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八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八章

        没了?

        众人齐齐一愣。

        朱通天的大笑声跟着噎住,大耳朵动了动:“小丫头,你很是偏心啊?!?br />
        啧,这感觉怎么跟在争宠似的,所有人都是一阵瀑布汗,乔青也是哭笑不得。都说这朱通天脾性古怪,对他胃口的能两肋插刀,不对胃口的能插你肋骨两刀!这算是歪打正着,对了这胖子的胃口了?

        她特无辜地耸了耸肩:“朱盟主,方才那两样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东西,在下能得其一都是一大幸事,得到这其二更是天道眷顾了,总不至于,我一个小小神王,身上的天材地宝一抓一大把吧?”

        这倒是真的。

        天材地宝,凤毛麟角,这乔青拿出来了这两样,都已经足够让他们瞪眼了。这么一想,那些散修不由又对这女子增了一分好感,多少人手持重宝,哪怕用不上,也得捂在怀里放烂了,岂会如她?

        了解内情的人纷纷暗笑,他们又怎么知道,乔青还真就是一抓一大把!那玉山周围的好东西剩下了不少。不过,过犹不及的道理,她当然明白!不等朱通天说话,她又接上道:“朱盟主,实实在在的见面礼是没了,不过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倒有一份相赠?!?br />
        “哦?”

        “一个承诺?!?br />
        噗——

        这四字落地,所有人都笑了。

        “朱盟主是什么身份,她一个小小的神王,竟要给那九梯巨擘一个承诺?”

        “这乔青难不成是准备告诉他,以后得到的第一个天材地宝,会赠予朱盟主?”

        “这种事儿哪能说的准。要是再没机缘碰上,岂不是一个空口白话?再说了,朱盟主什么东西没见过,能打动他的,起码也得刚才那种水准吧。啧啧啧,难啊……”

        这些笑声,看似是在事不关己的讨论,乔青却知道,是方才那天魔老鬼等几个和她说过话的散修,在暗暗提醒她呢。她把这人情记下,对着远处遥遥一抱拳,面上却是笃定的很。

        这一次送出的东西,都是打在对方心坎上的,而对朱通天她也在一路上研究了个透彻。此人不像雷惊艳,沉迷铸造,如痴如醉;也不是眠无忌,修为被阻,亟需某物。这种情况下,送这胖子的东西再好,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而她要的,是雪中送炭,正中七寸!

        “朱盟主,如何?”

        “小丫头,你可听见了他们的话?”

        “自然?!?br />
        “那你依然要送这个承诺?”

        “自然?!?br />
        “好!看来你是胸有成竹!你且说来听听,我老猪也想知道,什么样的承诺能打动我!”朱通天饶有兴致地咧开大嘴,又是一阵豪迈大笑,震的四下里的人全捂上了耳朵,心中暗骂这一笑跟打雷似的胖子,却听这笑声陡然一颤,破了音。

        他笑声戛然而止!

        刚才那优哉游哉的模样,完全裂了!

        “你……你说什么?”朱通天猛然踏前一步,一身肥肉几乎颤抖了起来,因为激动,脚下的地面喀嚓一声裂开一条缝隙。

        乔青懒洋洋一笑:“朱盟主,这个承诺我下了,你又接不接?”

        接不接……

        这三个字在朱通天的心里走过一圈,他脸上激动的神色渐渐平复下来,肥大的耳朵在脑侧一动一动,转而凝重不已地思索了起来。

        四下里一片面面相觑,这些人精一样的人物,顿时就明白了,这是乔青已经将那承诺,以神识传音给了朱通天!神识传音,实则有个不小的弊端,若有人修为超过传音者,特意去探听,便能听个清清楚楚!可是刚才那会儿,大家都被朱通天那打雷一样的笑声惊扰,也料不到乔青这传音就在那时侯送过去了,还真没有反应过来去探的。

        “快看——”

        “朱盟主那样的人物,也失态了!”

        “真不知道这乔青到底给了个什么承诺,竟然有能打动朱通天的!”

