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五十章 (修)

    第五十章 (修)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五十章 (修)

        月辉之下,在这一声后发生了短暂的沉寂。

        一片静悄悄的九梯内外,在看清了虚影散开后的画面时,完全沸腾了!

        “两只,是两只!”

        “格老子的,这龙天是血脉返古了么!上古兽族也没听说能召唤两只的,怎么回事儿?”

        “而且那是……”

        庞大的虚影由天幕上一丝丝散开,露出了下方半空中降落的两只玄兽。

        一只看上去肥不溜丢的白猫,一只看上去瘦不拉几的黑鸟——肥猫两腿直立,背着爪,一身绒毛迎风飞舞,猫脸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就连那三层在风中荡漾的双下巴,都透着一股子仙风道骨的高贵冷艳。

        而黑鸟呢,正踮着脚站在它肩膀上,转动着小细脖子四处看着什么……

        “是睚眦!”

        “神龙睚眦!还有一只变异的黑暗凤凰!”

        这些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眼力价自不是下梯散修可比。一个个在认出了两只玄兽的一刻,集体跳着脚惊呼了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纯血龙凤若是单打独斗,也未必就落在下风,真正惊讶的,却是那小小龙天竟有这样的能耐!无数的视线落在龙天的身上,目光已从前辈望向后辈中,透出了几分忌惮之色!

        也就没有人注意到,另有乔青三人站在无人问津的正对面,脸上的表情是一个比一个精彩。

        看着那还在摆着POSE无比拉风的一猫一鸟,再看看那边激动兴奋到脸都红了的龙天三人,乔青凤无绝沈天衣是一脸的怜悯又古怪,直接囧成了三个包子。而下头无紫非杏洛四项七,连带着囚狼和珍药谷一干知情人士,一个个半张着嘴巴仰望上空,眨巴眨巴眼,又飞快低下了头,肩膀不断抽搐了起来。

        “嘿,珍药谷的吓傻了?!?br />
        “不傻都奇了怪了,那龙天竟有这样的底牌,瞒的够深的??!”

        “一招招俩,纯血龙凤,这下子是五对四——谢御火缠上乔青,眠千遥对付那个白头发的,龙天损失了一半神力,不过修为比他们都高,压住那个黑衣服的没问题。两只龙凤,一个斗饕餮,一个在后头放冷箭——十招之内,胜负可分!”

        龙天三人也是这么想的!

        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来了这样两尊大佛,但是身为兽族,他的血脉中除去对于玄兽的一种天生亲和力外,还拥有一种镇压之力。这相当于一个短期契约,只要是无主的玄兽,就必会听命!

        而睚眦和黑暗凤凰?

        东洲大陆的历史上,可没听说过曾认过主!

        龙天毕竟是年纪轻,在异域盟的羽翼下也只活了百多岁,年轻气盛转瞬就压下了心底那一点儿狐疑和古怪,重新陷入激动和兴奋之中!他满目皆是盎然的灼灼战意,看向对面表情仍旧写着大大的“囧”字的乔青三人,只当他们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龙凤吓傻了:“乔青,怪只怪你们运气不好!”

        “废话什么,上!”

        谢御火一声稳操胜券的大喝,当先冲向了乔青,拉开了这五对四的序幕。

        “好咧!”眠千遥矮小的身躯气势陡然暴涨,嘻嘻哈哈地对准了沈天衣:“我来会会你!”

        “睚眦,你对付饕餮;凤凰,后方掩护!”龙天下完命令,气势如虹地找上了凤无绝:“接招!”

        同一时间,那边儿摆着POSE的拉风肥猫猫躯一震,一爪子把肩膀上的小凤凰给拍到了后头去。在几根羽毛迎风飘落的傲娇尖叫中,仰起的猫脸一秒钟大无畏,威风凛凛地冲向了饕餮!

        饕餮差点儿一屁股蹲地下。

        它一咧狗嘴,整个兽也爆发出了一代凶兽的无上气势,抖着细竹竿儿腿就奔上去了!一猫一狗很快厮打在了一起。乔青眸子一闪,目中跃上一丝古怪的笑意,和凤无绝沈天衣对视一眼,于半空中再一次腾空而起!

