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三章

        一声“疯子”,冲天而起。

        伴随着那将领落下吊桥,五体投地,那一声悲愤的嘶吼还荡漾在浮图岛的天空,久久不散。

        无数族人呆呆愣愣痴痴傻傻,脑袋里嗡嗡作响,那感觉,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不怪他们惊讶,在他们看来,那马车之中的人气质风采的确不凡,可那修为,也实在不算多么出彩。然而看看那个黑衣男人都干了什么吧,如果第一座吊桥是因为无人,第二座是因为突然,第三座是运气,第四座是大意,那么到了第五座,他们拼命罗列的一切理由都无法解释了……

        只有一个字:

        ——强!

        这已经不是越阶挑战那么简单了!

        姬氏族人,哪一个不是天赋惊人之辈?哪一个对上外面的普通人,也能越个一阶半阶,可哪一个不是两败俱伤你死我活才能分出胜负?而那个家伙呢,面对着整整一群高手的阵法阻截,非但一丁点儿伤都没受,还如此狠绝霸道的冲阵破阵,那种不要命的打法至今让他们回想起来,都忍不住一个激灵……

        “太强了!”

        “没听刚才那哥们儿喊的么,人这都第五……老天!”

        “我的妈呀,不是第五,是第六……啊也不是,是第七、已经第七座了!”

        看见了凤无绝所在的人,差点儿被吓到一头栽下浮图岛!开什么玩笑,就他们默默惊讶的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竟然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这么悄悄拿下了第六座?且已经黑衣翻飞帅的人神共愤地冲上了第七座?!

        这这这……

        这简直是不要脸!

        你给我们一点儿心理准备也好??!

        整即便是氏族,也拥有武者本性,崇尚武力,崇拜强者。眼看着凤无绝一路单枪匹马腾空而上,眼看着乔青驾着马车紧随其后,眼看着这两人配合之下过关斩将势如破竹所向披靡,这么强势的,强悍的,强横的手段,整个浮图岛上,在短暂的惊讶无语之后,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沸腾!

        而和一个个族人的热血奔涌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姬明艳等人阴郁的不像话的脸:“快,拦住他!姬炫、姬耀,拦住他!”

        姬炫、姬耀,也正是第七座吊桥的守将。

        这是两个双生子。

        高高瘦瘦,气势惊人,足有初入神帝的修为,一左一右站在那吊桥之上,脸上是同样的表情——不屑。他们可不是下头那些个神皇庸才,双生子让二人心意相通默契非凡,本就足足两个阶层的差距且是二对一,这场战斗几乎没有悬念!

        这二人自侍高手风范,不屑于对凤无绝出手,只一人手持一条铁索,自两个方向抡起将整座吊桥耍了个密不透风。这次是武器不是人,但凡凤无绝想要硬冲,都必得先拼上自己一身伤!

        一路连过六关一气呵成的黑色身影在第七座前微微一顿。

        那两人齐声冷哼:“莫要自取其辱,速速退下!”

        却见凤无绝剑眉一挑,脚尖在半空一点,借力而上,竟是丢下这第七座吊桥不管了。四下里原本都安静了下来,等着看这男人准备如何接招,见这架势,齐刷刷的一愣:“搞什么?”

        “啊,难道自认不行,第七座他放弃了?”

        “不会吧,第七座吊桥不落下,就算第八座落下了,那十九小姐也上不去啊……”

        “不对!快看,那是谁?”

        随着最后说话的这人惊呼一指,只见一道火红的小小身影,犹如一道红色闪电,从甩的破风声嗖嗖作响的铁索缝隙中,斜刺着就穿进去了!那身影实在太小,众人的注意力又全部放在了凤无绝的身上,是以直到他进入了铁索的攻击范围内,才有人突然地发现了他!

        “是个孩子!”

        “啊,我知道,是那个……”

        “三岁成神!”

        不错,这个红色的小小身影,正是凤小十!黑葡萄眼,肉包子脸,粉嫩粉嫩的都能掐出水儿来,笑眯眯的小模样甜的人两个加号都不止!姬炫姬耀手中铁索齐齐一顿,直接被这仙童样的小朋友给萌晕了,等到他们发现小朋友眼中一抹狡黠划过——

        同一时间——

        上方一道剑气垂直而下!

