视线都落在她的身上,不论各种皆有之,尤其是十公子一脸的幸灾乐祸,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然而乔青还是那副爱咋咋地的模样,甚至还仰头打了个哈欠。

        姬明霜低头皱眉,像是在想着她这么做的用意。

        姬寒盯着她老半天,那视线渐渐带上了威压,却怎么看都看不出一丁点儿除了恃宠而骄之外的意思。他眸子一闪,叹息道:“都是爹爹不好,雪落她……”他一顿,提起四夫人,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追忆中,待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旁坐着的大夫人长长的指甲深深扣在掌心里!姬寒没注意这些,自顾道:“雪落离了琴族,爹爹没给她一个家……待到你出生,爹爹亦是……哎,算了,算了,你刚刚回来,不适应也是应该。以后好好学学族里的规矩,这方面,你大娘从来是族中典范,若有什么不懂的,就去你大娘那里问……对了,可见过你大娘了?”

        四下里更静了。

        原本就是人人闭嘴紧如蚌壳,这会儿连喘气声都尽量地放了低。公子小姐们即便明霜小姐,也是叫大夫人母亲,更不用说其他人,尽都是直唤大夫人,族长让这乔青叫大娘,又是什么意思?乔青眸色一冷,眼中闪过丝了悟,再抬起头,什么痕迹都看不出。

        她这才开始大喇喇地打量起了大夫人,高高绾起个飞星逐月髻,一支镶玉坠珠的流苏金钗便是发髻上唯一的装饰,简单亦不失庄重华贵。鬓角额前没有一丝碎发,裙裾衣摆没有一点褶皱,绣鞋内外没有一片尘埃,坐姿如钟,背脊笔直,面含微笑,即便眼中已经冷到彻骨的冰寒,那微笑依旧大方得体一丝不苟到让人毛骨悚然!

        完美!

        犹如一个按图定做的假人玩偶,完美到全无瑕疵!

        这就是乔青和凤无绝对视一眼后,得到的双方对她的评价。

        乔青顿时笑了起来:“见过大娘,以后族中的规矩,便要大娘多为费心了?!?br />
        真是叫的不能再利索再顺口一点儿,众人齐齐扭头,狠狠唾弃这没节操的。两边儿的人却没凤无绝他们这么轻松了,几乎所有人都在暗自猜测,难道这乔青根本就不知道当初的那些恩恩怨怨?大夫人亦是眸子一闪,笑的慈爱可亲:“青儿当真如你母亲?!?br />
        只有八个字,没人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如你母亲,什么呢?

        她却不说了,话锋一转:“今日之事,就算了,青儿方方回族,不了解规矩一切无可厚非?!彼耙舾章?,姬寒忽然开了口,嗓音骤降:“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他看向的却是十公子:“老十,你也不明白姬氏的规矩了么?!”十公子一个激灵:“父亲……”

        “族宴之上,公然叫嚣;兄妹之情,全然罔顾??墒俏冶展囟嗳?,让你以为姬氏已经无人可管了?!”他一摆手,打断十公子张口要说的请罪,直接道:“你退下吧,既然青儿如此不招你待见,这宴会不参加也罢,便去思过崖好好想想你的错处,百年后,再来告诉我你哪里错了,可知悔悟?!?br />
        “父……”

        “退下!”十公子一脸的不可置信,还想再说什么,已经有侍卫上来,将他“请”了下去。直到他浑浑噩噩地离开了,大夫人都一个字没说,静静看着姬寒下令。大厅里才一瞬间所有人都抬起了头来,复杂的神色齐齐指向了乔青!

        只因为出言训斥了这乔青几句,便被判下了思过崖?

        一百年……

        想到这个数字,所有人都打了个激灵,面色含惧。

        姬寒想了一会儿:“至于那第一座吊桥,这百年时间,便交给青儿了……”

        “老爷?”一直没说话的大夫人,霍然扭头,忽然又笑了开来:“老爷,青儿对氏族还不甚了解,这么快就开始分给她任务,未免言之尚早了。再说,青儿的手底下也没有足够的人能胜任这个任务,倒不如……”她在殿内看着,那些公子小姐齐齐挺直了腰,听姬寒又道:“既如此,那就分给青儿一百统领?!?br />
        大夫人脸色一变。

        姬寒又道:“对了,你叫凤无绝?”

