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二章

        不错,来了!

        在无数族人和兄弟姐妹望穿秋水日等夜等伸长了脖子闪瞎了狗眼已经快等出蜘蛛网的一刻,那慢吞吞晃悠悠始终保持着龟速前进不快上一分也不慢上一点儿的拉风马车终于算着时间踩着点子停在了第一座吊桥之下。

        到了这个时候,那座让人眼酸流泪白内障指数翻倍增长的马车也终于被一个个满眼血丝的族人给看了个清清楚楚。

        什么叫富丽堂皇?

        什么叫闪闪发光?

        什么叫高端大气上档次高调奢华有内涵?

        大红枫木做厢,金条银珠吊顶,五彩绸缎为幔,鸽子蛋大小的各色宝石呈放射形有序镶嵌,就连四个轱辘都是真金打造!流线型的金色轮轴相互交叉活生生摆出了四个大太阳图案,一圈一圈转动来转动去,只让每个人的眼前都是一个又一个巨大的——日!

        这幅行头太符合他们心目中对外来千金的想象了,整一个小人得志的土财主暴发户!不少人翘首以盼,争先等着看那马车里走下来的十九小姐,合该是个十根手指头上戴了十八个戒指的奇葩吧?众人眼含讽刺笑的意味深长,然而左等右等,等到那讽刺的表情都崩不住了,那马车依旧是安安静静纹丝不动,活像是准备在下头安家落户从此扎根了一样的淡定。

        “搞什么?”

        “怎么也没个动静,里面的人死了不成?!”

        “哎呦晒死老子了……”

        听着这一声声抱怨,马车里就是任你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天气太晒,不宜下车;冲了黄历,不宜下车;亲戚来了,不宜下车——这眼看着一招亲戚来了,又是足足等了又七日之久,待到第八天,再问,答曰:“亲戚没走?!?br />
        很好,你家亲戚是一年来一次,一次来一年吧?

        “什么玩意儿!”一个个公子小姐们听着下头这话,也全都站不住了。浮图岛上烈焰蒸腾,这初秋时节的秋老虎也够人受的,红彤彤的大太阳底下晒的人满脸大汗浑身冒油。这些天一直站在外头生怕错过了精彩画面,等了多少天,也就多少天没洗澡沐浴换衣服,一个个养尊处优惯了的,哪里受得了这种罪?可——

        派人去催?未免沉不住气,失了气度。

        站这等着?这他妈谁受得了,鬼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直接走人?那更不可能了,戏台子搭好了,一场大戏敲锣打鼓地开了幕,人正主还没上场又乒呤乓啷地撤下去,活不够丢人的。

        一个个脸色渐渐难看了下来,憋着一股子劲儿死磕在这儿了。却不知道另外一间马车里,十三卫默默看着这进退维谷的场面,不由齐齐在心里叫了声好!开始他们给青小姐下的什么套来着?硬闯上去,坏了规矩,求放吊桥,丢了面子——看看吧,人就一招以不变应万变,生生把那些个公子小姐们给逼了个没辙!你们在上头站着风吹日晒腿发颤,她们可是高床软枕衣食无忧——别忘了,那尊大仙儿可是有个空间系铸造品的,该吃吃该喝喝,死磕个三五七年是不成问题!

        姬十三放下帘子:“青小姐聪慧?!?br />
        另十二人诧异地看他一眼:“十三,你对她印象不错???”

        姬十三面无表情,平庸到了极致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我只对强者俯首!”

        这倒是真的,十三卫直属族长手下,并非特指姬寒,而是每一代的族长。在下一任族长被委任之前,什么公子小姐他们放在眼里,却放不到心里。从前呼声最高的是明霜小姐,他们便对明霜多了几分恭敬??商煸穆衾锴乔喟衙魉耐磐抛嵌际茄壅稣隹醋诺?,上头的族人固步自封,自然还不了解那乔青的无耻惊天下!

        当然了,如果以前还不了解,那么现在也差不多明白了。

        另十二人深以为然。

        听姬十三赞叹道:“有人沉不住气了?!?br />
        这最先沉不住气的,就是十公子。

        好在这人不傻,派了个族人从第一座吊桥上下来,正是先前看见过的那手下第一勇士:“属下巴扎,见过十九小姐。小姐一路上磨磨蹭蹭,如今已到达氏族,又是诸多推搪,巴扎请问,小姐到底何时下车?”

        这人声音就如他的长相,站在马车前高声问着,犹如洪钟,顿时所有人都伸长了耳朵。下头始终不动的马车终于被掀开了帘子,一个呲着小虎牙的少年探出头来,在巴扎的耳朵边儿说了什么。这大汉还欲再问,少年已经哗啦一下把帘子放下了,他愣了好半晌,回去复命——刷牙洗脸中。

        “什么?”

