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天下无“爷” > 第四十四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四十四章

        凌空而下,飘然落地,寒光倒回,夹于指尖。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鞭子断了,人救下了,艾莉倒了,都只是眨眼之间发生。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一点斩断了长鞭的寒光,竟是一柄极不起眼的飞刀!

        看见这一幕的,全都心下暗惊。别看那艾莉性子冲动,修为可不低,常年混迹于险地对战经验也丰富,刚才那一下子到底有多快有多突然,只看连抓着那两个人的囚狼都没反应过来,就可想而知了。

        可是乔青……

        想到此,一众冒险队汉子们顿感与有荣焉:“夫人好样的!”

        这一句夫人,只叫艾莉完全愣住了。刚才瞳孔中看见了那人风姿,只当是个翩翩公子,即便她坏了自己的事儿也忍不住被她妖异邪魅的风姿震撼住了??墒窍衷?,她听见了什么,夫人?!艾莉目眦欲裂,摸上脸上那一抹猩红:“你就是那个女人?!”

        乔青看也不看她,只望向了那边儿戳着的高大身影,抱起手臂,眨眨眼。

        “哥们儿都多少年没见你了,还是一样的变态!”那边小山一样的囚狼顿时拎着手里那两人奔了过来,朝凤无绝脚下一扔,一把捶上她的肩:“不对,哈哈哈,是更变态了!”

        乔青也是笑盈盈回了他一下:“你丫的,上哪去了?!?br />
        “四年不见,老子还不得备上点儿见面礼?”他一脚踹上地上那俩人的屁股。这两个人想必在他手里受了不少折腾,刚才就低垂着脸半死不活的,这会儿更是被艾莉那一下子吓尿了裤子,瘫在地上抱着头半天没起来。

        “见面礼?”

        “那必须啊,哥们儿是那等两手空空就来混吃混喝的人么?”

        远处正闻声而来的沈天衣默默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落落的两只手,颇有一种躺着也中枪的悲催感。白发美男低头一笑,背着手含笑走了上去:“囚狼兄,好久不见?!绷饺说蹦甑慕哟ゲ凰愣?,可共患难的交情却是真的,别后重逢,自是欣喜。

        正寒暄着,却听一边一声稚嫩的小声音:“有点儿眼熟啊?!?br />
        乔青扭头看去:“儿子,认识?”

        凤小十松开凤无绝的手,眨巴着眼睛蹲到地上那两人跟前儿,撇嘴:“小爷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呢,原来是你们两个?!?br />
        囚狼哈哈大笑:“真不愧是你的种,说话都是一个调子的?!?br />
        乔青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囚狼追着凤无绝来这里,却在半路上没影儿了,而那个时候,又正好是凤小十在璇光老人手里的时候。那么之前呢:“第三梯门口绑走你的人?”

        “呸,什么绑走,你这儿子可厉害着呢?!鼻衾且涣掣锌?,他可不是第一次看见这小鬼:“我碰见他们的时候,这小家伙正把俩傻蛋忽悠的找不着了北,傻乎乎朝珍药谷这边自投罗网呢。后来这小鬼主动被那璇光发现,易了主,这两个见对方人多势众,趁乱逃了?!?br />
        凤小十张大嘴:“囚狼叔,你也在啊?!?br />
        “当时我就在树上,”这一声叔,叫的他是通体舒畅,忍不住揉揉凤小十的小脑袋:“见你这小鬼头眼珠子骨碌骨碌滚,就知道那璇光是自找麻烦,乔爷的儿子能让外人讨了便宜,老子把头割下来当凳子坐!”

        乔青翻个白眼儿,众人深以为然:“然后呢?”

        “然后便去追这两个货色了!”说着,眉眼浮起煞气,又是一脚,把两人踢了个前滚翻。那两人狼狈不堪,这一翻,露出了披头散发之下惨不忍睹的鼻青脸肿。

        “瘦猴?!蝎子?!”难为野狗等人还能认出来:“操他妈的,竟然是你们这两个玩意儿!”

        “老子杀了他们!”

        “别冲动,这事儿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单干!”

        野狗拦住要动手的汉子,这话让乔青侧目看了他一眼,这野狗别看是一清秀少年,脑子转的倒是快。这话刚说完,艾文的身后蹿出另一个大汉,迅雷不及掩耳地就要一脚踢上那两人下巴,嘴里骂骂咧咧喊的飞快:“说,谁指使你们干的?!是不是收了‘烈焰’那帮龟孙子的好处?!两个吃里扒外的东……”

        话没说完——

        脚腕被乔青一把捏??!

        这一脚距离那两人下巴只差毫厘,用力之大,一旦踢上这两人必死无疑!即便如此,那瘦猴和蝎子也被脚风带到向后仰倒,双双喷出一口血,嘴里的牙,全碎了。那大汉见两人没死,额上顿时渗出了大汗:“夫……夫人……”

        艾文眸子一闪,厉声大喝:“谁让你动的手!”

        那大汉一脚还在乔青两指间,轻飘飘地捏着,竟是一分也动弹不得!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只要这个女人稍一用力……他不敢再往下想,赶忙结巴道:“夫人赎……赎罪,属下冲动了?!?br />
        “冲动了?”

