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九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九章

        咣当——

        房间的大门被狠狠撞开。

        一群人站在外面,看见的就是百无聊赖地蹲在地上玩儿头发的乔青:“咦,人呢?”

        他们这会儿是杀气腾腾,一个一个板着脸孔极其的凝重。方才乔青回来之前,他们就看见“凤无绝”站在院子里,还以为他是先一步回来了,也就没多想。这会儿再回忆起来,那个“凤无绝”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说,然而不论是表情还是神态尽都像的吓人,完全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若不是正牌太子爷回来了,这一真一假一对比,他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能神不知鬼不觉混进驿馆,甚至连气息都可以伪装,若是刚才那“凤无绝”干出点儿什么……

        这么一想,一个个全都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说不对啊,咱们认不出来,怎么连你都没认出来?”柳飞第一个冲进屋里,在乔青眨巴着眼睛的视线下,开橱柜,掀床底,翻窗幔,又探头进内室好一个找,这才皱着眉头出来道:“小师妹,你完了,小心凤兄弟让你跪搓衣板儿!”

        “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小童紧跟着跑进来,重复完他刚才做的一切动作,挠挠头:“真没了,什么人这么神通广大,小爷也没认出来!”

        “重点也不是这个好么?”非杏撇着嘴赶忙问道:“公子,人呢?”

        众人终于抓住了重点,集体朝乔青看去。

        她蹲着打了个哈欠,那意思——什么人???

        “还有什么人,不就是刚才那个西贝货!”后头走进来的囚狼还没说完,身边一道黑影倏然而上,一掌正对着乔青劈下,端的是雷霆万钧!四下里顿时响起一片抽气声:“太子爷!”

        “凤兄弟!”

        “我靠,这是搞什么?难道这个才是假的?”

        搞不明白情况的众人看着这情形,一颗心忽的就吊了起来!然而不论神识怎么探查,这两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是一点儿不差,不论是凤无绝还是乔青!眼见凤无绝一掌就要下去,乔青一个高蹦起来,拔腿儿就往窗外跳!

        “想跑?!”凤无绝紧随而上!

        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假冒的虽然有乔青的气息,神王的威压,甚至连那血脉之力都似乎能感觉的到,然而却没有她的修为!鹰眸中翻腾着怒意,他可以忍受别人假扮他,却不能忍受任何一个假冒伪劣的乔青!

        凤无绝紧追不舍。

        那一道红衣身影在视野中跳出窗子,跑步的姿势那叫个古怪,总像是在一弹一弹的……

        忽然,他眉头一皱,想到了什么。

        来不及说,后头也发现了端倪的众人已经一个接一个地冲了上去:“追,别让她跑了!”

        接连两次被蒙骗,他们憋着一口气只想扒下这人的皮,看看她面具之下到底是个什么三头六臂!红色的身影在前面跑,兔起鹘落般,每次落地一弹,就飞快蹿出十数米!后头一众人眼神越来越冷,却在这时——

        噗——

        一声轻轻的声响。

        那前头翻出了院子翻出了高墙的“乔青”,就好像泡沫一样地消失在了一片草地间。是的,消失。不是撕裂空间,不是轻功卓绝,就只是消失,在一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凭空不见!

        这里是驿馆内的一片花园,夏末初秋的时节,满目绿意盎然,枝叶繁茂——百花争艳,尚未凋谢,青果累累,已挂枝头。头顶是繁星如洗的天幕,四下是夏蝉声声的热闹,夜风静静吹过,带起树叶沙沙作响,偶有几片早黄的叶子打着旋儿的飘落下来,怎一个花前月下天凉好个秋?

        然而没人有心情欣赏这一切。

        今天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他们冷着脸将神识一波有一波地朝着四下里释放出去,直到柳飞猛然回头:“在后面!”

        哗——

        所有人都是霍然扭头,杀气腾腾地盯着后方晃晃悠悠走过来的红衣身影。

        好你的!

        有你的!

        个假冒伪劣集中营,装了凤无绝不说,又装蹲在地上玩儿头发的乔青!被咱们撞破了你的阴谋诡计二皮脸,现在又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伪装刚洗完澡的乔青了?哼哼哼哼,一群人将眼中的杀气隐在眸底,有说有笑地就朝乔青走了过去:“咦,沐浴去了???”

        “我靠,你们看上去不怀好意啊?!彼那椴淮?,知道了并蒂果真的进化成了玄兽,还有一个那么牛掰的天赋技能,又得知了它的确能感应到天地奇物的存在,眉飞色舞都快飞起来了。夜幕下,乔青撩一撩香喷喷的头发,哼着小曲儿就晃悠了过来:“全戳在这儿干嘛?”

        “干嘛……”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一挑眉。远处看见这一幕的太子爷眉骨一跳:“她是……”一句话没说完,那边儿众人已经在乔青笑眯眯的好奇下,齐刷刷回:“干你!”

        紧跟着——

        紧跟着就是一哄而上,群起而攻之!