        “糟糕!”美童计加声东击西!两兄弟暗道不好,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抡起铁索抵挡上头已到了第八桥的凤无绝的剑气。然而,来不及了——那停下来的铁索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这小孩儿白嫩嫩的小手一手抓着一头,变戏法一样打了一个结。铁索相连,这两人齐齐一运力……

        于是这对可怜的神帝兄弟,就这么被对方的神力给震出去了!

        最让人崩溃的是,那刚才还小仙童一样可爱无敌的小朋友,忽然飞身而起,一个拉风飞踹:“两位叔叔,这里风景很不错哦!”于是这明明没怎么用力哪怕用上力也不可能对他们有丝毫威胁的一人一脚,在外人的眼里看上去,就好像是如来神腿一样活生生把他们给踹飞了……

        还能再丢人一点儿么?

        两人齐齐捂脸。

        咣当——

        剑气终于击中吊桥,桥身轰然下落,正正接住了掉下去的他们。于是当铁索倒挂在吊桥上,两兄弟在无数族人的眼中飘过来飘过去飘过来又飘过去——荡起了秋千的一刻——脑中所想的一句话就是:“他妈的,竟然还真能!”

        马车正在这时飞驰而上。

        乔青甩着鞭子一把捞起凤小十,母子俩同时仰头,对着上头那道伟岸的黑色身影,齐齐竖起大拇指:“娘亲,时候刚刚好!”

        正对着第八座吊桥守将剑眉微皱的凤无绝,满心凝重就在这一大一小两个红色身影的笑眯眯表扬中,立马烟消云散了。剑眉倏然就松了开来,化为嘴角忍不住的上翘,他看着站在第八桥上的又一名神帝高手,薄唇微动,重剑扬起:“请?!?br />
        一方弓形的铸造品,被那高手取了出来。

        这并非普通的弓箭,亦是铸造上品的气息浑厚凛然,其上密密麻麻的细小短箭,在烈日下寒光耀眼!

        嘣——

        弓开箭出,密如云雨!

        凤无绝飞身而起,重剑舞开上下翻飞。

        在所有人的眼中,那边寒光缭绕几乎看不清楚,只有那道黑色的身影翻飞着,短箭密密麻麻击中重剑的清脆吭鸣叮当炸耳,包裹着的神力犹如万丈银辉漫漫四溢,好不热闹。那边一片声色炫目只让所有人都眯起了眼来,待到轰的一声——

        众人睁开眼来,看见的,就是已然落下的吊桥!

        而那个高手,怔怔望着满地断箭,和被一击击出了一个缺口的铸造上品,脸色颓然。

        “输……输了?”

        “谁说输了,他兵器虽毁,神力尚在!”

        “开什么玩笑,被一个神王给击毁了兵器,还不叫输了么?”

        这一声声猜测落入这高手的耳朵,只有他知道,刚才凤无绝赢的险,却也赢的妙!兵器,就是武者的第二生命。若是平时,对上比自己低了两个等级的人,他又怎么可能用上自己的铸造品?

        可凤无绝打了个心理战!

        眼看着下头两个神帝都让这一家子给阴歇菜了,耳边公子小姐们的催促一声接着一声,他自然不敢托大,将兵器取了出来务求将这一行人止步于此!可也就是这一步,让他输的一败涂地!即便凤无绝没有以神力和他硬碰硬,即便对方是仗着铸造品以力借力以力打力,可输了就是输了……

        谁能说,战斗,战的只是神力而非智慧呢?

        这高手苦笑一声,收起了残兵退后一步,眼睁睁看着乔青的马车从他面前扶摇而上,竟是连拦都不拦了。

        “他搞什么?!”

        “三姐,你手下这人是怎么回事儿?”

        一个个公子小姐们急赤白脸的,姬明艳想都不想就朝着旁边的三小姐去了。那三小姐也是脸色难看:“我怎么知道!都闭嘴,那男人上了第九座,最后一座了!”

        这话一落,浮图岛上一片安静。

        最后一座了……

        一旦这一座都被拿下,那乔青今天就算是踩着他们的脑袋瓜子上位了!

        看看四下里那些族人吧,一个个紧紧盯着第九座吊桥的方向,双拳紧握,脸色通红,那眼中有激动有兴奋还有那么一些可能连他们都没发现的崇拜!妈的,该死的崇拜!该死的乔青!那该死的一马车人!

