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八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八章

        “是植物系玄兽!”

        “不对,还没进化到玄兽的程度,现在只能算生出了神智的灵物?!?br />
        “看这小东西的灵智不低啊,说不定有机缘进化呢,就算没有,当成灵物吃了也好——咦,奇怪,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看着眼熟,就是想不起来……”

        厢房内的机关打开,这些声音便一丝不漏地落入了乔青耳朵里。除了外头那些散修们在思索,包厢里的眠无忌三人也在思索,瞅着托盘儿上的小东西面色越来越古怪。直到柳飞漂亮的眼睛眨巴眨巴,不确定地嘀咕了一声:“怎么那么像……双……”

        朱通天霍然起身:“格老子的,是双生果子!”

        刷——

        整个包厢,全部起立。

        一众人齐刷刷地瞪着眼睛,望着托盘里那一抖一抖的小西红柿,脸色的表情复杂各异。眠无忌三人和柳飞小童是哭笑不得,凤无绝扭头问道:“并蒂果怎么了?”

        眠无忌奇怪地看他一眼,见他真的面带疑惑,那脸色不由更古怪了起来:“我说你们这群小家伙,一个个的天赋高的吓人,实力强的离谱,怎么全都好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一点儿常识都没有?”

        “你才发现?我老猪早就奇怪了?!敝焱ㄌ熳厝?,庞大的身躯又震的软榻连颤三下:“妹子,你们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乔青深深看了那托盘一眼,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翼州?!?br />
        “翼州?”

        “那是什么地方?”眠无忌看雷惊艳,后者摇摇头,前者皱着眉头咕哝着:“翼……”他一双从来都哈欠连连睁不开的眼睛陡然撑了个滚圆:“遗州?那块儿被遗弃的大陆?”

        “不错?!鼻乔嘁膊宦魉?。

        朱通天正要哈哈大笑的“开什么国际玩笑”就这么被她俩字给噎住,咣当一下从喉咙里砸回去,震的他五脏六腑都打了蝴蝶结?;├?,那颤巍巍了老半天的软榻,寿终正寝了。

        胖子一屁股跌到地上,脑子里还是乱哄哄的。这才是开什么国际玩笑好么,西边儿那块儿鸟不拉屎的地方?最高修为初入神阶的小破大陆?三大掌门的眼睛一秒钟变蚊香,柳飞怜悯地拍拍他们的肩:“前辈,节哀顺变?!?br />
        眠无忌苦着脸:“听说东洲刚出生的奶娃娃,是那边普遍人一生追求的修为?”

        雷惊艳瞪着眼:“听说这边多如土狗的玄尊,在那边足以站在巅峰受人膜拜?”

        乔青想了想,没错,当初奶奶是世俗界的大陆第一人,也才是个玄帝修为,于是她很实在地补充:“唔,其实用不着玄尊,玄帝就足以站在巅峰了?!?br />
        三人:“……”这样真的有好一点么?

        “好吧,这是个励志故事?!敝焱ㄌ煲凰ι砩系姆嗜?,站了起来,无语地扫一眼这群小变态:“我老猪的心脏绝对是被你们给锻炼出来的。言归正传,这并蒂果应该是你们那里的叫法吧,唔,这玩意儿的功效,你们应该知道。在这儿,”他做了个指尖朝地的姿势,指的是东洲:“奶娃娃都有紫玄的实力,哪里需要这么廉价的东西?这个并蒂果啊,狗都不吃,险地里几乎是遍地可见,跟野果一样?!?br />
        他说完,咂着嘴巴感叹道:“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并蒂果也能生出神智?嘿,我老猪这辈子活了几万年,还是头一次听说?!?br />
        这话在厢房中落下,就见囚狼等人齐齐憋笑,戏谑地望着乔青。

        朱通天三人一脑门问号。

        躺着也中枪的乔大爷绿着脸,默默看了他们一会儿:“当初我就是靠着这个,从紫玄升到了知玄?!?br />
        “哪个?”朱通天搔头。

        “那个?!鼻乔嘁恢?,指尖正对着高台上的托盘。这个时候,那并蒂果已经快挪到盘子边儿上了,眼看着就要逃出生天,被那持着托盘的女子轻轻一拂,摁住了一片儿叶子。小果子明显对这女子有些惧怕,抽了两下,没抽出来,立刻低下“头”老老实实挪了回去。

        她眸色更冷:“老哥,照你这么说,这个东西即便是生出灵智,应该也不足以进入天元拍卖吧?!?br />
        “不错?!?br />
        “看来有人对我很感兴趣呢?!?br />
        漆黑的眸子里,森凉的冷意褪去,乔青坐下来,整个人靠在了软榻上,斜着眼睛盯住了那手持托盘的女人。那个女人身材高挑,旗袍样的裙装裹在并不丰满的身材上,倒是有几分别样的韵味。这个方向,只能看见她的侧脸,长的不说多么漂亮,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让人第一眼忽略之后,却想着再去看上第二眼、第三眼……

        朱通天只愣了一下,顿时反应了过来:“那个小东西是你的?”