        “是?!?br />
        “很好,青儿的眼光不错。凤无绝听封——”

        凤无绝却没动,他站在原地,连听封的礼数都未见。姬寒的眉头一瞬间皱了起来,厅内所有人都一瞬间朝着这个男人看了过来,就是他,以一人之力,连闯九关!黑色的身影站在早已经让他们惊艳过的乔青身边,一丁点被掩盖的感觉都无,连姬寒都心下赞了一声好,涌上心头的怒意压了下去:“凤无绝?”

        他拱手道:“多谢族长厚爱,这封赏,无绝却不敢当?!?br />
        “哦?”

        “无绝本非姬氏人,因乔青来此,仅此而已?!?br />
        这句话中透露出的意思,太过狂妄!他不是姬氏人,也从没想过要当姬氏人,来这里,跟你们姬氏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全因为一个乔青罢了。不少人霍然起身:“放肆!”

        “大胆凤无绝!”

        “好一个本非姬氏人,你可知这是什么地方?!”

        无数的声音此起彼伏,无数的人怒目而视,正低着头一切事不关己的明霜深深看着殿内的这个男人,再看一边儿乔青笑的一脸傲然,眼中一抹异色闪过。她嗤笑一声,重新低下头去,看不出在打什么主意。姬寒也看了他良久:“你可知道,我要给你什么封赏?你又可知,若无姬姓,在姬氏的地位可说低人一等?”

        凤无绝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多谢族长厚爱?!?br />
        “好,那你们呢——”他俯视向沈天衣和囚狼。

        “多谢族长厚爱?!?br />
        整个厅内的人,只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再看厅前站着的这一伙人,简直就如看见了一群疯子!什么时候开始,我姬氏的姓氏这么不值钱了?什么时候开始,被赐予姬姓这等无上的荣耀竟然人人避之不及?这群人脑子让门板子夹了吧?

        不对!

        他们一个激灵,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或者,这乔青本就没准备在姬氏久呆?也或者,他们的心远远不止于此,不止于一个小小姬氏!

        小小姬氏?开什么玩笑!

        姬寒的脸色一瞬阴郁,随即失笑了起来:“好好好,都是一群心比天高的孩子??!既然如此,我也不强迫你们,此事便作罢吧。众族人听令——从此以后,此七人享有等同姬氏族人的身份,归十九小姐乔青所属,外人不可擅自调派!就这样吧,青儿,入席吧……”

        这一场晚宴,就在姬寒这意味不明的一句“心比天高”,和深意无限的一个命令之中,开始了。

        或者说,从乔青一进这大厅开始,这晚宴上处处透着一种诡异的气氛,一种不合常理的宠爱,一种身份上一瞬间的水涨船高。接下来的一整个宴席,那气氛都是踊跃的,所有人的小九九都在飞快地转动着,目光交流,神色交换,就着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悄悄上演在这一方大厅内。

        唯一轻松的一方净土,大概就在乔青的周围了。

        这一群人真是该吃吃该喝喝,任你狂风骤雨,我自逍遥无敌。

        沈天衣和囚狼轮换着抱着小十逗闷子,凤无绝就致力于给乔青夹菜,这货眼珠一转落在哪一道上,下巴一扬,立马就有一双筷子长眼神儿的把菜给夹到碗里来。一小会儿功夫,那碗就高高摞起,小山一样摇摇欲坠了起来。

        乔青笑的见牙不见眼,大爷一样享受着孩儿他娘的伺候:“唔,不错不错,唔,继续继续,唔,那个那个……”

        直把满堂族人看的连连翻白眼儿,差点儿眼珠子翻的满堂乱飞。

        某人浑然不觉,间隙处还往另一个方向瞟一瞟,那里正坐着姬寒的数位夫人,无一不是样貌过人,花枝招展。只不过明显在大夫人的“规矩”之下,那些女人被调教到没了胆气,显得有些畏缩。一早就听说过这爹有九十九个夫人,如今所看的,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啊……

        乔青啧啧两声。

        一转头,正看见了那边首位上,趁着脖子往这边敲的白胡子老头。那大长老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也好像想过来敬敬酒,可以解除到她的目光,立马眼观鼻鼻观心一脸的庄严持重。乔青翻翻眼睛,嘀咕了句:“神经兮兮的,这姬氏里有没有个正常人?!?br />
        大长老手一抖,肉疼地捋下一把胡子。

        凤小十伸出白嫩嫩的青葱小指,在脑袋上画了个圈儿——那个爷爷好像缺点儿啥。

        “小十?!?br />
        这边轻松自成的气氛,终于被姬寒的一声唤给打破。他高坐于上方,含笑望着沈天衣腿上眨巴着眼睛的凤小十:“过来爷爷这边坐?!?br />
        凤小十看乔青,乔青仰头望天,再看凤无绝,他娘亲专心给老爹夹菜眼角都没分出来一个,小朋友立马忧伤了,手脚并用的从沈天衣的身上爬了下来,笑眯眯地往姬寒那边去。走到一半,小十眼珠一转,一下子扑向了另一个方向:“奶奶,我要和你坐!”