        众多公子小姐们咬牙切齿,还是姬明艳第一个压下心底的急躁,赶忙对旁边的二公子道:“二哥,你可得让手底下的人守好了!咱们这次全靠……二哥?”

        姬明艳一愣。

        她看着摇着扇子颦着眉头仿佛有什么打算的二公子,一个不好的预感升了起来。

        果不其然,二公子缓缓转头朝他嘲讽一笑:“明艳,到了这个时候,再拦还有用么?”

        “你什么意思?”

        “你说呢?!?br />
        二公子意味深长的一声,顿时让这些弟弟妹妹们明白了过来!该死的,他竟然想撤!到了这个关头,那么多族人已经对那乔青有了好感,父亲也一直没在再出声,他若是再拦,成败不说,肯定是吃力不讨好了,倒不如直接放手让他们过去,还能博得一个宽厚的美名……

        “很好,你们明白了?!倍有ψ抛?,正想对自己的守将神识传音,让那人直接放行下吊桥,却整个人嘴角一僵,眉骨一跳一跳,表情精彩万分。

        那边——

        第九座的守将姬月,乃是女子。

        这姬月乃是二公子手下一名猛将,女子身柔,本事以轻功见长,看着下头人仰马翻就知道那高手上来了。她索性一跃,上了吊桥顶部,站在绳索旁边,心说看你怎么斩断这绳索。突然,眼前一道黑影拔地而起,直冲云霄!

        姬月眉眼一厉,正要动手!

        凤无绝的脸顿时映入眼帘!

        嘶——

        好一个英俊不凡的男人!

        姬月愣神的这功夫,凤无绝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一剑,斩断了吊桥。她整个人顺着吊桥就滑了下去,上头的手下面色大变,赶忙大喊:“统领!”

        他们的统领终于反应了过来,凌空一个翻转,好容易又飞了上来,抓住了吊桥的一端。马车轰隆而上,甩着鞭子的红衣人再次落入眼中,那人擦着她的面颊就过去了,还不忘回眸对着她邪邪一笑:“谢了,美女?!?br />
        姬月西子捧心,嘴里只剩下了两个字:“好帅!”

        “将军小心!”众手下齐齐捂脸,姬月轰隆一下就掉下去了——咳,抓着吊桥的手光顾着捧心去了。

        浮图岛上人人捂脸。

        完成了使命正飞上岛的凤无绝差点儿一个趔趄跟着掉下去,这见鬼的,又开始招蜂引蝶了!凤无绝恨恨磨了两下牙,回头瞪一眼乔青。乔青摸着下巴自恋之极的吹一声口哨,那意思——明显老子比你魅力大啊。

        马车正驶到第九座吊桥上。

        吊桥并不算短,足有十几仗的长度延伸到了浮图岛的边缘,乔青往上飘了一眼,眼眸一挑,轻轻松松从马车上站了起来。鞭子和手中缰绳一齐都给一旁的凤小十,忽然腾空而起!半空中红衣飞旋,还展示了一个漂亮如乳燕的轻盈身形,轻飘飘地就跟上了凤无绝,一红一黑衣角相叠,同时稳稳落地。

        直看的满岛族人眼前一黑。

        您真是腿也不疼了,水土也服了,亲戚也回家了……

        果真……无耻之极!

        乔青笑吟吟环视一周,这个时候才真正站在一个水平线上,看清了浮图岛的全貌。满岛乌压压的人头呆呆傻傻地望着她,最前边儿跟她对立而站的正是脸色发青的一系列兄弟姐妹们,再往后,最为引人注意的便是整座岛屿最中央的一方巨大石碑,其上威压沉厚,似有火苗流窜升腾,散发着一种神秘古老而让她亲切不已的气息……

        四下里静悄悄的。

        忽然,一声苍老的声音率先响起:“恭迎十九小姐回族!”

        这一声,让乔青猛地回转了视线!她的神识在整个岛上蔓延,本已经掠过去了那一座石碑,此刻再回去,却发现那石碑下一个白胡子老人盘膝而坐,而方才,她竟然全然没发现这个老人的踪迹!高手!绝对的高手!甚至比之姬寒还要更上一筹的高手!