        “嗯,跟了我十几年了?!彼淹孀乓恢槐?,三两句话将并蒂果的来历简单说了说,看着那个女人轻轻笑了起来:“啧,好心人啊,把爷的柿子给送回来了?!?br />
        同样在看着这个女子的还有裘页。

        早在这红布揭开的一瞬,裘页就完全愣住了,一张老脸神色极为难看。他不动声色地移了一下位置,对着女人冷冷低斥:“怎么回事儿?”

        “回管事,小女不知?!?br />
        “你不知道?这拍卖品都有什么人经手过,那铸造上品么,怎么成了这么个东西?”

        “管事饶命,小……小女真的不知?!?br />
        女子低着头,修长的身子被吓到瑟瑟发抖,像是也不明白好好的拍卖品,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这并蒂果。裘页见她缩的虾米一样,生怕被下方宾客发现了端倪:“站好了,这次的拍卖会到底是谁选的人,这样的错误也能犯,等着结束了老夫再收拾你们!”他一声低低厉喝,女子仿佛被吓住,僵着一动都不敢动:“管事饶命,管事饶命,小女这就撤走,现在就……”

        “撤什么撤!”开了场再说上错了东西,天元拍卖还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乌龙!看着下方也是一脸狐疑的宾客,裘页心烦意乱,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诸位——”

        众人齐齐朝台上看来。

        他勉强扯了扯嘴角,僵硬地笑:“各位莫要再猜了,此物正是双生果?!?br />
        哗——

        “还真是那个?!”

        “双生果也能上了台面?还是天元拍卖?”

        “裘总管,你这是和我们开玩笑么,老夫是来竞拍的,可不是来看笑话的!什么时候天元拍卖的门槛儿低成这样了?”

        裘页老脸难看,强压着举起手,一压:“各位静一静,天元拍卖,万年名声,自不会自打嘴巴!还是听老夫细细道来——众所周知,植物系玄兽从来稀有,说是凤毛麟角都不为过!东洲的历史上,出现过的加起来,也不过一百之数,如今最为有名的,恐怕要数我裘氏二长老的千手藤了?!?br />
        裘氏二长老,既是裘鹏程的爷爷,本命玄兽乃是一株十万年千手藤,上能飞天,下能遁地,战斗时一千条如蛇滕曼,便如千只神出鬼没的刁钻之手,缚住敌人防不胜防!那东西的强悍程度,真正领教过的人全都成了尸体,其他人道听途说,也是闻风丧胆。

        裘页这么一说,众人耐着性子纷纷点头。

        他这才接着道:“植物系玄兽之稀缺和强悍,就不必在下多加赘述了。天下植物千千万,真正能生出神智的,哪一个不是得天独厚的好运气,恐怕万中都无一。而这些里面,又能躲过被武者食用提升的命运,真正进化为玄兽的,又有多少?”

        这老头不愧是氏族里出来的管事,这么一会儿功夫,便想好了补救的说辞。这极具煽动性的言论之下,不少人眸子一凝,再看向托盘上那小西红柿的目光便不同了。

        真正进化成玄兽的,有多少?

        不过一百之数!

        而这双生果,如今的灵智大开,已成长到了一个足以进化的程度!

        裘页见他们面色,老神在在地笑了起来:“既然大家都想明白了,那多余的也不用老夫再说了。相信以各位的能耐,进化丹虽少,却也不是弄不到的。这双生果拍了,进化丹喂了,就是东洲大陆上第一百零一只植物系玄兽!到时候,能出来个什么样的天赋技能,就看诸位的运气了?!?br />
        “进化丹?”

        乔青皱起眉头,进化丹,她曾在传承之地得到的炼药书上看见过,只标示了炼制所需的材料和步骤,具体的用途却并不知晓。那东西是七品炼药师才能炼制的,她到了东洲之后,整整五年都放下了这门手艺,直到现在,还是六品炼药师。她正猜测着自家小柿子会有什么样的天赋技能,唔,永远都吃不完的西红柿炒鸡蛋什么的,貌似也不错啊。

        这个时候听见了这熟悉的三个字,顿时想到了柳飞:“对了,你已经是八品炼药师,会不会炼制这个进……进……进……”

        乔青磕巴了。

        柳飞正以一种十足哀怨的表情盯着她。

        这货从听见这三个字,就飞快闪开她,蹲去墙角画起了圈圈儿,漂亮的眉眼一眼一眼地瞪着她,恨不得把她一口咬死的郁闷。小童听着自家师傅诡异的磨牙声,从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飘着名为幸灾乐祸欺师灭祖的爽快……

        乔青牙疼地扭回头,没敢触那莫名其妙的大爷的霉头。

        她的目光在裘页和那持盘女子的身上一扫,便听——

        咣——

        裘页举着小槌,于高台上那么一敲:“第一件拍卖品,双生果,无底价——诸位,可以开始了?!?br />
        下午淋了雨,有点儿小烧。

        明天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