        正挂着一丝不苟的笑容满目莫测的大夫人,就这么被突如其来的凤小给扑了个满怀!

        咣当——

        她手里的筷子被甩到地上,满桌酒菜哗啦一下子落了满地。

        “奶奶,你真不小心哦?!狈镄∈膊还苷飧觥澳棠獭庇卸嘟┯?,脸色有多难看,就这么顺着她的裙摆爬啊爬,三两下坐到她怀里去,还搂住她的一根胳膊笑眯眯撒娇:“奶奶不喜欢小十么?”

        满堂皆静,鸦雀无声。

        大夫人僵直地坐在那,身板挺的跟僵尸一样,嘴角始终得体了一晚上的笑容终于绷不住。一桌子狼藉,一地残酒剩菜,怎一个狼狈了得?想想看吧,连衣摆都不能有半分褶皱的人,被凤小十抓了一身皱皱巴巴……

        杀气!

        汹涌磅礴到几乎透体而出的杀气!

        就连开始来晚宴的时候,明霜搀着她的手都是虚扶,而现在,却有这么一个小孩,一个野种,一个她恨不得杀了的孩子,坐在她的腿上胡作非为!凤小十摇头摆尾地晃着小短腿儿,鞋子上的灰一下一下蹭着她的衣摆:“奶奶,大家怎么都往这边看,是奶奶不喜欢小十么?”

        大夫人深吸一口气,笑了起来:“怎么会——来人,收拾下去?!?br />
        立刻有侍女小跑着上了来,低头收拾,手脚颤抖,诚惶诚恐。

        凤小十点点小脑袋:“那奶奶不抱抱小十么?”

        大夫人把他抱下了地:“你叫凤小十?”

        “嗯!”

        “很好,你要知道,既然来了姬氏,不管你是五岁还是六岁,是不是三岁成神,都该懂得姬氏的规矩?!贝蠓蛉搜棺∫话涯蠖险夂⒆硬弊拥某宥?,两手攥着他单薄的肩,忍不住的一点一点收紧,一点一点用力:“作为姬氏之人,你该……”

        “哇!”凤小十咧嘴就哭,嗓门之大,几乎把整个宴会厅的屋顶都掀了开来!

        大夫人的话卡在喉咙里,看着眼前这小孩儿刚才还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眼中一抹狡诈闪过,立刻哭的稀里哗啦震天响,这变脸速度之快,这演戏技巧之娴熟,只看满厅人紧张兮兮恨不能冲上来哄哄这仙童样的小朋友,就知道他有多成功。

        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阴寒。

        凤小十“咯”一声收住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小鼻子红扑扑的,不住打着哭嗝,抽抽噎噎地不敢再哭:“奶……奶奶……奶奶不生小十的气……是小十错了,不懂规矩,不该喜欢奶奶就扑上来……惹的奶奶不高兴……”

        乔青立马冲了上去,一把把这孩子抱在怀里。

        凤无绝也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阴沉如夜。

        场面一时失去了控制,几乎让人以为这对夫妻要找欺负了他们儿子的大夫人火拼。然而乔青只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拍着自家可怜巴巴的儿子,笑的冷意森寒:“大娘,喜欢就是喜欢,不喜就是不喜,用不着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披着伪善的假脸在这跟老子装慈爱,呵,骗谁呢?!?br />
        她一把抱起孩子:“走!”

        这一家三口,连带着沈天衣囚狼无紫非杏洛四项七,一个个脸色难看大步走人,就连趴在地上啃小鱼干的猫都朝着那边儿呲了呲牙,腾空一跃,一根鱼骨头准确无误地被猫爪一巴掌拍了出去,目标,大夫人!

        那鱼骨头在大夫人的一眼之下,化为粉末,消失在殿内。

        乔青已经抱着孩子走出了大殿。

        凤小十趴在她的肩头上,远远的,还泪眼朦胧地眼巴巴瞅着她,一副不被奶奶喜欢的落寞模样。一滴眼泪,啪嗒就顺着白嫩嫩的包子脸流了下来,大夫人眉头一皱,凤小十立刻缩了一下,远远地摸了摸自己的肩:“奶奶不生气,小十不疼的……”

        人人看向大夫人,目露不满。

        砰——

        姬寒丢下手里的酒盏。

        那杯盏落在地上,在大厅内显得无比响亮。

        “我看你这些年是越活越回去了,那思过崖,你也有必要去想一想?!奔Ш蟛嚼肟?。满厅的“恭送族长”此起彼伏,谁也没想到,这一场晚宴,最后竟会落得这么个闹剧收场,也没有人看见姬寒走出大厅的一刻,眼中怒意顿消,一抹奇异的光芒,一闪而逝。

        晚宴不欢而散。

        待人人离开,整个大厅内只还剩下胸口起伏不定的大夫人,和一旁静静坐着的姬明霜:“母亲,可要回去?”

