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一章

        天元城往东行了数万里,小半个月之后,便出了第九梯的地界。

        氏族所在的区域极为玄妙,站在第九梯的城墙内,从外看出去尚且是白茫茫一片雾气,像是有什么将远方的景物给遮蔽了??梢坏┏隽顺敲?,一切豁然开朗!远远地,隔着千万里的路程,已经能遥望到姬氏的所在。

        倒不是因为它有多大,而是地处太高。

        高到悬浮于天空之东,一片云雾渺渺间,便如同生于中天的第二个太阳,金红耀眼,与日争辉!

        “啧,”乔青忍不住吹了声口哨。马车帘子掀开来,众人都是目力惊人之辈,神识远远放出去,便能清晰地看清那座浮岛的轮廓。巨大的火山如锥耸立,正是这一座天空之岛的支撑点,上面没有一丁点的绿意,在这初秋时节,红彤彤的燃烧着灼灼烈焰,险的惊人,亦美的惊人:“鬼斧神工?!?br />
        四个字,便足以概括这座浮岛给予众人的震撼!

        “很奇妙,是不是?”旁边的马车里,明霜也掀开了车帘,遥望那座岛屿的目中闪过志在必得之色。她扭过头,淡淡笑了笑:“妹妹第一次来,惊奇是难免的,就连我住在那上面这么多年,每次看见,都还是一样震撼呢——对了,妹妹还不知道吧,我们姬氏世世代代居住的岛屿,名唤浮图岛?!?br />
        囚狼等人齐齐打了一个激灵。

        只有凤无绝和乔青反应良好,前者闭目养神,后者笑语晏晏:“哦?”

        “四大氏族,穆氏所居乃是海市蜃楼,妹妹可看见远方那一片淡淡的影子,便是穆氏的地方了?!彼缸盼髅嬉淮γ悦芍兀骸翱吹募?,摸不着,进不去。纳兰氏族,则是长居南方深湖;至于裘氏,则在北面冰封之地。咱们姬氏属东,浮图岛唤之岛,实则乃是一座天空之城,要达到岛上,姬氏族人可不许腾空飞行,都只能从吊桥进入呢?!?br />
        随着马车越行越近。

        乔青也“看见”了那所谓的吊桥。

        浮图岛的位置陡峭,要达到岛上,就要绕山而上。那火山通体金红,想必温度极高,其上修建出一条之字形的山路,每一个重要的折道上,都有一座城门,城门口护城河内岩浆滚滚,唯有放下吊桥,才能顺利而上,只要有一座没放下,都无法到达山巅岛屿:“好一个易守难攻的天然要塞!”

        “是呢,氏族战火蔓延了那许多年,姬氏始终屹立不倒,便是因着这一座天然要塞。到了近些年,那九座吊桥,皆是由咱们兄弟姐妹掌握在手里呢?!闭饬礁鋈烁糇怕沓狄蝗艘痪淞钠鹛炖?,像是要比一比谁能恶心死谁,一个比一个笑的姐妹情深。

        最前方的马车中,姬寒看着这两个女儿,意味深长地沉默不语,便听明霜忽然惊讶道:“咦,那边的吊桥,似乎没放下来呢?!?br />
        乔青向后仰去,懒洋洋地笑了起来:“姐姐是说,有人不想让我上去么?!?br />
        “妹妹这可是误会了,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br />
        “我一个新来的,自然是容易被老人误导的?!?br />
        四目相对,凌厉的火花一闪。

        两姐妹同时笑了起来,挪开视线,放下帘子。

        凤无绝这才睁开眼睛:“下马威?!?br />
        乔青和他对视一眼,两人一点也不意外,只看明霜那德行,就能猜到姬寒养出来的儿子女儿都是些什么货色。平白无故回来一个姐妹,总要在上去之前试探试探她的斤两,想必姬寒也是料到了的,所以一直在马车里沉默不出声,恐怕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瞧瞧她的能耐呢。

        囚狼皱眉道:“飞上去,就坏了姬氏的规矩,你一来就不遵族规,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br />
        沈天衣揉着太阳穴接道:“不飞,就得在下面等着他们放吊桥,初次交锋便落了下乘?!?br />
        凤小十摇头晃脑:“跟在那便宜外公的后头?”