        乔青不知道这老人的身份。

        别人却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大长老!姬氏人人尊敬不敢忤逆就连族长见之都要敬上三分的大长老!

        虽然不知道这从来寡言少语几乎不怎么理会氏族中事的大长老,竟会对一个刚刚回族的小姐这么的……慈爱?但是大长老发了话,谁敢不从?顿时,整个浮图岛上一声接着一声:“恭迎十九小姐回族!”

        “恭迎十九小姐回族!”

        “恭迎……”

        全岛族人足有万余,恭迎的声音几乎将天都掀了去!以姬明艳为首的公子小姐们一个个脸色更是难看,好半天,姬明艳才挤出了一个娇艳欲滴的笑容,款款走上了前来:“十九妹妹,一早就听说妹妹深得父亲宠爱,七姐原本还不信呢,这会儿见着妹妹这模样,别说父亲了,大长老都喜欢的紧呢?!?br />
        乔青眸子一挑,心知这女人是在提醒她,有人提前一步给他们传了这样的消息,而这一次的吊桥为难,也是被人给当了枪使。有人前来示好,她也没必要一回来就拽着人小辫子不放:“吆,原来这个让女人都心动的美人儿,是七姐啊?!?br />
        姬明艳一愣,原本以为这乔青是在讽刺。

        可抬起头来,却见她眼中笑意满满,眼尾上挑像是带着钩,嘴角那斜斜的弧度,更是看的人心痒难耐。东洲大陆本也不是个保守之地,氏族就更是开放的很,姬明艳平日里就是个风流的女人,后院里豢养的男侍多不胜数,这会儿舔了舔嘴唇,暗暗叹息:“怎的早没发现,这乔青近看竟是个这么美的人物,可惜了,竟然是个女人?!?br />
        这个场面,不能不说诡异十足。

        两个姐妹遥遥对视,一个一身男装,风流倜傥,一个满腮红霞,眉目黯然。

        四下里顿时响起一连串的咳嗽声:“咳,咳咳?!?br />
        姬明艳猛地回过神来,还想再说什么,再见乔青双臂环胸遥望她的模样,什么都没兴致了。然而她不说,有人却不满:“十九妹,你一来就破坏族规,未免太不将我姬氏放在眼里!”

        说话的,正是第一座吊桥的持有人,也是那巴扎的主子,十公子。

        来了!

        乔青嘴角一勾,本也没以为这一段会跳过去,这些人的初衷便是如此。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若是长眼神儿的自然这个时候不会来找麻烦,可就是有这种傻鸟:“你说我破坏族规?”

        “不错!”十公子迈出一步:“姬氏族人,皆不可飞行上岛!你是坐了马车,可你身边那些人……”

        “唔,”不待他说完,乔青冷笑一声:“你也说了是姬氏族人,我身边的,可并非姓姬?!?br />
        “强词夺理!”

        “咦,难道十哥以为,他们也该归入姬氏不成?”

        “随你回来,自是……”十公子脱口而出的话,被一边二公子一把拽住。他一个激灵,才知道入了这乔青的套!姬氏,哪里能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即便氏族里有一些外来的高手,也不过在这里挂个名当他们的奴才使唤,唯有立下大功,才会被赐予姬姓。这整个岛上,真正姓姬的人,加起来不过一千之数,都是浮图岛上的人上人!

        十公子眸子闪烁,

        说是姬氏?平白让他身边的人在氏族里得了个高人一等的地位。

        说不是?那他刚才那话,就是自己打脸!

        十公子张了半天嘴,却辩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一拂袖,指着她身边的凤小十:“别人不说,这个孩子,总归是姬氏之人!”

        这话一落——

        四下里原本都忘了凤小十的,顿时被提醒了过来。

        一双双眼睛全朝着小朋友看过去,想的,却和十公子不同??纯凑飧鲂『⒍?,三岁成神的惊闻已经传遍了东洲,就连那穆氏兰亭都得靠边儿站!原本他们还不信,可刚才那两个神帝高手就那么让他一脚踹飞了,可是实实在在眼睁睁瞧着的。这会儿那俩兄弟,还在下头秋千一样荡过来荡过去呢……

        十九小姐本就不凡,这次带回来的人亦是能人辈出,不说那以一人之力连闯九关的黑衣男子,还有那持着银枪的高大男人,再有马车里没出来的那些,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如今再加上这个孩子,必定稳稳压了那穆氏一头,给两年后的四族大比争上一把脸!