        “那人说,那乔青路上水土不服,这才耽搁了这好多天。后来亲戚……咳,反正这会儿正在车内洗漱,让诸位稍等片刻?!?br />
        “再去请!”

        姬寒的儿子闺女们,一个个长的是根正苗红,俊美不凡,包括这十公子。他着重在“请”这个字眼上,巴扎不敢怠慢,立刻又去了?;姑蛔叩匠登?,一盆洗脸水从里头哗啦一下子泼出来,劈头盖脸泼了他满身刷牙水,巴扎不待大怒,小虎牙又笑嘻嘻地探出了脑袋来:“抱歉,抱歉,我家公子洗漱完毕,正在换衣?!?br />
        巴扎只得继续回去复命。

        十公子眼见手下落汤鸡一样,一张脸阴郁的不成样子:“继续请!”

        “啊,当然换完了,这都小半个时辰了,别说衣服,一层皮都换下来了不是?什么,下车?对不住,对不住,公子换完了衣服,皮肤有点干,正做补水面膜呢。扎兄弟,瞧瞧你这张脸粗的,浮图岛上温度太高,日子不好过吧——面膜要不?小黄瓜蛋清蜂蜜膏,公子自制,补水嫩肤,诚惠玄石一千枚?!?br />
        “……”

        “敷是敷完了,这都两个多时辰了,刚才敷面膜没法用膳,这会儿正用下午茶呢,巴扎兄弟,要一起进来吃不?我家姑爷亲自下厨私家秘制烤小鱼干儿,诚惠……诶,你别走啊?!?br />
        “……”

        “哎呦,这不人吃饱了就犯困么,公子补美容觉呢。啥,你说啥,叫公子起床上去再睡?这可不行,兄弟你不知道啊,咱们公子的起床气可大,要是睡不醒,啧啧啧……”

        “……”

        “咦,巴扎兄弟,又是你啊,我说这一会儿不见,这脸色怎么黑成这样了?你听兄弟的准没错,我家公子那补水嫩肤的小面膜……啊,别动手,别动手,我家公子还没睡醒呢,公子被吵醒,后果……”

        话音没落——

        砰——

        正要冲进马车的巴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倒卷而出!

        甚至没有人看见里头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见那帘子中罡气狂飙,让人心惊胆战的气息逆冲而出,巴扎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到了火山壁上,轰隆一声,摔了个灰头土脸。手里那两个巨大的锤子流星赶月一样紧追其后,咣当,咣当,砸在了脑袋上。

        项七这才啧啧两声,一脸怜悯地说完了后半句:“……后果很严重啊?!?br />
        哗——

        “我的天!”

        “巴扎被……被打飞了?”

        “不是说那乔青只有神王修为么?”

        “巴扎可是十公子手下第一勇士!修为神皇,整体实力堪比神皇大圆满!”

        整个浮图岛上看见了这一幕的,立刻惊呼连连响成一片。那满脸皱纹的白胡子老人,眼睛里笑意闪过,像是一个看着调皮捣蛋的后辈的慈祥老者,重新闭上了眼睛。和他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那几个眸子闪烁的兄弟姐妹,再看那马车的目光已经完全变了。

        十公子脸色难看,阴沉如漆:“难怪这次明霜全不参与,和父亲先一步上岛后就回去了,她是一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刁难困不住那个女人?”

        “十弟弟,你想的太简单了?!?br />
        “七姐你什么意思?”

        七小姐姬明艳,人如其名,娇艳明媚,浑身透着一股子狐媚劲儿,嗓音温声细语对谁都是软绵绵的,却给人个绵里藏针的感觉:“哼,好一个姬明霜,先一步给咱们透了这乔青深得父亲宠爱的消息,后一步就躲去了里面不动弹,这是摆明了要看咱们狗咬狗呢!——说不得早在路上她就提醒过那乔青了,否则,一个外来的人怎么会明白咱们设下的这些套子?!?br />
        十公子脸色一变:“那现在怎么办?”

        “无所谓,咱们兄弟姐妹,谁不是敌人呢?!奔餮蘖昧肆猛贩?,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客气,另外那些公子小姐们也丝毫没觉得怎么样。明显,这姬氏的儿女之间,争端一早就摆在了明面上。十公子冷哼一声:“真会说风凉话,被伤的丢脸的不是你的手下,说话当然有底气??珊弈乔乔?,一来就给了本公子一个下马威……”

        “十弟,你被气糊涂了不成?”这次说话的,是另一个羽扇轻摇的公子,一脸的谦厚风雅:“不是二哥说你,你那手下未免太沉不住气,那乔青早出晚出有何不同?咱们就等着就是。她要不就一辈子缩头乌龟样的躲在里头,要不就早晚有下马车的一日。待到那个时候,不是又回到了咱们最初的设计?”

