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六十八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六十八章

        按照乔青原来的计划,这一来一回正好七天。

        却没想到,变化永远比计划快。

        首先是关于这连绵山脉上的凶兽,有饕餮的威压和朱通天眠无忌的帮忙,自然是手到擒来不在话下。小土狗抖着一身小卷毛仰天一声嚎,顿时吓趴了百分之八十的凶兽,一只只排着小方队踢着小正步,顿时就自投罗网了。剩下那百分之二十,也在两个掌门的联手攻击下,不甘地认命当起了壮丁。

        这下问题来了。

        一早便在山门外圈出的一块儿巨大的区域外,一只只凶兽蔫头耷脑排排站——稍息,立正,向右看齐——抬头,报数,自我介绍——吆喝,认识?。骸斑?,你不是隔壁山头上的斑斓狮王么?哥们儿,你也被抓来了?”

        “哎,歹命啊,兄弟,你是?”

        “哥们儿贵人健忘啊,在下是你右边儿山头上的吊睛隐蟒!”

        “噢噢噢,幸会幸会,原来是您……等等,他妈的,原来是你这狗日的!仗着有隐身技能偷偷勾引了老子的三姨太雪毛兔,吊眼蛇,纳命来!”

        远处隔着三只物种拨弄眼睫毛的一只雪白兔子,一个激灵就跪地上了:“啊,老爷,别打,别打——蛇哥,手下留情啊……”

        ——你能想象看见这一幕的乔青表情么?

        ——哪一种卧槽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

        更不用说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弟子们了,一个个瞠目结舌地瞪着狮子和蟒蛇的夺妻大战。更诡异的还不止如此,这一排排凶兽真正是种族多多包罗万象,山上跑的,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洞里钻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而它们呢,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你们怎么能托着下巴集体看起了好戏?!搞什么,惊悚的表情呢,乱渣渣的惊呼呢?兔子和狮子是夫妻小三是条蛇,你们如此淡定是为哪般,凶兽界的底线又在哪里?!

        咔嚓——

        咔嚓——

        愚蠢而保守的人类们,集体三观碎了一地。

        乔青的脸囧成了包子:“于是大白和大黑,其实在它们眼里也是毛毛雨了?”

        第二只包子凤无绝回:“这个……”

        第三只包子泪流满面:“看那边儿——快看——啊,我老猪的个娘啊,这样真的好么?”

        那边发生了什么?乔青和凤无绝同时呆呆扭头,看见的,就是直接席天幕地这个这个又那个那个的一对儿野鸳鸯,嘎嘎嘎嘎的叫声让乔青这么不要脸的人都捂住了脸,还能更开放一点么?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

        不不不,为什么乔青被叫做披着人皮的凶兽,这下子她总算明白这句话对她的至高封赏了。

        接下来的一切简直可以用末日来形容,想想看吧,这些原本各自占山为王的大佬们,竟然要共同居住在一片地域里?而且这片地域对人类来说算是宽敞,对这些本体巨大的兽类,几乎就是放个屁都能砸到脚后跟。结过怨的,天生仇敌的,有了正妻还想跟邻山母兽来一腿的,相隔几座山头几年都见不了一次的牛郎织女的,甚至凶兽界也不是没有想发展基友的断袖哥们儿的……

        很好,全碰上了。

        嗷呜一声就扑上去打架的。

        嗷呜一声就扑上去这个那个的。

        嗷呜一声就扑上去调戏同性凶兽的。

        一只只,一头头,一条条,一匹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做没有最颠覆只有更颠覆,刷新三观什么的那是必备属性,挑战极限什么的那是顺带效果。乔青抚着额头瞪着那边儿交叠在一起的软软胖胖的两只小老虎,间隙处还能听见它们忙里偷闲的句句闲聊:“哥,不知道咱们的新家有没有山洞和干草?!?br />
        乔青只能祈祷它们是三代以上非直系亲属:“我靠,怎么办?”

        随着她话音落下,那边儿刚修起来的半个山门,哗啦一下让捉奸的斑斓狮王给撞塌了。一大群弟子尖叫着逃窜,整个场面不能再乱一点儿。凤无绝牙疼地咂了咂嘴:“五哥呢,术业有专攻?!?br />
        他这一提醒,所有人都醍醐灌顶,满山头的去找不见了的饕餮。早在这群凶兽自报家门的时候,狂流哈喇子的五哥就自动自觉地躲开了,生怕自己忍不住一口吞了这些珍药谷的未来战斗力。等到过了足足七八天,这费了牛鼻子劲才建起来了十分之一的山门,已经被这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凶兽给搅合了个底朝天。

        饕餮也狗后炮的登场了。

        五哥的出现永远伴随着背景音:“哧溜?!?br />
        这货一声吸哈喇子的声音,顿时让所有的凶兽都顿了下来,打架的老实了,聊天的闭嘴了,野战的阳痿了,凶兽群集体抖了三抖,在饕餮背着爪踱着步冒着小金光的眼睛下,跟一群人畜无害的小绵羊一样,生怕这尊大神一不小心把他们集体哧溜了……

        乔青一脸崇拜:“五哥,牛掰!”