        这么一想,众人看着凤小十的目光,就跟一条条饿趴了的野狗盯着肉包子似的。

        凤小十眼珠一转,往乔青身后躲了躲:“老爹,那个叔叔好凶?!?br />
        哗——

        所有人都朝着十公子怒目而视!

        这么可爱的孩子,你这是要吓死谁?

        十公子立马懵了,这不是他预计的路线,当然他也不是傻子,只是咽不下去乔青让他丢脸的那口气罢了。这会儿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也知道不该继续和这女人纠缠,却见乔青忽然微微一笑:“十哥可误会了,这孩子名叫凤小十,乃是凤家人,可非姬氏族人?!?br />
        众人先是一愣。

        待到看清乔青的目光,才知道,她是认真的!

        那眼中,说出凤家人三个字的时候,是明明白白的傲然,好像那什么该死的见鬼的没听说过的凤家,比他们姬氏还牛逼一样。一边凤无绝眼中笑意满满,凤家人,三个字,让他说不出的浑身舒坦心中发涨……

        哗——

        瞪向十公子的目光,更凶狠了。

        “你……”十公子还要再说,那先前开口的大长老,先一步传出了声音:“够了!十九小姐路途辛苦,族长为小姐准备了晚宴,小姐不妨先去休息片刻,此事待到晚上再议?!彼低?,好像是嫌自己的语气生硬,又别别扭扭地加了一句:“小姐认为,此提议可好?”

        满岛的人差点儿没被这最后一句给吓死,大长老何时对人如此和颜悦色过?还提议可好?靠!这是什么待遇!偏偏那获此殊荣的人明显不知内情,摸了摸鼻子,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唔,算了吧,一路上都在马车里呆着了,睡的浑身骨头都酸,找个人路上带着转转,直接去晚宴的地方得了?!?br />
        睡的浑身骨头酸……

        听见这一句的族人们,又开始磨牙了??纯此且桓龈龇绱等丈拐咀虐桶偷牡?,再听着她在马车里的悠闲日子,众人齐齐抬头望天,怎么没下一道雷把这无耻的小姐给劈了呢!

        大长老笑呵呵地道:“好好好,既然如此,那就由——”话音一转,那和蔼可亲的语调顿时消失不见:“七小姐,你带十九小姐四处转转?!?br />
        姬明艳不敢怠慢,赶忙躬身:“是,大长老?!?br />
        这一场入岛闹剧,就这么以大长老的诡异态度收了尾。

        乔青凤无绝等人,也在又是狐疑又是叹息的带领下,于所有人复杂各异的目光中,大摇大摆地进入了浮图岛。

        ……

        若是一开始,乔青还不知道大长老对她的不同。

        待这一路上,姬明艳不时流露出的古怪神色,和少许的探测,已经让她明白了那大长老平日里是个什么人物。她将这个疑问放在心里,连消带打地略了过去。

        姬明艳问不出个所以然,也不敢再贸贸然继续试探,专心当起了一个好向导的职责,一路给他们介绍着浮图岛的一切。

        这座空中之城也让乔青等人大开眼界,好像伸手就能摸到天,整个岛屿上全无寻??杉闹参?,尽都是红彤彤的耀目颜色,像是一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世外桃源。

        越逛心情越是好。

        待到日落西山,姬明艳指着最远处一方雄伟的建筑道:“那里,就是晚宴的地方了,也是父亲所住的宫殿?!?br />
        如同皇宫一样的建筑,整个风格再粗狂大气一些,加上浮云缭绕,地处海拔之高,四下里热气蒸腾,那一座建筑就如同火海之中的神秘殿堂,给人一个十分巍峨又震撼的感觉!一路向着最东方走去,望山跑死马,真正到达了宫殿之外,已是夜幕降临,晚宴在即。

        酒菜的香气从里面飘了出来,她来的不算晚,问了外面的侍卫,只有寥寥几个公子小姐先到了。

        乔青一步迈出,正要迈上这巍峨的玉阶。

        只听一声唱诺,响在了她的身后:“大夫人到,明霜小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