        接下来——

        接下来乔青被莫名其妙的一顿胖揍!

        “他妈的,敢伪装我们乔爷!”这是一脚正中乔青胸口把她飞踹了个底儿朝天的囚狼。

        “老子摁住她了,你们快上!”这是飞扑上去就把想爬起来的乔青给死死摁住的柳飞。

        “我们先来!”这是撸起袖子摩拳擦掌一人一脚正中莫名其妙的乔青胸口的无紫非杏。

        “还有我们!”这是呲着小虎牙喊着小口号和洛四一人一拳把乔青打成熊猫眼的项七。

        “闪开闪开,必杀技来了,给小爷留个位置!”这是远远一个助跑就冲了上来的小童。

        “香蕉你们个巴拉,脑子一个个让门板子夹了怎么的?!”天知道乔青已经被揍懵了,老子是跟这天元城犯冲?一进城门先变身了一回扫把头,现在有肿的跟猪头一样!不对,老子是跟这群孽畜犯冲!乔青只觉得自己肿了,还没照过镜子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德行——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儿挂在脸上,鼻子里哗哗往外淌血,刚洗过澡的头发在草地上扎了一根根烂叶子树枝子,本来就不怎么大的胸瞬间被两个丫头揍成了凹的,负A罩杯,妥妥的:“你们……你们……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欺师灭祖,数典忘宗,谋朝篡位……”

        脑子里一根根弦啪啪断裂,乱七八糟的成语一股脑地堆叠在一起,也不足以罗织这群王八蛋的罪名。

        也不知道是她骂的太欢生,终于深深的怨念让这一群二百五集体散开了。

        反正是忽然之间一哄而散。

        哗啦一下,乔青恢复自由,深深吸了一口气,仰天继续骂:“等着,一群孽畜,组着团儿找死,老子跟你们没……”完字还没来得及说——

        只听——

        嘎嘣——

        这声音那叫个脆啊。

        乔青一口胃液喷出来,嗷一嗓子十里八村儿都听见了。她呆呆转动眸子看着终于助跑完毕一肘子把她小腿给崩断了的小童,一口气没上来,脑袋一歪,眼睛一翻,口吐白沫,果断晕厥。

        昏过去之前脑子里唯二的两个念头是……

        ——他娘的,竟然忘了这个必杀技发大招的货。

        ——等老子醒了你们一个个洗干净了脖子等着!

        啪啪啪!

        犹自不知道大难临头的众人齐齐击掌。

        “总算把这假冒伪劣的王八蛋给搞死搞残了!”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不过到了神阶之后,一切的皮肉损伤都不过毛毛雨,稍微调息调息就能恢复原状。囚狼犹自不解恨,上去照着那条断腿又踹了一脚:“妈的假扮什么不好假扮老子的兄弟!对了,你刚才说她是什么?”

        这话问的自然是凤无绝。

        从头到尾以一种呆滞表情看完了全程的太子爷,老半天,牙疼地吐出了刚才那句的后半段:“……真的?!?br />
        “什么真的?”

        “……她是真的?!?br />
        “什么意思,什么真的假的,哪个她?”

        太子爷默默捂脸:“我说,这个乔青,你们揍的这个,啧,是真的?!?br />
        “哈哈哈哈……”

        “哎呦喂,这个笑话太好笑了……”

        众人捂着肚子差点儿没笑到打滚儿,以前怎么没发现,凤无绝还有这种天赋??裁赐嫘?,这货要是真的他们一个个把脑袋拧下来当凳子坐!天底下还有人能比乔青穿红的更好看?看看躺在地上挺尸的那位吧,就算顶着一头鸡窝,鼻青脸肿,口吐白沫,凹了胸,断了腿,深深的怨念往天上飘,也不能掩盖她那种邪的冒泡的美……

        呃,等等。

        囚狼哈哈大笑的嘴角猛的一抽:“不……不是……不是吧哥们,这话可不能……可不能乱……乱说??!”

        众人齐齐扭头,以一种垂死的表情,求否定。

        太子爷成全了他们:“嗯,她不是假的?!?br />
        很好,果然否定了。

        于是当凤无绝把即便昏过去了都敌不住怨念深深磨牙声声的他家媳妇给抱起来,以一种“真有种啊”的目光一眼一个轮番扫过他们,扫的众人心肝胆儿颤后留给他们一个意味深长的背影默默飘远之后。颤啊颤的众人终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嗷嗷两声,抱头痛哭:“世界多么美好,空气多么清新,老子……老子……老子不想死啊……”

        没有人注意到——

        远远地——

        一片花红柳绿的草地之中,正有一只青绿青绿的果子,在夜风飘飘之中悄悄抖了抖叶子。这果子叶子托腮,脑袋歪歪,半晌摇身一变,变成了一只并蒂双生的红彤彤小西红柿。

        一弹一弹,果断跑路了……

        果然要到第七十章鸟。

        这两天整理了下下一卷完结卷的思路,明天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