        “是,是,属下见这两人被‘烈焰’收买,实在是气不过?!?br />
        乔青低低一笑,转向了那艾文:“阁下身后果真藏龙卧虎,个顶个的能耐?!?br />
        他垂着头:“夫人这是何意,艾文不明?!?br />
        “你不明?”乔青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妹妹未卜先知,没见这二人面相先知他们身份和罪责;这个手下也厉害,审都未审就知是被‘烈焰’收买?!彼匕椎闹讣庖凰恳凰渴战?,那大汉顿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骨头碎裂的声音让所有人头皮发麻,倒抽冷气!乔青却依旧是笑着,好像这一把捏碎了人的腿根本就不是她干的:“我还以为阁下也有这能耐,原来也有你不明白的呢?!?br />
        艾文脸色发白:“夫人说笑了?!?br />
        砰——

        她手一松,那大汉砸落到地上,刚才行凶的一条腿已经完全废了,碎成了渣子的骨头软面条一样挂在皮肉里,诡异非常。他在地上滚来滚去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乔青一声轻笑,无紫顿时递上一条帕子。

        她接过来细细擦了擦纤细的指尖,这才笑着拍了拍艾文陡然僵硬的肩头:“多处些日子就知道了,你家夫人从不说笑?!?br />
        “……是?!?br />
        “对了,你们队伍里有规矩没?”

        “回夫人,自‘啸天’跟着老大之后,冒险队重新确立了规矩,老大赏罚分明,无一不服?!?br />
        “很好,以下犯上应该怎么罚?”

        乔青像是随口问着,面上的神色懒懒散散。艾文却一时没有回答,像是在权衡。闪烁的眸子看了一眼眼前似笑非笑的乔青,又看了一眼环胸而立脸上写着“一切媳妇做主”的凤无绝,再看了看地上已经疼晕了的大汉,最后,将视线停在了被鞭子的惯性摔到站不起来的艾莉身上。

        他看了片刻功夫,回过头来,抱拳道:“以下犯上,当处死罪!”

        乔青笑了:“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br />
        她说完,直接丢了帕子,抱起来眨巴着眼睛一脸崇拜的凤小十,然后一胳膊勾上自家男人含笑的手臂,那一家三口就这么转身朝着山上走去。沈天衣和囚狼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后头野狗眼珠一转,拎起那两个瘫软却还没死的人,三两步跟在了后头。只剩下冒险队的汉子们面面相觑,没搞明白这是在打什么哑谜。

        “哥,你愣着干什么,那个贱人走了!不是说来帮我出气的么,你怎么放她——”

        话音戛然而止!

        艾莉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仰倒在了地上。

        那原本一脸的嫉恨,还这么生生挂在脸上,带着些咬牙切齿的味道。她愣愣低头,看一眼心脏上插着的长剑,那血一滴一滴从胸口蔓延了整个衣衫,最终汇聚在地上一滩小小的血泊,染红了她一向纵容任她胡作非为从不呵斥半句的艾文脚尖……

        她忽然想起来,曾经似乎见过艾文一闪而逝的各种目光,不耐,厌烦、算计、嫌弃、鄙夷,然而那些只眨眼功夫就变成了纵容的笑容。他纵容自己百般勾引老大,纵容自己到处打探关于老大的一切,纵容自己不惜和冒险队里的男人厮混……

        是了,每次勾引被拒之后,总有些不明就里的新晋成员窃窃私语老大背信弃义;每次打探之后,他总会不着痕迹地听着自己探出的结果;每次厮混之后,那个被她丢弃的男人好像都进了他的阵营……

        艾莉的脑子渐渐空白。

        四下里静悄悄的,一丝儿的声音都没有。

        她听着艾文以和方才上山时那句“莉儿年纪轻,没什么坏心思,我带她上去见见夫人,问个好”相同的惯常语气,说着她这短暂又可笑的一生的结束语:“对夫人不敬,当处死罪?!?br />
        ——再无声息。

        艾文丢下手里的剑,对身边的人道:“好好安葬小姐?!?br />
        那些人全部低着头:“是?!?br />
        他将目光朝着上方那几个人望了上去。那一家三口悠然地走在一起,身边朋友相随,说说笑笑。谁会想的到,那被围拢在正中的红衣女人,就是刚才一个动作几句话警告威胁逼迫到他要弑妹的人!艾文冷冷一笑,地上艾莉的尸体正被手下抬走,那个碎了腿骨的大汉也被拖了下山,身边有一个心腹小心翼翼地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问道:

        “主子,为……为什么?”

        今天哥哥结婚,早晨四点多就去帮忙鸟,一天抽空写的,刚回来。

        明天万更。

        还有那个野狗,这里订正一下——第一次写无绝和囚狼的那一场,里头送信的是野狗来着,后头脑子一迷糊,连着好几章都记错成野狼?;赝坊岚亚巴犯墓?,这里跟姑娘们说一说。

        and这一章有看的不太明白的么,后头情节连贯起来就好了。