        大夫人一动不动,指甲几乎将掌心戳了个对穿。

        姬明霜淡淡摇头:“这么多年了,母亲还看不开么,这次父亲也未必是真的宠爱她们……”

        “别跟我提她们!”大夫人猛然扭头,一张精致的脸孔上一丝丝扭曲了起来,眼中怒意升腾,让姬明爽没说完的话全部咽了下去。听她一字一顿地问:“她们住在哪里?”

        “听下人说,父亲已在重新修葺四夫……她的院子,这几日,便让她暂时居在东边?!?br />
        “东边?”

        “是?!奔魉嘈σ簧?,东洲大陆,东边为贵,哪怕知道姬寒也许另有目的,她也忍不住为这决定心下生怒:“母亲,我总觉得父亲别有用意,到底他在这乔青身上求什么?”

        “求什么……呵,”大夫人忽然笑了,她仰着头,环顾满堂狼藉,那神色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好像刚才还对着姬明霜狰狞不已的人,根本就不是她:“血脉觉醒,是哪一日?”“应该是半月后,她初回族,按照规矩,想是会尽快的?!薄昂芎?,半月后?!?br />
        大夫人眯起眼睛,精致到只有二九年华的面容,泛着说不出的冷意。她站起身,明霜跟着站起来,虚虚搀扶着她,一步一步朝着外头走去。两人的脚步声在空寂的厅堂里一下,一下,显得诡异之极。一声意味深长的话,从大夫人的牙缝中挤出来,回荡在了大殿内:“半月后啊……”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

        整整半个月,十九小姐就仿佛成为了氏族里的一个神话。

        之前的那勇闯吊桥就不说了,早已经人尽皆知,传的沸沸扬扬。后头那一场晚宴,更是让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事实——十九小姐,深受族长喜爱,比之曾经的明霜小姐,更胜一筹!不对,甚至整个晚宴上,族长都没和明霜小姐说过话,好像在青小姐回来之后,明霜小姐一夜之间被雪藏了起来,成为了和其他公子千金们一样的待遇,那就是——无视。

        而这样的结果,也让无数的族人夹起尾巴来,深深认识到,得罪什么人,也不能得罪十九小姐!

        没听见那天晚宴上,十九小姐最后和大夫人说的话么?

        换了别人,谁敢?

        换了别人,谁能?

        换了别人,谁在说完了那种话后还一点儿处分都没有,活蹦乱跳地享受着族中至高无上的小姐地位?

        而也因为如此,整整半月,乔青都在各个兄弟姐妹的拜访之中,忙到马不停蹄。这其中,和她走动最多的,可说是姬明艳了,这个女人想要那个位置的心从来也不掩饰,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在乔青得到了这样的地位之后,姬明艳时常来拜访,以一些族中别人不敢提及的大小秘辛施些小恩小惠。比如说——四夫人曾经的身份,乃是琴族后裔;再比如说——四夫人在离开姬氏之前,从未生产过;又比如说——四夫人所在的琴族,正是被姬氏和裘氏两族合作,连根拔起!

        姬明艳离开后,乔青便在房中沉默了下来。

        如果四夫人从未生产过,那么比她明显大了几岁的忘尘,又怎么说?

        吱呀——

        凤无绝大步走了进来,呼的一声,吐出一口大气。

        乔青斜眼瞧他:“又让那小兔崽子缠了?”