        “牛肉什么的真是又香又嫩又有嚼劲儿啊,哧溜?!痹洞σ煌废桥?,竖着尾巴就泪奔了。

        乔青:“……”

        好吧,既然有这尊大爷坐镇,她还是退居二线吧。

        乔青不知道饕餮到底干了什么,反正等到她被这七八天的日子给乱到头昏脑涨找了个山里的犄角旮旯睡了足足一日一夜之后,再出来的时候,整个画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斑斓虎王和吊睛隐蟒和睦相处了。

        ——雪毛兔子一脸娇羞地娥皇女英了。

        ——野鸳鸯不再大庭广众白日宣淫了。

        ——老虎兄弟一爪一个都有母老虎了。

        无数的凶兽们老老实实地找了自己居住的地方,打洞的,跳河的,筑巢的,做窝的,乔青满意的看着这个画面,只听自己的前方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嘿,兄弟,你叫啥,以后就是邻居了,认识一下?!?br />
        乔青差点儿没蹦起来:“植物系玄兽?”

        说话的是戳在她前面的一棵参天大树,天知道她刚才一直以为这货是布景!状似白杨,树冠遮天,根系盘旋,只一看,就绝对有个千八百年的年头了。大树用树枝戳戳她:“哈哈哈,好说好说,我从那边第四座山来,哎呀,真热闹啊,没有可恶的蚂蚁满身爬,老子还有了邻居,哈哈哈……”

        大树往后仰,树枝差点儿戳中乔青的脑门儿。

        乔青围着它转了几个圈儿:“啧啧,不是说植物系玄兽整个东洲都不足一百么?”

        “是九十九个,我正好排号第九十九,以前是老幺,现在貌似又有个小弟了啊?!敝参锵敌拗浠ハ嘤懈杏?,这乔青倒是不知道。不过听它这么说,也大概能理解,植物系不似真正的凶兽,无父无母,都是天生天养,本就为天地奇物,出世便有天地异象,也可以说,天为父,地为母。这样的情况,能有弱微的感应也不足为奇。

        想到这,乔青的眼睛骤然大亮!

        那是不是说,九转血芝的消息,它也知道?!

        乔青猛然抬起头,这大树就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叶子摇动发出哗啦哗啦响:“不行,不行,不说我对没成为玄兽的植物感应极低,就算是有,也不能把兄弟的下落告诉你……”话还没说完,像是怕极了人类,脚下根系如腿一样连连交错,晃着一身叶子飞快地跑了。

        乔青再看——

        却见满山树木,零零星星地伫立着,再也不见方才那一棵了。

        只要是玄兽,都拥有化身的技能,就比如大白的本体为睚眦,平时就跟只猫一样满地打滚儿;再比如饕餮收起四目和头角,看上去就跟只卷毛狗差不多;再比如大黑,那只硕大的美丽凤凰,一变身就是只又黑又丑的小乌鸡——这树,想来也能隐藏自己的外貌特征。

        一边凤无绝搂住她的肩:“刚才它不是说,有个小弟么?”

        乔青眨眨眼:“什么?”

        凤无绝翻了翻眼睛:“最近这几天,能成为植物系玄兽的,还有什么?”

        “并蒂果!”

        对,并蒂果!

        如果这一个植物系玄兽,可以感应到其他天材地宝的位置,那么并蒂果,是不是也可以?

        乔青飞身而起,迅速朝着天元城的方向而去。

        凤无绝摇摇头,并没有立刻跟上,而是先去后面找了雷火三千殿的铸造师,交代了一系列这边的问题。再把想跟着走的饕餮给留了下,以事后一顿满汉全席作为诱饵,硬是把这没节操的吃货给骗下了。最后,又跟朱通天和眠无忌交代了一声,拜托他们留下照看两天,这才朝着乔青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他落后了乔青足有大半个时辰。

        等到回去天元城驿馆的时候,离着出发的那日整整十天。

        天色暗淡下来,凤无绝披星戴月一身风尘,大步走进了院子的一刻,却见整个院子里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柳飞不可置信地看他一眼,再飞快扭头看向了后方长廊的方向。小童差点儿没蹦起来,指着他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话。无紫和非杏一脸见鬼的表情,两个姑娘花容失色。项七呲着小虎牙兵器都握紧了,洛四亦是板着脸孔眼睛里写满了质疑。

        这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

        一瞬间后,认出了凤无绝的人,猛然朝着长廊的方向看过去,集体盈满了杀气!

        一道道人影飞快朝着那边赶去,同时,意识到什么的凤无绝正要迈步,后头囚狼远远地走了过来。他没看见凤无绝从院子外面回来的一幕,诧异一挑眉:“咦,他们跑什么,对了,你刚才不是跟乔青一块儿进去了么,怎么又出来了?”

        这一卷,六十九或者七十章,也就是下一章或者再下章结束。

        下一卷,就是完结卷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