        在打听别人私事儿的执着程度上,越是高手越是和市井八婆们没什么两样,恨不得把脑袋削尖了往人门缝里钻,眨巴着火眼金睛,非要将一切不可控制的东西全都看穿掌握在手里。于是这会儿,眼见着两人打起了哑谜,一个又是激动又是震撼,一个笑意懒懒神秘兮兮,这些四面山脉上的高手们,全抓瞎了。

        好你个乔青,逮着个空子就钻进去了!

        奸诈,太奸诈了!

        一片怨念不已的目光咻咻地朝着乔青射,险些把她射出个窟窿来。唯有眠无忌和雷惊艳,这两个对朱通天颇为了解的人,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儿。

        异域盟,最开始的名字,乃是异族盟,由上古氏族的遗孤集合而成——就比如朱通天,乃是蛮族后裔,生而力大无穷。再如他的关门弟子,一个兽族的孩子,血脉之力竟像是返了古,甚至可以召唤到龙凤这种级别的玄兽作战。

        这样的人,在异域盟里,少,但不是没有。

        眠无忌打着哈欠和雷惊艳对视了一眼,心下暗暗摇头,这乔青真正是个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惊天的!朱通天心里藏着的那点儿愿望,叫她给一把揪了个正着。啧,臭丫头,什么变的。

        乔青笑眯眯又问了一句:“朱盟主,可考虑好了,接是不接?”

        朱通天眸色复杂地看着她,像是在权衡:“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

        “不不不,朱盟主误会了?!彼斐鲆桓种?,慢悠悠摇了?。骸罢獠皇且桓鼋灰?,而是单方面馈赠的承诺,嗯,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免费大赠送!我送,你信,皆大欢喜。我送,你不信,那就当我放了个屁,风吹就散?!?br />
        乔青说到这,朱通天真想把她当个屁给吹散了。

        刚才是谁觉得这臭丫头对他胃口的,简直是个油盐不进的滚刀肉!你丫的把这样的承诺摆出来了,又说风吹就散,老子听见了有了希望,这辈子还散的了么?

        “当然了,若是朱盟主既不信,又不愿意放弃这个承诺,也可以先收下以待考察呗?!毕袷侵浪谙胧裁?,乔青抱着手臂,一脸的自信笃定。

        朱通天思忖了一会儿:“多久?”

        乔青眨眨眼:“什么多久?”

        “你……”

        “噢,多久啊,”她好像这才明白过来,朱通天那一身肥肉又开始风中乱颤,这次不是震惊的,是让她给气的。她哈哈一笑,低下了头。负着手踱了几步,思索到底该给这承诺设下个多久的期限。说少了,她有把握,对方却未必相信。说多了,倒是真成了一个空头支票了。

        少顷,她抬起头:“百年!”

        “百年?”

        “不错,百年!”

        一百年,对于东洲的人来说,不过弹指一瞬,说不得朱通天闭个关出来,这日子也就到了??啥杂谒此?,却是极漫长的一段时间。她有把握,在一百年内,将此事做成!乔青下意识地看向四族的方向,那边遥遥东方,正是天青云阔,日头高悬,她的嘴角勾起一个说不出的意味,看在朱通天的眼里,让他脱口而出的质问就这么哽住了。

        这一笑,怎么说呢。

        明艳如此刻天上烈日,灼人眼球,夺人心魄!

        然而却并不让人感觉温暖,反而笑意如刀,阴霾层层,像是要劈开她视线所及,掀起腥风血雨暗刃深藏,透着一种让人如堕冰窖的惊心凉意!

        朱通天愣住了。

        如果说,他上一秒还觉得,一百年这么短的时间,这个丫头简直大言不惭!那么这一刻,没有人会在这笑容之下,对她所说的任何言语产生怀疑。甚至连他这顶级高手,都不由自主地萌生了退意,避开了那道锋锐视线,诡谲笑容。

        他道:“好,这承诺,老猪我收下了!”

        然后他就听见乔青吊儿郎当的声音:“哦,自然了,若是朱盟主觉得百年时间太短,小女子未必能够完成任务的话,愿意帮忙做点什么,这个也是无可厚非的。自愿、自愿啊,全凭自愿?!?br />
        朱通天霍然扭头!