        太子爷灌下一杯茶水,想起他儿子刚才那萌贱萌贱的小模样,心都化成了一滩水。

        这事儿还要从那日晚宴后说起了,那日完全是小朋友自作主张,即便知道这小子一肚子鬼主意鬼点子一般人搞不定他,可眼睁睁看着大夫人那般杀气升腾,乔青说不担心是假的。那个女人看着年轻,实则也近万岁了,修为堪至神尊,比之姬寒是差了一些,可朱通天三人都要甘拜下风。

        这样的一个女人,若是发起狠来真的干出什么事,乔青甚至不能保证修罗斩的一击能第一时间把凤小十给救下来。

        于是一回住处就笑眯眯求表扬的小朋友,收货了自家老爹的冷眼一枚,和冷暴力半个月。小朋友可怜巴巴求帮助,奈何凤无绝首次和她媳妇在儿子问题上统一了阵线,不管他眼泪汪汪还是撒娇卖萌,都咬着牙忍痛无视了。

        凤小十努力了半个月之后,终于步了沈天衣的后尘。

        一夜无话。

        到了翌日一大早,也正是半月过去的这一日,小朋友和沈天衣化为两个门神,站在了乔青的门口:“老爹,我有罪?!?br />
        房门打开,乔青目不斜视就走过去了:“今天吃什么呢?!?br />
        一大一小无力叹息。

        乔青步子一顿,两人齐刷刷抬起头来,听她仰头望天:“清蒸一盘儿小白虾,唔,就这么干!”

        “老爹!”

        “乔青!”

        “吆,两位也在呢?”乔青回过头去,一脸惊奇:“有话说?”

        凤小十严肃点头。

        乔青更惊奇了:“哎呦喂,太阳没从西边儿出来啊,两位这多新鲜哪,一个都快死了也没见有话跟我说,一个自己送上门去找死招呼都不打一声。来来来,两位有什么指示,小的洗耳恭听?!?br />
        “快死了的”抽了抽嘴角:“我们需要谈一谈——单独?!?br />
        “送上门找死的”立马举起手:“同上?!?br />
        “没了?”乔青一扬下颔。

        两人摇头。

        乔青顿时转身走了,一边儿走出院子,一边儿默默嘀咕着:“这里不靠海,小白虾应该不新鲜。要不酒酿蟹?唔,那十八岁的老不休最喜欢这道菜了……”

        凤小十和沈天衣对视一眼,耸肩,摊手,叹气。

        门口有人飞快跑了过来,正将走出去的乔青拦住了:“属下见过十九小姐?!?br />
        “十三?”

        “是,小姐?!?br />
        姬十三扯了扯嘴角,笑道:“想必前些日子已经有人知会过了,关于血脉觉醒,就在这几日?!?br />
        “唔,大长老身边的人来过,今天?”

        “不,族长的意思是,小姐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便可以开始?!奔档揭话?,又提醒道:“容属下多言,此事非同小可,每一次有族人血脉觉醒,都是全族的大事,小姐初次回族,必定全族中人都会去观礼。而这一次,共有三十七人和小姐一同,包括明霜小姐在内?!?br />
        “继续?!?br />
        若只是普通的消息,根本就用不着姬十三来传话,既然他来了,说明有重要的事要提醒她。这是乔青的直觉,对于姬十三,她总觉得这个人和她有点什么渊源,否则不会暗地里一直帮着她。乔青对这人很有好感,听姬十三接着道:“大多数族人,都只能觉醒一次,少数血脉醇厚天赋奇高者,可觉醒二次,明霜小姐是这一辈百岁之下中,唯一一个觉醒了三次的人。而越到后面,越是困难,小姐应该也已经第三次了吧,这一次入族内圣地,必定危险重重,若能成功,将会有天大的好处,也必定能在族中真正的,不靠族长的捧高而站稳脚跟!可一旦失败……”

        姬十三停在这里。

        乔青大概明白,失败的下场恐怕不止是丢脸那么简单。

        她抓住了姬十三的一个字眼:“捧高?”姬十三一愣,没说话,这个表情已经给了她猜测的那个答案。乔青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多谢提醒,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br />
        “小姐?”尾音差点儿破了音。

        姬十三瞪着眼睛,郁闷了好半天。他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让她多准备几日,好多有把握,可——今天?合着他说这半天,等于没说?这暗卫身份的人这辈子还没试过这么多的表情,力求以瞪视让乔青改变主意。

        乔青只哈哈大笑,拍了拍他肩头:“放心,回去传话吧,就今天!”

        姬十三一脸无语地走了。

        这个消息,在姬寒收到之后,一瞬间传遍了整个氏族之中。血脉觉醒的时间,定在正午时分。这才方方用过早膳的时候,圣地的内外已经密密麻麻围满了人,没有人会明白,每一个血脉觉醒的日子,对于姬氏这个古老的氏族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

        更何况,这一次要觉醒的人中,还有乔青!

        那个在氏族之外,就凭借自己的力量,足足觉醒了三次之人!

        人人雀跃无比,人人面色期待,这一次,她又是否成成功,成为整个氏族中第一个觉醒超过四次的人!

        姨妈神马的,要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