        凤小十之前没参加天元拍卖,出城的时候也一直被塞在马车里,从来没和便宜外公打过交道。然而这个时候,他这话说出来竟是带了那么点儿抵触情绪,车内众人齐齐看向这小朋友,他撇撇嘴,鼓着肉包子脸嗤之以鼻:“小爷都快五岁了他才出现,谁稀罕哪?!?br />
        正给乔青倒茶的太子爷,手一抖,洒了一桌子。

        小朋友立刻意识到说错话了,眨巴眨巴眼,绽放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放心啦,娘亲,我不是说你哦?!?br />
        咣当,这次连茶壶都给摔了。

        凤小十吐舌头,缩后头不说话了。

        凤无绝摸摸这小家伙的脑袋,当然知道他儿子说的不是他,只是每次这么一提,心里都不免生出愧疚。之前的几年时间,是无法弥补了,一切只能看以后——没有人知道,这一句童言无忌在凤无绝的心里搅动了轩然大波,之后涟漪层层,又归于平静,那水面如镜的心湖古井无波的沉了下去——就如同他从前、现如今、以后、这一辈子的爱,不论对乔青,还是对凤小十,没有波澜壮阔,却如静水流深……

        他不着痕迹地把茶盏扶正,回到正题上:“姬寒不用指望,不到最后关头,他都不会出来?!?br />
        乔青点点头:“再说靠他,老子也太丢脸不是?”

        正说到这里,车外一阵脚步声,传来了一道平平板板的声音:“青小姐?!?br />
        乔青拉开车帘:“姬十三?”

        姬十三猛然一震:“小姐认得属下?”

        他不由想起来,当日这青小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了句我记住了。那个时候,他只当这小姐说句客气话,姬氏十三卫,从来貌不惊人乃一体出现,就连族长都不见得能分出这十三个里谁是谁,他怎么可能奢望有一日,有个人能分辨的出来,他是姬十三呢。

        姬十三忍住心底的惊涛骇浪,怔怔的神色片刻恢复平静:“多谢小姐?!?br />
        乔青只问:“可是爹爹要事在身,先行离去了?”

        “是,小姐?!?br />
        “很好,多谢?!?br />
        姬十三连称不敢,想了想,又道了一句:“小姐聪慧,想必已经知道族长的用意了。若小姐需要什么,可吩咐属下为小姐准备,掌控吊桥的公子小姐们不会亲自上场,可他们手下亦有高手无数,这一次出动的恐怕都是不凡?!?br />
        乔青眉梢一挑:“这不是爹爹吩咐的吧?!?br />
        姬十三沉默不语。

        乔青又道:“还是那句话,谢了,不过什么都不必准备?!?br />
        “小姐就准备凭这马车上去么,山路陡峭,即便是纵马上山,都不能有丝毫的停顿,不然马会在中间摔下。若是马车的话,更是需要绝对的掌控力,且还要和掌握吊桥的高手对决……”

        “也就是说,从第一层冲到第九层,必须一口气到顶,中间不能停顿是吧?!?br />
        “是的,小姐请看?!奔懔说阃?,伸手一指远处已经可以看见的第一座吊桥,那吊桥之上,正有一个极为高大的男人,身形巨大,手持大锤,修为倒是不算多高只有初入神皇,可一看就是一身蛮力之辈:“那是十公子手下第一勇士,力大无穷,甚至可比蛮族后裔朱盟主。十公子掌握着第一桥,也是九个公子小姐中最弱的……”

        他说到这里,像是也觉得透露的太多了。

        便拱手后退:“属下告退?!?br />
        乔青应了声,瞧着他十哥手下的第一勇士,和凤无绝对视一眼笑了起来:“啧啧啧,这么大的阵仗,怎么好让这些哥哥姐姐们失望呢……”

        ……

        天幕之上,乔青口中的哥哥姐姐们,也正感知着渐渐朝这边移动的马车,等待看他们的第十九妹妹,怎么破这无解之局——是飞上来破坏族规,还是站在下面轻声哀求?他们环视一周,看着无数听闻了乔青到来而将浮图岛外围围了个水泄不通的诸多族人,神色各异地笑了起来,像是在等待一场即将到来的好戏。

        这一等,便又等了又数日时间。

        那辆风骚无比的马车越是临近了这边,越是行的缓慢了下来,像是要力求闪瞎众人眼球,有时候一天可走完的路程,硬是分了三天才蜗牛一样慢悠悠爬了过来。岛上等待的人渐渐不耐烦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和抱怨此起彼伏。

        “难道是怕了?”

        “外头回来的,到底没有咱们氏族公子小姐的魄力?!?br />
        “我听说族长先一步回族了,没了族长当靠山,那十九小姐不行了吧?”

        又是七天过去。

        渐渐地连那些长老们都嗤之以鼻了起来,唯有一一个白胡子老者双目紧闭,盘膝坐在后方一块儿巨大的石碑之下。这老者看似如老僧入定,实则双膝上放着的干瘪苍老的手在微微颤抖,连脸上横七竖八的一条条皱纹,都写满了紧张之色。

        忽然,他长久闭着的眼睛终于睁了开来,那昏花的老眼中满是精芒灼灼。这老人缓缓站起,明明没站在岛屿的边缘,却好像透过金红灼热的地面,看见了下方第一座吊桥下终于姗姗来迟停了下来的马车!他捋着胡须满目和蔼可亲的笑容,操起一把苍老的嗓子,一字一顿,缓慢却意味深长地道:“回来了,回来了??!”

        同一时间——

        所有人都精神一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