        速度之快,一旁的眠无忌二人清清楚楚听见了那肥硕的脖子发出嘎嘣一下。

        他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表情看见了乔青嬉皮笑脸的模样,就跟只偷了腥的狐狸一样,哪里还有刚才那什么煞气,什么戾气,什么匪气,他那肥头大耳朵抽了不止两抽,简直怀疑眼前和刚才的不是一个人:“什、什么?”

        乔青一脸惊奇:“朱盟主活了这大把的年纪,不会真以为天上能掉馅儿饼吧?”

        朱通天差点儿没一口气儿背过去:“你不是说……”

        “唔,免费大赠送嘛,”乔青点点头,一嘬牙花子:“啧,还真信了?!?br />
        于是乎——

        山巅上那些云里雾里一头雾水的散修们,还一个个抓心挠肝儿的从两人对话中寻找着细微末节的蛛丝马迹,正思索呢。便见那边沉默了,眠无忌正一手抓着朱通天肥硕的腕子,双唇蠕动在说着什么,朱通天瞪着两只牛眼死活不离笑眯眯的乔青,颇有把她抽筋扒皮放血再鞭尸的嫌疑。

        这段对话旁人是听不见的,除了……

        眠无忌:“别冲动!这丫头动不得,淡定,淡定?!?br />
        朱通天:“老子淡定不了,我蛋疼?!?br />
        雷惊艳:“……”

        这丫头,都把这老货逼到这份儿上了。不过她也明白,朱通天到了这会儿也只是生气并未动怒,已经足以说明,他在心里认可了这丫头,也认可了她那一个承诺。

        她摇了摇头,将手里一直攥着的紫炼天钢收了起来,扭头瞪一眼旁边儿那两个老货:“别装了,明明对那丫头欣赏的很?!?br />
        朱通天捶了捶胸口:“老猪我是咽不下这口气?!?br />
        不错,咽不下这口气,这就是现如今三人唯一的感觉。心里对乔青所做的事儿,早就没了那等郁闷的感觉,反倒是多了分喜欢和欣赏??伤侨?,代表的并非只是三个高手,还有屹立在九梯的三大门派。乔青代表的,也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还有她身后那十几万的弟子!

        让这么一伙低阶武者进入第九梯,总有那么一股子意难平。

        乔青要入谷,最起码也需要一个理由,和一个台阶——一个让珍药谷能被接纳的理由,和让三大门派在全天下人眼中风风光光走下去的台阶。这个道理,乔青自然明白的很,早在这一路上,她就将一切说辞都准备好了:“三位掌门——”

        三人一齐看向她。

        乔青迈出一步,态度很好地拱了拱手:“以咱们如今的关系,也用不着拐弯抹角了,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br />
        跟你有个屁关系,这个攀亲沾故的。三人暗暗破口大骂,倒也没驳了她的面子,别扭地哼了一声。乔青心下暗笑,知道这三个老家伙总算是摆平了,一扭头,唤道:“周宏在?!?br />
        人群里,周师叔走了出来:“见过三位掌门?!?br />
        众人闹不清楚这乔青又搞什么幺蛾子,便特意关注了一番这出来的弟子。

        此人看上去人到中年,修为只在神宗境界,实在没什么出彩的地方。武者的外貌,一定程度上也能显示出他们的天赋,看着越是年轻的人,则证明越早进入神阶延缓了衰老,也说明天赋就越是高。而周师叔这种,看着四十多岁了,却只是神宗修为,便证明他天赋极低了。

        灼灼的目光扫视在周师叔的身上,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乔青拍拍他肩膀:“抬起头来?!?br />
        周师叔浑身一颤,这话音中蕴着的信心,让他忽然眼眶发热。四下里无数散修发出的嗤之以鼻声,便在这一句“抬起头来”后,似乎也变的没那么重要了。他扭过头,见乔青对他信心十足的一挑眉,顿时挺直了腰杆儿,一清喉咙,抱拳道:“弟子周宏在,珍药谷三代弟子,七品炼药师,见过三位掌门,和诸位前辈?!?br />
        哗——

        “七品炼药师?”