        夜色之下——

        一个红如火,目光流转,风流如妖魅。

        一个黑如墨,剑眉入鬓,英挺如魔神。

        一个白如玉,白发飞扬,飘逸似谪仙。

        所有人都被那屹立半空的三道身影吸引了注意力,那三个极端到了极致的颜色,迥特的气质,各异的风采,犹如三道闪电迎上了各自的对手,在月辉沐浴之下耀眼的逼人,直让呼吸都下意识地屏住了!

        “嘶,这三人,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是啊,可惜了,可惜咯,还没成长起来,就碰上了龙天三人?!?br />
        “快看,第一次交锋了!”

        轰——

        六道神力从六人的身上爆射出去,无色的光柱横亘在半空中,交叉出六道耀眼的光芒,好似连天地都被切割了开来!光柱交汇,三声巨响几乎是同时发出,便如同三道相叠的炸雷轰鸣在九梯内外。

        到了神阶之后,几乎所有的神力都是没有颜色的亮光,可随着修为的高深强弱,那颜色也稍有不同。就比如已达神皇的龙天,便是六道之中更趋近于乳白的一种颜色。很明显的,龙天三人的颜色,比之乔青三人集体醇厚了那么一些。然而一片寂静之中,所有人都看到了那第一次试探性质的交锋结果。

        一步!

        六个人同时倒退了一步!

        龙天三人面色骤变!

        就连眠千遥脸上一直挂着的嬉笑都消失了,转为了一种对同等级对手的真正正视。她猛一甩头,编的密密的小辫子便有一个个铜环飞入天际,一个套一个,在半空飞快旋转着,一环接着一环利箭一般疾射沈天衣而去!

        若不细看,还以为是女儿家的装饰之物,然而其内蕴含着的浑厚威压,让沈天衣眸子一眯,袖口拂过,腰间亮光凛冽,如游龙出海!那一柄三尺青峰于斜下一抖,顿时立的笔直,叮叮叮?!繁唤<庖灰惶羧?,一个反震,齐齐倒飞回转。

        紧随其后的眠千遥不敢怠慢,收回击出的一掌,一个鹞子翻身,瀑布般的发辫一根根将铜环收回。

        紧跟着,耳边寒芒骤来!

        “这是什么速度!”眠千遥瞪着眼睛大惊失色,赶忙拧转了身子,那剑锋咻一声划过耳际,发出一阵破风声响。

        一击不成,剑锋收回。

        她拍着胸口呼出一口大气:“幸亏我闪的……”

        “小心,他那软剑是铸造上品!”远方正和乔青交手的谢御火,余光瞥见,大喝出声。

        眠千遥神色一震,话没说完飞快后退,视野之中那明明收回的剑锋便如一缕柔韧到极致的绸缎,竟是剑尖一弓,首尾相接圈成了蛇形!若非闪退及时,这会儿她的小细脖子就要交代了……

        眠千遥一阵后怕,而她却发现,对面的沈天衣依旧云淡风轻,连发丝都没乱上一点,好像这一次交锋,他还留有余力。

        俏丽的脸庞凝重下来:“你很强,我会出全力!”

        沈天衣微微一笑:“请?!?br />
        这边顷刻间已过三招。

        那边看见?;獬男挥?,还来不及松下一口气,已经因为分心而陷入了一个焦灼的境地中。

        跟他交手的乔青简直难缠到了极点!想想他的名字吧,御火,他本就是玩儿火的行家!精通铸造,对炼药也有涉猎,一身天级火焰神王之中从无敌手,便是初入神皇的高手也能险险打平,可这乔青倒好,简直就是生来克他的!

        谢御火已完全被火焰包围!

        此刻天色极暗极暗,月色被天空中那两个升空的巨大虚影给遮蔽住,饕餮和睚眦在半空中露出本体战斗着,将一切光芒都掩映在了漆黑之中。

        唯有谢御火,就如同一个火人,发出了三种不同颜色的耀眼光芒。最内是独属于他的铸造火,橙黄色的炙烈温度。外围,却是乔青那纯白泛金的幽冷火焰。这幅画面在围观者的眼中极为壮丽,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滋味简直糟透了!