        “你们说的倒是好听!这么站着等,人家在下头舒服,咱们就跟群傻子一样!”

        这话虽糙,说的却是事实。

        他们倒是想沉住气呢,可下头那乔青也太过难缠,油盐不进,咸淡不吃,打定主意嚣张到底了!这么耗下去,早晚得把父亲给惊动出来。他们正气恼着,被乔青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岛内忽然传出一道声音:“乔青可来了?”这声音不轻不重,不温不寒,却让每个人都倏的一震,齐齐躬下了身子,以示恭敬。

        “参见族长!”

        “参见父亲!”

        “嗯,乔青可来了?”

        二公子和姬明艳对视一眼,知道这事儿拖不过去了,终于引得了姬寒出面。这道声音中带着少许的满意之色,也不知道是对乔青的应对,还是别的什么。问的是乔青,自然他们都没资格回话,齐刷刷向下看去。下头那辆马车里,一直藏头露尾的那神秘的十九小姐,却在这时应了一声:“啊哈……”她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才带着浓浓的刚睡醒的鼻音,慢吞吞道:“唔,爹爹,我到了?!?br />
        爹爹……

        众人齐齐脸色难看!

        再听见她声音里果真是刚睡醒的模样,一个个差点儿没气歪了鼻子!

        虽说那小虎牙出来说的是这人在补美容觉,他们却以为这乔青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指不定在那马车里怎么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呢。却没想到,她竟然……竟然……该死的,好是嚣张!

        这就嚣张了?

        哗啦——

        车帘被掀了开来。

        所有人都是瞳孔一缩,紧紧盯住了那被挂起了车帘后,一览无余的马车之内。

        宽敞的车厢里,足有一个小小居室那么大的空间,下铺绒毛毯,上有琉璃灯,内置床榻桌案五脏俱全应有尽有。凤无绝和沈天衣正在下棋,囚狼躺在一方角榻上呼呼大睡,洛四坐在最外面闭目养神,像是在警戒。甚至里头隔开了一方小小的灶台,无紫非杏正扇着扇子煨着一壶汤。香浓的味道从马车里飘出来,让外面等到浑身冒油饥肠辘辘的族人们齐刷刷咕咚一声,吞了口唾沫。

        而乔青呢?

        乔青正坐在洛四的对面,手里端着让他们垂涎欲滴的汤,哧溜哧溜喝的一脸陶醉,膝盖上趴着只软绵绵的肥猫,肥猫肚子上躺着只乌溜溜的小鸟,脚下一条土狗吭哧吭哧啃着骨头,身后项七狗腿儿地给她捏着肩,窗边小小的西红柿哗啦啦摇晃着叶子,扇出清凉的小风……

        磨牙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

        这强烈的对比只让上头的人一口血差点儿喷出来。

        而重点还不止于此,在他们的心目中,对这马车的猜想已经根深蒂固,却全然没想到,那里面哪里有一丁点暴发户的影子?不论是家具摆设都是清雅绝伦,甚至那里头的人一个比一个俊美不凡,更甚者那本应该一根手指两个大戒指的女人,非但没有插了满头金光闪闪的钗,反倒清雅绝伦,到让人眼前一亮!

        清雅……

        真他妈的侮辱了清雅这个词??!

        众人接受不能地咽下了这个绝对反差的事实,再看那乔青,一身男装,发丝如瀑,看上去就似一个氏族公子……不,众人的视线在他们的二公子和十公子的身上一游移,顿觉就连这两个族中标准的美男子,都敌不过这女人的风流倜傥!端坐在那里就如林中高士,偏生眼波流转,未施粉黛,却是转瞬妖异的惊人!

        清雅,妖异。

        矛盾,而又和谐。

        不少人猛地一怔,下意识地低垂了头:“见过十九小姐?!?br />
        “见过十九小姐?!?br />
        哗啦啦的见礼声此起彼伏,直到他们说完,才发现自己干了一个多么丢面儿的事儿!乔青喝下一口汤,将那精致的透花蓝瓷碗随手一丢,顿时有项七接住放到一旁的桌面上。凤无绝和沈天衣对视一眼,将一屁股坐在那儿打死不动弹的乔青抱出了马车,乔大爷扒着马脖子不肯下地:“爹爹也知道我断了腿,容女儿不能起身给爹爹请安了,哎呦喂,这个疼?!?br />
        果然——

        一开口,就恢复了众人印象中的无耻形象。

        凤无绝把她放下,正放在马车之前,驾车的位置。他们这才发现,她的一条腿上裹着石膏,造型十分之奇特。

        姬寒沉默了一会儿,自动跳过这一节:“回来了就好,爹爹为你准备了晚宴,上来吧?!被胺嬉蛔?,这是对二公子他们说的:“放吊桥!”