        “啧,这珍药谷弟子的修为不怎么样,炼药上倒是还算可以。等等,周宏在,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啊?!?br />
        “啊——是他,此人倒是在炼药师中小有名气,综合排名位列东洲前百都没问题!啧,原来只是那什么谷的三代弟子,那岂不是岁数也不算大?也就是个千岁左右吧,七品炼药师,的确是不错?!?br />
        这声音传到周师叔耳朵里,他对着那边说话的散修遥遥一颔首,算是行了礼数,这才不疾不徐地回答:“回前辈,弟子今年四百有余?!?br />
        沉默。

        四下里的声音就这么消失了。

        一个四百岁的七品炼药师,谁都知道将意味着什么。他的修为在神宗境界,哪怕五千岁的大限到了,依然没有丝毫提升,难道四千多年的日子,不能让他成为一个八品甚至九品炼药师么?乔青看着那一双双充满了算计的眼睛,就知道,目的达成了!

        “回去吧?!?br />
        “是,公子?!?br />
        周师叔又朝她行了个大礼,这才朝后走去。

        后方珍药谷的弟子纷纷与有荣焉,笑眯眯地望着他,那目光,便似他为珍药谷争了光一般,一个个抬头挺胸得意的不得了。周师叔朝大家笑笑,默默进了队伍,一边儿柳飞暗暗点头,自从上次意外让那白飞鹤跑了之后,他那自认为连累了珍药谷的心结就未打开,乔青这一举,算是将这心结给解开了,假以时日,自会渐渐消除。

        他正想着,就听乔青念到了他的名字。

        柳飞漂亮的眼睛一眯,大步走了出去。

        这一次,四下里没了嗤笑的声音。

        有了前头的先例,他们大概也明白了这乔青的意思了。这珍药谷的整体修为虽然上不了台面,不过炼药上,倒的确是让人惊喜!就如这柳飞,三千多岁,一个在八品炼药师中都算是中上层的水平,这样的人,哪怕是九梯三大门派,也是不介意招揽招揽的。

        接下来——

        方老祖,各个长老,一个一个走出队伍中,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报出自己的名字,年岁,修为,炼药师品阶。一个个抬头挺胸,不卑不亢,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简直让人怀疑,这还是早晨一来就被对面三千弟子给吓破了胆子的那群人?

        就连三大掌门都低头沉思了起来。

        乔青见时候差不多了:“诸位,想来到了现在,大家唯一剩下的顾虑,就是我珍药谷的修为了?!?br />
        眠无忌打了个哈欠,也不瞒她:“不错,你这珍药谷的炼药,的确还算可以??闪兑┐笈勺圆皇侵荒阋患?,若是今日开了先例,下梯的炼药门派都想来我九梯看看风景,啧,真是头疼啊?!?br />
        “咦,眠掌门,我珍药谷高手如云,你没看见?”

        “高……高什么?”

        在乔青这无耻的指鹿为马之下,眠无忌终于被气到结巴了。他只觉得自己是个乌鸦嘴,这下子,头真的开始疼了。这丫头,总不会以为他们对她有那么点儿好感,就想让他们公开放水吧?

        “丫头,你当老猪我是瞎的不成?就这些——”朱通天放出神识,只眨眼的功夫,换上了无语的表情:“就这些最高修为是神王的?最厉害的战斗力是条狗的?”地上趴着睡大觉的饕餮,躺着也中枪了。

        然而他们话音方落。

        就见对面那红艳艳的唇,浅浅一勾,这种邪气的小弧度,他们太熟悉了!这丫头一整天下来,每次要整幺蛾子的时候,都是这么个似笑非笑的贱模样!然后,所有人都听见她轻轻笑了起来,含着无上的自信:“不错,就是这些人,不过在下说的可不是今天。而是——”

        她停在这里,换上一种极慢极慢的语调,一字一顿地道:“百、年、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