        嗤啦嗤啦的声音让他毛骨悚然,他知道自己的火焰已经撑不了多点儿时间了。而重点是,他只要一撤掉铸造火,外面的火就会疯长着缠上来,烧的他头发冒烟,眉毛发烫??刹怀返艋鹧??他寸步难行,连攻击都使不出。

        “你这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火!”发出一声悲愤大吼。

        乔青站在他三米开外,笑眯眯摸下巴:“你猜?!?br />
        谢御火:“……”

        观众:“……”

        和乔青的悠然相比,此刻看着这场比斗的人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谁会想的到,这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试,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一个个高手们半张着嘴巴,一脸的哭笑不得不可思议:“一面倒!”

        不错,一面倒!

        这一场比试,胜局完全倒向了乔青三人。

        “天赋好就罢了,对战经验也高的吓人!”

        “这真的是三个二三十岁的小家伙?难道这三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在战斗,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睡觉?”

        “要说那白头发的小子还有情可原,起码千遥那个丫头三人中实力最弱;那乔青也算是勉强说的过去,好死不死正克着谢御火;你说那黑衣服的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问题一出,一众高手完全沉默。

        他们的眼力非同寻常,只那黑衣小子和龙天一打起来,便发现了那小子的一个弊端,他的神识有损!且是曾经大损之后,修复到了如今的状况。这还不说,修为低了整整一阶,原本就该是没悬念,可那小子,生生把龙天打了个措手不及、连连败退。

        那真是生打??!

        以攻击作为防守,快很准,完全不给龙天出招的机会。

        “啧,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老夫多少年没见过了。那小子恐怕是亡客出身,出手就是杀招,已经刻在骨子里了?!?br />
        “要是亡客都这样,东洲早就没四大氏族什么事儿了?!?br />
        “我总觉得,那小子还有什么底牌没用出来,感觉有点儿古怪啊……”说这话的是方才给乔青提过醒的天魔老鬼,东洲赫赫有名的一个魔修,他望着凤无绝的目光奇特,隐隐含着说不出的欣赏和意外。

        旁人没注意这话中的深意,只目不转睛地盯着一眨不眨:“第八招了?!?br />
        第八招了。

        龙天三人也急了。

        还说什么十招之内胜负必分,被这三个变态给逼成了这样,这辈子的人全丢在今天了。眠千遥一边儿吃力地顶着,躲闪着沈天衣看似优雅实则凌厉之极的剑招,一边儿在第八招后扭头大喝:“龙天,你到底在干什么!”

        龙天脸色难看,他本来还想凭借着本身之力给对手一个痛击,那一龙一凤就当是备用罢了??烧饷聪氯?,别说痛击了,要是输了那乐子才叫大呢。这个黑衣男简直就是个变态!他一时没说话,谢御火却是顶不住了:“你他妈的牛脾气又上来了是不,玄兽也是自身实力的一部分,这是你召唤来的,你的血脉之力,咱们用的光明正大!”

        “龙天!”

        “快!”

        两人异口同声地催促着,龙天一咬牙,也是心下大定:“没错!老子召唤来的,就是老子的实力!去他妈的胜之不武?!?br />
        他一抬头,正对上凤无绝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

        顾不上那么多,他飞快后退:“睚眦,凤凰,一起上!”

        天空中巨大的虚影俯冲而下!

        龙天三人齐齐松下一口气,不由幸灾乐祸地望向对面,眼见着乔青三人仰头看了一眼,同时摸了摸鼻子,飞快朝着后方“闪躲”着。被逼到手忙脚乱的龙天,那叫个舒坦,那叫个熨帖,那叫个爽快!

        眠千遥再一次嘻嘻哈哈笑了出来:“嘿嘿,多亏了你有这底牌,不然咱们这次,乐子可大了?!?br />
        谢御火也在乔青撤掉火焰后,呸出一大口鸟气:“好小子,全靠你,兄弟我被欺负惨了!”

        龙天哈哈一笑,扭头找着:“对了,凤……噗——啊——”

        “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