        二公子等人不敢犹豫,也不能不说,他们心下松了一口气,这么混不吝的一个人,若是真跟她继续僵持下去,恐怕他们也真未必能讨到好!有了父亲出面,另一方面,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台阶。十公子一扬手,一句“下吊桥”还没出口,只听下方衣袂浮动——

        “老天!”

        “他要干什么?”

        “她们……族长下了令,他们竟然要强上!”

        吞咽口水的声音,惊呼的声音,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呢喃声,一时不绝于耳。谁都没有想到,在姬寒出口让放下吊桥的这一刻,这耽搁了这么多时日的乔青,竟然不顺着杆子往上爬,反倒选择了强攻而上!

        一时间,四下里一片骚乱。

        “一!”

        半空之中,腾空而上的凤无绝,犹如一只杀气凛然的雄鹰,数到一的这一刻,已然直取第一座吊桥!

        “二!”

        那吊桥上原本是巴扎驻守,此刻巴扎还在下头晕着呢,自然是无人至境。凤无绝脚尖一点,一个旋身,直冲吊桥的顶部,重剑出鞘,寒光闪烁……

        “三!”

        伴随着这一声三,轰隆一声,吊桥的绳索被一剑斩断,那座吊桥轰然而下!

        同一时间,只见刚才还断了腿连行礼问安都不能的乔青,面色一厉,一甩长鞭:“驾!”那马车便如同一道利箭,闪电一般疾射而出!后头跟着的另一辆马车,自然就是属于十三卫的,姬十三等十三个人对视一眼,齐齐眼中跃上了一抹激动,鞭子跟着一挥,紧随前方乔青马车:“痛快!”

        上方众人还愣怔着,没反应过来。

        只听轰隆声响,这马车已经一前一后冲过了第一座吊桥,从上面往下俯视,这吊桥之陡峭几乎如同垂直而下,浅浅的一个弧度,马车在上面几乎是倒挂着前行,的确如姬十三那日所说,必须一气呵成不能有丝毫停顿。

        乔青的鞭子甩的啪啪响,一路留下扬尘浮土,长笑声声……

        而凤无绝此时,已经把第一座吊桥后头站着的人一路踹了下去,直接冲到了第二座吊桥。这里弓箭手一字排开,每一张弓都足有百斤,那道漆黑的身影腾空而来,他们正一齐瞄准呢,却忽然发现……凤无绝不见了。

        弓箭手齐齐一惊。

        神识放出去,正要感知他的位置,却见后方一片剑气横扫,剑气激荡起罡风怒卷,铸造上品岂是好相与的?顿时这些弓箭手就追着前头那些人一个个落下去了,凤无绝二话不说斩断了第二座吊桥,直取第三座!

        第三桥的守将手持银枪,枪花挽起,声势惊人。

        却听下方又来一声:“老子来会会你!”

        囚狼紧随凤无绝而上,和那守将战在了一起,枪花舞的虎虎生风犹如一张巨大的幕布,那守将正打的欢声,只听那边啪嗒一声,竟是四溢的枪风将吊桥绳索给激断了!还没等他脸色大变,后头的马车已经轰隆隆疾驰了上来,劈头盖脸的一声嘶鸣,守将顿时就被乔青那条断腿给踹下去了……

        而凤无绝,已经解决了第四座吊桥,飞奔向了第五座。

        第五座的将领善于排兵布阵。

        上方无数的人头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却见凤无绝直接从斜刺里冲了上去!那将领排兵布阵了老半天,只要来人稍有一点儿寻常打法,就能被他和众多人手困住??伤衷趺粗?,这个男人是腥风血雨里拼杀出来的,那一路的亡客生涯,教会了他什么叫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这种不要命的打法,犹如赴死一般飞蛾扑火地冲入了阵法之中,顿时将阵法冲了个七零八落……

        那将领被一脚踹下去的一刻,只有两个悲愤的大字冲天而起:“疯子——”

        嘶——

        这一声悲愤怒吼,终于让惊呆了的一众看客们一个激灵回过了神。

        这一眨眼的功夫,五桥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